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自取其辱

    老王爷!沈璃雪一怔,惊讶的看向老人家:“您是圣王府老王爷?”

    “不像吗?”老王爷和蔼一笑,接过侍卫递来的棉帕擦了擦脸,黝黑之色被擦去,露出一张略显苍白的容颜,眉锋笔挺,眼角锐利,刚毅的脸部线条与东方珩,东方洵有三分相似。

    “不是!”沈璃雪笑笑:“您有伤在身,怎么不在房间好好休息?”老王爷昨天吐血重病,谁能想到几个时辰后,他精神百倍的站在这里与她谈笑风声。

    “在圣王府里,我也是天天坐着,躺着,好不容易出门,自然要多走走,逛逛!”老王爷面满笑容,话语轻快,心情很不错,看着远处的一排排小帐蓬,压低了声音对沈璃雪道:“洵儿和珩儿都不知道我出来了,咱们快回去,免得被他们发现,说个没完没了!”

    子默看着老王爷,正色道:“老王爷,洵世子,安郡王已经发现您不见了,正在带人寻找……”

    身后,李幽兰的面色非常难看,堂堂圣王府老王爷,居然纡尊降贵假扮贱民樵夫,真真是胡闹,他自贬了身份,她没认出他来,不能怪她。

    老王爷年龄大了,不辩方向,无故走失,是大事,找到老王爷的功劳,可不能让沈璃雪一人贪了。

    整整衣裙,李幽兰美丽的小脸上浮现璀璨的笑意,莲步轻移,迎着老王爷走了过去:“爷爷!”声音娇娇俏俏,如黄莺歌唱,优美动听。

    “你是谁?”老王爷瞟了李幽兰一眼,语气淡漠,态度疏离。

    “我是幽兰。”李幽兰笑意盈盈的解释。

    “幽兰?哪个幽兰?”老王爷眉头微皱,显然是对这个名字没有半点印象。

    李幽兰是李府嫡女,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尤其是一身毒术,使的出神入化,是出了名的奇女子,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老王爷年龄大了,记性不好,她不和他一般见识。

    “我是左相李府的李幽兰!”名字和身份,一起报给了老王爷。

    老王爷了解的点了点头,在李幽兰明媚的笑容中冷冷开口:“没印象!”

    李幽兰璀璨的笑容猛然一僵:“几年前,我还去圣王府玩过!”

    老王爷剑眉一挑:“我病了好几年,许多事情记不太清了!”

    “老王爷,李姑娘昨晚才去看过您的,您不记得了吗?”沈璃雪眨眨眼睛,笑的意味深长。

    “她昨晚去看过我?”

    老王爷皱眉看着李幽兰:“本王明明吩咐过不见任何客人,门口又有侍卫把守,你是怎么进去的?”

    李幽兰的面色红一阵,白一阵,瞬间变了十几种颜色,纤手紧握成拳,长长的指甲,深深的扎进肉里,咬牙切齿,沈璃雪故意羞辱她,可恶。

    “李姑娘,你昨晚究竟有没有去看老王爷!”沈璃雪皱皱眉头,明知故问,李幽兰见到老王爷时,没有任何反应,分明是不认识老王爷,她在水边说的那席话,是在撒谎向自己炫耀。

    “我……我……”李幽兰低下头,尴尬的满脸通红,她怎么能告诉他们,她的确端着药碗去看老王爷了,不过,走到门口就被挡回来了,根本没见到老王爷。

    “咱们回去!”老王爷冷冷望了李幽兰一眼,让沈璃雪搀扶着,转身离开,他阅人无数,看她的目光,表情,就能猜出事情真假,这个后辈,他不喜欢。

    “爷爷!”东方珩迎面走了过来,面容冷峻,清华高贵,白色衣袂被风吹起,傲然凌人,宛若惊天战神,看老王爷的目光,尊重中带着责备:“病还没好,您怎么乱跑?”

