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雷雨夜温情脉脉

    “沈明辉,你敢烧死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雷氏凶狠的目光慢慢扫过房间里的每一个人,放声大笑,笑声疯狂,绝望。

    沈明辉嘴角噙着森冷的笑:“本相倒是很想看看,你做鬼后怎么报复我,押她去祠堂,火刑侍候!”

    “沈明辉,我诅咒你断子绝孙!”在雷氏阴森,愤怒的咆哮声中,两名粗使嬷嬷面无表情的走上前来,狠狠反剪了她的双手,押着她前往祠堂。

    “本相的家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沈明辉忍着身体的巨痛,扶着侍卫们的胳膊,缓步前行,傲然道:“夫妻一场,本相不忍看你一人孤寂终身,好心好意送你和奸夫一起共赴黄泉,你不感谢就罢了,还诅咒,不知好歹!”

    祠堂外堆起一堆干柴,正中间还立了一根柱子,粗使嬷嬷将挣扎,怒吼的雷氏紧紧绑到柱子上,侍卫们将那名叫阿志的男子也扔了过去,快速点了火。

    干柴遇火,迅速燃烧起来,熊熊大火高高燃起,照亮了大半个天空,冲天的火光中,雷氏衣衫凌乱,披头散发,恶狠狠的瞪着在场的每一个人,高声怒骂,吼声震天。

    “善恶到头终有报,你们不问缘由,胡乱害人,一定会有报应的……”

    “我们的报应,我们心里有数,你还是顾好自己,一路走好!”沈明辉冷眼看着在火中挣扎的雷氏,连嘲带讽。

    “我诅咒你不得好死!”雷氏双目赤红,叫声凄惨。

    “我们再不得好死,你也看不到了!”沈明辉看着那堆柴火,冷笑如寒冰。

    雷太尉,雷洪看着在大火中苦苦挣扎的雷氏,低垂了头,面色铁青,大手紧紧握了起来,眸中的神色,阴晴不定。

    他们的亲人,当着他们的面,被活活烧死,他们空有高官的职位,却不能干涉,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在面前。

    沈明辉直直望着渐渐被大火吞噬的雷氏,嘴角噙着浓浓的嘲讽,眸中闪烁着阴冷嗜血的笑,仿佛大仇得报。

    沈璃雪凝深目光,雷太尉有能力救下雷雅容,但面对沈明辉的咄咄相逼,他没有多言,非常痛快的让了步,任由沈明辉将她活活烧死。

    沈明辉中蛊毒前,和中蛊毒后,雷太尉对他是两种态度,难道蛊毒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娘!”

    “娘!”

    两道悲惨的惊呼声传来,沈璃雪转身望去,沈烨磊和沈盈雪不知何时来到了祠堂,踉跄着身体,满面伤痛的哭倒在火堆前,沈明辉不要他们了,亲生父母又被火烧死,他们真的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了。

    身份低微的贱民儿女,住在太尉府定会惹人白眼,没了雷氏的保护,没了相府嫡出子女的身份,他们在寄居的日子肯定会非常悲惨,难过。

    大火烧了一,两个时辰方才熄灭,雷氏,阿志都被烧成了焦黑的尸体,雷氏的尸体被雷太尉带走,阿志的则扔去了乱坟岗。

    看着地面的黑灰,沈明辉颓然的倒在椅子中,没有半分喜悦,眸光黯淡着,没什么焦距,呵呵,死的死,走的走,丞相府真的摇摇欲坠了。

    东方天空蒙蒙亮,沈璃雪告辞离开相府,坐上了战王府的马车。

    车夫放下帘子,坐到马车前沿,没有急着赶路:“郡主,回战王府吗?”

