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沐国公府覆灭

    “梦儿!”圣王惊讶的看着那名女子,美丽的脸庞,精致的眉眼,乌黑的发如一匹上好的墨缎,松松绾起,浅紫色的衣摆轻轻飘动,与他记忆中的美丽女子完全重合。

    “娘!”东方珩利眸中弥漫着一层淡淡的云雾,扬眉看着那名美丽女子,五年前,他亲手安葬了母亲,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沈璃雪一惊,仔细打量女子,脸形优美,精妙绝伦,如画的眉眼和东方洵居然有五、六分像,她就是圣王妃柳如梦。

    “梦儿,真的是你吗?”朝思暮想了五年的心爱之人近在咫尺,圣王激动的手臂都有些颤抖,不知不觉着朝她走了过去。

    “父王。”沈璃雪上前一步,挡住了圣王的去路:“娘有些不太对劲!”

    柳如梦为人妻,为人母,多年不见的夫君,儿子近在咫尺,她没有丝毫反应,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目光呆滞,一言不发,就像没有灵魂的木偶。

    东方炎前行的脚步猛然一顿,抬眸凝望柳如梦,她墨色的眼瞳不复原来的晶莹与清灵,变的空洞,呆滞,看他的目光也不再是温柔,深情,而是很冷很冰,就像在看陌生人。

    圣王锐利的目光猛的射向李诗诗:“你对梦儿做了什么?”柳如梦是听到李诗诗的笛声后才出现的,她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绝对和李诗诗脱不了关系。

    “本宫不过给她吃了点药,让她变的厉害些而已。”看着圣王愤怒的快要喷火的眼神,李诗诗笑的阴森得意:

    “原来的柳如梦,柔柔弱弱,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弱小无用,经过本宫这几年的药补加训练,她已经成了绝世高手,再跳下相国寺的悬崖时,不必本宫搭救,她也不会摔死!”

    “你控制了梦儿!”圣王爷瞪着李诗诗,咬牙切齿,卑鄙无耻。

    “圣王爷,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柳如梦是一名弱女子,摔下悬崖,身受重伤,奄奄一息,如果本宫不给她吃药,她就重伤死在山崖下了,你哪还能再见到她,一解多年的相思之苦?”

    李诗诗痛恨柳如梦,将柳如梦推下悬崖,是想让她摔成肉泥,一张脸摔的面目全非,看她还如何勾引她喜欢的男子。

    没想到东方炎对柳如梦用情至深,紧跟着跳下了悬崖,还失去踪影,下落不明,于是,李诗诗改变了主意,将柳如梦救了回来,留着柳如梦,不愁等不来东方炎。

    “放了梦儿,本王饶你不死!”东方炎冰冷的声音暗带着滔天怒意,听的人身体一颤。

    放过柳如梦,东方炎不会再找她麻烦,但是,谋朝篡位失败,沐国公府彻底败落,皇帝绝不会轻饶她,她坠入无间地狱,受尽痛苦,她的敌人一家团聚,儿女绕膝其乐融融,逍遥快活,生活幸福甜如蜜?呵呵,一线之差,天壤之别,这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本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将柳如梦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还没收到任何回报,就放了她,本宫也太吃亏了!”李诗诗看着面前的柳如梦,美眸中寒光闪烁,笑的不怀好意。

    “你想怎么样?”圣王一字一顿,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暗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柳如梦训练成杀手后,本宫还没见她施展过武功,难得今天有高手在,本宫就检验检验她这些年的成果如何。”淑妃素白的手指一指东方珩,沈璃雪,东方炎:“柳如梦,杀了东方珩,沈璃雪,东方炎三人!”

    “是!”柳如梦猛然抬起眼睑,呆滞的美眸中闪烁着尖锐的厉芒,纤细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暗影,瞬间来到沈璃雪面前,手中寒光闪闪的长剑,对着她的胸口毫不留情的刺了下去。

    “梦儿!”圣王利眸一凝,伸手抓住了柳如梦的手腕,阻止了她的杀招,深情的目光看进她冰冷锐利的眼睛里:“她是你的儿媳妇,你不能伤害她!”

