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红粉传言

    云浅月听到南凌睿的话眸光闪了闪。

    “死丫头,滚起来了!老头子等着你呢!你再不醒来,他该将太医都搬来了。”南凌睿伸手拍拍云浅月脑袋,起身站了起来。

    云浅月推开被子下了床,脑中却想着南凌睿的话,若不是他为太子,做南梁王,这南梁早晚有一日不姓南而是姓慕容吗?因为南梁王后是慕容氏的后裔?

    芝雨在外面听到云浅月醒来,连忙进来侍候。

    云浅月手还没伸到水盆里,芝雨连忙提醒,“姑娘,您的手有伤,最好别沾水。”

    云浅月打住思绪,看了一眼裹成粽子摸样的手,皱了皱眉,头又应激性地疼了起来。

    “你这手没有十天半个月好不了!”南凌睿颇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云浅月的手,“那么深的印子,即便好了,短时间内也会落下一个浅浅的印。小丫头,你要不想回去受冷脸,就只能多在南梁待些日子了。”

    云浅月没说话,似乎在考虑南凌睿的提议。

    “你知道外面如今都传了什么吗?”南凌睿继续幸灾乐祸,吩咐道:“芝雨,你给她讲讲,让她听听。”

    芝雨看了南凌睿一眼,又看了云浅月一眼,没出声。

    “本太子的话你没听见?”南凌睿顿时不高兴了。

    芝雨缩了缩脖子,连忙道:“如今宫里都传遍了,说顾将军狂性大发,咬了给皇上治好病的姑娘的手,之后亲自给姑娘包扎……”

    “还有呢!”南凌睿不太满意。

    芝雨见云浅月没打断她,又小声道:“说姑娘本来是太子殿下的红粉知己,来京城寻太子殿下,路中和顾将军相遇,一见钟情……太子殿下和顾将军为姑娘吃醋,大打出手,顾将军理亏,觉得对不起太子殿下,未曾还手……”

    “哈哈,对,就是这个!”南凌睿哈哈大笑。

    云浅月板起脸,瞪着南凌睿,怒道:“这灵秀宫让我住进来,这等闲话都能传出去,你们南梁皇宫里侍候的人还真是……”

    芝雨“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脸色发白,“姑娘恕罪,当时宫里的人见您是被顾将军送来,以为是顾将军带回来给皇上治病的人,所以就猜测姑娘和顾将军的关系,口没了遮拦……”

    云浅月绷着脸看着芝雨。

    “小丫头,你发什么恼啊?即便这灵秀宫不传什么闲言碎语,你被顾少卿一路送回来,也有别人看见。”南凌睿不以为意,笑得邪肆风流,“本太子和顾少卿堂堂大好男儿,痴迷了多少女子?这传言也不辱没了你嘛!”

    云浅月抄起面前的水盆就照着南凌睿砸了过去,“不辱没你个鬼!”

    南凌睿躲避不及,被砸了一身湿,水盆“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他华贵的袍子滴滴答答从上往下滴水。

    芝雨吓得头也不敢抬,想着哪个姑娘敢如此对太子殿下?即便东海国那个洛瑶公主客居太子府,得太子礼遇,也不曾如此放肆无礼动粗过,这下太子殿下估计该大怒了。

    她正吓得发抖,不想南凌睿不怒反笑,一边脱锦袍,一边道:“死丫头,我南梁顾少卿大将军即便以月圆之夜需用女子血入药,但多少女人愿意以身让他吸食,但他一直冷漠,谁也不能得其另眼相待,翠微为此哭了多少次鼻子?如今你和他出了传言,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多少女人求还求不来。”

    “你还说!是不是想我扯烂了你的嘴!”云浅月瞪着南凌睿。

    南凌睿看她真恼了,连忙噤了声,告饶道:“好妹妹,我不说了。我今日来你这先是被你将新衣服扯了个稀巴烂,如今又泼了一身水,我的洛瑶美人大抵会怒死了。这件衣服可是她给我做的,在我身上还没穿热乎呢……”

