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千泷怒砸万花楼

    “璃雪!”夜千泷喜悦的呼唤着,自二楼窗口一跃而下,快速落向蓝衣女子所在的方向。

    沈璃雪走在大街上,突然停下脚步,清冷的目光快速扫过附近的茶馆,酒楼,客栈。

    “你怎么了?”走在身边的东方珩不解的询问。

    “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沈璃雪凝神细听,耳边响彻着车声,脚步声以及嘈杂的人声,再没有了那道若有似无的呼唤。

    “会不会听错了?”东方珩内力深厚,听力,洞察力都比沈璃雪高,刚才他一直走在她旁边,没听到任何人呼唤她。

    “也许是听错了!”沈璃雪点点头,那道呼唤极轻,隐隐约约,随风传来,她弄不清是幻觉,还是真的有人喊了她。

    “小心!”东方珩面色微变,揽着沈璃雪快速闪进一家店内,两只不明物自两人身侧掉落,重重砸在地上,摔成碎片,惊了一路行人,场面有些混乱。

    “谁这么缺德,大白天的扔酒坛……”

    “就是,路上行人这么多,砸到人怎么办?”

    瞬间震惊后,众人回过神,围在店门口,对着二楼掉酒坛的窗子指指点点。

    “老子乐意,关你们屁事?”一名醉汉探出头,醉眼迷离的对着人群骂了一句,咣的一声重重甩上了窗子。

    众人先是一怔,随即再次指责着,议论纷纷。

    望着半地酒坛碎片,沈璃雪蹙蹙眉,若非东方珩速度快,拉开了她,她肯定会被砸伤,先是相国寺遇刺,再是险些被砸酒坛,她今天运气够背的……

    “小二,可还有雅间?”东方珩长身玉立,声音淡淡,深邃眸底闪烁着点点厉光。

    “有有有,两位客官这边请!”小二连声答应着,引领东方珩,沈璃雪上二楼。

    相国寺出现假西凉暗卫,沈璃雪,东方珩急着回来找夜千泷,还没用午膳,早就饿了,酒楼又被人堵住,想出去得费一番力气,倒不如先去用膳,再慢慢解决其他事情。

    东方珩,沈璃雪走进雅间的瞬间,一袭黑衣的夜千泷落进人群中,拨过一个又一个的年轻女子,寻找着记忆中那张容颜,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璃雪呢?

    酒坛掉落前,自己明明看到她站在这里的,酒坛掉落时,挡住了自己瞬息的视线,再望时,璃雪居然不见了,她去哪里了?

    二楼窗子再无动静,众人指责后相继散去,店小二快速清扫了满地碎片,酒楼前恢复正常。

    夜千泷如雕象一般静静站立着,英俊的面容完美的无可挑剔,长长的睫毛染着点点金辉,华贵冷然,傲气天成,稚气,可爱中带了丝丝清华与冰冷,目光仔细打量着过往的每个年轻女子,喃喃自语:“璃雪呢?璃雪呢?”

    拐角处,观察了许久的一名精瘦男子缓步走了过来,面容猥琐,上下打量夜千泷,眯成一条缝的小绿豆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搭讪道:“这位公子,你是不是在找人?”

    “是啊,我在找璃雪,你有没有见过她?”夜千泷急声询问着,目光清澈如泉,不染纤尘。

    “璃雪啊!”猥琐男子故作高深,鼠目中闪着诡异的笑:“就在前边呢,我刚和她打过招呼……”

    “真的?”夜千泷眼睛一亮:“那你快带我去见她!”

    “随我来!”猥琐男子转过身,大步向前走去,绿豆眼中闪烁着奸计得逞的阴笑,这个傻瓜,居然像个小孩子一样,没有半分心机,三言两语就骗到他了……

    夜千泷丝毫没察觉到猥琐男子的居心不良,紧跟着他快步前行,英俊的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太好了,终于要见到璃雪了!

    酒楼雅间,沈璃雪坐在桌前用膳,目光不经意的透过窗子,看到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夹杂着一名黑衣男子,稚气,可爱的气息沈璃雪十分熟悉,猛然一怔:那是……夜千泷!