    “去圣王府!”卯时(早晨五点到七点)到,战王已经去上朝了,沈璃雪准备去圣王府,问问东方珩有关蛊毒的事情。

    “是!”车夫答应一声,马鞭一扬,快马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速向前奔去。

    时间尚早,圣王府里静悄悄的,两名侍卫站在王府门口,威风凛凛,面无表情。

    沈璃雪下了马车,一股淡淡的薄荷香突然从身后传来,她疑惑的转身望去,胳膊肘儿撞到了人的手上,只听哗啦啦一阵响,大大小小的盒子掉落一地。

    “对不起!”沈璃雪道着歉,提了衣摆,蹲下来帮忙捡盒子。

    “无妨,是我唐突,惊到了姑娘!”清雅的男声优美动听。

    沈璃雪一怔,抬头望去,对面的男子非常年轻,一袭淡青色织锦软袍,优雅,清华,青丝如墨,一只碧玉簪染着淡淡碧色清辉,姿态清贵,宛若谪仙。

    一双素白的手比女人的还要漂亮,优雅的半蹲着身体,轻轻捡起一只又一只的盒子。

    “多谢姑娘!”男子接过沈璃雪递来的盒子,笑容温和,飘逸如仙,深邃的眼眸如同迷蒙的云彩,让人看不透彻。

    “不必客气!”沈璃雪微微一笑,如盛开的天山雪莲,明媚,璀璨,胸前的水晶燕与水绿色的阮烟萝相得益彰,在晨光中折射着点点光芒。

    男子温和的笑容凝了凝,东方珩的水晶燕。

    “告辞!”沈璃雪转身前行,不小心踩到了长长的裙摆,纤细的身体踉跄着向后倒去。

    “小心!”男子上前一步,扶住沈璃雪的小腰,稳住了她的身形。

    “谢谢!”淡淡的薄荷清香飘散,萦绕周身,沈璃雪蹙了蹙眉,她不喜欢和其他男子有太过亲密的接触,快速站直身体,正准备和他拉开距离,身后响起熟悉的呼唤:“璃雪!”

    沈璃雪身体一僵,猛然转过头去,汉白玉的台阶上站着一抹人影,白色的锦袍,姿态秀雅,俊美无筹,他站在门口,就像庄严的水墨画里,多了一抹诗情画意的色彩,就像画龙点晴,让整幅画都亮了起来,那抹色彩径直望着她,眸中隐有怒气萦绕。

    “东方珩!”沈璃雪快速掰开男子环在她腰间的手臂,迎着东方珩锐利的目光,一字一顿:“我们是偶然遇见,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男子微笑浅浅,丝毫没有做坏事被抓后的尴尬与不安。

    东方珩锐利的目光离开沈璃雪,落到那名男子身上,微微一怔:“大哥!”

    大哥!沈璃雪也是一怔,她刚才觉得男子的容貌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原来他是圣王世子,和东方珩的相貌有些相似。

    东方洵看着东方珩,淡淡的笑着,抬手,挥袖,飘逸如仙:“二弟,多日不见,你的伤可好些了?”

    “还好!”东方珩的声音非常平静,让人听不出他话中的情绪。

    “我带了些药材,对你的伤有帮助!”东方洵微笑着扬扬手中的盒子。

    “多谢!”东方珩看了那些盒子一眼,深邃的目光平静无波,几步走下台阶,紧紧握住了沈璃雪的小手:“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事情进来说!”

    “好!”东方洵微微笑着,抬头看向大门上方的牌匾,圣王府三个大字在晨光中熠熠生辉,他目光微暗,嘴角飘出一道几不可闻的叹息,他又回到了圣王府。

    走进圣王府,东方珩的手不知不觉间收紧,沈璃雪的小手被握的生疼,用力甩了几下,没甩开他的束缚,反而被他抓的更紧了:“东方珩,我的手要被你捏碎了!”

    “是吗?”东方珩稍稍松了手,却没有放开那柔若无骨的柔荑:“圣王府里有许多药材!”

    沈璃雪明媚的小脸瞬间阴沉下来:“你准备捏碎我的手再用药材养好?”

