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整渣爹,父女决裂

    “所有丫鬟,嬷嬷,侍卫全力寻找大小姐,就算把相府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她带到我面前!”沈明辉怒声吩咐着,面色铁青,目光阴沉的可怕。

    这个女儿,简直就是他命中的煞星,自从她来了相府,府里就坏事连连,后院的姨娘,子女都没过过几天好日子,他以为她年纪轻,不懂事,不与她计较,没想到她得寸进尺,居然想出这种方法陷害自己的亲妹妹,真是心性狠毒,胆大包天。

    丫鬟,嬷嬷们吓的瑟瑟发抖,巴不得早点离开客房,沈明辉的命令正合她们的意,连连答应着,快步向外走。

    “这里怎么这么多人?出什么事了?”帘子挑开,沈璃雪走了进来,一眼就望到倒在地上,不着寸缕,满身青紫伤痕,捂着嘴巴打滚哀嚎的雷聪,在他身侧,还散落了一地的棍棍条条,是打散的椅子。

    沈璃雪柳眉挑了挑,他糟蹋了雷氏和沈明辉细心呵护了十多年的宝贝女儿,他们两人肯定愤怒能消,如果雷聪不是雷洪的儿子,他就不止是被椅子痛打一顿这么简单了。

    “雷少爷,盈雪妹妹这是出什么事了?”沈璃雪望着满地狼藉,故做不知的询问着。

    沈明辉看着沈璃雪,横眉冷对,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沈璃雪,你还装,这都是你一手设计的,将自己的亲妹妹害的身败名裂,你很高兴吗?”

    “你有证据证明他们两人是我害的吗?”沈璃雪冷冷看着沈明辉。

    沈明辉皱皱眉:“没有,不过……”

    “没有证据,就胡乱冤枉我,这就是你青焰丞相的判事方法?”沈璃雪丝毫不给沈明辉解释的机会,字字珠玑,步步紧逼:“平时的小事,你凭主观臆断也就罢了,事关盈雪和雷少爷的清白,你怎么能胡乱猜测?随便冤枉人?”

    沈明辉被沈璃雪说的哑口无言,一张老脸红一阵,白一阵,瞬间变了十多种颜色,纵使他学富五车,此时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反驳沈璃雪,面色极是尴尬。

    “嗯!”躺在床上的沈盈雪突然颤了颤睫毛,嘤哼一声,慢慢恢复神智,身上传来的阵阵刺痛,刺激着她脆弱的神经,口中弥漫的口臭味熏的她险些又昏过去,全身的骨头如同散了架般疼痛难忍。

    “二小姐醒了!”丫鬟,嬷嬷们惊呼。

    沈盈雪一惊,迷蒙的思绪瞬间清醒,猛然睁开了眼睛。

    “唉!”沈明辉,雷氏站在房间中央,看着她重重叹气,眸中闪着心疼、愤怒与失望。

    丫鬟,嬷嬷们眼中都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微微躲闪着,不敢看沈盈雪。

    雷聪光着身体,倒在地上不停翻腾,咿咿呀呀的哀嚎声一阵紧接着一阵。

    被迫承欢的画面瞬间涌入脑海。

    沈盈雪震惊、羞愤着,快速低头望去,她洁白如玉的肌肤上布满了片片青紫淤痕,阵阵刺痛自下身升腾,直冲心脏,酸涩的小腰,疼痛无力的身体无一不在提醒她,刚才的一幕并不是做梦,她真真切切被雷聪那个猪狗不如的花心鬼强行占有了。

    沈盈雪猛然抬头,愤怒的目光犹如道道利刃,狠狠射向沈璃雪,怒气冲天,咬牙切齿:“沈璃雪,你陷害我,我跟你拼了!”

