第二十三章 围困苍亭

    云暮寒闻言惊喜地看着云浅月。

    墨菊闻言脸一白,立即道:“小姐不可,公子吩咐您不可耗费太多灵术。”

    “人命关天!何况国舅是为了救沈昭才中的毒。”云浅月摆摆手,挥开墨菊,冷静地道:“我不会有事儿,你家公子给我备了许多好药,耗费也不怕,调理一下就能过来。”

    墨菊看着南疆国舅,想说什么,觉得的确不能见死不救,只能住了口。

    “楚夫人能救舅舅最好,现在就回驿站。”云暮寒抱上南疆国舅就要离开。

    “来不及了,就在这里吧!”云浅月阻止住云暮寒,对他道:“你将他平放在地上。”

    云暮寒闻言觉得也对,立即将国舅平放在地上。

    “你们都退开一些。”云浅月对沈昭等人挥手。

    墨菊、沈昭、云暮寒三人都退开了一些。

    云浅月双手凝聚灵力,顷刻间,她手心聚上两团云雾,须臾,云雾如一瓣一瓣的花瓣叠加,她斗转手腕,让两团云雾对准南疆国舅,不多时,南疆国舅身上的黑气便向云浅月手心飞来,如万千根黑色的丝线从他身体拔出,丝丝缕缕,吸进她手心处的花瓣中,开始云雾在花瓣中心一点小黑点,片刻后,黑点增多,一点点加大,成为一团黑雾,将花瓣中间染黑。

    墨菊紧张地站在一旁看着,眼睛一眨也不敢眨,看样子似乎生怕只要云浅月有一丝不对或者支撑不住就打断她。南疆国舅的命虽然重要,但他看来也没有她的命重要,她的命就是公子的命。

    沈昭也一瞬不瞬地盯着云浅月,显然和墨菊想法相差无几,只要云浅月有什么不对劲,他立即打断她,就算不能再动咒术,也要拼力再施术接替她救南疆国舅。

    云暮寒抿着唇看着,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一双眸子有些暗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云浅月脸色开始有些白。

    “楚姑娘,你住手吧!我接替上。”沈昭有些急。

    “不用,很快就好,我能坚持。”云浅月偏头看了沈昭一眼,对他摇摇头,见墨菊似乎要上前打断,对他警告地看了一眼。

    墨菊本来已经上前一步,又不甘心地退了回去。虽然他听命公子,但是不知为何,只要浅月小姐决定的事情,或者是她只要淡淡冷静的眼神看他一眼,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听从,焦急担忧中忽然有些挫败。

    又过了片刻,南疆国舅身上最后一丝黑气被云浅月吸到手心,她撤回手,只见双手一大团黑色的雾气,这团雾气已经将她用灵雾垒叠的花瓣浸黑三分之二。她眼睛眯了眯,唇瓣紧紧抿起,继续催动灵力,缓缓地,慢慢地,用灵雾垒叠的花瓣收缩,将一团黑雾包裹起来,瞬间,外围燃起了火焰,那团黑雾在她手心烧了起来。

    众人都睁大眼睛看着她的手心,包括被救了的南疆国舅。

    火光的外围笼罩了一层薄薄的晶莹的水雾,虽然是在她手心燃烧,竟然看起来分外漂亮。若不是那团黑雾传来嗤嗤的爆响声,这一幕该是分外美丽的。

    不多时,黑雾在云浅月手心全部被烧尽,她撤回手,身子一软,向地上倒去。

    “楚姑娘!”沈昭距离云浅月最近,一把将她扶住。

    沈昭刚扶住云浅月,墨菊已经上前挥手推开他,代替他扶住她,急声问道:“小姐,你怎么样?”

    沈昭被推出了三丈远,勉强站稳身形,看着墨菊扶着云浅月,有些愣神。

    云浅月摇摇头,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有些虚弱地道:“没事儿,只是头有些晕。现在就带我回客栈。”

    墨菊意会,知道云浅月耗费灵力太大,恐怕难以维持幻容,早耽搁的话,她的身份就暴露了,立即带着她飞身而起,向客栈而去。

    云暮寒看着墨菊带着云浅月飞身离开,转眼间就消失了踪影,他收回视线,上前扶起躺在地上的南疆国舅,“舅舅,你没事儿了吧?”

