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滟惊天下

    云浅月来天圣这些年,都是趁每三年的科考老皇帝忙得不可开交没空理她的时候跑出去,等科考之后又赶回来,让人无知无觉。所以,这么些年下来竟然一次也没见过科考。

    既然如今夜轻染让她也去观看,她自然不会推辞。于是早早起来,与容景收拾妥当,便出了紫竹院。

    今日在凉亭没见到沈昭读书的身影,想来是早早就去了考场。

    来到荣王府大门口,容景和云浅月上了马车,向考场而去。考场设在京城布政司,距离荣王府隔了三条街。

    这个时代的科考虽然也称之为科考,但是和明清时代的科考不同,不是分为乡试和会试、殿试三种,而是途径颇多。沿袭了最早时候的“游说”,“上书”,还有“举荐”,以及“承袭”。

    游说就是以自荐的形式游说高门贵族中有声望或者有高官的人赏识,之后得到对方的推荐,获得科考的名额,比如有人找上德亲王、或者孝亲王,获得其赏识,就会被举荐。而上书就是与墨笔文书的形式展现才华,被各州县的官员们一级级地递交上来,得到当权者的赏识,准许参加科考,这个当权者如今自然是全权负责科举的夜轻染。举荐就简单一些,例如苍亭、沈昭,分别得到摄政王夜天逸和荣王府世子容景的举荐,获得科考资格,承袭则是京中或者各州县的子弟无需别人举荐,可以直接有优等的资格参加科考。

    这个时代的科考大体就是这四中形势,名门望族的子弟比平民百姓起点自然要高。

    马车来到布政司,科考还没开始,学子们都等在考场外等着领考牌进入考场。密密压压足足有千人之多。可见今年朝中对选拔人才的重视和力度。

    容景和云浅月下了马车,便有人迎了上来,对二人恭敬地道:“景世子,浅月小姐,小王爷说了,您二人来了进去考议殿,科考就安排两场,第一场是笔墨,第二场是应变。应变的时候需要您二人出题。”

    “呵,我说夜轻染怎么要我来呢,和着还给我安排了任务,他不怕我一个女人坏了规矩?”云浅月一笑,挑了挑眉。

    “染小王爷是这样吩咐的,摄政王已经在了。”那人言下之意摄政王准许了的。

    “走吧!”容景牵了云浅月的手向里面走去。

    等待进入的学子们都纷纷对二人注目,京中的子弟自然都识得容景和云浅月,而各州县来的学子不识得二人,一个个眼睛睁得很大,一双双的眸子里分别闪着赞叹和惊艳,毕竟二人名扬天下,天下几乎无人不识得二人,老弱妇孺对二人也是人人皆知。

    许多人看向容景的目光是崇拜。景世子三岁能文,七岁时就胜过了当年文武状元,被先皇誉为天圣神童,十年蝉联天圣第一奇才的桂冠。受天下人仰望,当时的大家学儒都对其推崇不已。即便在他喜欢上名声不好纨绔不羁的云浅月,也没为他减色一分。

    云浅月是从沈昭的身上领教过容景的魅力的,如今被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还是感慨了一下,觉得人比人,真是气死人。怪不得天圣夜氏的皇上对荣王府的男子都是恨得牙痒痒,老皇帝没死前对容景也是恨得牙痒痒却奈何不得,如今又轮到夜天逸了。

    考场的门打开,内外守门的人对二人恭敬地见礼。

    云浅月看到苍亭闲闲散散地拿着笔墨倚在门口的围墙边上,人人崇拜惊艳的目光下,只有他的神色有三分嘲,三分讽,三分漫不经心地看着他们,颈长锦华的身影尤其醒目。

    云浅月只看了苍亭一眼便移开视线,前些日子因为她娘顶替楚夫人的名号在西延帮了西延玥之后,朝野上下对楚夫人一个女子牵连三国纷纷弹劾,他得了夜天逸的旨意带着人回了十大世家的桃花林去楚家请楚夫人,后来她娘回了楚家,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摆平了此事,她也没问,其实按照他十大世家苍家少主的身份,根本不必参加科考,夜天逸完全可以钦点入朝为官,但他却偏偏走了这一途,不知道是自负其才,还是向世人证实他的才学,不想别人说成是承蒙祖荫。

