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封郡主,渣爹气吐血

    沈明辉脸色黑的能滴出墨汁来,难怪她答应的这么爽快,还和自己签了决裂书,原来是在打这种主意,林青竹那一半嫁妆,不是小数目,让他在一个月内找齐,根本就是在为难他。

    “你已经不是沈家的人,麻烦交回沈氏家传玉佩!”沈明辉如法炮制,手伸到沈璃雪面前,毫不客气的向她索要家传玉佩。

    “等你将我娘的嫁妆还我了,我自然会给你沈家玉佩!”沈璃雪不稀罕那块家传玉,她一直按着不给沈明辉,就是在故意气他,为难他。

    “一个月的时间太短!”沈明辉紧紧皱皱眉,嫁妆变卖,分散到青焰各地,就算他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齐。

    “那就两个月吧,这是最长的期限了!”沈璃雪淡淡说着,拿出那块家传玉,轻捏了红绳举至沈明辉眼前:“沈丞相交嫁妆之时,就是这块玉佩回归沈家之日,咱们谁也不欠谁!”

    沈明辉看着在眼前来回晃动的碧绿玉片,咬牙切齿,这个逆女,拿玉佩在他眼前晃,是故意刺激他,让他看得到,抓不着!

    胸口盈满了怒气,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他又气又恨,却不能发作,瞪着沈璃雪,强忍了怒气吼出一声:“好!”

    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凑些金银首饰以假乱真,换回沈氏家传玉佩,当务之急,是将沈璃雪赶出相府,让世人都知道,是她算计了盈雪!

    “那我先走了,后会有期!”事情谈妥,沈璃雪再没有半分留恋,漫不经心的说着,收起玉佩,转身离开。

    门外突然传来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圣旨到!”

    沈明辉一怔,他最近在朝中无功也无过,采云的事情也已经解决了,怎么突然来了圣旨?心中疑惑着,还是率众人跪地听旨。

    宣旨之人近在咫尺,沈璃雪还没有走出祠堂,漫不经心的随众人一起跪了下来。

    赵公公手持拂尘走进祠堂,望一眼跪在地上的众人,打开明黄色的圣旨,高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昭曰,沈丞相之女沈璃雪,聪明伶俐,温柔善良,得战王喜爱,收为义女,特赐封为璃雪郡主,赏黄金千两,绸缎千匹,钦此!”

    沈明辉只觉轰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耳边不停回荡着一个声音:“赐封璃雪郡主!”

    这道圣旨不是下给他的,而是下给沈璃雪的,她被战王看中,收为义女,皇上也特意下旨赐封她为郡主,怎么会这样?

    雷氏悄悄望向沈璃雪,美眸愤怒的喷火,乡下来的野丫头,怎么突然间成了郡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采萱,沈采云,赵姨娘她们也都震惊的望着沈璃雪,她成了战王义女,被封为郡主了,自己没听错吧?

    沈璃雪身为当事人,心中的疑惑不比他们这些局外人少,皇上怎么会突然间下旨封她为郡主?想想那名气势凌厉,不染纤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长辈,她只见过他三次面,一直都是敬而远之的,他怎么会想到收她为义女?

    “恭喜郡主!”尖细的嗓音自头顶响起,一卷明黄色的卷轴呈到沈璃雪面前,她瞬间回神,恭敬的接下圣旨,微笑道:“有劳公公了!”

    “为皇上办事,不敢谈劳累!”

    赵公公呵呵一笑,看向沈明辉:“沈丞相,战王爷无儿无女,想让璃雪郡主住到战王府,承欢膝下,郡主还是你的女儿,有空就会回来看你,这些礼物是战王的一份心意,请沈丞相务必收下!”

    赵公公摆摆手,二三十名侍卫抬着十几只大箱子走了进来,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打开了箱子盖,瞬间,一只只价值不菲的珍宝现了出来,在晨曦中闪烁的璀璨光芒,看直了所有人的眼睛,哇,好多珍宝,价值连城啊,战王爷真是大手笔!