    “可是饭菜不合味口?”坐在对面的东方珩轻声询问。

    “不是!”沈璃雪摇摇头,这家酒楼的饭菜,味道虽不及醉仙楼,却也别具一格。

    “我刚才看到……”沈璃雪再次望去,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却独独少了那身穿黑衣的英俊,可爱男子!

    “看到什么了?”东方珩追问,望一眼窗外,除了普通行人,还是普通行人,没有什么特殊的人或事。

    “没什么,许是看错了!”沈璃雪轻轻揉了揉额头,刚才听错,现在又看错,难道是太累了?

    “今天事情多,你也累了,用过膳,回府休息!”东方珩轻声建议着,目光深邃,沈璃雪清冷的眉宇间带着丝丝疲惫,确是累了。

    “嗯!”沈璃雪点点头,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菜,思绪早已飞出了酒楼,神游太虚:夜千泷究竟去了哪里?

    夜千泷随着猥琐男子左转右转,不知转了多少个弯后,来到一座华丽的建筑前,大门上方的牌匾上‘万花楼’三个红色大字在阳光下闪烁光芒。

    浓妆艳抹的女子们站在门口,热情的招揽着客人们:“公子啊,别走嘛,进来喝一杯……”

    所谓万花楼,是专供人娱乐之所,上至达官显赫,下到三教九流都接待,里面除了妖娆妩媚的年轻女子,还有漂亮阴柔的男子小官,可满足不同客人的需求。

    一名中年妇人出现在大门口,浓妆艳抹、舞骚弄姿,猥琐男子眼睛一亮,精瘦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急步走上前:“花妈妈!”

    中年妇人淡淡看了猥琐男一眼,不屑道:“又带了什么三流货色啊?”

    猥琐男嘿嘿的奸笑几声,压低了声音依旧难掩饰傲然:“这次带的,可是极品货色,妈妈请看!”

    就你这种人,能带什么极品货色!

    中年妇人漫不经心的目光在看到夜千泷时瞬间亮了起来,快走几步来到夜千泷面前,围着他上下打量,老眼内满是震惊:这男子真是英俊,比画上的仙人都俊,真真是极品中的极品。

    花妈妈穿着半透明的艳丽红纱衣,大半个胸口露在外面,情景甚至是香艳,夜千泷就像没看到一样,静静站立着,目光清澈如泉,浓烈的脂粉味扑面而来,他微微皱起眉头,看向猥琐男子:“璃雪呢?”

    “璃雪就在里面,你随我们进来就能看到她了!”猥琐男悄悄向花妈妈使了个眼色,这英俊男子还在万花楼外面,得骗着点,绝不能让他逃跑了。

    花妈妈会意,笑眯眯的领着两人向万花楼内走去:“对对对,璃雪就在里面呢,快进来!”惊艳的目光不时打量夜千泷,她活了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绝色的男子,真是养眼……

    万花楼内,不时有客人搂抱着年轻女子走过,模样甚是亲密,看到夜千泷,无不惊艳了目光,这男子是谁?真是绝色!

    夜千泷对他们全部视若无睹,紧跟着花妈妈和猥琐男快步前行,英俊的脸上洋溢着单纯,璀璨的笑:马上就要见到璃雪了,真是太好了。

    “他不会是个傻子吧?”花妈妈悄悄询问猥琐男。

    他是被骗来的,进了万花楼,是个正常人都应该看出这里是什么地方,可他却丝毫都没有逃跑的意思,一直跟着他们向前走。

    虽说她这万花楼里有许多看院打手,他想逃也逃不掉,可他是进了火坑,还不知道逃,脑子绝对有问题。

    猥琐男不以为然,小声道:“相貌英俊,有钱客人喜欢不就行了,你管他傻不傻呢,再说了,他傻的不知道逃,花妈妈也省心不是!”在京城转了这么久,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个极品货色,怎么着也要推销出去,卖个好价钱。

