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大小腹黑分胜负

    东方珩嘴角微微扬起,他等的就是这句话,在外奔波十八天,快马加鞭赶回府,他最想做的事情是向璃雪倾诉相思之苦。

    小陌陌是他和璃雪的孩子,虽说腹黑又调皮,时时和他作对,但那小家伙在他心里排第二,他还没和排第一的璃雪恩爱缠绵,哪有心思教训排第二的小陌陌。

    璃雪身为人母,在她心里,小陌陌排第一,他这个夫君第二,神采奕奕的小家伙横在璃雪面前,璃雪就会事事顺着小家伙,没空和他缠绵。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晚,小家伙仍然霸着璃雪不放,他只好假借教训小陌陌,引璃雪来屏风后,借着她代子受罚的名义,赶走小陌陌,他们夫妻两人才能单独相处……

    “呜呜……父王,惹你不高兴的是我,你打我,骂我,我都没有怨言,千万不要罚娘亲啊,娘亲是女孩子,禁不住打骂的。”东方陌扯着东方珩的衣袖,可怜兮兮的‘哀求’,黑曜石般的大眼睛闪啊闪的,眼泪汪汪,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东方珩嘴角上扬的弧度渐深,打骂璃雪?他可舍不得,小家伙的言词,哭泣真真切切,不尖锐,却很能打动人心,他这个了解儿子性子的父亲无动于衷,身为母亲且不知儿子腹黑如墨的璃雪,肯定会心软。

    抬眸看沈璃雪,眼中果然有欣慰,有关切,也有心疼,接下来应该是从他手中抢走小家伙,抱在怀里安慰,再然后,她会教训他,言谈举止都向着小家伙,事情就不受他控制了,他必须先下手为强。

    东方珩如玉手掌一挥,东方陌小小的身体脱手而出,巧妙的越过沈璃雪伸来的手臂,‘飞’到了内室里,掉落在厚厚的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陌陌。”沈璃雪惊呼一声,急步向外奔。

    东方珩弹指,折合的梨花木仕女屏风刷的一声自动张开,就像一扇四折门,挡住了沈璃雪的去路,更完全隔离了内室与浴房。

    “放心,我扔人的时候掌握了力道,小家伙没事的。”东方珩走上前,长臂轻拥着沈璃雪不盈一握的小腰,下巴搁在她肩膀上,轻轻吐气。

    “你还好意思说。”沈璃雪回头瞪着东方珩:“陌陌还是个三岁孩子,犯了错训他几句即可,干嘛对他这么凶?”

    “陌陌是战王世子,将来的战王,必须小心,仔细的培养,我对他严厉,是希望他将来能够优秀,出众。”

    东方珩冠冕堂皇的理由一出,沈璃雪满腔怒气都被压了下去,严师出高徒,陌陌性子调皮,想让他将来有所作为,必须对他严厉,确实不能听之任之,由着他的性子来……

    胸前一凉,沈璃雪蓦然回神,却见自己睡袍的丝带被扯开,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东方珩紧箍着她的小腰,喷薄的气息在她脖颈间游走,酥酥麻麻的触感渐渐肆虐。

    “珩,你干什么?”沈璃雪推搡东方珩。

    东方珩不但没松手,双臂还越勒越紧,在她耳边暧昧的低喃:“璃雪,我们十八天没在一起了。”

    沈璃雪小脸微红,两人分离十八天,东方珩想她,她也想东方珩,可是:“陌陌还在内室……”

    “有屏风隔着,咱们小声点儿,他听不到。”沈璃雪不反对和东方珩恩爱,他再无顾及,温柔的轻吻着她精致的锁骨,馨香的肌肤。

    淡淡的松香覆下,将沈璃雪重重包围,滚烫的吻在肌肤上漫延,她意识有些迷蒙,更加担心小小的儿子:“珩,陌陌独自一人,会不会……”害怕两字尚未说出,内室响起东方陌悲伤的呼唤:“娘……娘……”

    “陌陌。”沈璃雪心急如焚,想回内室看东方陌。

    东方珩却抱着她不放,抬头看向被拍的啪啪响的梨花木屏风,墨色的眼瞳如一汪深潭,暗潜着狂风暴雨:“东方陌,内室的夜明珠那么亮,别说你还怕黑。”

    “呜呜……父王,陌陌不怕黑,陌陌知错了,你别惩罚娘亲好不好?”屏风外,东方陌揉揉摔的发疼的PP,苦苦哀求,黑曜石般的眼瞳却异常镇定,小小的手在屏风上东抓抓,西握握,寻找拉开屏风的机关。

