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渣女掘坟墓

    “苏小姐已是南疆太子侧妃,请注意身份!”东方泓低沉了眼睑,醇厚的声音毫无感情,似提醒又似警告苏雨婷不要逾越了界线。

    “好好好!”苏雨婷看着东方泓,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盈盈的泪目,哽咽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伤心与绝望。

    沈璃雪目光微凝,苏雨婷遇难,向太子殿下求救,他居然没有半分相助的意思,他是在气苏雨婷,还是根本不喜欢她?

    “焦尾琴坊的掌柜呢?”对苏雨婷的苦情视若无睹,南宫啸轻摇着折扇,妖孽的脸上带着欠扁的笑,邪魅的目光透过大开的门望向琴坊大厅。

    “来了来了!”一名老者快步出了大厅,来到南宫啸面前,礼貌的笑着,恭声道:“世子有何吩咐?”

    “琴技比试已经结束,冠军决出,神秘惊喜也揭晓了,那架冰弦琴和万两黄金在哪里?”大赛的三种奖品已经亮出一项,另外两种南宫啸也想见见。

    掌柜笑笑:“回世子,黄金都盛在箱子里,马上就抬过来,至于冰弦琴,是和黄金是放在一起的!”

    掌柜话未落,几名年轻男子抬着好几只大箱子走了过来,放到地上,打开来看,一箱箱金灿灿的黄金,耀花人眼,极少见金子的百姓们更是忍不住连连赞叹:“好多金子!”

    “不错,不错!”南宫啸大致扫了一眼黄金和古琴,连声赞叹:“南疆秦太子以冰弦琴和万两黄金做聘礼,倒是很有诚意……”

    苏雨婷的面色瞬间变的更加苍白了几分!

    南宫啸仿佛没有看到,兀自在那里叹息:“不过,黄金,古琴都有价,迎娶普通女子做侧妃是赔了,迎娶普通官员女子做侧妃刚刚好,迎娶苏小姐做侧妃,算是赚了。”

    南宫啸轻摇着头,看苏雨婷的眸中满是惋惜与无奈:“若换作泓太子,肯定会以十倍的聘礼迎娶苏小姐,秦太子的聘礼,轻了点……”

    苏雨婷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南宫啸是在嘲讽她,放着青焰太子妃不做,偏要去做南疆太子侧妃,自贬身价,自取其辱吗?

    南宫啸的话,引起不少人的共鸣,金灿灿的金子闪花人眼,百姓们看苏雨婷的目光又是羡慕,又是同情,嫁到南疆要背井离乡,还是做太子侧妃,哪及得上在青焰京城嫁人做正室,娘家在附近,彼此之间也有照应。

    “琴技比试已经结束,大家都散了吧!”太子,苏雨婷的面色都不好看,掌柜识趣的命人劝退百姓,快速找来辆马车,将所有黄金装到车上,笑道:“苏小姐,这些黄金会全部送去贵府!”

    “多谢掌柜好意,这些金子就暂时放在琴坊吧。”苏雨婷牵牵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等我有空,再来取金子!”

    “太子殿下,臣女有些不舒服,先走一步!”苏雨婷眼圈通红,拿着丝帕轻轻擦擦眼泪,对太子,南宫啸福福身,转身走向温国公府的马车,脚步踉跄着,纤细的身影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摔倒。

    “太子殿下,你不去安慰安慰她?”南宫啸刷的一声合上折扇,扇柄轻拍着左手心,满眼戏谑。

    “没必要!”东方泓皱着眉头冷冷回答一声,看也没看苏雨婷一眼,双足轻点,修长的身影飘上半空,越进雅间。

    南宫啸挑眉:“东方泓真的不理会苏雨婷了,那么个大美人,白白便宜南疆太子了!”

