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捉姦当场

    “沈璃雪,说再多的废话,你也逃不掉。”青焰战神费尽心机娶到的女人,与众不同,平时,东方珩保护的很严密,秦君昊也清醒着,做事严谨,不敢逾越界线。

    如今,他中了媚药,神智迷蒙,色心色胆也跟着壮了起来,沈璃雪落单,附近没人,品尝美人的绝佳时机,他绝不会轻易放过。

    至于夜千媚,等他办完好事,回去再和她算账。

    玲珑的娇躯近在咫尺,沈璃雪特有的清新香气扑面而来,秦君昊瞬间欲火焚身,色爪迫不及待的抓住沈璃雪的衣服,就欲撕烂。

    沈璃雪目光一寒,挥掌打开秦君昊的咸猪手,怒道:“秦君昊,我是东方珩的妻子,你敢碰我一下,他肯定会杀了你。”

    秦君昊是南疆太子,武功高强,沈璃雪不是他的对手,未央宫的位置偏僻些,附近没有宫女、太监,她惊声高呼也叫不来侍卫,必须先拖延时间,再想办法自救。

    秦君昊强忍着欲望仰头大笑:“沈璃雪,若是让东方珩知道你失身于本宫,你就是人人唾弃的残花败柳,他岂会再视你如珍宝?”

    秦君昊的确忌惮东方珩,但沈璃雪是青焰郡王妃,视贞节大如天,重如命,他强占她之事隐瞒下,他逍遥自在的继续做他的南疆太子,沈璃雪也可安然无恙的做郡王妃,皆大欢喜。

    若是丑事传扬开来,东方珩怒不可遏的追杀他,他大不了回南疆,在他的地盘上,东方珩心中再愤怒,也不能轻举妄动。

    沈璃雪可是青焰人,避无可避,背着夫君失身他人,会被千人指责,万人唾骂,下场比他凄惨百倍。

    沈璃雪是聪明人,肯定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他笃定她不敢张扬此事,方才大胆调戏她!

    沈璃雪冷眼看着秦君昊:“秦太子,如果我们真的出了事,我会全部告诉东方珩,让他为我讨回公道,在我眼里,名节不如公道重要。”

    纸里包不住火,再隐蔽的事情,也有东窗事发的时候,被人欺负了,就要讨公道,哪能遮遮掩掩,欺骗自己心爱之人,让罪犯兴高采烈的逍遥快活。

    “东方珩的性子,你很清楚,你确定事发后,你还能安然无恙的走出青焰?”

    呵,沈璃雪竟然不在意自己的名声,名节,有意思!

    “那完事之后,本宫杀了你,就无人知晓这件事情了。”秦君昊的声音低沉、暧昧,透着阴冷与嗜血,半吓唬半震慑,若是沈璃雪聪明,配合他隐瞒事情,他会放她一条生路,若她不识抬举,休怪他心狠手辣!

    沈璃雪冷笑,玷污了良家女子,为防事情败露,杀人灭口,秦君昊真是有够心狠手辣。

    欲火一遍又一遍侵袭全身,秦君昊呼吸滚烫,看着面前清冷如月的沈璃雪,征服欲大起,就像是被欲望驱使的野兽,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征服面前的女子。

    色爪抓住沈璃雪的衣服,狠狠一扯,布帛撕裂,露出她圆润的雪白香肩,更大程度的刺激着秦君昊脆弱的神经,眸中色光闪闪,恶狼扑食般对着沈璃雪扑了过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为了这美人,被东方珩追杀他也认了。