    “在屋里闷的时间长了,出来走走!”老王爷呵呵一笑,看着沈璃雪道:“这是未来孙媳吧,你眼光不错!”

    沈璃雪眨眨眼睛:“老王爷怎么知道我认识东方珩?”她和老王爷聊天时,没提过圣王府的任何一人。

    老王爷看着沈璃雪胸前的避毒玉,傲然道:“白玉水晶燕,青焰国只此一只!”

    沈璃雪低头一望,白玉水晶燕轻轻垂在衣襟上,与香妃蓝的阮烟萝相得益彰。

    她明明一直将水晶燕放在衣服内的,什么时候掉出来了?

    见沈璃雪,老王爷相处融洽,东方珩眉头微皱,语气却是缓和了下来:“您的病还没有痊愈,早些回去休息!”

    “年龄大了,不服老不行了,这才走了一小会儿,就累的不想动!”老王爷叹了口气,将另只胳膊递向东方珩。

    左臂沈璃雪,右臂东方珩,两名年轻男女小心的搀扶着他,男的英俊灌溉,女的绝美倾城,郎才女貌,极是般配,老王爷悠然道:“你们什么时候成亲?”

    “璃雪还有两个多月才及笄,我们最快也要三个月后成亲!”东方珩回答的自自然然,他也想早点成亲,可是沈璃雪不及笄,不能出嫁。

    “这么久?”老王爷皱眉,三个月后成亲,十月怀胎生子,他岂不是要一年以后才抱得上重孙。

    沈璃雪扶扶额头,老王爷真是毫不避讳,大庭广众之下就谈他们的婚事。

    老王爷看向东方珩:“聘礼准备的怎么样了?”成亲是人生大事,马虎不得,三个月的时间眨眼就会过去,聘礼必须提前准备妥当。

    “在准备!”东方珩已经将成亲所有事宜交给管家,以他的经验,能力,定能操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老王爷点点头:“一定要尽善尽美,咱们圣王府娶亲,声势要浩大,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

    子默带着侍卫们,紧跟在三人身后保护,李幽兰就像个的陌生人一样,被晾在了一边,呆呆的站着,没人理会她。

    她恨恨的瞪着前面的三人,银牙紧咬,看沈璃雪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火,荒山野岭附近根本没人,凭空出现一名老头子,肯定就是老王爷,她怎么没想到。

    沈璃雪一定是早就猜到了老王爷的身份,才会毫不顾及的上前搀扶,呵呵,真是好本事,装的那么像,她丝毫都没看出沈璃雪的破绽。

    “爷爷!”东方洵一袭浅青衣衫,带着一队侍卫,急急忙忙走了过来,看着面容精神,却身穿粗布衣的他,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您这是去哪里了?”

    “四处逛逛!”老王爷打着马虎眼,望望成双入对的东方珩,沈璃雪,再看形单影只的东方洵,挑眉:“珩儿,你什么时候成亲?”

    东方洵一怔,显然是没想到老王爷问他这个问题,不自然的轻咳几声:“我还没遇到喜欢的女子,暂时不考虑成亲!”

    老王爷皱眉看着东方洵:“京城那么多女孩子,你一个喜欢的都没有?”

    “没有!”东方洵摇头,眸底闪过一丝黯然。

    老王爷的眉头皱的更紧:“你弟弟都要成亲了,你还单着,不像话,快点寻找,如果可以,爷爷希望你们兄弟两人同一天成亲!”

    东方洵又是几声轻咳:“爷爷,您小心脚下……”

    “别打岔,我在和你说婚事。”老王爷阅历丰富,知道东方洵想转移话题,当然不会如他所愿:“回府后,办个宴会,请些贵族千金小姐,你多接触接触,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老王爷,沈璃雪,东方珩,东方洵四人谈着事情,走向帐蓬,侍卫们散在左右两侧保护,李幽兰被彻底忽略,站在原地,眼圈通红,满目愤怒。

    从小到大,众人都是以她为中心,像今天这样,被人彻底无视,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可恶!可恶!她被羞辱,都是拜沈璃雪所赐!

