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郡王再整人

    沈璃雪转身望去,南宫啸一袭浅檀衣衫,缓缓自阳光下走来,手中折扇轻轻摇动,尊贵优雅,妖孽的容颜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邪魅的眸底冰冷流转。

    “你的病痊愈了?”在圣王府,沈璃雪和南宫啸最后见面时,南宫啸被腹痛折磨的有气无力,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一晚过去,他居然完全恢复,丝毫看不出曾生过病。

    “泡了一晚热姜水,又喝了点药,就没事了!”想到折磨了他一下午的腹痛,南宫啸脑海浮现东方珩修长的身影,咬牙切齿,等见到人,绝饶不了他。

    “你的扇子昨天刚被打坏扇面,今天就修好能用了!”沈璃雪仔细望了几眼,确定这就是昨天被东方玉儿打坏的那一把武器扇。

    “换个扇面而已,很快的!”南宫啸的扇子是做为武器使用的,打坏在所难免,所以他备了好几个扇面,随时都可替换。

    “沈璃雪,你还没用午膳吧,我请你去醉仙楼吃醉鸡!”昨天南宫啸就要给沈璃雪庆祝,没想到被东方珩破坏了,今天东方珩忙的很,肯定没空来搅和他的事情了。

    “这个时间,醉仙楼还有位子吗?”话虽这么说,沈璃雪还是转身走上了醉仙楼的方向:醉仙楼是京城最大的酒楼,每到用膳时间,便是人满为患,若不提前预订,都找不到空位,沈璃雪不急着回府,也没什么事情要做,等一等再用膳也是无所谓的。

    南宫啸摇着扇子快步跟了上来,邪魅的眸底亮光闪闪:“本世子早就预订了雅间,绝对有位子!”

    “你的扇骨是什么材料做的?居然能将软鞭绞断。”沈璃雪拿过南宫啸手中的扇子,隔着扇纸摸了摸,扇骨很坚硬,隐隐带了丝丝凉意,摸不出是哪种材料。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只记得有一年,我父王得了一把残缺了三分之一的宝剑,融化之后,为我做了这把扇子!”当时,南宫啸年龄尚小,对那把宝剑的印象很模糊,只隐隐记得宝剑很长,可以做成许多锋利匕首,不知云南王为何一定要做扇子骨,将这锋利的武器暗藏在纸质的扇面里。

    沈璃雪,南宫啸来到醉仙楼时,正值用膳时间,醉仙楼里人来人往,觥筹交错,热闹非凡,一名小二快步走上前来,热情的招呼:“南宫世子,这边请!”

    沈璃雪来青焰不久,许多人都不认识她,望着她悄悄议论:“那名绿衣女子是谁啊?挺漂亮的。”

    “不知道,没见过,看衣着,应该是贵族千金……”

    “和南宫世子走在一起倒是蛮般配……”

    “整个青焰都知道南宫世子花心,对女子的耐心,都超不过一个月,估计不久之后,这女子也要独自伤心了……”

    沈璃雪对众人的议论置若罔闻,随着小二的引领上了楼梯,心中暗道:古代人也很喜欢八卦,联想能力更加真丰富,她不过和南宫啸来醉仙楼吃饭,他们居然能联想到种种事情……

    南宫啸一开始还是蛮高兴的,可听到他们说他会抛弃沈璃雪后,一记冷眼扫过,眸中闪烁的危险光芒让众人瞬间住了口,快速低了头用膳,这个凶狠的世子,他们可惹不起……

    “南宫啸,你定的是哪个房间?”整个大厅静了下来,沈璃雪不回头也知道是南宫啸的杰作,她是来用膳的,不是来震人的,便不着痕迹的转移南宫啸的注意力。

    “天字二号!”南宫啸瞪了多舌的众人一眼,手晃了两下,空空的,猛然想起扇子还在沈璃雪手里呢,快走几步跟上,邪魅的眸底,灼灼光华流转。

    天字二号雅间在二楼,长长的走廊极是精美,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朴,典雅大气,耐人寻味。

    “南宫啸,醉仙楼是谁开的?”醉仙楼的装饰,摆设,皆属上品,装饰也极致奢华,只是开这酒楼,就需花费不小的银两,酒楼幕后的主人,非富即贵。

    南宫啸满目高深莫测:“醉仙楼生意一直很兴隆,幕后主子能力定然非凡,我大致能猜出几名人选……”

    “吱!”一间雅间门突然打开,一名黑衣侍卫稳步走了出来,恭声道:“沈小姐,南宫世子!”

