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捉姦在chuang

    “好!”王太医点点头,拿出五只白色瓷碗,放到房间中央的桌子上,一字排开,又拿出一把匕首,柄朝外,置于第一个瓷碗上:“郡主请!”

    沈璃雪缓步前行,长长的曳地长裙高贵,华丽,轻拂过光洁的地面,来到小桌前,纤纤玉指轻轻拿起那把匕首,锋利的刃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烁点点冷光。

    见沈璃雪拿着匕首向手上划去,雷洪阴沉的眸中浮现一丝诡异的笑,阴冷的目光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他知道沈璃雪年龄最大,会第一个滴血,就在那只匕首上做了点手脚,只要匕首划破她的手,她就必死无疑,至于她死亡的原因,他也早就想好了,绝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在雷洪阴森,冰冷的目光中,锋利的匕首触及沈璃雪白嫩的肌肤,没有划出伤口血痕,而是突然停住。

    沈璃雪抬头看向王太医:“我们四人,怎样凑出沈采萱的血?”

    雷洪紧紧皱皱眉,厉眸中闪过几丝不耐与愤恨,废话真多,早知如此,就让王太医说只用他们姐弟四人的血。

    王太医呵呵一笑:“你们姐弟四人,每人滴四分之一,滴满这个瓷碗,即可代表采萱小姐!”

    沈璃雪点头看向瓷碗,前四只瓷碗碗壁十分干净,第五只瓷碗内标了刻度:“王太医真是有心!”

    王太医笑着捋捋胡须,他标刻度是为示公平,也让戏演的更逼真:“郡主过奖!”

    “王太医,盈雪怀有身孕,烨磊年龄尚小,是不是不太适合多滴血?”沈明辉缓步走到桌边,望着第五只瓷碗的深碗底,轻轻皱眉。

    王太医望望小脸稍显圆润的沈盈雪,以及个子小小的沈烨磊,沉吟道:“这……确实不太适合!”

    沈璃雪冷笑,滴血之人是她,沈盈雪,沈采云,沈烨磊四人,沈盈雪姐弟不能过多滴血,岂不是让她和沈采云将沈采萱那份血滴出来,身患重病,性命攸关的紧急关头,沈明辉还是向着那一对儿女,真是有够偏心。

    沈采云也变了脸色,一双美眸悄悄的,狠狠的瞪了沈明辉一眼,滴血是为救他的命,他还如此偏心,这个爹真让人彻底绝望。

    沈璃雪挑眉看向沈明辉:“沈丞相,咱们早就说好,您的一百万两黄金只能换我一碗又四分之一的血,不够的份,我可概不负责!”

    沈明辉紧紧皱起眉头,眸中闪着浓浓的不悦,这个逆女,真是斤斤计较!半点儿都不懂得体贴人!

    “爹,我身子也弱着,滴一碗又四分之三的血,肯定会昏迷!”唯恐沈明辉让她包下那四分之三的血,沈采云也急忙开口拒绝。

    沈明辉平时非常宠爱沈盈雪,沈烨磊,就没怎么关心过沈采云,性命攸关的关键时刻,正是沈盈雪,沈烨磊回报他的疼爱,关切,巩固父女,父子关系的最佳时机,哪能躲在一边,看她这不受宠的女儿尽孝道。

    沈明辉眉头皱的更紧,愤怒的目光扫过沈璃雪,沈采云,不孝女,不孝女,一个个的,就知道唯利是图,自己是她们的亲生父亲,让她们多献点血而已,她们居然找各种理由,推三阻四。

    “璃雪,采云,你们也看到了,盈雪,烨磊确实不适合多滴血,你们都是亲姐妹,就不能互相帮帮忙?”沈明辉强忍了怒气,没有斥责沈璃雪,沈采云,改走温情路线,以亲情感化她们。

    “这……”沈璃雪故做为难的望望第五只瓷碗:“那碗不小,我有些气血不足,再滴半碗血进去,怕会头昏……”

    沈明辉看着沈璃雪点漆般明亮的眼眸,白里透红的美丽小脸,红润晶亮的指甲,咬牙切齿,这也叫气血不足:“我已经准备了极品好药,滴血后立刻服下,绝对不会头昏!”

