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浴室有温情

    浴室中,热气袅袅,香气萦绕,沈璃雪轻轻捧水,洗去满身疲惫。

    突然,一阵清风吹来,搅乱了周围的平静气息,沈璃雪猛然转头望去,蒸气弥漫间,一道修长、朦胧的身影立于门边。

    “什么人?”沈璃雪怒斥一声,抓起水池边上的发簪,对着那人的要害射了过去:那人能在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悄无声息进入浴室,武功必然很高,她必须要一招致命,否则,必然再无还手的机会。

    “是我!”那人的声音清雅如叮咚泉水,却极为耳熟。

    沈璃雪眼皮一跳,用力眨眨眼睛,一名白衣男子飘飘立于屏风前,俊美无筹的面容,清华,高贵的气息,正是病发昏睡的安郡王!

    他醒了!

    热气袅袅上浮,沈璃雪美丽的小脸被熏成了蔷薇色,安郡王深邃的眸底似流转着浅浅的笑意,如玉的手指间夹着她刚刚投射出去的那支发簪,悠然开口:“这是你的订情信物?成色差了点儿!”

    沈璃雪:“……”

    想不到清华、冷酷的安郡王还会说冷笑话!

    “安郡王,没人告诉你,进别人房间要先敲门吗?”沈璃雪狠狠瞪了安郡王一眼,往水中沉了沉,只露脖颈,水面飘了一层花瓣,他站在浴池边,也看不到她的身体。

    “门没关好,本王一敲,它就开了。”安郡王淡淡回答着,深邃的眸底隐有笑意闪现。

    沈璃雪望望大开的房门,咬牙切齿,她沐浴时,明明关好了房门的,想着夜深了,不会有人来,才没上锁,再说了,就算是不小心敲开门,看到里面有人,也应该征询一下主人的意见吧,安郡王倒好,什么都没说,直接推门进来了,把这相府竹园当他自己家啊。

    “安郡王,我在沐浴!”沈璃雪没好气的说道,若非她现在没穿衣服,不能出浴池,早施展拳脚把安郡王赶出去了。

    “本王知道!”安郡王轻声答应着,幽深的目光望着沈璃雪,没有半分离开的意思。

    沈璃雪:“……”

    知道你还不出去?别说是在古代,就算是在现代,十八岁的大男人,站在人家十五岁女孩子的浴室里看人家沐浴也不对吧,还是说,他年龄长了,脑子没长,不知道男女有别?

    “安郡王,我要穿衣服了,麻烦你移驾门外!”安郡王听不懂她的暗示,沈璃雪只好直接出言赶人。

    “好!”安郡王轻轻答应着,慢慢转身离开。

    “沙沙沙!”就在沈璃雪暗暗松口气时,轻到虚无的声音突兀的响起,走到门口的安郡王猛然停下脚步,凌厉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望向浴池:“有蛇!”

    沈璃雪也察觉到了不对,还没来得及动作,眼前一道白影闪过,小腰被人紧紧搂住,瞬间出了水面,一件衣衫披到她不着寸缕的身躯上,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鼻端,沈璃雪抬头望到了安郡王英俊的侧脸,完美的线条,刚毅之中透着柔和,让人不知不觉间为之着迷。

    “咚!”的一声闷响,一条半米长的花蛇被穿透七寸,狠狠钉在了墙上。

    沈璃雪眯起了眼眸,奇怪,这房间里怎么会有蛇?

    安郡王清凉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服渗到肌肤,沈璃雪猛然回神,她还裹着浴袍被安郡王紧拥在怀里呢。

    安郡王抱的太紧,沈璃雪挣了几下没挣脱,淡淡道:“多谢郡王相救,蛇死了,没有危险了,麻烦你松手吧!”两人的身体靠这么近,沈璃雪很不习惯。

    似乎对她淡淡的脸色有些不满意,安郡王纹丝不动,手臂依旧牢牢的抱着她的小腰,锐利的目光望着她纤细的脖颈。

    白皙欣长的脖颈上,深褐色的勒痕很淡,却破坏了整体的美感,刚才离的远,又有热气阻隔,安郡王没有看到,如今离的近了,方才看清,墨色的眼瞳越凝越深:“你确定要本王松手?”

    “确定!”沈璃雪没好气的回答着,一条蛇而已,就算没有安郡王,她也不会被咬伤。

    “好吧!”安郡王干脆利落的答应着,手臂一松,沈璃雪顿时失力:“扑通!”一声摔进了水里,溅起无数水花。

    池子一米多深,沈璃雪落进水中没有摔疼,快速挣出水面,模糊的视线中,她看到安郡王轻飘飘的落在浴池边,转身离开,心中充满了愤怒感,他肯定是故意将她丢进浴池的,咬牙切齿道:“安郡王!”

    “东方珩!”安郡王脚步未停,背对着沈璃雪淡淡吐出三个字,在她疑惑不解的目光中,说出下半句:“我的名字!”

    沈璃雪:“……”

    安郡王是嫌她没吼他名字么?

    “东方珩,你站住!”沈璃雪脱下湿透的衣袍,扯下屏风上挂着的纱衣胡乱穿在身上,快步去追安郡王。

    安郡王走的不急不缓,刚出浴室门就被沈璃雪追上,挡住了去路,美眸中怒火翻腾:“你故意的对不对?”

    东方珩英俊的脸上透着淡然与冷酷:“是你说让本王放手的!”

    “我……”沈璃雪被气噎,她是说让他放手了,可他放手的速度也太快了,根本没给她适应的时间。

    “……沈璃雪,你给我出来……”昏黄的光线中,沈盈雪带着两名丫鬟,气势汹汹的闯进竹园,美丽的小脸微微红肿,并由于愤怒,还有些扭曲:“我娘虽是继室,却也是你的母亲,你这个卑鄙小人,居然把她气病了……”

    更可气的是,安郡王对自己和母亲不理不睬,却来竹园给林青竹上香,害自己和母亲在名门贵族们面前丢尽了脸面。

    不过,这件事情不能怪安郡王,要怪就怪沈璃雪那个贱女人,如果没有她,林岩不会来相府,安郡王不会为了顾及兄弟情谊让自己出这么大的丑。

    如今夜色已深,宾客散去,林岩也走了,没人再给沈璃雪撑腰,自己一定要狠狠整整她,让她有点自知之名,少不自量力的与自己抢安郡王!

    “……沈璃雪……沈……”沈盈雪怒气冲冲的指责声,在看到并肩而立的东方珩与沈璃雪时戛然而止。

    沈璃雪一直在沐浴,小脸被热气熏成了蔷薇色,猛然望去,很像是**过后的潮红。

    安郡王东方珩抱了沈璃雪,她挣扎时,弄乱了他的衣服,也可以说,现在的他,有些衣衫不整。

    沈盈雪仔细打量了两人一遍又一遍,眸底翻腾的怒火瞬间转为浓浓的震惊与愤怒,沈璃雪居然在破坏了自己名誉,气昏自己母亲后,勾引安郡王做那苟且之事,贱人贱人贱人!

    ------题外话------

    安郡王的名字:东方珩(heng)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27》,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27 浴室有温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27并对腹黑郡王妃027 浴室有温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