    “子默!”沈璃雪一怔,他是东方珩的贴身侍卫,他在这里,东方珩肯定也在。

    透过半开的房门向里望去,一名白衣人负手立于窗前,修长的身形,淡漠的气息,一看便知是东方珩,沈璃雪越过子默,走了进去。

    “沈璃雪,是本世子请你来用膳,你干嘛进东方珩的雅间?”南宫啸愤愤不平,紧跟在沈璃雪身后进了天字一号房间,望着窗前的白色身影,眸底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这个腹黑的家伙,每次出现都坏他的事情,东方珩不是忙着找东方洵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来看看东方珩的伤势!”沈璃雪耐心的解释着,东方珩的病越来越重,随时都会病发,时时诊治,可防患于未然。

    “看过他的伤,咱们就去天字二号房!”南宫啸狠狠瞪了东方珩一眼,他定了天字二号房,东方珩居然在天字一号房里,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都无所谓,天字二号房是他定的雅间,没有他的允许,东方珩不能擅闯进去,就算他再腹黑,也算计不到自己。

    “东方珩,你不在府里养伤,怎么来这里了?”沈璃雪的语气沉了下来,醉仙楼,顾名思议,就是喝酒的地方,东方珩来这里,难道也是来喝酒的?

    东方珩转过身,黑曜石般的眼瞳中隐隐闪过丝丝憔悴:“和你一样,只是来用膳!”目光望到沈璃雪手中的扇子,墨色的眼瞳微微眯了眯。

    沈璃雪纤细的手指轻按在东方珩的手腕上,她对中医的诊脉不是特别精通,但简单的诊诊身体状况,她还是没问题的。

    东方珩脉搏正常,身体没有发病的迹象,但他神色疲惫,眸底隐有血丝浮现,明显是劳累所致:“你昨天在忙什么?”

    “他是安郡王,当然是在忙国家大事了。”南宫啸抢先给出答案,东方珩面色红润,眼瞳幽深,分明就是个健康的不能再健康的人了,他可不想再被东方珩装病算计:

    “这些事件,是皇室的机密,不能随意透露给别人,安郡王肯定还有许多事情要忙,你也确认过他身体无恙,咱们就不要打扰他了,去天字二号用膳吧!”

    “郡王,饭菜好了!”恰在此时,子默轻轻敲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名店小二,手中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

    “端进来吧!”东方珩淡淡道。

    小二走进雅间,将一盘盘菜端到桌上,五颜六色煞是好看,阵阵香气飘来,让人垂涎欲滴。

    目光扫过南宫啸,沈璃雪,东方珩轻声道:“醉仙楼客人众多,你们点的饭菜估计要等会才能到,如果着急的话,可以一起用……”

    “不急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等!”南宫啸连连摆手拒绝东方珩的邀请:东方珩一看就知道没安好心,坐下来用膳,他肯定会算计自己的!

    “沈璃雪,咱们去天字二号!”南宫啸拉着沈璃雪的衣袖向外走去,沈璃雪是他带来的客人,东方珩是青焰郡王,就算碍于面子,他也不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抢人。

    东方珩稳稳坐着,目光如同幽潭一般,深不见底,手持茶杯淡淡品茶,一举一动,说不出的优雅高贵。

    东方珩果然没来抢人,他是青焰郡王,有着诸多束缚,自己差不多找到整治他的方法了,南宫啸邪魅的眸底闪着亮亮光芒,突然,一名小厮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满目焦急:“世子,不好了,别院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南宫啸眼皮一跳,心中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若无非常重要的事情,别院的人是不会跑来这里寻他的。

    “世子……”小厮压低声,对南宫啸低语几句,南宫啸刹那间变了脸色,狠狠瞪向东方珩,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咬牙切齿:“东方珩,算你狠!”

    “璃雪,我改天再请你!”南宫啸一甩衣袖,大步向外走去,东方珩下绊子让他远离沈璃雪,肯定布了不止一招棋,如果他不顾别院的事情,留下与他对峙,定会被他算计,也抢不来沈璃雪,还是先回别院处理事情,回头再想整治东方珩的办法,遇上这么个煞星,他真是倒了解八辈子霉。

    “南宫啸!”东方珩冷冷叫出了南宫啸的名字。

    “还有什么事?”南宫啸转过身,没好气的询问着,眸底燃烧的怒火,恨不得将东方珩焚烧怠尽。

    “你的扇子!”东方珩扬手,桌上的折扇径直飞向南宫啸,南宫啸伸手接住时,身体被震的连连后退,直到退出了房间,方才停稳脚步,虎口被震的发麻,邪魅的眸底满是震惊:“你……”这个武学妖孽,病的这么重,武功居然还能精进!

