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诊病

    沈璃雪,东方珩走进圣王府客厅时,客厅里坐着一名五、六十岁的老年男子,面容冷漠,目光幽深,满头银丝轻束,一丝不苟,黑色的衣袍上绣着金色的花纹,很像古老的符咒,双手端起面前的茶杯,闻闻茶香,蹙了蹙眉。

    “鬼医!”圣王府管家走进客厅,向鬼医介绍身后的一对年轻男女:“这位就是安郡王,这位是璃雪郡主!”

    “郡王,郡主!”南疆鬼医站起身,简单行了一礼,抬头看向东方珩,幽深的目光一凝,手指快如闪电,飞速去抓东方珩的手腕。

    东方珩漫不经心的一摆手,南疆鬼医的手指擦着他的衣袖划过,却没有碰到他一分一毫:“鬼医要为本王看诊!”

    “是!”鬼医看着空空的手,眉头挑了挑,行医多年,医治强者无数,极少有人能避开他的诊脉,青焰战神,倒是名不虚传,与众不同。

    “鬼医请!”东方珩一撩衣摆,优雅的坐于主座的红木椅上,如玉的手指,轻轻搭在了白色的脉枕上。

    南疆鬼医低沉了眼睑,缓步走上前,坐在东方珩对面,两指轻捏了他的手腕,感受着指下脉搏的徐徐跳动,他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凝重:“郡王的心疾已经非常严重……”

    “可有医治的方法?”沈璃雪急声询问:神医早就断定,东方珩只有三月寿命,他们请南疆鬼医,是存了一分希望,期待着他能治病救人。

    南疆鬼医细细把着脉,眉头越皱越紧:“郡王的心疾耽搁的时间太长,又屡屡与人交手,动用内力,损伤心脉,想要痊愈,难!”

    “鬼医的意思,还是有治愈希望的!”沈璃雪坐到东方珩身侧,纤纤玉指轻握着他另只手腕的脉搏,他的病的确很严重,南疆鬼医没有把话说绝,肯定有希望。

    东方珩嘴角轻扬着浅浅的笑,不悲不喜,云淡风轻,仿佛能不能医好病,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南疆鬼医收回手,看着东方珩的面色,眉头皱的更紧:“有救是有救,不过,方法很特殊!”

    “什么办法?”沈璃雪目光一凝。

    “换心!”南疆鬼医轻松而又凝重的吐出这两个字。

    “换心?”沈璃雪一怔,她猜到南疆鬼医的方法会很特殊,却没想到是换心。

    在现代,医术发达,医生们运用最高科的机器和设备,能够为心脏不好的病人换心,但古代没有那么先近的仪器,南疆鬼医也能为东方珩换心?

    “安郡王心脉受伤严重,再极品的药材,也不可能将心完全医治好,唯一办法,就是用一颗正常的心,代替他即将停止的心跳。”南疆鬼医一字一顿,面容凝重。

    “鬼医换心,有多大的把握?”换心手术,艰巨又复杂,现代医生们有先进仪器协助,有时还会失败,这古代可是什么都没有,只能凭借南疆鬼医那双手,成功与否,全看他的能力。

    “只要找到一颗与安郡王完全匹配的心脏,老夫完全有把握,一次成功!”南疆鬼医语气微傲,自信满满。

    “完全匹配的心脏,不好找!”古代和现代一样,每天都有意外死亡的人,想找一颗心脏并不难,但想从茫茫人海中找一颗完全匹配东方珩的心脏,却没那么简单。

    “别着急,我没事!”东方珩反握住沈璃雪的小手,温柔的浅笑,似无声的安慰。

    “让岩表哥,五皇子他们巡视时多注意一下,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合适的心脏!”东方珩的病情非常严重,不能再拖了。

