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识破女儿身

    “以沐国公的脾性,的确不会坐以待毙,不过,那些证据都是真真实实的,并非假造,沐国公想脱罪,也没那么容易。”圣王查到柳如梦的死和沐国公府有关后,时刻注意着沐国公的一举一动。

    兵部下发饷银,接触过的官员手头都不干净,清查到谁算谁倒霉。

    “父王,沐国公贪墨那么多银两,又激起了民愤,照理说,人证物证俱在后,就可以直接定罪了,为何皇上还要三堂会审?”沈璃雪初到西凉,对西凉皇帝不了解,猜不透他这么做的目的。

    圣王凝深目光:“西凉名门贵族以沐国公府和镇国侯府为尊,多年来,两府一直在分庭抗争,如果温国公一死,镇国侯府一家独大,或许会威胁到朝廷,聪明如皇帝,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最近几年,沐国公的势力有些庞大,险些功高盖主,皇帝对他有了些许的忌惮,沐国公一审被定重罪,皇上不闻不问,可能是准备顺应民心除掉他,也可能只是敲打敲打他,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

    西凉皇帝高深莫测,半年来,圣王和他接触的不多,对他也不是十分了解,猜不准他是想借饷银之事斩了沐国公,杀一儆百,还是只是敲打敲打他。

    沈璃雪皱皱眉,皇上需要一个势力与镇国侯府抗衡,在新的顶尖势力崛起前,应该不会杀沐国公:“如果沐国公被无罪释放,咱们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全都白费了!”

    “不会白费。”圣王笑着摇摇头,黑眸中闪过一丝锐利:“本王从未想过借西凉皇帝之手处死沐国公!”

    沈璃雪不解的看着圣王:“父王的意思是?”

    “沐国公府害死梦儿,本王只是猜测,除了那只华盛和一些零散的痕迹外,没有直接证据,接下来,本王要去验证,如果梦儿并非沐国公所害,本王不会再插手沐国公审理之案,如果梦儿真是死于沐国公之手,本王绝不会放过他们!”

    圣王低沉的声音听的人心底发寒,眼瞳中闪烁的利光,让人望而生畏。

    沈璃雪凝深了目光:“父王想如何验证?”

    圣王抬起眼睑,目光锐利:“进宫试探!”

    淑妃是沐国公府的智囊,沐国公有什么事情,总会和她商量,那只华盛又是经她之手交给夜千媚的,如果柳如梦真是被沐国公府的人害死,淑妃肯定知道!

    沐国公被逼向绝路,沐国公府岌岌可危,淑妃心急如焚,如果再发生点让她心惊的事情,更容易露出马脚。

    长乐宫,淑妃斜躺在贵妃塌上,深蓝色的宫装高贵、华丽,纤纤玉手端着茶杯,优雅的轻抿参茶,长长的指甲套微微翘起,尊贵迷人。

    沐涛低垂着头站在软塌前,不时偷看淑妃的面色,见她只是轻抿参茶,一言不发,好像都没看到他的存在,他性子耐不住了:“姑姑,你想训我就直接教训吧,不要一声不吭啊……”

    淑妃美眸一眯,手中茶杯对着沐涛狠狠砸了过去。

    沐涛一惊,急忙闪身躲避,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茶杯掉落在他身侧的地面上,碎成十几块,飞溅着散落,残茶蜿蜒一地。

    “姑姑,你干什么?”沐涛拍拍胸口,若非他躲的快,茶杯就砸他头上了,就算不会头破血流,也会肿起一个大包,走出长乐宫,肯定会被人笑话。

    姑姑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喜怒无常了,说砸人就砸人。

    “你还有脸报怨!”淑妃看着皱眉的沐涛,怒吼:“就因为你这毛燥的性子,沐国公府都毁在你手里了。”

    “姑姑,父亲贪墨饷银被抓,怎么能怪我!”沐涛报怨着,伤心的揉揉胸口,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淑妃顿时怒火中烧,冷冷看着沐涛,陡然提高了声音:“你敢说那几十万两饷银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沐涛一惊,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分辨道:“京兆府,刑部的证据都指向父亲,难道姑姑不相信那些证据,反而相信别人的谣传?”

    居然还狡辩!

    淑妃看着沐涛,美眸中凝着冷芒如千年寒冰:“几十年来,沐国公府身为贵族之首,一直行走在风口浪尖上,你可知道这朝中有多少人等着抓咱们府上的把柄,想将咱们狠狠踩下去取而代之?”