    “主意不错!”东方珩挑挑眉,嘴角勾勒出一抹悠美的弧度。

    “东方珩!”沈璃雪怒喝一声,手腕一翻,两枚银针对着东方珩的手扎了过去。

    “速度太慢!”东方珩伸手抓住沈璃雪的手腕,看着针尖上闪烁的点点寒芒,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冰冷的眸中,也暗带了笑意。

    东方洵温和的笑容微怔,他这冷心绝情,最讨厌与人接触的二弟,什么时候开始近女色了?肌肤相贴,亲密无间,就连眸中的冰寒,都柔和了下来,他彻彻底底的改变,是因这名女子?

    东方洵的目光落到沈璃雪身上,长裙拖地,清新自然中透着优雅高贵,明媚的脸庞,璀璨的笑容动人心弦,水晶燕随着她的动作轻轻转动,就像活了一般。

    她确实很美,但青焰像她这般美的女子也有不少,京城第一美女沈盈雪,第一才女苏雨婷都对他痴情一片,他可从未对她们动过心,这名女子能得他的青睐,应该有过人之处。

    “世子!”管家急步走了过来,快速接过东方洵手中的大小盒子,眸中闪烁着点点泪光:“您回来了!”

    东方洵微笑着轻轻点头,温和的目光依旧落在东方珩,沈璃雪身上:“二弟,这些药材我先放到药房,你记得来看看,哪些适合你的伤!”

    “好!”东方珩动作微顿,轻轻握住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前往枫松园。

    两人身后,东方洵微微笑着,凝视两人相携离去的身影半晌,利眸沉思,许久,直到看不到两人身影,他才转过身,慢慢向药房走去。

    沈璃雪感觉身后一直紧随的视线,压低声音问东方珩:“你大哥为什么常年在外游历?”

    “他喜欢潇洒自在,不喜被束缚!”东方珩皱着眉回答。

    沈璃雪点点头:“他笑容温暖如春风,气质飘逸如仙,确实是潇洒之人,就像自由的鸟,适合在天地间任意飞翔,如果常年困于圣王府,就等于绑住了他的翅膀!”

    “你看的倒是仔细!”东方珩清泉般的眼眸细细的看着她,眸底染了层怒气。

    “他是你大哥,我一时好奇!”沈璃雪看着东方珩,扬扬眉,同样是兄弟,相貌有几分相似,性子差了十万八千里。

    “东方珩,相府的事情你可知道了?”东方珩安排了人日夜监视相府,府里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雷雅容被火烧死这么轰动的事情,他肯定早已知晓。

    “我已经命人将消息散了出去,京城大街小巷都知道雷雅容与人通奸,被沈明辉当场抓到,焚烧死亡!”沈璃雪要对付丞相府,他就帮她的忙,将相府逼上绝路。

    “多谢!”沈璃雪伸手挽了东方珩的胳膊:“你可知道蛊毒?”

    “知道一些,沈明辉和雷洪都中了蛊。”蛊毒一直都是青焰的忌讳,东方珩悄悄了解过一些,知晓蛊毒的邪恶与厉害。

    “蛊毒是雷洪准备下给我的,我无意间下到了沈明辉和雷洪身上。”沈璃雪顿了顿,接着道:“雷雅容一死,雷太尉将事情推到了她和奸夫阿志身上,她是太尉府的嫡女,你说皇上会不会怀疑到蛊和太尉府有关?”

    东方珩目光一凝:“会怀疑,但不会很确定,因为雷洪也中了蛊,足够他们脱离一定的嫌疑!”

    沈璃雪蹙了蹙眉,雷洪敢下蛊,有解药,可见他懂蛊,太尉府里一定有蛊,只要找到合适的时机,就能找到那些蛊,治雷太尉的罪!

    东方珩的房间优雅,尊贵,干净,清爽,内室中飘着淡淡的松香。

    东方珩松开了沈璃雪的小手,看向梨花木民屏风:“屏风后的水是新换的,你可以沐浴更衣!”

