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大病三日

    云浅月从南梁京城出来和顾少卿走了一夜山路,之后马不停蹄一直未歇,跑了两千多里回到京城,别说马受不了,就是武功再好的人也受不了,她撑着一口气回来,如今不止马累死,人也昏死了过去。

    感觉熟悉的温暖的怀抱接住她,她想睁开眼睛,很费力地去睁开,奈何试了几次都无用,她最终放弃,任由自己陷入了黑暗。

    陷入黑暗前脑中有一个安心的想法,见到他就好,是打是骂反正她在这里,都由了他。

    在黑暗中沉陷,再无知觉。自然也不知道接住她的那人在给她把脉后死死地瞪着她。

    再次醒转,浑身酸痛,大脑中有了意识,先听了一下四周的动静,觉得安静至极,连半丝风丝也不闻,须臾,她疑惑地睁开眼睛。

    四周漆黑一片,她勉强地适应了片刻,才在黑暗中看清屋中的事物,熟悉的环境,不是她想象的荣王府紫竹院容景的房间,而是她云王府浅月阁自己的房间。她自己躺在自己床上,屋中除了她外,再无别人,看起来是黑夜,她伸手揉揉额头,哑着嗓子喊了一声,“有谁在?凌莲?伊雪?”

    “小姐,您醒了?”外面立即传来声音。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凌莲和伊雪冲了进来。几步就来到床前,凌莲伸手挑开帘账,看着云浅月,舒了一口气,“小姐,您睡了三天,终于醒了。”

    云浅月闻言心一灰,“怎么睡了这么久?”

    “您还说呢!你骑马回京累得虚脱了,昏倒在荣王府门口,将马给累死了,您人事不省。同时染了寒热,高烧不退,吓死我们了。”伊雪立即道。

    云浅月一怔,“这么严重?”

    “可不是吗?据说当时景世子的脸黑的啊,青裳说在景世子身边十多年,可从来没看到景世子的脸黑成那样过……”凌莲有些后怕地道:“幸好景世子医术高绝,开的药方极其管用,否则的话,您没准就跟那匹被累死的马一样,再也醒不来了。”

    “呸呸,凌莲,你胡说什么?小姐如何能醒不来?”伊雪打了凌莲一下。

    凌莲也意识到说了不吉利的话,立即噤了声。

    云浅月皱眉,想着她从半个月前出了天圣京城跟着娘亲去南梁,后来转了道去南疆,之后又马不停蹄去了南梁,这一番奔波未曾好好休养身体,后来帮南凌睿演戏,借河水和顾少卿离开,走了一夜山路,那时候大约就染了寒气,却没好好注意,之后又一路打马不停,奔波而回,身体劳累,极度透支,弄得回来这副样子也说得过去。她不禁唏嘘了一下,小心地问道:“容景呢?如今在哪里?”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没出声。

    “嗯?”云浅月已经预算到最坏的结果,“说吧,没事儿,我还能挺得住!”

    凌莲立即开口,有些沉郁,“从那日您昏倒在荣王府,景世子给您把了脉,喂了药之后,就派人将您送回来了,至今再没出现。”

    “是啊,那时候您刚喝了药,正烧着呢!”伊雪道。

    云浅月想着容景真是气坏了吧!她明明是想赶快回来负荆请罪,谁知道变成了昏倒在他面前,不但没挽回好感度,如今怕是将好感度降为了负数。她有些懊悔,知道睡这么三日,还不如慢慢走路呢!

    “要说景世子也真狠心,您当时都那样了,明明烧得人事不省,还拼命地抓着他的衣袖不松手,他竟然还忍心将您的手掰开,生生黑着脸让人将您送回来。”凌莲埋怨道:“枉费小姐您念着他,连马都累死了,您自己还累成这样,也太不值了。”

    伊雪也接过话,“您回来后一直高热不退,我们吓得不行,去荣王府请了几回景世子,他都不见,说您死不了。我们只能回来了,幸好枫世子来看您,让我们不用担心,按照景世子开的那个药方给您喂药就行。我们才放心下来。”

    “这么说他在那天我昏倒后给我把了脉,开了方子,就将昏迷的我给送回来了?至今再没理我?”云浅月总结二人的话。

    二人齐齐点头,都说景世子心真狠。

    云浅月叹了口气,心里灰蒙蒙的,想着这样的做法的确是容景能做得出来的!没什么奇怪的,那人要是真恼极了她,比风烬将她扔下山崖的举动还能做出更狠的事情来。

    凌莲和伊雪见她不说话,对看一眼,凌莲道:“小姐,我们现在给你端饭吧!您三日没进食了,就喝了些水。”

    云浅月动了动身子,只觉得酸得厉害,胳膊腿都是疼的,屁股似乎骑马出了伤,两腿间都磨破了,被上了药,但如今也是有些疼,她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点点头,“端来吧!”