    沐涛低头,沉默不语,他从小在京城长大,虽然是武官,整天舞刀弄剑,也能看透些朝政,官员们之间的明争暗斗,他知道的清清楚楚,就沐国公府在朝中的地位而言,就足以引起众官员们的忌妒,暗中下绊子。

    “你父亲沉着,稳重,放眼大局,沐国公府又家财万贯,他绝不可能贪墨那几十万两银子让人抓住把柄,你常伴在你父亲身边,打着他旗号做了多少龌龊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淑妃冷冽的训斥声在房间响起,一针见血的字字戳中要点,沐涛听的一阵心虚,不死心的狡辩道:“大哥也在父亲身边,你怎么不怀疑他?”

    “你哥哥的性子随你父亲,沉稳安静,哪像你,一天到晚就知道闯祸。”淑妃看着沐涛,咬牙切齿的训斥着,恨铁不成钢:

    “若是你不赌,沐国公府住了几十年的祖宅怎会被人抢走?咱们沐氏一族,又怎会成为文武百官,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如果你没有贪小便宜,你父亲怎会背上贪墨几十万两白银的罪名被抓大牢,受三堂会审?”

    沐国公一世英明,怎么会生出这么愚蠢不成嚣的儿子。

    沐涛做的错事,明的,暗的都被淑妃抖了出来,他再也无法狡辩,隐瞒,羞愧的低下了头:“姑姑,对不起!”

    淑妃狠狠瞪了沐涛一眼:“现在说对不起还有什么用?你父亲一审被定了重罪,若是二审,三审不能翻案,他就死定了。”

    沐国公是沐国公府的顶梁柱,以贪墨饷银罪名被处死,沐国公府也会被抄家,沐大公子的将军之职也会被罢免,到时,尊贵的沐国公府就要在西凉京城除名了。

    “姑姑,你那么聪明,肯定能想到办法救父亲对不对。”沐涛可怜巴巴的看着淑妃,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她身上,整个沐国公府,除了沐国公外,就属淑妃最聪明,能救沐国公的,也只有她了。

    淑妃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哼:“办法,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不过,还不成熟,需要再仔细酝酿酝酿,你父亲共有三堂会审,一审定了重罪,二审若是不出意外,也是重罪,想救他,要在三审,突然出招,打京兆府和刑部一个措手不及,你父亲就有无罪释放的希望!”

    “还是姑姑聪明,我就说姑姑一定能想到办法救父亲的!”沐涛暗暗松了口气,对着淑妃竖起了大拇指。

    沐国公有救了,沐涛以后还是身份高贵的沐府二公子,不会沦为一无所有的贫民百姓或街边乞丐,高悬的心放了下来,献媚的凑到淑妃面前,压低了声音道:“不知姑姑想用什么办法救父亲?”

    淑妃头转到一边,扔出一句:“这是秘密!”

    沐涛吃了瘪,紧紧皱起眉头:“对我也保密啊?”他可是沐国公的亲生儿子,淑妃的亲侄子,淑妃还拿他当外人?

    淑妃冰冷的美眸看向窗外:“本宫的办法,要在最紧急的关头救你父亲,这皇宫里时时都有耳目,若是只有本宫一人知道,到了三审时刻,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如果告诉了你,不小心被有心人听了去,秘密外泄,就救不出你父亲了!”

    “这倒是,皇宫人多眼杂,隔墙有耳。”沐涛了解的点点头,不着痕迹的拍着马屁:“姑姑把秘密方法藏在心里,最合适不过……”

    淑妃瞪他一眼,没有说话,如果沐涛将拍马,闯祸的本领用到正事上,沐国公府岂会像今天这般被人逼入绝境。

    “娘娘!”小宫女敲门走进宫殿,手里端着一盘香气四溢的点心,款款走到桌前,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看着面色冰冷的淑妃,目光沉了沉,欲言又止。

    淑妃心情不好,看着犹豫不决的小宫女,心情更加烦乱,不悦道:“有话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小宫女身体颤了颤,小声道:“禀娘娘,奴婢刚才去御膳房端点心,看到镇国侯府那位沈璃来了皇宫。”