    “别站着了,回帐蓬吧!”东方湛一袭宝蓝色锦袍,面容温和,却没有笑容,阔步走过李幽兰,带起的急风,吹来一阵龙涎香。

    “是!”李幽兰眨眨眼睛,消去了眸中的泪水,附近只有她一人,这样站着像个呆头鹅,确实让人笑话。

    “老王爷的病好了六七分,不会再在荒山野岭久留,你回去后,记得收拾好东西!”东方湛走出六七米远,温和的声音随风传来。

    “是!”李幽兰低声应下,悄悄看向东方湛,这位表哥是京城公认的温润公子,对每一名女子都热心关切,可她却觉得,他关心人时,态度温和,不经意间的小细节,透着淡漠与疏离,就像两人间隔了一层冰,让人无法靠近。

    老王爷大病初愈,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回到帐蓬里,简单用了早膳,躺在软塌上睡着了,东方珩,沈璃雪,东方洵退出房间,叮嘱侍卫仔细照看,各自回了帐蓬。

    沈璃雪墨丝未挽,松松系在身后,有一种混然天成的自然之美,东方珩将她按到桌前,解开乌发上的绳子,拿着木梳轻轻为她梳理头发:“怎么不绾发?”

    虽然她这个样子很美,但出门要正装才行,不绾发太过随意,会惹人闲言碎语。

    “不会绾!”沈璃雪实话实说,古代的发髻太复杂,平时又有秋禾,燕月帮忙绾发,她乐得清闲,就懒得学了。

    镜中,她乌黑的墨丝在东方珩手中上下翻飞,片刻之后就绾好了一个精致的堕马髻,几片珠花轻插,位置不偏不倚,刚刚好,湛蓝的水滴耳环与衣服相得益彰,如玉的手指轻轻为她戴上,镜中出现一名妆容精致的美儿,和沈璃雪在王府里的打扮,没什么区别。

    “你会绾发?”沈璃雪眯眼看着东方珩:“拿谁的头发练习的?”东方珩是名大男人,不但会绾发,还绾的这么精致,肯定是熟能生巧,绾过不止一次,可他是第一次给沈璃雪绾发啊。

    “你吃醋了?”东方珩笑着轻拥沈璃雪,下巴搁在她肩膀上,看向镜面,镜中的男子风华绝代,女子绝色倾城,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老实交待!”沈璃雪微眯的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东方珩英俊的侧脸轻轻蹭蹭沈璃雪美丽的小脸:“小时候,我经常见父王给母亲绾发,不知不觉着,就记住了!”

    “真的?”沈璃雪仔细一想,东方珩绾发的动作虽快,确实有些生涩。

    东方珩微笑:“我大哥也见过父王给母亲绾发,父王的动作不快不慢,很温馨,很享受,我们能看清他的每一个动作,看上两三次,就能完全记住,若是你不信,将他叫来问问!”

    “不用叫了,我相信你!”沈璃雪转过头,在东方珩性感的薄唇上印下轻轻一吻,算是给他的绾发奖励。

    可是,东方珩不喜欢蜻蜓点水般的浅尝辄止,噙着她的唇瓣,加深了这个吻,他吻的很温柔,让人如沐春风,如置暖洋洋的清泉中,不知不觉间沉溺,轻轻浅浅的呼吸,变成急促的呼吸。

    “东方……珩!”沈璃雪呼吸不畅,不满的抗议。

    东方珩依依不舍的离开她些许,看着明亮的铜镜,目光幽深,暗自平复心绪:“真想立刻就到三个月后!”声音暗哑,似在极力压制什么。

    “三个月……很快的……”沈璃雪小脸嫣红,深深呼吸。

    “郡王!”帐蓬外响起子默急切的呼唤,好像出了大事。

    沈璃雪一惊,急忙推开了东方珩,转过身去照镜子,镜中的人,粉面桃腮,双目含情,妩媚,迷人,樱红的嘴唇,微微有些红肿。

    东方珩平复了心绪,看向帐蓬门口:“什么事?”