    沈璃雪挑眉,战王爷身份高贵,却不骄不躁,他收自己做义女,让自己住进战王府,自己就不能再在沈明辉面前尽孝,他送这些价值连城的宝物给沈明辉,是为补偿他。

    战王爷戎马半生,立下无数战功,许多战败国的贡品,皇帝都直接赏了他,箱子里的大小珍宝,都是京城少有的,纵使沈明辉,雷氏见过珍宝无数,也看的心思大动,眸中光芒暗涌,这些珍宝的价值,比丞相府所有资产的两倍还多:“有劳赵公公了!”

    沈采云目光暗了暗,没有说话!

    沈采萱,金姨娘悄悄瞪着沈璃雪,咬牙切齿,她怎么这么好的命啊,居然被战王爷收为义女了,为什么收的人不是自己(采云)……

    沈璃雪看着沈明辉,雷氏眼中的惊喜与贪婪,冷冷一笑:“赵公公,这些珍宝是送给沈丞相的,还是送给我爹的?”

    赵公公一怔:“有什么区别吗?”沈丞相就是沈璃雪的爹,沈璃雪的爹就是沈丞相啊。

    沈明辉一惊,猜到了她的目的,目光阴沉着,正欲阻止,沈璃雪已微笑着开了口:“当然有区别,如果珍宝是送给沈丞相的,我不会干涉,如果珍宝的送给我爹的,赵公公可以带回去还给战王爷了。”

    “为什么?”赵公公更加不解,疑惑的目光在沈明辉和沈璃雪身上来回扫视着。

    “我和沈丞相已经断绝了父女关系,从此以后,他是他,我是我,老死不相往来,也可以说,现在的我,已经是没有父母的孤儿了!”沈璃雪微微笑着,笑容明媚,璀璨,丝毫不为自己孤儿的身份感到难过。

    “璃雪,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为父刚才是一时气愤,你何必当真!”沈明辉佯怒着,走上前来欲抚沈璃雪的头发,表达自己的慈爱。

    沈璃雪偏头躲了过去,他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收也不是,伸也不是,嘴角挑了挑,扯出一抹僵硬的笑:“璃雪!”

    “刚刚发生的事,沈丞相这么快就不记得了,无妨,我这里有证据!”沈璃雪无视沈明辉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拿出那张决裂书递到赵公公面前:“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我与沈丞相彻底断绝父女关系,上面还有沈丞相的亲笔签名与盖章,绝对不是造假。”

    沈明辉目光阴沉着,面色黑的快要滴出墨汁来,他盖章是想彻底将沈璃雪赶出相府,让她没有丝毫反悔的余,却没料到,这个逆女带来了天大的好处,那个印章毁了他即将得到的巨大财富。

    赵公公仔细看过决裂书上的签名与印章,确认是沈明辉的,轻轻摇摇头,命令道:“来人,将箱子盖上盖子,抬回战王府!”

    战王爷特别交待,将礼物作为补偿送给郡主的父亲,既然郡主已经没有父亲了,这礼物自然是不用送了。

    “沈丞相,对不住了!”礼物送来,再抬回去,有羞辱人的意思,但命令是王爷下的,他一名小小的太监,只能执行,无权更改。

    “无妨!”沈明辉笑容僵硬,冷冷直视沈璃雪,心中恨的咬牙切齿,这逆女果真是他的煞星,临走还毁了他的巨大财富。

    在沈明辉、雷氏黯淡,愤怒,不甘的目光中,一只只大箱子盖上盖子,抬出相府,雷氏悲愤,惋惜的目送那些箱子走出很远,久久没有收回目光。

    赵公公手持拂尘,微笑着看向沈璃雪,说道:“郡主已是孤儿,不必向任何人叙旧情了,这便随奴才去战王府吧!”