    “真的?”淑妃目光一凝:“他来皇宫见德妃?”菊花宴后,她派出大量杀手暗杀沈璃,杀手们全军覆没,他居然还活的好好的,命可真大。

    皇宫不是谁爱进就能进的,沈璃能畅通无阻的进来,足以证明他在镇国侯府身份不低。

    不过,以往镇国侯府来的都是侯夫人,现在怎么换成沈璃了?再怎么说,他也是外男,明目张胆出入嫔妃的宫殿,未免太大胆了些。

    “回娘娘,沈璃雪没去长信宫,直接去了太子殿下的乾清宫。”小宫女轻轻的解释声响在内室。

    淑妃一怔,沈璃身为镇国侯府的远房亲戚,和太子殿下之间隔着一个三皇子,他进宫后应该先去看望三皇子才对,怎么直接去了太子的乾清宫?

    “沈璃和谁一起进宫的?”

    小宫女低头答道:“回娘娘,他是独自一人进宫的,没与任何人为伍。”

    如果沈璃和陆江枫一起进宫,陆江枫去看三皇子,沈璃见太子殿下,事情倒还说得过去,他独自一人进宫,直接去见太子,事情有蹊跷。

    淑妃眼前浮现菊花宴那天,沈璃和夜千泷亲密交谈,嘴角上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他们两人之间,一定有秘密:“盯紧沈璃,他的一举一动,都要及时向我汇报!”

    “是!”小宫女领命退了下去。

    沐涛听到沈璃这个名字后,眸中怒火翻腾,大手紧握成拳,全身泛起的杀意越来越强烈,淑妃都察觉到了,瞪了他一眼:“这里是皇宫,你不要乱来!”

    “姑姑放心,我有分寸!”沐涛轻抚着自己残废的右手,咬牙切齿:沈璃害他变成残废,他也绝不会让沈璃好过。

    淑妃了解沐涛的冲动性子,知道他没听进她的劝告,他的手臂残废,不是沈璃的对手,就算起冲突,也出不了多大的事,她完全不必担心,也懒得再教训。

    清亮的美眸透过半开的窗子望向湛蓝的天空,不知沈璃找夜千泷所谓何事?

    乾清宫,沈璃雪一袭蚕丝白衣,丝带束发,容颜俊美,坐在客厅里,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清冷的目光打量着客厅里的摆设,檀木桌,檀木椅,黑檀木屏风,简单,庄重,又不失高贵,太子的宫殿,果然高人一等。

    “璃雪!”熟悉的呼唤响起,一道黑色衣袂映入眼帘,夜千泷大步走了进来,看到沈璃雪,绝色的容颜上洋溢着纯净的笑。

    “太子殿下!”沈璃雪放下茶杯,站起身,就欲行礼,夜千泷修长的身形瞬间来到她面前,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清澈的眸中闪着点点笑意:“你我之间,不必这么拘礼!”

    沈璃雪美眸瞟向一旁的宫女们,夜千泷会意,淡淡命令着:“都下去!”

    “奴婢遵命!”宫女们福福身,整齐有序的退出了出去,客厅里只剩下沈璃雪和夜千泷。

    “璃雪,听陆江枫说你遇刺了,还好吧?”夜千泷担忧的仔细打量沈璃雪。

    “我没事!”沈璃雪不自然的笑笑,菊花宴第二天,她约了夜千泷在镇国侯府见面,没想到夜遇黑衣人刺杀,滚落斜坡,第二天一早被东方珩看到她和陆江枫……

    她急着向东方珩解释原因,回了别院,和夜千泷的约,被她忘到了九霄云外:“你等了很久吗?”陆江枫回到镇国侯府的时候,最少也中午了,夜千泷应该是一大早就去了镇国侯府。

    “也不是太久!”夜千泷看着沈璃雪,笑容干净,清澈:“你没事就好,进宫找我,可是有事?”夜千泷和沈璃雪接触已久,了解她的性子,如果找他聊天,肯定是约到皇宫外面,她进宫来找他,肯定是有事相商。

    “我想找几本西凉的游记看看,可是市面上没有卖的,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沈璃雪看着夜千泷,眼瞳清澈,微笑浅浅。

    “找书?文渊阁里有许多,我带你去!”夜千泷清澈的眼瞳闪烁着璀璨的光芒,抓了沈璃雪的衣袖,转身欲走。

    “千泷,等等!”沈璃雪反拽住了夜千泷的衣袖:“你们皇室藏书的地方,我去不太好,你直接命宫女取来给我就可以!”