    “苏雨婷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沈璃雪挑挑眉,费尽心机设的局被反将一军,苏雨婷愤怒难消,南疆太子估计也会大发雷霆,这两人一碰面,绝对会有一场硬仗……

    “众目睽睽,重金下聘,苏雨婷被盖上了南疆太子侧妃的印,想抵赖也抵不了!”南宫啸四下望望,附近除了他、沈璃雪,秋禾外,已经空无一人:“秦若烟呢?”

    沈璃雪望了南宫啸一眼,柳眉微皱:“早就回去向秦太子报信了,你不会是现在才发现她不见了吧?”

    “刚才人多,事忙,没注意!”

    天空中阳光刺眼,照的人眼睛晕眩,南宫啸望望空荡荡的四周,邪魅的眼眸闪了闪:“沈璃雪,比试到现在,你滴水未进,又弹了那么长时间琴,肯定饿了吧,我请你去醉仙楼用膳,算是祝贺你打败无耻小人,旗开得胜!”

    一道白色身影如惊虹一般,在半空中挥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轻轻飘落,站到了沈璃雪和南宫啸之间。

    “东方珩,你怎么也在这里?”望着来人俊逸非凡的容颜,南宫啸一怔,随即叹气,有青焰第一美男子在,极少有人会注意到他这第二美男子,美人又约不成了。

    东方珩对南宫啸的询问置若罔闻,黑曜石般的眼瞳凝望沈璃雪:“以后不要再这么冒险!”当他知道神秘惊喜的内容,又看到沈璃雪的琴即将弹完时,一向冷静的他,居然有将南疆太子碎尸万段的冲动。

    “放心,我有分寸!”沈璃雪美眸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苏雨婷心机深重,不会轻易认输,她肯定会寻找合适的机会反击!

    “焦尾琴坊的幕后主人可查出是谁?”

    “是温国公府!”子默查出神秘惊喜的内容时,将琴坊的幕后主人也查出来了。

    “原来这是苏雨婷家的产业啊。”南宫啸望着庄严的焦尾琴坊,连连称奇:“这琴坊有近百年了,信誉一直很不错,想不到温国公府还有这么大的底蕴!”

    沈璃雪目光一凝,这竟是温国公府名下的铺子,怪不得苏雨婷能在奖品和评委中轻易做手脚。

    “这个局是苏雨婷和南疆太子一起设的,只要南疆太子松口,苏雨婷就不必嫁去南疆!”南宫啸摇着扇子,漫不经心的道:“以苏雨婷的聪明,说服南疆太子应该不是难事,沈璃雪,你可要小心了,苏雨婷吃了暗亏,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放心,我有分寸!”沈璃雪微微笑笑,清冷的眼眸眯成了弯月,苏雨婷接下来的动作,她猜出几分了。

    驿馆,南疆太子秦君昊躺在床上,身体包着层层白布,厚的像粽子,唯一露在外面的脸,阴沉的可怕:“苏小姐,你不是说计策万无一失,保证能让沈璃雪成为本宫的侧妃吗?”

    “太子殿下,是沈璃雪太狡猾……”被反将一军,苏雨婷的心情很糟糕,来驿馆是想和秦君昊商量对付沈璃雪的下一步计划,哪曾想,他居然蛮不讲理,将失败之事全怪到了她一人身上。

    “输就是输了,不要找这么多理由!”秦君昊不耐烦的打断苏雨婷的话,在他这里,只有成功与失败,没有那么多烦人的理由。

    “太子殿下,你躺在这里,半点力都没出,整个局都是我在打点,就算失败了,你也没有权利责怪我!”秦君昊的态度很不好,苏雨婷一直压抑的怒火控制不住,腾的燃烧起来。

    “苏小姐,本宫付出了万两黄金,一架古琴,并非半点力没出!”黄金暂且不论,那架古琴可是南疆的珍宝。

    “古琴黄金都在焦尾琴坊,已经装好车了,马上就给殿下送来!”她堂堂温国公府,不缺他这点黄金!