    “你活该!”云浅月见他一副委屈的样子,恨恨地丢出一句话。

    “没狼心的死丫头!”南凌睿脱了外袍之后扔给跪在地上的芝雨,解救她脆弱的小心肝,“去给我拿一件袍子来,再重新打一盆水。”

    “是!”芝雨真是惊坏了,连忙抱着衣服,捡起地上的盆子跑了出去。

    南凌睿走过来,将胳膊搭在云浅月肩上,哥俩好地道:“小丫头,不就是个容景吗?你至于吗?男人遍地是,咱又不差他一个。多少男人宠着你护着你又怎么了?这是你的幸运,不是你的负担。被人喜欢有什么不好?瞧你一副苦大仇深觉都睡不好的样子,真给你哥哥我丢人。”

    云浅月挖了他一眼,“嫌我丢人你换个妹妹?”

    “可惜爹和娘都再生不了了啊。”南凌睿无限惋惜地道。

    云浅月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阴测测地道:“再将你的话给我说一遍!你怎么就不想想我比你更想换个哥哥?”

    南凌睿顿时“哎呦”起来,“好妹妹了,我的耳朵……这是咱们有缘,千百辈子修来的,哪儿能……随意换?啊……再拧真掉了……”

    云浅月拧了个转圈才恨恨地放下手,终于解了些气,警告道:“赶紧给我制止那些破传言,若是传入天圣半点儿,我就……”

    “南梁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传入那个混小子耳目里。”南凌睿捂着耳朵提醒她。

    云浅月想想也是,青影跟着她来的南梁,如今估计也在这皇宫。她伸手揉揉额头,“算了,虱子多了不咬,帐多了不愁,事情多得堆起来,头疼也没用。”

    南凌睿顿时笑了,“就是嘛,你还没嫁给他,怕他做什么?就该给他点儿颜色看看。让他知道知道天底下不是就他一个好男人。”

    “也不就是我一个好女人!”云浅月沉沉地提醒他。

    南凌睿眨眨眼睛,“这倒也是!不过除了我家洛瑶美人外,还没哪个……”

    “太子殿下!”外面一人飘身而落。

    南凌睿住了口,“何事?”

    那人向里面看了一眼。

    “但说无妨!”

    “洛瑶公主不见了。”那人连忙道。

    “嗯?”南凌睿皱眉,“什么时候不见的?刚发现?”

    “刚发现,侍候她的人都被她迷晕了。”那人跪在地上,请罪道:“属下失职,请太子殿下责罚。”

    南凌睿眉头皱紧,“被她迷晕的人有多长时间了?”

    “那种迷药最烈,如今人还没醒来,属下猜测大约有半日,公主离开应该是今日早晨。”那人低声道:“清晨醒来没看出公主有异样,她和往日一般招呼侍候的人去房中陪她绣花。午时过了,属下见里面也没人喊午膳,觉得不对,进去后,才知道公主不在了。”

    “照这样来说,她离开了半日了。”南凌睿向外看了一眼天色。

    “还不快点儿派人追!半日她能走到哪里?封锁各个城门,严加排查。”云浅月关键时刻,自然还是向着哥哥,不能就这样让洛瑶离开。

    南凌睿低头沉思,片刻后忽然一笑,“她这些日子早就做好了要走的打算了,否则不会日日喊了人去她房中绣花,躲过了我派在她身边安排的隐卫。”

    “人都走了,你还笑!”云浅月瞪着他。

    “既然她想走,就让她走吧!”南凌睿洒脱一笑。

    云浅月皱眉。

    南凌睿摸摸云浅月的头,又有了当哥哥的样子,“洛瑶是东海国的公主,总不明不白地待在南梁算什么事儿?就算待在我身边,总也要有个说法不是?”