    “你这是在哪里找到的?不会有什么麻烦吧?”花妈妈不放心的再次询问,做他们这行,唯利是图,但也不想惹大麻烦上身,这名黑衣男子太英俊,太高贵了,不像普通人。

    “我在京城这么多年,对朝中的名门贵族,巨富商贾了如指掌,这男子面生的很,绝对是外地来的,就算失踪了,也不会有人过多理会,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猥琐男拍着胸口打包票,小绿豆般的眼内闪闪发光,臭手快速伸到花妈妈面前:“人已经送来了,快给银子。”

    “你最好保证,这个人完全没问题!”花妈妈重重警告着,自袖中拿出两张银票,甩给了猥琐男。

    “怎么才二百两?”数清银两,猥琐男惊讶,那黑衣男子那么英俊,可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花妈妈撇撇嘴,双手叉腰,傲然道:“卖进万花楼,人是要打折扣的,妈妈我接手万花楼多年,买的人也不计其数,最多的也才一百两,你这二百两,是从未有过的天价,你就知足吧,少得寸进尺!”

    “好好好,这次我就吃点亏,便宜点卖给你们了!”猥琐男子绿豆眼内色光闪烁,调笑道:“安顿好了他,花妈妈记得让小翠来伺候我……”

    “色心不改!”花妈妈用力点点猥琐男的额头,嗔怒道:“干嘛这么猴急,小翠就在厢房里,又跑不了。”

    花妈妈轻哼一声,一步三摇摆的来到夜千泷面前,手指着一间豪华的大房间,笑道:“公子,璃雪就在里面等你呢,咱们快进去吧!”

    “真的?”夜千泷眼睛一亮,不等花妈妈招呼,快步跑进了房间。

    花妈妈老眼内闪着阴险、得意的笑,现在就给喜好男色的各大官人发请贴,请他们来参加晚上的竞拍,这个极品货色的初夜,自己定要拍个好价钱。

    这是一间装饰的富丽堂皇的大厅,一群打扮娇艳的少年在台上跳着妖娆的舞,台下一群男人左拥右抱,不少十六七岁的清丽少年仅着单衣跪在地上,恭敬的给客人倒酒,更有的少年,脸上挂着献媚的笑容,蜷缩在那些面目丑陋的男子怀里瑟瑟发抖。

    “璃雪,璃雪!”夜千泷冲进大厅,英俊的脸上洋溢着单纯、可爱的笑。

    整个大厅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夜千泷身上,惊艳的同时,眸底色光闪闪,真是个绝色的妙人。

    “哟,长的真是绝色,今儿晚上我包了,你叫什么名字?”一名高大粗野,喝的醉熏熏的男子走上前来,醉眼迷离着,伸手就要抱夜千泷。

    夜千泷快速扫视着大厅,没看到沈璃雪,清澈的眸中染了浓浓的失望,璃雪不在!

    浓烈的酒气夹杂着臭臭的汗味扑面而来,夜千泷单纯的眸底涌上一层阴霾,手一挥,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醉酒男子倒在地上,痛苦的来回打滚,在他身下,鲜血洒落一地,他的双手,居然被齐齐斩断,场景甚是吓人。

    “璃雪呢?”夜千泷猛然抬头望向众人,清澈的眼瞳中布满阴霾,周身瞬间萦绕了浓烈的暴虐之气,让人不寒而栗,想要占便宜的嫖客们惊恐的连连后退,这个人太可怕,太可怕了。

    “救命……救命……”断手男子痛苦的求救声响起,嫖客们蓦然惊醒,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快跑!”众人如潮水般快速涌向门外。

    夜千泷静静站着,一动不动,眸中浮现着失落与孤寂,在众人跑到门口的瞬间,猛然挥出一掌,众人口吐鲜血,重重倒地。

    就连那跳舞的舞台,也在顷刻间被斩成两半,地面上一条鸿沟,那几个唱歌的男官儿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夜千泷魔魅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不告诉我璃雪的下落,谁也别想离开!”

