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璃雪妙计气渣女

    “爹!”沈璃雪没要首饰,沈烨磊眼睁睁看着那块晶莹剔透的沈氏家传玉佩在他面前来回晃动,却拿不到手中,不能拥有,心中气愤,委屈,求救的目光再次看向沈明辉。

    他是父亲,只要他说句话,沈璃雪就算有千万个不愿意,也不得不乖乖将玉佩交回。

    沈明辉阴沉着脸色,不悦的看向沈璃雪:“璃雪,价值百万的首饰都已经在这里了,你就不能通融通融,先将玉佩交给烨磊?”

    沈璃雪冷冷的看着沈明辉:“爹,你刚才明明答应过,事情随我处置的,怎么现在又出尔反尔了?”

    沈明辉眉头紧皱,眼中含着怒气:“烨磊是你的亲弟弟,他年龄小,不懂事,你就不能让让他?”

    “若是其他事情,我不会计较,但事关我母亲的遗物,我不得不小心谨慎,还望父亲谅解!”沈璃雪神色冰冷,毫不相让。

    沈明辉听到这句话,脸色猛的一变,嘴唇微微颤抖,似乎心里很是伤心难过。

    “父亲若无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去了,等舅舅的清单到了,我会亲自来清点首饰,若是确认首饰无误,我一定会遵守谎言,以物换物。”沈璃雪冷冷说着,不等沈明辉回答,快速转过身,大步走出客厅。

    明媚的阳光透过大开的客厅门,照在那些贵重的首饰上,闪烁的耀眼光芒,彰显着无限的嘲讽。

    更耀的沈明辉一阵头昏眼花,嘴唇紧抿着,冷冽的目光凝视着沈璃雪离开的方向,这个女儿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竟然敢当着众人的面,明目张胆的忤逆他……

    沈盈雪对沈烨磊使了个眼色,沈烨磊心神领会,小手紧揪着沈明辉的衣服,委屈的撇撇嘴,哽咽道:“爹,在国子监,每个学生都有自己家传的东西,证明自己在府里有身份,有地位,只有我,两手空空,什么东西都没有,同窗们明里暗中常常嘲笑我!”

    沈明辉轻轻揉揉沈烨磊的小脑袋,眼中满是慈爱:“别急,你是相府唯一的嫡子,沈氏家传玉佩迟早会是你的!”

    “咱们每次想要玉佩时,沈璃雪都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脱,她分明是想霸占着不交玉佩!”沈烨磊擦擦眼泪,大声控诉着,他是相府的嫡子,那玉佩本就是属于他的,沈璃雪不过是一名乡下来的下贱女子,哪有资格佩戴沈氏家传玉佩。

    “烨磊,你是爹最疼爱的儿子,你以为爹不想给你沈氏家传玉吗?”沈明辉叹了口气,看着自己儿子哭的一脸伤心,心里很是难过:“沈璃雪是正室所出的嫡长女,自恃身份高贵,性子颇为清高,咱们要拿回玉佩,需要从长计议,不可操之过急……”

    “这话你都说过许多遍了,到现在那玉佩还在沈璃雪手里!”沈烨磊用力推开沈明辉:“如果你真的疼我,就把玉佩抢过来给我,再狠狠惩罚沈璃雪一顿给我出气!”

    沈明辉瞪着沈烨磊,强压了怒气:“烨磊,这种事情急不得,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我不管,我就是不懂事,自从沈璃雪来了相府,她就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我和姐姐被她比的一无是处,许多下人表面恭敬,底下偷偷议论我娘是继室,我和姐姐是继室生的,比不上她这个原配所出的正宗大小姐,以前不是这样的,不是的,她为什么没和她那死鬼娘一样死在外面,为什么要回相府啊……”

    沈烨磊突然爆发,连番指责毫不避讳的说出来,沈明辉和沈盈雪都愣住了。

    沈盈雪只是想让沈烨磊对沈明辉施加点压力,暗中教训教训沈璃雪,没想到他将她心中憋闷了许久,想说但不敢说的话全说出来了,瞬间怔忡后,心情顿时舒畅无比,烨磊年龄小,又是相府唯一的男孩子,父亲疼他,宠他,绝不会重罚他,他可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狠狠打击沈璃雪,妙,真是太妙了。

