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庄尚书一家万箭穿心

    “大小姐!”嬷嬷猛然抬头,震惊的望着沈璃雪,她设想过许多种对峙场面,却怎么都没料到,沈璃雪会毫不留情的直接将她赶出相府。

    “愣着干什么,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对嬷嬷的震惊视而不见,沈璃雪清冷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两名粗使嬷嬷。

    “是!”粗使嬷嬷们天天只能干粗活,累死累活还拿不到多少月俸,而采购的嬷嬷,活计相对轻松,还有许多油水可捞,她们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听到沈璃雪的命令,两人立刻走上前来,夺过那五两银子交给管事,押了那位嬷嬷快速向外走去。

    “大小姐,饶了奴婢吧,奴婢是冤枉的!”嬷嬷哭喊着,挣扎着,眼泪直流,她在相府过了大半辈子,不想离开,不想离开啊。

    “怎么这么吵?”不悦的怒喝声响起,沈明辉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大步前行着,眉头紧皱,他刚才在书房处理事情,闹哄哄的声音一阵高过一阵,吵的他心烦意乱,这才前来一看究竟。

    “老爷,求您救救奴婢,大小姐要将奴婢赶出相府!”见到沈明辉,嬷嬷眼睛一亮,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急声向他求救。

    “璃雪,嬷嬷在相府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何要赶她离开?”沈明辉皱眉看向沈璃雪,眸中满是不悦:

    这个女儿,天天惹事生非,阴谋诡计的算计别人,以前没人出事,他就睁只眼闭只眼,随她闹,哪曾想,她居然得寸进尺的将主意打到了府内老人身上。

    面对嬷嬷的指责,沈明辉的质问,沈璃雪不急不恼,微微一笑:“嬷嬷谎报鱼的价格,想要贪墨银两,我才会赶她离开!”

    “大小姐,奴婢早就说过,鱼涨价了,那些银子,真的不够买鱼!”嬷嬷轻抹着眼睛,无声流泪,仿佛在控诉沈璃雪什么都不懂,凭着主观意断,胡乱猜测。

    沈明辉紧皱着眉头:“嬷嬷买菜,总不能让她拿自己的月俸补贴,她要银子,给她便是,咱们相府又不缺那几两银子……”

    “爹,我确实不知道鱼和菜的价格,不过,我不给嬷嬷银子,并非小气,而是因为……”

    沈璃雪拿了桌上的账本,递到沈明辉面前,在他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淡淡解释:“这个账本记录了最近一个月,相府厨房的各项支出,虽然没有明文标注几两银子买几条鱼,但上面记录着,嬷嬷每次支出五两银子,会剩回七八十个铜钱,物价再涨,也不可能在两天内涨这么多吧!”

    嬷嬷猛然一惊,额头冷汗渗渗而落,她觉着沈璃雪,沈明辉不知道鱼的具体价格,她谎报几十个铜钱,他们也不会察觉,哪曾想,沈璃雪居然查了账本,她的谎话肯定瞒不住了,怎么办,怎么办呢?

    沈明辉阴沉的面色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小小的奴婢,居然欺负姨娘不懂管家,大逆不道的想要贪墨相府银两,真是胆大包天:“恶奴刁钻,欺瞒主子,贪墨银两,重打二十大板,赶出相府!”

    “相爷,饶命,奴婢再也不敢欺瞒了,饶命啊……”嬷嬷吓的瑟瑟发抖,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求饶,肠子都快要悔青了,早知道大小姐这么厉害,她哪会答应夫人和大小姐做对。

    粗使嬷嬷走上前来,不顾嬷嬷的哀求,哭喊,硬生生将她拖了下去。

    沈明辉也阴沉着面色,紧皱着眉头离开院落,回了书房。

    众嬷嬷们相互对望一眼,眸中皆闪着慌乱和震惊,大小姐手段真是高明,幸好她们慢了半拍,没有谎报银两顶撞大小姐,否则,现在被打板子,赶出相府的就是她们了……,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淡淡扫过拿银子的其他下人:“你们手里的银子,可够买东西?”