    父王居然将他扔了出来,自己留在屏风后惩罚娘亲,是真的生气了,他一定要找到机关,打开屏风,救出娘亲。

    他的哭泣,请求,都只是缓兵之计,为他争取更多的救人时间。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本王身为青焰战王,说出的话,岂有收回之理,你娘亲本王罚定了……”东方珩气定神闲,低头轻吻沈璃雪的眉眼。

    听闻东方陌不是怕黑,而是担心她的安危,沈璃雪松了口气,心里甜甜的,儿子虽小,已经懂得为她着想了……

    “啊!”肩膀传来一阵疼痛,沈璃雪瞬间回神,这才发现自己被东方珩紧箍在怀里,身上的睡袍半敞着,露出大片春光,雪白的肩膀上浮现两排清晰的牙印:“东方珩,你干什么?”

    “惩罚你!”璃雪心里只有小陌陌,东方珩身为夫君,都快被她彻底忽视了,他绝对要狠狠‘惩罚’她。

    屏风外的东方陌看不到事情发展,只能听到两人的对话,沈璃雪的惊呼,怒问,东方珩冷酷的回答让他的小心心咯噔一下,糟糕,父王真的要惩罚娘亲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心急如焚的他抓着屏风棱,用力的拉,可他人小,手小,力气也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拉动屏风分毫。

    “扑通。”物体落水,水花四溅,沈璃雪的惊呼声再次响起:“珩!”

    “本王要开始惩罚了。”东方珩的声音磁性,暗哑,刻意压低,是情侣间的暧昧情话,听到东方陌耳中,却是在警告沈璃雪,他拉不开屏风,急的大喊:“父王,犯错的是陌陌,不关娘的事……”

    父王居然将娘亲按到水里惩罚,娘亲肯定很难受,呜呜……

    “你娘是自愿代你受罚,如果你听话些,快点去睡觉,我可以考虑罚的轻些。”东方珩说的云淡风轻,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父王,说话要算话,我这就去睡觉,你不要罚的太重。”东方陌眼泪汪汪的嘟起嘴巴,呜呜,他想救娘亲,不想娘亲被惩罚,可是,他力气太小了,拉不开屏风,救不了人,为了娘亲少受些惩罚,只得向他那无良的父王妥协。

    屏风后静悄悄的,没再传出任何声音,东方陌以为东方珩默认了他的条件,挪动着小脚步,眼泪汪汪,慢慢腾腾,一步三回头的向大床走去,呜呜,娘亲一定要好好的,千万不能有事啊。

    屏风后面那方热气腾腾的浴池里,漂着一层薄薄的红色花瓣,东方珩站在中央,深吻着沈璃雪微肿的樱唇,热情激烈,沈璃雪几次想要开口,都被他悉数吞入腹中。

    不知过了多久,沈璃雪双脸颊绯红,快要喘不过气了,他方才意犹未尽的离开她寸许,热烈的吻落到了她雪白的胸口,双臂紧箍着她美丽的身体,让两人紧紧贴在一起,彼此之间再无半点缝隙。

    “珩……”沈璃雪全身软弱无力,水眸盈盈,目光迷离。

    “别担心,陌陌已经上床睡觉了。”东方珩轻咬着她粉红色的耳垂,暧昧的低喃,他是习武之人,耳力敏锐,东方陌从屏风走到大床上的脚步声轻的几不可闻,他却听的清清楚楚。

    “不止是陌陌……这姿势……好奇怪……”沈璃雪成亲四年,除了怀孕那几个月,她经常和东方珩恩爱缠绵,姿势嘛,也经常变,但像这么奇怪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这也是那本春宫图上画的,以前环境不对,一直没用过。”东方珩说的轻描淡写,看着惊讶的沈璃雪,深邃的眸中暗带着几分笑意:“现在环境具备了,咱们一起试试。”

    两人新婚时,沈璃雪帮楚悠然教训李凡,无意间带回了一本春宫图,虽说那春宫图第二天就被烧的干干净净,可东方珩已将上面的姿势全都记了下来,闲暇之余就拉着沈璃雪一起实践……

    身体一阵酥麻,是东方珩和她融为了一体,一波波强烈爱意弥漫在两人之间,沈璃雪银牙暗咬:

    原以为四年过去,那本春宫图上的姿势全部试完了,东方珩拿不出新的理由调侃她,哪曾想,他还留了后手,弄了个讲究环境的姿势出来,下次肯定还会有新花样,这辈子,她真的是栽在他手里了。