    “我昨晚沐浴过,晚上没出汗,没必要再沐浴更衣了吧?”沈璃雪来圣王府,是想问东方珩几个问题,问完就走,没打算久留,沐浴更衣,能免则免。

    东方珩皱眉看着沈璃雪的腰间:“你衣服上有异味!”

    沈璃雪一怔,低头嗅了嗅:“是烟火味,还是血腥味?”昨晚相府不少人流血,她又在烟火前站了一两个时辰,难免沾上这些味道。

    “都有。”烟火味,血腥味经过清风吹拂,已经淡的几不可闻,主要是,她的衣服被男子碰过,上面留了男子的味道。

    “我去沐浴!”沈璃雪爱干净,东方珩也不喜欢血腥与烟火味,有重要的事情,也要等她沐浴后再说。

    “嗯!”东方珩嘴角轻扬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见沈璃雪拿着衣服去了屏风后,估摸着她要过段时间才会沐浴完,他转身出了房间,前往药房。

    管家将那些盒子放到药房中的高桌上,东方洵站在桌前,一只一只,慢慢分类,衣袖流泻着,姿态优雅,飘逸。

    东方珩走进来,随手拿起一只盒子打开,一株百年人参现于眼前,再看其他盒子,里面装的都是各色珍惜药材:“多谢!”

    东方洵微微一笑:“沈璃雪就是二弟的未婚妻!”

    “嗯!”东方珩点头,紧硬的脸部线条,柔和的如诗如画。

    东方洵笑容浅浅:“二弟不是被婚约束缚之人!”

    东方珩皱眉,眸中闪过一丝不悦:“我喜欢她,不是因为那纸婚约!”

    喜欢!东方洵一怔,冷心绝情的东方珩,居然用了喜欢二字:“能得二弟喜欢,沈璃雪肯定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东方珩的不悦微微缓和了些:“她是林青竹的女儿,六皇叔已经收她做义女!”

    东方洵浅浅的微笑一凝:“沈璃雪确实是个好女孩,但婚姻大事不可儿戏,大哥希望你过的幸福,不要因那些外在原因,强迫自己接受不喜欢的人或物!”身在皇室,有许多身不由已,身为圣王世子,他深有体会。

    “我明白大哥的意思,璃雪是我心爱之人,娶她为妻,我心甘情愿,并非别人强塞给我!”东方珩冷冷挑眉,他不喜欢的东西,别人哪能强塞的了。

    “那就好!”东方洵温和的笑容微微凝重:“今天是你三月一次的重病发作,这些药,应该能帮你抗过病痛!”

    东方珩一怔,他险些忘记,他的病除了每月发作一次外,每三个月还有一次重发,这一次的疼痛,会让人生不如死!

    “距离天黑还有很长的时间,我先让人把药熬上!”东方珩所用药材皆珍贵无比,需要文火慢熬,熬的时间长些,效果会理好。

    “好!”东方珩凝重了目光,挑出所需药材,他的伤越来越重,三月一次的重伤非同小可,他能熬过去吗?

    枫松园,沈璃雪已经沐浴完毕,换了身香妃紫的湘裙,坐在窗前的软塌上看书,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小点心,见东方珩走进来,头也没抬,目光依旧在书本上流连:“你用过早膳了吗?”

    “还没。”东方珩拿下沈璃雪挡在面前的书:“要不要一起用些?”

    “我吃饱了!”沈璃雪抬头看向东方珩:“我丢失的那幅画卷,你找到了吗?”

    “还没有!”东方珩摇摇头:“你确定那幅画卷掉在圣王府,或我的马车上?”

    沈璃雪凝眉:“我中媚药后虽然神智不清,但我记得,上马车后,还握了握袖子里的画卷,绝对是掉在马车,或圣王府里了!”

