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气坏东方湛

    身穿檀色锦袍,头戴紫金发冠,犀利的眼眸不怒自威,眉宇间,一抹傲气混然天成,英武清俊的容颜震的于新和李丞相目瞪口呆:“皇……皇上……”

    他怎么会在这里?来了多久了?他们怎么半点儿都没有察觉到?门外守卫的侍卫们也一点儿声响都没发出,都死哪里去了?

    “你们两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这里商量如何欺骗朕!”皇帝想到刚才听到的对话,气不打一处来,狠狠两脚踹倒于新和李丞相,愤怒的咆哮响彻整个书房。

    他是高高在上的青焰皇帝,手握生杀大权,掌管着所有青焰人的命运,这两名臣子居然想设阴谋诡计,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真是胆大包天。

    “皇上,李丞相想保他孙子一命,方才想了阴谋诡计算计皇上,微臣并没有答应……”

    皇帝愤怒之下,力气很大,踹的于新胸口沉闷,身体也软软的,使不上什么力气,他急促的喘了几口气,强忍着不适,直起身体,跪倒在地,颤抖着身体急声解释。

    李凡是纨绔子弟,文不成,武不就,无论走到哪里,都只会添乱,于新很不看好他,也没打算救他,刚才那几句话,不过是敷衍李丞相,没想到被皇帝听到了,真是倒霉,事情是李丞相挑起,与他无关,他必须摘清自己。

    “住口,你当朕没听到你说的话么?李凡之事,你明明松了口,想和李丞相狼狈为奸,欺骗朕。”皇帝犀利的眼眸闪烁着道道冷芒,他的臣子,脑子里想的,念的,不是如何协助他治理青焰,而是如何欺瞒他,保住他们那不学无术的亲人。

    以占卜说是上天的指示?呵呵,上天放着他皇室不理,青焰百姓不管,偏偏袒护一名是非不分,黑白不明的纨绔子弟,想也知道其中有问题,李丞相居然想出这么漏洞百出的计策,真是愚蠢至极,当他是昏君,看不透事情真相吗?

    “皇上,微臣并非松口,是想劝李丞相悬崖勒马……”救李凡是李丞相一厢情愿,于新从头到尾都没有答应过,欺君的死罪,他不想担,也不能担。

    “李凡之事暂放一边,作法问天可是你一手策划的,你设了个大骗局,将朕耍的团团转,真是好本事。”皇帝居高临下的看着于新,锐利的眸中燃烧着两簇熊熊怒火:

    毁灭龙座的天灾,镇压天灾的阳年阳月之人,全部都是于新杜撰出来的,欺骗了所有的人,枉他是青焰九五之尊,居然没有看穿一名小小臣子的把戏,真是可恶。

    于新震惊着,身体抖如筛糠,皇上什么都听到了,他再能言善辩也驳不过事情真相,他们费尽心机的策划,还没有派上用场,就全部都暴露了,怎么会这样?

    欺君可是杀头的死罪,怎么办?他可不想死!

    心急如焚间,他猛然想起,作法问天的主谋是湛王,他和李丞相谈话时,并没有提到他,皇帝以为他是主谋,安插那些阳年阳月之人是他自己想把持青焰。

    身为皇帝,最忌臣子不忠,得知他要谋朝篡位,皇帝当然会勃然大怒,湛王是皇帝的亲生儿子,文武双全,又颇具帝王之风,皇帝对他也十分欣赏,如果皇帝知道是湛王在背后操纵一切,应该不会再大发雷霆。

    “皇上……作法问天其实是……”

    “于大人,皇上是明君,有自己的判断力,你就不要再隐瞒事实了,将事情串连好,想仔细,再从实招来。”

    李丞相冷冷截断了于新的话,向他递了个警告的眼色,刚才那一瞬间,他看的清楚,于新胆小怕死,卖主求荣的想要招出东方湛。

    东方湛是皇帝的亲生儿子,他的设计,不但不会让皇帝心软,还会加重他的愤怒,到时,事情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丞相府,湛王府名下的所有势力,都会受到打击,再严重些,多年的心血土崩瓦解,毁于一旦,倒霉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

    被李丞相那锐利的目光一扫,于新也清醒了过来,湛王能力滔天,又知道皇帝的弱点,他精通术法,对湛王有一定的帮助,湛王不会置他于不顾,应该会想办法救他出去,若是他招出了湛王,湛王也成为阶下囚,他这参与了作法问天的下属,休想有好结果。

    “皇上,微臣精通占卜,青焰的天灾,并非空穴来风,微臣安插那些阳年阳月之人,的确是为了青焰着想……”

    “一派胡言,那些人进了军里,没带来半分好处,还仗着自己的身份欺压百姓,你是在保青焰平安,还是在为青焰制造人祸?”