    沈璃雪目光寒冷如冰,她搬出东方珩震慑秦君昊,并非害怕他,而是为了准备足够的手段对付他。

    化身为色狼的秦君昊近在咫尺,她冷冷一笑,猛然抬起了手掌,素白的指尖寒光闪烁,对着恶狼的喉咙狠狠刺了过去……

    未央宫外阳光明媚,冬青摇曳,夜千媚站在一棵大树后,倾听着未央宫内激烈的打斗声,笑的阴冷得意,花枝乱颤。

    秦君昊是南疆太子,武功高强,沈璃雪一介女流,又怀着身孕,绝不是秦君昊的对手,最多一刻钟,沈璃雪就会被他压在身下玷污。

    秦君昊中了烈性媚药,神智不清醒,也不会有半点的怜香惜玉,受欲望驱使,他会和沈璃雪疯狂欢爱,沈璃雪肚子里的孩子两个月,正在危险期,一定会被秦君昊折腾的流产。

    她失身,会受千人指责,万人唾骂,没了孩子,也没了继续留在圣王府的筹码,东方珩会对她厌恶至极,一气之下,绝对会休妻。

    青焰战神的弃妻,还有哪家人敢娶?沈璃雪会在别人的指责,唾骂中孤寂终身,生不如死。

    哼,这就是她算计自己,害死自己母亲,弟弟,外祖父九族的下场。

    未央宫里的打斗声渐渐弱了下去,夜千媚看着房门紧闭未央宫,笑的不怀好意。

    光天化日,青焰安郡王妃与南疆太子在青焰皇宫偷情,啧啧,真是不知羞耻,若是传扬出去,肯定会震惊京城,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事发后,沈璃雪那狼狈,凄惨,生不如死的模样了。

    呵呵,众人指指点点着,她羞愤交加,十多种颜色在她脸上交替闪过,她的表情,绝对精彩。

    “夜公主的笑容真灿烂,可是遇到什么开心事了?”一阵清风刮过,一袭浅紫色湘裙的美丽女子笑意盈盈的出现在她面前。

    望着女子明媚的脸庞,璀璨中透着冰寒的笑容,夜千媚瞪大了眼睛,惊恐的连连后退:“沈璃雪……怎么是你……”

    未央宫里的打斗已经停止,沈璃雪应该在宫殿里被秦君昊无情的糟蹋才是,怎么会出现在她面前,还对着她笑,笑容透着说不出的诡异与凌厉,看的人心底发寒。

    “夜公主觉得站在你面前的不应该是我?那应该是谁?秦君昊么?”沈璃雪嘴角微挑,似笑非笑。

    夜千媚目光闪了闪,含糊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心中暗骂:秦君昊中了媚药,应该比平时厉害才是,怎么这么轻易就被沈璃雪打败了?难道是媚药太烈,他分神压制,被沈璃雪钻了孔子?真是没用。

    “秦君昊中了媚药,在未央宫里色性大发,我觉得,给他下媚药之人,肯定就在附近监视着他,没想到,我一出宫殿,就看到了夜公主。”沈璃雪温和的眸中突然折射出凌厉的寒光,仿佛洞察一切,让人无处可逃。

    “是又如何?”夜千媚一惊,随即恢复正常,四下望望,附近没人,她咬牙切齿道:“你害死了我所有的亲人,我给你个小小的教训,难道有错?”

    “你想杀我,可以明刀明枪的宣战,我绝不会退缩,用下媚药这么下三滥的手段,真是有够卑鄙无耻。”沈璃雪清冷的眼瞳冷若寒冰。

    “本公主就喜欢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你能怎么样?杀了本公主么?”夜千媚不屑的轻哼,挑衅的看着沈璃雪:

    “你懂武,本公主也懂,你有了身孕,和秦君昊较量了这么久,内力损耗不少,腹中胎儿也因你的剧烈打斗有些不稳吧,你若是再与本宫交手,不但会输,还会流掉腹中胎儿。”

    青焰和西凉一样,都是子嗣为重,夜千媚笃定,沈璃雪为了腹中胎儿,不敢再和她交手,肆无忌惮的嘲讽沈璃雪。

    仇人近在咫尺,却不能亲手教训,沈璃雪肯定气愤,郁闷到了极点,哈哈哈!

    沈璃雪冷冷看着夜千媚,突然一笑:“多谢公主关心,教训夜公主,用不着我亲自出手。”

    话落,子默和五名黑衣暗卫凭空出现,将夜千媚重重包围,阻去了她所有退路。

    夜千媚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道:“你……早有准备。”

    “珩去御书房前,留了他们几人在暗中保护我。”沈璃雪笑容璀璨:“秦君昊就是他们几人合力抓起来的。”

    秦君昊中了烈性媚药,武功比平时还高,沈璃雪根本打不赢他,和他说那么多,是想套出给他下媚药的人,没想到他油盐不进,不肯吐口,沈璃雪也懒得再和他废话,叫出子默和暗卫们,合力制服了秦君昊。