    沈盈雪被愤怒冲昏了理智,一心只想着找沈璃雪报仇,全然忘记她初经人事,身体被雷聪疯狂的折腾了许久,已经没有什么气,脚沾地的瞬间,她双腿一软,径直摔到了地上。

    裹着的薄被飘出一部分,露出她满是青紫淤痕的肌肤,都没有几片完好的地方,是人都能猜测到,刚才的战况有多激烈。

    还有那柔软的大床上,铺着浅色的床单,映着鲜红的处子血,格外耀眼。

    “盈雪!”雷氏急步走上前,慌乱着扯过薄被,将沈盈雪裹的严严实实,恨铁不成钢道:“究竟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她怎么会来到客房,被雷聪强占。

    沈盈雪美眸中瞬间盈满了委屈的泪水,她全身无力,不能痛打沈璃雪出气,愤怒的目光如利剑,狠瞪着沈璃雪,声嘶力竭的控诉着:“是她将我丢到这张床上被雷聪糟蹋的,她说她看不惯我的美貌,看不惯爹娘疼爱我,看不惯我住着雪园,穿戴最美的衣服首饰,所以,她要从最基本上毁了我!”

    贱人,贱人,她清清白白的身躯,被猪狗不如的人毁了,她定要将沈璃雪碎尸万断,以解心头之恨。

    丫鬟,嬷嬷们一惊,面面相觑,真是大小姐在陷害二小姐?听二小姐的意思,大小姐恨她很久了,这两姐妹同是嫡女,待遇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大小姐心生不满,近而出狠招报复确有可能。

    “璃雪!”沈明辉瞬间愤怒到极点,面色阴沉着,扬起巴掌对着沈璃雪的小脸狠狠扇了过去,这么卑鄙,龌龊的事情,果然是这个逆女在算计,打死她算了!

    沈璃雪冷冷一笑,俯身后退,沈明辉巴掌打空,很没面子,瞪她的目光愤怒的喷火,咬牙切齿:“你居然还敢躲!”

    “你虽是父亲,但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我耳光,我当然要躲!”沈璃雪冷冷说着,对沈明辉那张偏心的嘴脸,视而不见。

    “你心思狠毒,将自己的亲妹妹害成这副模样,我打你有错?”沈明辉怒吼着,狠瞪着沈璃雪。

    沈璃雪冷哼:“沈盈雪说我害她,我就真的害她了吗?你就丝毫都不怀疑她在撒谎?”

    “盈雪是个善良的孩子,岂会撒谎骗我?”沈明辉怒吼,看沈璃雪的目光充满了愤怒与暴虐。

    “你是说,她的话你深信不疑,我的话你听都不会听?”沈璃雪挑眉,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这么偏心的父亲,世间难得,居然让她遇到了:“盈雪,我知道你一直想压过我,但用这种事情设计陷害,你太过份了。”

    “指证罪魁祸首也叫过份?”沈盈雪恨恨的瞪着她,明明是她算计了自己,事后居然倒打一耙,将罪责推到自己身上,可恶,可恶!

    如果不是雷氏在暗中拉着她,沈盈雪真的冲上去和沈璃雪拼命了。

    “相府这么多人,你为何确认我就是罪魁祸首?”沈璃雪不急不恼,淡淡反驳着。

    “因为我亲眼看到你害我!”沈盈雪漂亮的眼眸中盈满了泪水,楚楚可怜,看沈璃雪的目光恨的咬牙切齿,似要将她生吞活剥,害了她,还能这般轻松的狡辩,拒不承认,真是无耻。

    “那你可有证据证明是我害的你?”沈璃雪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望着她:“话谁都会说,谎也谁都会撒,想要让人信服,请你拿出证据!”

    “你……”沈盈雪看着沈璃雪,眸中怒火燃烧,她也不知道沈璃雪究竟使了什么手段让她瞬间动不了,也说不出话,像无助的羔羊,任人宰割,她以前曾听湛王提过,有一种本领能让人如此,是叫什么来着?

    点穴!