    沈明辉的面色瞬间僵硬,府里的变化,他早就察觉到了,沈璃雪以原配嫡长女的身份出现在相府,雷氏从高高在上的丞相夫人,变成了贵妇们不屑的继室,他最疼爱的儿子,女儿,身份也比原来差了十万八千里。

    沈璃雪聪明伶俐,将沈盈雪的光芒完全盖住,他十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他计划好的一切全被沈璃雪打破,雷氏,烨磊,盈雪母子三人痛恨沈璃雪,他也不喜欢她。

    烨磊说的没错,沈璃雪不该出现在相府,如果没有她,他们一家四口还会像以前那样父慈子孝,其乐融融,让京城人人羡慕。

    “烨磊,别担心,爹一定会给你拿回玉佩的,沈璃雪嚣张不了几天了!”沈明辉眼中闪烁着狠厉的光芒,看的沈烨磊有些害怕,忘记了假装哭泣:“爹,你准备怎么做?”

    “这件事情,你就不要过问了!”沈明辉的计策很隐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况且,沈烨磊是小孩子,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让他知道。

    “那玉佩要多久能拿回来?”沈烨磊再次无声的抹着眼泪,想到沈璃雪拿着玉佩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等他抢回玉佩,定要好好嘲讽沈璃雪,看她敢不敢对自己耍威风。

    “很快!”沈明辉眼底带着阴冷笑意,嘴角缓缓带起一抹笑容,看沈烨磊,沈盈雪的眼底却满是慈爱,他们是他最宠爱的子女,他绝不会让他们受委屈。

    “谢谢爹!”沈烨磊瞬间喜笑颜开,向沈盈雪使了个胜利的眼色,紧靠着沈明辉的手臂,眼底都是喜悦的笑意,爹已经想到办法拿回玉佩了,他只要乖乖等着就行了!

    竹园,沈璃雪坐在院中藤椅上,手持沈氏家传玉佩,对着阳光仔细观看,玉佩碧碧绿绿,晶莹剔透,没有半分杂质,沈璃雪微微皱眉,玉佩很正常,没什么不对,难道沈明辉急着要回,只是为了安抚沈烨磊,没有其他原因。

    “沈小姐!”伴随着清朗的呼唤,一道修长的宝蓝色身影走进竹园,俊美的容颜上洋溢着春风般的微笑,正是东方湛。

    “湛王爷!”沈璃雪一怔,放下玉佩,礼貌招呼着:“王爷来竹园有事?”

    “听闻二小姐生病了,本王前来探望,路过竹园,见大小姐独自一人,神情落寞,特意进来看看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东方湛微微笑着,坐到沈璃雪对面,两人间隔着一张石桌。

    沈璃雪笑笑,持起茶壶倒茶,迷蒙的热气袅袅飘散,掩去了眸中的神色:“多谢湛王好意,我只是看到玉佩,想起了娘亲,并非在伤心!”

    “是本王多虑了!”东方湛微微一笑,温润如玉,隔着淡淡水雾看向沈璃雪,眸中的神色高深莫测。

    雪园,沈盈雪拿着漂亮的湘裙,襦裙,站在铜镜前,试了一件又一件,丫鬟夏缎手捧着大堆衣服,都都累酸了,她仍然没有决定好要穿哪件。

    “小姐,您这么细心打扮,是安郡王要来了吗?”跟在沈盈雪身边多年,夏缎知道,她只有在见心上人时,才会花费众多心思妆扮。

    沈盈雪试衣服的动作猛然顿了下来,美眸中浮上一层黯淡:“不是安郡王,是湛王!”

    想到那名清华尊贵的白衣男子,她就止不住一阵心酸,他本该属于她,却被沈璃雪设法勾引走了,没关系,她还有爱慕她的湛王,湛王虽不及安郡王,但在皇室的年轻一辈中,也是佼佼者,能配得上她,等她成了湛王妃,身份,地位稍压沈璃雪半筹,有的是优势教训沈璃雪。

    “就这件水蓝色的湘裙吧,湛王喜欢蓝色!”沈盈雪选好了衣服,夏缎松了口气,将其他漂亮衣服一一放进衣柜摆放好,快速服侍沈盈雪换衣裙。

    水蓝色的湘裙,腰间戴了一只白色玉狐狸,再配上精致的堕马髻,说不出的清新迷人。

    “小姐真漂亮,湛王见了,肯定会眼直眼睛的!”夏缎细细梳理着沈盈雪乌黑顺滑的头发,忍不住连连夸赞。

    沈盈雪望着镜中的绝色美人,心中也甚是满意,这样的她,无论哪个年轻男子见了,都会惊艳的半天回不过神,湛王肯定会喜欢的。

    说到湛王,沈盈雪盈盈目光透过格子窗向外望去,院中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不是说湛王早就到相府了么?怎么还没来,你派人去看看!”