    南疆国舅站起身,对云暮寒摇摇头,“没事儿了!”

    云暮寒松了一口气,看向云浅月离开的方向,问道:“舅舅,这是什么术,竟然如此神奇?”

    南疆国舅脸上莫测高深,看向云浅月离开的方向道:“像是传说中两千年前灵族的灵术,也只有灵术,才能吸出如此厉害的咒术,并且能焚烧了咒术。咒术是小巫之术,灵术才是真正的神之术。我本来以为这世间再无灵术,没想到今日竟然见到了。”

    “灵术?”云暮寒看着南疆国舅,“就是传说两千年前的云族之术?”

    “嗯!”南疆国舅点点头。

    云暮寒有些惊异,片刻后恢复神色,送了一口气道:“幸好有楚夫人在,否则叶倩不在这里,今日舅舅就性命堪忧了。”

    “是啊,没想到这个叶霄竟然如此厉害,南疆王室的歹毒之术都被他学会了!”南疆国舅有些怒意地道:“此人不除,实在是大祸害。幸好和我沈昭去得及时,否则的话,今日他竟然要用汾水河的水淹没了汾水城。”

    “舅舅说说当时情形。”云暮寒闻言眸光现出厉色。

    “我和沈昭去时,他正在施术,将粉水河的水魂都引了出来,我对水术不精通,沈昭施术,我护法,他发现了我们,竟然放出毒术,我为沈昭挡了,不过他也没得好果子吃,沈昭这小子心地淳厚,水魂被他内心所感,反过来依靠他对那老东西反噬,那老东西今日也负了伤。又得到了兵败的消息,溜走了。”南疆国舅道。

    云暮寒点点头,看向沈昭。

    只见沈昭好像没听他们二人说话,而是担忧地看着云浅月离去的方向。

    “楚夫人可是非同一般,今日识别了带兵的小将是秦玉凝,扰乱了敌军,让秦玉凝负了伤。”云暮寒又对南疆国舅道。

    “既然是景世子派来的人,自然是非同一般的。”南疆国舅道。

    “舅舅身体既然无恙,在这里整顿一下东西南北四城的兵士吧!我送沈昭回去,顺便看看楚夫人损耗灵力是否严重。”云暮寒又道。

    “嗯,你去吧!”南疆国舅点点头。

    云暮寒来到沈昭身边,伸手扣住沈昭的手腕,带着他飞身下了城墙向登云楼而去。

    “没想到楚姑娘竟然这么厉害!”沈昭低下头。

    云暮寒偏头看了一眼沈昭,淡淡道:“他是景世子派来的人,景世子手下没有无能之辈。况且她还是红阁的阁主,十大世家第一大世家楚家的家主夫人,这样的女子天下能有几人?你说她如何能不厉害?”

    沈昭抿了抿唇,沉默不语。

    云暮寒不再说话,足尖踏着屋舍房脊而过,街道上恐慌奔走的百姓们知道赶走了敌兵,都踏实下来,没有了早先奔走相告大喊大叫的声音。

    来到登云楼客栈,云暮寒带着沈昭飘身而落。

    沈昭刚站稳脚,就甩开云暮寒向楼上跑去。云暮寒看了一眼沈昭急匆匆的背影,缓步跟在他身后上了楼。

    二人来到楼上,云浅月的房间门口,沈昭伸手敲门,“楚姑娘!”

    “沈昭吗?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你也累了,回房去休息吧!”云浅月声音传出,依然有些虚弱,但比早先已经好太多。

    “你真没事儿?”沈昭担忧地问。

    “没事儿,你放心吧!”云浅月回话。

    沈昭不好再推门进去,回头看向走上来的云暮寒。

    云暮寒缓缓开口,“楚夫人,多谢你救了舅舅,是否需要我弄些上好的药材来给你?”