    沈璃雪蹙了蹙眉:“是药三分毒,气血虚弱时吃大补的药,会伤身体!”

    沈明辉咬牙切齿,他都已经放低姿态了,她们居然还不知足,什么父女亲情,全部都是空谈,她们一直都在唯利是图,想方设法敲诈他这个父亲:“同是姐妹亲人,你们就不能帮帮忙!”

    “这……”沈璃雪故做为难的思索片刻:“滴血之事,事关性命,我们不敢轻易应下,能不能让我们考虑考虑?”

    “你要考虑多久?”沈明辉阴沉着面色,冷冷望着沈璃雪!

    “不会很久的,先让盈雪小姐和烨磊公子滴血吧!”沈璃雪将匕首放到了瓷碗上。

    沈明辉求人滴血,态度嚣张,好像给他滴血是理所应当,不给他就是天理难容,呵呵,这个极品爹,真是渣到了家。

    沈明辉紧紧皱起眉头:“盈雪,你先滴血!”

    沈盈雪狠狠瞪了沈璃雪一眼:“郡主,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亲生养你不容易,你连这点血都不愿意滴给他,真是不孝!”

    沈璃雪挑挑眉:“沈小姐,请注意你的用词,我和沈丞相之间已经没有父女关系了,没义务再多滴血给他,沈小姐深明大义,孝心感天,又受尽沈丞相的宠爱,不如就多滴点血,表示表示孝道!”

    “你?”沈盈雪气的咬牙切齿:“我怀着身孕,不宜过多失血!”

    不过是穿了身漂亮衣服,封了个郡主的虚名,她就以为自己有多尊贵,让她多滴血是看得起她,她居然推三阻四,不识抬举。

    沈盈雪横了沈璃雪一眼,袅袅婷婷的走到小桌前,纤纤玉指伸向匕首,却在触碰到的瞬间被雷洪拿走,换上另一把匕首。

    见沈盈雪疑惑的望向他,雷洪呵呵一笑:“这把匕首薄锋利,刃薄,划开的伤口极小,疼痛感也少,很适合你这样的贵族千金!”

    “多谢舅舅!”沈盈雪微微笑着,拿起匕首,冷寒的匕首在烛光中散着森森寒意,看着那薄薄的刃,划出伤口时,肯定钻心的疼,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手中的动作顿了顿,刃在小手上比划着,却没有划下。

    王太医皱皱眉:“沈小姐,怎么了?”

    “王太医,划伤后,不会留疤吧?”沈盈雪好看的眉头皱了皱,她的手那么漂亮,那么完美,如果留下疤痕,就毁了,刚才她只顾着嘲讽沈璃雪,都没想到这点,轮到她滴血了,她猛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王太医捋着胡须轻轻一笑,拿出一瓶药举至沈盈雪面前:“这是极品伤药,再重的伤,再大的伤口,敷上后,保证不留半点伤痕!”

    “好!”沈盈雪高悬的心微微放松,硬着头皮将匕首刃贴到娇嫩的肌肤上,手臂轻轻颤抖着,迟迟没有划下去:“王太医,手被划破,会不会很疼?”她是娇贵的贵族千金,最怕疼了。

    “有一点儿疼。”王太医接过匕首,呵呵一笑:“如果掌握了正确的划伤方法,就不会疼,比如,这样!”

    锋利的刃飞快的划过沈盈雪的小手,伴随着她的惊声尖叫,一道伤口惊现,鲜血瞬间涌了出来,一缕一缕,滴向瓷碗。

    “爹,疼,好疼!”沈盈雪哭泣着,美眸中盈满了泪水,纤细的身体微微颤抖,扶风若柳,楚楚可怜,早知道滴血这么疼,她宁愿在雅容阁住一辈子,也不会回来相府。

    沈盈雪手疼,沈明辉心疼,若非逼不得已,他也不愿让她滴血,等他病好了,一定会补偿她:“再忍忍,忍忍就过去了!”