    “公公稍等,我去竹园收拾些东西就来!”沈璃雪礼貌的交待着,竹园被她整理的乱七八糟的,她要回去好好收拾收拾。

    赵公公甩甩拂尘,叹道:“战王早已准备妥当,郡主吃,穿,住,行等一应用品,王府里应有尽有,郡主还有什么好收拾的,现在就随奴才起程吧!”

    沈璃雪扬扬嘴角,战王府是王府,那里的东西肯定比丞相府高档的多,她确实没必要再回竹园收拾那些次等的绸缎,首饰:“公公言之有理,咱们现在就赶去战王府!”乌烟瘴气的丞相府,她一刻也不想呆了。

    赵公公笑着点点头,向沈明辉道了别,引领着沈璃雪向外走去:“郡主小心脚下,战王府的马车就在相府外……”

    “多谢公公!”沈璃雪,赵公公在众侍卫的簇拥下走远,沈明辉冷冽,愤怒的目光一直紧随在她身上,胸中怒火翻腾,这个逆女,真的成为战王爷的义女了,失了相府,她却有强大的战王府做后盾,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啊。

    “老爷,现在怎么办?”沈璃雪走出小院,消失不见,雷氏最先回过神,想到箱子里那些璀璨夺目的珍宝,就忍不住一阵心疼,那么多的珍宝,放到她面前,又被拿走了,真是可恨哪。

    心中更恨沈璃雪,都是那个贱人搞的鬼,临走还要甩他们这么响亮的耳光,她真是好命啊,什么时候攀上战王爷的?可是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否则,一向冷漠的战王爷,怎会对她与众不同。

    “还能怎么办?”沈明辉紧皱着眉头,冷冷望雷氏一眼,不耐烦道:“沈璃雪是战王爷的义女,如果咱们再冤枉她是罪魁祸首,就是得罪了战王爷!”

    沈璃雪是赶出相府了,可他不能再诬陷她,让她担臭名,目的没有达到,还平白无故的错过了几十箱子价值连城的珍宝,真是得不偿失,悔恨莫及。

    “难道就让盈雪担下那罪名了?”雷氏紧紧皱起眉头:与雷聪通奸,那么无耻的罪名,放在任何一名贵族千金身上,都会羞愧的无颜见人,沈盈雪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不想眼睁睁看她身败名裂。

    “罪名当然不能让盈雪来担!”沈明辉重重叹了口气,沈盈雪是他最得意的女儿,她出丑事,他也会被冠上管教不严的罪名,他是青焰丞相,岂能污了名声。

    说到沈盈雪,沈明辉又想到了沈璃雪,那个逆女在圣旨来到前与他签下决裂书,彻底断绝了两人之间的父女关系,她被封郡主,并非舍弃亲生父亲另攀权贵,与他老死不相往来,别人也不会责怪她半分不是。

    可他呢,女儿没了,一分一毫的补偿银子没拿到,他的计划也被破坏了。

    战王看中的女儿,肯定是最优秀的,她与亲生父亲断绝父女关系,绝对是她父亲做了恶事,让她无法忍受,如果他敢说沈璃雪半分不是,敬仰战王的诸多大臣肯定会联名弹劾他。

    被他设计赶走的女儿,没有孤苦伶仃,没有无家可归,还更上一层楼的成了郡主,身份都要赶上他了!

    他沈明辉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被自己的亲生女儿算计了,可恨,可恨哪!

    平静的五脏六腑突然生出一只利爪,在他胸腔中狠狠的抓,疼的让人难以忍受,沈明辉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变的毫无血色,强忍了疼痛,阴沉的目光越过众人,有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看向了沈采萱。

    李姨娘隐约猜到了他的目的,刹那间变了脸色,嘴巴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求救的目光看向雷氏。

    雷氏假装没看到,嘴角轻扬起一抹浅笑,沉了眼睑,看向窗外,沈明辉要帮她女儿洗脱罪名了,她岂会干涉。

    那个逆女,临走,还重伤了他的五脏六腑,可恶!