    “你想怎么样?”夜千媚恨恨的瞪着沈璃雪,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

    东方珩对她真是在意,离开一小会儿的时间,也派武功高强的暗卫保护她,自己太大意了,低估了她的魅力。

    自己想让她身败名裂,生不如死,她愤怒至极,会杀了自己么?自己死也不会让她好过。

    看着夜千媚急转的眼睛,沈璃雪微微一笑,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公主自己闯的祸,自己解决。”

    “什么意思?”夜千媚先是满头雾水,随后,眼睛一亮,咬牙切齿的怒瞪着沈璃雪:“贱人,你敢。”

    沈璃雪勾唇一笑,这世间,还没有她不敢做的事:“子默,送夜公主进未央宫。”

    “是!”子默目光肃杀,大步走向夜千媚。

    绝不能被他们抓住,不然,她下场凄惨。

    夜千媚心急如焚,双足轻点,就欲飞身离开。

    五名暗卫目光如冰,铁一般的长臂伸出,狠狠按到了夜千媚的肩膀上,她还来不及出招,已被拿下,心中大惊着,嘴巴一张,就欲喊救命,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震惊间,子默来到她面前,揪着她的衣领,像拎东西一样,拖着她走向未央宫,动作粗鲁,半点都不怜香惜玉。

    脖颈被衣领紧勒着,夜千媚疼的直皱眉头,穴道被点,她动不了半分,也骂不出一个字符,心中恨的咬牙切齿,贱人贱人贱人,她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眼前突然一暗,男子被迫压低的嘶吼声传入耳中,夜千媚抬头一望,秦君昊被两名暗卫死死按在地上,像野兽一样拼命挣扎着,双目赤红。

    看到她后,他狠厉的眸底居然闪烁着浓浓的喜悦,就像饿了许久的野兽找到了猎物,心中震惊异常,秦君昊盯上她了,怎么办,怎么办?

    子默摆摆手,那两名暗卫松开了秦君昊,同时,子默也解开了夜千媚的穴道,三人快速飘出了宫殿,郡王妃交待,单一的强取豪夺没意思,两人激烈的争斗,更有看头。

    秦君昊中媚药有段时间了,全身兽血沸腾,欲望早已高涨,迫不及待的要找女子纾解,获得自由,像恶狼一样,低吼着,如饿似渴的朝夜千媚扑了过来。

    淡淡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夜千媚紧紧皱起眉头,爬起来,急步跑向大门,秦君昊烈性媚药焚身,体质就像野兽,不眠不休的交欢,会把人折腾死的。

    沈璃雪站在门口,看着面色惊恐,急速前奔的夜千媚,以及她身后满眼情欲,穷追不舍得秦君昊,微微一笑:“夜公主,好好享受你自己作的孽吧。”

    在夜千媚愤怒、绝望的目光中,暗卫们抓着房门,砰的一声紧紧关上,还上了锁。

    “砰砰砰!”夜千媚气急败坏的狠狠捶打房门,怒吼冲天:“沈璃雪,开门,快开门……啊……秦君昊……你干什么……”

    ‘哧哧哧!’伴随着阵阵激烈的布帛撕裂声,夜千媚尖锐的高叫声响彻大半个未央宫:“秦君昊,你看清楚……我是夜千媚,不是沈璃雪……”

    “夜千媚!本宫找的就是你……”秦君昊怒喝着,布帛撕裂声更加激烈:“你骗本宫喝媚药,本宫正准备找你算帐……没想到你主动送上门来了……沈璃雪逃了……你来帮本宫解媚药……”

    “秦君昊……臭死人了……滚开……”夜千媚训斥着,宫殿里响起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贱人,找死。”秦君昊怒喝着,打斗声更加激烈。

    沈璃雪揉揉额头,秦君昊中烈性媚药,色胆包天,武功大增,夜千媚可不是他的对手……

    “啊!”正想着,夜千媚凄厉的惨叫声穿透云层,响彻云霄。

    秦君昊野兽般的低吼声透过紧闭的屋门传了出来:“不愧是……西凉公主……肌肤细腻如瓷……与众不同……”

    “秦君昊……卑鄙无耻……混账……龌龊……”

    太阳暖暖的照射着,夜千媚尖锐的叫骂渐渐弱了下去,最终变为情不自禁的暧昧低吟,淹没在激烈的交战声中,男子高亢,兽性的低吼声一阵又一阵,带着纾解的满足与兴奋。

    沈璃雪听的一阵反胃的恶心,胸口翻江倒海,走到一边,手扶着树,不停干呕,小脸嫣红如霞,眼睛盈满了眼眶,却什么都没吐出来。

    子默目光一沉:“郡王妃,卑职去请太医。”

    “不好了……不好了……未央宫出事了……”湛蓝的天空下,宫女尖锐的高叫声响彻大半个皇宫,午休的嫔妃和宾客们都被惊动,也震惊了正在御书房内商谈事情的众人。

    皇帝眉头紧皱,目光威严,冷声道:“怎么回事?”

