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山雨意来

    清早京城的街道便有熙熙攘攘的人流穿行,繁华热闹一如往昔。

    云浅月挑开帘子向外看了一眼,落下帘幕后淡淡道:“老皇帝执掌天圣江山三十年,到头来白帆不过是挂了几日。他自认为天圣离了他不行,可是如今百姓们照样好好的,不知道他在地底下见了有什么想法。”

    容景将云浅月抱进怀里,笑了笑,“百姓们在乎的不是当权者是谁,而是谁能让他们过上安平的日子。”

    云浅月不再说话,百姓们真以为如今的天圣安平了吗?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向皇宫走去。

    再无别话,来到宫门口,马车稳稳地停住。

    容景挑开帘子缓缓下了车,伸手去拉云浅月,云浅月就着他的手轻轻一纵,也跳下了车。站稳脚跟,云浅月便见到皇宫门口已经停了数辆马车,自然是朝中的大臣上朝的车辆,其余还包括了她爹云王爷的马车。

    有的人已经进了宫门,有的人还没有,见到容景来到,纷纷过来见礼。

    容景握着云浅月的手,与之寒暄。

    不多时,一行人互相谦让着走进宫门。无人询问云浅月为何这么早出现在皇宫,大约以为她进宫有事,或者来向摄政王请旨看皇后。

    一行人来到议事殿,当见到容景拉着云浅月的手向议事殿走去,众人都齐齐露出惊色。有两位钦天监的老大臣纷纷开口,“景世子,你这是……这是要带着浅月小姐进议事殿?”

    容景点点头,温笑道:“为了避免她再在外面吹冷风等着我下朝导致生病,我便将她带来了。”

    两位钦天监老大臣面色一变,“这怎么行?议事殿从来不准女子进入……”

    “她不是一般女子,进入也无碍。”容景笑道。

    “不是一般女子也是女子,女子不许参政的,这有违祖宗规法……”二人急声道。

    容景温和一笑,“众位大人有所不知,五年前开山饮水解除北疆干旱,用计破解了五年前的北疆祸乱,梯田、灌溉、开拓了北疆数万顷贫瘠之地变成富裕土壤。当年七皇子能立北疆,其中有一半都是她出手相助。若说不许参政,她早就已经参了。她一介女子,却是强于无数男子。我想若是她进议事殿,摄政王应该不会反对。”

    众人顿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谁也想象不到那些利民轰动天下的政策是有她干涉,但容景口中从不虚言。那两位钦天监的大人一时没了声。

    容景不再多说,拉着云浅月缓步进了议事殿。

    云浅月想着容景就这样将她的事情抖落出来了?有什么目的?她偏头探究地看着他,他低声道:“每日上朝下朝无数繁重朝务,无趣又累心,若是能日日带你在身边,我也就不觉得无趣了。若是不这样说出你的事迹来,他们的弹劾本子估计能堆得比山还高。我虽然不惧弹劾,但是会很没面子的。”

    云浅月有些无语,容公子,您什么时候比玉太子还要面子了?

    容景笑了一下,似乎能读懂她心中所想,“我一直都很要面子的!”

    云浅月更是无语。

    二人说话间进了议事殿,议事殿是一座大殿,极为明亮,分为东西暖阁,用屏风挡住,南北是两排书架,上面都放着卷宗,中间有二三十张桌子,每张桌子都极为干净。

    里面已经有十多人早到了,大约也是听到了容景在门口的那番话,此时也是惊异地看着云浅月。其中有几张熟悉的面孔,孝亲王、冷邵卓、德亲王、云王爷。

    云浅月想着能进来议事殿的人,都是朝中重臣了,而她怕是千百年来第一个进入议事殿的女人,稀有动物了。被这么多的男人看着,她虽然有些小小的不适应,但基于前一世的身份,女人在那个岗位本来就极少,所以,很快就镇定下来,坦然地受众人惊异的目光打量。