    “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好。云驸马去忙吧!秦玉凝的兵没退走多远,如今汾水城还是不能松懈。另外要小心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以及他们的人,苍亭和蓝漪应该也到了南疆地界了。”云浅月道。

    “好,那楚夫人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派人去找我。”云暮寒颔首

    “嗯!”云浅月点头。

    云暮寒转回头对依然不放心的沈昭道:“你也休息吧!你最近几日不能再动咒术,但秦丞相也不能动咒术,你们相差无几。后面还需要你的。”

    沈昭抿着唇点点头。

    云暮寒转身下了楼,不出片刻便出了客栈离开。

    “楚姑娘,你真的没有事情吗?”沈昭看着紧闭的房门,又不放心地问。

    “没事儿,你去休息吧!云驸马说得对,过几日还需要你。”云浅月摇摇头。

    沈昭闻言只能应了一声,转身进了隔壁的房间。

    房间内,云浅月躺在床上,早已经恢复了她的原本容貌,一番动用灵术,这次的确损耗太大,和以前数次动用灵术微小动作不同,这次她能明显地感觉到身体本源的流失,当时是咬着牙坚持,险些就幻容破灭,露出她的脸。

    墨菊站在桌前从云浅月的包裹内往出找药,他一连拿出好几个瓶子,倒出好几颗药丸,正要走向云浅月的床前,听到外面沈昭紧张的声音,脸色顿时不好,等了半响,才听到云暮寒离开,沈昭回了自己房间,他压低声音道:“浅月小姐,这沈昭不能再留在你身边了!”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人家心术正,心地醇厚而已。收起你脑子里和你家公子一样的乱七八糟的想法。”

    墨菊有几分清秀的五官顿时不满,“他对你关心过头了!”

    “你对我还关心过头了呢!是不是要我写信告诉你家公子,说你对我也有意思,让他将你收回去?”云浅月立即道。

    墨菊吓了一跳,险些将手中的药丸给扔了,顿时苦下脸,“浅月小姐,属下可不敢对您有什么想法,你可不能冤枉诬陷我,公子他会劈了我的。”

    云浅月哼了一声,“这不就得了,你也不能冤枉诬陷别人的好意。”

    “可是他实在对你太关心了,不太正常,而且他不称呼你楚夫人,一口一个楚姑娘,是明显不将公子放在眼里。”墨菊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人家称呼本来就没有错,我还没嫁给你家公子呢!”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你是楚家家主夫人的名声早就打出去了啊!”墨菊道。

    “行了,别与我说这个了,沈昭对你家公子崇拜备至,在他心里,我十个脚趾头也不及你家公子。”云浅月摆摆手,打断他的话,对他伸出手,“将药给我吧!”

    墨菊只能不再说,苦着脸走上前,将药放进她手里。

    云浅月看着满满半手药皱眉,“墨菊,这么多药会将我药着的吧?”

    “不会,这些都是补药。公子早就吩咐下了,说你一旦动用了灵术,就让我给你这些药。这些药是公子知道你一定会动灵术,特意备下的。”墨菊道。

    云浅月闻言咧嘴,“可是这也太多了!”

    “不多,您两口就吃下去了。”墨菊站在床前看着她,似乎在监督她吃药。

    云浅月抬眼看了墨菊一眼,无奈一叹,将手里的药分为两部分,两大口吃了下去,她顿时苦得舌头尖都麻了,连连道:“给我拿水来。”

    墨菊将手递给她。

    云浅月咕咚咕咚喝了一气,还是感觉苦得不行,她不停地吐舌头,埋怨道:“这药怎么这么苦?”

    墨菊好笑地看着她道:“公子说了,这些药都是极苦的,您若是不想受苦,以后就少动用灵术。”话落,他补充道:“今日是迫不得已,没办法,属下没拦你,若是但分有一分可能,您就不能动用灵术。”云浅月感觉舌头上的苦味怎么也不退,她有些愤愤,“人在千里外,还遥控我。这个黑心的。”

    “公子是对你好,别的女子公子都不看一眼。”墨菊不满地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人家说得对,她没办法反驳,觉得容景手下的人,都跟他一样不止黑心,还有一副好嘴,她打了个哈欠,对墨菊摆摆手,“你下去吧!监视着各处的动静,若有哪里不对,随时禀告我。”

    墨菊点点头,退出了房间。

    云浅月身体的确承受不住,也懒得再费心想如今秦丞相如何,秦玉凝如何,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以及苍亭、蓝漪如何,闭上眼睛,幽幽睡去。

    她损耗太大,睡得有些沉,再次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她睁开眼睛,就见桌前坐了一个人,那人正在提笔写类似信的东西,她眨了眨眼睛,有些讶异地道:“风烬,你怎么在这里?”