    于新承认了自己的私心,皇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那么相信于新,将青焰国的安危系于于新之身,于新倒好,居然设局将他耍的团团转,真是胆大包天,可恶至极。

    “皇上,那五人只是其中一部分蛀虫,大部分阳年阳月之人还是不错的……”

    湛王那些暗卫们带着任务进入军中,表现非常不错,和军中将士们的关系也很好,一是为了掌握更多的信息,二是为了拉拢更多的人,那五个蛀虫根本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

    “住口,那些人都是你骗朕之后私自安插进军中的,他们是你的势力,你的属下,若非有那五个蛀虫,朕也看不到你的狼子野心。”阳年阳月之人在军中表现的越好,军中将士对他们的防备也就越少,渐渐的,将整个大军握在手里,那青焰就是他于新的天下,他青焰皇室也要由东方改姓于了。

    “皇上,微臣没有这种想法,真的没有……”于新一惊,连连后悔,是自己太心急了,说错了话,皇帝身为九王之尊,生性多疑,他的人在军中表现好,皇帝肯定会忌惮,对他的误会也会更深,怎么办?他要怎么解释,才能打消皇帝的疑虑?

    皇帝转过身,看着院中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侍卫,利眸中闪过一丝冷然:“于新,你不过是小小的钦天监,府里居然有这么多厉害侍卫,早就存了谋朝篡位之心了吧?”幸好那五个蛀虫事发,他对阳年阳月之人起了疑,不然,他恐怕到死都会被蒙在鼓里。

    于新目光一凝,抬眸看向院中那一圈手持长剑,身强体壮的侍卫,他们都是精挑细选的,武功高强,人数最少也有三十左右。

    再看看皇帝,只是一人,身后那名老太监,半点武功都不懂,不足为惧,他心里突然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如果皇帝死了,就不能治他的罪了,凭这三十人的本事,要杀皇帝,轻而易举……

    “于新,你是不是想杀了朕?”皇帝冰冷的声音如鬼魅一般在耳边幽幽响起,于新一惊,慌忙摇头:“微臣不敢……不敢……”

    心中暗暗吃惊,皇帝怎么会知道他的想法?

    “都已经在策划着谋朝篡位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你于新不敢做的?”皇帝看着于新,笑的森冷骇然,他阅人无数,看人的目光,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于新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眼眸中那一闪而逝的杀机,不是对他又是对谁?

    “于新,你好大的胆子!”皇帝陡然提高了声音,惊的于新身体一震,头脑懵懵的,战战兢兢道:“皇上明查,微臣没有这种想法,真的没有……”

    心中却在天人交战,现在的皇帝,只是一副空架子,杀他不是难事,但是,皇帝一死,青焰京城一定会动荡,事情绝不会善了,自己要不要动手?

    “砰!”紧闭的院门突然被人大力撞开,大批御林军闯了进来,将守在小院中的侍卫们团团围住,太子一身银色戎装,英挺出众,微冷着面容阔步走到皇帝面前,俯身行礼:“儿臣救驾来迟,请父皇恕罪。”

    “不必多礼!”皇帝神情高傲,冷眼看着御林军将侍卫全部抓获,青焰是他的天下,独自一人闯进于府又如何,他是九五之尊,不怕臣子害他。

    于新则面色苍白,眸如死灰,身体抖如筛糠,御林军什么时候来的?他一点儿都没察觉到,幸好他没有杀皇帝,不然,现在已是死路一条。

    但是,皇帝认定他想谋朝篡位,绝不会轻易放过他,怎么办?招出湛王爷么?他是最大的幕后主谋,也是他想做皇帝,不是自己……

    余光看到一抹湛蓝色的身影,他一怔,用力眨眨眼睛,再次看去,东方湛踏进院落,大步朝皇帝走了过来,死寂的心顿时浮上浓浓的喜悦,湛王来了,他有救了。

    “皇上明查,微臣一心为国,安插那些阳年阳月之人,完全为了青焰着想,真的没有谋朝篡位的心思……”于新故意提高了声音,让东方湛听清楚事情原委。

    而东方湛在踏进小院的那一刻,看到被御林军紧押着的侍卫们时,就已经明白了事情始末,心中怒气冲天,作法问天他计划的天衣无缝,知情人除了他,只有于新和李丞相知道,他半句话都没有吐露,泄露秘密的,只有于新或李丞相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那些人都是他苦心培养的精英,就这么毁在他们手里了,气死了,气死了。