    凌莲立即走了下去。

    伊雪这才想起只说话了没掌灯,连忙掌了灯,过来扶云浅月起来。

    伊雪端来饭菜,云浅月虚软地坐在桌前,虽然三日没进食,但也觉得没什么胃口,吃什么东西往嘴里都是苦的。但她还是勉强吃了些,这副弱样子,连自己都不敢照镜子,不用想也知道脸色苍白得估计跟鬼差不多。

    实在吃不下,云浅月才放下筷子,身子软软地靠在软榻上坐着。

    “如今刚三更,小姐,您是再睡一会儿还是……”凌莲看着云浅月。

    “都睡了三天了,再睡都该成傻子了。”云浅月摇摇头。

    “要不,我去荣王府告诉景世子一声,说您醒来了?”伊雪看着云浅月,试探地问,“还是您准备自己去?”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低声嘟囔,“不知道他气消了没有?”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没说话。

    “估计是没消吧!等天亮了再说吧!”云浅月摇摇头,早先是一鼓作气,就想见到他,如今折腾成这幅样子,她还不想刚醒来就又昏倒在他面前,那么估计更糟。

    二人点点头,“那我们陪着您说会儿话吧!”

    云浅月笑着点头,“好,我正想问你们,我离开这些日子,京城都发生了什么事儿?”

    二人坐了下来,凌莲当先开口,“您那日离开后,景世子派人告诉了我们,我们才知道您和主子去了南梁。景世子对外宣称您由于那日在议事殿外染了寒,生了病,住进了荣王府紫竹院,摄政王也没过问此事。后来南疆传回楚夫人出现的消息,我们才知道您是转道去了南疆。”

    “南疆的战事频频传回,据说朝中闹成了一锅粥,有些人力主出兵支持南疆皇室叶公主和云驸马,有些人说秦丞相为天圣立下许多功劳,如今他既然是南疆王室,天圣朝廷不应该坐视不理,理应支持他重回南疆。”伊雪接过话道。

    “两方各持己见,争执不休。后来还是景世子力排众议,说秦丞相虽然为天圣朝中立下许多功劳,但已经辞官归隐,不再是秦丞相,而是南梁王室的嫡系分支叶霄。他的事情朝中没有缘由再插手,另外,南疆是天圣的附属国,至今没分离,若是帮助叶霄,岂不是在打南疆皇室和叶倩的脸面?所以,这是南疆内乱,天圣朝中不该插手此事,作壁上观就可。才平息了这场口水之战。”凌莲又道。

    “嗯,后来群臣觉得有理,摄政王也同意景世子的意见,便达成了一致。”伊雪接着道:“不过您出现在南疆,朝中有人弹劾,说十大世家介入南疆朝局怕是有所筹谋,不知打得是什么心思,要求派人去南疆查看,摄政王没表态,景世子说不急,可以看看情况再说。”

    “本来都以为这怕是一场为时不短的争权大战,南疆也许遍地生灵涂炭,但谁也没想到战役结束得那么快。不过两日,叶霄就死了,叶倩大获全胜,回京后,一切安平,只是叶霄之女叶灵歌下落不明。叶公主发出悬赏昭告,寻找叶霄之女下落,报起藏身之处者,赏黄金万两,提项上人头进献者,赏黄金十万两。”凌莲又道。

    “朝中大臣们对这件事情看法颇深,说这场南疆内乱争权之事之所以能结束得快,都说是十大世家楚家主夫人之功,若非她在汾水城城门助阵,箭射叶灵歌,若非她带兵和叶公主从天而降兵分三路和云驸马带领汾水城的士兵两面夹击叶霄兵马,若非她带的南疆王室先王传人沈昭施术杀了叶霄,这一场战役结束得没有那么快。所以,纷纷上表,说此女实在厉害,不能小视,一定要重视起来。”伊雪又道。