    “本宫送出聘礼,是为迎娶美人,岂有收回的道理。”秦君昊望着苏雨婷,傲然道:“本宫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想办法让沈璃雪成为本宫的侧妃,二是,你代替沈璃雪,做本宫侧妃!”

    苏雨婷冷冷望着秦君昊,眼瞳深处,隐有怒火燃烧:“秦太子,咱们是合作的盟友,岂能互相残杀!”她突然感觉,与秦君昊合作不是互惠互利,而是在与虎谋皮!

    秦君昊摇摇头,漫不经心道:“苏小姐此言差矣,如果你嫁了本宫,就是本宫的侧妃,咱们之间的合作会更进一步,岂是互相残杀!”

    “为了引沈璃雪上钩,我家的焦尾琴坊都暴露了,太子殿下只是躺在这里观战,一没出钱,二没出力,就算要享受成果,也要有个度,不要欺人太甚!”苏雨婷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名不见经传的铺子,没什么信誉,只有像焦尾琴坊这样的百年商铺,底蕴深厚,口碑载道,拿出万两黄金和冰弦古琴才不会引人怀疑。

    可以说,为了引沈璃雪上钩,她下了大本钱,失败是她最不想看到的,更可气的是,她付出全部,被沈璃雪反将一军后,还被自己的盟友又反咬一口,不但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她身上,还让她以身相抵。

    秦君昊嗤笑一声:“你家的琴坊就在青焰京城,暴不暴露都一样!”

    “一个在明里,一个在暗处,怎么可能会一样!”苏雨婷是心平气和来驿馆与秦君昊谈事情的,没想到他这么嚣张跋扈,蛮不讲理,她都有些后悔与他合作了。

    “本宫没心情和你多说废话,还是那句话,苏雨婷,要么让沈璃雪做本宫侧妃,要么你来做!”秦君昊有些不耐烦,冷声下了最后通碟:“本宫给你三天时间,如果在三天内,本宫见不到沈璃雪,你温国公府,就等着收聘礼吧!”

    “你!”苏雨婷瞪着秦君昊,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如果不是碍于秦若烟就在旁边,她已经冲上前去,掐死他了。

    “告辞!”秦君昊死不讲理,苏雨婷留在这里也是在找气受,一甩衣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外走去。

    苏雨婷一向冷静,无论遇到多强大的对手,多复杂的事情,她都能沉静面对,从容应付,可是这秦君昊,就是蛮横无理的强盗,狂妄自大,心毒如蝎,她有满腹的道理,却和他说不通。

    这种人喜欢以自我为中间,丝毫都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牺牲任何人,她绝不能嫁。

    看着苏雨婷远去的身影,秦君昊高声提醒:“苏小姐,记清楚,你只有三天的时间!”

    望着苏雨婷瞬间僵直的身体,秦君昊心情大好,嘴角轻挑起一丝残妄的笑,他最喜欢折磨人,尤其是美人,看着她们美丽小脸上浮现痛苦与哀伤,他很有成就感!

    “皇兄,苏雨婷很聪明,又是温国公府唯一的嫡女,想让她去南疆和亲,怕是不容易!”苏雨婷消失在院外,一直沉默不语的秦若烟开了口。

    沈璃雪和苏雨婷的较量,她亲眼目堵,苏雨婷的一举一动自自然然,恰到好处,丝毫都不会引人怀疑,她都不知道沈璃雪是如何看出不对的。

    更让她惊叹的是,沈璃雪明明知道这是个局,还能若无其事的当众弹奏,隐忍到最后一刻,给予苏雨婷迎头痛出击,啧啧,青焰的女子们,真是一个比一个聪明。

    “众目睽睽之下,那份神秘惊喜宣读时,苏雨婷就已经被打了南疆太子侧妃的烙印,她逃不掉的!”