    嫖客们强撑了一口气,看向夜千泷,面容绝色如仙,眼瞳清澈如泉,可他周身流动着可怕的杀气,宛如破晓而来的修罗,让人不寒而栗。

    “出什么事了?”花妈妈一步三摇的走进大厅,看到吐血倒地的嫖客们,惊声尖叫:“这是怎么回事?

    一阵冷风迎面扑来,花妈妈抬头,正对上夜千泷阴霾的目光:”璃雪呢?“

    ”她……她……“花妈妈身体抖如筛糠,眸中盛满了惊恐,这个绝色少年,刚才明明很单纯,为何刹那间,就变的这么可怕。

    ”她不在这里,对吗?“夜千泷接下了花妈妈的话,迷人的声音中带着蚀骨的冷意,凌厉的气势慑人心魄。

    花妈妈吓的不知所措,腿脚软绵绵的,想逃跑却迈不动步子,只得识时务的点点头:”她不在!“

    ”你居然骗我!“夜千泷一声怒喝,花妈妈保持着惊恐的模样一动不动,片刻后,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眼睛睁的大大的,毫无焦距。

    ”啊,死人了!“有人反应了过来,惊恐的尖叫着,快速逃离,受伤倒地的嫖客们也连滚带爬的向外奔去,整个大厅瞬间乱作一团。

    夜千泷走在最后,对四周的混乱视若无睹,自顾自的走着,走的很慢,很稳,微低着头,阴霾的眸中带着失落:璃雪不在这里!

    ”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乱?“卖掉夜千泷的猥琐男提着裤子从厢房里走了出来,上身没穿衣服,露出黑幽幽的胸膛,身后房门未关,隐约可见屋内床上有女子在穿衣服。

    夜千泷突然停下了脚步,向猥琐男的方向望了过来,那一袭镇定的黑衣,站在混乱的百人之中,有着异样耀眼的风彩,同样清澈的眼眸却多了一种让人害怕的色彩:”你也骗我!“

    猥琐男猛然一怔,正准备说些话骗骗夜千泷,夜千泷弹指一挥,猥琐男的话生生卡在了喉咙里,慢慢低头,脖颈处,一条血泉喷了出来,映着明媚的阳光,煞是漂亮……

    ”来人哪,杀人了,杀人了……“万花楼中,惊声尖叫此起彼伏,嫖客们提着裤子飞速逃跑。

    夜千泷稳步前行,魔音入耳,震惊耳膜,紧紧皱了皱眉:”好吵!“手一挥,只听砰的一声,坚硬的地面被刮开一条大口子,惊声尖叫戛然而止。

    瞬间寂静后,万花楼比刚才更乱,叫声更响亮:”他是魔鬼,魔鬼啊……“

    ”好吵!“夜千泷低喃着,手连连挥出,漂亮的假山,水池都被打坏,树木也被打倒,豪华的万花楼被划出一条又一条的大口子,尘土飞扬着,混乱不堪……

    人们惊声尖叫,慌忙逃离,夜千泷慢腾腾的走着,自言自语:”他们都骗我,都不能相信!“

    酒楼,沈璃雪,东方珩用过午膳,正准备回相府,透过大开的窗子,沈璃雪看到远处有一处地方人挤人,人压人,很是混乱:”那是什么地方?“

    东方珩淡淡望去:”应该是……青楼!“混乱之地离的远,看不清具体情形,但那里闪着半院子鲜艳的衣衫,除了青楼,没有哪个地方能有这么多年轻女子。

    ”那里好像出事了,咱们过去看看!“沈璃雪轻声建议着,回相府,要经过那个地方,她去那里,也算顺路。

    ”好!“东方珩对青楼混乱没兴趣,沈璃雪想看,他也不会反对。

    东方珩揽着沈璃雪的小腰,从窗口一跃而下,眨眼功夫便到了混乱的万花楼前。

    ”杀人啦,杀人啦……“手提裤子,狼狈不堪的嫖客,衣衫半敞,酥胸半路的青楼女子仿佛逃离什么令人恐惧的东西一般,惊声尖叫着从万花楼内跑出,面色恐惧,惊魂未定。

    沈璃雪蹙了蹙眉,这是怎么回事?有人在青楼里杀人?

