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鬼医抵京

    “王爷,对不起!”温国公满身颓废,低沉的忏悔:“如果当初,我亲自将画卷交到林小姐手中,事情就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自己去领罚!”当年,战王是将军,温国公是副将,苏烈没有完成将军交待的命令,要受军法处置。

    “是!”苏烈暗暗松了口气,战王虽然盛怒,还有理智,否则,他受的惩罚,远比现在重许多。

    “爹!”苏雨婷手臂一伸,紧紧抓住了温国公的胳膊,美眸含泪,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刚才她得意时,动手毁沈璃雪的容,如今,沈璃雪占尽优势,绝对不会放过她。

    “我不是你爹!”温国公毫不留情的拉开了苏雨婷紧抓着他胳膊的手,阮初晴的话,他可是听的一清二楚,她是肮脏的乞丐之女,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娘是在说气话,爹你不要当真!”苏雨婷哭的伤心难过,她是高贵的温国公府嫡出千金,怎么会是低贱的乞丐之女。

    “阮初晴骗了我十五年,就刚才那几句话是真的!”温国公恨恨的叹息着,衣袖一甩,转身离开。

    “爹。”苏雨婷用力向前一扑,抓住了温国公的衣摆,纤细的身体趴在地上,美眸含泪,苦苦哀求:“别走!”

    沈璃雪从旁虎视眈眈,她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温国公身上了,如果温国公一走,她必死无疑。

    “雨婷,我们不是父女,你就不要再纠缠了!”温国公冷冷看了苏雨婷一眼,别过了脸。

    养了十多年的女儿,和他没有半分关系,还是他的妻子用来算计他的工具,听到真相时,他都要气炸肺了,看在两人做了十四年父女的情份上,他不杀她。

    “爹,你宠爱我十四年,我要报答你的养育之恩!”苏雨婷目光一闪,一个相对适合的理由脱口而出。

    “不必,你离我远远的,就是报恩了!”苏烈目光阴沉着,满目不耐烦,她是乞丐之女,又犯了重罪,即将被斩首,他哪还有心情指望她报恩。

    “爹,万一咱们真的是父女呢?万一娘是真的在说气话呢?你不要我,岂不是亲手毁了苏家血脉?”苏雨婷抓住最后一丝希望,温国公已经不能再有后代,非常重视现在的她,只凭阮初晴那几句话,不能完全否定她的身份。

    “这?”苏烈有片刻的犹豫,阮初晴的话,虚虚实实,的确让人难分真假,雨婷有一半可能是他的女儿……

    “既然怀疑,为何不滴血认亲?”沈璃雪蓦然开口,清冷的目光扫过犹豫不决的苏烈,以及满目期待的苏雨婷,单纯的失望并不可怕,怕的是,带着满满的希望,最后却变成绝望,从高高的云端,重重摔到地面,会被摔的粉身碎骨。

    “爹!”苏雨婷期待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苏烈。

    苏烈凝眉思索片刻,点头道:“好,我们滴血认亲!”

    沈璃雪摆摆手,一名侍卫快速端了一碗清水过来。

    “你这水,没问题吧?”事关苏雨婷的高贵身份,身家性命,她非常小心谨慎,沈璃雪是她的死敌,侍卫送来的水,她不敢轻易用。

    沈璃雪淡淡扫了水碗一眼:“怀疑你就仔细检查检查!”她要对付苏雨婷,有的是方法,没必要在这碗水中做手脚。

    就算沈璃雪不提醒,她也会仔细检查这碗水,如果发现问题,她就有很好的脱罪理由了。

    苏雨婷凝深着眼眸,反复检查,水,碗都没有问题,以银针刺破她和苏烈的手指,各挤出一滴血,滴进水碗。

    两滴血液入水,溅出浅浅的水花,随后在水中上上下下,浮浮沉沉。

    苏雨婷的眼睛不眨不眨的看着水中鲜血,心中急切的祈祷,血快融,快融,融了她就是高贵的苏府嫡出千金了。

    苏烈也集中了精神,紧张又仔细的看着那两滴血,血会融吗?苏府会有唯一的后代吗?

    明亮的灯光中,血液慢慢在水中停了下来,没有融到一起,而是像楚河汉界一样,远远的隔开,结果显而易见。

    苏雨婷猛然一震,纤细的身体瞬间瘫软在地,目如死灰,怎么会这样,血不融,血居然不融!

