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丽妃毒发,姦夫初现

    糟糕,被发现了!

    沈璃雪避开破窗而来的花瓶,双足一点,纵身跃进了不远处的冬青丛里,借着冬青的掩护,运用轻功,快速向前奔,耳边呼呼的风声刮过,她脚未着地,不会对腹中的孩子有伤害。

    那人的武功,内力都比她高,若是交手,她一定会输,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她一直小心翼翼,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那名男子忘情的欢爱,居然还能察觉到她的存在,洞察力真是敏锐。

    ‘沙沙沙’衣服与冬青叶子的摩擦声急促的响起,沈璃雪回头一望,两道高大的身影急步追了过来,离的远,又有冬青遮掩着,看不清他们的模样,隐约间能看到他们衣衫的颜色,是皇室侍卫,应该是那名皇子的心腹。

    沈璃雪素白小手伸进衣袖,却迟迟没有拿出长鞭,永华宫附近没什么人,如果被他们抓住,她绝不会有好下场,青焰皇子们都知道她擅长用鞭,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出手,否则,丽妃和那位皇子就会知道偷看到秘密的人是她。

    摩擦声越来越近,侍卫们的衣服也显的越来越清楚,再有十米就能追上她了。

    沈璃雪美眸一凝,俯身捡起地上的石子,对着身后人狠狠打了过去。

    石子有五六颗,如天女散花一般,越过重重冬青,径直射向紧追的侍卫。

    侍卫们面容肃杀,挥剑打落石子,对着沈璃雪暴射而来,不料,沈璃雪身如鬼魅,瞬间来到了两人面前,素手一挥,银光闪烁,鲜血飞溅,两侍卫的喉咙瞬间已被割断,动作干脆利落。

    看着眼睛圆睁,重重的倒在冬青丛里的侍卫,沈璃雪长舒了一口气,这两人离她很近,没看到她的相貌,也看清了她的身形,不能再留着。

    远处,沙沙的摩擦声再次响起,脚步声却轻的几不可闻,糟糕,是那名皇子亲自追来了,她不是那皇子的对手,还是走为上策。

    收好匕首,她双足轻点着,瞬间跃出了冬青丛,悄无声息的奔向甘泉宫。

    夕阳西下,沈璃雪踏着金色余辉回到甘泉宫,开窗,跃进,脱外衣,摘首饰,上床,睡觉,一系列动作顷刻间完成。

    刚刚盖上被子,一道熟悉、俏丽的女声在外响起:“你们怎么都站在外面,璃雪呢?”

    “回娘娘,郡王妃在休息。”脆生生的女声是燕月。

    “璃雪孕吐,面色不太好,应该少吃多餐,不能只是睡觉,晚膳时间已到,她多少都要吃一些,本宫去叫醒她。”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像是丽妃要强行闯入。

    “娘娘,郡王妃休息时,不喜欢别人打扰……”秋禾、燕月劝解着,阻拦了丽妃的脚步。

    沈璃雪知道丽妃铁了心要闯进来,秋禾,燕月根本拦不住,丽妃想见她,她就让丽妃见见,故做睡意朦胧,含糊不清的道:“什么事这么吵?”

    门外,秋禾,燕月精神一震,朗声道:“回郡王妃,是丽妃娘娘来了……”

    紧闭的房门被推开,丽妃扶着宫女的手急步走了进来,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璀璨的笑容,锐利的目光望向沈璃雪:“本宫来看看璃雪。”

    沈璃雪勾唇一笑,是来看她有没有跑去永华宫偷看到她偷情吧!

    面上一副感激的模样:“多谢丽妃娘娘关心。”

    丽妃站在床前,看沈璃雪拥着被子,缓缓坐起,乌黑的墨丝如瀑,直直垂于身后,微微有些凌乱,清亮的眼睛有些迷蒙,像是睡的久了,还没有完全回过神。

    难道闯进永华宫偷看到她秘密的人真的不是沈璃雪?