    跟随容景来议事殿虽然是他提议的,但她也不是没有考量就答应的。夜天逸和容景暗中争斗,夜天逸以摄政王的身份堆压在容景身上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他这样早出晚归,自然没闲暇和她多相处,她不想日日里在荣王府或者云王府掰着手指头数时间等他下朝。那样的日子想想就枯燥没意思,如今他既然愿意带她来,和她一样想法,那么这些人的眼光是必须承受的,过了这一关,她就能理所当然地跟在他身边了。

    “众位大人早!”容景对众人温和一笑。

    德亲王率先回过神来,看着容景和云浅月,“景世子,浅月小姐虽然有才,但这里是议事殿,这恐怕不妥当,自古便没有女子参政,更没有女子进入议事殿。”

    “三千年前也曾出现过女皇,两千年前也曾出现过女皇。南疆如今叶公主发丧过后便也会称王,西延护国神女也一直参政。十大隐世世家蓝家的家主也是女子。无论是古今,论证来说,都有史可考,有据可依。”容景淡淡道:“天圣建朝百年,亘古没有之事开了多少先例?这女子参政也未尝不可。”

    德亲王张了张嘴,似乎无法反驳,一时间没了声。

    容景话音一转,淡淡一笑,“况且她不是来参政的,只是陪在我身边做伴读而已。”

    “这……话虽然如此说,但是终究不妥,这皇上才大限没几日,朝纲本就不稳,若是一个女子搅乱了朝局的话,这……”德亲王老脸凝重。

    “德亲王,您高看我了,我就一个小女子而已,哪里有本事搅乱朝局?”云浅月笑了一声,“放心,我不会打扰众位大人办公的。”

    德亲王噤了声。

    “景世子,老臣觉得还是不妥,这浅月小姐不是别人,她不出府门,外面对她的传言也是日日不断。她在这里虽然说是你的伴读,但是这里的大臣们还是难免不被打扰。”孝亲王此时开口。

    “是啊,景世子,这里毕竟是商议国事的重要之地,不是寻常场所。虽然历史有可考可依附的事例,但对于我天圣来说,这还是太过荒唐。”德亲王再次道,话落,问向一直没开口的云王爷,“云王兄,你说可是这个道理?”

    云浅月皱眉,若不是不想和容景日日分开等他,她才懒得在这里看这些老脸。

    云王爷看了二人一眼,缓缓点头,“也是这个道理!”

    德亲王连忙接过话,“所以,景世子,这件事情……”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打断德亲王的话,忽然轻轻一叹,“德亲王、孝亲王和众位大人话说得极对,可是怎么呢?没有她在身边,我无心朝事。难道要景辞官?卸甲归田?”

    众人齐齐一惊。

    “她这些日子病重,我日夜忧心,一直心神不宁,身在朝政,心却在她身边。”容景有些无力地道:“这些日子想必众位大人也见了景的状态,实在是不怎么好。思来想去,只有打破陈规,将她带在身边。”

    众人对看一眼,对容景这些日子的状态自然十分清楚,这些日子都无人敢惹景世子,连摄政王都避免了碰触景世子头角。昨日他前来议事殿虽然看起来心情很好,但也是心思不在,极为明显,跟他说三遍话他才问何事,这的确是事实。一时间各种反对的声音都消弭了下去。

    “依我看也没什么不好,景世子刚刚也说了,浅月小姐五年前开山饮水解除北疆干旱,用计破解了五年前的北疆祸乱,梯田、灌溉、开拓了北疆数万顷贫瘠之地变成富裕土壤。这是大才。国家得一人才,抵数万雄兵。天圣建朝以来虽然没有女子入议事殿的先例,但是多少事情都是开了先例,也不差这一项。况且景世子也说她不是来参政的,只是陪读。”冷邵卓在一片平静声中缓缓开口。

    又有人立即道,“浅月小姐虽然陪同景世子前来不和规制,但是景世子处理公务在暖阁的隔间,与众位大臣隔绝,对众位大臣构不成太大的影响。所以可以如此。”