    “文渊阁里放的就是一些普通书籍,像诗词,游记,医术,皇室皇子,公主,甚至一些有能力的大臣都可以进去阅读,没什么不方便的,走吧!”夜千泷拽着沈璃雪的衣袖出了乾清宫,前往文渊阁,没注意到一名宫女紧随在他们身后出了乾清宫,快速跑向长乐宫的方向。

    文渊阁里放着皇室藏书,有专门的宫女负责打扫,里面很干净,淡淡的阳光透过格子窗照进房间,温暖如春,走在一排排的书架中间,闻着阵阵书香,就如同畅游在书籍的海洋,让人心神沉醉。

    沈璃雪仔细看过书架上的标签,赞赏的点点头:“书架上的书都是分类摆放的,想找哪种书,只需看分类就可以,想的真是周到!”

    西凉皇室对书籍们采用了非常不错的管理模式。

    “十多排书架,书有上万本,如果不仔细分类管理,根本找不到想看的书!”夜千泷站在一排书架前,仔细看了看分类,抽出两本书,递向沈璃雪:“这两本都是游记,你看看内容是不是你想看的!”

    “谢谢!”沈璃雪接过书籍,轻轻翻开,蝇头小楷印的很标准,上面记录的西凉各地风土人情,地理环境,都相对详细……

    “璃雪,你最近都没回镇国侯府,你住在哪里啊?”夜千泷看着书架,状似漫不经心的询问着,实则,仔细聆听着沈璃雪的答案。

    沈璃雪低垂着头,清冷的目光在书页上流连:“我和镇国侯府的人也不是太熟,总在那里白吃白住也不好,就在京城租了座院子居住。”

    夜千泷眨眨眼睛:“能告诉我具体位置吗?”

    沈璃雪抬眸望一眼窗子上映出的朦胧身影,朗声道:“近郊,别院,那里种了许多枫树,枫叶全红了,连在一起,一片又一片,非常好看!”

    “真的?那我改天有空,去你的别院看枫叶……”看着沈璃雪清灵眼眸闪烁的幸福暖意,夜千泷突然想到,沈璃雪已经成亲了,是和东方珩一起住在别院里的,声音一顿,目光也黯淡了下来:“东方珩不会把我赶出来吧?”

    沈璃雪一怔,随即笑道:“当然不会,你是我们的好朋友,他欢迎都来不及,怎么会赶你。”

    夜千泷笑笑,笑容有些苦涩,纤长的大手递给沈璃雪一本书:“这本也是游记……”

    “谢谢!”沈璃雪接过书本,清冷的目光看向窗外,小宫女还站在那里,一动没动,嘴角扬了扬,她是守文渊阁的小宫女么?

    “太子殿下,皇上召您去御书房!”文渊阁外突然响起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

    夜千泷微微皱眉:“父皇有没有说什么事?”

    “回太子殿下,皇上没说原因,只让你去御书房!”太监的尖细的嗓音再次响起。

    夜千泷眉头皱的更紧,父王怎么在这个时候召他去御书房?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沉了沉,劝解道:“千泷,皇上找你,肯定是有急事,你快去御书房吧!”

    “那你慢慢选书,我很快回来!”夜千泷也知道大事为重,看着沈璃雪,见她点头答应,他转过身,出了文渊阁,阔步向前奔去,风中飘来他若有似无的询问:“除了本宫,父皇还叫了哪些大臣去御书房?”

    太监小跑着跟上夜千泷:“回太子殿下……好像就只叫了殿下一人……”

    宫女们都守在外面,沈璃雪独自一人在大的离谱的文渊阁里来回走动,仔细看着书架上的书籍。

    文渊阁对皇子,公主,大臣们公开,书架上的书籍虽珍贵,却不秘密,沈璃雪仔细看了大半圈,选了四五本各式各样的游记,翻开来大致看看,一张书页从书里掉了出来。

    沈璃雪挑挑眉,书页散了啊?俯身捡起书页,仔细翻看书本,这是从哪本书里掉出来的?

    五本游记都翻了一遍,每本都装订的很结实,没有散乱的现象,她蹙了蹙眉,奇怪,书页找不到地方安放,难道这页不是书上的内容,而是夹在书里的?