    温国公的面色也阴沉的可怕,这一次,阮初晴倒是没有骗他:“苏雨婷,结果已出,咱们之间,毫不相干,告辞!”

    “爹,我做了你十四年的女儿啊,就算咱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也有亲情,不要丢下我!”苏雨婷紧扯了苏烈的衣袖,嘤嘤哭泣着,死不放手,她被判秋后问斩,又得罪了沈璃雪,温国公是她唯一的希望,如果他走了,她就死定了。

    温国公看着苏雨婷狰狞的小脸,以及自己衣袖上那黑黑的小手印,眸中闪着难以名状的厌恶,她不是苏家人,是阮初晴用来算计自己的工具,东窗事发,她也享受了十四年的荣华富贵,聪明的话,就应该有多远,走多远,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抓着自己的衣袖,苦苦哀求要做苏家大小姐。

    他生平第一次发现,苏雨婷是这么的让人讨厌:“松手!”

    “爹!”苏雨婷苦着脸,紧抓着他的衣袖,继续哀求。

    “滚!”温国公挥手撕裂了自己的衣袖。

    苏雨婷失去撑,狠狠摔倒在地,身体疼痛着,满目怔忡,心中不停闪过一个想头,苏烈在恨她,不管她了,也不管她死活了。

    “苏雨婷,你记清楚了,你是乞丐,不是苏家的人!”苏烈恶狠狠的扔下这句话,一甩衣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

    苏雨婷倒在地上,看着苏烈在夜风中飘飞的衣袖,呆若木鸡。

    “璃雪,苏雨婷要伤害你,她随你处置!”战王看一眼痛苦嚎叫,被砍的血肉模糊的沈明辉,蓦然开口。

    “多谢义父!”沈璃雪扬扬嘴角,看向苏雨婷。

    她浅浅的笑容,在苏雨婷看来,是那么阴沉,嗜血,蚀骨冰冷:“沈璃雪,你要干什么?”娇俏的声音轻轻颤抖。

    “我一向宽宏大量,不喜折磨人,苏小姐是乞丐出身,就废去武功,斩了手脚筋,再去做乞丐吧!”沈璃雪樱唇轻启,淡淡吐出对苏雨婷的处置。

    苏雨婷一怔,随即眸中怒火翻腾,嚎叫着扑了过来:“沈璃雪,我杀了你!”

    纤细的身体刚刚腾起,就被暗卫架住,重重甩到了地上,身体像散了架般,疼痛难忍,口中还不停咒骂:“沈璃雪,你是贱人,贱人!”

    沈璃雪不急不恼,淡淡道:“我好心好意放你一条生路,你不但不感激,还肆意辱骂,真是没有教养!”

    “沈璃雪,你少假猩猩的,我做乞丐,根本就是生不如死,你一剑杀了我吧!”

    “我不喜见血腥,今晚也不会杀你,做乞丐是在积德,你就为自己所做的错事,好好忏悔!”杀了她,太便宜她了,生不如死的活着,才是对她最大的惩罚。

    “啊!”侍卫一剑斩断了苏雨婷的手脚筋,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

    武功被废,手脚筋被斩,苏雨婷倒在血泊中,悲惨的哀嚎,声音悲伤,震人心魄,充血的眼瞳恨恨的瞪着沈璃雪,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沈璃雪迎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冷冷下了命令:“送她做乞丐!”

    “是!”侍卫们答应一声,架着苏雨婷快速离开。

    “沈璃雪,我杀了你,我杀了你!”半空中,苏雨婷愤怒的咆哮都越来越远,很快消失不见。

    战王犀利的眸中布满了伤痛,看着黑色天幕中的星星,一步一步,渐渐走远,暗卫们瞬间消失,隐到了暗处。

    淡淡的血腥味随风飘散,沈璃雪看到了被割的血肉模糊的沈明辉,暗卫下手又快又狠,只这一会儿的时间,他身上的肉消失了三分之一,一片一片,薄薄的掉落在地,白花花的,映着暗黑的夜,极是渗人。

    她缓步走上前,摆手制止了暗卫的动作,看着面前血人般的沈明辉:“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沈明辉睁开眼睛,透过漫天血色,看着近在咫尺的沈璃雪,轻轻牵了牵嘴角:“我是富商之子,有着一腔傲气,想要成为人上人,重建我沈家的辉煌,我哪里有错!”