    “于新,你欲谋朝篡位在先,想要暗害朕在后,还想狡辩?”皇帝居高临下的看着于新,严厉的气势不怒自威。

    “皇上,微臣冤枉,真的冤枉……”于新跪倒在地,不停磕头求饶,目光有意无意,望向东方湛。

    “父皇,儿臣看于大人仙风道骨,超凡脱俗,神情犹如闲云野鹤,不像是那种野心勃勃的篡位之人,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于新愚蠢至极,泄露秘密,东方湛十二分不愿意帮他,但是,作法问天安插的那些人全是他的忠心部下,现在被当成了于新的同党,于新出事身死,他们也难辞其咎,他保于新,其实是在保自己那些精英侍卫们。

    于新暗暗松了口气,湛王一向聪明,手段也非常高明,他肯帮自己求情,说明自己对他还有用,他不会置自己于不顾。

    “湛儿,人不可貌相,刚才朕在书房外,将于新的话听的清清楚楚,作法问天,是他一手操纵,目的,就是为安插那些阳年阳月之人到军中,暗中抢夺我青焰大军指挥权,等到时机成熟,他就会谋朝篡位。”

    他派人暗中监视那些阳年阳月之人,皇宫暗卫几乎遍而了整个青焰京城,半柱香前,一名暗卫传回消息,发现一名陌生男子神神秘秘的进了于新的府邸,询问他是不是要跟踪。

    先有于新的作法问天,才有那些阳年阳月侍卫们,侍卫们有问题,于新难辞其咎,他身边的太监也感觉于新有问题,更认为潜到于新府邸的男子不简单。

    他便突发奇想,悄然来了于府,没想到在书房门外听到那惊天大秘密,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他最信任的臣子,居然欺骗他,戏耍他,还想抢夺他的江山,可恨他一直都没有发现于新的野心,真是奇耻大辱。

    朝中大臣全都是老狐狸,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伪装,于新那副不问世事的高人模样伪装的更是惟妙惟肖,连他都被骗了。

    在自己家里,于新卸去了所有的伪装,露出了得意的真面目,他才能亲耳听到那惊人真相,亲眼看到于新对他暗动的杀机,呵,于新居然想杀他。

    “来人,将于新拖下去,断椎!”他要让于新知道,青焰国的皇帝是他,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人也是他,像于新这样的乱臣贼子,计划再精密,也终有泄露的一天,下场就是斩首示众。

    于新一张老脸瞬间惨白的毫无血色,身为钦天监之人,他了解青焰,更知道断椎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罚,皇帝判他这个死法,是恨他入骨了。

    两名侍卫走上前,抓着于新的胳膊,粗鲁的向外拖去。

    阵阵冷风吹过,于新蓦然惊醒,目光看着东方湛,惊慌失措的大喊:“皇上,微臣只是一名占卜者,手无缚鸡之力,没有称帝的雄才大略,也没有带兵的万丈雄心,哪会谋朝篡位,冤枉啊皇上,微臣冤枉……”

    东方湛听出了于新的话外音,墨眉紧紧皱起,皇帝正在气头上,又认定于新谋朝篡位,别人的话,他根本听不进去。

    况且,是他建议让于新作法问天询问天灾,如果他不顾场合,冒然求情,皇帝会怀疑他和于新有牵连,太子更会抓住机会狠狠打击他……

    东方湛面色平静,心绪剧烈的起伏着,眸中的神色也在不断变幻,思索最佳解决方法。

    于新被判了立刻断椎,根本没有时间再等,眼看着侍卫们就要将他拉出书房断椎了,东方湛还像没事人一样静静站着,一言不发,他心中一惊,难道湛王要放弃他了?这怎么可以?他不想死,不想死。

    惊慌之下,于新看向皇帝的方向,惊慌失措着,高声尖叫:“皇上,作法问天其实是……唔……”

    李丞相拿着一方棉帕塞进了于新嘴巴,堵住了他即将说出的话:“于大人,不要再狡辩了,欺君之罪,死路一条,你走上这条路时,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的下场。”

    幸好他看出于新不靠谱,一直在紧盯着他,及时阻止了他想说的话,不然,秘密泄露,丞相府,湛王府都会跟着万劫不复。

    不是的,他从没想过要谋反,他只是在帮东方湛,作法问天的幕后主谋是东方湛,是东方湛啊!