    “够了,够了!”嬷嬷们身体猛然一震,讪讪的笑着,随声附合,她们久居相府,主人之间的明急暗斗她们看过不少,当然明白,沈璃雪赶走买鱼嬷嬷是在杀鸡儆猴,她们手里的银子不但够买东西,还有剩余,如果她们敢撒谎说不够,下一个被赶走的就是她们。

    “既然都够了,就去买东西吧,记住,相府主人不想再吃白菜宴!”最后一句,沈璃雪加重了语气,清冷的声音带着强势的口吻,让人不敢违抗。

    “是是是!”嬷嬷们连连点头答应着,快速散开,沈璃雪的手段,她们已经见识过,就算她不说,她们也不敢再弄白菜宴了。

    赵姨娘款款走过来,眸中闪烁着点点光芒,感激的望着沈璃雪:“多谢大小姐!”她也看出来了,这些嬷嬷被人挑唆,故意说银子不够,想要拆她的台,偏偏她不知道鱼和菜的具体价格,无法反驳,幸好沈璃雪聪明,看了账本,拆穿了她们的诡计,不然,她真不知道要如何收场。

    沈璃雪微微一笑:“姨娘不必言谢,我在相府,还要靠姨娘多多照顾!”雷氏在背后支使下人闹事,杀鸡儆猴,震慑下人都是必须要做的。

    “大小姐客气!”漂亮的处理了事情,却不居功,赵姨娘瞬间对沈璃雪多了几分好感。

    “大小姐,姨娘愚钝,处事不精,还望大小姐多多提点!”赵姨娘掌权,是沈璃雪为她争取来的,这次的下马威更让她知道,相府事情错综复杂,凭她一已之力,在府内定会举步维艰,沈璃雪聪明伶俐,手段高明,她起了拉拢之心。

    沈璃雪轻轻笑笑:“姨娘初次掌管相府,难免会出差子,府里嬷嬷都是老人,对府内事务极是熟悉,有她们协助姨娘,姨娘很快就能将相府运作了解的一清二楚,父亲是相府之主,若是遇到极难解决之事,姨娘不妨去请教请教他……”

    一番话,说到了赵姨娘心坎上,也给她敲了个警钟,府里的管事,嬷嬷多是雷氏的人,她抢了雷氏的大权,雷氏肯定会不断在幕后下绊子难为她。

    沈璃雪能见招拆招,清除雷氏的阴谋诡计,沈明辉更能帮她树立威信,让她真正掌管相府,说不定还能更近一步,成为真正的相府女主人。

    “多谢大小姐提点,姨娘明白怎么做了!”赵姨娘轻轻笑着,眼睛闪闪亮亮。

    “姨娘聪明!”沈璃雪笑容璀璨,雷氏一直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明里暗中想要除去,她也不会对雷氏客气,她想让雷氏失去的,不止是管家大权,还有女人最看重的身份,地位!

    雷氏和沈明辉之间已经出现裂痕,两人表面的相敬如宾,是为掩饰底下的暗潮汹涌,两人之间积累已深的矛盾,也需要一个特殊的契机来激化,赵姨娘掌权,就是一个很好的导火索。

    消息传到雅园,一向沉着冷静的雷氏再也忍耐不住,再次将屋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凝深的美眸中燃烧着熊熊怒火,那嬷嬷是她的人,沈璃雪将其赶出相府,就是变相警告府内下人,不能听她这丞相夫人的指挥。

    沈璃雪不只是要抢夺她的管家大权,还想将她身为一府女主人的所有权利全部架空,好歹毒的心思。

    雷氏只顾责怪沈璃雪,都没反思,那嬷嬷是她派去故意挑事,才会被沈璃雪抓住把柄,如果嬷嬷没有存心欺压主子,又怎么会被沈璃雪抓到错处,赶离相府。

    “米嬷嬷,你悄悄回太尉府一趟,将我在这里的情形告诉父亲,让他想想办法,牵制沈璃雪,我可趁机抢回管家大权,当然,如果能除掉沈璃雪,那就最好不过!”

