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一人一虎展雄威

    六名劫匪蜂拥着朝东方陌冲了过去,看着虎头鞋、虎头帽上的虎眼睛,眼睛闪闪发光,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

    东方陌没有吓的惊慌失措,也没有失声痛哭,而是捂紧了自己的虎头帽,漂亮的大眼睛中怒火燃烧,虎头帽是娘亲手做的,绝不能让他们抢走!

    两条小腿夹紧老虎,清脆且愤怒的童音响在漫山遍野:“小虎,撞他们。”

    “吼!”看着凶神恶煞的劫匪,老虎早就按捺不住了,得令后,对天怒吼一声,驮着东方陌对着近在咫尺的一名劫匪狠狠撞了过去。

    老虎虽然只有半大,但百兽之王的速度与力气不是盖的,眨眼之间已到了那名劫匪面前,在他无限惊恐的目光中将其撞飞出七八米远,重重掉落在地,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啊!”

    另五名劫匪没料到东方陌会反抗,瞬间怔忡,那只老虎很厉害,他们不能硬冲,必须智取:“拿绳子,把老虎困住。”

    胖子恶狠狠的下了命令,眸中寒光闪闪,和几人扯了两根绳子,朝老虎和东方陌冲来,那绳子本是为捆绑孩子用的,没想到用在了老虎身上,只是个半大的老虎,他们几人齐心协力,肯定能够抓住。

    “小虎,越过绳子,从后面袭击他们。”东方陌坐在虎背上,望着越来越近的绳子,面不改色,有条不紊的指挥着。

    老虎吼吼的叫了两声,四只爪子腾空而起,还算庞大的身躯径直前窜,飞速越过绳子,来到了劫匪们后方,黄白相间的毛随风飘洒,一招老虎蹬腿,踢倒一名劫匪。

    “小孩子在指挥老虎,快抓住他,老虎没有主人,就相当于没了厉害的爪牙,便不足为惧。”猥琐男看出了其中的关键,急声命令着,黑乎乎的爪子径直朝东方陌抓了过去。

    “先抢我的虎头帽,现在又想抓我,坏蛋,我打死你们!”东方陌坐在虎背上,拿着小篮子,气呼呼的甩打猥琐男伸来的臭手。

    身下的老虎也没闲着,一招老虎爪,扒到一名劫匪,一招老虎摆尾,甩飞一名劫匪,一招泰山压顶,又撞倒两名劫匪,整整齐齐的劫匪队伍被一人一虎折腾的人仰马翻……

    树下阴凉处,隐隐显出几道淡淡的身影,大手紧握着剑柄,却没有拔剑,更没有出手,王爷(东方珩)命他们在暗中保护小世子。

    劫匪们出现时,他们就想现身救人的,可是小世子和小老虎居然能将六名身强体壮的大男人牵扯住,他们甚是吃惊,便没有出手。

    劫匪们只是懂点皮毛功夫的小贼,不足为惧,有他们这些暗卫在,劫匪们休想伤到小世子,看小世子打人打的不亦乐乎,他们就不现身打扰了,等到小世子不敌劫匪时,他们再出手救人不迟。

    东方陌人小,没什么力气,小篮子打在手上并不疼,却晃的猥琐男心烦意乱,见身边的同伴都受了不轻的伤,他也没了周璇的耐心,目光一沉,紧紧抓住篮子,用力扯了过来,扔到地上狠狠踩扁。

    看着两手空空,可爱,呆萌的东方陌,他嘴角扬起一抹阴阴的笑:“小笨蛋,抵抗的篮子没有了,乖乖就范吧。”说着,臭爪子再次伸向东方陌。

    “你做梦。”东方陌小身躯一缩,趴到了虎背上,急声道:“小虎,咬他。”

    “吼!”老虎四爪一掀,张着血喷大口对猥琐男咬了下去。

    “啊!”猥琐男大惊失色,急步后退,老虎嘴擦着他的脸滑过,留下一股气哄哄的气息,尖锐的牙齿咬住了他的衣衫,只听嗤的一声,衣衫的前襟全被扯烂,露出他瘦弱的胸膛,阵阵风吹过,全身透骨的冷。