    沈明辉紧皱着眉头,身体轻轻颤抖,额头豆大的汗珠渗出,他却抬不起手来擦拭,嘴唇动了动,想要叫人来扶他,不料喉咙突然涌上一股腥甜,一口鲜血喷出,他眼前一黑,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老爷……”

    “爹……”

    “快叫府医!”

    众人惊呼一声,纷纷涌了上去,整个祠堂瞬间乱成一团。

    府医为沈明辉诊治过病情,确认是怒气攻心,暂时昏迷,众人方才松了口气,命下人将他送回房间,雷氏严肃的目光落在了沈采萱身上,嘴角微微上挑,扬起一抹冰冷的笑:“采萱,这件事情,你来顶罪!”

    “夫人什么意思?”沈采萱震惊着,身体微微颤抖,心中不停的自我安慰着,夫人不会将丑事推到自己身上,一定不会的。

    “你被雷聪强占,名声损毁大半,我和你爹会与雷侍郎商谈,让你嫁去太尉府做正妻!”雷氏一字一顿,铿锵有力的话语打碎了沈采萱最后的期望。

    “我不要嫁给雷聪!”沈采萱怒吼着,美眸中盈满泪水,她知道她的嫁娶之事雷氏说的算,但沈盈雪出了事,居然让她嫁过去顶罪,凭什么,凭什么啊?

    况且,雷聪花心风流,猥琐恶心,见他一次,她就恶心的一天吃不下饭,哪能再嫁给他。

    “雷聪是太尉府嫡孙,你嫁过去做正室,身份高贵了,有什么不满意的?”雷氏目光威严,厉声训斥着:“这可是你父亲的意思,他重病,没来得及说,我只是替他转达!”

    “整天无所事事,流连青楼妓院,好色成性,风流无限,相貌猥琐,满眼色光,舌头又断了一截,这么个残废男人,有什么好嫁的?”沈采萱满目含泪,据理力急,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她第一次顶撞雷氏。

    “好好好!”雷氏气急,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狠狠瞪着沈采萱,雷聪是她娘家侄子,她可以嫌弃,但沈采萱不过是一名庶女,身份低微,有什么资格嫌弃身份高贵的嫡孙:“你翅膀都硬了,不再听我的话了!”

    “你说的都不对,当然没人听你的话!”沈采萱撇撇嘴,心中暗自腹诽。

    “来人,将沈采萱关进房间,在她承认罪名前,不许送食物!”雷氏冷冷下了命令,她就不信,沈采萱被饿的头昏眼花时,不磕头求饶。

    “夫人,你不能这么对我……”沈采萱哭喊着,被粗使嬷嬷们拖远,眼中满是绝望。

    她和母亲依附于雷氏和沈盈雪,一直以她们马首是瞻,她们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她们让她往西,她不敢往东,却没想到有一天,她们要牺牲她,为沈盈雪顶罪,哈哈哈,真是天大的讽刺。

    “雷雅容,我诅咒你断子绝孙,不得好死!”远处传来沈采萱愤怒的狂吼,雷氏刹那间变了脸色,厉声道:“将她绑到柱子上,在太阳下暴晒,不许送水!”居然敢诅咒她,真是不知死活。

    李姨娘双目含泪,扑通一声跪到雷氏面前,苦苦哀求:“夫人,求你放过采萱吧,妾身保证,她会老老实实嫁到太尉府的!”天已经很热了,暴晒一天,不许喝水,她会被晒半死的。

    雷氏冷哼一声,看都没看李姨娘一眼,转过身,扶着丫鬟的手大步向外走去,空气中飘来她冷酷的话语:“沈采萱忤逆主母,暴晒三天!”

