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天龙火凤

    容景和云浅月出了德亲王府,一路没说话,回到荣王府。

    此时天已经将晚,夕阳穿透紫竹林,挥洒下星星点点的金光,紫色的竹叶映着天边的云霞,分外美丽,华光异彩。

    云浅月拉着容景停住脚步,目光看向西方天空,问道:“这是火烧云吧?”

    容景看着西方天空云霞如火,似乎将云朵吞没,含笑点头,“似乎是有这样的说法。”

    云浅月不再说话,看了天边半响,收回视线,对容景道:“青裳说曾经见过你练过一回剑,当真是剑出销,紫竹林万页皆落,是不是这样?”

    容景眸光微闪,“似乎是有过。”

    云浅月伸手抽出他腰间薄如纸的寒冰剑,塞进他手里,又从自己身上抽出碎雪,拉开架势道:“来,打一场!”

    容景挑眉,“你不累?”

    “不累!”云浅月摇头。

    “伤了你我不舍得。”容景看着云浅月温声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别说大话,没准你是我的手下败将呢!”

    容景轻笑,寒冰箭平平常常的向前刺去,云浅月连忙挥剑迎上,一招没什么力道地在两人间一晃而过,云浅月刚挥出第二招,容景的第二招已经较她先至,她连忙躲闪,她刚闪过,容景的第三招已经反手挑了回来,明明是轻轻松松的一剑,云浅月握着碎雪的手顿时一阵酥麻,碎雪顷刻间落地,“铛”的一声轻响,她的身子跟着后退了数步。

    “三招剑就掉了,谁是手下败将?”容景拿着剑含笑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心中气急,她什么时候这么无用了?才三招就丢了剑,不过这个人是容景,她三招就丢剑也没什么新奇,瞪着他恼道:“你就不知道让着我?”

    容景挑眉,“你用让?”

    云浅月顿时一噎,有些愤愤地看着他。夕阳西下,紫竹林的光影投注在他的身上,他秀雅的身影端得是瑰丽艳华,如玉无双。这个人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是从容优雅的,明明是清瘦的身子,温润无害的模样,却偏偏让人觉得他有撼天动地之能,有着让人一眼就爱上的本事,“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天下倾啊……她撇撇嘴,垂下头,看着碎雪可怜地躺在地上。

    容景笑着上前一步,他身上的光影将云浅月笼罩,笑问,“还来吗?”

    云浅月抬脚一勾,碎雪从地上弹起,顷刻间飞进剑销里,她没好气地推搡了他一下,“来什么来!再被你三招给弄丢了剑吗?”话落,她气哼哼地向紫竹院走去。

    容景笑了一下,将寒冰收进怀里,抬步跟上她。

    云浅月忽然回身,碎雪顷刻间出销,直刺容景面门,容景停住脚步,并没有动作。

    碎雪轻而易举地指在了容景面门一寸处,云浅月瞪着他,“怎么不还手?”

    容景眸光温柔对看着她,温声笑道,“我怕惹恼了浅月小姐今日孤枕难眠。”

    “你知道就好!”云浅月微哼一声,收起碎雪,抬步向前走去,转过身后嘴角扯开。容景从来不会让着她,但他会让她感觉到他的宠无处不在。

    容景走在云浅月身后,看着到她轻快的脚步,如玉的容颜笑意蔓开。

    回到房间,云浅月身子没骨头一般地窝在软榻上,看着进门之后就坐到了桌前的容景问,“怎么样?你去了德亲王府一趟可有收获?揭开夜轻暖的面纱了吗?她是真,还是假?”

    “真假不好说。”容景如玉的手敲了一下桌面,发出响声。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肯定地道:“我有一种感觉,夜轻暖的真实下面定然是掩藏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暖城的六年,定然不止是养病那样简单。”

    “自然!她若是真简单,弱不禁风,德亲王也不会让她回来。”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派人查了吗?”