    “两日后,南梁传出消息,说楚夫人去了南梁,救治好了南梁王的病。南梁统领三十万兵马的少年将军对其一见钟情,南梁太子为护义妹,二人大打出手。南梁太子和少年将军因此交恶,南梁十皇子生辰之日,少年将军砸船借水遁带走了楚夫人,南梁太子一怒之下,带着人冲去了兵营,二人大战一日,南梁太子被抬着出了兵营回了京。”凌莲又道。

    “十大世家楚家主在南梁太子被抬回京的次日,据说终于坐不住了,启程去魔麓山军机大营要人。少年将军澄明事实,说与楚夫人已经结拜姐弟,并非外界传说对其生出情事,又说楚夫人在太子来之前已经离开军机大营,不知去了何处。南梁三十万士兵亲眼所见她离开,只是太子不信,这实在是事实。楚家主深明大义,接受了少年将军的说话,并且与少年将军把酒言欢,二人据说到成了一见如故的至交好友。”伊雪又道。

    “朝中的大臣们纷纷谏言,说十大世家楚家入世后,因楚夫人的关系,又是太子义妹,又是少年将军义姐,又救好了南梁王,明摆着归心南梁,楚家实力雄厚,再加上一个神秘的红阁,这实在对天圣来说不是好事。没准南梁坐大,有侵吞天圣的打算。毕竟南梁已经三年不纳贡了,要脱离天圣附属国,怕是用不了时日。而且风家和楚家目前关系密切。”凌莲又道。

    “群臣纷纷表态,说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摄政王就关于楚家和楚夫人之事问景世子看法,景世子说十大世家和南梁亲密的无非是一个楚家和风家而已,摄政王手下有苍少主和蓝家主代表的苍家和蓝家。与南梁各占一半,目前到无需忧心。群臣都信奉景世子的言论,便也安了心,没了争执。”伊雪又道。

    “六日前,摄政王似乎想起了久在病中的云王府浅月小姐,询问景世子,景世子说难得她只有病着才安安静静让人省心,但如今好了,估计又坐不住了。这话刚说完,小姐就去议事殿外接景世子下朝了。大冷的天,坐在议事殿外给景世子缝衣服,摄政王的脸当时都黑了。”凌莲说到这里,不由得笑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她睡了三日,骑马两日夜回京,六日前她刚醒来和哥哥舅舅坐在南梁的帝寝殿聊天说话呢!她看着凌莲,终于开口,“那人是谁易容的?夜天逸没看出来不是我?”

    “小姐您想想,还能有谁将您易容得谁也看不出来!”伊雪笑着问。

    “西延玥在西延猫着学治国呢,他那易容术再厉害,还是瞒不住夜天逸的眼睛,这么说是我娘幻容成我了?”云浅月想起她醒来就一直没见到她娘,她在南梁睡了两日夜,她应该是在南梁王醒来之后就启程赶回来了。天下除了幻容,就没有天衣无缝的易容术。

    “您说对了,正是主子!”凌莲笑着点头,“当时连我都以为是小姐您回来了呢!主子幻容的您真是太像了,谁也看不出来。本来有些人觉得那楚夫人是您易容去了南疆和南梁,如今楚夫人还在南梁,谣言不攻自破。”

    “因为是大病刚好,又在议事殿外吹冷风,不想病情又复发,再次病了。景世子这回恼了,说小姐不爱惜身体,刚好就这样折腾,不好好休息,一怒之下将您送回了浅月阁,再不理不问。”伊雪道:“小姐被送回来后,我们才知道不是您回来了,而是主子代替了您。”

    “外面的人如今都在传,说小姐是故意做给摄政王病来看的,因为摄政王下旨封闭了荣华宫和刑部大牢,不让您看皇后和四皇子,您经过的事情太多,一气之下病了,郁结于心,总也好不了。摄政王却是一言不发,没表什么态,荣华宫和刑部大牢也照旧被封闭着。四皇子府的赵侧妃也病了,摄政王请了太医去医治。”凌莲道。

    云浅月点点头,将这几日的朝局诸事经过二人轮番述说明白了个大概,问道:“风烬和沈昭没进京吗?”