    风烬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哼道:“某人不放心你,怕你惹桃花,让我来监视你。”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你什么时候来的这里?”

    “一个时辰之前。”风烬道。

    云浅月想着她睡得太沉了,风烬来了竟然没感觉,她身体本身对她亲近的没危险的人有着一种潜意识的放心,她摇摇头,“不是,我问你什么时候来汾水城的。”

    “比你早了一日。”风烬道。

    云浅月点点头,“除了你,还有谁来了?莫离呢?”

    “他没来,就我一人。”风烬说话间也不耽搁写信,笔落在信纸上沙沙而响。

    “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以及苍亭蓝漪都出动了,风家、楚家、花家、凤家、莫家这五大世家就只有你来了?”云浅月挑眉。容景用一大世家对抗五大世家,也太狂傲了吧?

    “你不是楚夫人吗?你代表楚家!”风烬放下笔,折好信纸,不以为意地道。

    云浅月默了一瞬,看着他手中的信纸很是特别,问道:“给容景的信?”

    “嗯!”风烬点头。

    云浅月虽然很好奇风烬写了两大页纸都给容景写了什么,但也不再问,躺着的身子坐了起来,问道:“外面的情形怎么样了?”

    “秦丞相和秦玉凝退兵十里,在汾水湾之南驻扎,阻住了所有进京的路。”风烬道:“云驸马和南疆国舅在整顿汾水城内的兵力部署。”

    云浅月挑眉,“秦丞相和秦玉凝竟然不怕叶倩从京城出兵和汾水城的兵力两相夹击?”

    “他巴不得这样,引叶倩出巢,以杀叶倩。叶倩若死,可想而知。”风烬道。

    “叶倩从京城出兵和汾水城的兵力两相夹击,他能杀得了叶倩?”云浅月蹙眉。

    “他手中攥着南疆王室连叶倩也不会的咒术,咒术比如武功,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叶倩遇上她,他若是有能克制叶倩的一招咒术,叶倩也是不敌,只要不敌,就必死无疑。”风烬挥手一招,一只鸟飞了进来,他将折好的信纸绑在鸟腿上,继续补充道:“他不去皇宫打叶倩,而是因为南疆王室都城是整个南疆王室的王灵最强之地,对他这个离开百年来的嫡系分支来说,不太有利,不一定能在皇宫杀了叶倩,而又因为他精通水术,汾水弯对他施展水术最有力,才在这里拦截云驸马和南疆国舅,若是斩断了叶倩的臂膀,那么叶倩孤立无援,她拿下南疆就不成问题了。”

    云浅月点头,“他的确打得好算盘。”

    “是啊,人算不如天算,他算来算去怎么也没料到会突然出现个沈昭,居然也一样会水术。否则的话,他昨日在汾水湾施展水术,南疆国舅和云暮寒以及汾水城的两万士兵,没准就被他的水魂吞噬入腹了。”风烬冷笑。

    “沈昭的确是意外,大约谁也没想到。”云浅月笑了笑,“这回沈昭因汾水河之事,一下子就扬名天下了!”

    风烬斜睨着云浅月,凉凉地道:“云浅月,你也真本事了,随便入住一户山野人家也能寻到一个宝贝。某个醋坛子不放心你的确是应该。”

    云浅月瞪了风烬一眼,“你还是我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的呢,不是照样捡到了宝?”

    “你辛辛苦苦培养了我多少年?哪里有捡现成的便宜来得畅快?”风烬哼道。

    云浅月一时无语,“他虽然是我捡的现成的,但便宜可不是我的,是容景的。人家对他推崇备至。”

    风烬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道:“那可不见得,这便宜指不定是谁的。”话落,他起身站了起来,对她道:“你既然醒了,就别在床上懒了,现在就启程吧!”