    又有几名清流的年轻朝臣也纷纷开口表示无碍。

    一时间赞同的声音压过了反对的声音。

    德亲王和孝亲王对看一眼,心中虽然不满,但景世子拿辞官威胁,他们也不敢再开口了。毕竟如今天下不太平,朝中之事虽然是摄政王监国,但大多数事情都是景世子处理。而且景世子受天下推崇,他一人声望就牵引着百姓们的心境。甚至民间流传一种说法,说只要“景世子在,天圣可安。”,百姓们之所以对先皇驾崩没有发生太大的恐慌,多半是因为容景坐镇朝中。若他真辞官归隐,那可就麻烦了。

    几位老臣考虑利弊之后也都不再反对,几乎无人再出声。

    “上朝吧!”夜天逸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有些寡淡。

    众人一惊,齐齐看向门口,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摄政王站在了门口,他面上没什么表情,说了一句话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众人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连忙尾随着跟了出去。

    夜天逸来的时候云浅月自然知道,如今他对此事不做评论,应该算是默认了,她看向容景。今日最担心的就是夜天逸,她不舍与容景日日不见,但也恐怕夜天逸发难,如今见他这样,是否已经想通?

    “想通到不会,夜氏的男人都执着。不过知道有些时候发难于事无补,便不会再做无用功了。”容景低声对云浅月道:“西面的那间暖阁是我的,你去里面等我,稍后下朝我就回来。”

    “嗯!”云浅月点点头。

    容景轻轻弹了弹锦袍,转身走了出去。

    顷刻间众人离去,议事殿内除了几名侍候的小太监外再无别人。

    云浅月扫了一眼议事殿,这座大殿分为两个暖阁,西暖阁既然是容景的,那么东暖阁应该就是夜天逸的了,一西一东,有屏风相隔,虽然她在这里,若是不出容景的西暖阁,应该也是不用看到夜天逸的,顿时舒了一口气。转身进了西暖阁。

    西暖阁的房间明亮,一张软榻,一张玉案,一排衣架,上面放着卷宗奏折文书古籍等,窗前有一面窗子,放了一盆玉兰。

    云浅月来到窗前,向外面看去,对准的正是御花园的方向。这些时日再未下雪,早先日子下的雪早已经化了,御花园百花凋零,假山石雕亭台清清冷冷,偶尔有三两宫女和太监匆匆来往。处处显示的不止是冬日的冷,还有皇宫沉静的气息。她想起皇宫中除了皇后和公主外再无妃嫔女子,都被夜天逸遣送出宫。这也是如今皇宫安静所在。

    收回视线,低头看向面前的这盆玉兰,她竟然不知道容景除了喜欢紫竹林外,还喜欢玉兰。这盆玉兰也要开花了,有淡淡的玉兰香气。

    静站片刻,云浅月回身坐在了软榻上,随手拿起一本书来看。

    外面当值的小太监们都没有声响,整个议事殿静寂。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便听到隐隐有脚步声向议事殿走来,步履繁杂,不多时,众人回到议事殿,夜天逸似乎对德亲王交代了一句什么便进了东暖阁,容景缓步走了进来。

    云浅月从书本上抬起头,看向他。

    容景对她温润一笑,走过来,坐在她身边抱了抱她,对他低声道:“今日早朝商议前去恭贺玉太子登基一事,看谁去妥当。”

    云浅月挑了挑眉,“最后商议谁去?总不是你吧?”

    “我自然是走不开身。”容景笑笑,有些淡,“摄政王提议你。”

    云浅月皱眉,“他怎么会提议我?有女人出使别国?”

    容景笑着道:“女人都可以进入议事殿,出使别国也没什么稀奇。”

    云浅月眯了眯眼睛,想着夜天逸打什么主意?难道是因为今日她和容景来了这里,想要借此支开她?这么简单吗?她皱眉,问道:“后来呢?”

    “我以你身体不适为由推脱了,云王叔和重臣也觉得不合适。摄政王便没有坚持,而是以南梁睿太子登基实乃大事为由,毕竟是天圣第一大附属国,得有身份体面之人前去已示重视,最后人选定为云王叔。”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看着容景,“已经定了?”