    王太医低了头,不看她的表情,心中非常不悦,只是划个小伤口,最多是轻微的疼痛,哪会疼的这般撕心裂肺,这青焰第一美女,真是娇贵!

    雷洪看着那把有问题的匕首,微微皱眉,第一个滴血的变成了盈雪,匕首也换成了正常的,当众再换回来,肯定会惹人怀疑,如何才能悄无声息的算计到沈璃雪?

    悄悄抬眸看向沈璃雪,却见她眼眸半眯,微微朝着他的方向,甚至,连那微笑的目光都在看着他,眼眸如琉璃般清透,瞬间洞察一切。

    雷洪心底忽然一惊,仿佛心中的秘密被她窥视。

    沈璃雪无声冷笑,那把匕首,果然有问题!

    她拿到匕首时,发现匕首的刃比身的光泽暗些,心中起了怀疑,就故意与王太医,沈明辉说话,拖延时间,暗中观察着房间中的每一个人。

    雷洪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总是停留在她的匕首上,她便试探着让沈盈雪先滴血,他果然沉不住气,急急忙忙的换掉了匕首。

    王太医划的伤口恰到好处,伤口小,血液多,不消片刻,就滴满一小碗血,快速给沈盈雪上药,包扎好伤口,丫鬟们扶她坐到一旁喝补血的好药。

    沈烨磊慢腾腾的走了过来,他是个孩子,心直口快,又高傲惯了,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手被划破时疼痛,他破口大骂:“你这个死太医,会不会划口取血,疼死小爷了!”

    王太医一张老脸红一阵白一阵,在宫里行医多年,治愈重病无数,虽然会被训斥,却从未被人这般侮辱的痛骂过。

    “烨磊,不得无理!”沈明辉瞪着他,沉声怒斥。

    “我说的是事实!”沈烨磊趾高气扬,相府嫡子的傲娇与霸道尽显:“你看看我的小手,本来就不大,他却划了这么大一个口子,能不疼吗?”

    目光转向王太医,沈烨磊傲然道:“庸医,你可一定要尽心尽力了,治不好我爹的病,小爷一定要你好看!”

    王太医阴沉着脸,没有说话,挤血的大手猛然加重,疼的沈烨磊嗷嗷叫:“笨蛋庸医,动作轻点,疼死了小爷,让你赔命!”

    “烨磊,住口!”沈明辉阴沉着面色,厉声怒斥,王太医是来给他治病的,他的儿子毫不知礼的厉声教训人家,太过份了。

    “不说就不说!”沈烨磊撇撇嘴,小脑袋微昂着,鼻孔朝天,傲娇无限。

    母亲说他是相府嫡子,将来的相府之主,一定要小从培养相府主人的气势,震慑别人,他一直都在朝这方向努力,用自己的霸气,震慑了不少人呢。

    沈烨磊嘴角轻扬着,洋洋得意,自己长大后成为相府之主,肯定不会比爹差。

    见沈烨磊取完血,去上药,沈明辉的目光落在沈璃雪身上,面容依旧阴沉:“你可想好了!”

    沈璃雪挑挑眉:“看在那一百万两黄金的份上,我勉强同意多送四分之一的血给你!”

    沈明辉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如此甚好!”节省了他威胁利诱的时间。

    沈采云嘴唇动了动,反对的话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来,沈璃雪不是吃亏的主,她同意多滴血给沈明辉,肯定有她的目的与算计,自己跟着多滴血,绝对不会吃亏。

