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拉你下水

    “盈雪,这是你姐姐璃雪!”望着最引以为傲的女儿,沈明辉和蔼的眸底满是笑意。

    “爹,青竹夫人和姐姐十五年前命丧火海,您忘了吗?”

    沈盈雪微笑着望向沈璃雪,神情微傲,高高在上,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漂亮的眼瞳凝成两个小小的黑色漩涡,浓烈的涙气弥漫眼底,似要将人吸食进去。

    沈璃雪眯起了眼晴:好浓的敌意,自己刚来相府,没得罪过沈盈雪吧……

    沈明辉不自然的轻咳几声:“盈雪啊,璃雪带着咱们沈氏家传玉佩,相貌也与青竹非常相似,为父已经确认……”

    “爹,世间之大,无奇不有,莫说是相似,即便是一模一样的人,也能找得出,咱们沈氏传家玉虽罕见,却并非举世无双,仿照一块,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沈盈雪温柔浅笑,说出的话字字铿锵,让人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若是细听便会发现,她言语之中隐藏着浓浓的愤恨。

    “这……”若是别人这么说,沈明辉会不置可否的一笑了之,但沈盈雪是他最得意,最聪明的女儿,她的话,无论好坏,他都会听上一听。

    手中玉佩触手温润,丝丝暖意渗入肌肤,沁人心弦,就如同二十年前,他初次拿到玉佩时那般,沈明辉非常肯定,这块玉佩,就是沈氏家传玉!

    望望清新出尘的沈璃雪,再看看优雅从容的沈盈雪,沈明辉到了嘴边的肯定之言又咽了回去,沈盈雪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岂会不明白她的心思。

    “沈小姐的意思我明白,沈氏血脉,兹事体大,相府千金,断不可轻易确认。”沈璃雪接下了沈盈雪未说完的话,随后,话锋突然一转:“我独自前来,沈小姐可以这般怀疑,但我是南宫世子送来相府的,在此之前,南宫世子已经确认了我的身份,沈小姐此举,可是在怀疑南宫世子了……”

    南宫啸进了客厅后,就没说过几句话,一直优雅的坐在红木椅上,杯盖轻触着茶叶,悠哉游哉的喝茶看戏到现在。

    沈璃雪搬出他,不是要寻求帮助,而是想拉他下水:相府的主人们在场中斗的天翻地覆,你南宫啸又怎能独善其身的坐在一旁悠然看戏,一起进到这混水中争斗吧!

    沈明辉望了南宫啸一眼,沉声道:“盈雪!”简简单单的两个字,饱含了无限的关怀,暗示沈盈雪:南宫啸是云王世子,怀疑、痛斥他可是大罪!

    沈盈雪不慌不忙,笑容迷人:“沈姑娘,世子别误会,我没有怀疑你们的意思,只是心中有些疑惑,不吐不快,沈姑娘大人大量,还望不要放在心上。”

    沈璃雪浅笑,沈盈雪给自己戴了顶高帽,如果自己说在意,就是心胸狭小,若是顺着她的话说不在意,就是吃了一个小小的亏,沈盈雪真是不简单。

    “当然,你也可能就是爹的女儿,但我觉得,事关相府和沈姑娘的名誉,认亲一事不可操之过急,否则,定会惹人闲言蜚语,多方查探后再下定论不迟……”

    沈璃雪皱眉,沈盈雪说了这么多,原来是在设陷阱,如果自己不跳进去,岂不是辜负了人家的一片苦心:“那依沈小姐的意思,如何证明我的身份,才能服众?”

    沈盈雪淡笑,笑意渗入眼底,透过瞳孔向外绽放:“很简单,滴血认亲。”

    滴血认亲!沈明辉一惊,嘴唇动了动,到了嘴边的话,转了个弯,变了内容:“南宫世子……”

    滴血认亲是对沈璃雪的不信任,沈璃雪是南宫啸送来的,怀疑她,就是在怀疑南宫啸,沈明辉有所顾及……

    沈璃雪冷笑,她知道沈明辉不喜欢她这个凭空冒出的女儿,却没料到她那么多证明身份的证据,都抵不过沈盈雪聊聊几句的怀疑,沈明辉那么宠溺沈盈雪,肯定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但他没有阻止,还一手促成了她的心愿。

    甚至于,为了帮沈盈雪达成愿望,不惜牺牲她,她也是沈明辉的亲生女儿,为何沈明辉这般偏心?