    秦君昊眸中闪烁着残酷的光芒,苏雨婷虽然比沈璃雪差点,但她够狠也够毒,如果实在得不到沈璃雪,要她也不算太亏。

    “苏雨婷心狠手辣,你不怕她暗中算计你?”苏雨婷杀人不见血的手段,秦若烟见识到了,这样的女子,可不是好惹的。

    秦君昊勾唇冷笑:“你忘了咱们南疆人的本事了,只要她敢派人来,本宫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温国公府

    “雨婷,究竟怎么回事?”苏雨婷刚进门,温国公夫人就迫不及待的迎了上来,她午休睡醒,听到下人们传的沸沸扬扬:“你怎么成了南疆太子侧妃了?”

    “别提了,都是沈璃雪害的!”苏雨婷阴沉着面色,将焦尾琴坊之事讲述一遍:“可恶的秦君昊要我在三天内带沈璃雪去见她,否则,就到咱们府上来下聘!”

    南疆多丛林,到处都是毒气,瘴气,苏雨婷不喜欢那阴森的环境,况且,秦君昊相貌普通,脾气暴躁,无情无义,青焰皇室随便找出一名男子都比他强,她绝对不会嫁。

    温国公夫人蹙了蹙眉:“你是温国公府唯一的嫡女,皇上内定的太子妃,如果由皇上出面,你随时都能和秦君昊撇清关系,但这样一来,你会背上水性扬花的臭名,休想再嫁皇室之人!”

    苏雨婷一怔:“那要怎么办?”东方皇室是青焰最尊贵的人,她身为温国公府唯一嫡女,嫁进皇室才不算委屈,况且,她喜欢的那个人就姓东方,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嫁他为妻。

    “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解决这件事情,尽量不要惊动皇上,如果你实在解决不了,再请皇上出面!”温国公夫人眸中闪过一丝利芒。

    她的女儿是温国公府唯一的继承人,代表整个温国公府,是青焰名门贵族公子们争相要娶的对象,嫁进皇室,温国公府就能更上一层楼,怎么能嫁到千里之外,对温国公府没有半点好处的南疆。

    “我知道怎么做了!”苏雨婷点点头,美眸中闪过一丝厉芒。

    “听你之言,沈璃雪不好对付,你要小心谨慎,切莫再出差错!”温国公夫人慎重的叮嘱着,眼眸中闪过一丝冷厉,她长的和林青竹很像,却比林青竹聪明很多,也难对付很多,如果当年的林青竹有她一半聪明,也不会落得今天这种下场!

    “放心,我不会再用那些迂回的方法!”沈璃雪很聪明,又能言善辩,迂回之策对她不起任何作用,想要对付她,必须下狠手,一击必中。

    “你也快及笄了,解决完南疆太子的事情,就让你爹进宫商议你与太子的婚事,事情拖下去,对你没好处,及时定下婚事,才能平息流言!”温国公夫人轻端着茶杯抿茶,袅袅热气飘散,隐去了她眸中的神色。

    苏雨婷笑容一僵:“娘,我不喜欢太子!”

    “太子是未来国君,你嫁他做正妃,就是未来皇后,登基后,他身边会有诸多美貌女子,你对他没感情,是好事。”温国公夫人沉着眼睑,淡淡说道。

    “娘,我有喜欢的人,我想嫁给他!”见温国公夫人没明白她的意思,苏雨婷说的明白了些。

    温国公夫人紧紧皱起眉头,锐利的目光猛的看向苏雨婷:“东方珩是郡王,身份与皇上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你嫁他做什么?”

    “我喜欢他!”生平第一次,苏雨婷和温国公夫人唱起了反调:“娘,咱们温国公府已经够繁荣昌盛了,为何还要让我嫁太子做皇后?”

    温国公夫人冷冷一笑:“繁荣昌盛有什么用,十五年前,武国公府的事情你听说过吧,皇上一句话,就能让许多名门望族的百年积业毁于一旦。”

    “安郡王也是东方皇室的人,手里也有兵权……”苏雨婷不服气的争辩着,东方珩是整个东方皇室最优秀的年轻人,如果他生在皇宫,肯定是下任皇帝的不二人选。

    “安郡并不喜欢你,就算你嫁了他,让他对你有了感情,太子可是会吃醋的,等他当了皇帝,看你们两人不顺眼,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把你们拆散!”