    “早在我得知她回京之时就已经查过了!”容景翻开一本密函,低头翻看。

    “没查出什么来?”云浅月挑眉。

    “嗯!”容景点头,提起笔,批复。

    云浅月抿起唇,她实在不愿意相信那样一个小姑娘是蒙着一层面纱的,她愿意相信她心地纯真,她记得她很小的时候爱玩,可是三两步便昏倒,德亲王府的人因为她的昏倒每次都慌慌张张地乱作一团。离京六年住在暖城,如今回来,她依然如小时候一样,笑容如阳光,性子活泼讨喜。

    “你坐在这里胡乱想法,不如给他去一封信,问一问。”容景见云浅月半天不说话,抬头看了她一眼道。

    “我哥哥?”云浅月问。

    “嗯!”容景颔首,“既然五年前他将木剑送给他,必定是有什么想法,认识三个月,不可能转眼就忘,何况她还是德亲王府的小郡主。”

    云浅月想了一下,点点头,起身站起来,来到桌前提笔,信不长,大体是客观地说了一下夜轻暖的情况,并没有提及洛瑶。写好,喊来凌莲,让她送了出去。然后便坐在容景旁边看他处理密函。

    一个时辰后,容景忽然抬头看向窗外,温声道:“青姨回来了!”

    云浅月没感觉到她娘的气息,抬起头看向窗外,外面并没有人,院中很是静谧。她眨眨眼睛,并没说话。

    不多时,窗外传来细微的风声,一个人影轻飘飘落下。一身黑衣,蒙着面纱,正是玉青晴。青裳、弦歌、十八隐魂从暗中出来,刚要出手,见是玉青晴,齐齐退了下去。

    “小景的功力越发的厉害了,我还没踏足你的地盘,你便知道我来了。”玉青晴笑着走进屋,珠帘晃动,发出清悦的响声,她声音如二十出头的女子,柔软婉约。

    “我是闻到青姨带着的酒香了!”容景温润一笑,偏头对云浅月看了一眼道:“你不是喜欢青桂酒吗?难道没闻到青桂酒的香味?”

    “没你鼻子灵。”云浅月看向玉青晴的手,见她手里提着一坛酒,显然封闭得很好,如今她进了房间,她才能闻到极淡的青桂酒的味道。难得容景的鼻子灵到人刚在墙外他就闻到的地步,不知道该夸他武功已经好到非人的地步,还是该说他本来就不是人。

    玉青晴走到桌前,将青桂酒往云浅月面前一放,笑道:“我得赶回东海,月儿,你去不去?”

    云浅月挑眉,还没开口,容景温声拒绝,“她不去!”

    玉青晴懒洋洋地倚在桌子上,歪着头看着容景笑道:“小景,这小丫头也没什么好,你不必看得这么死。她日日住在荣王府,名声早败坏了,你若不要他,天下没人敢娶她的。”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她即便嫁给了我,我都不放心,更何况还没嫁。”容景摇头。

    “东海的老头子让我带她回去,下了死命令。怎么办?”玉青晴和容景打着商量,“要不你通融一下,青姨帮你好好看着她,不让她到处惹桃花,再不出现昏倒在你家门口的事情。如何?”

    云浅月瞪了玉青晴一眼。有这样的娘吗?

    容景依然摇头,“不行,我不信任你。”

    玉青晴默了一下,似乎对自己的信用度被打折到这个程度很无奈,解释道:“那次的事情是例外嘛,我去南梁,她去了南疆,后来时间太长,我怕夜天逸和夜轻染那两个小子起疑,便回来接替她,才没看好她,这回我让她寸步不离我。”

    “在她的身上,出了事情没有例外,都是必须。”容景依然摇头。

    “去了东海有子书那个小子看着她,她不敢作乱。”玉青晴再度试图说服容景。

    容景似乎寻思了一下,须臾,在玉青晴征询的眼神下,看了云浅月一眼,才慢悠悠地道:“正因为他在东海,我才更不放心。”

    玉青晴彻底没了言语。

    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又看了玉青晴一眼,问道:“你急着回东海做什么?”