    东方陌担心沈璃雪,躺到大床上却毫无睡意,漆黑的眼睛紧盯着屏风,心中不停祈祷,娘亲一定要平安,娘亲一定要平安。

    不知过了多久,他盯的眼睛发酸,头脑迷糊,稳固的屏风悄然向一边折合,白色衣袂飘飞,是东方珩抱着沈璃雪走了出来。

    看着那道熟悉的纤细身影,东方陌迷蒙的神智瞬间清醒,掀开被子下了床,蹬蹬蹬的跑上前:“娘。”

    喜悦的呼唤在看到昏睡的沈璃雪时戛然而止,短暂的怔忡后,小嘴一撇,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父王,你居然将娘亲打的昏迷不醒了,呜呜呜……”

    东方珩:“……”

    璃雪是累的睡着了,哪是什么被打的昏迷不醒,小家伙,不懂事乱嚷嚷,不过,这倒是一个教育他的好机会。

    小心的将沈璃雪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东方珩看向东方陌:“做错了事,就要受罚,这次是你娘亲替你领了罚,若是再有下一次,受罚的就是你自己。”将错就错吓唬吓唬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霸着璃雪不放。

    东方陌眼泪汪汪的站在床边,不服气的撅起小嘴巴,他的娘亲他亲近亲近有什么不对,小气又无良的父王。

    沈璃雪迷迷糊糊的听到东方珩和东方陌似乎在争吵,想要制止,可她全身软软的,用不上丝毫力气,眼睛也沉重的像灌了铅,怎么都睁不开,耳边突然静了下来,她紧绷的心弦稍稍一松,再次沉沉睡去。

    东方陌见沈璃雪脸颊绯红,眉头微皱,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热热的温度自掌心传来,他瞬间面色大变:“父王,娘亲的额头好烫,快请府医吧……”

    东方珩饱满的额头上隐约浮现三条黑线,他和璃雪是在热水池里恩爱缠绵的,泡的时间长了,皮肤温度升高而已,很快就会降下来,哪是什么感染风寒的额头发烫,小家伙就知道乱叫嚷……

    “父王,救救娘亲。”沈璃雪‘病的重’,东方陌顾不得两人间的矛盾了,扯着东方珩的衣袖,眼泪汪汪的请求。

    东方珩没有点破真相,准备将计就计赶走东方陌:“放心,璃雪不会有事的,你先回陌陌居,明天一早会有先生去教你识字……”

    “我不要先生教识字。”东方陌的小脑袋摇的像拨浪鼓,清脆的童音甚是坚定。

    东方珩没想到东方陌反应这么激烈,皱着眉头佯怒道:“就算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到了年龄也要识字,你身为战王世子,为什么不想识字?”

    东方陌小脑袋一昂,悠然道:“我不是不想识字,是不喜欢先生教,我要娘亲教我认字。”娘亲会讲许多动听故事,字写的也很好,她教自己认字,肯定比先生教的好。

    “不行,你娘有事要忙,没空教你认字。”东方珩想都没想,一口回绝。

    璃雪亲自教小家伙识字,就相当于是他的先生,如果他有字不认识,或写不好,璃雪都有义务监督他,再加上璃雪的爱子之心,肯定会天天陪着小家伙住在陌陌居,主室璃雪阁就会成为东方珩一人的房间,见妻子一面都难,更妄谈恩爱了,小家伙的如意算盘打的真是精妙。

    “战王府的事情都有专人监管,娘亲有什么要忙的?”东方陌气嘟嘟的瞪着东方珩,父王肯定是不想娘亲陪他住到陌陌居,才不许娘教他认字。

    “你娘要收拾行理外出,去见你外祖父……”东方珩轻描淡写的话,惊的东方陌一怔:“娘见外祖父?”

    自他记事起,就没见过自己的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他无意间听父母谈论过几次,说祖父、祖母在周游列国,外祖母已经过世,战王府里的青竹林就是为了纪念她栽种的,外祖父倒是还活着,却是在离京城很远的地方,极少回京。

    “娘怎么突然想起来去见外祖父了?”东方陌疑惑不解的喃喃自语,声音很轻,很小,却没有瞒过耳力敏锐的东方珩:

    “我在回京城的路上遇到了你外祖父,他很想念你娘,但他事情多,走不开,只能让你娘去青州看他了。”

    原来是这样。东方陌了解的点点头:“那娘亲要去多久?”软软的声音低低的,很是伤感,娘亲去青州,是带上他,还是留他在京啊?