    “景世子走到哪里都带着一个女人,是否未免太过让脂粉气污染了你的气华?”苍亭忽然开口,声音懒洋洋地。

    因为这一片数千人都无人说话,他的声音一出,极其清晰,几乎人人可闻。

    “苍少主,我从来素颜,脂粉不施,何来污染他的气华?”云浅月冷冷地道:“我记得蓝家主也是时常与苍少主寸步不离,怎么?今日蓝家主不在,你便有心情笑话别人了吗?”

    “蓝漪与我虽然交好,但不曾同榻而眠,同寝同食。”苍亭道。

    他话落,四周千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个时代对男女设防虽然不甚严谨,但也是限制极大,像容景和云浅月这般闹得天下皆知的,实在少之又少,更别说花前月下,风花雪月,没大婚就日日同榻而眠,同寝同食了,更是不为礼教道义所允许。云浅月客居荣王府的事情虽然知道得不少,但也不是天下人人得知,如今不少人还是惊得够呛,早先对容景的崇拜目光变了些味道。

    “同榻而眠,同寝同食?照苍少主这样说来是看到我们如此相处了?否则为何言之凿凿,我在荣王府紫竹院可没看到你的影子。”云浅月冷声道。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苍亭讥讽地道。

    “是吗?”云浅月忽然一笑,握着容景的手抬起一些,十指相扣,清声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众人齐齐一怔,有些人听到这样的诗句,眸光亮了亮。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云浅月眸光淡淡地一扫,众人都为她那淡到极致却是又清冽到极致的眸光齐齐一震,她继续道:“我与容景天地为证,日月为鉴,打算共度不止一生,还要生生世世。那么彼此喜欢有何不可?用得着对谁交代?就算同榻而眠,同寝同食,也没必要为谁交代什么。”话落,她看向苍亭,“苍少主,我们用得着对你交代吗?”

    苍亭突兀地一笑,“的确用不到对在下交代,不过浅月小姐和景世子都是人物,你们是否也该顾忌一下你们对他人的影响?你们难道想要天下所有人自小订下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约如废纸一张?可以无所顾忌地不理会未婚夫与他人相好?”

    云浅月眯起眼睛,冷冷地看着苍亭,“其一,我是云王府嫡女,云王府有嫡女入宫的祖训,我才被我娘亲和先皇订下婚约,如今祖训解除,婚约自然没了根据。其二,先皇遗诏出现两纸空白,婚约之事也做不得数,其三,天下悔婚的人多了,蓝家主和风家主岂不是就毁了婚?东海公主洛瑶和容景也毁了婚,我和夜天逸的婚约本来就是荒唐,早晚也是毁而已。苍少主,今日是科考,你却不思科考,站在这里与我说这等不相干的话,居心何在?”

    苍亭悠悠一笑,“在下没什么居心,只是觉得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太过招摇了些。在下看不惯有婚约的人还如此招摇,出来说一说而已,遇到不平之事,人人有权谴责,这可是先皇生前所推崇的。”

    “不公平之事?”云浅月忽然冷笑,“苍少主只看到这个不公平了,为何就没看到别的不公平之事?百年前荣王和贞婧皇后相爱,始祖皇帝拆散了二人的姻缘,接了贞婧皇后入宫,夺了臣子之妻,这才是不公。百年前云王几度出生入死救了始祖皇帝于危难之中,而始祖皇帝最后却让云王背负了江水城屠城的罪名,受世人谩骂这才是不公。十年前荣王不是死于平乱的瘴毒,而是死于天圣内部有人用紫草迫害,这才是不公。同样是十年前文伯侯府一夜之间被灭门,而凶手是宫里的明妃娘娘,却反而被先皇包庇了十载,如今她下落不明,这才是不公。我和容景数次被死士刺杀,凶手却能手眼通天到我们查无所查,天下能有这等本事的人可是寥寥无几,至于是谁不用我说吧?这也才是不公。不公平的事情多不胜枚举,这等小小的婚约之事算什么?苍少主,还用我一一为你列举吗?”