    东方珩蹙了蹙眉:他抱着她进圣王府时,没看到有东西掉落,脱她外衣时,也没有看到画卷,看来,画卷应该掉在了车上,但马车翻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画卷,难道是无意间落在了路上?

    “放心,我会帮你找回画卷!”东方珩抱起沈璃雪,缓步向外走去。

    “东方珩,你干什么?”沈璃雪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陪我喝几杯!”东方珩的神情有些落寞。

    “我不喝烈酒!”沈璃雪紧紧皱眉,想到烈酒冲天的气味与辛辣,她就想退避三舍。

    “是桂花酿,没有酒味!”东方珩轻轻说着,暗带蛊惑。

    沈璃雪一怔:“我可不想再喝醉!”上次酒醒后,头疼欲裂,全身发软,那痛苦的经历,她不想再有第二次。

    “几杯就好,不会醉!”说话间,东方珩已走进凉亭,轻轻将沈璃雪放在桌旁的椅子上。

    “为什么不找你大哥喝酒?”男子都爱喝酒,东方洵又刚刚游历回来,兄弟久别相见,东方珩应该陪他开怀畅饮才是,为何让她陪他喝酒。

    “他在忙,没空!”东方珩优雅的坐到沈璃雪身边,持壶倒酒,清香的美酒缓缓流入瓷白的杯中,清香入肺。

    沈璃雪端着白瓷酒杯,轻轻晃动,清甜的美酒在杯壁上荡出圈圈涟漪:“东方珩,苏雨婷怎么样了?”她被抓进大牢后,沈璃雪一直在忙相府的事情,都没空打听她的情况。

    “十多名千金的指控,再加上她满脸的伤痕,以及那身高深莫测的武功,刑部已经给她定了罪,秋后斩立决!”东方珩饮下一杯酒,目光幽深似潭。

    沈璃雪挑眉,真的定罪了:“苏雨婷是温国府唯一的嫡女,温国公和温国公夫人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东方珩轻捏着酒杯,目光幽深:“温国公最近很平静,没什么特殊举动,倒是阮初晴,行踪有些诡异,似乎在暗中算计什么!”

    沈璃雪目光一凝:“算计如何救苏雨婷?”

    东方珩摇头:“不清楚,盯紧阮初晴,不让她诡计得逞就好!”

    轰隆隆,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间,大雨倾盆。

    沈璃雪紧紧皱起眉头,怎么突然间下这么大的雨?

    突然,她想起林岩的话,武国公过世那天,也是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东方珩,你知不知道十五年前,武国公一家为何被贬?”问林岩,他也说不出所以然来,林青峰对他守口如瓶,不肯说真正原因。

    东方珩优雅的饮下杯中酒:“朝中官员一直很忌讳武国公的事情,多年来,极少有人提起他被贬的真正原因,你可以问问六皇叔,他应该清楚!”

    沈璃雪点点头,东方珩都不知道原因,当年的事情肯定不一般。

    大雨越下越大,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东方珩望望黑色的天空,悄悄轻抚上受过重伤的胸口,天完全暗下时,就是他病发之刻。

    东方珩如玉的手指慢慢轻抚沈璃雪细腻,顺滑的小脸,目光深深的凝望着她,仿佛要将她看进他的眼中,永远记在他的心里,嘴角扬起一抹浅笑,为了她,他会活下来。

    “东方珩,你怎么了?”看着东方珩深情疼痛的目光,沈璃雪目光一怔。

    “没事!”东方珩笑笑,收回手,为自己和沈璃雪倒满了酒:“咱们喝酒!”

    清香的美酒入喉,却品不出是何滋味。

    “东方珩,你失掉的那一半内力恢复多少了?”沈璃雪蓦然开口。

    东方珩动作一顿,笑笑:“已经完全恢复了!”