    “太子已经不喜欢我了!”苏雨婷微微昂头,将她求助,太子见死不救,还顺水推舟给她安上南疆太子侧妃之名的事情说了一遍。

    温国公夫人长长的指甲轻扣着茶杯,嘴角轻扬着淡淡的笑:“他是在吃醋,哪是不喜欢你!”

    “娘!”苏雨婷眉头紧皱着,还想再解释,温国公夫人摆手打断了她的话:“先把南疆太子的事情解决了,再谈你的婚事!”

    一名丫鬟挑开帘子走了进来:“禀夫人,老爷今晚宿在白姨娘的芳园!”

    “知道了!”温国公夫人不咸不淡的答应一声,侧目望望窗外,却发现夜幕不知何时悄悄降临。

    小丫鬟恭声退下,苏雨婷看向温国公夫人,如宣誓般,一字一顿,语气坚定:“娘,我喜欢东方珩,今生今世,非他不嫁!”

    言毕,不等温国公夫人说话,苏雨婷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外走去。

    温国公夫人手中的茶杯砰的一声摔落在地,茶水四溅间,茶杯摔成碎片,美眸中怒火燃烧:你爱他有什么用,那些自以为是的男人根本不会把你放在心上,费尽心机,也换不来他多看你一眼!

    夜深人静,竹园内室小桌上,昏黄的烛火静静燃烧着,映着沈璃雪熟睡的美丽小脸,说不出的静溢。

    突然,燃烧的烛火猛烈的跳跃几下,空气中传来一股凌厉的杀气,沈璃雪猛然睁开了眼睛,纤手挥出,几枚银针对着窗口射了过去。

    窗外黑影一闪,低低的痛呼传来,激烈的打斗声随之响起,沈璃雪披上衣服下了床,快步走到门外。

    院子里,三道高大的黑影,与三名暗卫的激烈打斗着,手中长剑挥舞的密不透风,将暗卫们凌厉的剑招全部挡下,露在黑色面巾外的美眸,闪烁着锐利的寒光。

    “你们是什么人?”沈璃雪厉声质问。

    黑影冷哼一声,一言不发,快速挥动长剑,动作一致的逼退三名暗卫,凌厉的招剑直奔沈璃雪的要害而去。

    沈璃雪不闪不避,纤指轻弹,道道银光对着黑衣人接连射出,一名黑衣人被射中面门,倒地死亡,另外两名黑衣人躲闪的快,只被射伤了,但在他们停顿的空隙,暗卫们已追了上来,将黑影挡下,激烈打斗。

    竹园的打斗声在这寂静的夜里传的很远,惊动了不远处巡逻的侍卫,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侍卫们的呼喝声近在咫尺,一名黑衣人分神的瞬间,被暗卫斩杀,仅剩的那名黑衣人震惊着,心不甘情不愿的狠狠瞪了沈璃雪一眼,挡开暗卫们的剑,双足轻点着,快速飞身离去。

    黑衣刺客腾到半空,很快消失不见,沈璃雪清冷的眼瞳微微眯了起来:好快的速度,好高的轻功!