    “洛瑶那个小丫头喜欢上了臭小子嘛,要我回去谈婚事儿,而且也过年了,我连着有几个年没在老头子身边过了,这回他说我再不回去,以后就不用回去了。”玉青晴无奈地道:“人老了,总要哄着嘛!”

    “哥哥喜欢洛瑶吗?”云浅月问。

    玉青晴眨眨眼睛,“如今他也没说不喜欢不是?”

    “强扭的瓜可不甜,你别瞎掺和,洛瑶虽好,但是还要以哥哥的喜欢为主。”云浅月看着她警告,“在哥哥没允许做定数之前,你别擅自给他做主。”

    “小丫头,你爹是南梁的国师,娘这些年每年都跟着你爹住在南梁两个月,在他身边比在你身边长多了,你虽然心里想什么我不知道,但是那个臭小子对女人挑剔得很。洛瑶这样的小丫头他若是不喜欢的话,以后就没的喜欢了。”玉青晴道。

    “夜轻暖喜欢哥哥的事情你知道吗?”云浅月问。

    “德亲王府那个小丫头吗?”玉青晴问。

    云浅月点头,见她疑惑,她将夜轻暖的事情说了一遍,又特意说了她送给南凌睿一对木剑的事情,之后将这两日夜轻暖因为南凌睿拒婚啼哭,闯进了金殿要将自己当做礼物送去南梁的事情说了一遍。

    玉青晴听完后沉思了片刻,对云浅月询问,“小丫头,你知道夜氏每一代都有暗龙和暗凤吗?”

    云浅月一怔,摇摇头。

    玉青晴看向容景,“小景,你知道吧?”

    容景点点头,“始祖皇帝未夺得天下之前,夜氏本来是高门世家,发起于暖城。早有争天下之心,拥有隐卫,隐卫有两个令牌,分别为暗龙令和暗凤令,当年嫡系一脉只有三个子孙,分别是始祖皇帝和他的一姐一弟。他的姐姐也就是后来被始祖皇帝追封为开国大长公主的女子,他的弟弟就是后来建朝后封赐的德亲王。当年的暗龙使是始祖皇帝,暗凤使则是大长公主,后来大长公主在一场战役中中毒身死了,暗凤令便随着她一起埋入了皇陵。始祖皇帝取消了暗凤使,独独留下了暗龙使,也就是如今的夜氏隐卫。”

    云浅月没听过这一段故事,只知道始祖皇帝似乎是有个胞姐,但是早早就死了,那时候他还未统一天下登基为帝,后世的卷宗对那位女子的记载甚少,甚至许多人都只记得德亲王,而忘记这位芳华早逝的大长公主。

    “其实始祖皇帝并没有取消暗凤令,而是私下给了德亲王府。”玉青晴道。

    容景眸光眯了眯。

    “这件事情我也是偶然得知,天下知道的人聊聊无几,夜氏隐藏这个秘密藏得很深。大约是为了避免德亲王府一脉被重蹈大长公主惨死的覆辙,亦或者是别的,总之暗凤使从始祖皇帝至今一直在德亲王府。”玉青晴道。

    “怪不得德亲王府如此忠于夜氏,百年来血脉相连,不曾有异心。”云浅月恍然。

    “暗龙使和暗凤使的持有者永远效忠于夜氏,祭血起誓,若有异心,便是永生永世不得超生。”玉青晴叹了口气,“夜氏的人,其实都是疯子。”

    云浅月看着玉青晴,“娘的意思是夜轻暖持有暗凤使?”

    “这个难说!”玉青晴摇头,“这个小丫头回来的时机不早不晚,正是先皇去世,朝野不稳之时,而且回来就要与南梁联姻,这中间的事情,令人难以估测是何打算。所以,这个小丫头即便手里没有暗凤使,也不会如表面一般简单。况且往昔暗龙使都是在皇帝中把持,如今夜氏到这一代出了变数,夜天逸虽然是摄政王,手里有没有暗龙使也不确定,而暗凤一直就在德亲王府,需得女子持有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

    云浅月挑眉,“为何女子持有暗凤令才能发挥最大效用?”