    李姨娘身体一软,瘫倒在地,眼中泪水不停滑落。

    沈采云沉了眼睑,美眸中闪过一丝庆幸,幸好她**于秦太子,皇上又封了她为贵人,否则,这通奸的罪名,怕是要让她来担了。

    沈明辉,雷雅容都不是什么好人,她早就对他们绝望,日夜防备了,李姨娘,沈采萱却唯她们马首是瞻,真是愚蠢至极,有此悲惨下场,也是她们自找的。

    相府外停着两辆马车,赵公公上了其中一辆,沈璃雪挑开另一辆马车的帘子,望着坐在车厢内,悠闲看书的人,微微一怔,扬扬嘴角,迈步走了上去。

    马车起程赶往战王府,沈璃雪看向小桌对面的人:“东方珩,圣旨是你请来的?”

    在竹园时,他说帮她安排好了住处,先行离开,去打点打点,没想到带了皇上的圣旨回来,把她的住处安排到了战王府,战王对他也真疼爱,居然答应了他的要求。

    “确切的说,是本王和皇叔一起请来的!”东方珩放下书本,冰蚕丝的衣袖如水一般,流畅下垂。

    “战王爷请圣旨?”沈璃雪皱皱眉,不太相信东方珩的话,收她做义女,打击沈明辉的计策,难道不是他提出的?

    “皇叔未娶妻,没有子女,早就想收你做义女了,怕你不愿意,就一直没提,刚才我去战王府,将你的遭遇告诉皇叔,皇叔立刻进宫请了旨!”

    沈璃雪不肯去圣王府,东方珩不放心她在外面住,就准备和战王商量,让她在战王府暂住几个月,等她及笄,就接她回圣王府成亲,没想到战王不但答应了他的要求,还到皇宫请了圣旨,收她为义女,她想在战王府住多久都可以。

    沈璃雪一怔:“真的?”她和战王爷,也只见过几次面而已,都没说过几句话,他怎么同意收留她?

    “这种事情,我会骗你?”东方珩越过小桌,伸手将沈璃雪揽进怀里,光洁的下巴轻搁在她柔软的发上,柔声细语:“战王府只有皇叔一人,没有妻妾,也没有兄弟姐妹,不会再有人算计你了!”当初,他也正是想到了这点儿,才想让沈璃雪住到战王府。

    沈璃雪点点头,日防夜防,天天明争暗斗的日子,她也过烦了。

    怀中的娇躯,香香软软,柔若无骨,美丽的小脸,紧贴着东方珩强健的胸膛,他一阵心神荡漾,强劲有力的臂膀不知不觉间收紧:“刚才我听到一个传言,是关于相府的。”

    “什么传言?”沈璃雪抬起头,清幽的眼眸就像古井,点点如漆。

    东方珩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吻吻她的眼睑,沈璃雪一夜没睡,有些疲惫,东方珩的速度又快,她也懒得躲了:

    “传言说,和雷聪通奸的二小姐不是现在的二小姐沈盈雪,而是原来的二小姐沈采萱,一名回老家的下人昨晚回了相府,巧遇了这件事,传出了错误的流言!”

    沈璃雪挑眉:“沈明辉和雷雅容是准备让沈采萱做替罪羊了!”

    沈采萱一直都是雷氏,沈盈雪的帮凶,算计自己,她也有份,沈璃雪设想过许多种解决方法,却唯独没想到雷氏为了自己的女儿,将她弄成了替罪羊。

    相府那个乌烟瘴气的府邸,她离开,还真是做对了!

    “这件事情,你要插手吗?”东方珩低低的询问着。

    沈璃雪摇摇头:“沈采萱心高气傲,依附于雷氏,是想找个好姻缘,雷氏让她带着罪名嫁给雷聪,她肯定非常反感,绝对会有激烈的反弹!”不用她再出手,相府也会垮掉大半,这一切的恶果,都是他们自找的。

    “在青焰,有三个没人敢闯的地方,一个是皇宫,一个是圣王府,还有一个就是战王府!”沈璃雪对相府的事情没兴趣了,东方珩就改讲战王府。

    沈璃雪点点头,东方珩考虑的很周到,她住进战王府,沈明辉,雷氏都不敢再有动作:“我有些累了,先睡一会儿,到了战王府叫醒我!”