    “盈雪,烨磊,伤口可好些了?”雷洪走过小桌前,动作一顿后,缓步向前,关切的看着沈盈雪和沈烨磊。

    沈璃雪挑挑眉,缓步来到桌前,望着瓷碗上那把闪着寒光的锋利匕首,笑容明媚,璀璨,在雷洪阴森,期盼的目光中,缓缓拿起匕首,慢慢抬高,猛然用力划向小手。

    “哧!”匕首刃巧妙的划过,鲜血流淌,不过,匕首划破的不是沈璃雪的手,而是沈明辉的胳膊,殷红的血渗出伤口,染红了白色的里衣衣袖。

    “沈璃雪,你干什么?”沈明辉手捂着伤口,厉声怒斥,脸黑的能滴出墨汁来。

    “对不起,我想将伤口划深些,匕首举的高了,不小心,划到了沈丞相!”沈璃雪满脸无辜,不着痕迹的将匕首上的血滴了几滴到沈璃雪,沈烨磊的血碗中,清冷的目光悄悄看向雷洪。

    雷洪震惊着,面色大变,迅速站起身,几步来到沈明辉面前,将一枚药丸塞进他口中:“这是太尉府特制的药丸,生血通气,养心护肝,明辉身子虚弱,又失了血,最适合服用……”

    “多谢!”沈明辉服下药丸,冷冷凝望沈璃雪,这个逆女,就是他的灾星,有她在的地方,他绝对会倒霉!

    “不必客气!”雷洪牵牵嘴角,笑容僵硬:今晚的一切,都是他一手布置的,真正的目的,是为除掉沈璃雪,给沈明辉献血治病只是个幌子,变相找来沈盈雪,沈烨磊,沈采云三人做证人。

    姐弟四人同时献血,只有沈璃雪死了,肯定是她自己有问题,别人怀疑,深究也找不到证据,理由。

    可如今,匕首误伤到了沈明辉,中招的人变成了他,药丸只能暂时压制,无法完全根治,万一被他察觉,这可如何是好?

    “咦,碗中的血是怎么回事?”沈璃雪故做不知的惊呼,将众人的目光全都吸引过来。

    白瓷的血碗中,有几滴血在里面浮浮沉沉,就像是异物飘进血中,与周围的血,完全不融。

    沈明辉一怔,心中大惊,压低了声音道:“那几滴血是谁的?”

    在众人的注目礼中,沈璃雪慢慢举起匕首,一丝淡淡的血流顺着锋利、光滑的刃缓缓下落,最后停在尖上,慢慢汇聚成一点血滴,悄然滴落于血碗中,浮浮沉沉间,自成一派,与周围的血完全不融。

    雷洪瞬间面色大变,盈雪,烨磊的血居然与沈明辉不相融:“这不可能,一定有人做了手脚!”

    沈盈雪恨恨的瞪着沈璃雪,咬牙切齿:“爹,璃雪姐姐初来相府时,咱们两人的血是相融的,那卑鄙小人真是无耻至极,又在血中做了手脚,挑拨咱们的父女关系!”

    “沈盈雪,瓷碗是相府准备的,匕首也是相府准备的,这血是由王太医帮着,由你身上滴出来的,众目睽睽,我能做得了什么手脚?”

    沈璃雪辩驳着,清冷的眸中闪烁着嘲讽的笑,她知道沈烨磊不是沈明辉的亲生儿子,却没料到,沈盈雪的血也和沈明辉不融,雷雅容啊雷雅容,给沈明辉戴了不止一顶绿帽……

    沈盈雪恨恨的瞪着沈璃雪,眸中闪烁的寒光,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你沈璃雪本领滔天,能从乡下野丫头一步登天成为青焰郡主,当然也能在众目睽睽下在血中做手脚……”

    沈璃雪冷笑:“想弄清谁是谁非很简单,盈雪小姐,烨磊公子的伤口都没还没有愈合,可以再滴一次血!”

    “郡主提议不错!”雷洪沉了眼睑,可能是匕首上抹的东西影响了血液的融合,要从其他地方取沈明辉的血。

    “来人,打清水……不,本相亲自去取清水!”沈明辉铁青着脸色,大步走出房间,那血与血的不融,触目惊心,他不敢再轻易相信任何人。

    沈盈雪狠狠瞪了沈璃雪一眼,拉着沈烨磊紧随其后,他们是丞相府高贵的嫡出子女,没有沈璃雪做怪,他们与父亲的血一定会相融。

    雷洪,王太医急步跟了过去。

    沈璃雪慢腾腾的走在后面,沈采云随着她的脚步,走的很慢,四下望望无人,压低了声音道:“姐姐,你有没有在血中做手脚?”