    狠瞪了东方珩一眼,南宫啸“刷!”的一声打开折扇,大步走出了醉仙楼。

    “你对他的别院做了什么?”南宫啸临走前,声声都在指责东方珩,东方珩也没反驳,看来,他别院出事,和东方珩脱不了关系。

    东方珩轻轻晃晃茶杯,黑色的眼瞳深不见底:“是他别院美人丫鬟太多,彼此之间起了点小摩擦,与本王无关……”

    沈璃雪嘴角挑了挑:南宫啸的花心、绝情,她穿越的第一天就见识过,美人都是他的丫鬟,别说是起小摩擦,就算是死了人,他也没心情去理会。

    刚才,南宫啸急急忙忙离开,一副出了大事的模样,事情肯定不像东方珩说的这么简单。

    “饭菜都快凉了,用膳吧!”南宫啸走了,沈璃雪自然是留下来和东方珩一起用膳,东方珩递给沈璃雪一幅碗筷,冷漠,幽深的眸底隐隐闪过一丝暗芒:“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见田美人?”

    田美人!沈璃雪一怔,随即想到了在皇宫发生的事情:“田美人是如何处置的?”她们出宫前,田美人的定判还没下来。

    “贬为庶人,打进了冷宫!”东方珩淡淡说着,眼眸平静无波。

    “那她就再无翻身之日了!”沈璃雪笑容温暖,皇帝有三宫六院,美貌嫔妃众多,一般是不会记起冷宫嫔妃的。

    “表面上看是这样,但也不排除她偶然间获得大机遇,重获荣宠!”东方珩目光深邃:皇宫里的东西,本就错综复杂,事事难料。

    脑海中浮现田美人看皇子们那耐人寻味的目光,沈璃雪蹙了蹙眉:“找个合适的机会,尽快去见田美人!”她不过刚回京城,能妨碍到她们什么利益,她们算计她,究竟是为了什么?

    “好!”东方珩轻轻点头。

    醉鸡是醉仙楼的招牌菜,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鸡肉触口香软,味道极是鲜美,沈璃雪筷子不停去夹,吃的津津有味。

    “你喜欢吃醉鸡?”东方珩轻声询问。

    “招牌菜嘛,味道独特!”沈璃雪望一眼东方珩,发现他碗里满满的,根本就没怎么吃饭:“你怎么不吃饭?”

    “不饿!”东方珩解释,眸光微暗。

    “你有病在身,到了用膳时间,不饿也要吃一些!”沈璃雪夹了些青菜到东方珩碗里:“油腻的肉吃不下,可以多吃些青菜!”

    东方珩嘴角扬了扬,拿起筷子慢腾腾的夹了饭菜食用。

    子默敲门走了进来,望见东方珩、沈璃雪在用膳,惊讶的半天没回过神:世子从不与人同桌用膳的,今天怎么会……

    “子默,有事?”东方珩语气低沉,好像有些不悦。

    “是!”子默瞬间回神,急忙低了头,恭声道:“禀世子,属下们在城外三十里的山坡上发现了几具尸体,经查证,是西凉国侍卫……”

    “西凉国太子果然到了京城!”东方珩停了筷子,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可查到他的行踪?”

    子默摇头:“属下只看到了侍卫尸体,并未见到西凉太子……”

    “你们聊吧,我吃饱了,先走一步!”西凉国太子一事是机密,不可让外人知道,沈璃雪也没兴趣听,他们在谈,她就识趣的起身告辞。

    “田美人之事,我会尽快安排!”东方珩淡淡说着,目光清澈。

    “那我等你消息!”沈璃雪在青焰独身一人,分身乏术,双拳难敌四手,借助东方珩的势力调查,解决一些事情倒也不错。

    “璃雪……”东方珩轻声呼唤。

    “什么事?”沈璃雪不明所以,回头望去。

    “让子默送你回相府吧……”东方珩淡淡说着。

    “不用,相府距离这里不算远,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以……”子默和东方珩有要事相商,如果让他送自己回去,他们还怎么商量事情。