    “嗯,定下了。云王叔明日启程去南梁。”容景低声道:“他意本就不在你,你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他意在云王叔出使,我反驳他一次,留下你,便无法再反驳他第二次,阻挡云王叔。他是礼部王爷,出使之事落在他头上,也不框外。”

    云浅月心下寻思,“难道他又打什么主意不成?”

    容景忽然笑了,低声道:“他何时没打过主意?”话落,他拍拍云浅月的头,温柔地道“继续看书吧!”起身站起来,走到桌案上坐下,开始审阅堆在桌子上的奏折。

    云浅月揉揉脑袋,他爹去也好,反正他哥哥登基,也需要帮助,如今她这里没什么事情,他爹娘去南梁便去吧!只不过夜天逸做什么事情都不可能没有目的。他的目的到底何在,就需要好好探究一番了。

    即便众人回到议事殿,但议事殿还是寂静,外面几乎没有人声,到可以听见落笔书写的声音。

    云浅月抬眼看了一眼容景,见他神色漫不经心地看着奏折,丞相的职责是上达天子,下统领百官之职,奏折自然是先都过他的手,再上达皇上,如今新皇未登记,自然是摄政王。她虽然未接触这里面的朝事,但也可以猜想出并不轻松。难得他如今坐在这里,看起来一派闲适。

    “怎么了?”容景偏头看向云浅月,“无聊?”

    “不会!”云浅月摇摇头,指了指外面,“往日这里都是这么静?各做各的?”

    容景笑着摇摇头,意有所指,“今日特殊而已。”

    云浅月恍然,看来她在这里还有消声的作用。

    “景世子,刚刚兵部传来急奏,西延边境多加了五万兵马,似乎是有兴兵动向。”兵部侍郎的声音在外响起。

    “呈进来!”容景吩咐。

    兵部侍郎缓步走进来,悄悄地打量了云浅月一眼,手里拿着一份兵部的奏函递给容景。

    容景伸手接过,看了一眼,缓缓道:“西延王对护国神女分外在意,如今护国神女病重,西延王无心兴兵,无心理政,怕是有心要随护国神女而去,死而合葬之。边境多加五万兵马,大约是防范他人趁机犯境。”

    兵部侍郎一惊,“西延王会为一个女子而殉情?”

    “当年他夺西延江山为的无非是护国神女,如今为她殉情,也不奇怪。”容景淡淡一笑,将奏函递回给兵部侍郎,“去请示摄政王吧!看看摄政王的看法,是否此事需要明日早朝群臣商议。”

    兵部侍郎点点头,拿着奏函退了下去。

    云浅月面色有些凝重,西延王和护国神女的爱情看来,的确是有可能西延王为之殉情,那样的话,西延玥岂不就只剩下自己了?

    “不必担心他!他在孝亲王府磨砺了数年,回西延后西延王对这个太子是倾数赠予,甚至几日前不惜杀了两个与他争夺王位的最有实力的皇子,如今西延朝中再无人能与西延玥相抗衡。”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点点头,她那时候救他,就想着他有朝一日会走向高处,但也不曾想过这么快。

    容景继续审阅奏折,一本本的奏折都被他看过来,不重要的略过,不需要上秉,重要的被他加注了标记,吩咐人搬去东暖阁。

    云浅月继续看书。

    大约是有了兵部侍郎打头阵,接下来容景的西暖阁便人声不断。天下诸事有大有小,纷纷过来请示他,他能决断的,便闲闲一句决断处理,分配下去如何做,觉得重要的,便说了意见之后将人指派去东暖阁。