    青焰后宫住的基本都是皇帝的嫔妃,柔弱女子们都不懂武功,而在窗外偷听之人,武功颇高,身法很快,皇子的花瓶砸过去,没砸到人,派去抓人的心腹也被杀了,于是,她潜意识的想到了懂武功的沈璃雪,急急忙忙的赶来了这里:

    “璃雪睡的可好?”丽妃微微笑着,不着痕迹的试探。

    房间响着几不可闻的轻微脚步声,沈璃雪余光看到两名永华宫的宫女不着痕迹的在房间走动着,似在搜查寻找什么。

    她心中冷笑,面上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微笑着敷衍丽妃:“娘娘有心了,璃雪睡的极好。”

    内室不大,很快就搜查完毕,两名宫女走了过来,眼神的轻微碰触,微微的转动,已经交待了想要汇报的一切。

    丽妃脸上的那一丝凝重瞬间烟消云散,沈璃雪没去过永华宫:“天色已晚,璃雪可愿意去本宫的永华宫用膳?”

    “多谢娘娘美意,安郡王说晚膳会来接璃雪,就不去打扰娘娘了。”沈璃雪话刚落,东方珩阔步走了进来,白色锦衣轻轻飘飞,俊美的容颜让天地为之失色,宫女们看的一阵脸红心跳,低垂了头,俯身行礼:“安郡王。”

    “丽妃娘娘。”东方珩淡淡望了丽妃一眼,越过她和宫女,来到床边,拿起床头的外衣披到了沈璃雪身上:“天气冷了,小心着凉。”

    “这里是内室,很暖和。”话虽这样说,沈璃雪还是顺着他的意思,穿上了外衣:“事情都处理完了?”

    “差不多,我吩咐厨房做了很多你爱吃的菜,回府就可以用膳了。”东方珩帮沈璃雪系好衣带,抱她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旁的木梳,毫无顾及的为沈璃雪梳理略显凌乱的墨丝,动作轻柔,看的宫女们脸红心跳,各种羡慕,忌妒。

    丽妃的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看她嫁了老头子,故意在她面前秀恩爱么?真是碍眼,牵牵嘴角,扬起一抹完美的微笑:“安郡王、璃雪要回府用膳,本宫就不打扰了,告辞。”

    沈璃雪没去过永华宫,在窗外偷看的另有其人,她必须尽快将那人揪出来,否则,她和皇子都会出事。

    转过身的瞬间,丽妃突然感觉手背上传来一阵奇痒,忍不住用手抓了抓,尖锐的指甲抓破了一小块皮,一股暗黑色的血带着浓浓的腥臭气息飘了出来。

    她猛然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奇痒从手背传到手臂瞬间到达四肢百骇,她全身都痒的难受,忍不住隔着衣服胡乱的抓了起来,片片衣服被抓破,流出的暗色血浸湿了衣衫,一股股腥臭味快速在房间弥漫开来。

    丽妃痒的难受,惊声尖叫着,在地上来回翻滚,宫女们全都吓了一跳,怔忡着,不敢上前,纷乱的惊呼声在内室响彻开来:“娘娘,娘娘,您怎么了?”

    魔音穿耳,惊的人耳膜生疼,沈璃雪蹙了蹙眉,冷声命令:“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请太医,你们几个,把丽妃娘娘的手脚都抓紧了,别让她伤到自己。”

    “是是是!”手忙脚乱的宫女们恍然大悟,一人快速跑出了甘泉宫,另外几名宫女则将丽妃抬到了床上,紧绑住手脚。

    丽妃全身痒的难受,不停哀嚎着,拼命挣扎,平整的大床被弄的凌乱不堪,干净的床单上也染了暗黑色的血,阵阵腥臭味飘散,熏人欲呕。

    沈璃雪站在梳妆台前,看着痛苦难受的丽妃,眼瞳冷若寒冰:这是丽妃自找的,怪不得她。

    腰间一紧,她被拥进了温暖的怀里,抬眸,正对上东方珩黑曜石般的深邃眼瞳,眼神交汇间,仿佛在说:“你做的好事?”