    雷氏阴沉的眸中闪烁着点点厉色,一直以来,她以为沈璃雪无权无势,掀不起多大的风流,根本没将沈璃雪放在眼里,没想到,就是这个渺小,低贱,毫不起眼的乡野女子,连番诡计算计她们母女,让她们吃了大亏,还无话可说。

    沈璃雪是个危险人物,不可再留,速速除去,是最好的选择。

    竹园,沈璃雪不知道雷氏的打算,用过午膳,看了会儿书,躺在床上,进入梦乡。

    迷迷糊糊中,沈璃雪脸颊传来一阵酥酥痒痒,似有什么东西在她小脸上轻轻游走,头顶隐隐现出一道阴影,好像有人遮了她的光线,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鼻端,沈璃雪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

    东方珩一袭白衣,半躺在她身旁,轻靠着床头,拿着一本书在看,不同的是,她躺在丝被下,他半躺在丝被旁边,两人间隔着一床丝被。

    听到动静,东方珩放下书本,回望沈璃雪,墨色的眼眸清澈如泉:“醒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沈璃雪皱眉看着东方珩,他手中的书也落入眼帘,正是她午休前,放在床头那本各国志。

    慢慢坐起身,沈璃雪清冷的目光望向格子窗,天色已经擦黑。

    “本王来告诉你最新消息!”沈璃雪不悦的目光瞪来,东方珩慢腾腾的下了床,走到桌边坐下。

    “什么消息?”沈璃雪挑挑眉,能让东方珩亲自来传的消息,肯定不简单。

    “苏雨婷秘密去顺天府大牢看庄可欣了!”东方珩持壶倒茶,热气袅袅间,他淡淡吐出这一消息,眸中的神色被热气掩盖,看不真切。

    沈璃雪一怔:“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一柱香前!”东方珩悠然回答,慢慢品茶。

    “你怎么不早点说?”沈璃雪皱眉怒瞪着向东方珩,苏雨婷和庄可欣关系密切,庄家搜出了蛊虫,朝中大臣们全都唯恐避之不急,苏雨婷居然敢迎风而上,前去探望,是姐妹情深,还是另有蹊跷?

    “你刚才在休息!”东方珩淡淡说着,平静的声音毫无波澜。

    “那你怎么不叫醒我?”她睡觉,哪比得上这种大事重要!沈璃雪掀开被子下了床,快速拿过一旁的丝裙穿上。

    “看你睡的熟,没忍心!”东方珩望了沈璃雪一眼,她在快速系衣带,乌黑的墨丝微微凌乱,在两颊边各垂下几缕,清丽,婉约之中透着说不出的狂野美。

    沈璃雪撇撇嘴,东方珩什么时候也学会怜香惜玉了!

    “我好了,咱们快去顺天府大牢!”简单梳了发髻,拿过几枚珠花戴上,沈璃雪就欲出门,见东方珩慢腾腾的站起,她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侧身抓了东方珩的胳膊,拽着他快速向外走。

    苏雨婷和庄可欣情同姐妹,是不是代表庄尚书和温国公关系密切?看来,庄尚书蛊虫一事,还没有完结。

    东方珩不急不慌,走的慢慢腾腾,任由沈璃雪拉着他前行,目光落在沈璃雪紧抓他衣袖的小手上,嘴角微微上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

    大牢,阴暗潮湿,庄可欣腿残,不能站立,只能坐在相对干燥的枯草上,紧靠着铁栏杆,手捂着嘴巴,哭的十分伤感,娇小的身体轻轻颤抖着,是那么孤独,无助:

    “雨婷,咱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是最了解我的,我很怕虫,怎么可能会去养那吓人的蛊……是别人在设计陷害我们……”

    “可欣,别急,我相信你……”见庄可欣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不停下流,怎么止都止不住,美丽的小脸全部流满了泪痕,苏雨婷轻声安慰着,递过一方丝帕,目光楚楚,善解人意。

    “谢谢!”庄可欣接过丝帕,轻轻擦拭着脸上的泪珠,刚才哭的太伤心,她止了哭,却没有平复激动的情绪,抽搐着小声询问:“雨婷,青焰律法可曾有‘伤残者,判罪轻’的规定?”