    苍亭笑看着云浅月,“浅月小姐好一张厉害的嘴!就是凭这张嘴哄住了景世子的吗?在下早就知晓浅月小姐的厉害,不止一日了。浅月小姐都能不将先皇和皇权看在眼里,自然不屑这小小的婚约了,可是你这等不守女子闺仪,不识宗法礼教,你不觉得有愧云王府的列祖列宗?难道不觉得有愧于云这个姓氏和历代母仪天下的中宫皇后?”

    云浅月顿时大怒,她对谁有愧关他什么事儿?

    “我竟不知苍少主爱与女子斗嘴!”容景见云浅月已经动了怒,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偏头对苍亭浅淡一笑,明明是一句寻常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却是清润悦耳,令人如沐春风,须臾之间冲淡了四周的寒气。

    “怎么是斗嘴?浅月小姐与在下十年前就相识,也算是故交了。如今浅月小姐不知事,太过嚣张,而天圣上下无人敢说她一句,便由我来说上一说,希望浅月小姐能改了,也算是给天下女子做个榜样。”苍亭笑道。

    “只是一面未见的故交,应该算不上是故交。即便是故交,苍少主的身份也不够格对她说教。”容景面色淡淡,声音温凉,“苍少主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景世子是在威胁我吗?”苍亭挑眉。

    “能让容景威胁的人,天圣也无一人。有一人尔,也只是东海玉太子而已。”容景轻轻弹了弹衣袖,声音温润,“苍少主未免太拿自己当人物了!这里是布政司的考场,你拦住了朝中的辅政丞相说这些不相干于国事和论证的话,我便能治你个开除考场扰乱科考的罪。”

    “在下说的是事实,景世子恼羞成怒了?你要开除我出考场我的确是没话说,但是能堵得住悠悠之口?你和浅月小姐不顾婚约便同榻而眠,同寝同食。传扬出去的话,这等品行污亏,视礼法于无物,实在让天下人对你的推崇要打个折扣吧?你也辜负天下百姓对你的推崇,人人言景世子是云端高阳,风采无双,识诗书礼仪之人,感情那些诗书都是做给别人看的,礼和法,信和义,忠和德,品和行没学进心里。”苍亭笑道。

    容景眸光眯了眯。

    布政司考场外千人这一瞬间连呼吸也不闻了。

    云浅月大怒,她想着苍亭今日等在这里定然是早有准备,别有筹谋,就是要用她说事儿,来打消这些人对容景的推崇,让他身败名裂,即便不身败名裂,也要让这些学子们入朝后不被容景所用,投靠进夜天逸的队伍。今日若是不翻盘,那么来日的朝局里面,新注入的官员清流就会被夜天逸掌控,未来对容景在朝自然不利,她的手攥紧。

    片刻后,容景忽然一笑,“景一直未曾觉得自己高于别人,苍少主太抬举我了!”话落,他看了一眼四周,眸光微扬,“既然苍少主自认为品行才华高绝,可以当之国之大任,洋洋洒洒教训别人,那么就请苍少主做一篇《谏君书》,若是苍少主做得好,得天下学子推崇,那么景就甘愿卸去丞相职位,让贤与苍少主,从今以后天下没有容景的名号,只有苍少主的名号如何?”