    沈璃雪眨眨眼睛,小声传音:“是丽妃想害我和孩子,我才给她个小小教训的。”

    东方珩目光猛然一凝,眼瞳深处隐有风暴凝聚:“她会死吗?”敢害他的妻子和孩子,罪无可恕。

    沈璃雪瞟了痛苦不堪、满身是血的丽妃一眼:“看大夫的医术,和她的造化了。”大夫医术高明,来的早些,丽妃能活下来,如果大夫来的晚,医术再差点,毒攻了心,她自然是没救了。

    “你什么时候下的毒?”东方珩走进内室后,没见沈璃雪动手,毒应该是在他来之前下的。

    “一个时辰前了,更确切点说,毒是子默下在丽妃床上的,赤身裸体的和男子欢爱那么久,她当然会中毒。”

    沈璃雪轻飘飘的话像一道惊雷,震的东方珩凝深了目光:“你说什么?丽妃和男子在永华宫欢爱?”

    皇帝宠幸嫔妃,都是嫔妃沐浴更衣后送到皇帝的寝宫,极少在嫔妃的宫殿宠幸,就算要宠幸,也应该是在晚上,刚才在永华宫和丽妃欢爱的绝不是皇帝。

    “我还听到丽妃叫他殿下……”儿子和父亲的女人偷情,皇帝的绿帽子戴的真够奇特,不过,左右不离他们东方皇室的人,就算将来丽妃有了孩子,也是皇室的后代子嗣,不算是野种。

    殿下!东方珩的目光再次凝深,青焰皇帝的儿子,居然和他的妃子偷情,皇宫里果然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东方珩对皇宫的龌龊事不感兴趣,恰逢太医进了内室,皇后也被惊动了,他便没再细问,淡淡看向被绑在大床上,不断翻腾、哀嚎的丽妃,心思歹毒,罪有应得。

    太医把过脉,掰开丽妃的嘴巴喂她吃了解毒丸,又拿出治伤的药膏命宫女们为她涂抹。

    宫女们死死按着丽妃的胳膊和腿脚,强忍着重重腥臭味,紧皱起眉头,快速为她涂抹药膏,渐渐的,药起效,丽妃安静下来,沉沉睡去。

    皇后望一眼她惨不忍睹的满身伤痕,不解道:“太医,丽妹妹是怎么回事?”

    太医目光凝重:“回娘娘,丽妃娘娘应该是不慎中了某种毒。”

    皇后目光一凝:“有人对她下毒?”

    “不一定。”太医轻捋着胡须,高深莫测道:“丽妃娘娘的毒是从表面渗进的,应该是不小心接触了有毒的植物,引起中毒。”

    不是人为中毒!皇后高悬的心稍稍放了下来:“丽妹妹现在如何了?”

    “毒已解,没有性命之忧了,不过,那毒很特殊,她身上的伤势也很重,怕是会留下疤痕。”太医语气低沉,他已经尽力了,毒性很强,也很特殊,他没在第一时间处理,真的无能为力。

    “有劳太医。”

    皇后转身看向永华宫的宫女们,居高临下,语气凌厉:“你们是怎么照顾丽妹妹的?”

    “娘娘恕罪。”永华宫的宫女扑通扑通跪了一地,身体瑟瑟发抖,战战兢兢道:“丽妃娘娘白天无事,就喜欢逛御花园,奴婢们身份卑微,又不知那有危险,无法阻拦。”

    御花园里种着许多花,一年四季都在开放,是后宫嫔妃们无聊时的好去处,丽妃年纪轻轻,嫁了年近半百的皇帝,又没有子嗣,日子过的无趣至极,经常去御花园赏花消遣。

    “还敢顶嘴。”皇后冷冽的目光冷冷扫过跪地的宫女们:“你们这么多人跟着都没事,为何只有丽妹妹一人中毒了?”

    “这……”宫女们低垂着头,咬了咬唇:“回娘娘,奴婢们身份低微,不敢碰御花园里任何东西,娘娘可以摘花摘草。”言外之意,丽妃是摘花时中毒,并非她们故意护主不利。

    “如此说来,本宫错怪你们了?”皇后眼眸微眯,眸底闪烁的威严与冷冽让人全身发冷。

    宫女们吓的全身颤抖,不停磕头求饶:“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皇后娘娘,御花园里花品众多,宫女们不懂医,当然不敢打扰丽妃娘娘摘花的雅兴,所幸丽妃娘娘也没出事,不如,您就先饶过她们,让她们将功补过。”