    “没有!”沈璃雪摇摇头:“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我做不了手脚!”

    沈采云的眼睛晶晶亮亮,她刚才一直注意着沈璃雪,看出沈璃雪高举匕首,巧妙的划伤了沈明辉,却没看到她做手脚。

    沈璃雪说话的语气很凝重,没有半分的敷衍与掩饰,呵呵,看来,那身份高贵的嫡出千金,嫡出少爷,真的是野种。

    灯光下,沈明辉亲自从井中打了一盆清水,从伤口上挤了一滴血滴进盆中,冷冷看向沈盈雪和沈烨磊:“滴血吧!”

    下人们被沈明辉无形的暴虐吓的战战兢兢,不敢靠近,又好奇的不想离开,远远的站着,悄声议论。

    “怎么回事?”

    “不知道。”

    “我正在洗衣服,老爷就带着小姐,少爷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将我们全部赶出来了……”

    “爹,我们都是你的亲生儿女,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们?”沈烨磊紧紧皱起眉头,嘟着嘴巴,心不甘情不愿的解开包扎好的伤口,挤出一滴血到水中。

    如果是别人怀疑他,他会毫不犹豫的一拳打过去,将那人打残,打伤,沈明辉是他父亲,对他生疑,他虽委屈,不服,却不敢造次。

    “爹这么做,是为了更好的证明咱们的身份,让那些卑鄙小人无话可说!”沈盈雪摸摸沈烨磊的小脑袋,善解人意的解释着,愤怒的目光狠狠瞪向沈璃雪。

    自从这个贱人来到相府,她们一家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她是她们一家的灾星,等血融了,定要狠狠教训她,将她们一家受的苦,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沈小姐,到你滴血了!”沈璃雪看着那盆清澈见底的清水,美眸中闪烁着浅浅的笑。

    “不用你提醒!”沈盈雪傲然的回了她一句,扯开白布条,滴进水中一滴血。

    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水中的三滴血上,沈明辉最是紧张,看着那浮浮沉沉的三滴血,一颗心高悬起来,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女,马上就要有结果。

    三滴血在清水中飘飘悠悠,晃晃荡荡,上上下下的浮沉,其中两滴血碰到一起,渐渐的,慢慢的融合,沈明辉,雷洪的心也都提到了最高,心中默念,还有一滴血,融合了,就没事了。

    在他们期盼的目光中,剩下的两滴血慢慢的,慢慢的靠近,触碰的刹那间,擦肩而过,各自为营。

    沈明辉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面色黑的能滴出墨汁来,因为相融的血是沈盈雪和沈烨磊的,他和他们两人的血,擦肩而过。

    “这是怎么回事?”沈明辉的怒吼穿透云层,响彻云霄,面色阴沉的可怕,看沈盈雪和沈烨磊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火。

    水是他打的,血是他滴的,沈璃雪远远的站着,不会做任何手脚,铁打的事实摆在眼前,血不融,血不融啊。

    沈盈雪,沈烨磊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和父亲的血,怎么会不融呢。

    “爹,一定有人做了手脚,肯定有人做了手脚!”沈盈雪焦急的分辨着,她是相府嫡出千金,沈明辉的亲生女儿,血和他肯定是相融的。

    雷洪用力镇定心神,急步走上前,轻轻拍拍沈明辉的肩膀:“消消气,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不如,你再让沈璃雪和沈采云滴血认亲一次,如果她们的血也不融,那就一定有问题了!”