    柳如梦没有说话,眸中寒芒凝聚,反手一掌打开圣王的束缚,凌厉的掌风扫起满地碎桌碎椅,对着圣王狠狠打了过去。

    圣王大手扬起,凌厉的劲风自袖袍中挥出,抵挡柳如梦的杀招,却只用了一半的功力,深邃的目光看着柳如梦的眼睛:“梦儿,你醒醒,我们都是你的亲人!”

    柳如梦毫无知觉,衣袂轻轻飘飞着,宛若天仙,手中的动作却招招狠毒,毫不留情,面对圣王强势的内力,她不闪不避,就那么直直的迎了上去,强势内力打在身上,衣衫都被震碎,她却像没有任何痛觉,一直向前。

    圣王一惊,急忙收了内力。

    柳如梦看准机会,目光寒冰宛若地狱修罗,手中长剑快速刺向圣王胸口。

    白色衣衫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东方珩来到柳如梦面前,如玉的手指紧紧钳住了她的手腕,阻止她的杀招,深邃的眸中涌着一层淡淡的云雾。

    柳如梦身形一转,手中银光闪闪,清紫色的身影化为世上最恐怖的修罗,毫不留情的杀向东方珩,东方炎。

    哈哈哈!淑妃站在一旁,看着华丽的相杀表演,笑的好不得意。

    夫妻相残,母子相杀,精彩,真是精彩啊,她在地狱里受了十几年的折磨,怎么着都要讨点利息回来。

    夫妻恩爱?儿女绕膝?其乐融融?痴心妄想,她要让他们互相残杀,不得好死,和她一样坠入无边地狱。

    她谋朝篡位,犯了死罪,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多没意思,多抓几个垫背的,一起共赴黄泉才够本。

    不知他们这一家会是怎么个死法?

    淑妃重新看向战局,柳如梦招招凌厉,步步杀机,东方炎且战且退,招招留情,东方珩也只用了一半的功力,他们只想牵制她,不愿伤害她,呵呵,真是深情的夫君,孝顺的儿子,真刺眼,真讨厌。

    “柳如梦,一盏茶内杀了他们两个,否则,你就引咎自尽!”淑妃怒气冲天的狂吼在房间响起,震的人耳膜生疼。

    柳如梦目光寒冰,如杀神一般,急速施展着身法,凌厉的杀机扑天盖地的袭向东方珩,东方炎。

    柳如梦发怒了,招式比刚才快了好几倍,杀招也提高了不止一筹,招招攻向他们的要害,迫使东方炎,东方珩不得不加快出手的速度,加深挥出的内力。

    东方炎看着修罗般的妻子,心在滴血,如果她清醒着,想要他的命,他会毫不犹豫的给她,可是,她被人控制了,一举一动都身不由已,如果他死在她的剑下,她清醒时,肯定会痛苦万分,他不想让她承受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

    东方珩眼中的母亲温柔善良,高贵端庄,没想到再次见面,她毫不留情的对他痛下杀招,她是他的母亲,他绝不能杀她,也绝不会杀她。

    她也是父亲的至爱,失踪了五年,即便她只是毫无意识的傀儡,他们也想留下她,天天见到她,不想杀了她。

    激烈的战局在御书房内漫延开来,剑光闪烁,内力横飞,桌椅板凳的残肢断体四下乱撞。

    李诗诗美丽的小脸上浮现残酷的笑,父子两人对柳如梦招招留情,可那柳如梦是没有意识的杀人机器,绝不会对他们心软,她出招极快,只要能趁着他们分神的瞬间挥出杀招,就可将两人杀死!

    啧啧,柳如梦杀了自己最心爱的夫君,最疼爱的儿子,到了阴曹地府肯定也会痛苦不堪,呵呵,她就是要让她痛苦一世,生不如死!

    沈璃雪站在李诗诗正对面,看着那混乱的战局,柳如梦受人控制,毫无意识,对东方炎,东方珩动了杀机,肯定是要杀了他们,才会停手,东方炎父子俩处处手下留情,不想伤到柳如梦,一直这样僵持着,这场打斗将会永无止境:“珩,点她的穴道,让她昏迷!”

    御书房内室不是特别大,战局里人越多越乱,东方珩,东方炎完全能牵制住柳如梦,沈璃雪便没有加入战团,朗声给他们提着建议,柳如梦被控制,短时间内不可能清醒,先将她打昏,阻止李诗诗的诡计。

    一语惊醒梦中人,伤心失落中的东方珩,东方炎对望一眼,非常默契的一前一后将柳如梦包围在中间,招式快入闪电,飞速攻向柳如梦的大穴。

    贱人,倒是聪明!