    出了醉仙楼,太阳已正中,来到青焰这些天,沈璃雪养成了午休的习惯,走在大街上,有了丝丝困意,望着远处的座座院落,美眸中闪过一抹光亮:沈明辉,沈盈雪的怒气应该被消磨掉一部分了,回相府,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话说雷氏,沈盈雪坐马车回到相府,第一件事情就是吩咐丫鬟们备水沐浴,被人反复丢进粥桶,沾了满身白粥,一路走来,白粥都干了,粘在身上,很是难受,风一吹,还有些怪异的味道飘散,要多讨厌,有多讨厌。

    沈盈雪急急冲回雪园,紧皱着眉头走到屏风后,快速褪去染了脏污的衣衫,迈步走进撒满了花瓣的浴桶内,阵阵香气飘散,沈盈雪松了口气,快速擦洗着娇嫩的身躯。

    自己可是高贵的名门千金,那些下贱的乞丐,居然敢趁乱摸自己,真是不自量力,自寻死路,等抓到他们,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盈雪姐姐,我已经帮你把衣服熏好了!”伴随着好听的女声,沈采萱拿着一套衣服走进屏风后,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讨好的笑:“是你最喜欢的茉莉香。”

    想到在大街上发生的事情,沈采萱温和的笑容,看到沈盈雪眼中,是浓浓的嘲讽与讥笑,心中的怒火腾的一下燃烧起来:“我被人欺负,你是不是很幸灾乐祸?”

    沈采萱一惊,慌乱的摇着头:“姐姐被人欺负时,妹妹拼了全力想要上前相救的,无奈乞丐太多,妹妹挤不进去啊……”

    “同样都是人,乞丐能挤上前,你却没挤进去,分明是没尽全力,拼尽全力想救我,你骗谁呢!”沈盈雪美眸圆瞪,咄咄逼人。

    “我一直唯你马首是瞻,姐姐心里应该清楚啊……”沈采萱急声解释着,眸底蒙了一层水雾,显然是快要急哭了。

    “来人,把沈采萱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沈盈雪恨恨的下了命令,她是高贵的嫡出千金,被人轻薄了,可沈采萱这个庶出的贱人却清清白白,安然无恙,这太不公平了。

    “姐姐,我也是相府千金,姐姐间有矛盾,哪能动用板子!”沈采萱有些怕了,暗恨自己为何要来讨好沈盈雪,老老实实在自己房间呆着,哪会无缘无故被打。

    “沈采萱,你居然敢和我顶嘴,长本事了!”沈盈雪的笑容阴险毒辣:“来人,拉出去,重打!”

    两名嬷嬷面无表情的走上前来,抓住沈采萱的胳膊,用力向外拖去,沈采萱挣扎不过,高声求饶:“姐姐,原谅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沈盈雪不屑的嗤笑:“早知如今,何必当初,这二十大板,就当是给你个教训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和自己顶嘴。

    “啊啊啊……”阵阵板子声,伴随着沈盈雪凄惨的痛呼声响起,沈盈雪心里的气消去不少,慢腾腾的走出浴桶,任由丫鬟们拿了棉帕为她擦拭身上水珠。

    换上干净衣裙,梳了精致发髻,那个美若天仙,艳压京城的沈盈雪出现在镜子前,对着镜中的自己轻轻一笑,沈盈雪微眯了眼眸,沈璃雪时时算计,坏自己好事,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要主动出击。

    “住手,你们都在干什么?”沈明辉的怒吼声响起,院中板子停了下来,沈采萱低低的哭泣声传来:“爹,救我……”

    “盈雪!”沈明辉对着房间怒吼一声,沈盈雪撇撇嘴,慢腾腾的走了出去。

    阳光下,沈盈雪一袭粉衣款款行来,发上的玉簪,浅色的耳环相得益彰,衣袂随风轻飘,衬的她扶风若柳,楚楚动人。

    望着自己绝美出尘的女儿,沈明辉心里的怒气,无端的消了大半:“采萱是你妹妹,你为何让下人重打她?”