    “璃雪,采云!”沈明辉看向两人,眸中的愤怒转为些许期盼。

    沈璃雪微微笑着走上前,他们想要希望,自己就让他们彻底绝望,拿出银针,扎破手指,滴了一滴血进去,沈采云接过她手中银针,也扎破手指,滴进鲜血。

    血不融,血不融!雷洪,沈盈雪,沈烨磊紧盯着清水,心中默念,新的两滴鲜血在水中晃荡几下,缓缓落地,与其中一滴鲜血完全融合在一起。

    “这不可能!”沈盈雪尖锐的惊呼震惊耳膜,她,沈烨磊的血和沈明辉不融,沈璃雪和沈采萱的却相融,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雷洪也慌了心神,他让沈璃雪,沈采云滴血,是为证明沈盈雪,沈烨磊清白的,没想到却成了两人非沈明辉亲生的证据。

    “明辉,事情一定有误会!”

    沈明辉的目光如利刃,猛然射向雷洪,咬牙切齿:“这个误会,需要雷雅容来解释!”

    一甩衣袖,沈明辉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外走去。

    “爹!”沈盈雪急声呼唤着,也顾不得瞪沈璃雪了,拉着沈烨磊追了过去。

    雷洪的面色阴沉的可怕,冷冷看着沈璃雪:“是你做了手脚?”

    沈璃雪嫣然一笑,连嘲带讽:“雷侍郎,请不要找借口掩饰你们雷家那肮脏的事情,如果盈雪和烨磊真是沈丞相的儿女,血一定会融,血不融的真正原因,雷雅容比谁都清楚!”

    “如果被我发现,是你在搞鬼,我绝不会放过你!”雷洪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威胁。

    沈璃雪冷冷一笑:“如果雷侍郎有那个本事,也有那个胆量,不妨试试看!”

    “哧!”沈璃雪转身的瞬间,长长的衣袖将小手盖住,手中匕首快速划到雷洪手上,结实的大手被划开一条小口子,血珠顺着伤口渗出。

    “沈璃雪!”看着那把匕首,雷洪大惊,急忙拿出一颗药丸服下,看沈璃雪的目光冷的像千年寒冰,瞬间将人冰封,望望沈采云和诸多下人,他凝聚了十成功力的手颤抖着放了下来,是放了东西的那把匕首,他居然被那把匕首伤到了,怎么办?怎么办?

    “不好意思,一时没注意,匕首就划破雷侍郎的手了,伤口只有一点儿,侍郎大人大量,还望恕罪!”沈璃雪歉意的笑笑,美眸中蒙了一层冰寒,刚才雷洪气急,想杀她,匕首上抹的东西,不简单!

    雷侍郎利眸中寒气弥漫,一点儿小伤口,足以致命,恕罪,做梦!如果他死了,定要拉沈璃雪做垫背。

    “姐姐,父亲怒气冲冲的走了,咱们快跟过去看看,免得出事!”沈采云想追过去看热闹,却碍于沈明辉的严厉,沈盈雪,沈烨磊的嚣张无礼,不敢独自一人前去。

    沈璃雪是个厉害人,和沈璃雪一起去,她不必担心会出事。

    “走吧!”沈璃雪微微一笑,快步前行,沈采云最随其后,雷洪大步走在最后面,恶狠狠的紧盯着沈璃雪,大手悄然握紧,咬牙切齿,贱人。

    沈明辉踏进雅园的时候,沈璃雪,沈采云也来到了门外,雅园院里静悄悄的,不见半个丫鬟,米嬷嬷坐在西厢房门口,坐在一张小板凳上,悠闲的磕着瓜子。

    见沈明辉怒气冲冲的进来,身后还跟着沈璃雪,沈采云等人,心思一慌,将瓜子往旁边一放,快速站起身,对着正室就欲高喊,沈璃雪纤指轻弹,一道银光飞过,扎进米嬷嬷的穴道,她嘴巴快速动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沈明辉急着见雷雅容,无心理会米嬷嬷,大步前行,眼看着就要走到正房门口,米嬷嬷急步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手脚并用的向他比划。

    沈明辉的心情本就不好,看着挡路的米嬷嬷,目光一寒,就欲甩她个耳光,将她打到一边,一阵**的低吟声传入耳中:“嗯……嗯……啊……”