    “夜氏发迹靠的是两本武功秘史,一本是天龙吟,一本是火凤吟。天龙吟适合男子修习,而火凤吟适合女子。百年前夜氏的大长公主所修习的就是火凤吟,始祖皇帝修习的天龙吟。龙令统领暗龙一支,凤令统领暗凤一支。”玉青晴道:“若非当年有这两大暗使,贞婧皇后也未必会被迫入宫,荣王也不必为天下百姓受夜氏制肘。”

    云浅月看向容景,见他薄唇微抿,她沉吟了片刻道:“如今夜氏能挑得起大梁的也就是夜天逸、夜轻染,老皇帝早将京城和西山军机大营的四十万兵马给了他,不可能将暗龙令再给他,那么夜氏的所有权利都会落于德亲王府了。他会让皇室和德亲王府持平,暗龙令应该在夜天逸手里,他如今统领皇室隐卫,那么暗凤令若是在夜轻暖手里的话,她这些年在暖城难道在修习火凤吟?”

    “火凤吟可以治畏寒之体。”玉青晴道。

    “还有一点我们也许都忘记了。”容景慢慢开口,“当年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不止是丞相府的秦玉凝,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因为早产,致使德亲王妃险些丧命,她一直体弱,所以未曾过生辰,几乎让人们都忘了她的生辰,后来六年前去了暖城,也几乎让京城的人都忘了还有一个她的存在。”

    云浅月一惊,立即道:“是啊,我想起来了,夜轻暖是和秦玉凝一样的生辰,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我记得七八年前的光景,丞相府过生辰,很是热闹,夜轻暖很是羡慕,对我说过,今日也是她的生辰。”

    玉青晴点头,看着二人道:“不错!当年德亲王妃的命还是我救活的!”

    “娘,她是真的摔了一跤导致早产吗?”云浅月问。

    玉青晴点头,“是真的摔了一跤导致的早产,险些没了命。当时德亲王妃要我保住孩子,说德亲王喜欢女儿,大约她命不该绝,后来我两个都保住了。”

    云浅月蹙眉,“火凤吟需要什么条件修习?”

    “修习火凤吟最首要的条件是需要极冷极寒之地。”玉青晴道。

    “暖城是天下有名的温暖之地,这么说她不是了?”云浅月挑眉。

    玉青晴摇摇头,“暖城虽然名曰春暖之城,但它在有一处天下至寒之地,叫做寒池。适合修炼火凤吟,这也正是我因为夜轻暖而想到暗龙令和暗凤令的原因。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具备修习火凤吟的条件。尤其修习火凤吟,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为最佳。”

    云浅月眸光染上一抹沉暗,“火凤吟很厉害吗?比你给我的凤凰真经还厉害?”

    玉青晴摇摇头,“无法比较,凤凰真经是真经化真身,而火凤吟则是火凤燃真身。凤凰真经讲究的是天地四合的正法,而火凤吟求得是功法倒行,另辟蹊径。我修习凤凰真经以来,不曾遇到到火凤吟功法的女子,而火凤吟从不传夜姓意外的女子。”

    “说到功法倒行,另辟蹊径。我记着夜轻染似乎是倒施功法。”云浅月看向容景询问。

    “嗯!”容景点头,眸光微黑,“他能解开我的独门解穴,用的就是倒行逆施。他修习的是暗龙吟。”

    “夜天逸除了拜在雪山老人门下外,也修习的是暗龙吟。”云浅月询问:“夜氏难道说都可以修习暗龙吟?夜天倾和夜天煜没有吧?”

    “自古都是皇帝选中的帝王修习,但辅助者也会修习。皇上选中的是夜天逸继承大统,辅助者是夜轻染的话,他修习暗龙吟也不稀奇。”容景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

    玉青晴道:“总之你们小心一些就是了!夜氏用了百年筹谋一代代之后灭了慕容氏统一天下,如今又是百年繁华,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夜氏水深,不是黎民百姓饥不饱食,官员腐败日日笙歌就能让它说倒就倒了的。有个德亲王府在,就抵得过夜氏的半壁江山。”

    容景点点头,温声道:“多谢青姨提醒,我会小心看顾好云浅月。”

    玉青晴点点头,拍了容景肩膀一下,对云浅月问:“你真不打算跟我去东海?”