    众人闻言又是齐齐吸了一口凉气,人人惊异地看着容景。

    “景世子在说笑吗?”苍亭挑眉。

    “容景从不说笑!”容景声音温润,面色清淡。

    “好!”苍亭扬声,从倚靠的围墙处直起身。

    众人见苍亭答应,再次吸了一口冷气。容景从七岁起便是天圣第一神童,之后十年才华冠盖,胜过天圣历届文武状元,无人可及,受天下第一高僧灵隐大师推崇,成为了天圣甚至天下不可超越的存在。他的每一篇诗赋言论出来,都被天下争相传诵。这是第一次有人质疑他。众人除了惊异外,都十分激动。毕竟这样的事情百年罕见。

    “景世子,我现在就开始如何?”苍亭询问容景。

    容景还没开口,云浅月忽然清声道:“等等,既然今日苍少主是冲着我来的,认为我一个女人无才无德无品日日跟在容景身边用脂粉香污浊了他,将他拉入了与我一般的污秽泥潭,那么这个赌约也不能没我什么事儿不是?我也来做一篇《谏君书》如何?和苍少主一较高下。”

    “哦?浅月小姐确定自己没开玩笑?”苍亭扬唇讽笑,“浅月小姐当真本事,连《谏君书》也要做吗?可知女子不能议政?”

    “两千年前有女帝,一千年前也出现了女帝,如今又出现了南疆的女帝。女子不能议政不过是天圣皇朝自己规定的对女人的歧视限制而已,彰显始祖皇帝尊贵无上的身份。它不是自古而来的定论!”云浅月冷冷地看着苍亭,“在苍少主的眼里,女人不该进这布政司,不该登大雅之堂。但是谁说女子便只能是脂粉香?”

    “既然如此,浅月小姐也是想和景世子一样与我立个赌约了?”苍亭挑眉。

    “我不立赌约,只是做一篇文章而已。你与容景的赌约虽然与我有关,也可以与我无关。我不干涉赌约,就是在你之前先做一篇《谏君书》而已。苍少主敢不敢让我一个女人做?”云浅月盯着苍亭。

    “既然浅月小姐有此雅兴,我们这些学子们也有耳福了!有何不敢?浅月小姐请!”苍亭一笑,“不过浅月小姐可别将《谏君书》唱成了靡靡情意之音。除了景世子外,我们这些人可消化不了。”

    云浅月眸光缩了一下,冷厉地道:“苍少主看不起女子,不知道遗传苍家的谁人?难道苍少主是男人生的?我一直认为,女人十月怀胎生子是世间最难做最伟大的事情。看来苍少主没这个意识。”

    苍亭面色一寒。

    云浅月扳回一局,看着他,清声道:“臣闻: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源不深而望流之远,根不固而求木之长,德不厚而思国之安,臣虽下愚,知其不可,而况于明哲乎?人君当神器之重,居域中之大,将崇极天之峻,永保无疆之休。不念居安思危,戒奢以俭,德不处其厚,情不胜其欲,斯亦伐根以求木茂,塞源而欲流长也……君人者,诚能见可欲,则思知足以自戒;将有作,则思知止以安人;念高危,则思谦冲而自牧;惧满溢,则思江海下百川;乐盘游,则思三驱以为度;忧懈怠,则思慎始而敬终;虑壅蔽,则思虚心以纳下;惧谗邪,则思正身以黜恶;恩所加,则思无因喜以谬赏;罚所及,则思无以怒而滥刑。总此十思,宏兹九德,简能而任之,择疏善而从之,则智者尽其谋,勇者竭其力,仁者播其惠,信者效其忠;文武争驰,君臣无事,可以尽豫游之乐,可以养松乔之寿,鸣琴垂拱,不言而化。何必劳神苦思,代下司职,役聪明之耳目,亏无为之大道哉?”

    云浅月将魏征的《谏太宗十思疏》搬了出来。不是她欺负苍亭,而是苍亭太过可恨。中华上下五六千年,古往今来,她还不觉得任何一篇《谏君书》能比得过魏征这个大忠臣的《谏太宗十思疏》。她也不觉得苍亭能再做出一篇比这个《谏太宗十思疏》更好的文章来。

    她的声音清澈,冷静,沉着,一字一句,一篇《谏君书》半个停顿也不打。

    布政司外千余人,人人鸦雀无声地听着,包括容景。

    云浅月声音落下,布政司内忽然传来一声高喝,“好!”