    “师傅!”伴随着娇俏的女声,一名身穿粉色海棠花湘裙的年轻女子端着托盘走进客厅,明媚的脸庞美丽迷人,墨色的眼瞳璀璨明亮,腰间长长的流苏随风轻舞,映着门外温暖的阳光,仿若画中走出的美丽仙子,呼吸之间三魂已被夺去七魄。

    “茶泡好了?”阵阵茶香扑面而来,南疆鬼医看着托盘上的茶壶,紧皱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

    “是,师傅尝尝看!”美丽女子温柔的笑着,拿起桌上一只空杯子,优雅的倒茶,浅黄色的茶水如琼浆玉液,缓缓流入白色的瓷杯,刹那间,阵阵奇异的香气快速弥漫整个房间。

    南疆鬼医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嘴角噙着淡淡笑意,连连点头:“不错不错,灵儿泡的茶越来越好喝了!”

    “多谢师傅夸奖!”女子微微一笑,倾国倾城。

    沈璃雪挑挑眉,想不到南疆鬼医出门治病,还随身带着名美若天仙的女徒弟照顾饮食。

    她和东方珩进客厅时,南疆鬼医闻着茶皱眉,是不喜欢圣王府的茶,这杯茶水味道极香,和圣王府招待客人的清茶完全不同,难怪他会喝不习惯。

    淡淡冷气飘散,房间的温度渐渐下降,白灵儿抬头看去,高贵的红木椅中坐着一名身穿云海蟒纹白衣的男子,高贵优雅,俊美无筹。

    他应该就是师傅要医治的病人,青焰安郡王,东方珩。

    “郡王!”白灵儿微微笑着,倒了杯热茶,递向东方珩,灵动的眼睛,美丽,迷人:“这是以多种草药融合泡出的药茶,常喝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本王不喜味道太浓的茶水!”东方珩直言回绝了白灵儿的好意,语气淡淡的,看都没看那茶水一眼。

    白灵儿的笑容有瞬间的僵硬,随即恢复正常,看向沈璃雪:“郡主可喜欢香茶?”

    “我喜欢清茶!”沈璃雪不喜欢太过浓郁的香气,这茶水的味道已经让她皱眉了,哪还能喝得下味道更浓的茶水。

    “璃雪!”东方珩倒了杯清茶递给沈璃雪。

    “谢谢!”沈璃雪接过清茶,一饮而尽,淡淡清香弥漫唇齿间,回味无穷。

    转过头,见白灵儿端着那杯无人喝的香茶,目光有些黯淡,她微微一笑:“灵儿姑娘要不要试试清茶?”

    “多谢郡主,灵儿喜欢香茶多一些!”白灵儿轻轻笑笑,左臂抬起,长长的衣袖垂下,遮去鼻梁以下的半张脸,右手端着茶杯,送到唇边,再拿出时,满满的茶杯已经成了空杯子。

    沈璃雪扬扬嘴角,举止温柔可人,喝茶还用袖子掩着,真是标准的大家闺秀。

    南疆鬼医悠闲的喝完茶,眸中闪烁着点点亮光:“郡王,你的心已经撑到了极限,如果再不医治,最多几天,就会没命!”

    沈璃雪蹙了蹙眉:“几天的时间,找到合适心脏的可能性很小!”

    “老夫独创了一套银针法,再配合药医,可以帮郡王撑半月!”南疆鬼医呵呵一笑,从袖子里拿出一套银针递向白灵儿:“先用我最近教你的那套针法给安郡王刺穴……”

    “是!”白灵儿接过银针包,看向东方珩,温柔浅笑,眼瞳深处,闪烁着幽幽光芒:“郡王请!”

    银针刺穴嘛,当然是要脱掉衣服的,在客厅里不能进行,必须去卧室,躺在床上。

    沈璃雪皱皱眉,白灵儿一举一动都优雅,高贵的让人移不开眼,相貌又这么美丽迷人……

    小手突然一疼,沈璃雪瞬间回神,抬头看向罪魁祸首,东方珩却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一道传音入密随之响起:“我不会让其他女子近身的,别吃醋!”