    “有傲气你用到正道上,奋发图强,凭自己的本事成为百官之首,人人都会佩服你,可你是怎么做的?算计林青竹,想靠着女人上位,武国公不肯帮你做官,你就害死他,别谋高就,林家人都毁在你手上了,就算你沈家重现辉煌,也是建立在林家家破人亡的痛苦上,你有颜面面对你家的列祖列宗吗?”

    沈璃雪怒吼着,眼瞳深处,怒火燃烧,事到如今,他居然还不知悔改,无耻之徒。

    沈明辉勉强扯起一线嘴角,目光有些迷蒙:“我是喜欢林青竹的,第一次见她,就喜欢上了呢!”

    沈璃雪怒喝:“你喜欢就正大光明的去武国公府提亲,下媚药,毁了她的清白,逼她嫁给你,是最卑鄙无耻的方法!”

    “璃雪,你应该感谢我,如果没有我当初的卑鄙无耻,林青竹不会嫁给我,这世间,也不会有你!”沈明辉挑挑眉,两滴鲜血顺着脸颊滑落。

    “我倒是宁愿没自己出生,这样我也不会成为我母亲的屈辱!”回想在青州时,林青竹对原主沈璃雪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以及她临终时说的那番话,沈璃雪突然明白:

    林青竹的心早就死了,她活着的只是一具空壳,是为了照顾年幼的沈璃雪,沈璃雪长到十五岁,可以出嫁了,不再需要她照顾了,她这些年的积劳成疾才会全部发作,形成大病,香消玉殒。

    沈璃雪是沈明辉的女儿,也是她的女儿啊,无论这个女儿是怎么来的,总归是她亲生的,就算这个女儿是她的屈辱,她也舍不得打,舍不得骂,淳淳善诱的教她做人的道理。

    “可你不但出生了,还在她面前长了这么大,想想我们那销魂的一次……”

    “啪!”沈璃雪狠狠一巴掌,甩到沈明辉脸上,将他没说完的话,打了回去:“闭上你的臭嘴,你不配提我的母亲!”

    沈明辉的脸被打偏过去,咳出一口鲜血,眼眸中染了一层得意:“璃雪,你打我也改变不了你的出身,你是我的女儿,林青竹是我的妻子,她生是我沈家的人,死是我沈家的鬼,尸体也会安葬在沈家的墓地里,青焰战神的心上人啊,嫁给我了,我这一生,不输任何人。”

    “沈明辉,忘了告诉你,我娘的尸骨没有安葬在你沈家的祖坟里,我娘的墓碑上,也没有你沈家的姓,她再也不会和人有任何瓜葛!”

    林青竹独自在青州扶养沈璃雪十五年,除了身体弱,不能长途跋涉外,还可能因为她不想见沈明辉,既然她生前那么讨厌沈明辉,死后,沈璃雪当然不会再让她和沈明辉有半分关系。

    “你这个逆女!”沈明辉怒气冲天,挥动拳头,狠狠打向沈璃雪。

    沈璃雪不闪不避,对着他的胸口,狠狠踢了过去,沈明辉被踢倒在地,吐出一口鲜血,黑色的天幕中,星星一闪一闪,像极了林青竹的眼睛。

    “沈明辉,凌迟只进行了三分之一,你就好好跪着,慢慢受死赎罪!”沈璃雪冷冷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

    东方珩看了沈明辉一眼,目光冰冷的如同千年寒潭,瞬间将人冰封。

    “呵呵!”沈明辉看着夜空,低低的笑了起来,初次相见,她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他面前,迷乱了他的心,他的眼,从那一刻起,他就想娶她为妻,明知以他当时的身份,根本配不上她,他还是很想很想,所以,阮初晴找到他,要和他合作时,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计划实施的很成功,当她成为他女人的那一刻,他满心满眼的欢喜,心都快要醉了,他暗暗发誓,他拥有了高官厚禄,会给她最美好的生活,会一辈子对她好。