    于新看着皇帝,呜呜的叫着,频频对他使眼色,暗示他想强抢皇位的是东方湛。

    看到皇帝眼中,他是鼻涕下落,眼泪直流着在为自己求情,心中升起浓浓的厌恶,这么贪生怕死的人,居然也能做青焰钦天监,他当真是被蒙了心智,看错了人,才会看重这么个窝囊废:“愣着干什么,快拉下去,断椎。”

    “是。”两名御林军将于新拖到了小院里,一人按头,一人按脚的将他死死按在了地上。

    于新拼命挣扎,却挣不脱身经百战的御林军们,瞪大了眼睛看着皇帝,像受伤的兽一样,呜呜直叫,拼命向他暗示,皇帝不知是没看懂,还是没在意,冷冷看着他,一言不发。

    又一名御林军走上前来,手中拿着一根两三米长的粗棍子,高高举起,狠狠打到了于新脊椎上,只听卡的一声闷响,脊椎碎了一节。

    嘴巴里塞着布,于新还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清的惨叫,一张脸瞬间惨白的毫无血色,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了出来。

    所谓断椎,是一种残酷刑罚,以木棍打断人的脊椎,致人死亡,在脊椎全断之前,人的头脑会很清醒,他能清楚感觉到自己后背上的脊椎一寸寸碎裂,感觉到死神一步步逼近自己,却无能为力!

    “啪啪啪!”木棍一下又一下,重重落在于新脊椎上,他哀嚎着,惨叫着,眼睛圆睁着,拼命挣扎着,却避不开侍卫们的木棍,那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情的重击,快速摧残着他的生命。

    看着皇帝锐利,冰冷的眼眸,他知道,皇帝恨他的欺骗,恨他的暗中布置谋朝篡位,所以,才用这么残酷的刑罚杀了他,让他不得好死。

    可是,他真的不是最大的主谋!

    目光看向东方湛,却见东方湛也正狠狠瞪着他,利眸中折射出森寒的冷芒,仿佛在说:“因你一人的疏忽,害死了本王最精英的侍卫,断椎之刑处死你,是便宜你了。”

    “啪啪啪。”背上的重击一下比一下重,于新能清楚听到身体里脊椎的破碎声,大半个身体都不能动了,他的生命正在渐渐消失,面对东方湛的愤怒指责,他报以苦涩的笑:

    是李丞相来找他,以作法问天威胁他救李凡,才会被皇帝听到秘密,他一句秘密都没泄露,却要承受所有的痛苦,苍天何在,公道何在?

    鲜血染红了衣衫,于新气若游丝,睁睁的大大的,看向李丞相,是他爱孙心切,不计后果的讲出了所有秘密,自己才会落得如此下场,他才是害死湛王势力的罪魁祸首。

    换言之,湛王这几年的心血,忠心为主的暗卫们,都毁在李凡这个纨绔子弟身上了。

    昏暗的天空渐渐变成了黑色,于新后背上的衣服全部染成了红色,脊椎全断,脑袋一歪,没了气息。

    御林军停了手,仔细试过于新的呼吸,禀报道:“禀皇上,于新死了。”

    “将尸体扔到乱坟岗,不许安葬,于府九族,满门抄斩。”皇帝目光阴沉,对付狼子野心的谋朝篡位者,就要心狠手辣,绝不能手下留情:“军中那些阳年阳月之人,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是。”御林军四下散开,有的飞出于府,赶往军中报信,有的则在前院后院来回穿梭,诺大的于府顿时乱成一团,府内主人,丫鬟,小厮们的哭喊声,嚎叫声响成一片。

    书房所在的小院却是重兵把守,一派安宁。

    东方湛低垂着眼睑,面色阴沉的可怕,白玉手指紧紧握了起来,他精心培养的侍卫们,在军中各个角落任职,势力太过分散,一定会被御林军或军中士兵们抓获,斩杀,苦心布置的一切,还没有派上用场,就没有了,怎么会这样?

    父皇怎么会突发奇想的来了于府,抓到外公和于新商量计策,还供出了作法问天的侍卫们?