    “这……我也不是太清楚,我回去问问父亲!”苏雨婷笑容温和,心中却是一凝,庄尚书,庄夫人,庄副统领都是正常人,没有伤残,庄可欣这么问,是在为她自己着想……

    “雨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有什么秘密都不会隐瞒你,我希望你也能相信,我们一家真的是清白的!”庄可欣看着苏雨婷的眼睛,一字一顿,眼瞳深处闪烁着灼灼光彩。

    “我当然相信你们是被人陷害的,我父亲已经进宫,去向皇上请求重新查办尚书府蛊虫一案,相信不久之后,就能还你们一家清白了!”

    苏雨婷礼貌微笑,墨色的眼瞳中,凝出点点深沉,她和庄可欣是闺中好友,彼此之间确实没什么秘密,也就是说,她做过的所有事情,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庄可欣都知道,反之也一样。

    庄可欣落难,在她面前一次次重提这些秘密,是念旧情,还是在以此要挟她?

    “真的?”庄可欣眼睛一亮,随即又暗了下来:“蛊虫在我们家柴房搜出,哥哥又冒犯了皇上,轻判的可能性,怕是不大……”

    “庄尚书为官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会劝说父亲,尽量保下你们,判个贬官流放,应该还是可以的……”苏雨婷微笑着宽慰,接过丫鬟手中的糕点盒,透过栏杆缝,递向庄可欣:“牢里饭菜很差,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核桃酥。”

    “谢谢,事到如今,也只有雨婷你不嫌弃我,肯对我这么好!”庄可欣接过糕点,阵阵香气透过盒子缝轻轻飘散,她感动的眼泪汹涌。

    “别哭了,你们会没事的!”苏雨婷拿着丝帕,关切的为庄可欣轻擦脸上的泪珠。

    身后传来嬷嬷的提醒声,苏雨婷歉意的笑笑:“可欣,天色已晚,我就先回府了,明天再来看你!”

    庄可欣点点头,依依不舍的目送苏雨婷:“路上小心!”

    苏雨婷浅青色的衣袂转过弯,消失不见,庄可欣瞬间停止哭泣,晶亮的眸中闪出一抹成熟与狠厉,望望手中哭湿的手帕,撇撇嘴,甩手扔到一边,长长松了口气,装哭真辛苦。

    丝丝香气飘入鼻中,庄可欣慢腾腾的打开糕点盒的盖子,一排金灿灿的香酥核桃酥现于眼前,糕点呈金黄色,外酥里嫩,让人垂涎欲滴。

    庄可欣却没有丝毫味口,慢慢盖上了糕点盒子,不是她不相信苏雨婷,而是特殊时期,需要特殊对待,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她现在到了穷途末路,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别人暗害她,防止一些秘密泄露,也不是没有可能。

    正想着,拐角处走来四名神神秘秘,身穿官差服的狱卒,他们手中还押着四名囚犯,边走边警惕的四下观望。

    一名狱卒打开了庄尚书的牢房,一名进了庄夫人的牢房,一名去了庄伟城的牢房,还有一名自然是打开了庄可欣牢房的锁,将手中的白衣囚犯放在地上,甩手将一件衣服丢给她,低声道:“快换上!”

    “干什么?”庄可欣望着手中写有‘卒’字的官差服,再看看倒在干草上,昏迷不醒的那名囚犯,满眼迷茫。

    “李代桃僵,暗放你们出去,让这四名死囚代替你们上刑场。”狱卒瞄了呆愣的庄可欣一眼,冷冷催促着:“速度快些,换岗的时间快到了!”