    事后,他跪在门外,乞求她的原谅,他发的誓言都是真的,当时,他是真的想宠她,爱她。

    可是成亲后,武国公不再理会他,更别提高官厚禄了,他每天辛辛苦苦的在外奔波,哪里还能陪她,哪还能给她最好的生活,所以,他才会找上了雷太尉,想要升官发财。

    在外屡屡碰壁,他的心情很不好,回家后,想在林青竹那里找找安慰,哪曾想,林青竹居然说孩子才两个月,胎儿不稳,为了孩子,不能服侍他,将他推的远远的,碰都不让他碰。

    他一再保证,会很小心,不会伤到孩子,林青竹却半点都不退让,坚持不让他碰,(PS:别说林青竹矫情,她是为了孩子才嫁给沈明辉的,两个月的胎儿真的不稳,如果孩子掉了,她就再也不能做母亲了)倒是安排了通房服侍他,他想要的是京城第一美女,一名低贱的丫鬟,比她差了十万八千里,他哪里看得上。

    于是,他开始怀疑,林青竹还在恨他,才会拒绝他的亲近,后面,他加了小心,暗暗观察林青竹,发现她最在意的是腹中孩子,对他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

    他伤心,失望,对林青竹也由爱生恨,才会顺着雷太尉的意思,陷害了武国公,又在雷雅容的撺掇下,想杀了林青竹,这个女人是他的,既然她不喜欢他,那他就让她先一步去黄泉等他。

    仔细想想,从他们相遇到分离,不过一年的时间,成亲十个月,三百个日夜,他真正拥有她,也就是那一次的算计。

    从那之后,他再没碰到过她,呵呵,他们这夫妻,做的真是特殊,婚前发生一次关系,婚后一次也没有,就连洞房花烛夜,他们也是因为胎儿不稳,相背而眠,相互无语。

    惊才绝滟的林青竹,京城第一美女兼第一才女,青焰战王的心上人,被他强占了,呵呵,虽然只有一次,他也是真正的拥有了她,青焰战王,身份高贵,痴情,喜欢她又如何,还不是一次都没得到她,他这低微的商人之子,赢了战神王爷呢,哈哈哈!

    “刷刷刷!”阵阵血光中,片片薄肉飞扬,沈明辉全身疼痛难忍,目光也渐渐模糊起来,青焰第一美女他享受过了,青焰朝堂的百官之首他也做过了,虽然落得如此下场,他也不枉此生,真的不枉此生!

    身上传来无边的疼痛,眼前的景色越来越黑,沈明辉突然放声大笑:“我赢了,赢了所有人!”

    暗卫皱皱眉,手起刀落,沈明辉的头被砍了下来,咕咕噜噜,滚到一边。

    马车上,沈璃雪依偎在东方珩怀里,小脸贴在他胸膛上,眼睛睁着,却没有焦距。

    “璃雪!”东方珩轻轻摇摇她的胳膊,她太安静,没有了往日的朝气,他很担心。

    “我的出生,存在,都是错误!”沈璃雪蓦然开口,虽然她不是以前的沈璃雪,但她占的这具身体是沈璃雪的。

    “这不是你的错!”东方珩低头看着沈璃雪,眼瞳中满是爱怜,如玉的手指轻抚她苍白的小脸:“如果沈明辉没有做那件卑鄙无耻的事情,你现在或许是皇叔的女儿!”

    沈璃雪牵牵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东方珩,回府后,帮我搬家吧!”

    东方珩一怔,随即点头:“好!”如玉的手指轻拂她乌黑顺滑的墨丝,事情真相大白,她是林青竹的屈辱,皇叔心中会有芥蒂,璃雪的确不适合再居于战王府。

    “谢谢!”沈璃雪埋首在东方珩怀里,有泪水流了出来,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林青竹。

    “不要哭!”东方珩轻轻为沈璃雪擦去脸上的泪水,锐利的眸中闪烁着温柔和坚定:“无论你出生如何,父母是谁,我都不在乎,只知道你是我喜欢的人,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多谢你!”沈璃雪用力搂紧了东方珩的腰,小脸紧贴在他胸口上,美眸中闪烁着点点泪光,在她伤心,失落时,有个人陪在她身边,生活很美好,一切已足够。

    豪华的马车在寂静的大街上快速驶过,马车后,十多名衣衫褴褛的乞丐围到了一名白衣女子旁边,她是被两名男子丢在这里的,不动也不说话,不知道是昏了,还是死了。

    “你还活着吧!”一名乞丐小心的踢了踢女子的腿。

    “滚!”女子猛然抬起头,对着诸多乞丐怒吼,美眸中怒火燃烧,咬牙切齿的暗暗发誓:“沈璃雪,我绝不会放过你。”

    “是个活的啊!”乞丐们松了口气,色眯眯的目光在苏雨婷身上来回打转,身材真是不错:“我说哥几个,咱们好多天没开荤了,有送上门来的,不能放过!”