    沈盈雪眼睛一亮,怒视沈璃雪,一字一顿,咬牙切齿:“你点了我的穴道!”

    沈明辉也瞬间了然,冷冷望着沈璃雪:“你懂银针,对人体的穴位很了解,点了盈雪穴道设计陷害她,还让人找不到把柄,你很得意是吗?”

    沈璃雪看着沈明辉,扬唇冷笑:“银针刺穴是为疏通气血,不是点穴,你们所说的点穴是需要内力来协助,我半分内力都没有,怎么点她的穴?你身为青焰丞相,连这点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

    沈明辉的脸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你为了洗脱罪名,连为父也嘲讽?”

    “我不是嘲讽,是提醒,我差点忘了,父亲是文官,不懂穴位,点穴也很正常,让人去把府医叫来吧,他会告诉你,我究竟有没有撒谎!”沈璃雪连嘲带讽,普通大夫们的银针刺穴确实只是疏通气血,她修习过银针的各种用法,除了通气血外,还能点穴,这一点儿是秘密,她不会告诉别人。

    沈明辉瞬间沉了眼睑,看璃雪的模样,很坦然,没有半分慌乱,难道事情真的不是她做的?

    “爹,你不要相信沈璃雪的话,是她害我,真是的她害我的!”沈璃雪的微笑看到沈盈雪眼中格外刺眼,歇斯底理的怒吼着,愤怒的快要失去理智,害了她,还嘲笑她,说的她哑口无言,贱人,贱人,贱人!

    沈明辉,雷氏都狠狠瞪着沈璃雪,咬牙切齿!

    沈璃雪淡淡一笑:“盈雪口口声声指控我害她,请拿出证据来,一切让证据说话!”

    “采萱,你是最后接触盈雪,璃雪的人,你离开前,是不是看到她们两人在一起?”雷氏悄悄对沈采萱使了个眼色,不着痕迹的暗示着。

    沈采萱看到沈璃雪的瞬间,已经震惊了,她和沈盈雪算计沈璃雪,结果却是沈盈雪出事,沈璃雪完好无损。

    心慌的乱跳,同时也庆幸,她去厨房阻拦秋禾了,否则,她肯定也会出事,沈璃雪太聪明,太厉害,也太狠毒了,她招惹不起,正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开溜,不再掺和这件事情,雷氏突然将她推到了人前。

    沈璃雪厉害,她不敢再得罪,但她和李姨娘母女一直依附于雷氏,更不敢违抗雷氏的命令,思量再三,她决定还是向着雷氏,因为雷氏是相府女主人,沈璃雪不过是没娘爱,没爹疼的小女儿,给她带不来多大的利益。

    沈璃雪的目光太冷,沈采萱不敢直视,低了头,看着地面,磕磕巴巴道:“是……是啊……我去厨房时,二姐正扶着醉酒的大姐前往竹园……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沈璃雪,你还有何话说?”雷氏怒目而视。

    沈璃雪看着沈采萱微笑,明媚的笑容如同利剑一般,刺的她不敢抬头,小手紧捏着一方丝帕,紧张的快要拧成麻花!

    沈璃雪冷哼一声,挑眉看着雷氏,正欲说话,秋禾抢先开了口:“三小姐,刚才在院子里,你明明说,你离开时,大小姐已经清醒,你们姐妹三人分道扬镳,为何现在又变成二小姐扶着醉酒大小姐了?”