    沈璃雪一怔,随即明白,她刚才皱眉是在思索白灵儿的身份,东方珩却以为她在吃醋其他女子靠近他。

    “璃雪也懂银针,本王也习惯了她为我施针,不知就让白姑娘在外讲述,由璃雪为本王针灸!”白皙的小手柔柔软软,东方珩将其包裹在自己的大手中,悄悄握紧。

    南疆鬼医紧紧皱起眉头,满目不悦:“老夫独创的针灸之法,岂能外传?”白灵儿讲述,沈璃雪施针,就是间接让沈璃雪修习了针灸之法。

    “鬼医可否亲自为本王施针?”东方珩不急不恼,轻声询问。

    “安郡王的心疾很严重,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前,必须天天施针,灵儿跟随老夫多年,深得老夫真传,放眼世间,没几个人比得上她,郡王为何不想让她施针?”南疆鬼医再次疑惑不解的皱起眉头。

    “本王闻不惯浓郁的药香!”东方珩淡淡开口。

    白灵儿满身都是药香,不知为何南疆鬼医身上就没有这么浓的药香。

    南疆鬼医目光微凝,沉思片刻:“好!”他带白灵儿出来,是想磨练她的医术,东方珩不让她施针,他只好亲自来。

    “灵儿!”南疆鬼医呼唤着,拿出一枚黑色药丸,有葡萄那么大,躺在他手心里,散发着阵阵奇香。

    “师傅,这保命药丸,您终于舍得拿出来了!”白灵儿笑着打趣南疆鬼医。

    “救人性命,不得不用!”南疆鬼医呵呵笑着,将药丸递给白灵儿:“用桂花酿将它化开,再加入几味药材!”桂花酿是用鲜花酿造,提炼的是花之精华,可以入药。

    “是!”白灵儿接过药丸,微笑着看向东方珩:“安郡王,请问,圣王府可有桂花酿?”

    “这要问她!”东方珩看向沈璃雪,她可是把他喜欢喝的酒,全都给藏起来了。

    沈璃雪笑笑:“后院里有一大坛,埋在地下了,我带你去挖出来!”东方珩心疾严重,不能饮酒,她才会偷藏了他的酒。

    “谢郡主!”白灵儿礼貌微笑,笑容璀璨,目光幽沉。

    沈璃雪埋酒的后院是放酒的仓库,院子里摆着许多架子,上面晾晒着各种酿酒的材料,以及大小的酒坛,一只一只,干干净净,排烈整齐。

    没到用膳时间,下人们都在忙,院子里静悄悄的,不见半个人影,她和白灵儿各拿了一只小铲子,蹲在桂花树下,快速挖土,一层层泥土抛向一边,一只小坑显现,隐约可见下面的酒坛。

    白灵儿漫不经心道:“璃雪郡主和安郡王感情真好,还没成亲,他就事事为你着想。”

    沈璃雪目光一闪,微笑道:“青焰男子都是如此,深情体贴,白姑娘是南疆人?”

    “是!”白灵儿微微笑着,面容明媚。

    “如果白姑娘喜欢这种感情,可以嫁来青焰,以姑娘的天姿国色,高超医术,嫁个好人家,不成问题!”沈璃雪微微笑着,刻意压低了声音,就像是没出阁的女孩子们在说悄悄话。

    白灵儿目光有些黯淡,轻轻叹了口气:“郡主说笑了,南疆和青焰的生活习性相差很大呢,就像刚才喝茶,我和师傅喜欢香茶,郡王和郡主喜欢清茶,我是南疆人,早就习惯了南疆的生活,嫁来青焰,怕会口味不合!”

