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气渣女,见战王

    “你来找我,只是为说这个?”东方珩早就知道战王会在今天回京入朝,东方玉儿再来圣王府送这没用的消息给他,肯定别有用心。

    东方玉儿不自然的干笑几声:“还是堂兄聪明,我想去看看皇叔!”

    十八年前的青焰战神,她崇拜很久了,听闻他回来,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人,不过,她独自一人不太敢去,就跑来圣王府找东方珩,想拉他一起去战王府。

    “本王没空!”夜千泷从旁虎视眈眈,找到机会就亲近沈璃雪,东方珩防不胜防,暂时没空去拜访战王。

    “那你能不能挤点空出来,把我送进战王府就可以了!”东方玉儿不死心的请求着,漂亮的眼睛眨呀眨的,眸中满是期待,让人不忍拒绝。

    “皇叔回京,会先去皇宫见皇上,你去了战王府,也未必见得倒他。”时值中午,战王一定在皇宫,所以,东方珩并不急着去战王府拜访。

    “我只是想早点见到皇叔,他不在王府,我可以等嘛!”东方玉儿继续请求。

    “站在战王府外,晒着太阳等皇叔?”东方珩深邃的目光看向东方玉儿。

    “这……”东方玉儿不自然的轻咳几声,她差点忘了,战王不在府上,无召见,他们根本进不了战王府,顶着大太阳,像雕像一般站在王府门外,确实有些尴尬。

    “璃雪,太阳有些毒了,咱们去那边亭子里坐!”夜千泷目光清澈,笑容纯净,抓着沈璃雪的衣袖,拉着她走向凉亭。

    “他是谁?”东方玉儿只顾着请求东方珩,都没注意到周围有什么人,听到夜千泷的说话声,方才看向他,眼睛顿时一亮:“长的真好看!”

    南宫啸摇扇子的动作猛然停了下来,不悦的瞪了东方玉儿一眼:“比本世子和东方珩还好看?”

    东方玉儿的目光快速在东方珩,南宫啸,夜千泷脸上扫过:“比珩堂兄差点儿,和你不相上下!”

    “东方玉儿,你什么眼光?”南宫啸咬牙切齿:夜千泷那个小傻瓜怎么能和他不相上下。

    “本郡主实话实说而已,你不爱听,就一边呆着去!”东方玉儿扫了南宫啸一眼,潇洒的挥挥手。

    “夜千泷!”东方珩瞬间来到夜千泷和沈璃雪中间,隔开了两人,深邃的眸中厉光闪烁:“本王说的话,你又全部忘记了……”

    “夜千泷!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东方玉儿皱了皱眉头,小声嘀咕。

    “西凉太子的名字,当然熟悉了!”南宫啸横了东方玉儿一眼,仿佛在说:“你少见多怪。”

    “他是西凉太子!”东方玉儿看向夜千泷,美眸中满是震惊,相貌是很俊美,气息纯净,高贵,可这性子,也太单纯了些……

    “东方珩,千泷心性单纯,没有恶意,你不要和他过多计较!”沈璃雪抓着东方珩的胳膊,想将他拉到一边。

    东方珩是青焰战神,性子淡然冷漠,英俊的脸上始终都只有一种表情,可自从见到夜千泷后,他深不见底的眼瞳中,闪现过许多情绪。

    沈璃雪知道,他不喜欢夜千泷。

    东方珩站着没动,锐利的目光直视夜千泷:“夜千泷,本王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在开玩笑!”

    夜千泷目光依旧清澈如泉,但他修长的身躯微微僵了僵。

    “东方珩,你在打什么哑迷?”沈璃雪看向东方珩,柳眉微挑,他曾经和夜千泷说过什么,让夜千泷反应这么大?

    “我是希望,夜太子不要忘记我提醒过他的一些事情!”东方珩回答着沈璃雪的话,锐利的目光依旧停在夜千泷身上。

    沈璃雪蹙了蹙眉:“你提醒了他什么?”

    “在青焰国需要注意的事项!”东方珩回答的轻描淡写。

    “只是这样?”沈璃雪不太相信。

    “当然!”东方珩回答的斩钉截铁,没有半分犹豫,让人找不到丝毫破绽。

    “璃雪,珩堂兄很忙,你应该没什么事吧,陪我去一趟战王府吧!”东方玉儿笑容璀璨,漂亮的眸中,闪过一丝哀叹,她看出来了,夜千泷在和珩堂兄争抢璃雪,堂兄那番话是在提醒夜千泷不要打璃雪的主意。

    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若在平时,以璃雪的聪明,她肯定能察觉到事情原因,但现在她是局中人,眼前一团迷雾,看不到堂兄,夜千泷对她的感情!