    ”璃雪!“

    熟悉、惊喜的呼唤突兀的响起,沈璃雪一怔,抬头望去,一袭黑衣的男子目光清澈,完美无瑕的脸上洋溢着单纯,可爱的笑,快步向她走了过来:”璃雪,我终于找到你了!“

    寻找许久的人终于见到,夜千泷非常高兴,潜意识的伸手来抱沈璃雪。

    东方珩眸光微变,闪身挡在了沈璃雪面前,锐利的目光直视近在咫尺的黑衣男子:”你是夜千泷?“稚气,可爱的绝色容颜带着干净,纯真的笑容,仿佛不谐世事。

    ”你是谁?“夜千泷不悦的狠瞪东方珩,刚刚见到璃雪,就被他挡住了。

    ”东方珩!“东方珩冷声回答着,深邃的目光直视夜千泷。

    ”东方珩!“夜千泷低喃一声,清澈的眸中有什么东西飞快的闪过,他听说过这个名字。

    ”你干嘛挡着璃雪?“夜千泷再次狠瞪东方珩,清澈如泉的眸中怒火燃烧。

    东方珩锐利的墨色眼瞳中闪过一丝狐疑:这真的是西凉太子夜千泷?

    ”千泷,你怎么会在这里?“沈璃雪从东方珩身后走了出来,望望大门上方的牌匾,这里是青楼。

    ”我来找你啊!“夜千泷开心的回答,干净,璀璨的笑容就像等待夸奖的孩子。

    ”找我?“沈璃雪眉头微皱:”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一位大叔告诉我的!“夜千泷轻声回答,笑容璀璨。

    ”那位大叔呢?“沈璃雪隐隐猜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夜千泷绝色又单纯,是被人骗来,卖进这里的。

    夜千泷指指万花楼:”他在里面,好像睡着了!“他走出来的时候,那大叔喷了满地血雾,然后就倒地上了,肯定是睡着了。

    沈璃雪眉毛扬了扬,万花楼里这么乱,哪还有人睡得着,除非是死尸……难道在万花楼里杀人的是夜千泷?

    ”璃雪,我找你好久了,你怎么不来看我?“哀怨的说着,夜千泷伸手来拉沈璃雪的手。

    东方珩眸光微凝,快速将沈璃雪拉到身后,冷冷直视夜千泷:”夜千泷,男女授受不亲!“

    ”你也是男子,为什么你能握她的手?“夜千泷目光看向东方珩,沈璃雪交握的手,不服气的辩解着。

    东方珩的面色瞬间黑了下来,冷冷凝望夜千泷清澈,愤怒的眼眸,传言西凉太子容颜绝色,性子冷漠,不喜与人交谈,可眼前的夜千泷,只应对了一半传言……

    沈璃雪拉下东方珩握在她胳膊上的手,无奈的看向夜千泷:他分明就是小孩子心性……

    ”快快快,就是那黑衣男子杀的人,快抓住他!“万花楼内冲出十多名护卫,手拿着寒光闪闪的刀剑,快速冲向夜千泷。

    ”千泷,小心!“沈璃雪急声提醒着,正欲将夜千泷拉到身后,夜千泷手对着身后轻轻一挥,只听砰的一声,十几名护卫全部被打飞,重重摔到地上,鲜血狂吐,书写万花楼的金字招牌,也被打落在地,摔的粉碎!

    沈璃雪一怔,目光望望混乱的万花楼,再看看笑容干净的夜千泷,想不到他居然有这么高深的武功、内力……

    东方珩没理会夜千泷,身为西凉太子,他武功自然不会差,目光慢慢看向沈璃雪,墨色的眼瞳中闪着莫名的情绪,她叫他……千泷!