    暗卫们起身欲追,沈璃雪摆手制止:“穷寇莫追!”潜入竹园的三名刺客,已经死了两人,仅剩的那个,当然是回去让他报个信。

    暗卫对沈璃雪行了一礼,拖了刺客们的尸体快速消失,不见的瞬间,侍卫们踏进竹园。

    望着仅有沈璃雪一人的院落,侍卫们面面相觑,沈璃雪随口说了个理由,遣走侍卫,墨色的眼瞳微微凝深。

    “她的胆子可真大,居然直接派人来相府抓你!”南宫啸出现在屋顶上,一手持酒杯,一手拿酒壶,悠然自得的品美酒。

    “应该是和秦君昊闹僵了,急着抓我去交差!”不过,这三名刺客的武功真是高深莫测,居然与东方珩的三名暗卫打成平手。

    “刺客失手,你说苏雨婷会不会亲自出手?”南宫啸目光闪闪,对这件事情,很有兴趣。

    沈璃雪摇摇头:“苏雨婷是温国公府的嫡女,只要花得起银子,能请到许多高手,亲自出马,暴露身份这种蠢事,她应该不会做!”

    “沈璃雪,她设陷阱给你,你也可以设陷阱算计她,!”南宫啸邪魅的眸中冰冷流转,阴阴笑着给沈璃雪支招。

    “我已经设好了陷阱,就等苏雨婷跳了!”沈璃雪轻轻一笑,神神秘秘。

    “真的?”南宫啸眼睛一亮,修长的身影瞬间来到沈璃雪面前,满眼期待的压低声音道:“是什么陷阱,悄悄透露下!”

    沈璃雪微微一笑,高深莫测:“天机不可泄露,很快你就知道了!”

    刺客失手,死了两个,重伤一个,苏雨婷怒不可遏,在高台上,她和沈璃雪较量时,察觉到沈璃雪招式虽快,却没有内力,本以为派三名武功高强的刺客前往,能手到擒来,没想到她院子里凭空出现三名厉害暗卫,搅和了她的计划。

    沈璃雪在相府不受宠,沈明辉又只是一名普通的文官,她院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暗卫?难道是安郡王给她的?

    苏雨婷胸中怒气萦绕,为什么她喜欢的人,看也不看她一眼,却对沈璃雪如此关心爱护?她可不认为那纸婚约能束缚住东方珩。

    刺客抓人失败,打草惊蛇,沈璃雪肯定会格外小心,说不定还会在暗中加派人手,刺客偷袭这种事情,绝不能再做,要另想办法抓到沈璃雪给秦君昊交差。

    想到秦君昊,苏雨婷冷静的心瞬间愤怒,十几年来,她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驿馆戒备森严,她的人不敢乱闯,否则,她早派人把他杀了。

    三天的期限很快就到,她必须想个好办法,尽快将沈璃雪抓来交差。

    月凉如水,万籁俱寂,苏雨婷换上黑色的夜行衣,悄悄潜入相府,不出她所料,竹园的戒备又加强了,暗卫由昨晚的三人换成了六人,沈璃雪房间好像也有一名高手,武功与她不相上下,她不敢轻举妄动。

    恨恨的咬咬牙,正准备离开,两名丫鬟端着杯盘走了过来,红衣丫鬟边走边报怨:“深更半夜,我都快困死了,四小姐居然还想吃宵夜,真是折腾人!”

    绯衣丫鬟轻叹一声:“人家是主人,你是下人,服侍主子是应该的,别报怨了!”

    绿衣丫鬟:“一名庶出千金,将来也金贵不到哪里,还天天自以为是!”

    绯衣丫鬟:“咱们四小姐才华高,心气也高,相貌更是没得说,就算做不了正室,做个侧妃也是不错的!”

    绿衣丫鬟不屑道:“四小姐的母亲就是一平民之女,外公家没什么势力,谁会娶她做侧妃?”

    绯衣丫鬟:“湛王爷对四小姐很关心呢!”

    绿衣丫鬟撇撇嘴:“琴技比试后,四小姐受了伤,湛王爷可是再也没来,四小姐想攀高枝也攀不上了!”

    “快别说了,四小姐要等急了,回去晚了,肯定会被骂的!”绯衣丫鬟劝解着,两人快步前行。

    苏雨婷眸光闪了闪,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云园,沈采云半躺在床上,冷着脸色,她受了重伤,大夫叮嘱,要少吃多餐,病才会痊愈的快,一向不吃宵夜的她,破天荒的,开始吃起了宵夜,不过那两名端宵夜的丫鬟都走了大半个时辰了,怎么还不回来?