    “是!”夏缎福福身,放下梳子,快速退了下去,片刻之后,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二小姐,不好了,湛王在竹园和沈璃雪品茶呢!”

    沈盈雪一怔,面色瞬间阴沉下来:“此话当真?”

    “小韵亲眼看到的,绝无半分虚假,若是小姐不信,可以去竹园看看,沈璃雪和湛王爷就在院中的石桌旁谈笑风声……”夏缎一字一顿,语气坚定。

    沈盈雪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一把将梳妆台上的物品全都砸到了地上,噼里啪啦的破碎声响起,丫鬟们吓的瑟瑟发抖,全都低垂了头,一言不发,只有沈盈雪愤怒的斥责响彻房间:

    “贱人,勾引了安郡王不够,还要来勾引湛王,自己喜欢的男子,她都要抢过去,真是不知羞耻,夏缎,召集雪园所有下人,随我去竹园!”

    夏缎一惊,心中浮上一股很不好的感觉:“小姐,您要干什么?”

    “去竹园,我要当着湛王的面,撕开沈璃雪那张虚伪,恶心的脸面!”恨恨的说着,沈盈雪大步走出雪园,快速向竹园奔去,夏缎叫上雪园所有丫鬟,嬷嬷紧随其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奔向竹园。

    竹园,东方湛稳稳坐着,和沈璃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京中事情,半点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东方湛不是来看沈盈雪的吗?怎么在自己竹园坐了半天?纳闷着,沈璃雪正考虑要不要提醒提醒他,竹园门口,探出一名小丫鬟的脑袋,监视的目光正对上沈璃雪清冷的眼神,小丫鬟一惊,快速缩回了头,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她监视大小姐和湛王被发现了,怎么办?

    沈璃雪挑挑眉,那名小丫鬟是雪园的人,好像是叫什么小韵的,沈盈雪居然派下人监视自己……

    “湛王,若是被板子打伤,用哪种药材痊愈最快?”沈璃雪嫣然一笑,如春花开放,迷醉人心。

    “二小姐不是生病了吗?怎会是被打伤了?”东方湛温润的眼中有瞬间的迷蒙,随即恢复正常,不解的看着沈璃雪。

    沈璃雪轻轻笑笑:“盈雪生病没错,但四妹采云受伤了,伤的还不轻,父亲恼她,给她用了很一般的药,她一名姑娘家,若是因医治不当,身上留下疤痕,就不太好了!”

    “确实如此!”东方湛点点头,目光定定的看着沈璃雪:“不知四小姐伤势有多重?不同的伤,需要不同的药材。”

    “这……我不是大夫,不太懂!”沈璃雪轻轻摇头,清冷的眸中闪过一抹灼灼光华。

    东方湛凝视沈璃雪片刻,深邃的眸中划过一道暗芒:“你是不是不想见本王?”

    “湛王何出此言?”沈璃雪一惊,东方湛好高的洞察力,面上却是轻轻笑着,礼貌得体,那份笑容中,带着淡漠与疏离。

    “既然四小姐病了,本王就去云园看看,顺便问问她的伤势!”东方湛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答非所问,放下杯子,缓缓走出竹园,每走一步都掷地有声,仿佛在发泄不满。

    “有劳湛王爷了!”沈璃雪淡淡说着,眸光微凝,东方湛看出自己在赶他,居然还顺着自己的意思前去云园探望……

    东方湛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沈璃雪挑挑眉,来的真是时候!

    “沈璃雪!”沈盈雪一袭水蓝湘裙,避过小韵的焦急阻拦,带着大批丫鬟,嬷嬷怒气冲冲的冲进竹园,声势甚是浩荡,望望空荡荡的石桌,怒声质问:“湛王爷呢,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

    气愤的目光频频看向沈璃雪身后的卧房,贱人,她不会又用了同样的方法,把湛王爷也骗到床上去了吧,真是下贱。

    面对沈盈雪怒气冲冲,沈璃雪不急不恼,淡淡看了小韵一眼,清冷的眸中透着无限冷意,惊的小韵连连后退,急忙低下头,不敢再看她。

    沈璃雪勾唇冷笑,目光沉于袅袅热气中,悠闲着:“湛王不在这里!”