    “这到也是!”云浅月点头,“但你就这样让她走了?你应该是真想要她吧?否则子书也不会将人给你,怎么说她也是他的亲妹妹。”

    “自然是真的。”南凌睿凑近云浅月耳边低声笑嘻嘻地道:“她如今吃醋走了,不是才能证明我对你这个义妹你好嘛。”

    “说正经的!”云浅月恨恨捶了他一下。

    南凌睿哀怨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死丫头,下手真狠,我是你亲哥。”话落,见云浅月瞪着他,他神秘一笑,“女人啊,就是不能抓得太紧,收即是放,放即是收。”

    云浅月不明白地挑眉。

    “当然,这话搁你这个小丫头身上不太管用,你就得被死死管着些,天下间也就你不是个普通女人。”南凌睿话音一转,“而洛瑶嘛,她再好,也不过普通女人而已,自诩甚高,对自己也要求甚高,就跟你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属于全能中的情商笨蛋。”

    “我那话说得是你!”云浅月无语地看着他。

    南凌睿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然地道:“你哥哥我如今情商高了嘛,对付洛瑶,自然小菜一碟。”

    “小菜一碟还让人给跑了,你别丢人了。”云浅月拆他的台。

    “有一种女人啊,她若不动情,即便你日日在她面前晃,她也无动于衷。但她若是动了情了啊,就会彷徨、害怕、紧张、不知如何是好。她喜欢掌控所有的事情,包括自己的心,当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心不被自己掌控的时候,就会躲避,逃跑。洛瑶就属于这样一种女人。”南凌睿慢悠悠地道。

    “行啊!情商的确是高了。”云浅月用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目光看着南凌睿。

    南凌睿得意地扬了扬眉。

    “这是子书教给你的吧!”云浅月看着他,可不认为他这个能说出这一番话来。对待感情,他其实是纯粹的一根筋,否则也不会当初和叶倩落了个分道扬镳的下场。这么深奥的情商理论,不像是他说出来的话。

    南凌睿眨眨眼睛,嘟囔道:“死丫头,你对玉子书了解成这样?”

    “你和他达成了协议,他既然将洛瑶交给你,自然会帮助你,大约会算计到洛瑶会发生的心里变化。”云浅月道:“也告诉了你应对之法。”

    “没趣!还以为你会夸夸哥哥我呢!”南凌睿忽然身子一歪,倒在了软榻上。

    云浅月对他翻了个白眼,见芝雨端着水进来,过去洗脸了。

    芝雨放下水,后面跟着一个宫女抱着袍子来给南凌睿,南凌睿伸手接过,也不用人侍候,径自穿衣。

    芝雨轻声道:“太子殿下,王上听说姑娘醒了,让您带着姑娘去他那里用膳。”

    “嗯!”南凌睿应了一声。

    云浅月没有意见,用一只手洗脸,小心地让另一手沾到水。

    南凌睿换了新袍子,站在镜子前照了照,不满意地道:“没有洛瑶美人给我做的好。”

    云浅月净了面,坐在镜子前,芝雨立即过来侍候她梳头,她看着镜子中李芸熟悉的脸道:“你说她是回东海了,还是会去天圣?”

    “这就不一定了!”南凌睿整理衣摆,慢悠悠地道:“不管去哪里,早晚还是回到我身边来。”

    云浅月翻白眼,“你倒是自信!”

    南凌睿得意地挑了挑眉,忽然凑近身子,用极低的声音道:“她要是去天圣找小景,到还是真有些麻烦,哥哥我倒是不担心,妹妹你担心不?”

    云浅月瞪了她一眼,“她若敢去惹容景,我就一刀切了她。管她是不是你看中的。”

    南凌睿哈哈大笑,“果然是我妹妹!”

    云浅月觉得这人真是不可理喻,女人都跑了,还笑得这么欠扁。疯子一个!

    梳洗收拾妥当之后,二人出了灵秀宫。

    刚走不远,只见南梁王身边的大总管太监急匆匆跑来,见到二人连忙见礼,“太子殿下,王上派奴才过来催,让您带着姑娘快些过去。”

    “知道了!老头子还挺急,她一时半刻也走不了。”南凌睿摆摆手。

    “王上可不是急着见姑娘?昨日亲自来了一趟,见姑娘睡着没喊醒。如今听说醒了,自然坐不住了。帝寝殿的膳食早都摆好了,就等着姑娘了。您和姑娘赶快过去,奴才先走一步去回话了。”刘公公扔下一句话后,人又一阵风似地跑了。

    云浅月看着他人虽然面老,腿却不慢,想着皇宫的太监不止要练一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人眼色行事激灵的灵活本事,还要练一双好腿脚。在她看来,这太监是天底下最难做的工作了。

    大约是因为南梁王已经醒来,南梁皇宫一片享乐融融,连空气都与云浅月两日前来的时候不一样了。有些婉约的文气风流,连假山石雕,花草树木,都别有一种美意。

    “南梁四季如春,的确适合养人。”云浅月看着宫中的景致,比起天圣的沉闷压抑,南疆的神秘黑色,南梁的皇宫让人有一种清雅的舒适。如今虽然是冬天,但宫女太监们的服饰都不臃肿。

    南凌睿呵呵一笑,对云浅月道:“要不留在这里?”