    “东海太远,来回要两个月,如今爹被哥哥扣在了南梁,你要回东海,云王府就剩下了爷爷和哥哥嫂嫂,我不放心。况且你当我是你吗?说去哪里能抬脚就去哪里?多少双眼睛盯着我呢!”云浅月摇头,“明年再寻找机会吧!你要回东海,顺便带一个人回去吧!”

    玉青晴挑眉看着云浅月,笑道:“臭丫头,你不会让我带小景这个女婿回去吧?”

    云浅月横了她一眼,“不是!你帮我从刑部大牢救出夜天煜来,给他幻容一番,带他去东海吧!”

    “小丫头,夜天煜可也是夜氏的男人,你怎么对他这么上心?”玉青晴问。

    “他自小对我很好,后来也一直不错,况且我敬佩欣赏赵可菡那样的女子,在她死前答应让他一直活下去,不能言而无信。况且我也不希望他死。”云浅月解释道:“如今天圣这一片大陆乱作一团,他的四皇子身份在哪里都不会安稳,不如就让他去东海。等过一段时间局势稳定了,他再另作打算。”

    “小景,你同意?”玉青晴闻言看向容景。

    容景点头,“青姨带他离开我没意见。”

    “好吧!”玉青晴见容景同意,答应下来,无奈地道:“你爹被那个臭小子扣在了南梁,洛瑶和紫萝先走了一步,如今你不与我回去,我带了个四皇子走,路上到也有个说话的人。”话落,她起身站了起来,“我回云王府去看看你爷爷,今年不能陪他过年了。”

    “往年你都陪着爷爷过年?”云浅月看着玉青晴。

    玉青晴笑着点头,“那是自然,往年虽然不能见你,但是这些年大部分春年都是在天圣过的。你爷爷是我公公,我这个当儿媳的不能孝敬在身侧,这一点还是尽量能做到。”

    “那快去吧!”云浅月摆摆手。

    玉青晴不再多说,转身走了出去,身影一闪,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紫竹院。

    她走后,云浅月才发现桌子上的青桂酒也被她带走了,她顿时瞪眼,“拿来的东西还拿走?”

    容景轻笑,“那坛青桂酒是青姨给云爷爷带的,你忘了吗?云爷爷也爱喝青桂酒。”

    “果然孝顺儿媳!”云浅月愤了一句。

    “青桂酒性烈,不适合女子喝。你若想喝,让青裳从酒窖里给你搬出一坛女儿香吧!”

    云浅月立即眉开眼笑,“好!”

    容景对外面吩咐了一句,青裳立即应声走了下去。不多时,青裳搬来一坛女儿香,云浅月抱着酒坛惬意地坐在软榻上,容景笑着看了她一眼,便继续处理手中的密函。

    屋中静静,雪莲香融合着酒香。

    一日一晃而过。

    午夜子时,天牢传出消息,发现四皇子从天牢里失踪。据说天牢们紧锁,天牢内外并未发现任何暗道或者有人闯入的痕迹,五千士兵坚守牢房,三班看守制,天牢始终未曾离开过人。四皇子不知所踪,甚是离奇。

    夜天逸和夜轻染得到消息匆匆赶去了刑部大牢,之后派人来荣王府请容景和云浅月。

    天圣京城里得到消息的文武百官都被从梦中惊醒。

    容景和云浅月未睡,等的自然就是玉青晴得手的消息,刚刚接到玉青晴得手的消息,便又得到夜天逸派人传来的消息。二人对看一眼,自然要做做样子,于是匆匆出了荣王府。

    来到刑部天牢,夜天逸和夜轻染、德亲王、孝亲王、甚至冷邵卓、云离等人都已经在。

    见二人来到,夜天逸沉沉地看了二人一眼,并没有说话。

    夜轻染当先问道:“弱美人,夜天煜失踪得离奇,你是否给我们解释一下原因?这天下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刑部大牢弄出一个人去?”