    “你少撒谎,有人亲眼看到湛王进了竹园。”沈盈雪手指着石桌,不屑的轻哼一声:“桌子上还留着他用过的杯子呢……”

    沈璃雪挑挑眉:“湛王刚才的确来过这里,不过,他已经走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沈盈雪嘲讽的看着沈璃雪,她可不是愚蠢的笨蛋,可以任人欺骗。

    “湛王确实已经走了,妹妹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沈璃雪清冷的目光依旧看着茶杯,声音淡淡,毫无感情。

    “你让我搜搜房间,如果真的搜不到人,我就会相信!”沈盈雪趾高气扬,看沈璃雪的眸中满是嘲讽与不屑,只要沈璃雪敢拒绝她搜查,那就是心中有鬼。

    “妹妹想搜院子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也是堂堂相府千金,凭白无故的被自己亲妹妹搜了院子,传扬出去,定会颜面尽失,若是妹妹能搜到人,我无话可说,任你处置,若是搜不出人,妹妹就凭我处置,如何?”沈璃雪挑眉看向沈盈雪,清冷的眸中充满了冷冽与诡异,看的沈盈雪全身发冷。

    搜出人,沈璃雪任她处置,这主意很好,她可以想尽各种各样的手段折磨沈璃雪,搜不出人,她任沈璃雪处置,这提议对她大大的不妙,沈璃雪诡计多端,心狠手辣,如果她中了沈璃雪的圈套,性命堪忧。

    “那你说说看,湛王去了哪里?”沈盈雪望望紧闭的房门,趾高气扬,厉声质问,她在外面说的这么大声,以湛王对她的在乎程度,如果他在竹园,肯定早就出来了,沈璃雪果然是个诡计多端的贱人,想引她上当,名正言顺的教训她。

    沈盈雪只会教训别人,全然忘记,搜屋子的提议是她说的。

    “听闻采云妹妹受伤,湛王爷去云园看望了!”沈璃雪漫不经心的回答着,挑眉看向沈盈雪:“天气太热,我看妹妹有些心浮气燥,不如坐下来喝杯茶,去火!”

    “你!”沈盈雪手指着沈璃雪,气的咬牙切齿,贱人,她居然变相嘲讽她火气大。

    “小姐!”夏缎走上前来,望了沈璃雪一眼,对沈盈雪悄声耳语:“如果湛王真在四小姐那里,情况不太妙……”

    沈盈雪一怔,沈采云仗着她那半两才华,明里暗中勾引湛王,在云园下手,是最合适的时机!

    贱人,险些就耽搁了她的大事。

    恨恨的瞪了沈璃雪一眼,沈盈雪快步向外走云,当务之急是去云园见湛王,以免他被沈采云欺骗,勾引,至于沈璃雪,暂时先让她得意几天,等收拾了沈采云,再来教训她。

    沈盈雪带着丫鬟,嬷嬷浩浩荡荡,快速奔向云园,沈璃雪冷冷一笑,沈采云比沈盈雪聪明,对付她不成问题,当着东方湛的面,姐妹闹矛盾,沈明辉也不好插手,她送给沈采云的报仇机会,希望她能好好把握。

    云园,沈采云趴在床上,神情憔悴,面色苍白的毫无血色,一名小丫鬟站在床边,小心翼翼的为她重伤的屁股上药,虽然丫鬟的动作很轻,但她的伤口有时还会被按疼,紧紧皱皱眉头,扯扯嘴角,小脸上浮上几分痛苦的神色。

    房间中央,金姨娘坐在圆桌旁,手捂着丝帕,哭的悲伤难过:“采云,你也是老爷的女儿,他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不问青红皂白就将你打成重伤……”

    金姨娘哭哭啼啼的声声控诉,听到沈采云耳中不是关切,而是无聊的噪音,紧皱了眉头,闭上眼睛,装没听到,事到如今,她对这个懦弱无能的娘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了,头脑简单的可以,还没有眼色,更没有主意,遇事只知道哭哭哭,从不懂冷静的想想办法,解决问题。

    她被打成重伤,金姨娘也要负一定的责任,若是她稍稍利用腹中的孩子为自己求求情,自己肯定可以免去刑法,何至于身受重伤的趴在这里,一动不动的让人看笑话。

    帘子打开,一名丫鬟从门外走进来,禀报道:“四小姐,金姨娘,湛王爷来了!”