    “南梁再好,没有容景也不好。天圣再不好,有容景便觉得好。”云浅月诚实地道。

    南凌睿又愤了一句,“没出息!”

    云浅月不理他,看着前面走来一群年轻男子,大约十几个,年岁长幼不齐,人人衣着鲜华,她挑了挑眉,“那些都是舅舅的儿子?”

    南凌睿瞥了一眼,“嗯”了一声。

    云浅月啧啧了一声,“天圣老皇帝的儿子也不少,但也未曾如此壮观。舅舅威武啊!”

    南凌睿“噗”地笑了,“老头子自然威武,这方面的雄风如今也是强劲。”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忽然奇怪地道:“南梁以前历代王室子孙不是都很单薄吗?南梁专出痴情种,外公和外婆恩爱异常,否则也不会在娘亲出生的时候,保了舅舅,扔了娘亲,后来南梁只他一人了。舅舅怎么就是个多情种呢!”

    “就因为这样,他想重振南梁子嗣繁盛,背负了历史性的压力啊!这些都是他顶着压力和劳力下的果实。”南凌睿道。

    云浅月闻言嘴险些抽歪了。这个人……

    二人说话间,十几名男子已经来到了近前,大约因为优良基因,一个个容貌都是极好,没有歪瓜裂枣,清一色地养人眼目,即便不足十岁的小男孩,也是秀气好看。

    “见过太子王兄(王弟)!”十几个人齐齐对南凌睿见礼,同时不约而同地打量站在他身边的云浅月。

    南凌睿摆摆手,笑得含蓄,“各位兄弟都免礼!”

    十几人齐齐直起身,其中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男子当先开口,“太子王兄,这位姑娘就是治好了父王病的女子?”

    “她是红阁的阁主,十大世家楚家主的夫人,我的义妹。”南凌睿点出云浅月身份。

    十几人齐齐一惊,都睁大眼睛看着南凌睿,难掩讶异。显然没料到这位才来到南梁京城就和太子以及顾将军闹红粉传闻的女子就是红阁的阁主,十大世家楚家主的夫人。一时间都愣在了当地。

    关于红阁的阁主,十大世家楚家主的夫人的名号,这样的身份在数月前南凌睿负荆请罪于十大世家的桃花林后闯过龙潭虎穴阵又将蓝漪弃了之后,楚夫人便被天下皆知。但画像却是未流传出来,外面有人万金卖她一幅画,却是不得其一,即便有一副出现,也转眼间消弭于踪迹。所以,南梁这些皇子们,自然无人识得她。

    一时间早先还想调侃或者试探一番的人,全部被打回了坛里,每个人的神色都尤其好看。

    云浅月瞟了南凌睿一眼,想着他早先一直没公示她的身份,大约就是打着这个当头一棒的主意。看看面前这些人大大小小精彩的脸色,她忍住好笑,没说话。

    “妹妹刚刚睡醒,父王刚传了旨意,让我带她过去陪父王用膳。兄弟们,我先走一步了。”南凌睿绕过十几人,抬步离开。

    云浅月跟在他身后。

    二人走出老远,十几人才回过神来,对看一眼,都没了话,不知道说什么,显然被惊得够呛。有些心思深的人,更是转了九转十八弯。

    “原来她就是楚夫人,长得真美。”一个十岁的小男孩打破沉静。

    众人都无人接话,想着她是长得美,但也不是极美,这副容貌不及洛瑶,但是她却让人看起来比洛瑶要醒目端丽。尤其是那种眉眼间透着的骨子里的清冷,不是一般女子能学的。一时间心思各异,但不约而同地嫉妒好女子都被南凌睿得了,一个是东海国的公主,一个是义妹,对他何等有助益?单不说东海与南梁隔得远,东海公主有无助益,单只说红阁和楚家的双重身份,也让人望而生畏。

    一时间,这一处十几人静如无人。

    云浅月想着她根本就不用担心南凌睿,她这个哥哥只比容景的黑心差那么一点点而已。他不吃别人就不错了,谁能吃得了他?