    李诗诗恨恨的瞪了沈璃雪一眼,双足一点,纤细的身影跃到东方珩面前,挥掌打开他点向柳如梦的白玉手指,孝子救母,做梦!

    东方珩轻轻飘落在地,看着控制柳如梦,让他们母子相残的罪魁祸首,黑曜石般的眼瞳如一汪幽潭,深不见底,手指轻动,周围的空气瞬间都被冰封,随即转化为道道尖锐的利芒穿透层层空气,对着淑妃急速攻了过去。

    他不能对自己的母亲出手,对这名可恶的幕后主谋,不必再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淑妃恢复武功,阴柔的招式如天女散花,对着东方珩毫不留情的施展开来,衣袂飘飞,环佩叮当作响,紧紧包裹着自己,随后集中成一道凌厉的劲风,毫不留情的攻向东方珩。

    东方珩手中,无形的利器一次又一次快速凝聚,沈璃雪看不到它们的形状,却能感觉它们散发出的强烈杀气,一道又一道,温和如风,优雅如雨,浪漫如雪,却带着浓烈的杀气,以最精准的的手法,最绝妙的姿态,狠狠攻向淑妃,逼的她连连后退。

    沈璃雪震惊的看着东方珩,她离的如此近,都没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招的,只见白色袖袍在她面前飘飞翻滚,就如圣洁的白莲,傲然绽放,每一次绽放,淑妃都会有衣衫被划烂,或墨丝被斩断,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血腥味。

    “砰!”剧烈的碰撞声响彻,沈璃雪抬头看去,圣王拿了沐国公的长剑,和柳如梦激烈打斗,柳如梦剑招凌厉,毫不留情,圣王独自一人应付她,居然丝毫不落下风,长剑划破长空,刺向柳如梦的胸口。

    柳如梦右手中的长剑已经挥出,根本来不及阻拦圣王的长剑,眼着看那剑就要刺到她胸口上了,圣王突然抬高了长剑,剑刃擦着柳如梦的肩膀挥过,没有伤到她分毫。

    圣王暗暗松了口气,还好,没有伤到梦儿……

    “哧!”胸口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柳如梦美眸中闪烁着道道狠毒的厉光,圣王修长的身形猛然一颤,慢慢低头,一柄长剑刺在他胸口上,殷红的鲜血渗透了衣衫。

    他对她手下留情,她却趁着他不注意,痛下杀手!

    击中敌人,柳如梦也没有丝毫反应,潜意识的就要抽回长剑,再次狠刺,纤细的手腕却被圣王紧紧抓住,鲜血顺着剑刃一滴一滴滴落地面,圣王直直看着她冰冷绝情的眸子,苦涩的笑:“梦儿……你真的……一点儿都不记得我吗?”

    柳如梦没有说话,反手一掌打到圣王胸口上,圣王踉跄着向后退去,长剑猛然拔出,挥散出漫天血珠。

    “父王!”东方珩挥掌打开李诗诗,修长的身影如惊鸿,瞬间来到圣王面前,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鲜血快速渗出,浸湿了大片衣衫:“璃雪!”

    沈璃雪快步来到圣王身旁,拿出银针,扎到圣王伤口的位置,为他止血。

    圣王面色苍白,语气虚弱却字字清析:“珩儿……璃雪……别……别怪你娘……她被人控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知道……”东方珩低低的说着,眼睑微沉,敛去了眸中的神色。

    沈璃雪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什么滋味都有,现在的圣王妃完全没有自己的思想,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被人控制,身不由已,她认不出自己的夫君,儿子,只是潜意识的听着李诗诗的命令杀人,刺伤圣王不是她的本意。

    “哈哈哈!”李诗诗的大笑声响起,疯狂的让人头皮发麻:“东方炎,被心爱之人重伤的滋味如何?很伤心,很难过,很痛苦吧?现在的你有多痛,当初的我就有多痛。”她当初受过的痛,吃过的苦,在他们身上,一一讨回来。

    “李诗诗,若我是圣王,也绝不会喜欢上你这种心狠手辣的无耻之徒!”圣王身受重伤,不适合说话,沈璃雪冷冷看向淑妃,毫不留情的反驳。

    “你以为我想变成这样,你以为我愿意变成这样吗?如果当初我嫁给圣王,也会温柔端庄的在家相夫教子,柳如梦就是个抢匪,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我报复她有什么不对?有什么不对?”