    东方湛抬眸看向皇帝,却见皇帝转头看向犯了欺君之罪的另一人:“李丞相,你可知罪?”

    于新欺君之事,他早就知道,却一直隐瞒不报,还拿来威胁于新,真是他的好臣子,凡事都只顾着自己,对国家不闻不问。

    “皇上,老臣知道李凡乃是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就像一摊烂泥,扶不上墙头,但他再不成器,也是老臣的孙子,老臣不忍看他发配边疆客死异乡,方才请于大人帮忙,占卜欺骗皇上……”

    李丞相身居丞相几十年,与皇帝接触颇多,对他十分了解,他已经发现了事情真相,再费尽心思狡辩也没用,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说出一个非常委婉的理由,皇帝会视情节轻重判定刑罚。

    皇帝的面色果然缓和下来,没有对于新时的凌厉与愤怒,语气仍是少有的严厉:“于新犯了欺君之罪,你若是揭发,就是大功一件,饶恕李凡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为何要选择与他同流合污,设计欺骗朕?”

    李丞相眸中闪过一丝苦涩,设计作法问天的幕后主谋是东方湛,他怎么能够为了保全他的孙子,揭发他的外孙:“老臣糊涂,还望皇上恕罪。”

    他有苦难言,不能作任何辩解,只能含含糊糊的找个理由,任由皇帝处置。

    “李丞相,你可知欺君是杀头的死罪?”皇帝语气低沉,锐利的眸中闪烁着点点利芒,几十年的老大臣,为了自身的利益,也不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了。

    东方湛一颗心渐渐高悬了起来,外公是三朝元老,为青焰立下不少汗马功劳,犯了欺君之罪,也会有所通融,但是父皇正在气头上,别人的劝解根本听不进去,他会如何处置外公?

    “老臣犯了欺君之罪,愿意领罪,只请皇上看在老臣为国几十年的情份上,为我李家留一条血脉。”

    皇帝最痛恨的,就是欺骗和背叛,李丞相自知犯了皇帝的大忌,不可能再安然无恙,只希望李丞相府能有一脉骨血存活,不要绝后。

    李丞相年近六十,李凡一事对他打击颇大,连日来一直在想解决办法,熬的面容憔悴,眼神疲惫,昔日那伟岸的身形也变的非常消瘦,跪在地上略显佝偻,看的东方湛一阵心酸,跪倒在地,恳求道:

    “父皇,天下无不爱孩子的父母,外公是为救表哥才会一时心急,犯了欺君之罪,并没有对青焰造成任何不便,罪不至死,请父皇开恩。”

    罪不至死么?

    皇帝目光微凝,看着屋外的天空,紧紧皱起眉头,似在思索东方湛的建议。

    太子望了望李丞相,风烛残年还在舍弃性命的为子孙奔波,着实辛苦,也跪倒了地上,恳求道:“父皇,李丞相一生为国,立下不少功劳,就算他犯了欺君之罪,也罪不至死,请父皇开恩。”

    东方湛瞟了东方泓一眼,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假猩猩的伪君子,他不求情,外公也不会死。

    皇帝转身看向东方泓:“你也觉得李丞相罪不至死?”

    “回父皇,李丞相一生为国,不能因为这次的错,就否决他之前做的所有事情,请父皇开恩,饶他一命。”

    东方泓身为太子,从小长于皇宫,对皇帝的心思,也能揣摩出几分,皇帝的确恼怒李丞相,却没有杀他的意思,不然,杀于新的时候,就会顺带着将李丞相一起断椎了。

    皇帝需要一个理由赦免李丞相,东方湛是李丞相的外孙,他的求情,不具太大的说服力,所以,东方泓就善解人意的送他一个理由。

    果不其然,皇帝听闻了东方泓的话,略略思索,看向李丞相:“李丞相年龄大了,头脑难免不清醒,朕不希望这样的糊涂事再次发生,李丞相明白朕的意思吗?”