    “什么?湛王爷!”沈采云一怔,有些不太相信,堂堂青焰湛王,怎么会来这小小的云园:“你看清楚了,确定那是湛王爷?”

    “奴婢见过湛王许多次,绝对不会认错!”丫鬟肯定的回答着,心中暗道,皇室王爷她哪敢乱报,小姐问的好奇怪。

    真的是湛王爷来看她了!

    得到肯定回答,沈采云美眸中涌上一抹狂喜,急声道:“快请!”

    “小思,快帮我换件衣服,再拿个软垫给我垫着……”

    “小图,把窗子打开,让药味散出去……”

    湛王前来,她一定要让他看到她最美的样子,现在这副凄惨的模样虽然惹人怜爱,但也要配着合适的环境,利用得当,方才能显出最大效果。

    沈采云有条不紊的指挥着贴身丫鬟们做这做那,俨然一副千金大小姐的做派。

    丫鬟们的忙乱声让金姨娘回过神,一颗心砰砰跳着,脸上也露出了狂喜的神色,湛王居然来云园看采云,真是无上的荣耀:“采云,湛王爷是不是对你有意?”

    她的女儿,她有自信,那模样,那才学,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能得湛王喜欢,在情理之中。

    “不知道!”沈采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金姨娘生性愚蠢,什么忙都帮不上,凡事她都懒得和金姨娘商量。

    沈采云在小思的帮助下,小心又快速的换着新衣服,目光扫到满面雀跃的金姨娘,皱皱眉:“湛王来了,你一名姨娘,站在这里不合适,去屏风后躲躲吧,记住,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免得出错!”

    湛王已经到了门外,她不能赶金姨娘离开,这是她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可不想被没脑子的金姨娘毁了。

    “知道,知道!”金姨娘连连答应着,冲着沈采云和门外的身影暧昧的笑了笑,扶着丫鬟的手,避到屏风后,女儿攀上湛王这个高枝,金姨娘十分开心,她下半辈子的幸福就靠湛王了,就算沈采云不说,她也不会留在这里妨碍他们发展感情。

    帘子再次打开,东方湛带着阳光般的笑容走进房间:“四小姐!”

    “湛王爷!”沈采云挣扎着欲起身,窈窕的身段趴在粉色床单上,极是美艳,让人浮想连翩。

    东方湛目光微凝,急忙制止:“四小姐有伤在身,不必多礼!”

    “多谢王爷!”沈采云虚行一礼,微笑着看向东方湛,目光清澈,没有半分痴迷与爱慕:“王爷日理万机,还来看望臣女,臣女不胜感激!”

    男人,都是有征服欲的动物,如果对他千依百顺,他就会厌恶,不再将你放在心上,若是太疏离,以他们的高傲,也不会主动和你挑起话题,想要俘获他们的心,就要若即若离,和他们谈天说地,不表现出对他们有多喜欢,让他们对你产生兴趣,近而,再生感情!

    “本王敬佩沈小姐才华前来探望,沈小姐不必客气!”东方湛微微一笑,客套中透着淡漠与疏离。

    沈采云的目光微微黯了黯,她费了不少心力,东方湛还是只当她是陌生人。

    若有似无的香气飘入鼻中,东方湛扬扬眉,淡淡道:“哪里来的香气?”

    “是厨房做的梅花糕!”见东方湛对糕点很有兴趣,沈采云对着门外轻唤一声,小思快步走了进来,恭敬的端上梅花糕。

    东方湛轻拈起一块,放入口中,香甜的气息瞬间弥漫整个口腔:“味道真是不错!”

    “王爷喜欢就好!”沈采云轻轻一笑,还来不及高兴,东方湛又道:

    “听闻大小姐也很喜欢吃梅花糕,不如叫她前来,一起食用!”

    “大姐竹园也备了梅花糕……”东方湛的面色因这句话瞬间阴沉下来,沈采云的脸色更白了几分,嘴角扬扬,勉强扯出一丝笑:“王爷说的极是,好糕点,要与姐妹一起分享,小图,去请大小姐!”