    “璃雪小姐虽然是我送来府中,但她是相府千金,用何种方法证明她的身份是你们相府的家务事,我不会插手……”南宫啸将事情推的一干二净,他原本就是来看戏的,哪会掺和进去。

    “世子,在青州,我只知道自己的父亲叫沈明辉,是你告诉我,我爹是丞相,我是相府千金……”沈璃雪眼神幽怨,语气凄惨,间接提醒别人,她是被南宫啸鼓动,才来相府认亲的,南宫啸体想再继续置身事外,喝茶看戏。

    南宫啸嘴角抽了抽:“我只是看到你的玉佩,青竹夫人的铭牌,觉得你可能是沈丞相的千金,方才带你来相府……”他是看戏人,拉他下水,妄想。

    南宫啸不反对滴血认亲,沈明辉暗暗松了口气:“璃雪,这是为了封住悠悠之口的权益之计,你放心,滴血认亲不会破坏咱们父女之间的关系,只会让咱们的父女情更深……”

    望着沈璃雪清冷,嘲讽,仿佛洞察一切的目光,沈明辉莫名的一阵心虚,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

    沈璃雪冷冷一笑,事到如今,她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甩袖离开固然潇洒,但别人会觉得她是心虚,再悲惨一些,沈明辉会以冒充相府千金的罪名将她抓起来,下半辈子,她会在牢狱中度过。

    从进入相府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无论发生什么事,她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客随主便!”

    沈明辉不自然的轻咳几声:“璃雪,这是你的家,你是主人,不是客人!”

    沈璃雪眸底嘲讽更浓,如果自己是相府主人,哪还用得着滴血认亲!

    沈明辉摆摆手,温声吩咐着:“来人,准备滴血认亲!”

    相府下人的速度很快,半盏茶后,一碗清水,一根长长的细针摆在托盘上,端到了沈璃雪面前。

    沈璃雪面无表情的拿起白色锦缎上的细针,在众人的注视下,轻轻刺破中指,一滴鲜红的血滴入清水,溅起一点儿小小的水花。

    “老爷!”沈明辉是丞相,取血不必自己动手,一名嬷嬷拿着细针,小心翼翼的刺破他手指,滴落一滴血。

    托盘托着水碗,放至房间中央的圆桌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望向碗中那两滴鲜血……

    两滴鲜血,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稳稳的立于水中,如同楚河汉界一般,久久遥遥相望,丝毫都没有靠近的意思。

    滴血认亲的结果,显而易见。

    “血没融!”不知是谁高呼了一声,客厅响起阵阵嘲讽的窃窃私语声。

    “她不是相爷的女儿,血当然不会相融……”

    “那她还言词凿凿的跑来认亲……”

    “不要脸……”

    众人的议论声不大,却足够客厅里的人听清楚,沈盈雪微微笑着,礼貌得体,漂亮的眸底闪烁着掩饰不住的得意:“沈姑娘,滴血认亲已经有了结果……”

    沈璃雪对众人的嘲讽充耳不闻,静静的立于窗前,清冷的目光透过半开的窗子望向远方,明媚的阳光照在她身上,浅蓝色湘裙随风飘扬,朦朦胧胧,说不出的美感:血不融呢!

    喝茶看戏的南宫啸没有了品茶的心思:沈璃雪怎么一言不发?被血不融之事打击到了?自己是不是应该帮她度过眼前的难关,不然相府就没好戏可看了……

    放下茶杯,南宫啸正欲开口,一道怒吼突兀的响起:“沈姑娘,请你给我个解释!”沈明辉的大手悄然握紧,轻轻颤抖着,阴沉的眸底怒火翻腾:血居然不融!

    沈璃雪回过神,望望水中毫不相干的两滴血,轻轻笑了起来,明媚的笑容宛若春花开放,娇艳欲滴:沈明辉向她要解释,好,她就给他个最合理的解释!

    ------题外话------

    感谢亲亲:

    涟漪zl6822,2钻。

    phoenix158,1花

    lovebys童生,5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0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03 拉你下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03并对腹黑郡王妃003 拉你下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