    李丞相牵起嘴角,苍老的脸上浮现一丝苦涩、无奈的笑,随即又消失无踪,朗声道:“老臣年势已高,准备辞官归田,还请皇上恩准。”

    青焰需要精明强干的官员,皇帝说他头脑不清醒,办了糊涂事,就是在逼他主动辞官,也罢,辞去官职,能保一府平安,辞官便辞官。

    东方湛却是一惊,沉下的眸中闪烁着点点寒芒,大手紧紧握了起来,丞相府在京城早已根深蒂固,他的大部分势力都来源于丞相府,如果外公辞官归田,他失了相府的支持,无论是实力还是势力,都会比太子差上一截,那他角逐皇位可就没那么轻松了。

    东方泓没有说话,他猜测了许多种处置结果,这种与他猜测的相差不多。

    “李丞相为国为民,功不可没,既然辞官归田,朕便赏赐你黄金千两,绸缎千匹,良田百亩,颐养天年。”

    皇帝声音朗朗,在东方湛听来却格外刺耳,父皇竟然真的削掉了外公的官职,他失掉了强有力的外祖父支持,又损失了精心培养的侍卫,无异于雪上加霜,真是祸不单行,天不助他。

    “多谢皇上。”李丞相凄惨一笑,跪拜在地,领下赏赐,从今以后,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青焰丞相,而是一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青焰百姓。

    皇帝锐利的目光扫过东方泓,东方湛,轻轻叹息:东方泓是嫡长子,沉着稳重,多次护驾有功,身边又有不少忠臣辅佐,是极好的皇帝人选。

    但是,论文才武略,东方湛都要比他强些,即便是治理国家的心机,手段,也比他高明。

    皇帝站在外人的角度来看,东方湛要比东方泓更适合当皇帝,他们两人的明争暗斗,他一直都知道,却没有理会,是想磨练两人的心性。

    他的年龄越来越大,处理朝中诸多事情,有时也会力不从心,青焰需要一位精力充沛的年轻皇帝,他是时候确认青焰未来皇帝的人选了,但是,该选谁呢?

    在私心来讲,他希望东方湛继承皇位,但是,太子是嫡长子,身后支持的势力也比湛王多……

    于府一家老小,主人,仆人全部抓住,以绳子绑着,串成一排,押往大牢,东方湛看着那老老小小的人,锐利的眼眸猛然凝深:

    父皇终日居于皇宫,极少出来,这次一出宫便直奔于府而来,显然是受了某人的特别提醒,于新,外公商量计策被抓,不是偶然,而是有人故意设计。

    太子一身戎装,在他之前赶来于府救驾,像是幕后主谋,但是,他知道太子的斤两,太子设计不出这么天衣无缝的高明计策,放眼青焰,也只有青焰战神东方珩能算计到每一个细节,设计人于无形,还让人找不出丝毫破绽。

    东方珩,抢了他喜欢的人,借刀杀了他忠心的部下,还逼得他外公辞官归田,让他失去强有力的支持,可以说,他的一切,都让东方珩毁了。

    东方湛锐利的眸中闪烁着森冷寒芒,今生今世,他绝不会放过东方珩。

    阳光明媚的午后,沈璃雪一觉睡醒,温暖的阳光正透过格子窗照在她身上,说不出的温暖适合。

    熟悉的谈话声一阵阵传来,沈璃雪坐起身,透过格子窗向外望去,东方珩和太子东方泓正坐在亭子里说话。

    李丞相辞官归田,皇帝赏赐了很多东西,走的浩浩荡荡,风风光光,沈璃雪却知道,他失了权,东方湛失了强有力的支持,朝中许多中立的大臣见风使舵,聚向了太子,皇位也渐渐向东方泓这边倾斜,东方泓不费吹灰之力,赢得这些支持,离不开东方珩的暗中相助。

    “安郡王,这两次的事情,多谢了。”东方泓拿出两张纸条放到两人间的青石桌上。

    一张纸条上写着,澈要谋反,速去高台相救。

    寥寥几字,瓦解了东方湛的阴谋,救了他,皇后以及叶国公九族性命。

    另一张书写:皇帝有危险,速带御林军去于府!

    简简单单一句话,给了他救驾立功的好机会,更让他亲眼目睹了李丞相辞官,东方湛的失势,敌人的衰弱,是他崛起的大好时机。

    刚收到纸条时,他并不知道帮他的是谁,后来仔细一想,青焰京城除他之外,能够和东方湛抗衡并凌驾于他之上的,只剩下战神东方珩。

    “区区小事,太子殿下不必放在心上。”东方珩给太子报信,只是为了方便对付东方湛,没有其他目的。

    “对安郡王来说是小事,对本宫来说,却是生死存亡的关键。”若是没有这些纸条,太子,皇后,叶氏一族,都已经因叛乱被斩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1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19 气坏东方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19并对腹黑郡王妃219 气坏东方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