    “采萱犯了错,我不过想让下人给她个小小的教训……”沈盈雪态度恭敬,语气却有些漫不经心,明显没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你们是姐妹,有矛盾可以和平解决,没必要打板子……”想到布粥街上发生的事情,沈明辉再次烦燥起来,相府的名声,被她们彻底毁了……

    “沈丞相,你也知道亲人之间的矛盾要和平解决!”雷太尉大步走进雪园,面色阴沉,目光锐利,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身后,梳洗,装扮雍容华贵的雷氏急步跟了进来,望望沈明辉、雷太尉,欲言又止。

    沈明辉紧紧皱起眉头,眸底闪烁的阴冷丝毫比雷太尉更甚:“雷太尉何意?”未经通报,气势汹汹的闯进雪园,他当这里是太尉府吗?

    “雷聪可是你的侄子,你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将他打成重伤,你有没有当他是你的亲人?”雷太尉望着沈明辉,眸底怒气萦绕,想到雷聪被抬回太尉府时,昏迷不醒,屁股上血迹斑斑的模样,雷太尉就恨的咬牙切齿,若非他担心雷聪的伤势,一直守着没有出府,沈明辉哪还能安逸到现在。

    沈明辉轻哼一声,语气颇为不屑:“雷聪轻薄采云,苏雨婷,我打他板子是为让他长记性,就他那好色的性子,若不严加管教,迟早会死在女人堆里!”

    “你在怪老夫教孙无方?”雷太尉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无形的暴虐之气瞬间遍布大半个雪园,眸底闪烁的危险光芒,让下人们全身一震,噤若寒蝉,低垂了头,静静站立着,连大气也不敢出。

    “雷太尉的行为举止,本相不便评价,不过,温国公身为国之重臣,可不是好惹的,雷聪轻薄他最疼爱的女儿,本相总要给他个交待,否则,温国公一状告到皇上那里,雷聪就不止是被打板子这么轻了!”沈明辉言词犀利,语气微傲,字字嘲讽,分明没将雷太尉放在眼里。

    “你说雷聪轻薄采云,苏雨婷可有证据?”雷太尉怒问,愤怒的目光如火焰在燃烧。

    沈明辉冷笑:“璃雪,采云都在场……”

    雷太尉不屑的嗤笑:“沈璃雪和聪儿有仇,诬陷聪儿并不奇怪,至于沈采云,一个敢造假婚书,被判罪关进大牢的人,她说的话又有几分可信?”

    沈明辉的面色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大手悄然紧成拳,他是在借机嘲讽自己让采云顶罪么?

    “沈明辉,身为一家之主,有责任维护相府的清誉,可你看看这相府,成什么样子了?”雷太尉冷冷望着沈明辉,一副恨换不成钢的模样:“乞丐们都是一群下贱的俗人,就算你想要美名,让下人去给他们布粥就好,可你呢?居然让雅容和盈雪亲自去讨好那些乞丐,结果怎么样?他们见色起坏心,对雅容和盈雪动手动脚……”

    “她们只是两名弱女子,一个是你的夫人,一个是你的女儿,你要是个男子汉,就应该站出来保护她们,而不是在她们为你受了委屈后,还对着她们大吼大叫……”

    “好了!”沈明辉一声怒吼,穿透云层,响彻云霄,震惊了大半个相府:“若非她们毁掉名誉在先,本相需要想这种方法吗?”这两人,天天想着算计人,但每到关键时刻就出差错,像布粥,多简单的事情,她们居然也会弄砸,自己的名誉没恢复不说,还把整个相府的名声都弄臭了……

    雷雅容是雷太尉的女儿,盈雪都被她们教坏了,遇事才会这般狼狈,他教女无方,雷太尉也高明不到哪里!

    “沈明辉!”雷太尉狠瞪着沈明辉,眼睛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他是晚辈,居然敢明目张胆的教训自己……

    “爹,老爷,你们……”

    “闭嘴!”对峙中的雷太尉和沈明辉异口同声的打断雷氏的话,毫不相让,冷冷的注视着对方,强大的气场压的众人险些喘不过气,无边的冷意迅速向四周漫延,院中的空气,瞬间凝滞……

    下人们惊的不知所措,雷氏,沈盈雪相互对望一眼,面色焦急,沈明辉,雷太尉都是她们的亲人,如果这两人闹矛盾,决裂,她们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雪园今天怎么这么热闹?”清冷的女声响起,打破冰封的空气,众人回头望去,院门口,一袭浅绿衣裙的女子款款走来,明媚的眼庞,温暖的笑容,正是沈璃雪。

    漂亮的眼眸清灵如水,墨色眼瞳中闪烁的盈盈光芒,最后落在了沈明辉和雷太尉身上,嘴角轻轻扬起:她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居然看到他们两人在吵。