    ”璃雪,我饿了!“夜千泷可怜兮兮的说着,口中回味着沈璃雪送他的那碗粥,真是无上的美味啊。

    沈璃雪牵牵嘴角,上一秒重伤十多人,下一秒可以无辜的说饥饿,他真是单纯的像孩子:”那我们去用膳!“

    我们!东方珩敏锐的捕捉到了沈璃雪的用词,墨色的眼瞳越凝越深。

    ”好啊,好啊,我们快走!“夜千泷笑容璀璨,伸手来拉沈璃雪,即将碰到她衣袖的瞬间,数不清的黑色羽箭自四面八方飞射而来。

    ”小心!“东方珩揽了沈璃雪,瞬间到了十多米外的一棵大树后。

    ”璃雪!“夜千泷正想跟过去,羽箭已经近在咫尺,他不得不分了心思,挥掌将羽箭震退。

    羽箭细细密密,一阵紧跟着一阵,大有不射死人不罢休的架式。

    ”千泷!“沈璃雪低呼一声,不顾眼前飞射而过的羽箭,就欲前去帮忙。

    东方珩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挥掌将射向他们的羽箭打落:”羽箭太密,没了大树遮挡,只有死路一条!“

    ”夜千泷在被羽箭围攻……“沈璃雪有些着急。

    ”他能逃离的!“东方珩说着,打落羽箭的同时,看向夜千泷,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西凉国最出名的太子,岂会被这些羽箭难住。

    突然,数不清的黑色羽箭对着东方珩,沈璃雪射来,东方珩眸光微凝,揽着沈璃雪腾空飞起,快速落到一座房子的拐角处,再看大树,已经被射的满是羽箭,箭尖深深的钉进树干中。

    ”璃雪!“夜千泷打落几阵羽箭,正准备趁羽箭微弱时去找沈璃雪,却发现树后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

    ”璃雪,璃雪!“呼唤几声,没有任何回应,夜千泷急了,慌乱的四下寻找,不远处,一道飞奔的蓝色身影映入眼帘,夜千泷眼睛一亮,急急忙忙追了上去:”璃雪,等等我!“

    拐角处,羽箭阵阵飞射,沈璃雪打落羽箭后,看到半空中的夜千泷,急声呼唤:”夜千泷,你去哪里?“

    夜千泷急急前行着,没听到沈璃雪的呼喊,黑色的身影渐行渐远,沈璃雪重重叹气,刚找到他,又走散了。

    夜千泷消失,羽箭也停止射击,万花楼前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只余满地狼狈,东方珩自拐角处走出,望着羽箭前射的方向,面容冷漠,目光幽深:”放暗箭的人,是为杀夜千泷!“

    ”能不能查出是什么人?“沈璃雪捡起一支羽箭,普普通通,上面没有任何标记。

    ”和相国寺的假暗卫,应该是同一伙人!“东方珩锐利的眸氏隐有冷光凝聚:夜千泷来青焰的目的是什么?那些人又为什么要暗杀他?

    三三两两的行人,探头探脑,小心翼翼的来到万花楼前,透过破毁的大门,望向一片狼藉的万花楼:

    ”万花楼被人砸了……“

    ”真是太好了,这个害人不浅的地方终于毁掉了……“

    许是万花楼平时做了恶,它被毁,大快人心,人们围在门口,指指点点着,连声夸赞!

    得得的马蹄声与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沈璃雪抬头一望,林岩身骑快马,飞奔而来,他身后跑着几十名身着铠甲的侍卫:附近几条街道,是林岩负责监管。

    ”郡王,璃雪,出什么事了?“林岩翻身下马,将缰绳扔给士兵,快步走了过来,英俊的脸上带着关切。

    ”西凉太子砸了万花楼!“东方珩淡淡回答着,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传令下去,全城戒备,暗中派人寻找西凉太子夜千泷!“

    ”是!“听闻夜千泷的壮举,林岩嘴角抽了抽,快速吩咐了下去,再看东方珩和沈璃雪,眉头皱了皱,为何他感觉到。郡王和璃雪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就像热恋中的两人被第三者插足了……