    “真的?”沈璃雪不太相信,她对古代的内功不太精通,却也知道内力修来不易,东方珩花费十五年修习的内力,失了一半,哪能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完全恢复。

    “当然是真的。”东方珩又递给沈璃雪一杯酒:“桂花酿是难得一见的美酒,你多喝些!”

    天色完全暗下,东方洵打着油纸伞来到枫松院外,浅清色的衣衫随风轻扬,飘逸如仙。

    凉亭中,东方珩身穿白衣,纤尘不染,嘴角扬着浅浅的笑,举杯畅饮,沈璃雪绯色的阮烟萝映着明亮的灯光,如梦似幻,明媚的笑容比天上的太阳还要耀眼。

    东方洵蓦然顿下了脚步,三岁时,东方珩被圣王带入军营历练,渐渐变的冷心绝情,他再没见他笑过,现在的他,对着沈璃雪,笑的很浅,却很温暖!

    “世子!”身后的下人视线被挡住,没看到凉亭中的一幕,见东方洵站住不走,心中疑惑,出言提醒。

    “把药给我,你回去吧!”东方洵的声音轻如一片云,优雅的接过下人手中的药盅。

    “是!”下人恭敬的应了一声,快步退下。

    东方洵望一眼凉亭中温情脉脉的东方珩,沈璃雪,没有前去打扰,缓步走到一旁的小亭子里,坐了下来。

    每三个月的今天,东方珩都会病发,痛苦不堪,他就守在这里,东方珩一病发,他就知道,可以及时给东方珩送药。

    桂花酿后劲极大,沈璃雪喝了三杯,刚开始什么事情都没有,渐渐的,头脑有些昏沉,眼神也慢慢迷离起来,头枕着东方珩的胳膊,闭上了眼睛,呼吸渐渐均匀。

    东方珩喝了不少酒,也有了些许的醉意,望着完全暗下的天色,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倾盆大雨还在下,他们过来时没拿伞,天也不是很冷,他便脱下外衣盖在沈璃雪身上,轻轻将她抱在怀中,下巴搁在她头发上,闭上了眼睛。

    他的心还没开始疼,疼的时候再送她回房间不迟。

    倾盆大雨倾泻而下,拍打着地上的每一寸青石路,却吵不醒凉亭中静溢与温馨。

    白色的沙漏轻轻流淌,时间的碎砂一分一秒的过去,屋檐上的水滴咚的一声掉落在地,惊醒了假寐的东方洵。

    明亮的眼眸睁开,天色大亮,雨也停了,地面的植物经过风雨的洗礼格外清脆,在微风中轻轻摇摆。

    东方洵大惊,他居然睡着了,东方珩病发没喝药,肯定痛的生不如死。

    美丽的大手提起药盅,快步走向枫松院,却在踏进院门的瞬间怔住,东方珩坐在椅子上,只着白色里衣,怀中抱着沈璃雪,睡的正熟,没有半点病发的迹象。

    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算错他病发的时间了?自己昨天说给他熬药时,他也没有反对。

    脚步轻移,就欲前去询问,子默凭空出现,挡住了他的去路:“世子,郡王交待,不许任何人前去打扰!”

    “我知道!”东方洵皱皱眉,没再上前,深邃的眸光看向凉亭中的东方珩和沈璃雪,究竟怎么回事?

    朦胧中,耳边响起一道询问:“二弟,你没有病发?”

    东方珩一怔,猛然睁开了眼睛,天色大亮,树木青脆,晶莹剔透的水珠在绿叶上来回滚动,东方洵站在院门口,疑惑的望着他。

    他如玉的手指轻抚胸口,眉头微皱,他居然没有病发,三月一次的地狱经历,没有显现,怎么回事?

    “二弟,你可有不舒服的感觉?”东方珩苏醒,子默不再阻拦,东方洵大步走了过来。

    东方珩摇摇头:“没有!”身体一切正常,没有丝毫的不适。

    “你的伤好了?”东方洵轻轻看着东方珩。

    “没有!”东方珩再次摇头,前几天,他还疼的吐了血,怎么可能好得了。

    “那怎么没病发?”东方洵疑惑。

    “我也不知道!”东方珩转头看向院门口:“子默,去请陈太医!”