    声音熟悉,兴奋,激昂,还夹带着欣喜和佩服,正是夜轻染。

    云浅月转回头,只见夜轻染不知何时站在了布政司门口,夜天逸站在夜轻染身边,一张俊颜面无表情,一双凤目却是紧紧对盯着她,黑如深潭。她心下一紧,这时容景的手伸过来,稳稳地攥住她的,温润宽厚,她的心瞬间安定下来。

    “好!”沈昭在人群中高喊了一声,听声音无比激动兴奋。

    “好!”沈昭声音落下,四周顿时接连响起高喊声。

    不出片刻,千余人的喊声便汇成一线。人人看向云浅月的目光都是兴奋激动的,再不见早先的惊艳、打量、疑惑、甚至还有不赞同、苛责、鄙夷等的目光,全体一致地被她做出的《谏君书》所折服,尤其是她站在那里,气质清华,容颜清丽,目光沉静,姿态高贵。与她被传扬得那些污秽的纨绔不羁的名声形成鲜明的对比。让那些被传扬了数年的污浊名声下对她抱有各种看法的人第一次对她全然改观。

    人人心里想着,原来浅月小姐如此大才。

    并且同时想着,原来她的才华不止是在先皇五十五大寿的时候弹了一曲凤求凰,催动功力化去了先皇的剑,不止是那一曲从紫竹林流出来的至今无人知道名字的琴曲清歌,而是她能做出一篇怕是当世大儒都不及的《谏君书》。

    又想着其实天下早就流传浅月小姐腹有才华,其实那些纨绔不化大字不识诗词歌赋不通琴棋书画不会的名声都是她为了不嫁入皇室伪装的说法,但大约是她不尊圣旨,不听皇命,公然在先皇面前打贵妃,打公主,甩冷脸,毁圣旨,以及前几日任性出入议事殿,怒闯金殿毁龙椅的嚣张事情太多,听起来太过跋扈,所以掩盖了她的才华。

    这一刻的云浅月,如此令人惊艳瞩目,移不开视线。

    这一刻,在场的千余人,亲眼目睹了她的才华和沉静,终于明白了“回眸一笑天下倾”的景世子为何独独倾心于她,终于明白了那些关于摄政王、染小王爷、容枫世子、玉太子、冷小王爷等人都喜欢她的风月传言。这样的女子,焉能让人不喜?

    布政司外的千名学子似乎被点燃了干柴的火,又像是被煮沸了的水,一时间响声震天。由开始喊的“好”字,渐渐变成了“浅月小姐”的字样。

    古人有些地方要比现代的人风流开放。也比现代的人勇于大胆地表达自己的喜恶。

    云浅月听着震耳欲聋的声音,想着原来她竟然错了,文弱书生也是堂堂三尺男儿,别的地方可以小看,这嗓子上还是不可小看。她的耳朵要震酥了。

    不过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听这样的声音,这一局就被她扳过来了!

    苍亭即便再做一篇比这个《谏君书》好的《谏君书》,也再诋毁不了她在这些人心里种下的种子。从今以后,至少这些人,再不会因她质疑容景的品行。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千名学子兴奋的声音才息止。

    云浅月挑眉看向苍亭,“苍少主,该你做了!”

    苍亭脸色一如既往,即便在云浅月做完,即便他听到了这么多人的叫好声和喊声,他也没什么变化,如今听到云浅月问他,众人都向他看来目光,他淡淡一笑,“浅月小姐巾帼不让须眉,这样一篇《谏君书》已经是极好,在下再也做不出来了,甘拜下风。”

    这样轻而易举地就认了输,没有愤恨,不甘,落不下台面,翻脸等等表情。让千人齐齐惊异了一下。

    云浅月想着到底是苍亭,输人不输阵。虽然自己落败了,也退守有据,不让自己落入至难堪的境地。她挑眉,“苍少主以后再不会说女人是脂粉香了吧?”