    沈璃雪明媚的笑容微微凝深,不着痕迹的阻挡她的试探,白灵儿不简单。

    “挖到了!”白灵儿低呼一声,放下手中铲子,快速抹去酒坛上面的泥土,露出褐色的坛顶。

    “酒坛四周土太多,不能开盖盛酒,白姑娘,你把它拔出一点儿,我去拿瓷碗!”沈璃雪,扔下小铲子,转身跑开。

    白灵儿看着深入土中的酒坛,微微皱眉:“郡主,我没那么大力气,拔不出酒坛!”

    沈璃雪蹙了蹙眉:“我听闻南疆人都好武的,白姑娘没习过武吗?”

    白灵儿摇摇头,美丽的眼晴闪烁着点点真诚:“我从小跟随师傅学医,没习过武!”

    “这样啊,我也拔不出酒坛,我去叫人!”沈璃雪笑笑,转过了身,直觉告诉她,白灵儿不简单,她没从白灵儿身上试探到什么,也不准备透露自己的底蕴。

    一名侍卫走了过来:“郡主,西凉夜太子来了!”

    话刚落,夜千泷绝色的容颜,清澈的眼睛出现在沈璃雪视线中:“璃雪!”笑容璀璨,干净。

    “千珑,你怎么来了?”暗杀夜千泷的刺客没再出现,夜千泷也不喜与人交流,整天呆在驿馆,很少出来,沈璃雪忙着处理事情,都没空去看他,没想到,他来看她了。

    “我收到飞鸽传书,四皇弟,六皇妹很快就到京城。”夜千泷的目光暗了下来:“他们来了,会带我离开青焰,回西凉!”

    沈璃雪目光一凝,随即笑道:“恭喜你,很快就要回家了!”

    “谢谢!”夜千泷清澈的目光闪了闪,却只说出这两个字,嘴唇动了动,似乎有话要说,却不知如何说。

    沈璃雪笑笑,手指着一个方向:“千泷,你来的正好,帮我把酒坛拔出来吧!”

    “酒坛,什么酒坛?”夜千泷疑惑的望向桂花下,看到了埋在土中的酒坛:“好!”

    “你是西凉太子夜千泷?”白灵儿站在桂花树下,看着一步步向她走近的英俊男子,礼貌微笑。

    夜千泷扫了白灵儿一眼,目光冷若寒冰,让人望而生畏。

    白灵儿笑笑,没再说话,看夜千泷缓步走到桂花树下,一袭黑衣随风轻扬,微微蹲下来,双手抓了酒坛的两侧猛然一提,酒坛瞬间被提出土堆。

    沈璃雪扶扶额头,她只想拔出一截,盛点酒再埋进去,没想到他全给拔出来了,拔出来就拔出来吧,有南疆鬼医在,东方珩应该不会再胡乱喝酒了:“千泷,谢了!”

    沈璃雪走到木架前,拿起瓷碗的瞬间,稳稳的木架对着沈璃雪狠狠砸了下来,木架并不重,但上面放的东西都不轻,如果砸到身上,不死也会重伤。

    重重的木架近在咫尺,沈璃雪雪眸微眯,正欲挥手打开木架,眼前闪过一道黑色衣袂,快速将她推到一边:“璃雪,小心!”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木架砸到了地上,不过,木架擦着夜千泷划过,将他的胳膊划出一条大口子,鲜血瞬间渗了出来,浸透衣袖。

    “千泷!”沈璃雪急步上前,拿出一枚银针,快速扎了几处穴道,为他止血。

    “小伤,别担心!”夜千泷安慰着,嘴角扬起一抹微笑,看沈璃雪的目光清澈见底。

    “郡主,夜太子。”白灵儿快步走到两人面前,递过一只小瓶子,目光真诚:“这是南疆独创的疗伤药,抹上后,再重的伤口,也会在十二个时辰内痊愈,不留任何疤痕。”