    东方珩看向沈璃雪,她清丽的眉间多了几丝疲惫,清冷的眸中隐隐带了几分担忧。

    她在担心夜千泷。

    东方珩好看的剑眉微微皱了起来:”璃雪,我送你回府!“

    ”好!“沈璃雪点点头,东方珩暗卫众人,找起人来速度更快,不过,那些人先是假暗卫设计陷害,再是当街放暗箭,应该不止是想杀夜千泷这么简单……

    夜千泷紧随着那名蓝衣女子一路飞奔,很快追上了她,快速落地,开心的上前一把抓住:”璃雪!“

    女子一惊,猛然回头,一张陌生容颜映入眼帘,夜千泷一怔,急忙推开女子,怒声道:”你是谁?“

    面前的男子面容精致,俊美无筹,是世间少见的美男子,女子短暂的害怕后,起了爱慕之心,双颊飞上一抹红晕,对夜千泷盈盈福身:”见过公子,民女依依……“

    ”滚!“夜千泷一挥手,那名叫依依的年轻女子瞬间倒飞出十多米,重重掉落在地,没有吐血,全身骨头如散了架般疼痛难忍,美眸中盈了一层水雾,泪眼婆娑间,那绝色的黑衣男子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出了巷子,夜千泷毫无目的的顺着道路七拐八拐,璃雪呢,又去哪里了?

    误打误撞,来到了原来的如意酒楼前,豪华的马车上,一名身穿胭脂色襦裙的年轻女子扶着丫鬟的手款款走下马车,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璀璨的笑:”多谢相送,替我向温国公夫人问候!“

    ”庄小姐小心些!“马车中传来一声问候,快速驶离。

    美丽女子微微笑着,一瘸一拐的走向如意酒楼,夜千泷眸光一寒,急步上前,怒气冲冲的揪起女子的衣领:”璃雪呢?她究竟在哪里?“

    夜千泷揪着衣领抓的很紧,庄可欣喘不过气,目光慌乱着轻咳几声:”你先放开!“这个家伙怎么跑出来了,没被别人发现吧?

    ”快告诉我璃雪在哪里?“夜千泷不但没有放手,还抓的更紧了,清澈的眸中,隐有厉光闪烁:”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很多天了,都没见过璃雪一面,你可是在骗我?“

    ”我……我怎么敢骗你!“庄可欣挣不开夜千泷,目光闪烁着,眼睛急转:”璃雪有事,离开京城了,要过几天才回来……“

    夜千泷长的很好看,若在平时,庄可欣还有心情好好欣赏,但这性命攸关的紧急时刻,她只顾着活命,再没了那份心情。

    ”你撒谎!“夜千泷如玉的手指,从衣领瞬间移到了庄可欣纤细的脖颈上,清澈的眸中,寒光迸射:”刚才,我看到璃雪了,她就在京城……“

    如玉的大手越收越紧,指节略略泛白,清析的经脉纹路鼓起,庄可欣面色青紫,毫无血色,胸腔沉闷难忍,想要求饶,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我……我……“

    ”你还想骗我?“夜千泷清澈的目光冷若寒潭,大手再次收紧:居然都在骗他,都在骗他……

    ”不是……不是……“庄可欣挣扎着,却怎么都摆脱不掉夜千泷的手掌,脖颈被紧紧掐住,进不来半点新鲜空气,肺中的空气越来越少,呼吸也越来越困难,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意识也在渐渐消散。

    不,她不能死,绝不能死!庄可欣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快速睁开眼睛,一字一顿,艰难开口:”我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沈璃雪了……“

    庄可欣声音极浅,别人只能看到她的嘴唇在翕动着,听不到任何声音,夜千泷却是听到了,冰寒的眼眸慢慢清澈,甩手将庄可欣狠狠摔到地上:”三天之内,我要见到璃雪,否则……“

    下半句,夜千泷没说出来,但他眸中闪烁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仿佛一股冷气灌进身体,从里到外,冷的发抖,庄可欣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大口喘着气息,胸中萦绕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又十分后怕。

    这个男子,是飘逸出尘,不杂纤尘的仙人,也是冷酷无情,杀人如麻的阎罗,他是一把除去劲敌的利剑,用对了,万事不愁,可若是稍有差错,就是在自掘坟墓!