    小图担忧的望了沈采云一眼,快速领命而去。

    沈采云嘴角轻轻牵起,再次扯出一抹笑,她知道,东方湛本身就是青焰才子,才华横溢,她不过是闺中千金,那天小露了几手,就算能让东方湛注意,也不会另眼相看,更不会过多掂记,他来看她,或许真的只是出于礼貌,但她必须抓住这个机会,让他注意到她。

    “看湛王忧心冲冲,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沈采云长于相府,最懂察言观色,东方湛一直在笑,但他的笑容中透着些许忧伤,若是她能驱散这些忧伤,那她就能得湛王注意了。

    “江南大涝,接连下了一个月大雨,引发洪水泛滥,许多小镇被水吞没,诸多百姓被洪水淹死,民不聊生……”这份奏折早在几天前就摆到了皇帝桌案上,皇上也一直召集众臣商议解决方法,但连日来,都没商量出最有效的方案:“洪水极是凶猛,隐有向北涌动的痕迹,若是再想不出制止的办法,只怕大半个青焰都会被水淹没。”

    沈采云一怔,这么严重,敛眸沉思片刻,心中有了主意,轻声道:“采云有个主意,或许可以化解这场洪水灾难!”

    东方湛一震,幽空的眼眸中浮上几丝兴趣:“说来听听!”

    沈采云朗声道:“洪水泛于江南,定是保不住了,可以将里面的百姓全都迁移出来,在附近修筑高高的堤坝,阻止洪水北流,再派人严加看管着,等夏天一过,洪水退去,百姓们便可回归江南,重建家园!”

    又是舍弃江南,修坝防水,大臣们说过许多遍,江南那边也一直在实施,但洪水很是凶猛,冲开了许多堤坝,死伤不少人!东方湛眼里露出失望之色,面上却还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沈采云不急不慢的说道:“家园被淹,百姓们心中恐慌,若是再吃不饱,穿不暖,很容易起暴乱,不如派一些官兵前往,一来可以帮着救援,二来可以看管那些流离失所的百姓,阻止他们起暴乱!”

    东方湛目中闪过一丝赞赏:“四小姐这主意不错,考虑的很周到!”大臣们只顾着防洪,防水,却忘记照看百姓,民不聊生,的确很容易起暴乱,沈采云的修筑堤坝没什么新意,但她提的派人看管百姓之建议,真是不错。

    “多谢湛王夸奖!”沈采云羞涩的低下了头,美眸中闪过一抹精光,她成功引起湛王注意了。

    “采云妹妹真是好计策!”沈盈雪踏进房间,赞赏的声音中透着咬牙切齿的味道,她本来也想说这个方法的,没想到被沈采云抢先了!

    “湛王爷!”沈盈雪盈盈行礼,东方湛淡淡一笑,:“二小姐不必多礼!”

    沈盈雪刹那间变了脸色,自己以前向湛王爷行礼时,他总会亲自走上前来,扶自己起身,今天居然稳稳的坐着,一动不动,他被沈采云勾引,不喜欢自己了?

    东方湛微笑的看向沈采云:“四小姐计谋高超,本王先回皇宫向父皇禀报,给四小姐论功行赏!”

    “能为王爷分忧是采云的荣幸!”沈采云轻轻一笑,清新可人,清澈的眸中,似乎带了丝丝情意,沈盈雪看的怒气冲天,这贱人,果然在勾引湛王爷。

    “四小姐谦虚了!”东方湛微笑的目光状似无意的扫过沈盈雪,眸中闪过一抹高深莫测的光芒。

    东方湛因这个计策,对沈采云倾了心,这怎么可以,绝不可以!

    眸光闪了闪,沈盈雪心思一凝,微笑着看向沈采云,一副贤良,大度的模样:“我不过悄悄提过这个计策,采云妹妹就完全记住了,记性真好,也罢,同为皇上,王爷分忧,你说,我说都一样!”

    沈采云美丽的小脸瞬间阴沉下来:“二姐说什么呢,这计策明明是我想出的。”

    沈盈雪清亮的目光瞬间一暗,眸中染了一层水雾,楚楚可怜:“采云,你用我的计策为王爷分忧也就罢了,怎么能翻脸无情的将功劳拒为已有?”