    秋禾可爱的大眼睛眨呀眨的,眸中满是不解。

    众人瞬间明白,沈采萱在撒谎,先前对她的期待与信任消失无踪,看她的目光,也暗带了嘲讽与不屑。

    “三妹想陷害我,请想个高明点的计策,自己的话都不能自圆其说,这样的设计,太拙劣了!”沈璃雪摇着头,轻声叹息,美眸中满是惋惜。

    沈采萱憋的小脸通红:“不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她从客房离开时,沈璃雪确实昏迷不醒,但她敷衍秋禾时撒了谎,现在说实话,居然没人信了。

    “沈璃雪,是你害我,就是你害我!”沈盈雪看着沈璃雪那得意的笑脸,目光愤怒着,恨不得立刻冲上前掐死她,紧裹了薄被,就欲用尽全力站起身,不料胸口一阵血气翻腾,一股腥甜涌上喉咙,眼前一黑,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倒在了地上。

    “盈雪!”雷氏惊呼一声,抱过沈盈雪,急切的怒吼:“愣着干什么,快请府医!”

    怔愣的丫鬟,嬷嬷们全都反应过来,抬人的抬人,请大夫的请大夫,小小的内室乱成一团。

    沈璃雪挑挑眉,沈盈雪是怒气攻心,气昏过去了,不过,她一再指证自己,以沈明辉对她的宠爱程度,这件事情还没完!

    沈明辉命人给雷聪披了衣服,带上他那一小片舌头,送去太尉府,他则走出小屋,来到院中,仰望繁星点点的夜空,目光阴晴不定。

    沈璃雪谴走秋禾,独自一人跟了出来,她知道沈明辉有话要对她说。

    “璃雪,这里只有咱们父女两人,你说实话,事情究竟是不是你设计的?”沈明辉突然转过身,利眸中寒光闪烁。

    “不是!”沈璃雪张口就答,没有半分犹豫,事情是沈盈雪设计,她在将计就计。

    “真的不是?”沈明辉冰冷的目光紧盯着沈璃雪,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当然不是,如果你不相信,自己去查!”沈璃雪冷冷扔出一句话,沈明辉看着像不追究了,其实想套她的话,拿捏她的罪名,偏心到这种程度的爹,她早就彻底无语了。

    看了半晌,沈明辉没看出什么不对,放缓了声音,轻叹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盈雪**,虽然只有咱们府中的人看到了,但很快就会传遍京城,人尽皆知,盈雪是相府的嫡出千金,太尉府外孙女,身份尊贵,她出了这种丑事,相府会被人诋毁,你们姐妹几人的名誉都会跟着受累……”

    “父亲不要拐弯抹角了,想说什么就直说好了!”沈明辉的话并不隐蔽,沈璃雪轻松就听出,他话中有话。

    “璃雪,被雷聪强占失了清白的臭名,你来担吧!”沈明辉看着沈璃雪,目光凝重,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沈璃雪冷冷望着沈明辉,眸中闪烁的寒光,让人如临腊月冰窖:“凭什么?你相府丫鬟多如牛毛,庶女也有两个,为什么不让她们担罪名?我也是相府嫡女,我的名声臭了,你相府会好?”沈盈雪心思歹毒,出事是罪有应得,她的臭名凭什么让她来担?

    “盈雪是相府千金,传扬出去的流言,肯定也是指责千金的,如果让丫鬟担罪名,反而是欲盖弥彰,采云已是秦太子的人,明天就要嫁给太子,罪名不能由她来担,至于采萱,是在相府长大,如果她担了罪名,就是变相指责相府家教不严,而你……”

    沈明辉看了沈璃雪一眼,低头沉吟:“你是在青州长大的,不懂规距,出了丑事最是合情合理,臭名推到你身上,不会惹人怀疑!”

    沈璃雪扬唇,冷笑都牵不起来了,这个父亲,真是极品中的极品,渣中的渣:“我自小长于乡下,由我娘一手养大,我与人通奸,是我娘管教不严,与你这个父亲没有半分关系,与相府也没有太大牵连,全是我和我娘的错,呵呵,你的理由找的真不错!”

    沈盈雪失了贞节,沈明辉不能再用她攀龙附凤了,居然还这么护着她,真是有够偏心,还是说,沈明辉相信沈盈雪的指控,想将臭名安到自己身上,让自己臭名远扬,为她报仇。

    沈明辉皱皱眉,不悦道:“是强占,不是通奸,雷聪对不起你,补偿你是应该的,我知道你不愿意,但为了保全相府的名声,你就牺牲一下,担了罪名吧!”