    “怎么样?小丫头,过瘾吧?”南凌睿一句话就震住一帮子人,此时无比得意。

    云浅月横了他一眼,虽然不想夸他,但不得不承认,看着一帮子人变脸,的确很精彩。

    二人来到帝寝殿。

    刘公公早已经伸长了脖子等候,见二人来到,松了一口气,对南凌睿笑呵呵地道:“奴才刚刚见到众皇子将您和姑娘拦住,还以为这一下估计又耽搁时间了,没想到您脱身得够快。”

    “本太子是谁!他们不是对手!”南凌睿大言不惭地当先走了进去。

    云浅月跟在他身后翻白眼,太子做到他这份上,敢在皇上的寝殿大言不惭,本事啊!

    “臭小子,你又怎么欺负孤的儿子们了?”南梁王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带着急迫,“楚姑娘来了?”

    “来了!”云浅月闻到了一阵饭香酒香,睡了两日有些饿了,轻嗅了一口,答话。

    “这里都不用你们伺候了,都退下去吧!”南梁王摆手。

    “是,王上!”一群人鱼贯而出。

    云浅月这才看到帝寝殿的正中央摆了一张大桌子,上面百十样菜品。南梁王坐在主位,随意披着一件袍子,除了他再无别人,见她和南凌睿进来,眉眼都是笑意。

    南凌睿大咧咧地走过去,也不请安,一屁股坐在了南梁王身边,拿起筷子就吃。

    “小丫头,过来孤身边坐。”南凌睿对云浅月招手。

    云浅月见内殿的门被关上,帝寝殿内除了他们三人再无人,她一笑,走过去喊了一声“舅舅”,便坐在了他身边,也不生疏,和南凌睿一样,拿起筷子就吃。

    “好,好啊,妹妹的一双儿女今日都全了。”南梁王高兴地大笑,叹道:“可惜太上皇去九台山吃斋念佛了,否则也让他看看你,他也想你的紧。”

    “原来外公不在,九台山距离这里可不近。”云浅月有些失望。

    “是不近,不过你多在南梁住些日子,孤已经传信去了九台山。”南梁王摸着云浅月的脑袋,“小丫头,如今无人,你就换了这副容貌吧?别舅舅见你一回,到头来没见你长什么样。”

    云浅月闻言衣袖挡在脸上,霎时换回了容貌。

    南凌睿顿时嫉妒,“那两个死男人和死女人偏心,教了你这个不教给我。”

    南梁王照南凌睿脑袋敲了一下,训斥道:“臭小子,那是你爹和娘,怎么说话呢?”话落,他仔细地端详云浅月,笑呵呵地道:“怪不得能得景世子的心,小丫头容貌看来就是个有福气的。”

    “舅舅原来会看相!”云浅月好笑,摆摆手,“哪里来的福气?霉气才对。”话落,她将那只裹着粽子的手挥了挥,“看见没?刚踏进您的皇宫,我就被人咬了。”

    南梁王大笑了一声,“朕想你也会被咬。”

    这话怎么说?云浅月看着他。

    南梁王笑着道:“当年顾少卿回来,朕便询问了他经过,他全盘告诉了我。说你临走时他问了你的名字,你叫告诉他你叫月浅云。他回来就对我说,什么月浅云,明明就是云浅月。真没想到,云王府的嫡出小姐居然跑到了南梁来,哪里是个草包纨绔的废物?明明就是个人精子,穿过了遍地死人的战场不说,还将他从鬼门关救了回来。传言误了她。”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她不是什么伟大的人,没有做好事不留名的精神。但又不能说是云浅月,因为是偷跑出天圣的,于是就将名字倒了过来,聪明人一听就知道她不想暴露,念着她的救命之恩,自然不会暴露,傻瓜认不出她的话,就当他白救了。