    皇后身为六宫之主,有嫔妃出了事,她要调查、处置,丽妃莫名其妙中了毒,是宫女们没照顾好,她处置她们并无不对,不过,沈璃雪对付的是丽妃,不想牵扯这些无辜的宫女。

    皇后看了沈璃雪微微隆起的小腹一眼,神色缓和下来,东方珩,沈璃雪都是她的晚辈,也是青焰皇室的佼佼者,他们的劝言,她听得进几分。

    回头看向宫女们时,皇后的神色依旧严厉:“安郡王妃为你们求情,暂且不追究你们的责任,快去照顾丽妃,下次再犯同样的错误,定然不饶。”

    “谢皇后娘娘,谢安郡王妃。”宫女们千恩万谢着,慌忙站起身,涌到床边照顾丽妃。

    皇后转身看向沈璃雪,目光慈爱:“身体还好吧?”

    沈璃雪礼貌微笑:“多谢娘娘关心,夜深了,璃雪告辞。”丽妃的凄惨下场她看到了,可以无牵无挂的出宫。

    “路上小心。”夜色渐浓,皇后也不再挽留两人,道过别,东方珩轻拥着沈璃雪的肩膀,缓步走出甘泉宫。

    灯光明亮,将皇宫照的亮如白昼,青石路上行人却很少,秋禾,燕月远远的跟在后面,确认十米内再无外人,沈璃雪挑眉:“丽妃命大,没被毒死,不过,她身上的伤口结珈后会留疤。”满身疤痕没有一片好肌肤的美人,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的。

    “需要本王出手么?”东方珩抱沈璃雪的胳膊不知不觉间紧了紧,敢算计他的妻儿,不可原谅。

    “不必,经此一事,丽妃肯定会学乖,不敢再轻易算计我。”一刀结果了丽妃,太便宜她了,让她顶着满身疤痕,生不如死的活着,才是对她最大的惩罚。

    东方珩没再说话,强劲有力的手臂再次收紧,他相信他的小妻子,她说不杀丽妃,那就暂时不杀,等她哪天说要杀了,他再动手。

    不知不觉着,后腰传来一阵酸疼,沈璃雪轻轻揉着,行走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东方珩敏锐的察觉到了她形动的迟缓,瞟她一眼:“腰酸?”

    沈璃雪点点头,目光闪烁着,有些心虚。

    东方珩无奈的瞪她一眼,长臂一伸,将她横抱了起来,教训道:“以后有什么事,让子默去做,你就老老实实坐着,不要急急忙忙的去凑热闹。”

    从甘泉宫跑到永华宫看活春宫,她可真有闲情逸致。

    “好。”沈璃雪用轻功从甘泉宫跑到永华宫,再从永华宫到甘泉宫,距离较远,她动作太快,虽没动到胎气,却消耗了很多体力,走路才会腰酸。

    走在后面的秋禾,燕月全都小脸羞红着,低下了头,心说,安郡王、郡王妃真是恩爱,在路上也这么亲密无间,虽说现在是晚膳时间,附近没什么人,但她们这两个小丫鬟也是人啊,安郡王,郡王妃好像把她们当成透明的了。

    夜色渐浓,阵阵风吹过,带着浓浓的冷意,沈璃雪纤细的手臂紧紧抱住了东方珩的脖颈,:“珩,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东方珩最近天天早出晚归,早晨,沈璃雪睡醒前,他出门,晚上,她睡着后,他才回来,两人好几天没在一起好好说说话了。

    “在忙朝中大事。”东方珩简单扼要的概括。

    沈璃雪撇撇嘴:“很神秘,不能透露吗?”