    “我不过刚来相府一个多月,府里的人对我既没有养育恩,又没有知遇恩,凭什么让我牺牲自己保全相府名声?”沈璃雪再好的忍耐力,也快要被沈明辉的无耻激怒了。

    “我是你的父亲,对你有生育之恩,你为相府牺牲,不应该吗?”沈明辉对着沈璃雪怒吼。

    “十五年前,老宅起火时你置我们母女不顾,如果不是母亲拼死抱着我逃离火海,你现在哪有机会站在这里和我讨要生育之恩?”

    沈璃雪瞪着沈明辉,清冷的眸底燃烧着两簇怒火:“你是青焰丞相,是个男人,可你做过一件男人该做的事吗?十五年前靠变卖我母亲的嫁妆生活,十五年后又要牺牲我来保全你和另外女人的名声,你就只会靠我和我娘来成全你吗?你欠我们母女多少你记得吗?你有资格向我讨要生育之恩吗?”

    “沈璃雪,你不要得寸进尺!”沈璃雪字字句句戳中沈明辉的痛处,他老脸一红,面子快要挂不住了。

    “得寸进尺的是你不是我。”沈璃雪怒斥:“我大难不死,来到相府寻你,你与我不亲,没有半分愧疚感,偏向沈盈雪也就罢了,可你凭什么牺牲我来保全沈盈雪?”

    在现代时,沈璃雪从报纸,电视上见过各种各样的渣爹,但和沈明辉一比,他们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不值一提,这样的极品渣父,万年难遇,居然让她遇到了,运气真不是一般的背,就算原主沈璃雪没有死在穆正南手里,也会死在这个渣爹的恶行之下。

    沈明辉被驳的哑口无言,阴沉着面色,冷冷望了沈璃雪半晌,突然说道:“你长于乡下,不懂礼仪规距,更不会处理高门大户内的事情,嫁给安郡王,表面风光,暗中肯定会有人算计你,你在圣王府,绝对活不过一年,爹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想让你活的久一些!”

    “你还是想让沈盈雪代我嫁给东方珩。”沈璃雪冷笑着,洞察了沈明辉的真正用意,十五年来,他一直将沈盈雪当成未来安郡王妃培育,耗费了不少心血,她知道他不会轻易放弃,却没料到,都出了那种事,他居然还没死心:

    “沈盈雪已经**,不再是清白之躯,如果新婚之夜被人查出新娘已非完璧,你相府犯的就是欺君之罪,满门抄斩!”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为父自有安排!”沈明辉的心思被拆穿,他有片刻的不自然,随后就神彩飞扬,自信满满。

    他熬了十五年,全力栽培沈盈雪,就是想让她成为郡王妃,证明他的能力,他怎会放弃,前行路上所有的障碍他都要清除,就算是他的女儿,他也不会姑息。

    “你送个被人用过的女儿给东方珩,你觉得他会要?”沈璃雪挑眉,美眸中满是嘲讽与不屑。

    “只要皇上下旨,东方珩一定会娶盈雪!”沈明辉昂了头,语气微傲。

    “愚蠢无知!”沈璃雪冷笑,沈明辉太不了解东方珩了,他讨厌的东西,谁都别想强塞给他。

    “放心,爹不会不管你,你的名声臭了,不能再嫁其他男子,爹会向雷太尉要求,让你嫁到太尉府做正室!”为了让沈璃雪乖乖就范,沈明辉向她描绘美好未来:

    “雷聪是太尉府唯一嫡孙,将来的太尉府都是他的,人虽然花心了点,但总体看来条件还是不错的,你嫁过去后,多管管他,府上的金银足够你们吃喝一世无忧,比你在乡下好得多了!”