    “我去战王府不太合适!”战王是青焰上一任战神,身份尊贵,脾气似乎也不太好,在相国寺里,太子,湛王求见他都拒绝,沈璃雪一名无权无势的千金去,他更加不会见了。

    “没关系,就当和我做个伴了。”东方玉儿走上前来,不由分说,拉着沈璃雪出了凉亭,大步向外走去,边走边向沈璃雪咬耳朵:“皇叔脾气很好的,忙完事情,他一定会见咱们的!”

    沈璃雪扬扬嘴角,怎么也无法将相国寺那位,一掌打死几十名刺客的冷酷战神与好脾气一词联系起来:“既然战王爷脾气好,你独自去战王府见他就好,我在圣王府还有事情要做,就不陪你去了!”

    东方玉儿回头望了一眼,神秘兮兮的小声对沈璃雪低语:“珩堂兄,南宫啸,夜千泷肯定有事情商量,咱们就不要打扰他们了……”

    “我会站在一边,等他们商量完事情再过去……”说着,沈璃雪就欲拉下东方玉儿紧抓着她胳膊的手。

    “好吧,好吧,我实话实说!”计策被看穿,东方玉儿有些懊恼:“皇叔退隐后,一直不爱见人,和珩堂兄倒是有些来往,刚才我去战王府的路上,听说有好几个人求见被拒绝……”

    那些人不是武功高强,就是才华横溢,都被战王拒绝拜访,东方玉儿自然不敢再冒然去求见。

    “你让东方珩陪你去战王府,是确保你能进到王府,见到战王爷!”沈璃雪柳眉微挑,战王爷是青焰战神,又是身份尊贵的皇室王爷,有傲气在所难免。

    “是啊!”东方玉儿轻轻点头。

    “我和战王爷不熟悉,去了战王府,也帮不到你!”沈璃雪和战王爷不过几面之缘,彼此之间都没说过几句话,以战王爷的傲气,根本不会理她。

    “你是珩堂兄的未婚妻,皇叔肯定会给你几分面子,见咱们的!”东方玉儿嘴角微扬,漂亮的眸中闪闪发光,请不动珩堂兄,请他未婚妻帮忙也是一样的。

    “这样也行?”沈璃雪皱眉,她和东方珩只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凭借这个名头,就能让战王接见?天方夜谭。

    “咱们去试试就知道了!”沈璃雪同意帮忙,东方玉儿喜笑颜开,拉着沈璃雪,快步向外走去。

    东方玉儿兴致勃勃,沈璃雪不愿泼她冷水,准备随她一起去战王府试试,如果战王肯见东方玉儿最好,如果他不见,沈璃雪也算尽力了。

    望着快速远离的沈璃雪和东方玉儿,东方珩皱皱眉,却并未说话。

    南宫啸也扬扬嘴角,沈璃雪和东方玉儿在一块,比让夜千泷拉衣袖强多了,难怪东方珩不阻止。

    “璃雪!”沈璃雪越走越远,夜千泷低低的呼唤着,清澈的眸中闪着几分失落与期盼。

    “千泷,你暂时就住在圣王府,我过几天再来看你!”沈璃雪微笑着嘱咐着,东方珩,夜千泷之间闹矛盾,多是因她而起,她离开圣王府,他们两人就会恢复冷静。

    东方珩是正人君子,不屑暗害别人,夜千泷是小孩心性,思想单纯,沈璃雪不担心他们会相互暗算,说不定还能一起研究着,把最近发生的诡异事情解决了。

    “好!”夜千泷高声答应着,目送沈璃雪消失在门外,清澈的眼眸瞬间黯淡下来,喃喃自语:“你要早点来看我,我等着你!”