    “当然不能放过,老规距来怎么样?”一名乞丐搓着手,小眼睛内色光闪闪,紧盯着苏雨婷,都快要流口水了。

    “好!”众乞丐点头同意,上前一步,抓住苏雨婷漂亮的衣裙,脱衣的脱衣,扯裤的扯裤。

    “你们干什么,滚开,滚开……”苏雨婷怒吼着,挣扎着,但她武功被废,手脚筋被斩断,不能跑,不能跳,哪敌得过众乞丐们的齐心合力,不消片刻,全身的衣服都被撕破,一块一块,散落满地。

    看着她美丽的身体,乞丐们眼睛里全都闪烁起了道道色光,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脏兮兮的手用力揉搓着她娇嫩的肌肤,阵阵惊叹不绝于耳:“皮肤好白……好滑……味道真是美妙!”

    苏雨婷用力翻腾着,想要躲避乞丐们的臭手,白嫩的肌肤染了一层灰尘,他们身上散发的阵阵臭味,熏的她几欲做呕:“滚,滚开……”

    “这小妞还真波辣,哥几个就喜欢辣的,你们站到后面排队,我先来!”为首的乞丐嘿嘿的笑着,猛然用力。

    “啊……”苏雨婷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

    漆黑的夜空中,响起乞丐男子猥琐的大笑声:“没想到还是个处,赚大了……”

    圣王府璃雪阁

    “秋禾,燕月,把这几件衣服装起来!”沈璃雪从衣柜中拿出三件阮烟萝的长裙,递向燕月。

    璃雪阁里的东西都是战王置备的,沈璃雪没什么好收拾的,把自己穿的郡主衣裙脱下,换上东方珩给她衣服,将发上的发簪,珠花,耳朵上的耳环全部摘下,放进桌子上的首饰盒。

    战王府的东西,沈璃雪不会拿走一分一毫,至于林青竹的嫁妆,也留给战王,她不需要,她就拿着东方珩送她那几套衣服离开。

    “收拾完了?”看一眼燕月手中小小的包裹,东方珩面色平静,他知道沈璃雪不在意战王府的东西,他会给她最好的生活,也不需要拿战王府之物。

    沈璃雪点点头:“我们走吧!”

    “好!”东方珩伸手揽了沈璃雪的肩膀,拥着她向外走去。

    东方天空蒙蒙亮,下人们都在起床,还没有出来,府里静悄悄的,沈璃雪,东方珩走出璃雪阁,穿过二门,走向府外。

    大门口,一道雪青色的身影背对着两人,高大的身躯稳稳站立,挡住了两人的去路,只是一夜,他乌黑的发间,多了几缕银丝。

    “义父!”沈璃雪停下脚步,呼唤一声。

    战王慢慢转过身,英俊的容颜多了几分憔悴和疲惫,犀利的眸中染着悲伤,难过:“你要走?”

    沈璃雪点点头:“我不适合再住战王府!”

    这具身体是林青竹的屈辱,战王看到她,就会想起林青竹的不幸,会想起他们两人被人算计的擦肩而过,彼此都会伤心。

    战王看着沈璃雪,大步走了过来,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

    东方珩上前一步,挡在了沈璃雪面前:“皇叔,璃雪是无辜的,她的出生,她不能选择!”

    十几年来,东方珩第一次见战王动怒,滔天怒气任何人都压制不住,他有多爱林青竹,就有多恨沈明辉,沈璃雪是沈明辉的女儿,不排除他怒气未消,恨屋及屋。

    战王停下脚步,轻叹一声:“我不是想伤害璃雪,是想让她留下来,帮我照看战王府!”

    沈璃雪一怔:“义父什么意思?”

    “我要去青州,陪着青竹!”战王看着天空,嘴角轻轻扬起,她最怕黑,天一亮就要点灯笼,他在青竹林外挂的那九百九十九只灯笼,除了祝福,还为她照亮黑暗。

    如今,她香消玉殒,被埋深土,他怎么能让她独自一人面对那漫无边际的黑暗。

    “义父……”

    “皇叔……”

    “不必再劝,我心意已决!”战王摆手打断两人的话,深邃的目光看向沈璃雪:

    “璃雪,你是个好孩子,你住进王府这段时间,让我知道,为人父,是件很美好的事情,我早就把你当成了我的亲生女儿,我希望你留下来,并不止是因为青竹,我是站在父亲的立场,希望你幸福!”