    小虎一击不成,虎目圆瞪,吐掉那块衣衫,不依不饶的再次扑向猥琐男。

    “救命,救命啊!”猥琐男惊声尖叫着,想要逃离,不料脚后一绊,一屁股跌坐在地,热呼呼的危险气息近在咫尺,他也顾不得形象了,手脚并用着,快速翻过身,连滚带爬的向前跑。

    身后,小虎四爪一掀,对着猥琐男扑下,他尖叫着快速转身,堪堪避过致命一击,小虎的嘴巴再次咬到了他的衣服,只听:“嗤!”的一声,裤子被扯烂,露出他白花花的屁股,在金色的阳光下格外显眼。

    “救命,救命!”屁股和腿都沾了凉气,猥琐男惊恐的无以复加,一手抓着破烂的上衣,一手提着褴褛的不能避体的裤子,连滚带爬的在田间飞奔,破烂的布条在他身后随着清风飘呀飘,飘呀飘,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大半个田野。

    “快跑,快跑!”其他劫匪也没心思抢虎头帽了,惊慌失措的四下逃窜,唯恐跑的慢了,被老虎追上,成为它口中的美食。

    东方陌没有追赶,从虎背上直起身子,望着狼狈不堪,逃跑速度堪比兔子的劫匪们,得意的高高昂起小脑袋,让你们再欺负小孩子,活该被小虎打的落花流水。

    暗卫们嘴角抽了抽,小世子是三岁多的孩子,老虎也只有半大,经历的事情不多,那六名劫匪却是真材实料的强壮男子,还都是学过武的,若是他们单纯的遇到小世子,或小老虎,肯定能轻易将他(它)制服,可偏偏他们一人一虎联起了手,将六名男子打的落荒而逃。

    是该夸奖小世子聪明指挥的好,还是夸奖小老虎勇猛,又或者夸奖一人一兽配合的好?

    “呜呜,我的野姜花!”东方陌幽怨的低泣拉回了方陌幽怨的低泣拉回了暗卫们的思绪,抬头一望,原本美丽、清香,随风摇摆的野姜花们全都倒在了地上,漂亮的花瓣洒了一地,还嵌进了泥土里,七零八落的,根本不能用了。

    “坏劫匪,臭劫匪,踩踏了我的野姜花,我的篮子。”东方陌走到篮子前,却见篮子已经散成了一条条,根本不能用了:呜呜,他的糕点啊,中午吃不上了,只能等下人们带回野姜花了。

    突然,空气中传来一股十分轻微的波动,东方陌没有察觉到,出生入死过的暗卫们却感觉到了,手握着剑柄,面容肃杀,严阵以待,来者武功极高,若是敌人,后果严重……

    “嗖!”眨眼之间强势气息由远及近,暗卫们还来不及拦截,他已到了东方陌面前。

    暗卫们大惊失色,就欲拔剑救主,却见强势气息停下脚步,显出身形,望着那张熟悉脸庞,暗卫们松了口气,原来是他!紧握剑柄的手悄然放开。

    “你是……东方陌。”来者是名男子,漂亮的桃花眼里光芒闪闪,妖孽的容颜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是啊,你是谁啊?”东方陌抓抓虎头帽,漆黑的眼瞳中满是疑惑不解,他恍惚间觉得面前的男子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是你南宫叔叔,就是云南王南宫啸。”东方泓登基后,废了留质子一事,恰逢老云南王重伤,处理事情力不从心,南宫啸便回了云南,继任云南王之位。

    “原来是南宫叔叔,我父王和娘亲经常提起你。”东方陌仔细打量南宫啸,眼似桃花,容颜妖孽,和父母谈论中的他极像。

    “你父母都说了我什么?”南宫啸漫不经心的询问着,伸手捏了捏东方陌胖乎乎的小脸:

    他回云南的时候,小陌陌才两岁,小小软软的,想不到转眼间就长这么大了,若非他那张和东方珩酷似的脸,又和沈璃雪一模一样的眼睛,他还真不敢认了。

    “我父母说你和玉儿姑姑一起回云南两年了,却一直没有成亲的喜讯传来,他们都快忍不住让人去云南探探了……”

    东方陌软软糯糯的声音如一道惊雷炸了下来,惊的南宫啸怒气冲天:哪个不长眼睛的看到他和东方玉儿一起回云南了?明明是他先回云南,东方玉儿自作主张,随后跟去的好不好!