    素白的小手拿着书页,举至面前,正准备看看上面的内容,头脑突然传来一阵晕眩,她踉跄了几步,快速伸手扶住了书架,身体里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走,提不起半分内力,眼前的景色也变的模糊起来,用尽全力呼唤一声:“来人!”

    “沈公子有何吩咐?”一道窈窕的身影踏进房间,微笑着看向虚弱无力的她,美眸中闪烁着点点冷芒。

    “淑妃娘娘!”沈璃雪一怔,随即恢复正常:“娘娘被罚关半年禁闭,这才过了几天时间,您就无视惩罚,擅自离宫,如果被德妃娘娘知道你出了长乐宫,可是会加重惩罚的。”

    淑妃看着沈璃雪,嘴角轻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沈璃,少拿德妃来押本宫,今天,看到本宫离开长乐宫的只有你,只要你不说,别人又岂会知道。”

    沈璃雪挑眉看看着淑妃:“淑妃娘娘觉得草民会为您保守偷出长乐宫的秘密?”

    “你当然不会,不过……”淑妃上下打量沈璃雪,笑容诡异:“沈璃,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全身无力,头脑昏眩,看人重影啊?”

    沈璃雪目光一凝,冷冷看着淑妃:“你做了什么手脚?”

    淑妃轻轻一笑,恢复了以往的端庄大方:“也没做什么,就在角落的香炉里放了点沉香,闻的时间长了,会让人全身无力,视线模糊,直至陷入昏迷。”

    沈璃雪转身看向角落,圆几上的紫金香炉里正徐徐向外冒着清烟,淡淡的清香迷人心神:“你可真够卑鄙无耻的。”

    “彼此彼此。”淑妃微微笑着,一步一步,慢慢走近沈璃雪,每走一步都掷地有声,仿佛死神的脚步来临:“本宫被关禁闭都是拜你所赐,今日讨些利息,并不过份。”

    沈璃雪冷冷一笑:“如果你没有让沐涛强占宫女陷害于我,又怎会被关禁闭?失宠,在后宫的地位一落千丈,都是你自找的。”

    “随你怎么说,今天你休想逃出本宫的手掌心!”淑妃笑的温柔诡异,就像抓到了老鼠的猫咪,笑眯眯的看着到手的猎物垂死挣扎。

    沈璃雪目光一沉:“如果只是为了报仇,你大可以在香炉里放毒烟,你放沉香,让我昏迷,应该另有目的吧?”

    “聪明。”淑妃勾唇一笑,美眸看着沈璃雪,她看穿了事情,她也不再隐瞒:“沐国公一审被定了重罪之事,你听说了吧。”

    “如果你抓我,是为要挟镇国侯府放过沐国公,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沈璃雪看一眼淑妃,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的笑:“我不过是镇国侯府的远房亲戚,哪及得上消灭多年劲敌重要。”

    淑妃挑挑眉,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镇国侯府可能不会那么看中你,不过,夜千泷和你的关系不一般,为了你的生命安全,他一定会乖乖听话,放过沐国公。”

    沈璃雪冷哼一声:“夜千泷心性单纯,藏不住话,你就不怕他把事情捅到皇上面前,让你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淑妃看着沈璃雪,嗤笑:“本宫看着夜千泷长大,比你了解他,本宫敢担保,为了你的生命安全,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还会倾尽所有人脉,保下沐国公!”

    “夜千泷有那么大势力吗?”沈璃雪来西凉半个多月,知道镇国侯府是三皇子的外祖父家,沐国公是六皇子的外祖,夜千泷这个太子身后,似乎没有强劲的家族支撑。

    “夜千泷有皇帝的支持,一大批忠心皇帝的人都忠于夜千泷,他完全有能力救下沐国公!”淑妃目光凝重,一字一顿,皇帝身后那批忠臣都不弱,夜千泷这名白痴拥有那看不到的混厚力量,真是浪费了。

    看来西凉不是两两抗衡,而是三足鼎力,镇国侯府,沐国公府身为臣,斗的天翻地覆,以皇帝为首的暗势力,保存着实力,从旁观战。

    淑妃对那股暗势力略有了解,却不清楚人员是谁,抓她除了救沐国公外,还可以引出那些暗势力:“我在文渊阁失踪,太子殿下这么厉害肯定会起疑,娘娘就不怕他查到真相,惹祸上身?”