    “义父!”沈璃雪清冷的眸中闪动着点点泪光。

    “王爷!”王管家牵来一匹快马,手中拿着一只包裹。

    沈璃雪一怔:“义父,你现在就要走!”

    战王点点头:“我已经向皇上请辞,皇上同意我离京,青焰京城很平静,短时间内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就算有大事发生,还有东方珩在,我相信,以他的能力,完全能够应付!”

    青焰新的战神能力非凡,他这个老战神,完全可以退居二线,放心去陪心爱之人。

    “东方珩,璃雪就交给你了!”战王拿起沈璃雪的手,郑重的放进东方珩手中。

    东方珩握紧了掌心中柔若无骨的小手:“皇叔放心,我会好好守护她!”

    “祝你们幸福!”眼前的沈璃雪,东方珩,像极了十六年前的他和林青竹,再多的言语,都显的苍白无力,唯有一句幸福,能表达战王最真挚的祝福,是啊,幸福,相爱的人历尽千辛万苦在一起了,才叫幸福。

    “多谢皇叔!”东方珩轻拥了沈璃雪的小腰,他们两人一定会在一起,不会重蹈战王,林青竹的悲剧覆辙。

    “多谢……父王!”沈璃雪能感觉到战王对她的关怀,就像是亲生父亲,关心自己的女儿。

    战王深邃的眸中染了一层喜悦,她叫的是父王,不再是义父,他也一直都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的,即便是昨天得知了林青竹的遭遇,他恨沈明辉,却没有责怪沈璃雪,事情与她无关,不能怪她。

    “保重!”战王郑重说着,转过身,大步走出门外,接过王管家手中的缰绳,翻身上了马,双腿一夹,快马飞奔出去,踏起滚滚狼烟。

    “一路小心!”沈璃雪跑出门外,对着远去的战王叮嘱。

    战王骑着快马,身后披风飞扬,宛若惊天战神,转过身,慈祥的笑着,对沈璃雪摆手:

    上半生,他在为青焰而活,下半生,他要为自己活,他和林青竹已经错过了十六年,不想再过多的浪费时间,有爱的地方,就是天堂,他会在青州陪着林青竹,守护着心中的那一份情,直到天荒地老。

    “保重!”沈璃雪站在门口,目送战王消失在遥远的天际,心中默默祝福,战王爷,你一定要幸福。

    “郡主,这是王爷让卑职交给你的!”烟尘散尽,王府门前清澈如新,王管家递上一只信封。

    沈璃雪疑惑的接过来,快速打开,一张纸张掉了出来,苍劲有力的字迹映入眼帘,看着上面的内容,沈璃雪清冷的眼眸再次被水迷蒙,突然,她眼睛一亮,转过身,快速跑进战王府。

    “璃雪,你去哪里?”东方珩疑惑的询问。

    “青竹林!”沈璃雪回答着,脚步不停快速前行。

    “我陪你!”东方珩眼眸沉了沉,急步跟了上去。

    青竹林里的机关全部关闭,沈璃雪轻松的进了林子,四处穿梭,很快来到青竹小屋前,站在小屋门口,她犹豫片刻,轻轻一轻,屋门缓缓打开。

    一步踏进,映入眼帘的不再是空空的墙壁,而是画,一幅幅画自上而下,挂满了四面墙,画上的美丽女子,穿着美丽的衣裙,梳着精致的发髻,或站,或坐,或跑,或捉蝴蝶,或放风筝,各种动作应有尽有,不过,她们拥有同一张容颜,林青竹!

    沈璃雪轻轻叹气,林青竹对战王用尽至深,战王对她也是一样。

    东方珩走进房间,看着墙壁上的面,目光凝了凝,看向沈璃雪手中的信件:“上面写了什么?”沈璃雪看到它,居然失态的跑来了这里。

    “你自己看吧!”沈璃雪递出信件。

    东方珩接过,低头一望,白色的纸张上,字迹虽然苍劲有力,但只有寥寥几句:战王府交于璃雪,等她与东方珩完婚,诞下嫡长子,东方珩若同意,可过继到战王府为战王!