    疑惑间,绯衣和绿衣丫鬟端着碗走了进来,沈采云皱皱眉,不悦道:“取个宵夜,怎么这么久?”

    “回四小姐,大厨房的人睡着了,奴婢们将他们叫起来做宵夜,才耽搁了点儿时间!”绯衣丫鬟讪讪的回答着。

    沈采云皱眉接过炖好的荷叶粥:“大厨房不是有人值夜么?怎么会睡觉?”

    “回四小姐,夫人,大小姐,二小姐吃宵夜都是在院落小厨房做的,离的近,也方便,所以……”

    沈采云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刚喝了一口的粥啪的一声摔到地上,残粥洒落一地,碎片四溅,惊的下人们身体猛然一震:“相府除了夫人,相爷,大小姐,二小姐,还有三小姐和四小姐,大厨房的人怎么能偷懒,没将主人放在眼里吗?”

    她是姨娘之女,没有银子,建不起小厨房,做宵夜耽搁时间,分明是大厨房的人在给她脸色看,都是沈璃雪,如果她没有阻止金姨娘管家掌权,自己又怎会被人怠慢。

    她参加琴技比试,除了出名外,还想赢那万两黄金,虽然最后得知比试是个圈套,她还是心有不甘,因为她摔下了高台,受了重伤,回府后,沈盈雪几乎天天都来嘲笑她不自量力。

    如今,更是连这厨房的人也看不起她,做个宵夜,也拖拖拉拉:“滚,都滚出去!”压抑了十多年的情绪,一朝暴发,沈采云暴怒的让人害怕,下人们谁都不敢多言,快速捡了地上的瓷碗碎片,急步退出房间,心中还暗暗纳闷,四小姐的脾气以前还是不错的,为何突然间变的喜怒无常了?

    下人全部退完,沈采云独自一人,坐在床上,望着账幔叹气,美眸中隐有泪水凝聚,生成庶女也就罢了,还贪上一个愚蠢的母亲,半点都不懂得人情世故,从小到大,她全靠自己的聪明躲过一次又一次算计,低调着做着隐形人,还是逃不过替人顶罪的悲惨命运。

    两个月牢狱之灾,她已经完全想通,不惜一切代价成为人上人,让别人再也不能欺负她,陷害她,事情本来是按照她设想的发展,虽然沈盈雪时时刁难,她还是能一点儿一点儿的靠近湛王,哪曾想沈璃雪突然冲了出来,抢走了她所有的光彩……

    她虽然没有正面欺负过自己,却是自己最强有力的对手,和沈盈雪同样可恶!

    “采云妹妹!”清亮的女声突然响起,沈采云吓了一跳,瞬间回过神,惊慌的目光四下观望:“什么人?”

    “是我!”苏雨婷拉开窗子跳了进来,黑色夜行衣已经脱下,漂亮的紫色戎装紧紧包裹着她娇小玲珑的身形,少了柔弱,多了几分飒爽的英姿,看的沈采云有些移不开眼睛:“苏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特意来看采云妹妹的!”苏雨婷避重就轻,直接将话题拉到了沈采云身上。

    “看我?”沈采云皱眉:“采云不知自己何得何能,能让堂堂温国公府嫡出千金深更半夜前来拜访。”

    沈采云语气不善,暗带嘲讽,苏雨婷也不在意,微微一笑:“采云妹妹是爽快人,我也就不再拐弯抹角,请问采云妹妹,你是不是很想做人上人?”

    心思被看穿,沈采云漂亮的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苏雨婷知道自己猜对了,嘴角微微上挑:“如今有个做人上人的机会摆在眼前,不知采云妹妹可有兴趣?”