    庄可欣一惊,瞬间明白,这是让他们换上狱卒的衣服,趁着换岗,以狱卒的身份离开大牢。

    “多谢!”庄可欣心中一喜,见庄尚书,庄夫人,庄伟城都在换衣服,她也不再犹豫,快速换上了宽大的狱卒服。

    稍顷,换好衣服的庄尚书,庄夫人,庄伟城都走出大牢,聚到了庄可欣牢门口,庄尚书看看双腿残疾的女儿,低声命令道:“伟城,背上你妹妹!”

    庄伟城皱皱眉,没有说话,目光冷酷着,俯身去拉庄可欣,庄可欣却吓的后退一步,警惕的目光紧盯着庄伟城:“爹,哥哥他……”

    “不必害怕,你哥哥体内的蛊只要没人操纵,就不会发作!”庄尚书深邃的眸中,闪烁着点点厉光,城儿中蛊后,那控蛊人,就在附近!

    “爹,您懂蛊?”庄可欣捂了嘴巴,目光震惊着,小声低呼,身为庄尚书的女儿,十多年来,她居然都没发现,自己的父亲懂蛊。

    庄尚书目光沉了沉,没有回答,锐利的目光快速扫过那四名狱卒:“回去告诉你们主子,多谢了!”他们一家被人赃并获,无论何人求情,都难逃一死,侨装改扮,逃出生天,才是最妥当的方法。

    “换岗,换岗!”门外传来阵阵高呼,庄尚书目光沉了沉,大步向外走去,庄伟城背着庄可欣紧随其后,庄夫人也急步跟随上去。

    庄可欣伏在庄伟城背上,看着前面大步前行的父亲,眸中满是好奇与疑惑,父亲真是神通广大,居然能让人找替死鬼,救他们出大牢,帮她们的那个人肯定是某个高官,否则,他哪里打得通这顺天府大牢的重重关系……

    几名值夜的狱卒迎着庄尚书四人走了过来,笑嘻嘻的目光落到了庄伟城和庄可欣身上,庄可欣一惊,急忙低了头,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不停祈祷,千万不要发现我,千万不要拆穿我!

    “哟,这是怎么了,怎么背着出去?”狱卒们围上来,淫笑着对着庄伟城和庄可欣左看右看。

    “我说,是酒喝多了吧!”一名狱卒笑着调侃。

    “依我看,八成是和狱里的女犯人们有了奸情,做的太多,腿软,走不动了,只能让人背着……”

    狱卒们平日里很是无聊,遇到这么个奇事,纷纷来看热闹,你一言,我一语的猜测着,哄堂大笑,不知不觉着,人多了,堵住了出口!

    阵阵淫笑声响彻耳边,庄可欣焦急如焚,却束手无策,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路被挡住,如果硬闯就会露馅,可如果不硬闯,被这些狱卒们认出来怎么办?

    嘈杂的声音不断冲击耳膜,庄伟城紧紧皱起眉头,大手悄然紧握成拳,沉下的眸中,闪烁着道道冷光,怒气萦绕满整个眼底。

    庄夫人看着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狱卒,焦急如焚,求救的目光频频看向庄尚书,马上就要出大牢,若是被发现身份,他们的逃离计划就会功亏一篑。

    庄尚书眸光沉了沉,淡淡道:“几位大哥,他喝醉了酒,摔伤了,还没就医……”

    “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们早说!”围着的狱卒们一怔,呼拉一下全退开,让出了道路:“快去就医!”

    “多谢!”庄尚书轻笑着道过谢,拉着尚书夫人的手臂向前走去,庄伟城背着庄可欣快步跟上。

    烦乱的淫笑声越来越远,大牢门近在咫尺,庄可欣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没被认出来,不对,狱卒们平时都会见面,彼此之间,肯定是认识的,他们这四名陌生人出现,那些狱卒们一定察觉到了,没有拆穿,是因为他们也被人打点过……

    庄可欣美眸微微眯了起来,对救出他们的那名幕后之人充满了好奇,那人究竟是谁,居然想的这么周到……

    阵阵冷风吹来,庄可欣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抬头望去,他们已经出了大牢,黑色的天幕中,亮晶晶的星星一闪一闪,极是可爱。

    庄可欣的心情无比激动,她出来了,终于走出那暗无天日的大牢了!