    “儿臣不知,安郡王,未央宫不是你休息的寝宫么?”太子看向东方珩,却见他站的位置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她的影子,窗外,一道白色衣袂快速远去。

    “去未央宫看看究竟出什么事了。”皇帝眉头皱的更紧,站起身,阔步向前走去,太子,五皇子等人急步跟上。

    东方湛目光凝了凝,随着众人的脚步,缓步前行。

    东方珩出了御书房,面色阴沉着,一路急奔,来到未央宫时,宫殿门口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不少人。

    年轻男子们眼睑低沉,目光尴尬,女子们俏脸通红,含羞带怯着,正准备转身离开,见到阔步前来的东方珩,面色瞬间大变:“安……安郡王……您怎么在这里?”

    东方珩脚步一顿,锐利的目光扫过震惊,错愕的众人,他在这里很奇怪吗?

    突然,男子的粗喘和女子的低吟声响在耳边,东方珩目光一凝,循声望去,看到了紧闭的未央宫宫殿门。

    “未央宫是安郡王和郡王妃的午休居所。”混在人群中的李幽兰突然开口,声音不大不小,足够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听到。

    众人一惊,都听出了她的话外音,安郡王站在他们旁边,那宫殿里缠绵的是安郡王妃和其他男子。

    “安郡王妃那么喜欢安郡王,绝不会背着安郡王和其他男子偷情。”唯恐别人不知道未央宫里偷情的人是沈璃雪,李幽兰惊声高呼。

    给别人的感觉却是欲盖弥彰,沈璃雪没偷情,宫殿里怎么会有男女欢爱的声音?还那么激烈,那么忘情。

    “你真的这么相信璃雪?”东方珩转过头,目光沉沉的望着义正词严的李幽兰,深邃眸底闪烁着凌厉的幽冷厉光,看的人心底发寒。

    李幽兰只觉后背涌进一股浓烈的寒气,瞬间到达四肢百骇,冷的蚀骨,心里升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惧意,嘴角扬了扬,牵起一抹不自然的笑:“当……当然……我一直把安郡王妃当做好朋友的……”

    “嗯……嗯……啊……”女子暧昧的低吟突然提高,清析的钻入众人耳中,贵族千金们听的脸红心跳,悄悄打量面色阴沉的东方珩:

    他那么宠爱沈璃雪,沈璃雪居然不知羞耻的背着他偷情,真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他肯定很伤心,很难过,堂堂青焰战神,第一美男子,别人求都求不来,沈璃雪得到了,却不好好守着,枉顾常伦和其他男子偷情,不守妇道的无耻贱人。

    “安郡王,我相信璃雪是清白的,在宫殿里偷情的肯定是宫女、侍卫们,把门破开吧,证明璃雪的清白!”李幽兰看着众人眸中的怀疑与愤怒,心里暗自高兴,面上却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为沈璃雪辩驳。

    她膳后回宫殿休息时,亲眼看到秦君昊走进了未央宫,很久都没有出来,里面还传来了若有似无的打斗声。

    如今,房间里响着的暧昧低吟,肯定是秦君昊在强占沈璃雪,只要门一打开,沈璃雪在秦君昊身下承欢的无耻模样就会展现在众人面前。

    东方珩被戴了绿帽子,怒气冲天,轻则休了沈璃雪,重则将她沉塘浸猪笼。

    几名年轻男子站在门口,跃跃欲试,只等东方珩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踢开房门,安郡王妃与人偷情,丢的是东方皇室,圣王府的脸,非同小可,一定要弄清楚了。

    东方珩淡漠的看着那紧闭的未央宫宫门,一言不发。

    “李姑娘对未央宫的事情了解的真是清楚。”一道清冷的女声突然响起。

    熟悉的声音让李幽兰身形一怔,猛然抬头望去,沈璃雪站在阳光下,越过重重人群,缓缓走了过来,浅紫色的衣袂随风轻飘,美的不似凡人,望着李幽兰震惊的目光,她轻轻一笑:“我出现在这里,李姑娘很意外啊。”

    李幽兰牵牵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笑:“郡王妃没事,我很高兴,郡王妃不是在未央宫休息么,怎么会从外面回来?”