    李诗诗瞪着东方珩,沈璃雪几人,歇斯底里的怒吼,身体颤抖着,墨发乱舞,接近疯癫的边缘了。

    “你喜欢别人,也要问问别人喜不喜欢你,你完全可以嫁个温柔的夫君,有更好的生活,是你自己一意孤行入宫为妃毁了自己,怪得了谁?”沈璃雪剥开事情真相,冷声反驳淑妃。

    “我是为了东方炎,为了东方炎啊,那天他为什么要去桃花林,为什么要让我看到?如果没有他,我的生活也不会变成这样。”多年的凄苦生活,淑妃的心理已经扭曲,她一意孤行认为自己做的全是对的,别人说的,做的,全部都是错误的。

    “你们全家人联合起来欺负我,算计我,你们欠我的债,我要千倍万倍的讨回来!”呵呵,只是夫妻相残,还不够。

    “柳如梦,杀了东方珩,送他们父子一起下地狱!”

    圣王重伤流血,柳如梦眼角隐隐滑过一道水痕,身体却冷冷站在一旁,毫无反应,听到李诗诗的命令,她握着染血的长剑,毫不犹豫的向东方珩冲了过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东方珩。

    “梦儿,他是你的儿子!”看着柳如梦毫不留情的凶狠杀招,圣王嘶声高喊着。

    柳如梦置若罔闻,锋利的长剑划过层层空气,刺向东方珩。

    东方珩看着疯狂的母亲,白玉手指轻动,凌厉的剑气将她重重包围,他不想伤了母亲,也不能让母亲伤了自己,因为圣王已经重伤,如果他再重伤了,就没人保护圣王,沈璃雪,李诗诗会凶残的将他们赶尽杀绝。

    东方珩强势内力凝聚成的剑气将柳如梦重重包围,柳如梦奋力撕杀着,眼瞳有些充血,就像地狱的修罗,想要冲破重重障碍,杀掉一切碍眼之人。

    圣王强撑着病体,在沈璃雪的搀扶下慢慢站了起来,看着对峙不下的母子两人,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他们本该是幸福的一家人,母慈子孝,可是现在,互相残杀,不应该是这样,不应该啊。

    眼角凝聚了一点晶莹,圣王猛然伸手推开了东方珩,东方珩剑气一顿,柳如梦冲破了障碍,锋利长剑径直刺向东方珩。

    圣王脚步一转,瞬间来到柳如梦面前,左手紧抓着她的肩膀,右手中的长剑瞬间穿透了柳如梦,圣王两人的身体。

    “父王!”东方珩,沈璃雪震惊的看着那柄长剑自柳如梦后心刺入,从圣王的后背钻出,将两人紧紧钉在了一起,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圣王会以这种方式,制止柳如梦。

    “珩儿,璃雪,梦儿是喜爱你们的,她被人控制,才会害你们,你们不要怪她!”锋利的长剑横穿身体,冷嗖嗖的,鲜血染红衣衫,顺着剑刃滴落地面,圣王看着面前的女子,没有对死亡的恐惧。

    柳如梦没有意识,对他们赶尽杀绝后才会停止攻击,他们的儿子,儿媳还年轻,还有更美好的生活,他们不应该这么死去,况且,这一切都是李诗诗的诡计,如果他们一家真的互相残杀,岂不如了李诗诗的意。

    “父王,我们都不怪母亲,我们能想出办法救母亲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圣王不愿伤柳如梦,可他必须阻止她杀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他选择了同归于尽,一剑刺穿两人,共赴黄泉,他对她,不是恨,而是爱,浓的扯不断,化不开。

    圣王笑笑,凝望着柳如梦:“五年前,梦儿坠落悬崖时,我的心就已经死了,活在世间,不过是为了给她报仇。”看到柳如梦活着,他欣喜若狂,可看到她被人控制,毫不留情的重伤她,他伤心难过,也明白她是迫不得已,他不怪她。