    “谢谢!”沈璃雪看了白灵儿一眼,接过了那瓶药,她和白灵儿无冤无仇,人家好心一片,她没必要拒绝,让两人关系闹僵,当然,药到了她手里,用不用,就是她的事情了。

    夜千泷冷冷望着白灵儿,清澈的眼瞳中居然凝出了厉气。

    “千泷,你怎么了?”沈璃雪摇摇夜千泷的胳膊,余光看向白灵儿,夜千泷对她的敌意很浓。

    “没事!”夜千泷收回目光,四下寻找:“璃雪,哪里有水井?”他胳膊上的伤口很大,若要正式包扎上药,必须先清洗清洗。

    “在那边!”小院是用来酿酒的,东南角就有一口水井。

    沈璃雪走到井边,放下水桶,打了半桶水。

    夜千泷站在她身侧,伸手扯烂了整条衣袖,鲜血溢出伤口,还在向外渗,他仿佛不觉疼,眼瞳清澈,面容平静。

    沈璃雪挑挑眉,将胳膊上的衣袖脱掉就可以,他居然将整条袖子撕下来了。

    沈璃雪捧了清水,仔细清洗过伤口,拿出一条棉帕擦去伤口附近的水珠和血迹,洒了药,用白布小心翼翼为夜千泷包扎好伤口。

    “谢谢!”夜千泷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听到耳中极是舒适。

    “你是为救我才受伤的,我为你包扎天经地义,不必说谢谢!”沈璃雪望望不远处用桂花酿化药的白灵儿,压低了声音道:“千泷,我怎么感觉你对白灵儿有敌意?”

    夜千泷看了白灵儿一眼,紧紧皱眉:“我不喜欢她!”

    沈璃雪:“……”青焰京城那么多人,他不喜欢的人多了,怎么没见他对某个人这么强烈的敌视。

    “她……可能在欺负你!”夜千泷看着沈璃雪微皱的眉头,犹豫片刻,低低的说出一句。

    沈璃雪目光一凝:“你是说,那木架是白灵儿弄倒的?”

    夜千泷摇摇头,清澈的眼瞳有些迷蒙:“她离我远,我没看到她弄倒木架!”

    沈璃雪蹙了蹙眉:“木架倒时,你们不是一起站在桂花树下吗,怎么会离的远?”

    夜千泷摇摇头:“不是的,当时我是在木架下搬酒坛,她走过去找你了!”他抬头时,看到木架要倒,就奔过去救沈璃雪了,没看到木架是谁弄倒的。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快速扫视小院,这里只有她,夜千泷,白灵儿三人,夜千泷站在桂花树下,从他的角度弄不倒木架,白灵儿拿着药丸走到半路,是站在木架一侧的,如果内力深厚,完全可以在别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弄倒木架。

    她弄倒木架的目的是干什么?砸死自己?还是试探自己?夜千泷武功高强,不会眼睁睁看着沈璃雪去死,试探的可能性最大,如果她的动作再快些,自己躲过木架,就会暴露武功。

    青焰人都知道她懂武,却没人知道她武功高低,白灵儿的试探却能试出。

    白灵儿,深藏不露啊,她真是小看她了。

    “郡主,药丸泡好了!”白灵儿端着药碗走了过来,温柔浅笑,声音如黄莺歌唱,优美动听:“我端去给安郡王!”

    “好!”沈璃雪笑着点点头,在白灵儿转身的瞬间,快速踢起一颗石子,狠狠打到了她膝盖上,她站立不稳,身体向一边倒去。

    “小心!”沈璃雪伸手接过了药碗,胳膊肘儿不经意的撞到了白灵儿胸口上,她身体向后一倾,倒在了井沿上,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猛然一滑,纤细的身体径直掉进井中。

    “扑通!”井中传来落水的闷响,紧接着响起白灵儿的呼救声:“救命,救命!”

    沈璃雪蹙了蹙眉,刚才她一连串的试探,白灵儿没有半分反抗之力,她也没察觉到白灵儿有武功或内力,是白灵儿真的不会武功,还是隐藏的太深?