    “我被雷聪强占,臭名远扬,被逼的不得不嫁,你觉得我进了太尉府能做正室?能管得住已经断了半截舌头,成了残废的雷聪?”沈璃雪看着沈明辉,似笑非笑,连嘲带讽,让自己担臭名嫁残废,他居然没有半点羞愧之情,极品渣父啊。

    沈明辉再次皱紧眉头,狠瞪着沈璃雪:“我不妨实话告诉你,你现在反对也晚了,我已经命人四处宣扬,相府大小姐沈璃雪被太尉府嫡孙雷聪强行占有,被诸多下人看到……”

    沈璃雪墨色的眼瞳中瞬间充满着蚀骨冷意,原来沈明辉站在这里与自己聊天说地,是在拖延自己的时间,好让那些下人可以将这条消息散出去,不愧是青焰丞相,知道先斩后奏,更无耻的将这种计策用到了自己女儿身上!

    “爹知道你不愿意嫁雷聪,但事已至此,你没有了反悔的余地,除了雷聪外,你不能再嫁任何人!”沈明辉厉声威胁着,雷聪是太尉府唯一嫡孙,他的舌头被盈雪弄断,雷太尉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舍不得让盈雪嫁那个猪狗不如的废物,只好让璃雪牺牲了。

    诚如沈璃雪所说,她是乡下长大,并没有养在他膝下,她做出多无耻的事情,他都能推卸责任。

    见沈璃雪一言不发,清冷的眸中晖暗不明,沈明辉以为她在思索利弊,目光一闪,由威胁,改诱惑:“你也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不会亏待你的,我会送你一份丰厚的嫁妆,让你风风光光嫁到太尉府……”

    谁稀罕你的狗屁嫁妆!

    清冷如沈璃雪,面对着这极品渣父,也忍不住想要骂人,将别人的臭名推到她身上,还说的理直气壮,慷慨激昂,她不同意,就是她不识抬举,不顾大体,世上自私会有这么自私自利,无耻至极的人?一个人,无耻到沈明辉这种程度,真是天下无敌。

    沈璃雪猛然抬头凝望沈明辉,突然一笑,纤手一扬,三道银针径直射进沈明辉的胸口,体内瞬间腾起尖锐的疼痛,就像一只利爪在他五脏六腑间狠狠的抓捏,额头冒出豆大的冷汗,沈明辉强撑着一丝力气,紧靠在大树上,咬牙切齿的狠狠瞪着沈璃雪:“畜生,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是畜生,你又是什么?”沈璃雪冷冷反问着:“我也可以实话告诉你,就算全天下的男子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嫁给雷聪!”

    沈明辉五脏六腑间的疼痛越来越厉害,身体忍受不住,顺着大树慢慢坐到地上,依旧恶狠狠的瞪着沈璃雪:“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你杀了我也没用,雷聪你嫁定了!”

    沈璃雪挑眉看着沈明辉,冷笑:“我一名普通百姓,不能和丞相,太尉相斗,死路离我不远,但在死前,我会拉几个垫背,黄泉路上,也不至于孤单!”

    沈璃雪小手伸进衣袖,拿出银针包,打开后,仔细望了望,抽出一只最粗的银针。

    银针通体银白,尖细的针尖在夜色中散着迷人的光芒,看到沈明辉眼中,无限恐怖:“沈璃雪,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不怕死吗?我送你上西天,去向我母亲忏悔!”沈璃雪收起银针包,嘴角噙着冰冷的笑,拿着那只大银针,一步一步,慢慢走向沈明辉,每走一步都掷地有声,仿佛死神踩着点钟来临。

    沈明辉看着银针尖,满目惊恐,强忍着胸膛内的疼痛,不断后退:“你弑父,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杀你这种人渣,是在替天行道,就算会有天打雷劈,我也认了!”沈璃雪勾唇一笑,清冷的眼瞳寒风如冰原上千年不融的冰,在沈明辉惊恐的目光中,手中银针就欲对他射出。