    东方珩略略思索:“青州距离京城上千里,来回一趟差不多一个月,我们很久没见你外祖父了,会多陪他住几天,大概会离京两三个月……”

    我们?东方陌敏锐的捕捉到了东方珩话中的关键字眼:“父王也去青州?”

    “当然。”东方珩眸如幽潭,深不见底:“你外祖父是我六叔,也是我义父,更是我岳父,于情于礼我都要陪你娘一起去看他。”

    “那我也去。”东方陌黑曜石般的大眼睛闪闪发光,他和外祖父不熟,吃不准娘亲去青州会不会带他,如今知道东方珩也去,他身为他们两人的孩子,有的是理由随他们一起去青州,嘻嘻,可以一直留在娘身边了。

    “你外公指名想你娘,没说想你。”东方珩小小的打击东方陌,在他幽怨的目光中,话题一转:“如果你能搬进陌陌居,再和先生学习识字,写字,我倒是可以考虑带你一起去青州。”

    说来说去,还不是想让他搬进陌陌居,被那两大箱字贴压死,无法再陪娘亲,无良的父王!自己才不会上他的当。

    东方陌小小的下巴微昂,轻哼道:“我出生到现在,还没见过外公呢,娘亲一定会带我去青州的。”

    “青州距离京城十分遥远,路也不怎么好走,一路奔波下来,有些大人都会吃不消,你只是一名三岁孩子,轻则水土不服,重则大病一场,若真的带你上路,少不得会耽搁大段时日,还让你吃苦受罪,你娘亲那么疼你,绝不会带你去青州的。”

    东方珩轻描淡写的语气十分笃定,东方陌眨眨漆黑的大眼睛,将信将疑:“真的?”

    “若是不信,等你娘醒了,你亲自问她。”东方珩完全不在意东方陌相信与否,衣袖一甩,就要上床休息。

    东方陌心里咯噔一下,他这位父王从不会无故放矢,他那毫不在意的态度更加说明,青州之行非常麻烦。

    小手一伸,紧紧扯住了东方珩的衣袖,东方陌眼泪汪汪道:“父王,我想去青州看外公。”看外公倒在其次,主要的是,能够时时跟在娘身边。

    “想看外公,就回陌陌居,读书,写字,练武。”东方珩俯身和东方陌谈条件。

    见他嘟着嘴巴,委屈的站着,不说话,也不动,东方珩直起身体,就欲抽回衣袖,东方陌急声道:“好好好,我回陌陌居,读书,写字。”软软的声音委委屈屈,十分不情愿,呜呜,他不想和娘亲分开……

    “这就对了,战王世子,就应该多识字,写好字,父王会尽量说服你娘,带你一起去青州。”东方珩慈爱的摸摸东方陌的小脑袋,嘴角上扬起优美的弧度,战王这个年龄,最喜欢小孩子,他和璃雪去青州,一定会带着小陌陌,至于路上奔波,急赶的人容易劳累生病,他们不赶时间,走的慢些,多注意点儿,不会出什么事的。

    他刚才那番话,不过是半真半假的吓小陌陌,让他心甘情愿搬进陌陌居。

    “父王,我回陌陌居了,你早点休息。”东方陌身上裹着个小锦被,厚厚的,就像胖胖的小企鹅,依依不舍的向外走,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床上睡着的沈璃雪,为了能和娘亲一起去青州,他就暂且到陌陌居住几天,和娘亲分开一下下,至于从青州回来后,他当然要再挑选一次住处。

    “小心点儿。”东方珩叮嘱着,陌陌居就在璃雪阁隔壁,出了院子,转个弯就到,内室里的床铺早就准备妥当,小陌陌过去就能睡,东方珩并不担心他。

    等东方陌出了外室,关上房门,东方珩掀开被子,躺在了沈璃雪身侧,伸臂抱了妻子在怀,清新香气萦绕周身,看着她安然,恬静的睡颜,他轻轻笑笑,闭上了眼睛,享受这难得的温馨,三年了,他终于能和璃雪单独相处了,小腹黑陌陌搬出了璃雪阁,想再搬回来是不可能的。

    说到小陌陌,东方珩又想到了战王,他年龄大了,又是独自一人,十分想念璃雪,他会尽快处理完朝中事情,带着璃雪,陌陌,赶去青州陪陪他。

    ------题外话------

    (*^__^*)嘻嘻……下章就见到战王了,还有个小萌物出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番外二 大小腹黑分胜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并对腹黑郡王妃番外二 大小腹黑分胜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