    “皇叔一心一意都在为你着想!”东方珩故做无奈的叹了口气,沈璃雪有整个战王府,他们两人成亲后,东方珩敢对她不好,她随时都可以回到战王府。

    生下嫡长子后,就算东方珩过继,成为战王,下一任战王,还不是沈璃雪儿子的:“我和战王是叔侄,战王却不向着我!”

    “你是安郡王,将来会有安郡王府,身边也有一大堆亲人,而我,父母双亡,义父也走了,孤身一人,什么都没有了!”沈璃雪低低的说着,声音低沉,在现代时,她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到了古代,有了亲人,有了心爱之人,生活开始变的不一样,没想到亲情来去匆匆,短短一个多月,就离她远去。

    “你还有我,我会永远在你身边!”东方珩轻轻一笑,轻揽着沈璃雪的小腰,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周身,温暖的气息将她重重包围,沈璃雪莫名的感到心安,轻轻闭上眼睛,享受这暖人的温馨,这一刻,东方珩的身影,深深的印进了她的心里,有一种叫爱情的种子,悄悄生根,发芽:“东方珩,谢谢你!”

    柔若无骨的娇躯在怀,沈璃雪温热的呼吸透过薄薄的衣衫,渗入肌肤,痒痒的,东方珩深邃的目光微微凝了凝,慢慢低下头,蜻蜓点水般,轻轻吻了吻沈璃雪的樱唇。

    沈璃雪眼睫颤了颤,睁大眼睛看着东方珩,眼瞳清澈见底:“东方珩!”

    “嗯!”东方珩应着,薄唇再次覆到了沈璃雪香唇上,稳稳的,重重的,不留一丝缝隙。

    沈璃雪微凉的唇瓣被他紧紧含住,辗转吸吮,再也说不出话,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英俊容颜,她慢慢闭上了眼睛,刹那间只觉得漫天的松香将她紧紧包裹,神智瞬间飘飞。

    东方珩的吻很轻很柔,似春风又似细雨,让沈璃雪如沐浴在暖洋洋的阳光下,温暖着她低落的心,慰烫着她的魂。

    沈璃雪不知不觉间,伸出双臂,攀住了东方珩的脖颈,回应着他的吻。

    东方珩目光一凝,眸底闪过几丝喜悦,加深了这个吻,抱着沈璃雪的手臂不知不觉间收紧,似要将她紧紧嵌在他骨血中,再也不分开。

    “郡王,郡主!”门外突兀的响起一声呼唤,打断了情意绵绵的深吻。

    沈璃雪蓦然清醒,猛然睁开了眼睛,小脸染了一层蔷薇色,伸手推东方珩:“有人来了!”

    东方珩紧紧皱皱眉,目光看向门外,抱着沈璃雪,没有松手:“王管家是在密室说话,没在树林。”青竹林是禁地,战王府的下人们不会随便进来。

    “王管家,出什么事了?”东方珩对着门外询问,声音磁性动听,似有内力注入,传的很远很远。

    王管家知道东方珩,沈璃雪进了青竹林,若无重要事情,是不会喊他们的。

    “回郡王,战王府侍卫求见,说是南疆鬼医到了圣王府!”王管家沉稳的声音在树林中回荡。

    沈璃雪一直高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看着东方珩微笑:“南疆鬼医到了,你的病有救了!”

    东方珩点点头,嘴角微微扬起,却没有太过明显的喜悦,南疆鬼医到圣王府是件喜事,可是他的病,能不能医好,又是另一回事。

    “我们快去圣王府,让鬼医给你看诊!”沈璃雪转身欲走,看到了满墙的画卷,喃喃自语:“这些画卷,都是战王的最爱,一笔一笔慢慢画出来的,要不要收起来?”

    “皇叔喜欢青竹岳母,之前不知她对他的情意,才会将画卷深藏,如今,得知两人两情相悦,将画卷挂出,是对她的真心与爱慕,就不要收起来了!”

    “画卷问题以后再讨论,当务之急,去圣王府,让南疆鬼医给你看诊!”沈璃雪郑重的说着,抓着东方珩的手腕,拉着他快速向外走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36》,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36 鬼医抵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36并对腹黑郡王妃136 鬼医抵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