    五年不见,她从一名柔弱女子变成绝世高手,其中的艰辛他没有亲眼看到,却能猜想到,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略显粗糙的手指爱怜的轻触柳如梦美丽的小脸,她的目光呆滞,空洞,指尖上却传来阵阵热量,这真的是梦儿,他的梦儿。

    两人分离了五年,上天垂怜,让他们再次相见,就算天打雷劈,神形俱毁,他也不会再让她独自一人孤单离开,上穷碧落下黄泉,他会永远陪着她。

    圣王强劲有力的臂膊将柔弱的女子紧紧抱在了怀里,两人紧紧相贴着,不留丝毫空隙,女子的幽香和着血腥味萦绕鼻端,圣王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她被人控制,不认识他了,没关系,他们一起去阴间,到了那边,他的梦儿就会恢复,就会认识他了。

    两人胸腔里的血汇在一起,鲜红刺眼,顺着银色的剑刃一滴一滴,滴落地面,晕染出一片炫目的红艳,英俊的男子,美丽的女子身染鲜血紧拥在一起,映着那暗黑的夜,昏黄的光,如同一幅凄美的画卷。

    “炎!”怀中突然传来一道低低的呼唤。

    东方炎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怀中女子正抬头看着他,目光清灵,深情,美眸中盈满了泪水,一如五年前,看他时的脉脉含情。

    “梦儿,你醒了!”圣王被柳如梦震惊,他从未想过,她还能清醒的看到他。

    柳如梦点点头,她醒了,再厉害的重重禁制,也没能阻拦住东方炎对她的爱,因为深爱,所以清醒,美眸中滚动着歉意的泪水:“对不起!”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五年前,在相国寺后山,我没有保护好你!”东方炎深深的凝望着柳如梦,手指轻抚过她的小脸,细如白瓷的脸颊上瞬间染了一片血迹,胸口传来尖锐的疼痛,他猛然想起,两人的胸口上穿着一把利剑:“梦儿……我……又一次害了你……你不怪我吧?”

    柳如梦摇摇头,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纤细的手臂紧紧抱住了东方炎的胸膛:“只要和你在一起,去哪里都可以!”有东方炎在的地方,就是她的天堂,天涯海角也好,阴曹地府也罢,她都愿随他一同前往。

    东方炎抱紧了柳如梦,在她头顶,柔声低喃:“来世,咱们再做夫妻,我会好好保护你,一起去看江南的桃红柳绿,塞外的大漠斜阳,美好的女子,翩跹的男子……”

    胸口尖锐刺痛,嘴角溢出血沫,柳如梦重重的点头,安心的闭上眼睛:“来世,非君不嫁!”

    “非卿不娶!”鲜血快速流失,身体越来越冷,意识也渐渐消散,东方炎紧抱着柳如梦,嘴角扬着浅浅的笑,无声给她温暖,生死之间,许诺一世欢颜!

    沈璃雪眼角微微湿润,多年的杀手生活,她早已忘了如何流泪,看着东方炎,柳如梦之间的深厚感情,她却忍不住眼泪流淌。

    亲生父母相拥着在他面前渐渐失去生气,东方珩面色平静,没有丝毫异常反应,眼瞳深处却蒙了一层痛楚的水雾,如玉的手指紧紧握了起来,轻轻颤抖的拳头,泄露了他内心的真正情绪。

    他是青焰战神东方珩,在西凉代表着整个青焰国,他不能哭,不能流泪,可是,又有谁能面对亲生父母的离世,还完全无动于衷?

    夜千泷望着生死相随的恩爱夫妻,清澈的眸中闪过复杂的情绪,生死相许的爱情,世间难得,也是他最向往的。

    陆江枫眼睛看不到,却能听到两人的谈话,闻到浓烈的血腥味,大致猜测到发生了什么,没有焦距的眸中隐隐划过异样的情绪。

    紧紧相拥,共赴黄泉,明明十分感动人心,淑妃却觉得无比刺眼,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愤怒的咆哮:“你们这两个贱人,以为死了,就能解决一切了,本宫让你们死都不能在一起!”