    “回郡王,皇城守卫军的兵符被调包了!”子默挑开帘子,走进帐蓬,低低的说着。

    沈璃雪梳头发的动作猛然一顿,她有了东方珩的一半内力,耳力敏锐,虽然子默极力压低了声音,他的话,她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什么时候的事?”东方珩目光一凝,幽深似潭。

    “飞鸽传书上写的是昨天晚上,京城已经全部戒严,百姓们出城要接受非常严厉的检查!”子默恭声禀报。

    皇城守卫军负责整个青焰京城的安全,如果拿兵符的人命令他们反青焰,青焰京城必然沦陷,那青焰国也就完了。

    东方珩锐利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皇城守卫军城内加城外总共三万余人,隶属皇帝监管,兵符也是在他手里,能在皇帝手中,悄无声息调包兵符,那人一定就在皇宫!”还是皇帝身边颇为信任的人!

    沈璃雪点点头:“那人昨晚调换了兵符,到现在为止迟迟没有动静,他应该还没有出城!”没出城,无法调动城外的守卫军,自然无法造反。

    “咱们立刻赶回去!”东方珩目光凝重,正值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如果有人造反,攻陷京城,东方皇室的确会没落,但受苦受难的还是黎民百姓。

    沈璃雪想到老王爷的憔悴,疲惫,蹙了蹙眉:“老王爷的身体还很虚弱,暂时不宜长途颠簸!”

    东方珩看看外面湛蓝的天空:“那就让爷爷在这里暂住几天,大哥留下照顾他,咱们先回京!”兵符一事,事关整个青焰,十万火急,不能耽搁。

    子默牵来快马,东方珩,沈璃雪已经收拾妥当,和老王爷道了别,走出帐蓬,迎面遇到了准备上马的东方湛,李幽兰等人。

    几人相互对望一眼,什么都没说,彼此心照不宣,踩着马蹬,翻身上马。

    看到东方珩,沈璃雪共乘一匹马,东方湛目光凝了凝,没说什么,手握缰绳,专注看着前面的路。

    李幽兰挑了挑眉,明嘲暗讽:“璃雪郡主不会骑马,真是可惜了,我还想和郡主比比马技呢。”

    沈璃雪微微一笑:“身为女子,学会自己应该会的东西就可以,身骑快马,纵横驰骋,是男子们应有的阳刚风采,你一名女子,马技高超赛男子,就像男人婆,小心没人要!”

    她的声音娇娇俏俏,猛然听上去,就像好朋友之间在打趣,没有半分嘲讽的意思,李幽兰吃了哑巴亏,还不能出言反驳,否则,就是承认他是男人婆,恨恨的瞪着沈璃雪,气的咬牙切齿。

    “起程!”东方珩双腿一夹,快马嘶吼一声,撒开四蹄,急速向前飞奔,沈璃雪香妃紫的衣袂被风吹起,散出阵阵幽香。

    站在东方湛的方向,看到东方珩怀中一抹窈窕的倩影,乌黑的墨丝在风中轻轻摇曳,目光一沉,他扬起缰绳,骑马飞奔。

    李幽兰,子默,侍卫们紧随而至,十几匹快马在路上奔跑,踏的狼烟四起,烟雾弥漫。

    一行人和来时一样,急色匆匆,狂奔了一天,来到京城。

    夜幕降临,城门紧闭,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人要出城,东方珩,沈璃雪进了城,下马步行,长长的街道上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

    转过弯,走上商街,街上热闹了些许,街道两旁没有小摊了,不过,商铺都开着,有不少的行人在走动,气氛还算热闹,没有叛乱开始前的紧张与提心吊胆。

    子默走上前来,接过了东方珩手中的快马缰绳:“郡王,要去哪里?”

    东方珩锐利的目光扫视过整条街道:“进宫,面圣!”