    “去哪里?”云浅月一怔。

    “你偷偷绕大山去南疆京城找叶倩,”风烬道:“这里由我坐镇。”

    “那沈昭呢?也跟着我离开?”云浅月挑眉。

    “沈昭自然留在这里,有他牵制秦丞相那个老东西,才让他不敢即刻卷土重来侵吞汾水城。”风烬摇摇头,“刚刚得到消息,苍亭和蓝漪已经绕过大山向南疆皇宫而去了,叶倩如今在皇宫孤身一人,你去帮她。”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下了床,对他道:“你要保护好沈昭,不能让他受伤。沈大爷和沈大娘就他这里一个儿子。”

    “知道了,这等人才,自然要保护好了,担心你自己吧!”风烬道。

    云浅月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自己的容貌,想着有必要和沈昭交待一番,试试动用灵术,虽然没都恢复,还是很虚,但是已经足够幻容,她刚凝聚灵力,风烬打断她,“沈昭在你醒来之前被南疆国舅接去驿站共同研究水术了。”

    云浅月罢了手,走到水盆前净面,又简单用了饭菜,收拾包裹准备离开。

    风烬扔给她一块面纱,“带着这个,你那个灵术能少用就少用,我提醒你一句,你若是不小心死了,容景不一定会跟着你自杀,没准娶十个八个女人回家呢!所以,你小心自己的小命。南疆这个破地方,还不值得你拼力帮叶倩护着。如今已经帮了她这么多,她若护不住,就是她自己没本事,你去南疆京城,主要是为了牵制苍亭和蓝漪去了,不是帮她拼命去了。”

    “知道了!关心我就关心我,非要整让我听着不顺耳的话。”云浅月瞪了风烬一眼,拿着包裹,戴上面纱,从窗子飞身而出。

    风烬微哼一声,关上了窗子。

    出了登云楼,云浅月施展轻功向北城走去,在距离北城不远的一户人家飘身而落,扒开那护人家后院的一方巨石,下了密道。

    这条密道通往城外的汾水湾,她曾经潜入南疆的时候走过一次,所以轻车熟路。

    半个时辰后出了密道,云浅月看了一眼汾水湾,这条汾水河很宽,直通南疆京城到汾水城,因为南疆京城到汾水城多山路不好走,所以这一条河就成为了一条运河,或者载人,或者运物,十分繁华,但也正因为如此,出事的也很多,所以水魂很多,阴阳气都很旺盛。

    汾水河对岸,可以清晰地看到有兵驻扎,帐篷林立。

    云浅月站在密道出口处看了片刻,转身进了汾水河堤坝上游的高山丛林。

    汾水城距离南疆京城要翻越七座大山,且每座大山都极大,草木很深,且没有路,走这一条大山,自然不能骑马,不过汾水城距离南疆京城二百里,而她走超近的山路,也就一百多里,快的话半日就能到。

    大山里人迹罕见,丛林灌木,在这样本来应该干燥的冬日里,这里却是湿气很重。

    一路上毒蛇毒虫遇见很多,但都纷纷避开云浅月走。

    云浅月想起她身上佩戴着沈昭给的那个布袋,既然能克制蜈蚣和她身上的追踪术,大约也是一种能克制这些毒蛇毒虫的东西。所以这些毒物自然都避开她走。

    大约容景给她备的那些药极好,外加她睡了一觉,感觉脚步轻盈,除了灵力少了些外,其余武功分毫没受影响。

    大约走了四座山的时候,山的另一边传来一声惊呼,很是熟悉,她停住脚步,仔细去听,那边有隐隐的说话声传来。两个人,一个是苍亭,一个是蓝漪。

    云浅月想着原来他们竟然在这里,听说话是蓝漪遇到了毒物,惊了一下,但有惊无险。她眸光微转,想着若是将他们困在这座大山里面的话,那么对叶倩自然是有利的。这样一想,她靠近他们走去。

    她所过之处,毒虫依然远远避开,所以她轻而易举地就接近了二人。

    在觉得差不多的距离处停住脚步,她从包裹里将收服的南疆国舅的那只蜈蚣才盒子里放出来,那只蜈蚣显然被关得蔫蔫的,她用指尖凝聚了点儿灵气注入它的头部,它立即激灵起来,她用曾经所学的给人的催眠术运用到蜈蚣上,对它催眠,“去截住那两个人,咬那个男的。”

    蜈蚣“嗖”地一下从盒子里钻了出去,向苍亭和蓝漪的方向而去。

    云浅月想着催眠术竟然管用,她灵机一动,指尖又凝聚了灵力,对四周避开她的毒蛇毒物近距离催眠,“你们都过去,拦住那两个人,咬那个男的。”

    片刻后,四周的毒虫毒物都从四面八方向着苍亭和蓝漪聚拢而去。

    云浅月没想到居然这么有效,她惊异了,想着听这到处都是爬动的声响,怕是整座山的毒物都被她指引到了苍亭和蓝漪身边了吧?