    “噢,我们给忘了,沈公子和风家主进了京。据说因得知沈公子对景世子极为仰慕,风家主受楚夫人所托,将沈公子送进京,如今就在荣王府了,放下人之后风家主就离开了京城回风家了。”凌莲立即道,“据说沈公子想要科考。”

    “夜轻染呢?这些日子在做什么?”云浅月又问。

    “三年一度的科考据说要在年关的时候进行,如今距离年关还有两个月,今年科考定下由染小王爷负责,连日来染小王爷与大臣们正在商议具体事宜。”伊雪道。

    “我姑姑呢?”云浅月又问。

    “皇后娘娘听说您病了,派人送了许多补品过来。如今在宫中安胎,比较稳定。”凌莲又道:“王爷这两日每日都来看您一趟,云离世子和七公主也每日过来看您。”

    云浅月点点头,地球离了谁都能转,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她不在天圣半个多月,每一个人都好好的。出去才半个月而已,却好像一年半载了的感觉。她笑了笑,伸手揉揉额头,对二人摆摆手,“你们去睡吧!我自己待一会儿。”

    凌莲和伊雪点点头,站起身,收拾了桌子,给火炉里加了炭火,走了出去。

    云浅月靠着软榻懒洋洋地坐着,忽然很想南梁,想南凌睿,没有了那一句句死丫头的或宠溺或者不着调的话,忽然有些不适应。

    不知不觉,已经天明。

    “死丫头,醒了?”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紧接着房门被人打开,玉青晴走了进来。

    云王爷跟在玉青晴后面,“睡了三日,也该醒了,这孩子真是吓人。”

    云浅月坐在软榻上不起身,看着二人,一个身着官服,一个穿着长随的衣服顶着长随的脸,她瞥了二人一眼,没什么精神地喊了一声,“爹,娘!”

    “瞧瞧这副样子,跟个弃妇似的。”玉青晴走过来,点了点云浅月脑门,“没出息,想男人也不该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儿。小景那臭小子也真狠心,就这么扔了你三日不管。当年我做了让你爹恼的事情,他顶多就凉了我两日。”

    “你做了什么让我爹恼的事情?”云浅月问玉青晴。

    玉青晴咳了一声,不自然地看了云王爷一眼,小声道:“我们住在一个叫做桃花镇的地方,一次你爹没跟着,我单独上街,后来被人看上了,跟了我去提亲。你爹恼了,两天没理我。”

    “就这么点儿小事儿?那说明我娘有魅力。”云浅月不赞同地看着云王爷。

    “那是她没说人家对她提亲,她居然笑逐颜开地收了聘礼。”云王爷面色沉郁地看了玉青晴一眼,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看向玉青晴,想着胆子不小啊!

    玉青晴脸一红,又咳了一声,对云浅月道:“那还不是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没有人上门对我提过亲,过过瘾嘛!”

    云浅月“噗”地笑了,想着当年她娘是被他爹一句话就招来了京城偷梁换柱成了亲,自然见不到聘礼,她好笑地看着她,点头,赞同地道:“这也不怪你。”

    “臭丫头!”云王爷拍拍云浅月的脑袋,“我只恨没再多凉她两日让她长教训。小景比爹强,对你狠得下心,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将自己折腾成了这副样子。”

    “我也是急着回来见他,难道急着见他也是错?我娘收了人家聘礼是做错了。我这回出去小心翼翼,生怕惹了荣王府那尊佛爷不高兴,算起来也不是我自己找的麻烦,都是麻烦来找的我,到头来我还是给他惹了。”云浅月有些郁闷地道:“扔了我三天不管不问,他也真做得出来。我们吵过数次,最厉害的那次我见到他淋一场雨受不住就心软原谅了她。他到好,我都烧成那样,累死成那样,他也真狠得下心三天不管我。”

    “你跟你娘的事情怎么能一样?你娘那是玩玩,过过瘾,没伤身体,没有性命之忧,没让人担心,没出大错。可是你呢?动用了几次灵术?在南梁皇宫昏睡两日,之后又掉了水,染了寒,还每日没夜地赶路,连青影都被甩在屁股后没了影,累死了一匹马,你自己昏迷得人事不省。本来身体就差,这回更是让人担足了心,你说说,小景能对你不狠心?”云王爷瞪了云浅月一眼,板着脸训斥。