    纤长的手掌猛然抬起,对着重伤的两人狠狠打了过去,她是想让东方炎,柳如梦惨死,尸骨无存,挫骨扬灰,不是让他们和和美美的一起赴死。

    东方珩白玉手指轻弹,强势的内力瞬间转化为道道利剑,对着李诗诗暴射而去。

    他幸福美满的家庭都是被李诗诗毁坏了,温柔的母亲,慈爱的父亲都是被她所逼,才不得不一起赴死,他会杀了这名心狠手辣的幕后主谋,为父母报仇。

    东方珩满腔恨意,头脑却异常清醒,招招凌厉,毫不留情。

    反观李诗诗,怒气冲天,早就乱了分寸,出招也毫无章法,很快落了下风,一不小心,被东方珩打中肩膀,倒飞出三四米,重重的掉落在地,吐出漫天血珠。

    东方珩故意加重了脚步声,一步一步,每走一步都掷地有声,就像死神的脚步,慢慢逼近。

    李诗诗不慌不忙,看着东方珩,忽然一笑:“东方炎应该还没走远,我现在去追他,还来得及,这一次,我绝对会打败柳如梦,抢到东方炎!”

    呵呵,死亡而已,没什么好可怕的,有东方炎陪着,一路上吵吵闹闹的,绝对不会像深宫这般寂寞,她求之不得。

    沈璃雪站在圣王和圣王妃身边,试过两人的呼吸,心跳,仔细看过他们的伤口,清冷的美眸猛然一凝:“剑扎偏了一些,父王,母亲应该还有救,千泷,皇宫的药都在哪里?”

    “在太医院,都需要什么药,我立刻去拿?”圣王、圣王妃这么恩爱的夫妻,被奸人所害,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非常可惜。

    如今,他们有生还的希望,夜千泷愿意帮他们。

    见夜千泷走出御书房,急步奔向太医院,淑妃歇斯底里的怒吼:“他们伤的那么重,必死无疑,还治什么伤,拿什么药?”

    “闭嘴!”沈璃雪一巴掌甩过去,狠狠打到了淑妃脸上,淑妃红肿的小脸肿的更加厉害,却变本加厉的怒吼:“我诅咒东方炎,柳如梦不得好死,死无全尸,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砰。”沈璃雪飞起一脚,踢到淑妃胸口上,淑妃翻滚了两三圈方才停下,嘴唇苍白,胸口像炸了一样,沉闷的难受,狠狠瞪着沈璃雪,重重咳嗽着,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夜千泷拿来伤药,沈璃雪准备为两人清理伤口,却犯了难,因为圣王,圣王妃抱的太紧,她怎么分都分不开,求救的目光看向东方珩:“珩,怎么办?”

    东方珩黑曜石般的黑眸中凝着一抹深沉:“就这样上药吧!”

    圣王,圣王妃只是有存活的希望,能不能活过来是未知,他们紧抱在一起,是想相携着共赴黄泉,他们不应该拆散他们两人。

    “好!”沈璃雪点点头,以银针为圣王,圣王妃止了血,喂他们喝下伤药后,打断利箭,小心翼翼的取出利刃,仔细清理过伤口,上了金创药,小心翼翼的包扎好,再试呼吸,非常微弱,随着都可能会消失。

    “我医术浅薄,不敢保证父王,母亲能醒过来。”圣王那一剑是报着必死之心扎的,正对心脏,许是对柳如梦还有不忍,扎偏了一点点儿,伤势极重,南疆鬼医来了能救活两人,沈璃雪的医术,却没那么高明。

    “无妨,他们早就准备一起赴死了。”东方珩轻揽了沈璃雪的肩膀,看着相拥的夫妻两人,目光幽深似潭:“若是醒不过来,就如他们所言,来世继续做夫妻,去看江南的桃红柳绿,塞外的大漠斜阳,美好的女子,翩跹的男子……”

    “他们活不过来的,绝对是死路一条!”淑妃不顾自身伤势,歇斯底里的怒吼,她谋反失败,就要死了,东方炎,柳如梦怎么能活着,怎么能活?

    当初柳如梦掉落悬崖时,被大树挂住,重伤奄奄一息,她急着寻找失踪的东方炎,没空理会她,任她自生自灭,没想到她生命力顽强,苦熬了一天一夜都没死。

    她没找到东方炎的尸体,猜测他没死,就把柳如梦抓回西凉,下了药,训练成杀手,引出东方炎,早知道柳如梦能醒过来,她当初真应该让暗卫们轮了她,看她还有何颜面面对东方炎。

    也怪她,思想不够龌龊,只想着让柳如梦和东方炎夫妻残杀,没想过用这么卑鄙无耻的办法毁掉她,她恨,好恨自己啊。

    “淑妃娘娘,皇上已经醒了,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沈璃雪嘴角微挑,似笑非笑的看着淑妃。

    什么?皇帝醒了?