    “我正在孕吐期,刚才吐的很难受,就去看大医了,太医给我开了几副药。”沈璃雪故做无奈的叹息着,指指子默手中的药包。

    李幽兰恨的咬牙切齿,怎么这么巧!

    “嗯嗯啊……”女子暧昧的低吟再次响起,沈璃雪一怔,故做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砰。”未央宫里的不是安郡王妃,那几名年轻男子们再无顾及,迫不及待的踢开了紧闭的宫门。

    众人好奇的目光透过大开的门口向里望去,夜千媚躺在地上,全身赤果,眼眸微闭着,美丽的小脸上带着性欲的潮红,嘴巴微张,吐出一个又一个令人销魂蚀骨的音符,泛着淡淡粉红色的身躯上紧压着秦君昊强健的身躯,两人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做着最原始的动作。

    巨大的撞门声惊醒了深陷情欲里的夜千媚,她微闭的眼睑猛然睁开,目瞪口呆的众人映入眼帘,胸口沉闷的难受,身下传来阵阵刺痛,她侧目一望,秦君昊紧压在她身上,毫不怜惜的攻城掠池,刚才发生的一幕幕浮现眼前,她惊声尖叫:“啊!”

    柔弱的胳膊快速推开秦君昊,夜千媚满目惊恐的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破衣服,胡乱遮住自己的脸和满是青淤的身躯,准备进内室躲避。

    “还想跑,回来……”秦君昊的媚药还没有完全解除,神智有些不清,伸手抓住夜千媚的胳膊,再次拉到身下,狠狠蹂躏。

    “滚……滚开……”夜千媚美眸喷火,用力拍打着秦君昊,却撼动不了他半分,伤痕累累的身躯被迫打开,迎接他的再次强势进入,眼泪如雨,顺着眼角快速滑落。

    “西凉公主夜千媚,怎么会是她。”一人认出了夜千媚,轻捂着嘴巴惊声高呼。

    众宾客的目光集中到男子身上,再次惊讶的高呼:“那个男的是秦君昊秦太子……天哪,他们两人怎么会……”

    李幽兰面色苍白,银牙紧咬:明明应该是沈璃雪和秦君昊在里面的,怎么会换成了夜千媚和秦君昊……

    沈璃雪冷冷看着眼前的一幕,若非东方珩留下了子默和暗卫们,她逃不出未央宫,现在被人这般围观,丢尽颜面的人就是她了。

    秦君昊中的媚药极烈,欢爱这么久都没有解除,如果被抓住的人是她,被糟蹋不说,她腹中的孩子肯定也保不住,夜千媚是想将她和孩子一起除掉,才会下烈性媚药,她让夜千媚自食其果,并不过份。

    “这是在干什么?”皇帝越过人群,阔步走了过来,看着宫殿内糜乱的画面,气的全身发抖:“去提桶冷水,浇醒他们。”

    青焰湛王的未婚妻和南疆太子在皇宫偷情,青焰皇室的脸面都被他们丢尽了。

    冷水当头浇下,沉浸在情欲之河的秦君昊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望着满脸泪痕,满身欢爱痕迹,被他折磨的柔弱不堪的夜千媚,挑挑眉,漫不经心道:“媚药解了。”

    他活动活动筋骨,全身舒畅,抓起散落在地的衣服,毫不犹豫的站起身,远离夜千媚,没有半分留恋。

    转过身,他看到门口站满了人,皇帝站在最前面,看他的目光威严,冷冽:“秦太子,不说清楚事情真相,就想一走了之?”

    “这个嘛……”秦君昊抬眸一望,看到了沈璃雪,他和夜千媚欢爱是她策划的。

    目光触到她身旁的东方珩,微微一凝,若是实话实说,东方珩肯定能猜出事情真相,到时,他在青焰就无立足之地了……

    “是沈璃雪,她让暗卫们抓了本宫,关到未央宫被秦君昊糟蹋……”夜千媚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裹紧自己,手指着沈璃雪,哭的梨花带雨,声嘶力竭的控诉着:她守了十几年的清白之躯就这么被毁了,卑鄙无耻的贱人。

    沈璃雪冷冷看着夜千媚:“夜公主,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无缘无故,我陷害你做什么?再说了,你和秦太子都是大活人,就算我将你们关在一起,你们也可以洁身自好啊。”

    贱人,居然装蒜!