    “出什么事了?”伴随着温柔的询问,小院门口出现一道浅青色的身影,容颜俊美,飘逸如仙,云淡风轻,正是东方洵。

    沈璃雪眨眨眼睛:“洵世子,白灵儿姑娘掉进井里去了,夜千泷受了伤,不方便救人,世子可会武功?”

    东方洵目光凝了凝,阔步走了过来:“好端端的,怎么会掉井?”

    沈璃雪眼睛转了转:“这个井旁许久都没打扫了,周围落了许多圆形的小果实,白姑娘可能是踩到了果实,脚下滑,没站稳……”

    “我记得,你也懂武!”东方洵挑眉看着沈璃雪,仿佛在说:“以你的武功,在她掉落井中的瞬间救下她很轻松!”

    “我忙着接药碗,一时失手没抓住白姑娘!”沈璃雪晃了晃手中的药碗。

    “救命,救命!”井中,白灵儿的呼救,一声比一声弱。

    沈璃雪嘴角微挑,看东方洵还想再说什么,抢先截住了他的话:“洵世子,白姑娘不识水性,你再耽搁下去,她就没命了!”

    东方洵皱皱眉,走到井边,低头看了看在水中不停挣扎的白灵儿,沉着眼睑猛然跃进井中。

    沈璃雪只觉眼前青影消失,瞬间又出现了,怀中多了个全身湿透的白灵儿。

    这么快就把人救上来了,东方洵的武功,也是高深莫测。

    白灵儿头发湿透,衣衫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形,不停咳嗽着,模样虽狼狈,却不会让人生厌,反而衬的她更加楚楚可怜。

    无人看到,倒在地上的白灵儿悄悄捡起夜千泷撕碎的一小片带血的黑色衣袖。

    夜千泷受伤时间不长,衣袖上的血还没有凝固,她目光沉了沉,将带带血衣袖藏好,继续咳嗽。

    沈璃雪看向东方洵,这种情况下,男子不是应该把外衣脱下,披到女子身上,表现绅士风度吗?东方洵怎么只望着深井,没有半点反应?

    再看夜千泷,袖子少了一个,胳膊又受了重伤,实在不能再脱外衣给白灵儿。

    两个大男人都不给白灵儿衣服,难道要她给?

    沈璃雪是女子,天气一热,她穿上外衣后,没再穿白色里衣,如果脱衣服给白灵儿,她就只能穿肚兜了:“来人,快给白小姐拿身衣服来!”

    三个人都不脱衣服救美,只能让下人另拿一套过来了。

    “二弟的病情如何了?”东方洵从古井中收回目光,看向沈璃雪。

    “南疆鬼医正在针灸,配上这碗药,可以撑半个月,只要找到合适的心脏,东方珩就有救!”东方洵是东方珩的亲哥哥,又住在圣王府,这件事情他早晚都知道,沈璃雪也不准备瞒他

    “合适的心脏?”东方洵一怔:“什么意思?”

    “南疆鬼医说东方珩的心伤的太厉害,药石无医,要想痊愈,必须换一颗完好无损的心!”沈璃雪清冷的目光凝重起来,合适,匹配的心脏,不容易找,他们能在半月内寻到吗?

    在现代时,近亲之间血型,器官什么的配型最容易成功,东方珩也有不少亲人,不过,他们都是皇室之人,出入坐车,前呼后拥,基本不可能出现意外,东方珩需要的那颗心,不会来自东方皇室。

    “白姑娘,衣服!”一名小丫鬟拿着一件外衣披到白灵儿身上。

    “谢谢!”白灵儿笑笑,围着衣服站了起来:“洵世子,夜太子,璃雪郡主,让你们见笑了,我先回房换衣服!”

    沈璃雪微微一笑:“白姑娘请便!”