    一名侍卫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相爷,不好了,不好了……”

    “出什么事了?”银针没落下来,沈明辉松了口气,想着有侍卫在,沈璃雪肯定不敢在暗算他,正准备训斥,责罚沈璃雪,目光看清那名侍卫的相貌,心思突然一沉。

    一路急跑,侍卫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喘着粗气禀报:“回相爷,卑职奉相爷之命去街上散布大小姐被雷少爷强占之事,不料,刚走到街上,就听到外面传扬,二小姐与雷少爷通奸……”

    强占是指男子强迫女子,女子是弱势,会让人同情,通奸就是两人两情相悦,背着众人偷偷凑到一起做那种事情,不知廉耻,事情捅出来,会被万人嘲讽。

    “怎么会这样?”沈明辉瞬间怔愣,他明明让人看紧了所有丫鬟,嬷嬷的,事情怎么会先他的谎言一步传扬出去?

    “卑职也不知道,卑职和众兄弟走到街上时,已经流言四起了!”侍卫低低的说着,心中极是纳闷,他们的速度很快,相府也没有其他人出府,这种流言,究竟是谁传出来的?

    沈璃雪不着痕迹的藏起了那只大银针,嘴角微微挑起,清冷眸中的寒冰慢慢退去,染上了一层笑意,她已经猜到散出这流言的人是谁了,沈盈雪与雷聪通奸,他那么高傲的人,也能想出这种理由?

    “璃雪,是不是你做的?”沈明辉锐利的眼眸如同利剑,狠狠射向沈璃雪,他清楚的看到她听到消息后,眸中染着笑意,嘴角扬起,分明就是诡计得逞后的冷笑,这个逆女,心思真是狠毒……

    “沈丞相,你在朝中,也是这么随随便便就信口雌黄的吗?我一步都没离开过这里,哪有时间去外面散布流言?”沈璃雪望着沈明辉,清冷的眸中闪着嘲讽与不屑。

    “你没有散布流言,流言又是怎么传扬出去的?”沈明辉瞪着沈璃雪,气的咬牙切齿。

    “相府的丫鬟,嬷嬷都知道这件事,你那宝贝女儿和花心侄子的事情太过惊天动地,她们谈论着,不小心传扬出去,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沈璃雪漫不经心的回答着,眼前却浮现东方珩英俊的脸,他一向不喜多管闲事,肯定是知道沈明辉要诬陷自己,才会抢先一步,让侍卫们散布沈盈雪和雷聪的丑事,沈明辉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借口,全部都是借口!”沈明辉怒吼着,触动了五脏六腑间的疼痛,针扎般的尖锐疼痛在体内漫延开来,疼的他死去活来。

    “你有时间在这里教训我,不如好好想想办法,洗清你那宝贝女儿的臭名!”看着沈明辉阴沉的面色,沈璃雪的心情格外好,伸手拔出了沈明辉胸口的银针。

    沈明辉有气无力的歪倒在地上,面容疼的有些扭曲。

    “沈丞相,你怎么了?”侍卫一惊,急步上前,扶起沈明辉。

    “现在带他去见府医,还能捡回一条命,如果晚了,我可就不敢保证了!”沈璃雪淡淡说着,袅袅婷婷的向前走去:“天都亮了,我回去睡回笼觉,你们自便!”

    “大小姐,您不救沈丞相吗?”侍卫扶起沈明辉,不解的看着沈璃雪,他知道这父女两人闹矛盾了,但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再恨,也不能不顾父亲的性命啊。

    “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救人!”沈璃雪冷冷说着,咬牙切齿,纤细的身影很快走出小院,消失不见。

    沈明辉被疼痛折磨的奄奄一息,强打着精神,看着沈璃雪离开的方向,眼睛时睁时合,语气有气无力,却带着震怒:“召集……府内所有人……到祠堂……我要将这个逆女……逐出家门……”

    沈璃雪回到竹园时,东方珩正坐在她床上看书,见她走进来,头也没抬,目光继续在书上流连:“这样的家,你还愿意住下去?”