    淑妃冷冷一笑:“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本宫早已安排好一切,事情绝不会透露半分!”

    “娘娘,有人朝文渊阁来了!”屋外响起小宫女焦急的禀报声。

    淑妃望一眼有气无力,目光迷蒙的沈璃雪,冷声道:“涛儿,事不宜迟,押他回长乐宫!”

    “是!”伴随着低沉的男声,沐涛大步走进文渊阁,看着面容清秀的沈璃雪,恨的咬牙切齿,目光停在她拿书的右手上,眸中闪过一丝狠毒,沈璃废了他的右手,他也要废了沈璃的右手才行。

    主意打定,沐涛目光一寒,左手五指如爪,对着沈璃雪的右手腕抓了过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折断沈璃的右手腕,自己就报仇了。

    劲风袭来,沈璃雪不慌不忙,嘴角轻扬起一抹嘲讽的笑,白衣轻转,优雅的侧身避过沐涛凌厉攻势,手中的游记,狠狠拍到了沐涛后脑上。

    这一下,她用了七八层功力,砸的沐涛头脑发蒙,身体踉跄几下,半天没反应过来。

    淑妃目光一凝,细看沈璃雪,目光清幽冷漠,身姿俊美挺拔,嘴角轻弯起一抹弧度,不需要任何的语言,已是对他们最大的不屑与嘲讽:“你没中沉香?”

    “在香里做手脚,这种手段太逊了。”圣王在沐国公府中毒烟,沈璃雪便暗暗加了小心,走进文渊阁时,就在时刻注意着四周的气息,岂会被轻易算计到。

    “沈璃,本宫真是小看了你!”淑妃瞪着沈璃雪,咬牙切齿。

    “是娘娘太自信,低估了自己的敌人。”两者对战,轻敌便是自寻死路。

    “沈璃,你也不要太高估自己,本宫设陷阱抓你时,就已经设想到了各种后果,你逃脱沉香,其实,在预料之中!”淑妃笑,明媚,璀璨的笑容透着说不出的诡异,看的人心底发寒。

    沈璃雪一惊,除了沐涛,淑妃还有后手……

    “刷!”几道身影突然窜进文渊阁,手持寒光闪闪的长剑,快速攻向她身上的几处大穴。

    沈璃雪眼眸一沉,抓起书架上的书本,对着那几名侍卫狠狠砸了过去。

    书籍众多,挡住了侍卫们的视线,他们肃杀的眼眸微眯,手腕一翻,长剑在半空挥舞几下,书籍被斩向碎片,片片碎纸张漫天飞舞,飘落于地。

    沈璃雪在侍卫们分神的刹那间跃出了他们的包围圈,快速落到一名侍卫身后,挥掌打向他的后颈,夺下长剑。

    侍卫们一击不中,停稳脚步,快速转身,再次攻向沈璃雪,出招快,狠,准。

    沈璃雪嘴角微挑,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白色衣袂在半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红,挥剑迎上了侍卫们的杀招,侍卫们人数多,她不敢大意,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应战,手中长剑上下翻飞,挥舞的密不透风,激烈的打斗声响彻开来。

    侍卫们将沈璃雪围在中间,目光严厉,配合默契的同时出动杀招,沈璃雪身形灵活,招式凌厉,银色光芒带着凌厉的杀机,侍卫们不敢硬接,一时间,身影交错,剑影交织,打斗成了僵局,谁也奈何不了谁。

    淑妃望望门外湛蓝的天空,目光幽深:“夜千泷应该快回来了,必须速战速决!”

    “我明白!”沐涛站在门口,看着被侍卫们围在中间,快速挥舞长剑的沈璃雪,目光一寒,强壮的身躯对着她暴射而去,废了他的武功,还害他在众多侍卫们面前丢尽颜色,他绝不会饶了沈璃。

    沐涛右手残废,但他的身法,速度极快,沈璃雪与侍卫打斗着,察觉不对时,沐涛已近在咫尺,眼看着长剑就要刺到她身上了,沈璃雪雪眸微眯:

    沐涛是边关将军,蛮力十足,这一剑又用了全部的内力,她不能与之硬拼,挥剑打开侍卫们,纤细的身形快速闪向一边。

    沐涛锋利的长剑擦着沈璃雪的头发划过,划断了她束发的丝带,如瀑的墨丝徐徐散落,直直垂于身后,映着白色的衣衫,清新的小脸,美丽不可芳物。

    淑妃美眸中都闪过一丝惊艳:“你……你是女的!”难怪夜千泷看她的目光那么温柔,那么深情,她是女子,很美丽的年轻女子。

    沐涛微微一怔,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再次定睛看去,三千青丝垂于沈璃雪身后,美艳动人。