    夜是最好的保护色,沈璃雪,东方珩来到牢外时,听到牢内有喧哗,便悄然隐身于大树上,大树枝叶繁茂,将两人的身影遮掩,若不细看,外人看不到他们。

    稍顷,四名狱卒走了出来,两名身材高大,两名身形娇小,其中一名还让人背着。

    “那四个人,是庄尚书一家吧!”庄可欣的特征太明显,沈璃雪一眼就认了出来。

    “没错!”东方珩点点头,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

    牢外的守卫也很森严,可以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庄尚书四人穿着狱卒服,又恰值换岗时间,倒是没人盘问他们,四人小心翼翼的稳步前行着,木制的栏杆近在咫尺,四人心中皆是一阵狂喜,走出这里,他们就自由了!

    “这一家四口倒是很厉害,居然假扮狱卒逃出生天!”沈璃雪嘴角轻扬,勾勒出一抹浅笑,很淡,却透着说不出的诡异,他们想蒙混过关,可没那么容易。

    薄唇轻启,正欲开口,一只大手紧紧捂住了她的嘴巴,也堵回了她想要说出的话。

    沈璃雪柳眉微皱,拉下那只臭手,狠瞪着东方珩:“你干什么?”

    东方珩凝视着灯火通明的大牢门口,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不必你动手,别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沈璃雪蹙了蹙眉,正欲询问原因,寂静的大牢中突然传出一道惊叫:“不好了,不好了,有人假扮狱卒越狱……”

    惊呼声传透云层响彻云霄,震惊了所有守卫之人,回过神,对着即将走出木栏杆的庄尚书命令道:“你们四个,报上名来!”

    庄尚书四人从震惊中回过神,相互对望一眼,快速朝着栏杆飞奔,马上就要逃出生天,他们才不会傻的自动走回去,承担行刺皇上和越狱两大重罪。

    “站住!”四人逃离,暴露身份,守卫的狱卒们怒喝一声,手持长剑,对着距离最近的庄伟城刺了过去。

    庄伟城冷冷一笑,侧身躲过守卫攻击,一掌打在守卫胸口,守卫瞬间吐血倒飞出去,砸倒追上来的好几名守卫,但大牢守卫众多,庄尚书四人停顿的瞬间,从四面八方涌出数不清的侍卫,将四人团团包围。

    庄伟城眸光一寒,夺过一名守卫的剑,施展武功与狱卒们打斗起来,庄尚书也抢了剑,胡乱挥舞着,让人不敢靠近,事到如今,他们已经没有退路,拼死逃离,可能性会有一线生机,若是被抓住,他们就必死无疑。

    庄可欣吓的瑟瑟发抖,抱紧了庄伟城的脖子不松手,庄夫人也躲在庄尚书身后,面色焦急的观看着整个战场!

    沈璃雪挑挑眉,清冷的眸光越凝越深:“果然是有人故意算计!”

    庄尚书久居朝堂,肯定知道不少同僚的秘密,蛊虫一案,他被判全家抄斩,为防他狗急跳墙,攀咬出以前的秘密,有人想要杀人灭口。

    “啊啊啊……”阵阵惨叫响起,沈璃雪抬头望去,庄伟城双目赤红,手中长剑快速挥动着,所过之处,血光飞溅,守卫们一个接着一个,快速倒地死亡。

    眼看着守卫们越来越少,已经不能阻止庄尚书四人逃离,顺天府以及前来协助的官差们还没来到,沈璃雪正思索要不要出手抓庄尚书,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响起。

    沈璃雪侧目望去,不远处,一名面容冷酷的中年男子身着铠甲,骑着骏马,快速向这边飞奔,他身后跟着大批同样穿铠甲,手持长矛,弓箭的侍卫,一队人浩浩荡荡,跑的地面震动,狼烟四起。

    “有人想要越狱,包围住,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中年男子一声令下,众官兵侍卫们快速分散开来,将大牢紧紧围住,动作一致的快速搭弓上弦,闪着冷冷幽光的黑色羽箭对准了庄尚书四人!