    “二小姐,这计策明明就是四小姐想的,你怎么能抢她功劳,诬陷她!”金姨娘在屏风后清楚的听到东方湛和沈采云的谈话,知道自己女儿的计策很有用,会立大功,很是高兴,还没来得及庆祝,沈盈雪居然跑出来抢功劳,还将自己女儿贬的一无是处,她忍无可忍,就急急忙忙的冲出来理论。

    屏风后跑出个大活人,沈盈雪明显一怔,随即冷笑一声:“金姨娘,大白天的,你躲在屏风后干什么?难道你在偷听湛王和四妹谈话?”

    “我在屏风后休息,不小心睡着了,并非有意偷听,倒是二小姐你,占了别人功劳,还沾沾自喜,就不觉得羞耻?”若在平时,金姨娘断不敢这么嚣张的对沈盈雪说话,

    沈采云瞬间气红了眼睛,这场面自己能应付的,她怎么跑出来了,真是愚蠢至极:“湛王爷,我姨娘她……”

    “沈小姐不必解释,本王明白,时候不早了,本王就不打扰四小姐养伤了,告辞!”东方湛冷冷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不悦,转身欲走。

    门口,一道窈窕的水绿色身影背光而立,水绿色的下摆绣着一朵红梅,随着微风轻轻摇摆,绝美的容颜比天上的骄阳还要耀眼,温暖的笑容如春花开放,让人一见难忘,东方湛离开的脚步,生生止住。

    “大姐,我们刚才的话很好笑吗?”沈璃雪就那么静静的站着,笑容清澈如出水芙蓉,清冷的眸中不见半点杂质,淡淡望着屋内的每一个人,仿佛是局外人在看好戏,沈盈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沈璃雪冷冷一笑:“争功劳而已,没什么可笑的,我在笑,你们的计策不够完美,就算拿到江南实施,也收不到多大的效果!”

    “难道大姐姐还能想到更好的办法?”沈盈雪不屑的挑挑眉,沈璃雪长于乡下,见识短浅,更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朝中大臣们都头疼的事情,她不信她能想出什么好方法。

    沈璃雪淡然一笑:“江南洪水成灾,越堵越烈,北方地势比南方较低,若是洪水真的泛滥,只怕会越过各个城镇,直接淹没青焰京城!”

    沈盈雪不屑的嗤笑一声:“这件事情我们早就知道了,这不正在商量救治的计策,大姐姐还是直接说方法吧!”

    沈采云微凝了目光,看沈璃雪的眼神,多了几分思量,沈璃雪给人的感觉是高深莫测,江南洪水之事非同小可,自己也是琢磨良久方才想出救治方法,沈璃雪能想出比这更好的?

    “我的方法不是堵,而是疏!”沈璃雪凝眸看向东方湛:“江南与岭南相临,岭南全是山,山势陡峭,几乎没住人,让侍卫们开凿河道,将洪水从江南引到岭南,泄入高山云涧,有重重高山阻拦,洪水再多也漫不过,更可保住富饶的江南,青焰京城不会有危险,百姓也不必流离失所……”

    众人听的面面相觑,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东方湛猛的拍了几下巴掌,称赞道:“好,好,真是太好了!”

    沈盈雪一言不发,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一名乡下来的贱丫头而已,她是怎么想出这种方法的,肯定有高人指点,一定有!

    沈采云微微低下了头,面上很平静,美眸中闪过一抹厉色,她实在想不到,沈璃雪居然能说得出这些,更重要的是,连她都不得不承认,沈璃雪说的极有道理。

    之前,她觉得她的计策是最好的,虽然治标不治本,但总比没办法抵抗洪水强,而沈璃雪的提议,只要将水泄到岭南山里,就可从根本上解除洪水之患,她们的方法相差了不止一个档次,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东方湛看着沈璃雪的眸中染了一抹沉思,她总能在不经意的时候,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泄洪救灾,真是绝妙的主意:“沈小姐好计策!”

    沈璃雪微微一笑:“多谢湛王夸奖!”

    “本王立刻进宫,将沈小姐的计策禀报父皇,她一定会对沈小姐论功行赏!”东方湛深深的望了沈璃雪一眼,起身向外走去,路过她身边时,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到的声音小声道:“这计策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96》,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96 璃雪妙计气渣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96并对腹黑郡王妃096 璃雪妙计气渣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