    沈璃雪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在远处,夜千泷没再说话,转过身,默默的回了房间,关上门,隔绝了外界的所有视线。

    南宫啸摇着扇子,邪魅的目光直视夜千泷所在的房间:“他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西凉太子,岂会是傻子?”东方珩也看向夜千泷的房间,锐利的眸中萦绕了一层寒意。

    “可我的看他一举一动都非常自然,不像是装出来的!”南宫啸是云南王世子,阅人无数,一个人的行为动作是装,还是自然表现,他分辨的很清。

    “或许他是在某些方向,能力比较差!”东方珩遇到的夜千泷,性子纯如孩童,脾气有些奇怪,面对别人时,也不怎么爱说话……

    “我听闻,越是这种怪人,武功越高,东方珩,你有没有试过他的武功?”南宫啸邪魅的眸中满是好奇,许久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人了。

    “小试过几次,确如你所说,武功高深莫测!”练武,需心静,或许正因为夜千泷心纯,无杂念,武功才会练就的高深莫测。

    “东方珩,夜千泷是西凉太子,你准备怎么安置他?养在圣王府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南宫啸悠哉游哉的轻摇着扇子,朝中有些老大臣,除了吃喝外,每天闲着没事干,就喜欢弹劾别人,如果被他们知道圣王府秘密住着西凉太子,肯定会大肆弹劾,闹的人尽皆知。

    “本王自有安排!”西凉太子悄悄跑来青焰,长期居于圣王府,确实很容易惹人非议,东方珩不畏流言,却知道,流言能杀人于无形,必须尽早防范。

    沈璃雪和东方玉儿出了圣王府,坐着马车慢腾腾的前往战王府,战王还在皇宫,她们不着急。

    东方玉儿的马车上,用品一应俱全,沈璃雪和东方玉儿喝着香茶,吃着点心,用了一柱香时间才到达圣王府。

    掀开帘子,下了马车,一道熟悉的呼唤传来:“郡主,璃雪姐姐!”

    沈璃雪抬头望去,苏雨婷正扶着丫鬟的手,微笑着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明媚的阳光在她周身萦绕了一层淡淡的光圈,再配上她那美丽的容颜,高贵的气质,美丽不可芳物。

    “苏小姐!”沈璃雪礼貌微笑,看似随意的目光,时时注视着苏雨婷的一举一动。

    昨晚庄可欣被重伤,之前又被沈盈雪打的很惨,就算会武功,也不会很高,那么,武功高强的嫌疑人,就只剩下苏雨婷了,苏雨婷一言一行皆是闺秀风范,温柔缓慢,半点不见习武人的干脆与利落,她是真的不会武功,还隐藏太深?

    她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为了……

    “郡主和姐姐也是来拜访战王爷的吗?”苏雨婷款款走了过来,笑容璀璨,迷人。

    “是的!”沈璃雪浅笑,她果然是来见战王爷的,京城人都知道战王爷不喜见外人,东方玉儿是皇室中人,战王爷的侄女,被请进府的可能性很大,她的马车到王府时,苏雨婷也到了,只是巧合吗?

    “本郡主想见战皇叔,就拉着璃雪来了……”东方玉儿漫不经心的回答着,整整衣装,看向巍峨的战王府,喃喃道:“不知皇叔在不在王府?”

    东方玉儿声音很低,但苏雨婷离的近,一字不差的听了进去,笑道:“刚才我在街上,听闻战王爷回府了!”

    “真的?”东方玉儿眼睛一亮,随即又暗了下来,皇叔回府是好事,但是他会不会见她?

    “郡主,让侍卫进去通报一声,战王爷会不会见你,很快就知道了!”沈璃雪轻声建议着,只在马车前站着,可是永远都进不了战王府。

    “没错!”东方玉儿眼睛亮亮的点着头,快步走到王府门前,对守门的侍卫道:“麻烦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淮王府郡主东方玉儿和未来安郡王妃沈璃雪求见!”

    东方玉儿只说了她和沈璃雪两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把苏雨婷忘了个一干二净。

    苏雨婷的笑容微微僵了僵,随即道:“麻烦侍卫大哥禀报,温国公府苏雨婷求见!”

    “啊!”东方玉儿猛然想起身边还有个人,侧目看向苏雨婷:“刚才只想着见皇叔,把你给忘记了,不好意思!”

    东方玉儿说着愧疚的话,语气中却丝毫都没有愧疚的意思,还带着点趾高气扬的味道,苏雨婷的笑容再次僵硬了几分:“郡主事情繁忙,忘记一些也很正常,雨婷不会计较。”

    东方玉儿满意的点点头:“苏小姐真是通情达理!”