    沈明辉一惊,一张脸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一脚将震惊的米嬷嬷踢到旁边,踹开房门大步走了进去。

    内室大床上,身无寸缕的一男一女正在激烈的运动着,大床吱呀吱呀响,女子眼神迷离,俏脸通红,细嫩的手臂紧攀着男子的脖颈,低低的轻吟,妩媚动人。

    男子身体强壮,身形匀称,紧掐着女子的小腰,激烈的动作,满眼的疯狂,满脸的满足。

    “雷雅容!”沈明辉怒气冲天,随手拿起一件花瓶,对着大床上忘情的两人狠狠扔了过去。

    “砰!”花瓶砸在男子背上,碎成碎片,男子背上鲜血流淌,瞬间清醒,女子也被掉落到腿上的碎片惊醒,惊恐的看着房间中央怒气冲天的沈明辉:“老……老爷!”

    “你居然背着我偷人!”沈明辉咬牙切齿,目光锋利,似要将两人生吞活剥,随手抓起一样东西,对着床上的两人狠狠打了过去:“让你们偷情,偷情!”

    “老爷,你听我说,事情有误会,我是被人陷害的!”雷氏拉过一床被子遮住满身春光,伸手去抓沈明辉手中的细藤条,暗中狠狠瞪了男子一眼,她早说过不在相府做这种事情,可他偏要,害她们被当场抓到。

    “本相亲眼所见,还能有什么误会!”沈明辉避开雷氏的手,细细的藤条隔着被子狠狠抽到雷氏身上,他就在府上,她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偷人,贱人贱人贱人!

    “老爷,我是冤枉的,我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我房间的!”雷氏委屈的争辩着,她常年居于丞相府,不方便外出,为一解相思之苦,她与那男子早有约定,如果相府不起眼的地方挂了红色荷包,男子就可进府与她相会。

    她今天刚刚回府,根本没挂荷包,那男子却潜了进来,说思念她,想要与她鱼水之欢,若在平时,她不会同意在相府做这种事情,可白天她被沈明辉欺负,心中委屈,又想着沈明辉今晚要治病,根本不会来雅园,才同意行房,忘却委屈。

    她明明让米嬷嬷在外看着的,没想到还是被抓了个正着。

    先让他把罪顶了,稳住沈明辉,自己再想办法救他。

    “此话当真?”沈明辉手腕瞬间改变了方向,狠狠抽到男子身上,将男子打倒在地,清俊的容颜映入眼帘,沈明辉一怔,这张脸好熟悉。

    “烨磊,你还是小孩子,先回房休息,别站在这里看热闹了!”沈璃雪冷冷提醒着。

    沈明辉潜意识的看向沈烨磊胖胖的小脸,猛然一惊,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凌厉的目光在男子与沈烨磊脸上来回打转,沈烨磊和这男子的脸,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哈哈哈,这才是沈烨磊的亲生父亲吧,他一直以为沈烨磊年龄小,长长就像他了,却从未想过,他会像傻瓜一样,给别人白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

    “你们都该死!”沈明辉的藤条,毫不留情的对男子抽了过去,男子翻腾着,想要站起身,却被怒火冲天的沈明辉狠狠打倒在地。

    血不融是事实,他不想再听任何借口,也不必再有任何理由,沈盈雪,沈烨磊这两个他费尽心机,给予无限宠爱的子女,肯定都不是他的孩子,哈哈哈,真是天大的讽刺!

    “老爷,别打了,问问他实情,好让!”雷氏胡乱套了件外衣,跑下床来想夺沈明辉的藤条。

    沈明辉甩手将雷氏甩到一边,手中藤条如雨点般,密集对着她狠狠打了下来,薄薄的衣服上瞬间藤起一道又一道的血痕:“贱人,让你偷人……让你生孽种!”