    她一夜未睡,神色疲惫,这副模样去见长辈,不礼貌,补个觉,恢复恢复精神,也是对长辈的尊重。

    “好!”东方珩答应一声,抱着沈璃雪侧躺了下来。

    沈璃雪神情疲惫,心情放松下来,全身顿时一轻,呼吸着淡淡的松香,头枕着东方珩的胳膊,很快睡着了。

    东方珩如玉的手指轻抚着沈璃雪美丽的小脸,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眼瞳深处,闪烁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与宠溺!

    温国公府,客厅

    “你说什么?沈璃雪被封郡主,入住战王府?”温国公夫人阮氏看着前来禀报的侍卫,美眸眯成了弯月,眼瞳深处冷光闪烁:“没有弄错?”

    “回夫人,赵公公亲自去宣的旨,侍卫抬了十多个大木箱子,浩浩荡荡的走在大道上,卑职绝对不会弄错!”侍卫心中暗自腹诽,宣旨送礼,铺张大方,毫不避讳,他怎么可能弄错。

    阮氏纤纤玉指瞬间紧握成拳,美眸中隐有怒火燃烧,战王府里的东西,随便拿出一样,都价值不菲,他居然送了十几箱东西给沈明辉,分明是在买人家的女儿。

    想到沈璃雪那张与林青竹越来越像的脸,阮氏保养得宜的美丽面容微微有些扭曲,战王收沈璃雪做义女,是因为她吧!贱人,死了都不安份。

    苏雨婷望望阮氏阴沉可怕的面色,摆手挥退侍卫,轻声道:“娘,我去战王府探探虚实!”

    “战王不会见你的,上次你不是被拒之门外了吗?”阮氏紧紧皱起眉头,眉宇间怒气难消,自己的女儿送上门,他看都不看一眼,她的女儿在相府呆着,他居然手长的将她接过去居住,真真可恶,就因为那张相似的脸吗?

    苏雨婷诡异一笑,美眸中厉光闪闪:“娘放心,我自有办法名正言顺的进战王府!”

    朦胧中,唇上传来温润的触感,一只手状物不安份的在她身上四处游离,熟悉的松香渐渐弥漫整个口腔,呼吸被吞噬,沈璃雪喘不过气,紧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东方珩无限放大的俊颜近在咫尺。

    见她睁开眼睛,东方珩依依不舍的离开她寸许:“你醒了!”

    “你干什么?”沈璃雪深呼吸几下,狠狠瞪着东方珩,他居然趁她睡着偷袭她。

    “战王府到了,我叫醒你!”东方珩说的理直气壮。

    沈璃雪一怔,随即明白过来,美眸中蒙了一层怒气:“你不会呼唤几声吗?”居然用这种方法叫醒她,真是……

    “你只说让我叫醒你,没规定用哪种方法!”见沈璃雪目光又阴沉了几分,东方珩嘴角轻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拉着她的手走向车厢外:“皇叔还在府里等着,咱们别耽搁了!”

    战王府巍峨庄重,府内景致优美,与沈璃雪上次来时,没什么不同,府内大树参天,生出片片树荫,走在青石路上,丝毫都不觉得热。

    沈璃雪在赵公公,东方珩的陪同下,去了战王的书房,敲门后得到允许,三人走了进去。

    “战王爷,郡主来了!”赵公公率先开口。

    站在桌前书写的战王停下笔,抬起头,俊美的容颜,凌厉的气势,一点儿没变,岁月的沉淀更加沉稳。

    看到沈璃雪,他英挺的剑眉下,犀利的眼瞳中居然闪烁着慈祥与温暖,这才是一个父亲看自己女儿应有的眼神。

    “战王爷!”沈璃雪礼貌的向战王行了一礼。

    “郡主,应该叫父王了!”赵公公呵呵笑着纠正。

    战王看出沈璃雪不太习惯父王这个称呼,轻声说道:“叫义父吧!”