    沈明辉面色有些苍白,目光也十分疲惫,就连平时站的直直的身体,也微微有些松懈,一眼望去,非常憔悴,看来上午之事,给了他不小的打击。

    “沈璃雪,你还敢回来!”沈盈雪率先回过神,怒气冲冲的就要扑向沈璃雪,被雷氏紧紧拉住了:都是因为她,自己才会被那么多乞丐欺负,丢尽了颜面。

    “相府是我的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沈璃雪稳步前行,丝毫没把沈盈雪的话放在心上,相府可真乱,但她不介意让雪园再乱些。

    “沈璃雪,再有几个月你就及笄了吧!”雷太尉舍了沈明辉,冷冷凝望着沈璃雪,眸底闪过一抹光华。

    “雷太尉不会是想让我嫁去太尉府,给您做孙媳吧?”看雷太尉的目光,沈璃雪隐隐猜到了他的目的。

    “是又如何?你伤了聪儿,难道不应该认错,赎罪?”他来到相府时,雅容悄悄向他提了这个提议,刚才他一直觉得不太合适,可现在想想,聪儿花心风流众所周知,恐怕没有哪家贵族千金愿意嫁他为妻,沈璃雪虽是乡下长大,但也是相府嫡出千金,身份还算高贵,嫁给聪儿,也不算辱没了他。

    沈盈雪眼睛一亮,心中的喜悦无法用言语形容,外公真是太聪明了,沈璃雪嫁给雷聪,算是毁了婚约,自己就可毫无顾及的嫁给安郡王了!

    “众所周知,我是安郡王的未婚妻,怎能再嫁雷聪?”沈璃雪望向雷太尉,似笑非笑,看似平静的话语,连嘲带讽:“您老年龄大了,记性不好情有可原,但下次,请您不要再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否则,被圣王府的人听到,还以为你在挑衅他们!”

    雷太尉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危险的气息迅速漫延开来:“你在嫌弃聪儿?”他雷太尉当成宝贝的孙子,居然被一名乡下野丫头嫌弃了?

    “不敢,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沈璃雪淡淡说着,漫不经心的语气,分明是在敷衍。

    雷太尉望着沈璃雪,冷冷笑了起来:“婚姻大事,一向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沈丞相、丞相夫人同意,你就必须嫁!”跟他斗,沈璃雪还嫩的很!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沈明辉身上,期待,惊讶,满心欢喜,尤其是沈盈雪,高兴的有些不知所措,快说话,快说话呀,把沈璃雪嫁掉,自己就可以去接近安郡王了!

    “璃雪是有婚约之人,的确不能嫁去太尉府!”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沈明辉没有如预料那般点头同意,而是义正词严的拒绝了雷太尉的提议。

    “老爷!”听到答案,雷氏一惊,却没有太大的动作。

    “爹!”沈盈雪则是心急如焚,可怜兮兮的望向沈明辉,他不是很希望自己嫁给安郡王吗?为何有这两全其美的办法,他要放弃呢!

    沈璃雪扬扬眉头,沈明辉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责任感,懂得维护自己了?还是说,他这么做,是为了气雷太尉!

    “沈明辉,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雷太尉冷冷凝视沈明辉,盈雪是自己的外孙女,沈明辉的女儿,她嫁到圣王府,肯定参为相府和太尉府谋到最大的利益。

    而沈璃雪从小在青州长大,与沈明辉毫无父女之情可言,和自己更是没有半分关系,她嫁进圣王府,相府,太尉府休想得到任何好处,那郡王妃的位子,真是白白浪费了。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沈明辉不咸不淡的回答着,他和雷太尉起冲突,谁也奈何不了谁,沈璃雪一来,就把雷太尉气不轻,很合他的心意。

    更何况,雷太尉都没与自己商量,直接就定下要娶璃雪做孙媳,分明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自己为何要给他面子:“璃雪是相府千金,她的终身大事本相自会安排,不劳雷太尉费心!”

    “好好好!”雷太尉气急,手指着沈明辉,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你厉害了,有主见了,不愿听人劝了,从今以后,相府的事情,我雷某人不再过问半点儿,告辞!”