    东方珩浅浅一笑:“也不是特别神秘,就是有关湘西……”

    “安郡王,郡王妃。”熟悉的男声响起,打断了东方珩的话。

    沈璃雪抬头看去,一名十六七岁的年轻男子迎着两人走了过来,浅紫色的蟒纹袍服昭示着他皇子的高贵身份,腰间一块玉佩,晶莹剔透,热情、英俊的脸上带着些许稚气,正是皇后所出的五皇子。

    “五皇子这么晚才回宫。”东方珩如往常一样,声音淡淡。

    五皇子笑嘻嘻的扬了扬手中的食盒:“我去醉仙楼,买了母后最爱吃的荷花糕。”

    “五皇子真孝顺。”沈璃雪微笑,太子整天都在忙国事,极少进宫看望皇后,五皇子还没有成年,仍然住在宫里,有他陪伴皇后,皇后也算有福之人:“皇后娘娘应该还在甘泉宫。”

    “甘泉宫?”五皇子蹙了蹙眉:“皇祖母在永宁宫,母后去空无一人的甘泉宫做什么?”

    “是丽妃娘娘出事了,具体情形一言难尽,五皇子到了甘泉宫就知道了。”丽妃出事的前因后果,沈璃雪一清二楚,可她不能明说,让五皇子自己去问宫女们好了。

    “多谢郡王妃,我先去甘泉宫了,你们一路小心。”五皇子笑眯眯的提着食盒阔步前行,与沈璃雪擦肩而过的瞬间,一阵若有似无的腥臭味随风飘散。

    沈璃雪一怔,侧目看向五皇子,见他双眸微眯,笑容满面的大步前行着,素白的手指一弹,一枚银针射出,打落了五皇子腰间的玉佩。

    她从东方珩怀中跃下,上前一步,捡了起来,碧绿的玉佩上纹着青焰皇室的标记,高贵大气,若有似无的腥臭味飘散,破坏了这份美感,她微微蹙眉,随即又舒展开来:“五皇子,您的玉佩掉了。”

    五皇子停下脚步,望望空荡荡的腰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走回来,接过了玉佩:“多谢郡王妃。”

    “不客气。”沈璃雪嫣然一笑,如百花开放,清冷的目光扫过五皇子欣长的脖颈,眼瞳微凝,不着痕迹的试探:“五皇子下次再买糕点,早点去,免得错过了用膳时间,皇后娘娘会心疼的。”

    五皇子嘻嘻一笑,四下望望无人,压低了声音道:“我是在宫外玩了一下午,忘记了时间,买糕点哄母后开心,逃过惩罚的,嘿嘿,千万别告诉母后。”

    “原来如此。”沈璃雪微微笑着,一副无奈的模样,五皇子挂好玉佩,提着食盒,急步前行。

    东方珩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走上前来,轻揽着沈璃雪的小腰:“你打落五皇子的玉佩做什么?”沈璃雪的小动作,五皇子没有察觉到,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我想验证,五皇子是不是和丽妃偷情的那个人。”

    沈璃雪轻飘飘的话像一道惊雷,震的东方珩一怔:“五皇子和丽妃偷情?”这怎么可能?

    沈璃雪素白的小手举至东方珩口鼻前:“你闻闻这是什么味道?”

    东方珩轻轻一嗅,墨色的眼瞳猛然一凝,甘甜中带着些许腥臭味,正是丽妃身上散发的味道。

    “我让子默下在丽妃床上的药,是我自己根据南疆鬼医的医书随便调配的,也是第一次用,没有沾过丽妃床的人,身上绝不会染上那种味道。”

    沈璃雪目光凝重,一字一顿,她早就叮嘱过子默,丽妃躺过那张床后,就将床上的有毒之物全部换过,以免被人抓到把柄,就算有人意外接触了那张床,也应该是永华宫的宫女或太监。

    五皇子身为皇室皇子,虽然住在皇宫,宫殿却远离后宫嫔妃,根本接触不到永华宫的东西,他身上染着丽妃床上的味道,足以说明,他就是和丽妃偷情之人。

    东方珩没有说话,眼前浮现五皇子那单纯,清澈的眼睛,嘴角浮现一抹自嘲,他的妻子和五皇子无冤无仇,不会胡乱冤枉他,五皇子是偷情之人的可能性极大。

    沈璃雪看着东方珩凝深的眼眸,再次举例:“永华宫的那名男子,和丽妃……那个时,一直低垂着头,我没看到他的相貌,但在刚才,我看到了五皇子的脖颈,似乎用布包扎了,若无意外,他应该是沾染了毒,中毒较轻,已经用药清理干净了。”