    望着中年男子有些熟悉的面容,一个名字在沈璃雪脑海中呼之欲出:“他是……”

    “雷太尉的儿子,雷洪!”东方珩面容冰冷,锐利的目光紧紧凝视着坐在骏马上的雷洪。

    庄尚书也发现来人是雷洪,目光一沉,面色阴沉的可怕:“别放箭,我有话要说!”

    雷洪目光高傲,不屑冷哼:“想拖延时间,寻找机会逃跑么?我可不会上当,放箭!”

    刹那间,数不清的黑色羽箭对着庄尚书四人飞射而去,沈璃雪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庄夫人,庄尚书瞬间被密密麻麻的羽箭射穿,强势的力道带着两人迅速向后倒飞,狠狠钉在了坚硬的墙壁上,鲜血染红瞬间染红了衣衫。

    两人全身是箭,远远望去,就像两只人身刺猬,他们就这么圆睁着眼睛,双目赤红,嘴角动了动,两缕鲜血顺着嘴角溢出,缓缓滑落,心不甘情不愿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灰般的眼眸,恶狠狠的瞪着雷洪的方向。

    “爹,娘!”庄伟城武功不错,挥动长剑,打落着羽箭,他背上的庄可欣不懂武,没有斩箭,目睹了庄尚书,庄夫人死亡的全部过程,凄厉的惨呼声响彻大半个大牢,在这漆黑的夜里,格外渗人,也成功将雷洪的目光吸引到了她身上。

    望着利落挥斩羽箭的庄伟城,雷洪冷冷一笑,拿过一名侍卫手中的弓箭,搭弓上弦,对准了庄伟城。

    夺命羽箭飞射而出,直奔庄伟城的心脏而去,庄伟城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想也不想,快速扯过背上的庄可欣挡在身前。

    “哧!”粗粗的羽箭瞬间将庄可欣娇小的身体射穿,鲜血直流,庄可欣震惊的看着胸口羽箭,慢慢回过头,凝视庄伟城,嘴角扬了扬,扯出一抹凄惨的笑,血溢出嘴角,晶亮的眼睛慢慢变成了死灰色……

    “呵,堂堂御林军副统领,居然拿自己柔弱的亲妹妹做挡箭牌,真是无能!”雷洪放下弓箭,冷声嘲讽着,满目不屑。

    庄伟城松手,庄可欣纤细的身体如破布一般,径直掉落在地,扬起一小片灰尘,慢慢抬起头,他的眸中,一片血红,愤怒的吼声响彻云宵:“雷洪,我要你给我们全家陪葬!”

    雷洪正欲嘲笑,庄伟城突然消失不见,惊讶间,眼角闪过一道衣袂,雷洪一惊,快速侧身,长剑擦着他的衣服滑过,将他腰部划出一道大口子,鲜红的血瞬间流了出来。

    雷洪快速闪身到安全处,指着庄伟城怒吼道:“杀了他,杀了他!”

    侍卫们再次搭弓射箭,庄伟城被逼进栏杆内,不过,他没有傻傻的以一已之力挡箭,而是闪身避进了大牢里,拿着剑砍开一个又一个大铁锁,眸中闪着疯狂的神色,边砍边吼:“你们自由了,都走吧!”