    雷太尉一甩衣袖,气呼呼的大步走出雪园。

    沈璃雪扬唇,这么快就被气走了,真是没有耐性,走了这么大一个敌人,沈明辉无事可做,接下来就应该找自己算布粥时的账了。

    沈盈雪狠瞪着沈璃雪,美眸中怒火燃烧:贱人,究竟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招式,居然让爹都向着她了。

    “爹!”雷氏望了沈明辉一眼,重重叹了口气,急步去追雷太尉。

    刚刚跑到院门口,一名嬷嬷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相爷,夫人,太后身边的孙公公来了!”

    雷氏一愣,急声道:“快请!”

    走出雪园的雷太尉也停下了脚步,眉头微皱:孙公公来相府做什么?

    “沈丞相,沈夫人!”孙公公大约五十岁,面容白净,手持扶尘,礼仪周到。

    “不知公公前来相府所谓何事?”雷氏,沈明辉礼貌的招呼,太后身体羸弱,一直在后宫养病,孙公公和众嬷嬷们尽心尽力照顾着,极少出宫,也可以说,孙公公是太后身边的得力助手,来相府的目的,却是让人难以猜测。

    “老奴是来宣璃雪小姐进宫,为太后治疗旧疾的!”孙公公微微笑着,温和的目光落到沈璃雪身上:“璃雪小姐,随老奴进宫一趟吧!”

    “公公稍等,臣女回房换件衣服,马上就来!”进宫见太后,换衣服是为表尊重,孙公公自然不会反对。

    沈璃雪快速回了竹园,园子里又只看到秋禾一人,其他的三等丫鬟不知跑去了哪里。

    沈璃雪回房换衣服,秋柴禾跟进来,帮着系衣扣,轻声道:“小姐又要出去啊!”

    沈璃雪淡淡答应一声,墨色的眼瞳中冷光闪烁:“秋禾,两个时辰后,你把竹园的下人全部集合起来,我有事要宣布!”下人们时常偷懒,没将自己这个主人放在眼里啊,这竹园,需要好好整顿整顿了!

    换好衣服,沈璃雪来到客厅,孙公公在品茶,沈明辉,雷氏也在上座陪同坐着,目光晦暗不明,阴晴不定。

    沈盈雪在左顾右盼,满目惊讶,上上下下的打量沈璃雪,就她一名乡下来的野丫头,还懂医术?为太后治过病?这怎么可能?骗人的吧!

    沈璃雪救过太后之事,并未外传,除去苏雨婷和太后外,极少有人知道,丞相府的人自然也是不知情的,孙公公将事情讲明时,沈明辉三人都吃了一惊。

    “璃雪!”沈璃雪走进客厅后,最先迎上来的是沈明辉,笑容满面,目光温和,一副慈父的模样,悄悄压低声道:“璃雪,你是相府千金,相府与你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相府之名,关系到你将来的前途,你明白应该怎么做吗?”

    沈璃雪挑眉,沈明辉是想让她在太后身上下功夫,护佑丞相府么?

    嘴角轻扯出一抹邪恶的笑:“女子最好的出路,莫过于嫁个好夫君,我与安郡王早有婚约,不需要再谋划什么前途了吧!”

    “相府垮了,你失去强大的娘家,安郡王是不会娶你做正妻的!”沈明辉强忍了怒气,耐心的分析着,这个女儿,是听不明白他的话,还是故意和他做对。

    “是吗?”沈璃雪漫不经心询问着,语气中满是怀疑,沈明辉胸口又是一口气堵住,上不来,也下不去,很是难受:逆女,他怎么会生了这么个逆女!

    沈明辉和沈璃雪说话的声音极小,别人都没有听清,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孙公公放下茶杯,站起身,微笑道:“大小姐,是不是可以进宫了?”

    “当然可以!”沈璃雪早就可以进宫了,是沈明辉一直和她说个不停,抬眸望到沈明辉映愤怒的目光,沈璃雪小声敷衍着:“我会尽力为父亲美言的!”

    清冷的眸中闪过一丝皎洁:她会在太后面前,好好为沈明辉多‘美言美言’!

    “嗯!”这才像话!沈明辉胸中的怒气渐渐平息下来,目光复杂的望着沈璃雪,这个女儿,他一直都看不透,就像多年前,那些林家人,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眼看着沈璃雪就要走出客厅了,沈盈雪眸光沉了沉,盈盈站起身,快走几步,追上她,轻轻笑道:“姐姐,我也想进宫看太后,可不可以随你们一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61》,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61 郡王再整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61并对腹黑郡王妃061 郡王再整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