    自己能驾驭他,让他完全听自己命令吗?

    走在回相府的路上,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沈璃雪心想,那些人在相国寺刺杀名门贵族的千金,公子,又在万花楼前暗袭夜千泷,武功都是极高,来去无踪,等察觉到他们了,他们已经在动手了,这是谁培养出来的厉害人?真正目的又是什么?挑起青焰与西凉的战争?不尽然……

    ”璃雪!“熟悉的呼唤传来,沈离雪蓦然惊醒,抬头一望,丞相府近在眼前,她已经回到家了。

    ”多谢郡王相送!“沈璃雪微笑着道谢,目光清澈,东方珩身为郡王,事情繁多,她不想耽搁他时间,但他意志坚决的提出要送,她也不好拒绝。

    ”你进去休息吧!“东方珩轻声说着,看沈璃雪的目光深不见底。

    ”好!“沈璃雪答应着,转身走进相府,踏进大门的瞬间,身后响起东方珩的呼唤:”璃雪!“

    ”什么事?“沈璃雪停下脚步,转身望向东方珩,清冷的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东方珩走上前来,黑曜石般的眼瞳深深凝望沈璃雪,修长的身躯微微俯下,好像要做什么事情,墨色的眼瞳接触到沈璃雪清冷的目光,动作微微顿了顿,眸中闪过几分挣扎。

    ”东方珩,到底什么事?“东方珩英俊的容颜近在咫尺,沈璃雪悄悄后退一步,与他拉开距离。

    东方珩眸底的神色暗了暗,快速直起身体:”夜千泷那边,我会命人尽快寻找,其他没什么事,你去休息吧!“

    沈璃雪狐疑的看了他几眼,慢腾腾的走进了相府,直到转弯走进二门,踏上小桥后,她还能察觉到东方珩看她的目光:今天的东方珩怎么怪怪的?

    突然,丁嬷嬷带着两名粗使嬷嬷出现在小桥的另一端,趾高气扬的挡住了沈璃雪的去路,傲然道:”大小姐!“

    ”有事?“沈璃雪停下脚步,漫不经心的询问着。

    ”老爷,夫人请您去大厅一趟!“丁嬷嬷笑眯眯的说着,老眼内阴冷光芒闪烁,悄悄对两名粗使嬷嬷使了个眼色,粗使嬷嬷心神领会,急步上前,去押沈璃雪。

    沈璃雪猛然抬起眼睑,清冷的眸中,迸射出强烈的魔魅之气,慑人心魄,两名粗使嬷嬷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嚣张气焰瞬间消失不见,犹豫着,再也不敢上前:大小姐的眼神,好可怕!

    丁嬷嬷被粗使嬷嬷挡在身后,没看到沈璃雪的目光,见粗使嬷嬷们突然停下,心中升起一阵不悦:废物,连沈璃雪都不敢抓,要你们何用?

    ”我自己走!“沈璃雪淡淡说着,径直越过粗使嬷嬷,来到丁嬷嬷面前,美丽的小脸上带着温和的笑:”不知丁嬷嬷可否告知,父亲和夫人找我何事?“

    沈璃雪笑容璀璨,比天上的骄阳还要耀眼,看到丁嬷嬷眼中,冰冷犀利,丁嬷嬷眼皮不受控制的跳了跳:”回……大小姐,奴婢不知……“

    ”这样啊!“沈璃雪喃喃说着,脚下猛然一踢,丁嬷嬷那把高傲的老骨头越过栏杆,径直栽进了水里,溅起无数水花:”救命……救命啊……“

    沈璃雪充耳不闻,过了小桥快步前行,站在小桥上的粗使嬷嬷看看水中的丁嬷嬷,再望望走远的沈璃雪,不知所措。

    沈璃雪清冷的声音在院内响起:”我自己去大厅就好,你们不用跟着了!“沈明辉,雷氏又在搞什么鬼名堂?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可不怕他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6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69 千泷怒砸万花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69并对腹黑郡王妃069 千泷怒砸万花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