    大牢阴暗潮湿,没人愿意久留,尤其是那些死刑犯,天天梦寐以求着出狱,如今好事近在眼前,他们欣喜着拉开铁门,快速向外跑。

    哪曾想,刚刚跑到牢门口,数不清的黑色羽箭飞射而来:“哧哧哧!”瞬间将人整个射穿……

    沈璃雪挑挑眉:“庄伟城倒是聪明,知道一已之力无法与雷洪抗衡,便想着将所有囚犯都放出来,利用众人混乱,逃离大牢……”

    “嗯!”东方珩淡淡答应一声,锐利的目光仍然落在受了伤的雷洪身上。

    “东方珩,你刚才为什么不阻止雷洪?”雷洪下命令很干脆,侍卫们放箭的速度也很快,但沈璃雪相信,只要东方珩想阻止,一定能救下庄尚书四人。

    “庄尚书一家犯了死罪,没必要救!”东方珩轻轻摇头,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况且,雷太尉做事很谨慎,庄尚书出事,他怕是已经将所有与庄尚书有关的事情全部抹除,就算他犯过什么大错,庄尚书指证他,也找不到任何证据!”

    “但至少,可以让皇上知道雷太尉图谋不轨!”皇帝对雷太尉起了疑,他就休想再翻腾出大浪,距离灭亡的日子也不远了。

    东方珩凝望沈璃雪:“你以为皇上没怀疑过他吗?”

    沈璃雪一怔,随即明白,身为皇帝,生性最是多疑,无论对哪个臣子,他们都不可能百分百信任。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打破了寂静的氛围,沈璃雪抬头望去,大牢门口,扎满羽箭的尸体已经堆积如山,还有死囚不断向外冲,妄想寻找机会,逃出生天。

    庄伟城被困在大牢内出不来,也逃不掉,但栏杆外的雷洪目光还是有些阴沉:

    大牢里空间狭窄,他们最具优势的羽箭根本施展不开,庄伟城武功高强,又擅长偷袭,他不敢贸然进去抓人,一波又一波的死囚不断向外冲,他们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局面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

    雷洪凝眉思索片刻,猛然抬头看向一名侍卫,冷声道:“停止放箭,你带一队人,拿着佩剑进大牢,把庄伟城引出来!”

    庄伟城将很多囚犯的牢锁打掉,囚犯们跑出来,与狱卒们扭打在一起,还有些死囚犯蹲在牢门口,凝望着外面的箭阵,想找机会逃出生天,整个大牢一片混乱。

    庄伟城站在僻静处,手持长剑,仰头大笑,局面这么混乱,他倒想看看,雷洪如何越过这些死囚们进来抓他。

    “羽箭停了,那些侍卫们朝这里跑过来了!”蹲在门口的死囚,发出一道惊呼,庄伟城目光一凝,还来不及说话,侍卫们已经进了大牢,对着蜂拥而来的囚犯们大杀大砍。

    侍卫们都是经过训练的,又穿着铠甲,手拿长剑,比常年不见阳光的囚犯们厉害多了,囚犯们几乎没怎么挣扎,就已死在他们剑下。

    眼看着囚犯们越来越少,侍卫距离他越来越近,庄伟城凝深了眼眸,悄然握紧手中剑,双足一点,正欲前去偷袭,后心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庄伟城猛然转身看向来人,阴沉的眸底,厉光闪烁,仿佛想要将人凌迟处死:“你居然偷袭我!”

    “我……我……”偷袭他的男子目光恐惧,身体颤抖着,不断后退,手指上染着鲜血,顺着手指慢慢滑落……

    庄伟城后背上扎着一只短剑,是狱卒们的佩剑,小半个剑刃没入身体,随着他的走动,轻轻颤抖。

    “庄伟城在那里,快抓住他!”侍卫们的叫喊声响起,庄伟城眸光一寒,手中长剑对着那男子狠狠挥了过去,先杀了他,再解决那些讨人厌的侍卫。

    “哧!”庄伟城身后突然窜出一道窈窕身影,将他背上的剑狠狠按了下去,剑尖穿透身体,在他胸前露了出来……

    ------题外话------

    (*^__^*)嘻嘻……把庄家渣渣解决掉了,亲们给点票票做奖励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90》,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90 庄尚书一家万箭穿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90并对腹黑郡王妃090 庄尚书一家万箭穿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