    沈璃雪抬剑挡开侍卫,望望自己肩膀上轻垂的墨丝,撇撇嘴,没想到被他们识破了身份:“没错,我的确是女的!”众人亲眼所见,她也不准备狡辩了。

    淑妃冷冷看着沈璃雪,她设想过沈璃雪的许多身份,却唯独没料到她是女扮男装:“你是安郡王妃沈璃雪!”

    “你怎么知道?”沈璃雪侧目看向淑妃,仅凭她的女儿身份和名字,判断出她是安郡王妃,有些牵强。

    淑妃看着沈璃雪,没有说话,只是笑,冷酷的笑,愤恨的笑。

    沈璃雪顺着她的目光低头一望,白玉水晶燕垂于胸前衣襟上,映着那一片雪白,更显晶莹剔透:“你认识圣王府避毒玉?”沈璃雪没被沉香迷倒,就是靠了这只水晶燕。

    淑妃从小在西凉长大,然后入宫为妃,没有去过青焰,怎么会认识圣王府的东西?

    “我记起来了,那天在酒楼,你夫君把我打成了重伤。”沐涛恨恨的瞪着沈璃雪,她那位夫君害他在众人面前丢尽颜面,她又害他右手残废,他和他们夫妻两人的仇恨,不共戴天。

    “沐国公府,也是你和东方珩赢走的吧!”淑妃看着沈璃雪,语气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沈璃雪避开侍卫们剑招,笑容明媚,璀璨:“是又如何?愿赌就要服输。”

    “你们夫妻两个,把老子当傻瓜,耍的团团转啊!”沐涛听闻真相,怒火中烧,拿着长剑,径直对着沈璃雪冲了过去:“老子先抓你,再去找你那卑鄙的夫君算账。”

    “只怕你没那么大本事。”沈璃雪打开侍卫们,银光闪烁间,抬剑迎上了沐涛,激烈的兵器交接声再次响起。

    淑妃抬起眼睑,淡淡看着激烈打斗的沈璃雪,眼瞳深处透着说不出的冰冷与诡异:“沈璃雪,如果本宫抓了你,不止能威胁夜千泷,还能要挟青焰战神安郡王!”更能威胁到他!

    “只怕你没那么大本事!”沈璃雪冷冷一笑,抬脚踢飞一名侍卫,寒光闪闪的长剑一横,抹掉了另一名侍卫的脖颈,四名侍卫瞬间死了一半,沈璃雪压力顿减,手腕一翻,长剑挥动的更加快速,所过之处,扬起漫天血红。

    “是么?”淑妃看着沈璃雪的杀招,笑的阴沉诡异:“那你睁大眼睛看仔细了。”

    纤纤玉指突然握了起来,正欲对沈璃雪挥出,一道怒喝突然传来:“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夜千泷修长的黑色身影瞬间来到屋内,白玉手掌猛然挥出,打到了那两名侍卫和沐涛身上,三人都被打出四五米远,撞到书架上,又被反弹回来,重重掉落在地,口吐鲜血,昏迷不醒。

    淑妃心中大骇,夜千泷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眼前突然,闪过一道黑色衣袂,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淑妃纤细的身形被打倒在地,半边脸高高肿起,一座鲜红的五指山触目惊心,嘴角溢出一缕鲜血,口鼻间全都弥漫着血腥味……

    夜千泷愤怒至极,这一巴掌用了很大的力气。

    “璃雪,你没事吧?”夜千泷看着沈璃雪,清澈的眸中满是关怀与担忧。

    “没事。”沈璃雪摇摇头,沐涛右手残废,四侍卫武功一般,她和他们交手的时间并不长,没有受伤,夜千泷愤怒时,用的力气不小,受伤的是淑妃他们。

    淑妃轻捂着被打肿的小脸,抬头瞪向夜千泷,美眸中怒火中烧:“夜千泷,本宫是皇上的嫔妃,你的庶母,你居然敢对本宫不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8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83 识破女儿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83并对腹黑郡王妃183 识破女儿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