    “这么极品的府邸,我哪还有福气居住。”沈璃雪轻声说着,快步来到衣柜前,从顶部拿下一只大箱子,打开盖,将衣柜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全拿了出来,扔进箱子:“收拾东西,马上离开了,你别看书了,帮我收拾收拾吧!”

    东方珩放下书本,慢腾腾的走到沈璃雪面前:“去圣王府住吧!”

    “不用!”沈璃雪摇摇头,快速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动作不停:“咱们还没有成亲,我去圣王府不合适,随便找间房子就可以!”

    东方珩墨色的眼瞳中涌上几分黯淡,望望窗外的天色,拉着沈璃雪的小手,快步向外走去:“早知道你不会去圣王府,我帮你找了另外的地方居住……”

    “你拉我去哪里!”沈璃雪回头望望散落半地的衣服,她的东西还没收拾好。

    “去找沈明辉!”东方珩说着,握沈璃雪的手,不知不觉间紧了紧。

    沈璃雪来到祠堂时,祠堂里站满了人,除了气昏的沈盈雪外,雷氏,沈采萱,沈采云,赵姨娘,金姨娘,李姨娘都到了。

    雷氏狠狠望了沈璃雪一眼,面目光冰冷,沈采云,李姨娘低了眼睑没有说话,金姨娘,沈采萱看沈璃雪的眸中满是幸灾乐祸,赵姨娘看着沈璃雪,无声叹息着,对她摇了摇头。

    沈明辉病情已经得到缓解,面色虽然很难看,但胸膛里已经不疼了。

    见沈璃雪走进来,沈明辉冷冷望了她一眼,手持三柱香,对着一堆牌位恭敬的行了一礼:“列宗列祖在上,沈氏第三十二代子孙沈明辉教女无方,致使逆女屡做坏事,害人无数,依沈家家法,重打她一百大板,将其逐出家门,从此后,不再是我沈家的人!”

    沈璃雪挑眉,沈明辉恼羞成怒,想赶她出府了!

    沈明辉拜了拜,虔诚的将香放进香炉,转身看向沈璃雪,满目冷冰,怒声道:“逆女,还不跪下受罚!”

    沈璃雪勾唇冷笑:“沈明辉,你老糊涂了,我回相府后,没进过你家祠堂,没入你家祖籍,根本就不是你沈家的人,除了血缘外,咱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你凭什么拿你沈家的家法来教训我?”

    沈明辉一怔,他忘记这件事了,但他堂堂青焰丞相,岂能被这个忤逆女驳的哑口无言:“不打板子,不执行家法,你就能继续住在相府,是在府里住的久了,舍不得离开了?”

    沈明辉满眼嘲讽:“你没入祖籍,没进祠堂,这相府不是你家,你马上滚!”害了盈雪,伤了他,还想继续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做梦。

    沈璃雪嗤笑一声:“沈丞相,你以为你这相府是仙境,谁都愿意住?我早就想离开,是你一再挽留,我才住到了现在。”

    沈明辉的面色瞬间变的铁青,他当时挽留她,是为了相府的名声,如今,盈雪名声尽毁,相府也受了牵连,他赶她出府,是想暗示众人,所有的坏事,都是沈璃雪做的,就算沈盈雪出事,也是被这个乡下来的逆女算计。

    “我会离开相府,但我有个条件!”沈璃雪冷冷说着,走到桌边,拿起纸笔,刷刷的书写几下。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沈璃雪用力吹干纸上的墨,拿起其中一张纸递向沈明辉:“这是决裂书,签上你沈丞相的大名,咱们之间就彻底没有任何关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07》,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07 整渣爹,父女决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07并对腹黑郡王妃107 整渣爹,父女决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