    “义父!”沈璃雪是现代人,思想里有许多现代词汇,相比古代的‘父王’,她更喜欢古今通用的‘义父’这个称呼。

    听到义父一词,战王的心情似乎明跃许多,望着沈璃雪经过了休息,却还是有些疲惫的神色,他暗暗皱了皱眉:“以后王府就是你的家,缺什么,少什么,直管告诉管家。”

    说到这里,战王对着门外呼唤一声:“王管家!”

    “王爷!”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走进书房,相貌普通,但目光幽深,步幅轻快,脚步极稳,一看就是习武之人。

    “这位是本王的女儿,王府主人!”战王爷简简单单几个字,道出沈璃雪在王府的尊贵身份:“她初到王府,所有事宜,你尽快安排妥当!”

    “是,王爷!”王管家恭敬的回答着,对沈璃雪行了一礼,举止得体,不骄不躁,不卑不亢:“郡主的住处,卑职已经安排好,郡主可要去看看?”

    “有劳王管家!”看出东方珩和战王爷有事情要谈,沈璃雪识趣的告辞,走出书房的瞬间,赵公公的询问声响起:“王爷,郡主和沈丞相断绝了父女关系,那十几箱子珍宝没送出去,奴才命人抬回来了!”

    战王没有半分惊讶,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把珍宝交给王管家,入库房!”

    沈璃雪挑挑眉,她感觉,战王爷好像早就知道珍宝送不出去,难道他让人抬这么多箱价值连城的珍宝到丞相府,是想配合她故意气沈明辉?

    沈璃雪的小院座落在战王府最好的位置,比两个竹园还大,与相府竹园摆设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同,屋内的陈设大方,高雅,每一样物品都是精致至极,乍看之下不觉,只有识货的人才知道,每一样都是珍贵至极,角落里的金纹炉上盈着袅袅的沉屑香,极是好闻。

    “郡主可喜欢这房间?”王管家走在沈璃雪一米外,引领着她参观整个房间。

    “很喜欢,多谢王管家!”这里的摆设,比雷氏房间高贵了两三筹,竹园更加没得比,沈璃雪自然是喜欢的。

    “郡主,屏风后是浴池,柜子里都是为您准备的衣服,那边还有一个套间,可以做书房……”王管家快速且清楚的为沈璃雪讲述整个小院的格局。

    王爷特意交待,郡主昨晚未睡,急需休息,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完事情,不要打扰郡主休息,他自然要加快讲解速度。

    门外响起轻微的敲击声,沈璃雪扬扬眉,快步走了出去:“什么声音?”

    王管家跟了出来,解释道:“回郡主,是侍卫在为郡主的小院挂牌匾!”

    沈璃雪刚到小院时仔细看过,院门上方确实没有牌匾,出去后,一名侍卫踩着梯子,站在门口,紧钉着牌匾,牌匾立在门上方,上书璃雪阁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很有气魄!

    “这是王爷早晨亲自写的,送去铺子里雕刻,刚刚拿回来!”看着牌匾上的字,王管家语气中透着尊敬。

    沈璃雪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温暖:“有劳王爷了!”她的亲生父亲,时时想着算计她,从未做过对她有利的事。

    王管家呵呵一笑:“郡主客气了,王爷是你义父,父女之间,不需要这么见外!”

    沈璃雪笑笑,她习惯了有个时时算计她的父亲,战王爷关心她,她一时有些不适应:“王管家,王府里有没有丫鬟?”