    夜千媚看沈璃雪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秦君昊中了媚药,疯狂的强迫我,我哪里还能再洁身自好。”

    “真的?”沈璃雪故做不知的皱起眉头:“未央宫里干净的很,没燃什么媚香之类的催情物,秦太子是怎么中媚药的?”

    “他是……”夜千媚愤怒的指责声戛然而止,沈璃雪在套她的话,贱人,真是聪明,目光闪了闪,大哭道:“我怎么知道秦君昊怎么中的媚药,沈璃雪,你害我失了清白,我和你拼了。”

    说着,夜千媚穿着破烂的衣衫,美眸喷火的就欲扑向沈璃雪,却被侍卫们紧紧拉住,她愤怒的咆哮声响彻整个未央宫:“沈璃雪,我杀了你。”

    沈璃雪揉揉额头,夜千媚铁了心想将她拉下水,她才不会如夜千媚所愿,转头看向秦君昊:“秦太子应该知道自己是怎么中的媚药吧。”

    夜千媚一张小脸,瞬间苍白的毫无血色,她给秦君昊送纸条时,借着飘飞的衣袂,偷偷在他酒里下了烈性媚药,秦君昊若是将她供出来,聪明人就能间接猜到事情真相,她失身,不但不会引起人们的同情,还会被千人指责,万人唾骂。

    秦君昊看着沈璃雪,嘴角微微上翘,扬着暖暖的笑,眼瞳清冷如腊月寒冰,仿佛在说:“你敢把事情推到我身上,我就将你做的丑事公诸于众,让你在青焰再无立足之地。”

    “本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走在皇宫里,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就随便进了一座宫殿,宫殿里没人,本宫身体难受的厉害,恰在此时,一名女子推门走了进来,本宫神智不清,受欲望驱使,迷迷糊糊的,就和那名女子发生了事情……”

    未央宫是东方珩,沈璃雪的居所,秦君昊无缘无故跑来这里,别人会觉得他没安好心,想要糟蹋青焰安郡王妃,那就是色胆包天,直接对东方皇室宣战,他人还在青焰,这么说,对他半点好处都没有。

    倒不如说的含含糊糊,认下强占夜千媚的罪名,她是湛王的未婚妻,也是无父无母,被人抛弃的孤女,皇帝对她并不重视,对他的惩罚不会太重。

    夜千媚高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秦君昊没有供出她,不过,他也没的指证沈璃雪。

    “秦太子对夜公主可是真心?”皇帝看着秦君昊,冷冷询问。

    “本宫和夜公主只有这一次风流,以前也没怎么接触过,谈不上什么真心不真心。”秦君昊蹙了蹙眉,不知道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秦太子强占了她的清白之躯,应该给她一个合理的交待。”皇帝委婉的提醒。

    秦君昊恍然大悟,夜千媚已经失身于他,不能再嫁给东方湛为妻,他们之间那纸婚约,需要他来打破:“本宫会给夜公主一个名份。”

    “如此,甚好。”皇帝望了夜千媚一眼,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

    夜千媚是西凉的罪臣之后,皇帝不想再让她成为湛王的正妃,但圣旨已下,不能收回,他一直都很郁闷。

    夜千媚被秦君昊强占,失了清白,是解除两人婚约的最好契机!

    “我不嫁秦君昊,死也不嫁。”夜千媚想到自己满身的伤痕,满目惊恐,他就像野兽一样,丝毫不懂怜香惜玉,她的身体都快被他撕裂了,嫁给这么粗鲁的男子,她哪有幸福可言。

    皇帝威严的目光猛然的望向夜千媚:“夜公主已是秦太子的人,还想再嫁其他男子吗?”