    “爹,别打了,娘和李叔叔知错了!”沈烨磊见雷氏被打,心疼的跑了过来,想要制止沈明辉。

    “烨磊!”雷氏惊呼一声,就欲上前捂沈烨磊的嘴巴,却被沈明辉一藤条抽的摔到地上,披头散发,衣衫凌乱,就像个疯婆子,哪里还有半点相府夫人的高贵与端庄。

    “李叔叔?”沈明辉眼眸微眯着,手指着那名男子,眸中阴冷光芒萦绕:“你认识他?”

    “烨磊,不认识他,真的不认识!”雷氏急声否认,连连对沈烨磊使眼色,沈明辉一脚将她踹倒在地,厉声问沈烨磊:“你说实话,究竟认不认识他?”

    沈烨磊身体一颤,害怕的缩缩脑袋,潜意识的点了点头:“娘带我去小院见过他几次!”

    “好好好,真好!”沈明辉疯狂的大笑,人家亲生父子,早就背着他见过面,相认是迟早的事情,只有他,像个傻瓜一样被蒙在鼓里,被戴了绿帽还天天疼着,宠着别人的儿子。

    “啪啪啪!”藤条毫不留情的对着雷氏,男子,沈烨磊三人狠狠打了过去,沈烨磊白嫩的小脸上瞬间惊现一条长长的血痕,丝丝血珠渗出,触目惊心。

    沈烨磊头脑一蒙,呆呆的站着,不知所措,爹一向很疼他,舍不得他受半点伤,今天怎么会这么狠心的动手打他?

    “爹,别打了,别打了!”沈烨磊大哭着,跑去制止沈明辉,却被疯狂的他踢到一边,藤条密集如雨,狠狠打在他小小的身体上:“小孽种,本相不是你爹,那一对狗男女,才是你的亲生父母!”

    这个孩子是吃着他相府的饭,喝着他相府的汤长大的,既然不是他的儿子,他就权利夺回他贡献出的一切。

    “爹,爹,爹!”沈烨磊疼的直打滚,却躲不过藤条的痛打,粉嫩的小脸上多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火辣辣的疼。

    沈璃雪站在门口,伤痕累累的沈烨磊,挑挑眉。

    她第一次见到沈烨磊时,就感觉他和沈明辉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民间有外甥像舅一说,她以为沈烨磊像舅舅雷洪,也没怎么在意,后来见到的雷洪,已是中年人,常年习武,面容粗旷,与沈烨磊的精致不符,没有上心,却万万没料到,他居然是雷氏和别人偷情所生。

    再望望疯狂的沈明辉,沈璃雪冷冷一笑,他辛辛苦苦十多年,对沈盈雪,沈烨磊又疼又宠,为了她们的幸福费尽心机,算计自己又算计沈采萱,到头来,他们都不是他亲生的,他一直都在替别人白养儿子,女儿。

    残酷的实情被揭晓,他悔的肠子都青了,内心受不了这天大的刺激,愤怒的快要发狂,只能以打人来发泄心中所愤怒与不甘,真是可悲,可恨,又可怜。

    “沈明辉,别打了!”雷洪急步走了进来,抓住了沈明辉手中的藤条。

    沈明辉是文官,没什么力气,用尽全力往回扯,藤条依旧牢牢的握在雷洪手中,纹丝不动,他愤怒的眼眸微微眯了起了,怒斥道:“雷洪,你敢阻拦我!”

    雷洪望望伤痕累累的雷氏,沈烨磊,男子,眉头微皱:“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沈明辉回过头,见沈烨磊小小的身体紧靠在雷氏和男子中间,忽略掉那满身的伤痕,一家三口真可谓是其乐融融。

    气氛温馨的一幕,看到沈明辉眼中,格外刺目,恨的咬牙切齿,诡异的笑笑,怒声道:“雷氏不守妇道,与人通奸,当场被抓,明日一早浸猪笼!”

    ------题外话------

    (*^__^*)嘻嘻……虐渣了,精彩明天继续……亲亲有票票的,给偶扔几张票票吧,乃们的鼓励,是偶最大的动力,啦啦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1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19 捉姦在chuang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19并对腹黑郡王妃119 捉姦在chuang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