    “是!”子默飞身离开。

    温香软玉满怀,清雅香气萦绕鼻端,东方珩看着沉睡的沈璃雪,嘴角扬起一抹浅笑,余光望到飘逸出尘的东方洵,目光沉了沉,东方珩抱起沈璃雪,大步走向房间。

    “那是你的房间,不是客房!”东方洵轻声提醒。

    “我知道!”东方珩回答着,脚步不停,继续走向房间。

    “男女有别,你们还未成亲,别毁了人家姑娘的名誉!”东方洵皱皱眉。

    “璃雪三个月后及笄,我们很快就会成亲!”东方珩说出这句话时,语气中透着轻松与喜悦,

    东方洵一怔,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东方珩用这么轻松的语气与他说话,他的改变,都因沈璃雪吗?

    东方珩走进内室,小心的将沈璃雪放在床上,看着她因醉酒而绯红的小脸,嘴角扬起一抹浅笑,轻轻给她盖上被子,走去屏风后梳洗。

    稍顷,陈太医请来,东方珩走出房间,坐到桌边,陈太医稳稳捏住他的手腕,细细把脉。

    手中的脉搏一下一下的跳着,陈太医凝深了目光,在东方洵,东方珩凝重的目光是,淡淡开口:“郡王的脉相比以前弱了许多,应是失了一半内力所致,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变化。”

    东方洵皱眉看着东方珩:“你和谁交手了?居然失了一半内力?”

    “说来话长,以后再告诉你。”东方珩敷衍几句,看向陈太医:“陈太医,昨晚是本王三月一次的重病发作,为何没有发作?”

    “这?”陈太医又把了会脉,摇摇头:“老夫也不知!”

    东方珩挑眉,陈太医都查不出,肯定有蹊跷,正想询问是不是病发延后了,胸口突然腾起一阵尖锐的疼痛,就像细针狠狠扎在心上,疼的险些让人窒息。

    东方珩大手紧揪着胸口,紧紧皱起眉头,额头豆大的汗珠凝聚,胸口气血翻腾,一股腥甜瞬间涌上喉咙,鲜血顺着如玉的手指缝快速流淌。

    “安郡王!”陈太医一惊,快速拿出一枚药丸塞进东方珩口中。

    东方洵也怔了怔:“原来你的伤不是好了,是延后发作了!”

    “药呢?”东方珩虚弱的询问着,三月一次的重病发作,非同小可,必须以药力压制疼痛。

    “已经让下人去热了,很快就端来!”

    东方洵话刚落,一阵药香飘散,子默高大的身形落在桌旁,手中端着那碗热血腾腾的药。

    东方珩接过药,散去热气,昂头喝下,苦涩的药汁入口,气息冲鼻,他紧紧皱起眉头,想到笑容明媚的沈璃雪,强忍了不适,将药喝的一滴不剩。

    东方洵挑眉,他以前总是喝半碗,倒半碗,现在居然全喝下去了。

    “本王回房间,你们自便!”知道东方珩喝药后要休息,众人没有多言。

    东方洵看着他走去的方向,挑挑眉,他去房间休息,沈璃雪正在他房间睡着,难道他要和她一起休息?

    回想沈璃雪明媚的脸庞,璀璨的笑容,狡黠的目光,身份高贵,却不骄不躁的性子,他嘴角扬了一抹笑,那样的女子,确实能配得上东方珩。

    东方珩手捂着胸口,一步一步,慢慢走到床塌前,这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几乎用掉了他所有的力气,脱掉鞋子,东方珩和衣躺在沈璃雪旁边,隔着被子将她抱进怀中。

    柔若无骨的娇躯在怀,清雅的香气萦绕鼻端,东方珩突然感觉他胸口的疼痛弱了几分。

    东方珩一怔,将沈璃雪更紧的抱在怀中,她的小脸,紧贴着他的胸口,清淡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衫渗入肌肤,就像一股特殊的力量到达他疼痛的心脏,瞬间消减去几分痛感。

    怎么回事?