    “南宫叔叔,你和玉儿姑姑什么时候成亲啊?我父母都等着喝你们喜酒呢。”东方陌不懂成亲是什么,东方珩、沈璃雪聊天时这么说,他就原话转达了。

    “回去告诉你父母别等了,本王才不会娶那个泼妇。”提到东方玉儿,南宫啸气的眼眸喷火,咬牙切齿。

    东方陌不明所以的眨眨眼睛:“为什么呢?”父王,娘亲一直在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理应成为夫妻啊。

    “没有为什么,不喜欢,所以不成亲。”先皇赐婚时,两人明明说好了,三年后请旨断绝婚姻关系,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哪曾想,东方玉儿说话不算话,到了时间,不但没有履行诺言,还死缠烂打,天天追着要他娶她。

    他为了避开那泼妇,方才离开云南,一路游山玩水的躲清闲。

    风中传来一道若有似无的声响,南宫啸面色微变,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道:“小陌陌,等会有人问起,就说没见过我,知道吗?”

    东方陌小眉头微微蹙起,正想问为什么,却觉眼前一阵急风刮过,南宫啸径直飘到了一棵大树上,茂密的枝叶将其挡了个严严实实。

    奇怪,南宫叔叔躲到树上干什么?

    东方陌正疑惑,一阵香风吹来,一名美丽女子飘落在他面前,大红的衣衫热情如火,金色的铃铛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许是一路急赶的原因,她的发丝有些凌乱,在看到东方陌时,愤怒的美眸有瞬间的怔忡,随即转化为浓浓的喜悦,伸手将他抱了起来,开心的直转圈:“小陌陌,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随父王,娘亲来看外公,你是谁啊?”红衣女子不知从哪里赶来的,周身萦绕着一层淡淡的檀香,祥和宁静,不刺鼻,东方陌不讨厌这种味道,便没有推开她。

    “我是你玉儿姑姑。”东方玉儿笑眯眯的解释着,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胖乎乎的小脸,啧啧,小脸真细真滑,小模样比腹黑、冷酷的珩堂兄可爱多了。

    东方陌瞬间瞪大了眼睛,这就是南宫叔叔口中的泼妇?看着很友好嘛,对他也很亲切。

    东方玉儿以为他是不记得自己,详细的解释:“我父王是青焰淮王,圣王爷的堂兄弟,严格算起来,我是你堂姑姑,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珩堂兄和璃雪嫂子呢?”

    “他们都在外公家,我是和小虎一起出来摘野姜花的。”东方陌清脆的童音极是动听。

    东方玉儿却皱了皱眉:“小虎呢?”她落地后,只看到了陌陌一人,陌陌还小,不懂事,那个叫小虎的陪着陌陌出门,应该时刻留在陌陌身边照顾,哪能扔陌陌一人在这里玩耍,真是不懂规距。

    “在那里。”东方陌眼睛转了转,指指东方玉儿身后。

    东方玉儿柳眉一挑,回来了,看她怎么教训他!趾高气昂的转身,没看到人,却正对上一只老虎头。

    “吼!”百兽之王的轻吼响彻大半个田野,她吓了一跳,美眸圆瞪,抱着东方陌快速后退,同时,‘刷’的一声抽出了袖中的长鞭,全身戒鞭,全身戒备:“别怕,姑姑会保护你的。”

    “姑姑别担心,小虎是我的坐骑,不会伤害咱们的。”东方陌轻轻拍拍东方玉儿的肩膀,看向小虎:“小虎,趴下,不许吓到玉儿姑姑。”

    “吼!”老虎得令,乖乖的走到一边趴了下来。

    东方玉儿惊的目瞪口呆,若非亲眼所见,她还真不相信,她的侄子能骑老虎:“它就是小虎?”她还以为小虎是个小人,不想竟是只真真正正的老虎。

    东方陌点点头,得意道:“小虎这个名字还是我取的呢。”

    虚惊一场,东方玉儿松了口气,慢腾腾的收起了长鞭,深深浅浅的脚印映入眼帘,她嘴角轻扬,笑眯眯的看着东方陌,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来:“小陌陌,你刚才有没有看到南宫啸啊?”