    沈璃雪进府后,一路走来,看到的除了小厮,就是侍卫,没见过一个女的。

    王管家摇摇头:“回郡主,王府里只有侍卫,小厮,后院有三个洗衣的嬷嬷,没有丫鬟,不过,卑职已经贴出告示,为郡主召几个丫鬟服侍!”

    “不用麻烦了!”沈璃雪微笑着摇摇头,想不到战王爷和东方珩一样,久经沙场,很独立,不习惯丫鬟服侍:“我在相府有两名忠心的丫鬟,既然王府没有丫鬟,我就把她们叫过来,王管家不必再另外召丫鬟了!”

    沈璃雪考察了秋禾,燕月很久,确认两人不会背叛,尤其是秋禾,虽然有些小傻,却在无形中帮过她许多次,她与沈明辉决裂,潇洒的离开相府,不能带走两人,雷氏绝不会放过对她忠心的她们,所以,沈璃雪准备将她们也带进王府。

    “两名丫鬟,会不会太少了?”战王府虽然没有女主人,王管家长久与贵族打交道,知道嫡女都有一等丫鬟,二等丫鬟,三丫鬟,加起来有十多人,身为郡主,只有两名丫鬟服侍,不太好。

    “有两名丫鬟服侍,已经足够了!”沈璃雪在现代时,都是独自一人解决所有事情的,不需要那么多下人服侍。

    沈璃雪坚持,王管家没有强求:“卑职立刻派人去丞相府,叫那两名丫鬟前来!”

    “有劳王管家!”沈璃雪温柔浅笑,王管家代表着战王府,他要人,沈明辉,雷氏断没有不同意的道理,秋禾,燕月不会被重罚了。

    “郡主客气!”王管家看着沈璃雪,暗暗点头,这名郡主的性子和王爷有几分相似,不喜铺张,不爱炫耀。

    一名侍卫快步走了过来,恭声道:“禀郡主,温国公府嫡女苏雨婷在外求见郡主!”

    沈璃雪目光一凝,苏雨婷,她来见自己做什么:“苏小姐可有说是什么事?”

    侍卫再次抱拳:“回郡主,她说是来祝贺郡主的!”

    沈璃雪挑挑眉,她和苏雨婷是死敌,她被封郡主,最气愤的就是苏雨婷,绝不会这么好心的前来祝贺。

    战王初回王府时,苏雨婷来王府探望,却被战王拒之门外,战王府里只有战王这一名主人,她不好再找理由前来,如今,自己入住战王府,她飞快的得到消息并前来探望,醉翁之意不在酒。

    假借着祝贺自己的名义,打探王府虚实才是真:“告诉苏雨婷,一路舟车劳顿,我累了,正在休息,没空见任何人!”

    “是!”侍卫答应一声,快步离开。

    王管家看沈璃雪的目光却满是深意,她的理由找的很绝,很妙,让人明知道她在说谎,却不能反驳,也可以说,她和苏雨婷连面都没照,就赢了苏雨婷,这个郡主,不简单。

    王府外,苏雨婷听着侍卫的答复,美丽小脸上努力维持的笑容渐渐僵硬下来,美眸中隐有怒火燃烧:

    从相府到王府,不过几条街的路程,沈璃雪会舟车劳顿?会累的没力气见客人,根本就是在撒谎,更可气的是,她明知沈璃雪撒谎,却不能反驳,气死人了。

    沈璃雪的意思,丫鬟们也听到了,心中暗自咒骂她不识抬举,眼看着太阳越升越高,阳光也越来越毒辣,照的人头脑发昏。

    苏雨婷进不了王府,丫鬟们也不想站在这里暴晒,不由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咱们怎么办?回府吗?”

    ------题外话------

    (*^__^*)嘻嘻……又要开虐苏渣了……至于相府那一群渣,也不会放过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08》,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08 封郡主,渣爹气吐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08并对腹黑郡王妃108 封郡主,渣爹气吐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