    “染小王爷当我是无所不能了?”容景眸光清淡,“刑部天牢一直是摄政王的人在看守,从四皇子关进来,我连一个边都没傍上。染小王爷这话似乎不该问我,应该问摄政王。天下间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刑部大牢弄出一个人去也许不是没有,但能从摄政王手里弄个人出去可不容易。尤其是五千士兵看守牢房,士兵一个没少,牢房内的人却没了,这事儿岂不是新鲜?”

    夜轻染皱眉,上下打量容景,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片刻后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一脸寒意,看向夜天逸,“你确定你不是监守自盗?”

    夜天逸冷冽地看了她一眼,嘲讽一笑,“月儿,你以为我监守自盗?我似乎没必要。”

    “那可说不准!”云浅月走进牢房里查看,各处都好好的,夜天煜所在的这间牢房比她上次来时干净许多,点着火炉,牢房内暖融融的,已经是差别待遇了。她转了一圈后,收回视线,寒意退去,忽然一笑:“失踪了也好,免得我日日担心他在牢房里病死。”

    夜天逸眯了眯眼睛,“月儿,若是天下间别人没有这个本事将人救出去,我相信,但是若那个人是你,就另当别论了。你那日来看他,就有将他救出去的心。”

    云浅月扬眉,“是吗?谢谢你看得起我!你若是有本事查出是我干的,我愿意蹲在这牢房里坐牢。若是查不出来的话,我说我要保他一命,摄政王,我是不是应该找你反要人?”

    夜天逸深深看了云浅月一眼,对身后吩咐,“来人!吩咐下去,从今日起,封锁各个关卡,十日内,行人一律不准放行。”

    “是!”一人应声,走了下去。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够狠,不吩咐彻查,只吩咐封锁城门,行人不准放行。那么她娘急着回东海就无法离开。不过她不管了,那个女人自然会自己想办法。将夜天煜救出去,她也算是放下了一件心事。

    一行人出了刑部大牢,容景和云浅月上了马车。

    弦歌刚要挥鞭离开,夜轻染忽然挑开车帘,看着云浅月道:“小丫头,我也觉得他刚刚的那句话没说错,别人没有本事,你就另当别论了。”

    云浅月淡淡看着夜轻染,没说话。

    “你将他救出去很好。”夜轻染忽然一笑,说了一句意味幽深的话,话落,放下了帘幕,对弦歌摆摆手。之后扬声道:“小丫头,五日后科考,你来观场吧!”

    云浅月没说话,弦歌挥鞭离开。

    马车走离刑部大牢,转过街道拐角,云浅月寻思夜轻染那一笑和那句意味幽深的话,偏头看向容景询问,“他什么意思?”

    容景靠着车壁坐着,眼睛半开半合,“意思是他其实早就等着你出手救夜天煜了,可惜的是没抓个现行,还是低估了你的能耐。”

    云浅月“嗤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第二日,百姓们醒来之后,都聚在城门口,方才知道昨日四皇子离奇失踪,京城戒严,只能纷纷回了驿站或者家里,打消了出城的打算。

    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自然进不来。

    云浅月午时收到了玉青晴的书信,她人已经在百里之外了。她想着到底是她娘,夜天逸全城戒严的情况下都能将夜天煜带了出去。

    接下来一连五日,京城都是如此,有些外来经商或者反家的人都急得跳了脚,但摄政王有命,城门口除了守城的士兵外,还有御林军以及皇室隐卫,百姓们也知道失踪了四皇子是大事儿,只能等待解禁之日。

    五日后,是天圣三年一度的科考之日。

    这一日早,夜轻染便派人来传话,让容景和云浅月一起去考场。

    ------题外话------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一章 天龙火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一章 天龙火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