    “后来你给他的武功虽然克制住了他体内的阴毒,但是每逢月圆之夜狂性大发,以女子血入药。这以邪克邪的功夫虽然保住了他的命,但让他苦不堪言,这五年来,他不知道恼了多少回,发作的时候想死的心大约都有。如今你既然来了,他被我一句话点破认出你,咬你一下,也不奇怪。”南梁王又笑道。

    “原来您知道我会被咬!”云浅月瞪着南梁王,伸手去揪他胡子,“我是您外甥女吧?我辛苦本来南梁,辛苦唤醒您,您有这样当舅舅的?明知道我会被咬还让他送我?”

    南梁王“哎呦”了一声。

    云浅月看着他,“你要不说出个道来,我就将你胡子都拽掉。”

    “小丫头,跟你爹娘哥哥一样。”南梁王笑骂了一句,道:“那小子这些年憋的够呛,整个人也变得阴阳怪气的,胸腹中有郁气发泄不出,这对于孤的大将军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如今借你发作出来,驱除了胸腹的郁气,才能好好发挥他的才华和本事来。”

    “所以你就牺牲我的手了?”云浅月挑眉。

    “咬一口而已,舅舅国库里多得是宝贝,待会儿让人带着你去随便挑,如何?”南梁王商量地问。

    “老狐狸!那时候你刚醒来吧?就算计人!就该让你睡个七七四十九天,直接睡傻了得了。”云浅月扁扁嘴,拿掉她的手。原来她被咬的背后还有这么一出。

    南梁王叹了口气,露出伤感的神色,“帝王本性啊!不算计睡不着觉,都是这个身份害人不浅。”

    云浅月看他妆模作样,有些好笑地翻白眼,对他道:“刚可是你说的啊,我看上你国库里什么宝贝就给我什么宝贝。”

    “只要你不把舅舅的国库搬空了就行。”南梁王保证。

    云浅月寻思了一下,趁机要求道:“不搬空,我就要一样,你给我就行了。”

    南梁王眨眨眼睛,“哦?要什么?”

    “白璧连环。”云浅月道。

    “小丫头,那可是舅舅国库里面最值钱的宝贝。”南梁王看着她。

    “不给?说话不算数?”云浅月瞪眼。

    “给你!舅舅这见面礼可不小啊!如今你不用揪我胡子了吧?”南梁王笑看着她。

    “不用了!”云浅月顿时笑逐颜开。

    南凌睿对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死丫头,你到真会要,本来我还要将那对白璧连环送给媳妇呢,如今给了你。容景那死小子积了什么德?宝库本来就颇丰了,这回该满得盛不下了。”

    云浅月得意地挑了挑眉,“谁嫌弃宝贝多,越多越好!”

    南凌睿哼了一声,“那也得你努力嫁给他,不嫁给他,也姓容,姓不了云。”

    云浅月提醒他,“我嫁给他,不但宝贝还是姓容,连我也姓容了,还是姓不了云。”

    南凌睿“啊”地叫了一声,“亏啊!”

    云浅月趴在桌子上笑了起来。

    南梁王也哈哈大笑。

    这一顿饭,就三个人,气氛极好,笑声不断。云浅月给南梁王讲了这些年她生活的一些趣事以及跑出在外的见闻,说到高兴处,手舞足蹈。

    南梁王听得有趣,笑着道:“这就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娘当年也闲不住,满天下的跑,我和你外公盼星星盼月亮盼回来她一次,也住不两日。后来只能拴住了你爹,让他做了南梁国师,每年他们才来住两个月,这才待的时间长些。”

    云浅月想着狐狸扎窝了,她爹也是个狐狸,大约后来栓不住她爹,估计就改栓她爹的儿子了,她怜悯地看了南凌睿一眼。

    南凌睿接受到云浅月的视线,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大大地翻了个白眼。

    一顿饭从午时吃到太阳落山,二人才从帝寝殿出来。

    ------题外话------

    画圈圈,手里积攒到月票的亲,想小景吧?乃们明白滴==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九章 红粉传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九章 红粉传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