    但大多的事情他都闲闲一句便有了决断,无需报问夜天逸处。

    所以,西暖阁来来往往,人声如流,而东暖阁相对极其清净。

    云浅月坐得累了,便躺下,直到响午,一直事情不断。午膳有人端来,显然知道云浅月在,分量是两个人的分量。

    吃过午膳后,有人收拾下去,几乎不得休息,便又有人拿着奏折来禀。容景面色没有不耐,依然闲闲淡淡,漫不经心地处理。

    云浅月眉头皱紧,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个丞相的工作不是人干的。想着这样下去,他能受得住?她有些恼怒,凭什么夜天逸如此轻松?凭什么容景如此劳心劳力?这如今可是他们夜家的江山!她不知道以前秦丞相如何,但决计不是如今容景这样。

    云浅月这样一想,脸色越来越差,越来越难看。甚至是整个西暖阁都弥漫上冷气息。让进来的大臣都不由冻得直打哆嗦。

    一位大臣离开后,容景放下笔,对云浅月笑问,“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你日日都是这样?”云浅月沉着脸问他。

    容景笑了笑,“皇上殡天那一段时间耽搁了许多政事,再加上今年大水,各地都受了灾情,收成极差,后来又一场大雪,前一阵子那一场大雪你该知道极大,冻死了许多人。如今天暖,诸多事情纷至舀来。事情多些也正常。”

    云浅月还是不满,伸手一指东暖阁,“为什么他那么轻松?”

    容景忽然笑了,极其宠溺,走过来将云浅月抱在怀里,温柔地道:“摄政王有摄政王的事情,丞相有丞相的事情。即便多做一些,又有何妨?天下百姓能衣蔽体,食果腹,安安稳稳,劳一人之力,救万民水火,便是好事。我为的不是夜氏的天下,而是天圣国土上生存的百姓。”

    云浅月恼怒顿时退去,心疼地道:“可是这样太累了!”

    “等沈昭入朝,便不会这么累了!”容景放开她,“他有宰辅之才,可以帮我。”

    云浅月眨眨眼睛。

    “别再放冷气了,否则吓得都无人敢来了。”容景低头吻了吻她脸颊,起身走回桌前坐下。

    云浅月安稳下来,捧了书继续看。

    “我听说小丫头来了议事殿?”夜轻染的声音忽然从外面传来,似乎才回来,有些风风火火,“在哪里?”

    外面还无人回答,他便走近屏风进了西暖阁。

    容景抬起头闲闲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云浅月想起那件毁去的屏风,也没言声。

    “我今日去了军机大营检阅,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还不太相信,如今果然是。”夜轻染来到近前,看着云浅月,“小丫头,你就与他待在这里不觉得闷?”

    云浅月摇摇头,“不闷。”话落,她又补充道:“只要待在他身边,我就不闷。”

    夜轻染脸色一暗,“他那么对你,将你扔了几日不管,你怎么这么快就与他好了?原谅他了?你就这么一点儿出息?”

    “我没什么大志向,一个女人要那么大的出息做什么!”云浅月不想和夜轻染在这里多纠缠,摆摆手,“你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吵吵了,我本来能在这里就不容易,别因为你让人觉得我真影响了大家议事。”

    夜轻染被噎了一下,一时间看着云浅月没了话。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也有事情向他奏秉?”云浅月挑眉。

    夜轻染摇摇头,对容景微微哼了一声,转身走了。走两步之后又转回头来对她道:“轻暖多年没见你,想和你说话,今日去荣王府找你了,大约是扑了个空。”话落,走了出去。

    云浅月笑了笑,没说话,继续看书。心思却想到了夜轻暖身上。那个小姑娘一别六年,如今这等多事之秋,德亲王却将她接回来,不知道是因为她身体彻底好利索了,可以回来了,还是因为某种原因,她宁愿相信是前者。

    下午半日很快过去,容景放下笔,对云浅月道:“回府了!”

    云浅月立即放下书本起身站起来。

    容景伸手握住她的手,拉着她出了西暖阁,正迎头碰上夜天逸从东暖阁走出来,他看了二人一眼,没说话,当先走出了议事殿。

    云浅月和容景出了议事殿之后,太阳已经偏西,二人向宫外走去。

    皇宫门口,一辆熟悉的马车停在那里,夜轻暖正挑着帘子往外看,见容景和云浅月出来,立即欢喜地喊,“景哥哥,云姐姐!”