    侍卫领命,快速进府禀报。

    “郡主!”沈璃雪皱眉看着东方玉儿,她尚未及笄,报相府千金的身份,比未来安郡王妃实在!

    东方玉儿笑嘻嘻的对沈璃雪咬耳朵:“皇叔重亲情,你未来安郡王妃的身份,比相府千金管用!”

    沈璃雪无奈加无语,东方玉儿平时看着大大咧咧,做事时很聪明,也很细心。

    “郡主,璃雪姐姐,你们在聊什么?”东方玉儿和沈璃雪说话的声音很小,苏雨婷没有听清。

    “在说今天天气很好,苏小姐很美,气质也文雅端庄,肯定会有许多名门公子踏破温国公府的门槛儿,前去提亲……”东方玉儿笑眯眯的打着太极。

    “郡主说笑了!”苏雨婷轻轻笑着,笑容僵硬。

    “我可没有说笑。”东方玉儿凝了凝眉,面容要多正经有多正经:“你第一才女之名整个青焰人尽皆知,爱慕者数不胜数,大把英俊有才的男子等着你来挑,除了我珩堂兄,你看中哪个,就能嫁哪个……”

    “不过,我珩堂兄是青焰第一美男子,你嫁的那个再厉害,也只能居第二,以你的才学,相貌,嫁个第二美男子,也不算太委屈!”东方玉儿嘻嘻笑着,不知是不是沈璃雪的错觉,她看苏雨婷的目光,暗带了一丝嘲讽。

    苏雨婷笑容更僵:“郡主谬赞!”

    “玉儿的意思,苏小姐嫁第一美男子,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伴随着清雅的男声,东方湛从战王府走了出来,笑容温暖如风。

    “不是!”东方玉儿望着东方湛身后的地方,眼睛闪闪发光:“湛堂兄,你怎么会从王府出来,难道刚才在和皇叔聊天?”

    “父皇命本王送东西给皇叔!”东方湛微微笑着,优雅迷人。

    “你怎么不早点说!”东方玉儿气呼呼的看着东方湛,早知道他要来战王府送东西,她就跟着进去了。

    “皇叔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当这战王府,是谁想进就能进的!”东方湛看着东方玉儿,好气又好笑:“在这乖乖等着,如果皇叔想见你,自然会让你进去,如果他不想见你,你偷溜进战王府,也会被他揪出来的……”

    东方玉儿轻轻点头:“这倒也是!”皇叔的脾气,没人琢磨的透。

    “沈小姐,苏小姐!”东方湛的目光透过东方玉儿,看向沈璃雪和苏雨婷,笑容温和。

    “湛王爷!”苏雨婷盈盈行礼,举止端庄,得体大方。

    “湛王爷!”沈璃雪行礼的瞬间,水晶燕轻轻低垂,出现在东方湛的视线中,他温和的笑容有瞬间的凝滞,看沈璃雪的目光,深邃中透着意味深长。

    一名侍卫自府内走了出来,恭声道:“王爷请郡主,沈小姐进府!”

    “真的,皇叔肯见我了!”惊喜来的太突然,东方玉儿高兴的不知所措,惊声高呼着,恨不得让所有人都分享她的喜悦。

    苏雨婷则瞬间惨白了小脸,东方玉儿是皇室郡主,被接见理所当然,可沈璃雪是相府千金,她是温国公府千金,在她们同时报上姓名时,战王爷却将她阻在门外,准备接见沈璃雪……

    “郡主!”沈璃雪轻轻碰碰东方玉儿,示意她旁边有个伤心人。

    “雨婷,皇叔肯定是太忙了,抽不出太多的空闲接待三个人,你先回府休息,明天再来,皇叔肯定会见你的!”得知自己可以进府见战王,东方玉儿心情很好,对苏雨婷更是和颜悦色,但沈璃雪总觉得,安慰的话从她口中说出,有些嘲讽的味道。

    “承郡主吉言!”苏雨婷轻轻笑着,笑容僵硬。

    “湛堂兄,我们先走一步了!”不等东方湛回答,东方玉儿已喜笑颜开的拉着沈璃雪快速跑进了战王府,就要见到皇叔了,真开心!

    沈璃雪和东方玉儿窈窕的身影转过弯,消失不见,东方湛看向苏雨婷,目光温润如玉:“苏小姐,天色已经不早了,你再等下去,皇叔也不会接见你的,你还是先回府,明天再来!”