    欢爱时,男子紧压着丽妃,身体没有直接接触床塌,染毒不多。

    “璃雪,你有没有闻到五皇子身上散出腥臭气息?”路上有风,五皇子身上的腥臭味很淡,东方珩不知道那味道是不是从他身上飘出来的。

    沈璃雪怔了怔,摇摇头:“这倒没有,他用了药,毒都清理了,身上就不会有腥臭气了。”沈璃雪闻到的腥臭气息都是从玉佩上散出来的。

    “青焰皇子们都有一块象征身份的玉佩,图案一模一样,如果只是那块玉佩有问题,挂在五皇子身上,未必就是他的。”东方珩不是不相信沈璃雪,而是事关重大,必须要仔细查清楚了,不可草率行事。

    沈璃雪蹙了蹙眉:“那五皇子脖颈上的伤,又做何解释?”

    “五皇子喜欢和同窗们打斗,经常负伤。”东方珩路过五皇子小院两三次,就见他和人对打了两三次,基本都是半斤八两,各有受伤,偷情之事,五皇子有一半的嫌疑,另外一半是被人陷害,推出来做替罪羊。

    沈璃雪紧紧皱起眉头:“那有什么办法可以确定真正的偷情人?”丽妃和那位皇子没发现她的身份,她原本是懒得理会那位偷情皇子的,没想到会遇到了五皇子。

    如果五皇子是真的偷情人,他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性情就是伪装的,一装十几年,都没被人发现,着实是个厉害角色,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反手给你一刀。

    如果他是被人陷害,被人推出来做替罪羊,真正的幕后主谋躲在背后看热闹,也是个潜在的危险,沈璃雪都不能再袖手旁观。

    “眼前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东方珩看着冬青丛,目光沉静。

    沈璃雪睁大眼睛看着他:“什么机会?”

    东方珩四下望望无人,凑近沈璃雪,压低了声音道:“本王刚刚接到消息,湘西大旱,民不聊生,皇上一定会派人前去赈灾,这可是个能捞好处,又能扬名立威的好机会,想要登基为帝的皇子们,都不会轻易放过!”

    不出东方珩所料,翌日早朝,听闻湘西大旱的消息后,无论是朝臣,还是皇子,反应都有些激烈。

    叶国公一马当先,行至金銮殿中央,沉声道:“皇上,湘西大旱,民不聊生,微臣建议,命太子代表皇上前去赈灾,为百姓排忧解难,也可彰显您对湘西百姓的重视。”

    叶国公的推荐引起大殿一部分大臣的支持,太子身为未来青焰皇帝,完全有资格代表皇帝前往湘西。

    他年纪轻轻,经历的事情颇少,的确应该多出去走走,看看,多与百姓接触接触,体验体验百姓的疾苦,将来登基为帝,也能成为一代明君,更好的管理青焰。

    “泓儿去湘西?”皇帝保养得当的修长手指轻点着龙椅的把手,似在考虑此事的可行性。

    东方湛悄悄对李丞相使了个眼色,李丞相会意,走出一步,双手抱拳,恭声道:“禀皇上,微臣以为,太子去湘西,不太合适。”

    叶国公不悦的皱起眉头,李丞相是在故意和他唱反调么?

    其他大臣也小声的议论纷纷,太子完全可以代表皇上,李丞相为什么说不合适呢?

    “是吗?”皇帝抬起眼睑,居高临下的看着李丞相:“李爱卿说说看,哪里不合适?”

    “湘西距离京城较远,周围多是山地,大旱多日,肯定会有乱民匪寇,太子乃是青焰的储君,身份高贵,万一到了湘西,出了差错,后悔莫及呀。”李丞相轻叹着,语气沉重,为国为民。

    一部分官员也随声附和他的提议,湘西地势凶险,万一饥饿的流匪贼寇们也凶狠,太子的确不宜前往。

    皇帝挑眉看着李丞相:“那以李爱卿之见,朕派谁前往湘西最合适?”

    ------题外话------

    (*^__^*)嘻嘻……谢谢亲们的花花,钻钻,票票,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07》,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07 丽妃毒发,姦夫初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07并对腹黑郡王妃207 丽妃毒发,姦夫初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