    容景和云浅月同时停住脚步,容景温浅一笑,“原来是小郡主。”

    夜轻暖嘟起嘴,埋怨道:“景哥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怎么来说这次你和云姐姐能和好也有我一半功劳。你怎么能霸着云姐姐连让我见一面都不成?前日是我去荣王府被以云姐姐休息为由挡了回来,今日我去荣王府她又被你带来了议事殿扑了个空。如今我只好等在这里,这回你总不能不让我见她了吧?”

    最后一句话落,她得意地看着容景。

    容景笑了笑,“小郡主既然回了京,找她叙话来日方长。也不差这一日半日。”

    “我想云姐姐了嘛!回京都好几日了,也没好好与她说话。”夜轻暖坐在车上对云浅月招手,“我不管,今日晚上云姐姐要与我一起玩。景哥哥你不准反对。”

    容景笑着道:“我是可以不反对,但是明日云王叔出使西凉,她要早起去送云王叔,今日不能太累。”

    “这样啊。”夜轻暖秀眉皱起,见云浅月一直没说话,对她道:“云姐姐,那明日我们一起玩?”

    云浅月笑看着她,“明日你若有时间也无不可。”

    夜轻暖见云浅月答应,顿时欢呼一声,对容景得意地看了一眼,“景哥哥,云姐姐可答应我了哦!明日你不准阻挠。”

    容景笑了笑,不置可否,对她道:“天色晚了,快些回府吧!”话落,便拉着云浅月向他的马车走去。

    弦歌立即挑开车帘,二人上了车,马车走了起来。

    夜轻暖看着那辆通体黑色的马车走远,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回头正见到夜轻染从宫里走出来,连忙喊,“哥哥,我在这里。”

    夜轻染皱眉看了她一眼,上了马车。帘幕落下,马车向德亲王府走去。

    容景和云浅月一时都没有说话,马车静静而走。转过了一道街道后,青啼忽然飞进了马车,腿上绑着一个纸条。容景伸手将青啼腿上的纸条解下来,看了一眼,对云浅月低声道:“西延护国神女魂归天外,西延王哀痛不已,自刎相随。”

    云浅月一惊,“果然被你说对了!不过太快了。”

    “也不快了,护国神女的病早就在用药拖延着,能得她儿子陪了这么久,去也安心了。”容景看着纸条道:“西延王自刎前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写下了遗诏,着西延王继位。先继位,后发丧。不求各国来贺,只求朝臣一心,军民稳定。”

    “即刻继位?”云浅月看着青啼,分析道:“如今消息传来怎么也要一日的时间,这么说西延玥今日已经继位,成为西延王了。”

    “嗯!西延王早就抱有与护国神女相随去死的决心,所以西延玥回国后,他这一段时日就为他铺好了路,杀亲子而快刀肃清朝局,甚至连登基大典都为他准备好了。”容景温声道:“也算是弥补了西延玥受这许多年的苦。他在西延登基,虽然回国时日尚浅,根基尚浅,但是西延王雷厉风行,不曾有半丝拖泥带水,西延现在朝政清明,他登基比南梁你的哥哥要轻松许多,不过就是需要面对失去双亲的痛就是了。想来他这些日子早该有心里准备。”

    “顾少卿说舅舅也想要在那日十皇子生辰时圈禁诸皇子,为哥哥肃清朝局,但是哥哥念其那些都是舅舅亲生骨肉,于是和顾少卿联手演戏找出异心者除之,保留了南梁的诸多血脉。”云浅月轻叹了一声,“如今南梁、西延、南疆纷纷换了新政,这江山新局面是真的来了。明明天下还是太平,但我怎么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呢!”

    ------题外话------

    真服了,标题山雨欲的欲竟然河蟹,一个破字能管神马用……——==

    快月底了吧?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八章 山雨意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八章 山雨意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