    “就是,这回是你做错了,娘那不过是玩玩,你这才是大错。”玉青晴立即附和。

    “你的事儿还好意思拿出来比?有其母必有其女,她的性子像你着呢!”云王爷不满地看了玉青晴一眼。

    玉青晴气势一低,嗔道:“我那陈年老账了,您还记着没完了?她的性子才不像我,我看像你,你忘了你那次拼了命地赶回东海,昏倒在家门口,将我下得三魂丢了七魄,眼睛不合地守了你三天三夜你才醒来。”

    “那还不是因为你生了我的气?我急着赶回去?”云王爷立即道。

    玉青晴也瞪眼,“那也是因为你和那江湖玉女传言弄得满天飞,我……”“行了,别让咱们女儿笑话!”云王爷也是气势一低,拉住玉青晴的手,打住她的话。

    玉青晴立即住了口。

    云浅月有些好笑地看着二人,醒来后被容景扔了三日的郁气散去,对玉青晴道:“你也忒没出息了?他那样你还守了她三日夜没合眼?不是也该像容景一样,将他扔那不管嘛!”

    “后来他醒来我一个月没理他,让他连头发丝都没见着。”玉青晴道。

    云浅月唏嘘一声,看向云王爷。

    云王爷咳了一声,对玉青晴道:“时辰到了,我该上朝了,走吧!如今你也见了,小景的药方好,她再养两日就精神了,至于他们俩的事情,咱们也管不了。”

    “你这副样子还是歇两日吧!小景的气若是刚消了,见到你这副白得跟鬼的样子,估计又火起来了,你没好果子吃。”玉青晴扔下一句话,跟着云王爷走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二人离开,本来想立即去荣王府的心思,又被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不多时,外面又有脚步声匆匆走来,云浅月顺着窗子看去,见正是云离和七公主,二人显然得到消息赶过来,脚步有些急。

    “妹妹!”云离快步走了进来,见到云浅月就问,“你身体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脸色怎么还这么白?”

    “枫世子今日来了没?知道你醒来吗?脸色是挺白的。”七公主也快步走过来。

    云浅月看着二人,面色的焦急关心是掩饰不了的,心下一暖,摇摇头,“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可吓坏我们了。景世子气你不爱惜自己,不理会你了,幸好枫世子这两日都来,你烧得脸红彤彤,如今烧退了,这脸白得又不像样,人也瘦了一大圈。”七公主拉住云浅月的手,“你就算再气七哥,再恼怒他,也该爱惜自己,吹冷风折腾病了,好不容易在荣王府养了些日子养好了,竟然还跑去议事殿又吹冷风,也难怪景世子生气了,如今这一病,更是严重了,病来如山倒,前些日子都白养了。”

    云浅月笑了笑,连七公主都这么说,看来这些日子容景用她病造势和她娘亲及时回来出现在议事殿,这两件事情配合得天衣无缝,打消了所有人以为她没在京中的疑惑,以为她真病了。

    “七皇子因为你毁遗诏之事一直郁结于胸,知道你关心姑姑和四皇子,便下了旨意没有他的旨意任何人不能出入荣华宫和刑部大牢。而你呢,又与他杠上了,将自己也折腾得病了这许多日子,如今这副样子,哎……”云离叹息一声,“妹妹,身体要紧。有些事情要慢慢来。姑姑在宫中养胎,安然无事,四皇子在刑部大牢,没受什么苦。你就不要担心了。”

    “是啊,景世子那样从容的人,都被你给气得生了这么大的火,好几日没踏云王府的门了,他不是气你关心姑姑和四皇子,估计是气你和七哥怄气不注意身体。怎么来说身体是自己的。”七公主叹了口气,“七哥执拗,看来是非你不喜了,景世子和你又两情相悦,这未来啊,指不定成什么样。如今这朝中看起来平静,可是连我都能感觉得出不寻常的气息,可想而知,他们明里暗里斗得定然激烈。”

    云浅月不知道该说什么,点点头。

    “妹妹醒来就好了,看你脸色不好,休息吧!”云离看向七公主,“她刚醒来提不起劲,你也别打扰了,稍后就回去吧,让她好好养着,我上朝去了。”

    “我晓得了,你去吧!”七公主点点头。

    云离走了出去。

    七公主见云离出了浅月阁,回头对云浅月道:“我和你哥哥本来以为你是为了和七哥怄气装的病,但那日来了见你昏迷不醒,吓坏了。我那天去找了七哥,可是他,哎……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个结不好解开。”

    云浅月沉默不语,刚刚她爹娘带来的轻松一些的气氛因为七公主的话消失了个无影踪。

    “是我多话了,这等话说来定然让你心里烦闷,更是不利于养病。你好好休息,我去给爷爷请安,爷爷嘴上说你没事,心里也担心你着呢!这两日天寒,爷爷的身体也不太好。我将你醒来的事情告诉她,让他也好安心。”七公主站起身。

    云浅月点点头,笑道:“我这个孙女做得不合格,十天半个月也去不了爷爷那里一趟,嫂子就多多费心侍候多尽一些孝吧!”