    “我……我……”夜千媚一时语塞,东方湛是青焰湛王,需要金枝玉叶来配,她是个被人用过的残花败柳,早就配不上东方湛了,皇帝绝不会让她再嫁东方湛。

    秦君昊是南疆太子,会离开青焰,东方珩,沈璃雪身份尊贵,聪明绝顶,能力非凡,想打败他们,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必须留在青焰,伺机为自己和母亲,弟弟报仇:“我愿出家为尼。”

    秦君昊顿时怒火中烧,宁愿出家为尼,也不愿意嫁他做偏妃,夜千媚的骨头还真硬:“青皇,夜千媚失身本宫,就已是本宫的人,她和青焰皇室再无任何瓜葛,她的嫁娶,还望青皇不要插手,让我们两人解决。”

    “好,朕不插手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撇清夜千媚和青焰皇室的关系,皇帝求之不得,自然顺着秦君昊的意思:“夜公主毕竟是西凉公主,秦太子莫要委屈了她,她现在的身份有些特殊,秦太子最好问过南疆皇帝的意思,再给好安排名份。”

    秦君昊面色一僵,青焰皇帝是在变相赶他离开么?

    沈璃雪微笑,秦君昊胆大包天的偷取青焰大炮,青焰皇帝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赶他走,夜千媚失身于他,给了皇帝赶人的绝妙理由。

    秦君昊和东方湛合作的天衣无缝,两人联手,势力颇强,不容小视,沈璃雪设计秦君昊强占夜千媚,除了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外,还想挑拨东方湛和秦君昊之间的关系。

    夜千媚是东方湛的未婚妻,就算他不喜欢她,她也是他的所属于,他最信任盟友,一句招呼都没打,突兀的就强占了属于他的女人,他心里多多少少也会有些不舒服,两人间的友谊必定会出现裂痕,合作起来,也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得心应手。

    没想到皇帝做的更绝,直接赶秦君昊走,呵呵,秦君昊一走,东方湛在京城就少了一条强有力的臂膀,不会那么频繁的做坏事害人了。

    “千媚没做成朕的儿媳,朕也将她当成女儿看了,事情拖的久了,对她不好,秦太子选个合适的日子,起程回南疆,商量着给她个名份吧。”

    “皇上,千媚愿意出家为尼,真的愿意。”夜千媚心中震惊着,跪倒在地,头磕的咚咚作响,她不要嫁秦君昊,死也不嫁。

    皇帝看着地面上渗出的血迹,无奈的轻叹一声:“千媚,你很年轻,正值青春大好年华,出家为尼,青灯古佛,不是你一名小姑娘应该过的生活,相信秦太子,他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

    “皇上……”夜千媚直起身体,泪水盈盈的看着皇帝,满眼委屈。

    皇帝摆手制止了她要说的话,冷声道:“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摆驾回宫。”

    “摆驾养心殿。”小太监很会察言观色,看出皇帝不想再理会此事,急忙一甩拂尘,尖细的嗓音传遍未央宫。

    “恭送皇上。”在众人的祝福声中,皇帝阔步走去养心殿。

    热闹看完,众人也三三两两的离开,不时回头望望瘫坐在未央宫内的夜千媚,满眼鄙视,嘲讽:放着英俊潇洒的青焰湛王不嫁,偏要去嫁南疆那相貌平凡的太子,没有眼光。

    “咱们也回府。”东方轻揽着沈璃雪的小腰,转过身,缓步前行,如玉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沈璃雪略显苍白的小脸:“你身体不舒服?”

    “还好。”沈璃雪摇摇头,嘴角轻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有事的不是她,而是站在未央宫门口没动的三位。

    东方湛站在门口,像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秦君昊站在屋内,一幅漫不经心的模样,望望瘫坐在地,面如死灰的夜千媚,挑挑眉,悠然道:

    “湛王爷,本宫是被人算计了,被逼无奈,才不得不迎娶夜千媚,我知道你也不喜欢他,她嫁了本王,不影响咱们之间的友情,你们有什么悄悄话可以慢慢说,本宫找人算个良辰吉日,准备回南疆。”

    青焰皇帝已经下了逐客令,他不能再死乞白赖的留在京城,可离开青焰后,他又不能立刻就回来……

    秦君昊走出宫殿门,消失不见,夜千媚的神智渐渐恢复,扶着门框慢慢站起身,楚楚可怜的看着东方湛:“湛王爷,是沈璃雪设计我,你一定要为我讨回公道……”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甩到了夜千媚白嫩的小脸上,她的脸被打偏过去,鲜红的五指山瞬间显现,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东方湛愤怒的咆哮声响在耳边:“谁让你用这种方法算计沈璃雪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96》,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96 捉姦当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96并对腹黑郡王妃196 捉姦当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