    “多谢湛王提醒!”苏雨婷礼貌微笑,青焰湛王性子温和,对所有认识的人都温文有礼,关怀有加,他劝慰她,她也不会怀疑他喜欢她。

    透过大开的门,苏雨婷看向王府的精致道路,幽幽的叹了口气:“雨婷不及郡主活泼,不如璃雪姐姐聪慧,战王爷不肯见我,也是应该的……”

    “苏小姐不必妄自菲薄,你是第一才女,才华高绝,整个青焰,无女子再能及,皇叔不见你,应该是另有原因……”东方湛微微凝深了目光。

    “什么原因?”苏雨婷急声追问。

    “这……”东方湛欲言又止。

    苏雨婷一怔,随即放松了语气:“若是湛王爷不方便,就不必再言!”

    “不是不方便,是怕苏小姐不爱听!”东方湛温润的眸中闪烁着点点光芒。

    “此话怎讲?”苏雨婷不解,微微皱起眉头。

    “玉儿是淮王府郡主,沈璃雪是相府千金,也是未来安郡王妃,算是我东方皇室之人,这应该就是皇叔接见她们两人的原因,而苏小姐,现在还只是温国公府嫡女,所以……”

    东方湛看向苏雨婷,他的话没说完,但他想念苏雨婷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多谢湛王爷赐教!”苏雨婷微笑着俯身行礼,她与皇室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战王爷不肯见她,实情真的是这样吗?

    “苏小姐不必太过沮丧,过几天,皇宫会有宴会,到时,苏小姐可在皇宫见到皇叔……”东方湛微笑着说道,暗示苏雨婷,只要她与皇室没有关系,无论是明天还是后天,战王爷都不会见她。

    “多谢湛王提醒,臣女还有要事要做,先行告退!”再次福福身,苏雨婷扶着丫鬟的手上了马车,快速离开了战王府。

    东方湛目送苏雨婷的马车走远,温和的笑容瞬间变成无边嘲讽,苏雨婷明里暗中套他的话,真是不自量力,她想要答案,他就给她个答案,不知最后是帮太子抱得美人归,还是给皇室某位男子添了乱。

    战王府内,东方玉儿拉着沈璃雪,在青石路上快步走着,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难言的喜悦。

    “郡主,你急着来见战王爷,不止是想一睹他的风采吗?”东方玉儿先是请求东方珩,再是拉沈璃雪来战王府,听到战王肯见她的消息后,她几乎要欣喜若狂,若无特殊目的,她不可能是这种反应。

    “你和珩堂兄同样聪明,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们。”东方玉儿眨眨眼睛,四下望望无人,压低了声音道:“是我父王让我来王府看皇叔的!”这是一项任务,进了战王府,见到战王,她就算完成了任务,心里当然高兴。

    沈璃雪一怔:“淮王爷?那他为什么不亲自来?”东方玉儿是晚辈,如果战王在忙,肯定会打发她走,而淮王与战王是兄弟,他来王府,战王就算再忙,也会一见的。

    东方玉儿干笑几声:“我父王与皇叔闹了点小小的矛盾,不好来看他,就派我来了!”

    沈璃雪蹙了蹙眉:淮王关心战王,却不好意思来见,看来,他们之间的矛盾绝对不小。

    “苏雨婷来王府,又是为了什么?”沈璃雪回想苏雨婷被拒之门外时那惨白的脸色,她来王府,不止是拜访这么简单,肯定另有目的。

    东方玉儿皱皱眉:“可能也是受父母之命,前来拜访皇叔!”

    沈璃雪蹙眉:“温国公身份不及战王爷尊贵,他亲自来拜访,是礼数周全,派自己女儿前来,不太合适吧。”

    “可能是温国公不太好意思来见皇叔,像我父王一样,派女儿前来探探底!”东方玉儿轻声回答着。

    “苏雨婷是女子,来王府拜访战王,不会惹人闲话?”沈璃雪挑挑眉:东方玉儿是战王爷的侄女,来战王府没什么,自己做为她的伙伴入府,别人也不会多说闲话,可苏雨婷,与战王一脉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沈璃雪来青焰不久,却知道青焰国是封建统治,男女有别,拜访男子,要派男孩子去,拜访女子,要派女孩子,苏雨婷一名贵族千金,来王府拜访战王,传扬出去,不太好听。

    “我是父王最疼的孩子,父王派我来,是尊重皇叔,可那温国公没有儿子,只有苏雨婷这么一个女儿,只好派她来了!”东方玉儿得意的语气中,隐隐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温国公只娶了一名正妻?”沈璃雪有些惊讶,如果娶了妾室姨娘,家里会是儿女成群……

    “怎么可能。”东方玉儿抬头望着天空,傲然道:“温国公府妻妾一堆,从中年美妇到刚及笄的小姑娘,应有尽有,可除了温国公夫人生了个苏雨婷外,其他的姨娘,小妾们都没生出个一儿半女来!”