    “再也不敢!”苍亭颔首。

    云浅月见他服输,也失去了趁胜追击的兴趣,若是赢了一场之后还紧咬着逼迫他再点头哈腰寸步不让,下不来台,更甚至是将人往死里逼迫,便落了她的身价,也让这些说好的人反过来说她小肚鸡肠。她甘愿搏一个宽容大度的名声,这里的人都不是瞎子,宽容别人,这样的事情做在明面上不吃亏,于是她移开视线,不再看苍亭,对容景俏皮地一笑,“你那点儿文墨的确不适合做什么丞相,也就是能略微的胜过我一个女人,管制得住我而已。要不你还是辞官卸甲吧!反正这里能人居多,也不差你一个品行不端,只知道谈情说爱,不喜朝政的人。”

    所有人都被她的笑容一晃,顿觉倾国倾城,惊艳不已。人人这才想起浅月小姐美貌艳华天下,但因为她别的名声太大,反而美貌到不被人提及了,就算今日,人人也觉得她在做《谏君书》的时候冷静的声音比她此时的容貌更美。

    容景闻言轻笑,声音温润悦耳,“你说得有理!”

    “小丫头,你这是在贬低自己,还是在损我们这些人?你一个女人都能做出这样一篇《谏君书》来,而弱美人胜得过你还叫没才华不适合做丞相?”夜轻染走过来,瞪了云浅月一眼,“让你来观场,你怎么自己倒先做起来论来了?”

    “没办法,我这个人比较讨人喜,到哪里都有人用别的办法喜欢我。”云浅月看了苍亭一眼,声音意味颇深。

    众人闻言恍然,感情是十大世家苍家的少主也喜欢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求爱不得,才如此出言讥讽刁难。看向苍亭的目光顿时都多了别样的颜色,更有甚者还对其露出怜悯。

    苍亭微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有手中的笔轻轻地转着,一圈又一圈,对于云浅月这个的话,并没有出声否认,亦没有表现出喜欢她被撞破尴尬的神色来。

    这样的苍亭,刚让人们对今日之事多了一层探究。

    “哈哈,小丫头,你的确很招人喜欢!”夜轻染大笑,扫了一眼千余人,扬声道:“今日这里面的人可都注定要做伤心人了。”

    众人齐齐心神一凛,垂下头,浅月小姐这样的女人,可不是人人都喜欢得起的。

    “走吧!进去吧!时辰要到了。相信有你一篇《谏君书》,今日的科考,这里的人都能做出一手好文章来。”夜轻染看了苍亭一眼,笑着问容景,“弱美人,你说是不是?”

    “自然!我天圣泱泱大国,人才辈出。”容景清淡一笑,“可惜天圣不设女官制,否则我身边这个不省心的主便也可以靠着她这点儿唬人的才学谋个一官半职。”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的确是搬了人家魏征的东西拿出来唬人的,但也得他配合她才能唬得住,当初她给他背出这篇《谏太宗十思疏》来的时候,他不是也听得一愣一愣的?后来还感慨了一番魏征忠良,太宗仁君。如今他刁难苍亭给改成了《谏君书》,不就是让她当着这些人的面背出来再唬一遍别人,让苍亭败个心服口服顺便收服这些学子的心吗?因为他容景的名声宣扬被人推崇了十年,即便胜得过苍亭,也是不再令人惊异,但她就不同,她名声败坏了多年,如今一朝展现才华,自然震撼人心,她出面比他出面的效果要好千百倍。如今亏他还敢黑心的说出来。她一时有些无语。

    但众人显然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加黑心思,想着浅月小姐都能做出这等文章,那么比她胜一筹的景世子自然怕是还要好,看向容景的目光更是崇敬。

    “小丫头的才学可不是只有一点儿,没准有一日天圣也设女官制。”夜轻染大笑。

    云浅月心思一动,看向夜轻染,夜轻染对她眨眨眼睛。

    这时,科考入场的时辰已到,钟声敲响。

    ------题外话------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二章 滟惊天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二章 滟惊天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