    没想到她的催眠术如此有效……

    不是,催眠术不会有如此大的作用,云浅月立即就否决了这个想法,低头看着指尖,上面还有微微的蓝光,这应该是她刚刚运用的灵术的作用,没想到她爹教给她的灵术竟然还有如此作用?

    她想起当初她爹教给她灵术时所说可以借助自然灵气修习灵术,那样事半功倍。她如今身处大山,草木葱茏,越是毒物盛行之地,越是草木繁盛,自然灵气自是比别处最多最繁盛。她如今感觉她身体昨日耗费的灵气不但弥补了回来,反而又有着渐渐增强的趋势,她不可思议地站在那里。

    “啊,苍亭,怎么会这样?怎么有这么多毒物?”蓝漪惊骇的声音响起。

    “是啊,怎么会这么多毒物?”苍亭的声音也响起,但比蓝漪镇定。

    “这些毒物都向我们来了,怎么办?”蓝漪急切地问道。

    “杀!”苍亭吐出一句话。

    紧接着,二人拔剑的声音。

    云浅月依然处于震惊中,那边刀剑砍起,毒物的血腥弥散过来,她才惊醒。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距离得还是有些远,草木覆盖,枝繁叶茂,根本看不到那处的动作,但是她也可以想象得到目前是何情形。

    她静静站在原地不动,想着也许她该好好地研究研究她爹教给她的灵术,耳边响起容景得知那天她爹教给了她灵术后所说的话。

    “两千年前据说有一个灵族,名曰云族。精通通天之术,全族人靠灵力为生。后来隐世了,天下大一统后,帝王着卷宗销毁了云族的所有记载,云族再不被红尘所踪,人人都说云族是仙族的一个遗落之地……”

    似乎听谁还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南疆巫术小巫而已!”

    那什么是大巫?她所学的灵术吗?

    云浅月皱眉,看着她的双手,早先出城时身体还很虚,可是如今走了三座大山站在这里,却是精力充沛,全身似乎像是被暖融融云被裹住。

    “啊……”苍亭传来一声闷哼。

    “苍亭,你怎么样?”蓝漪大惊,“你被咬了?”

    “嗯!”苍亭压抑痛苦的声音应了一声。

    “咬到了哪里?”蓝漪急急地问。

    “腿!”

    “这些毒物怎么看起来似乎专门奔你来?你身上携带了什么东西?”蓝漪又问。

    “除了避毒丹外,都是寻常佩戴的东西。”

    “避毒丹的问题?”蓝漪怀疑地问。

    “不知道,应该不会,刚刚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无事,秦丞相给的避毒丹,他害我们对他没好处。”苍亭似乎忍着痛道。

    “也是,可是为什么会这样?”蓝漪似乎急了,“你赶紧吃解毒丸,用功逼毒,我给你掩护。”

    “我也不知道,先应付处置了这些毒物再说吧!”苍亭道:“毒物太多,你一个人护不住,这点儿小毒还奈何不了我。”

    蓝漪不再说话,刀剑劈砍声再次响起,血腥味更浓。

    云浅月被二人的声音惊醒,想着如今苍亭已经被咬伤,而且是腿,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这些虽然是毒物,但是毒物也是生灵,她若不制止,还有不知道多少毒物会死在他们剑下,这样大面积的杀生不是什么好事儿,她灵气再次聚上指尖,照着刚刚的方法,默念,“够了,都撤了吧!”

    围攻苍亭和蓝漪的毒物顷刻间向四下撤退离去。

    ------题外话------

    见识一下我们月儿的厉害!O(n_n)O~

    最近好缺觉,手里有月票的亲给我打打气哦,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三章 围困苍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三章 围困苍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