    “怎么会这样?”沈璃雪皱眉。

    “不知道!”东方玉儿摇摇头。

    “你讨厌温国公?”沈璃雪敏锐的捕捉到了东方玉儿对温国公的不悦。

    东方玉儿摇摇头:“谈不上讨厌,只是不喜欢!”

    一名侍卫走过来,恭声禀报:“郡主,沈小姐,王爷正在书房处理事情,暂时没空见你们,特让卑职转告,除了书房外,你们可在战王府随意走动!”

    沈璃雪挑挑眉,名门贵族都是有些许禁制的,就算让客人参观府邸,也会让下人陪同着,以示他们是主,自己是客,可战王爷居然放心的让她和东方玉儿在战王府四处走动,真真是心胸开阔,光明磊落……

    “麻烦小哥了,我们就在府里四处走走看看,等皇叔忙完了,再去看他!”东方玉儿答应着,拉着沈璃雪拐上了另外的路:“战王府景色很美,咱们四处看看!”

    沈璃雪,东方玉儿顺着小路走了没多久,大片大片的青竹出现在视线中,竹子青青,竹叶翠绿,风吹过,带来阵阵竹香,让人心旷神怡。

    东方玉儿走进青竹林,闭了眼睛,呼吸着阵阵竹香,享受般轻轻赞叹:“我好多年没来战王府了,没想到府内的景致一点儿没变!”

    沈璃雪置身于青竹林中,水绿的衣服配着青翠的竹子,美的如同梦幻一般,棵棵青竹拔地而起,只只竹笋悄悄的从土里冒出来,情景十分有趣。

    “郡主,战王爷很喜欢青竹吗?”沈璃雪记得,战王在相国寺的小院名叫青竹园,那里也种着大片的竹子,还盖了两层的青竹小楼。

    “是啊,战王府大片的地方都种着青竹,听我父王说,这些竹子都种了二十年了,每一棵都是皇叔亲自种的!”

    东方玉儿走在竹林里,羡慕的边走边赞叹:“这么多竹子,环境真好,回府后,我也要把自己的房前屋后都种上青竹……”

    沈璃雪目光闪了闪:“战王府没有女主人吗?”

    “呃,皇叔的父亲是先皇,已经过世,母亲是贤妃,也已经故去了,皇叔没娶妻,没有子女,一直是一个人……”说到这些,东方玉儿连声惋惜,青焰第一美男子啊,居然不娶妻,真不知道皇叔在想什么,难道是目光太高,一直没有中意的女子?

    沈璃雪清冷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青焰战王未娶妻,府里种着这么多青竹,会不会是……

    “璃雪,你看前面!”东方玉儿惊声高呼,眸中闪着浓浓的震惊与喜悦。

    沈璃雪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一座青竹搭建的两层竹楼出现在不远处,形状与相国寺那座非常相似,却比那座大了两三倍。

    “好漂亮的竹楼!”东方玉儿高呼着跑了过去,在相国寺,她没去青竹园,没见过那座小竹楼,如今第一次见,心情甚是飞扬。

    沈璃雪也随后跟上,心中暗道,战王爷真的很喜欢青竹。

    竹楼的门半掩着,东方玉儿轻轻一推就开了,竹屋内很干净,窗前摆着一张小桌,四把椅子,沈璃雪脑海中浮现林青竹在青州时的客厅,也像这间屋子一样空荡,不同的是,林青竹客厅里挂水墨画,人物画,四君子画的位置,这里都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东方玉儿嗅着清淡的竹香,沿着青竹楼梯,快步上了二楼,沈璃雪慢腾腾的跟了上去。

    二楼共有两间房,一间是卧室,一间是书房,卧室里除了一张竹床,两只竹子做的柜子外,空无一物,倒是书房里,摆着一张书桌,一把椅子,还有一个书柜,书柜上放了许多书,不远处的待客小桌上还摆着一套茶具。

    沈璃雪又想起了林青竹那简陋的书房,卧室,与面前的情景重合在一起,如果不是这满屋的竹香,满目的青竹,沈璃雪都要以为,这是林青竹在青州的故居。

    “茶水还是温的,看来皇叔回到王府后就来了这里!”东方玉儿拿出一只干净杯子,倒满茶水,轻抿一口:“虽然有些凉了,但茶的味道很不错!”