    “南宫啸叔叔啊。”东方陌瞟了一眼南宫啸藏身的大树,南宫叔叔特意叮嘱,不让透露他的行踪,可娘亲说,小孩子不能撒谎,他是听玉儿姑姑的话,说出实情,还是为南宫叔叔保守秘密呢?

    东方陌眨巴着大眼睛,陷入了两难境界。

    “姑姑记得陌陌爱吃糕点,这是苏记特有的荷花糕,刚出炉的,陌陌看看可喜欢。”东方玉儿拿出一个油纸包,轻轻打开,香甜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块块粉色的荷花糕整整齐齐的排在纸上,让人垂涎欲滴。

    东方陌吞吞口水,目光闪闪的看着东方玉儿:“这些荷花糕都是给我的吗?”

    “当然,姑姑不爱吃糕点,这些都是为陌陌准备的。”东方玉儿拿着荷花糕,一块又一块,有条不紊的放进东方陌手中。

    “谢谢玉儿姑姑。”东方陌笑的眉眼弯弯,大口大口的吃着荷花糕,小小的嘴巴周围很快抹出一层糕点沫:虽不及娘亲做的糕点美味,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东方玉儿摸摸东方陌的小脑袋,笑意盈盈道:“那个,南宫啸的下落……”

    东方陌眼睛转了转:“南宫叔叔说他不在这里,姑姑还是去别的地方找找吧。”简简单单一句话,透出许多暗藏的意思。

    东方玉儿笑容加深,南宫啸果然躲在这里。

    抽出袖中长鞭,东方玉儿笑的好不得意:田里的庄稼都不高,无法藏人,附近也没什么能躲人的土山大石,唯一能藏人的就是那些茂密的枝叶了。

    藏在树上是吗?她就挥上几鞭子,把他打下来!

    小手握紧,正欲挥鞭,南宫啸妖孽的容颜从树叶中探了出来,漂亮的桃花眼中怒火燃烧:“东方陌,几块糕点就将你收买了,真是没骨气,本王应该替你父母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守信。”

    说着,南宫啸飞离树枝,修长的身形如大鹏一般,恶狠狠的对着东方陌冲了下来。

    东方陌瞪大了眼睛,糟糕,要被打屁股了!

    鞋子一蹬,坐到了小虎背上,骑着老虎快速飞奔,边跑边解释:“我说的是南宫叔叔不是在这里,陌陌没有出卖南宫叔叔,真的没有。”

    “还敢狡辩,你当本王是聋子,没听到你和东方玉儿的谈话吗?”南宫啸凶神恶煞的教训着,飞在半空,紧紧追赶东方陌。

    “救命啊,大人欺负小孩啦。”东方陌将小虎催到了最快,边跑边求救。

    身后的南宫啸轻哼一声:“这附近没人,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乖乖等着被罚吧。”

    东方玉儿站在原地,看着紧紧追逐的一大一小,挑挑眉:小陌陌是圣王府和战王府的小宝贝,就算南宫啸追上他,顶多训他几句,打几下小屁股,绝不敢重重教训,不然,他就要倒霉吧!

    等等,小陌陌和南宫啸怎么越跑越远?那只老虎才几个月,还驮着一名三岁多的孩子,根本跑不多快,以南宫啸的轻功,几个呼吸就难追上老虎的……

    难道说南宫啸并不是真的在追东方陌,而是刻意演戏,想要降低她的戒心,再趁机逃走!

    东方玉儿漂亮的眸中燃起了熊熊怒火,南宫啸,东方陌联合起来算计她,可恶!

    长鞭一甩,东方玉儿火红色的身影如离弦之箭一般,快速向两人飞去,咬牙切齿的吼声穿透云层,响彻云霄:“南宫啸,东方陌,本郡主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番外四 一人一虎展雄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4并对腹黑郡王妃番外四 一人一虎展雄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