    沈采云眸光沉了沉,笑道:“苏小姐可是指南疆太子侧妃一位?”她虽然重伤被抬回云园,但大赛的消息她一直在关注,苏雨婷被沈璃雪反将一军,成为南疆太子侧妃一事,她很清楚。

    目的被拆穿,苏雨婷也不恼怒:“采云妹妹可有兴趣?”

    “南疆太子定下的侧妃可是雨婷姐姐!”沈采云扬唇冷笑,苏雨婷不想去南疆,就将主意打到自己身上,让自己替代她嫁给南疆太子,真是无耻。

    看出沈采云眸中的嘲讽,苏雨婷并未生气,傲然道:“我是温国公府唯一的嫡女,皇上内定的未来太子妃,就算当众宣读了那份特殊惊喜,我也绝不会嫁到南疆做太子侧妃!”

    沈采云挑挑眉,不以为然道:“既然姐姐可以不嫁,为何还要找我替代?”

    “与妹妹同台比试,我有爱才之心,不忍看妹妹蒙尘,方才建议让妹妹嫁往南疆为侧妃,若是妹妹不同意,就算了!”苏雨婷毫不在意的摇摇头:

    “不过采云,你进过大牢,有了案底,又是身份低微的庶女,就算才华再高,也不会有名门公子娶你的……”

    沈采云不服气道:“湛王爷他……”

    “他对你只是一时新奇,新鲜劲过了,就不会再理会你了,就像天天大鱼大肉的人,吃腻了,偶尔换换清爽的小菜,但那清爽小菜只是调味而已,吃上一两顿,就要再改回大鱼大肉,名门贵族,没人愿意天天吃那些清淡小菜的!”

    苏雨婷简单几句话,如同腊月的冰水,瞬间浇灭了沈采云心里仅存的那一丝希望,她不想相信,却不得不承认,苏雨婷说的都是事实,尤其是,她从高台上掉落摔伤后,明明让人悄悄将消息传往湛王府,湛王爷却没来看她……

    见沈采云神情黯淡,敛眸沉思,苏雨婷暗道时机已到,继续劝解:“采云妹妹是聪明人,又有才华,如果妹妹嫁去南疆,以妹妹的才貌,只要稍稍用心,定能得到太子宠爱,到时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沈采云低沉了眼睑,她坐过牢,名声已毁,琴技进了前三,却掉落高台之事,更让她丢尽颜面,现在的她,已经成为贵族们茶余饭后的笑谈,没有哪家公子愿意娶一名臭名远扬的女子。

    就算父亲给她丰厚的嫁妆,让她嫁给平民做正室,那平民怕是也会嫌弃她。

    回想相府宴会上的南疆太子,相貌普通,实力倒是不错,武功高强,身份尊贵,性子很高傲……

    “妹妹在青焰名声已毁,但到了南疆,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你的过去无人会提,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太子的侧妃,未来的皇室贵妃,尊贵的身份,荣华富贵会伴随你一生……”

    苏雨婷绘声绘色的为沈采去描绘着美好未来,沈采云却沉默着,久久不语,苏雨婷看得出她在思量事情的可行性,便识趣的告辞:“我言尽于此,妹妹自己拿主意吧,如果同意,就派人去温国公府告诉我一声,如果不同意就算了,我再去另外找人!”

    苏雨婷转身欲走,沈采云眸光沉了沉,猛然抬头看向她:“苏姐姐,想让我嫁给秦郡昊做侧妃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苏雨婷嘴角微挑,美眸中闪出一抹淡淡的笑,她就知道,沈采云会同意。

    转过身,苏雨婷美丽的小脸一片平静:“什么条件,采云妹妹但说无妨!”

    ------题外话------

    读者:苏渣自作主张,让沈采云代嫁,秦君昊岂会同意?计策有漏洞!

    作者:苏渣是聪明滴娃,会让计策圆满滴,欲知详情如何,且听明天分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02》,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02 渣女掘坟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02并对腹黑郡王妃102 渣女掘坟墓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