    沈璃雪走到书架前查看,多是一些兵法以及各国志之类的书,装订书的线有些已经脱落,可见书的主人经常翻看,沈璃雪握住一本书,正想拿出来翻翻,东方玉儿的惊呼声再次响起:“璃雪,你快看那边!”

    沈璃雪抬起头,目光透过大开的窗子,望向外外,不远处,一片红红通通,将青竹林围住大半,映着青色的竹子,煞是漂亮。

    “那些红色的是什么?”棵棵青竹遮挡,沈璃雪看不清那红色物的具体模样。

    “我也不知道!”东方玉儿摇头,语气有些沮丧:“从小到大,我就来过一次战王府,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来的,只记得自己看到了一大片竹子,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记得!”

    沈璃雪:“……”看来战王走后,战王府就几乎封闭着,没人来过了。

    “我也很好奇那些东西究竟是什么,咱们去看看!”说着,东方玉儿拉着沈璃雪从窗口跳了下去,就在两人离开竹楼的瞬间,被沈璃雪拉出一半的那本书掉到了地上,一方白色的纸张随之掉落在地,缓缓展开,赫然是一名美丽女子的画像。

    东方玉儿,沈璃雪顺着竹林来到红色物面前,眸中满是惊讶,尤其是东方玉儿,惊的嘴巴都快要合不拢了,好半天方才说出一句:“真漂亮!”

    那红色物是一只只的小灯笼,造型精美,由绳子串在一起,围在竹林外,放眼望去,很是惊人。

    “种竹子,挂灯笼,整个战王府被装扮的格外出尘,时时透着清华与非凡,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东方玉儿啧啧称赞着,在这里居住,肯定能多活几十年。

    “这么多灯笼,得有多少个?”小红灯笼一个挨着一个,沈璃雪一眼都没看到头,灯笼上的图案也各不相同,可见战王爷费了不少心思。

    “咱们数数看!”东方玉儿闲的无聊,战王有事处理,也无法见她们,也便拉着沈璃雪数起了灯笼。

    沈璃雪没数灯笼,清冷的目光四下望去,青色的竹林,长串的红灯笼,像是对谁的祝福……

    “七百,七百零一,七百零二……”身旁,东方玉儿小声的数着灯笼。

    沈璃雪突然停下脚步,东方玉儿也随之停了下来,报怨道:“数到七百多只,还没数完,皇叔叔究竟串了多少只灯笼?”

    “共串了九百九十九只!”威严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东方玉儿身体一震,猛然看向前方:“皇……皇叔!”

    夜色中,战王手拿着火折子,一只一只点着灯笼,动作认真,神情专注,火色的光映着他英俊的脸庞,修长的身形,冷酷,威严之中有些孤寂,有些苍凉。

    沈璃雪目光闪了闪:“王爷,臣女听长辈们讲,亲手点燃一千只红灯笼是对人最至高的祝福,王爷这里,怎么只有九百九十九只?”

    “是啊,皇叔,你这九百九十九只是不是有特殊的含义?”东方玉儿随声附和沈璃雪的话,缓解自己的尴尬,她只顾着数灯笼,都没注意到天黑了。

    战王看向沈璃雪和东方玉儿,点点火光中,年轻女子的身影与多年前那一幕重合,战王严厉的眼眸有瞬间的迷茫,随即又恢复平静,抬头望向繁星点点的夜空,嘴角轻轻扬起:“第一千只灯笼在……”

    最后几个字,战王说的极轻,沈璃雪,东方玉儿都没有听清,已随风飘散在空中……

    东方玉儿正想细问,一名侍卫快步走了过来,恭声禀报着:“禀王爷,宫里传来消息,三日后,皇宫设宴,请您前去参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75》,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75 气渣女,见战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75并对腹黑郡王妃075 气渣女,见战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