    白灵儿裹着衣服一步一步走出小院,优雅,高贵。

    沈璃雪看着白灵儿消失的身影,无声浅笑,她绝对不是从乡野长大的。

    “璃雪,药洒了!”夜千泷清澈的提醒声响起。

    沈璃雪瞬间回神,快速端好药碗,看着夜千泷刚刚包扎好的胳膊,目光一凝:“千泷,你受了伤,先回驿馆休息,我忙完东方珩的事情就去看你!”

    “嗯!”夜千泷点着头,目光有些黯淡。

    “我去给二弟送药!”

    眼前青色衣袂飘过,沈璃雪手中的药碗已经到了东方洵手中,他青色的身影也到了三四米外。

    沈璃雪瞪着东方洵的背影,凝深了眼眸,他的武功,只怕和东方珩不相上下。

    “璃雪,我要回驿馆了!”夜千泷轻声提醒。

    沈璃雪看向夜千泷,微笑:“我送你出府!

    送走夜千泷,沈璃雪回到枫松院,白灵儿换衣服还没回来。

    东方珩已经喝下了那碗药,南疆鬼医坐在床前为他施针,东方洵站在一旁,和南疆鬼医说话,沈璃雪走进内室的瞬间,他刚好说完,她只听到一句:”换的那颗心就需要这些条件?“

    南疆鬼医点点头:”那颗心只要具备这些条件,就和安郡王完全匹配,老夫可一次成功!“

    沈璃雪微笑,古代换心,应该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别人都不知道那颗心要具备什么条件,按照现代医学来说,心和东方珩越匹配,对他越好。

    东方珩微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古铜色的胸膛上密密麻麻扎了不少银针,每一针都正中穴道。

    南疆鬼医眼中精光闪烁,又拿起一枚银针,扎向东方珩的胸膛,看着他落针的地方,沈璃雪目光一沉,急声道:”鬼医,我觉得,这最后一针,扎在左边,比扎在右边效果更好。“

    南疆鬼医皱眉看向沈璃雪:”你在质疑老夫的医术!“

    ”鬼医别误会,我略懂银针,你扎在东方珩身上的每一针,都是在疏通,让血快速回流到心脏,再从心脏流到全身,加快血流速度,这最后一针,如果扎在右边,是刺激右心,扎在左边,是刺激左心,据我所知,扎左心是让血快速流出,扎右心是让全身的血回流,鬼医这最后一针,是在为心脏使力,扎在左心的效果比扎在右心好很多。“

    现代有门课程叫生物,上面主讲人体心房,心室和血流,作用,沈璃雪学银针时,又重温了一遍,关于心脏的构造,比这南疆鬼医了解。

    南疆鬼医皱眉:”扎左心,东方珩能受得了?身体血液被老夫聚在了心脏,血流的速度极快。“

    ”东方珩是年轻人,身体还算健康,不是身体虚弱的老年人,应该没有问题,如果是为老年人施针,鬼医就要扎右心了!“沈璃雪看着那支闪闪亮亮的银针,用针用药,也是要因人而异的。

    ”好,老夫试试!“南疆鬼医下针扎到了东方珩左心上,他微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苍白的面色,也渐渐变的红润。

    鬼医连连点头,冷酷的脸上,难得的浮现一丝笑意:”郡主确有慧根!“

    ”鬼医过奖,都是鬼医妙手回春,安郡王才能得救!“鬼医的脾气,还真如传言所说,性情古怪,让人难以琢磨。

    ”郡主客气!“鬼医快速拔下了东方珩身上的银针,嘴角微微扬起,心情似乎很不错。

    东方珩睁开了眼睛,看到沈璃雪站在床边,锐利的眸中染了一抹温柔:”什么时候了?“

    沈璃雪抬头望望窗外:”快到午时了,你要用膳吗?“

    ”好!“东方珩点点头,这才发现东方洵也在这里:”大哥!“

    东方洵点点头:”二弟,你好好养伤,至于心脏的事,我来想办法!“

    ”多谢大哥,我已经让子默多加留意了!“东方珩心脏之事,太过特殊,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全靠命运。