    淑妃一惊,急忙转头看去,皇帝坐在床塌上,轻靠着夜千泷的肩膀,面色苍白,身体虚弱,但他真真实实的醒了,看她的目光,如道道利刃,想要将她凌迟处死:

    “沐国公,淑妃重伤朕,偷取兵符,重伤太子,文武大臣,意图谋朝篡位,罪无可恕,明日午时,腰斩,沐国公府诛连九族!”

    皇帝有气无力的一句话,判了沐国公府所有人死刑,九族之内,无一人幸免。

    淑妃狠狠瞪着皇帝,美眸中闪烁着点点泪光:“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诛我九族,半分旧情都不念!”再看看紧紧相拥的圣王,圣王妃两人,淑妃仰天长啸,声震九宵:她爱的人,心有所属,爱她的人,又在何处?

    喜欢的男人,对她避如蛇蝎,嫁的男人一个比一个绝情,半点夫妻情份都不念,枉她还为他生了儿女,真是眼瞎心也瞎,托付错了终身。

    “你重伤朕,痛打千泷的时候,可曾想过夫妻情份?”皇帝冷冷看着淑妃,她做恶在先,想要毁他的江山,害他的儿子,他又为何要对她客气?

    “夜氏江山,本来就有沐国公府的一份,我们拿回来,有何不对?”淑妃怒吼着,声音尖锐,西凉国虽强大,但外患也不有少,如果没有沐国公镇定边关,皇帝哪能坐得稳西凉国皇位。

    “西凉江山是夜家的,朕可以给你们割地封侯,却不能容忍你们谋朝篡位!”西凉江山是夜家打下来的,祖宗有训,江山历代姓夜,镇守边关之人功不可没,可以加官进爵,却不能谋朝篡位。

    呵呵!皇帝绝不会放过她了,淑妃也不再对他报希望,看着那相拥的两个人,低低的笑,就算要死,也应该是他们死在她的前面,她要亲眼看到他们的惨相,可是现在,他们虽然昏迷了,还有气息,还活着,她怎么能死,怎么能死!

    她不甘心,好不甘心!

    阵阵冷风吹过,浓浓的血腥味飘散,两名御林军走上前来,架起了沐国公,后背伤口剧烈的疼痛,他慢慢醒了过来,看着目光冷冽,气势威严的皇帝,瘫倒在地的淑妃,心知自己篡位失败,很快就要被斩,胸中腾起万千气息,皆为不甘!

    他是西凉的沐国公啊,镇定边关,为国操劳一生,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御林军走上前来,拖了淑妃下去,她看着圣王,圣王妃,怒吼:“东方炎,柳如梦,明天正午我死了,晚上就来勾你们的魂,这一世,你们休想再幸福,快乐,哈哈哈,这是你们欠我的……”

    淑妃衣衫破损,衣衫凌乱,像疯子一般大笑着,被侍卫拉下去了。

    皇帝看向站在门口的御林军统领,威严的声音在房间响起:“传令下去,皇城守卫军,御林军全部归位,各司其职,千泷,你带人捉拿沐国公府的余党,肃清沐国公府的余孽,还西凉京城一个太平!”

    夜千泷生性单纯,一直生活在他的庇护之下,经过这件事情,他清楚的知道,千泷已经十九岁,是未来的一国之君,不能再活在他的庇护里继续单纯,他会安排谋士,教他治国之道,让他成为一代明君。

    圣王,圣王妃紧紧相拥着,嘴角扬着浅浅的笑,死对他们来说不是终结,而是开始,他们真心相爱,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是两人的天堂。

    沈璃雪侧目看向窗外,阴沉的天不知何时晴了,漆黑的夜幕里闪着一颗颗星星,皎洁的月亮挂在天空,照亮世间所有黑暗……

    血腥的风雨过后是晴天,这是好兆头,圣王,圣王妃的伤势,应该会好转!

    ------题外话------

    (*^__^*)嘻嘻……明天回青焰,啦啦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8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89 沐国公府覆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89并对腹黑郡王妃189 沐国公府覆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