    “小丫头,说得哪里话?我是云王府的媳妇,自然要孝顺爷爷和父王的。”七公主嗔了云浅月一眼,走了出去。

    云浅月想着七公主才嫁进云王府没多久,便如换了个人,从说话到行事,端庄稳重成熟得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再见不到昔日小女孩为容枫哭鼻子的影子了,操持整个云王府,做了真正的云王府后院主母,愈发历练了。

    似乎身边的每个人都在变化,就她还是没变,真是有点儿没出息了!

    “小姐,备车吗?您去荣王府吗?”凌莲走进来轻声问,虽然她不满景世子将小姐扔回来不管不问三日,但也明白小姐是将景世子气坏了才如此。

    云浅月支着额头,想了想,摇摇头,“不去。”

    “你不想见景世子?”凌莲疑惑地问。

    “看看他能对我狠心几日。”云浅月忽然一笑,无奈地道:“遇到沈昭,那是意外,南疆国舅一条性命,危在旦夕,我不能见死不救,只能动了灵术,也数无奈。后来叶霄施术,大水决堤,包括叶霄的士兵在内一起八万人马,我不能眼看着那些人全军覆没,只能再次动用灵术筑堤,也是必须做之事。后来去了南梁,舅舅中的催眠术太厉害,我只能再动用灵术,这也无可厚非。后来体虚力乏,困顿不堪,不想被顾少卿趁虚而入咬我一口,才知道当年因为我为了给他找驱除寒毒的穿山甲入药路过沼泽地救了的那个小男孩是顾少卿,因为我给他的一本邪门武功,他保住了命,但每当月圆之夜就狂性大发,需要女子血入药,算起来,他心中憋了五年的郁气,咬我一口出气也不奇怪。后来为了帮哥哥和顾少卿演戏,我借玉女河的水遁离开,之后为了赶回来见他,马不停蹄,昼夜不歇赶路,不仅累死了马,还将自己折腾成了这副样子,换做重来一次,我大约还是会如此,即便病一场,也会这样做。”

    凌莲听完,立即道:“小姐,这些都不怪您啊!你去和景世子解释,他定然不再生气了,他应该是不知道,以为您胡来,所以才生这么大的气。”

    “这些事情他都知道的!”云浅月摇摇头,忽然有些伤感,“哥哥说我没出息,风烬也说我没出息,连见了不过两面的顾少卿都觉得我没出息,被容景吃得死死的,在他面前怕这怕那,生怕一不小心惹了他生气,出门在外,更是怕这怕那,尽管再小心,也难保不出错。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没出息。如今啊,我就想着,是不是该出息一回给他们看看了。”

    凌莲不说话,觉得小姐昼夜不休赶路,累死了马,昏倒在荣王府大门口,自然是为了景世子,他即便再大的气,也不该这样扔小姐三日不管。但景世子也是因为气怒小姐不爱惜身体,才生了大火。她她自然是站在小姐的立场上向着小姐,但如今也不敢出口建议什么,生怕建议不好,适得其反。

    “行了,看将你愁的,本来脸就小,这回都皱一堆不好看了。”云浅月笑看了凌莲一眼,对她摆摆手,“下去吧!我坐得累了,再回床上躺一会儿。未来几日就在房里休息了,什么也不做。”

    凌莲见她决定不去找景世子了,想想即便小姐去找了,这副白着脸的虚弱模样也不一定得景世子好脸色,她自然也不想小姐去受那委屈,点点头,走了下去。

    云浅月躺回了床上,没有困意,但也不觉得无趣,盯着棚顶数数玩。

    不多时,外面又有脚步声走进来,凌莲的声音惊讶地响起,“景……景世子?”

    ------题外话------

    美人们,有票的甩票哦,我舍不得折磨人的啦。你们懂的。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二章 大病三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二章 大病三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