    东方珩低头看向沈璃雪,她微闭着眼睛熟睡,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小脸绽放出别样的光彩,如同一朵盛世雪莲,透着华白的光晕。

    随着清淡温度不断渗入,东方珩心脏的痛感渐渐消失,身体恢复如初,他惊讶的看着沈璃雪,怎么回事?璃雪能克制他的病?

    昨晚病情没有发作,是因为璃雪在他怀里?

    为检验他的猜测,东方珩远离了沈璃雪,心脏果然隐隐痛了起来,再靠近她,心脏的疼痛很快消失。

    东方珩如玉的手指轻抚沈璃雪柔软的发丝,性感的薄唇轻触她香软的唇瓣,锐利的眸中闪过一抹柔情,璃雪是他的福星。

    朦胧中,沈璃雪感觉头有点疼,鼻端传来熟悉的松香,小腰被人紧紧箍住,皱皱眉头,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东方珩古铜色的胸膛,抬头,是他英俊的容颜,眼眸微闭着,嘴角微微扬起,睡颜安然,沉静。

    沈璃雪望望外面的天空,太阳已经西斜,她记得喝醉时是晚上,现在肯定是第二天下午了,慢慢坐起身,沈璃雪轻轻去掰东方珩的胳膊。

    “你要回府!”东方珩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墨色的眼瞳中清析的映出她的身影。

    沈璃雪点点头:“我离府两天两夜,义父肯定着急了!”

    “我送你回去!”东方珩坐起身,拿过一旁的外衣穿到身上。

    “你脸色有些苍白,还是在府里好好休息,战王府离的不远,我自己回去就好!”沈璃雪越过东方珩下了床,走到屏风后梳洗一番,出来时,换回了那身已经洗干净的水绿色湘裙。

    “真的不用我送你!”东方珩站在房间中央,如玉的手指轻捂了胸口的位置,伤已经好了,这次的病发,有她在身边,他没觉得疼。

    “不用,你好好休息吧!”沈璃雪轻轻笑笑,转身走出房间。

    东方珩站在门口,看着她走远,冷声道:“子默!”

    “是!”跟在东方珩身边多年,子默明白他的意思,快速跟过去,保护沈璃雪。

    圣王府门口空荡荡的,没有马车,沈璃雪正欲询问战王府的马车去了哪里,子默驶了一辆马车过来:“沈小姐,郡王昨晚已让战王府的马车回府了,您就坐郡王的马车回去吧!”

    “好!”沈璃雪只是想回府,坐哪辆马车都无所谓。

    东方珩的马车布置的就像个起居室,消遣的琴,棋,书,画应有尽有,沈璃雪仔细找个各个暗格,依旧没有找到那幅雨后初晴图。

    柳眉微微皱了起来,那幅画究竟丢到了哪里?

    疑惑间,一阵恶风袭来,沈璃雪一惊,掀开帘子跳了出去,一股强势的力道击中马车,坚硬的马车瞬间四分五裂,碎片散落一地……

    沈璃雪站稳脚步,却见她正站在一条空荡荡的小巷中,前后各站着四五名黑衣人,挡住了她的去路,眸中闪烁的凌厉的肃杀之气。

    “你们是什么人?现在说出来,可以饶你们不死!”沈璃雪冷冷一笑,又来刺杀,真是不自量力。

    “沈璃雪,受死吧!”一名身材相对娇小的黑衣人,声音暗哑,手持长剑对沈璃雪狠狠刺了过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21》,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21 雷雨夜温情脉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21并对腹黑郡王妃121 雷雨夜温情脉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