    ”多个人帮忙,总是没错的。“东方洵轻轻拍拍东方珩的肩膀:”你好好休息!“

    ”辛苦鬼医了,请到大厅用膳!“东方洵招呼着南疆鬼医,举止高贵,彬彬有礼。

    ”多谢世子!“南疆鬼医看了沈璃雪一眼,和东方洵并肩走出枫松院。

    侍卫们摆上热气腾腾的饭菜,沈璃雪扶着东方珩走到桌边用膳。

    刚刚下床,揽住她的小腰,东方珩目光一变,紧紧皱起眉头:”你刚才去哪里了?“

    ”酒库院子里挖桂花酿啊。“沈璃雪不解的看着东方珩:”你问这个干什么?“

    ”跟谁在一起?“东方珩没有回答,继续追问他想知道的事情。

    ”白灵儿。“沈璃雪回答。

    ”除她之外还有谁?“东方珩询问。

    沈璃雪挑挑眉:”我们在院子里遇到了夜千泷,你大哥!“

    东方珩目光一沉:”是不是出事了?“

    沈璃雪睁大眼睛看着东方珩:”出了点小小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她们去后院时,他也来了枫松院针灸,刚刚才醒过来,东方洵又没告诉他事情经过,他怎么会知道?

    东方珩看着沈璃雪:”你身上有股很淡的血腥味!“

    ”是吗?“沈璃雪低头闻了闻,只闻到一股很幽静的香气,半点血腥没闻到:”可能是帮夜千泷清理伤口时,不小心沾到了衣服上!“

    扶东方珩坐好,沈璃雪盛了碗饭给他,漫不经心道:”东方珩,南疆鬼医是不是要住在圣王府?“

    ”嗯,方便就近给我诊病!“东方珩点点头。

    沈璃雪动作动了动,没有逃过东方珩的眼睛:”你不喜欢他们住在圣王府?“

    ”不是!“沈璃雪摇摇头,凝深了眼眸:”我总感觉,白灵儿不简单!“南疆鬼医她倒是没看出什么怪异。

    东方珩沉下眼睑,轻抿一口清茶:”能让南疆鬼医收为入室弟子的女子,岂会是简单角色!“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白灵儿的身份不简单!“白灵儿说她是平民之女,全家生活在山脚下,一次进山采药,机缘巧合拜了南疆鬼医为师,可是,放眼青焰京城,你见哪个平民之女有贵族千金风范的?

    ”如果你怀疑她,可以暗中试探,!“东方珩看一眼沈璃雪:”小心别让自己受伤!“

    ”放心,我没那么愚蠢,找到合适的机会,就试探!“沈璃雪坐到东方珩旁边,夹菜吃饭。

    白灵儿很聪明,她刚才的试探没出任何效果,如果白灵儿真的在隐藏,肯定暗中加了小心,她再试探,估计也试探不出什么,如果想要试到真相,必须出奇不意。

    南疆,秦若烟,秦君昊!

    沈璃雪的眼睛猛然一亮,他怎么把这两个人忘了,他们可是南疆的太子,公主,尤其秦若烟,还和她合作了一次,她送秦若烟那只男宠,她还玩的不亦乐乎,对她的作法,十分满意。

    秦若烟,白灵儿同为南疆人,一个是使毒的高手,一个是治病的高人,一个貌丑若鬼,一个美若天仙,她们两个见面,肯定有许多共同的话题,何不让秦若烟试试白灵儿。

    秦若烟,白灵儿同为南疆人,一个是使毒的高手,一个是治病的高人,一个貌丑若鬼,一个美若天仙,她们两个见面,肯定有许多共同的话题,何不让秦若烟试试白灵儿。

    ------题外话------

    (*^__^*)嘻嘻……这章暂时过度,明天开始精彩的,谢谢亲们的花花,钻钻,打赏,票票,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37》,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37 诊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37并对腹黑郡王妃137 诊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