    “表哥,我先回李府了!”李幽兰是女孩子,不适合参与朝中大事,不准备进宫。

    “好!”东方湛点点头,语气不咸不淡:“你们几个护送幽兰回府!”

    “是!”湛王府侍卫们恭声应下,护着李幽兰走上前往李府的道路。

    “璃雪,我先送你回府!”调换兵符之人,聪明绝顶,又隐藏的极深,是个很难对付的角色,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间冒了出来,东方珩不放心沈璃雪。

    “你先进宫吧,我有武功,又有子默在,不会出事的!”沈璃雪缓步走着,看街道两边的人来人往,远处炊烟袅袅,阵阵饭菜香气传来,提醒人们,到晚膳时间了。

    “看着你进了圣王府,我才能完全放心!”青焰京城藏龙卧虎,高手如林,又是兵符丢失,那人找不到机会出城的关键时刻,东方珩不敢大意。

    东方湛走在街道边,看着十米外,并肩前行,亲密无间的东方珩,沈璃雪,目光微凝,脚步一转,拐上了左手边通往皇宫的大道。

    眼前一名行人走过,他也没在意,径直前行,后背突然袭来一阵寒风,他一惊,快速侧身,锋利的匕首擦着他的衣服滑过,胳膊被划出一条极浅极淡的血痕。

    东方湛目光锐利如刀,冷冷看向身穿布衣,脸蒙黑巾的高大男子,大手微握,深厚的内力快速凝聚:“你敢偷袭本王!”

    黑衣人没有说话,露在面巾外的眼睛眯了眯,眸中闪烁的厉光让人毛骨悚然,望望带血的匕首,他挑挑眉,转头飞身离去。

    “想走!”东方湛目光一寒,手腕一翻,强势的内力对着黑衣男子打了过去,内力出手的瞬间,他胸口突然一阵血气翻腾,喉咙涌上一阵腥甜,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道路上,东方珩,沈璃雪正走着,突然听到砰的一声闷响,内力打在墙壁上的响声,别人陌生,他们两人非常熟悉。

    “出事了!”两人相互对望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快速转身,奔向闷声传来地。

    小巷里窜出一道黑色身影,巷子道路边上,东方湛倒地昏迷,借着门口的光亮,清楚看到他的嘴唇成了紫黑色,嘴角挂着一缕鲜血。

    “站住!”子默冷喝一声,飞身追向黑色身影。

    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太子东方泓带着大批侍卫赶了过来,刚才的声音很响,他们也听到了。

    看到东方珩,沈璃雪,他怔了怔,随即问道:“出什么事了?”

    “湛王被人暗算,中了毒!”东方珩看着东方湛胳膊上的黑色伤口,淡淡说着,目光越凝越深。

    东方泓挑挑眉:“来人,送湛王去太医院!”

    “是!”几名侍卫领命,快速走上前来,抬起了东方湛。

    看着东方湛胳膊上的小伤口,东方泓微微皱眉,伤口虽小,但见了血,有毒渗入身体,已是行刺成功:“三皇弟武功高强,居然也被人偷袭成功,看来,那人武功了得,安郡王可曾看到那人的模样?”

    “本王的侍卫已经去追了!”东方珩不咸不淡的说着,拥了沈璃雪的小腰,循着子默留下的印记,飞身前行。

    “你们这队留下继续巡视,你们随本宫前去抓刺客!”东方泓迅速做出安排,带着一队侍卫紧紧跟了上来。

    一眼看去,就像是沈璃雪,东方珩在逃跑,东方泓带人追赶。

    沈璃雪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很不祥的预感,事情有些不对!

    “嗖嗖嗖!”东方珩轻功很高,速度极快,不消片刻,就追上了子默,正前方,那名黑衣人拿着匕首,急速逃窜。

    东方珩目光一寒,嘴角扬起一抹冰冷的笑,如玉的手指微微握起,深厚的内力快速凝聚,翻掌打向黑衣人。

    前行中的黑衣人像是感觉到了危险,突然改变了方向,窜进了一间大宅院,瞬间消失无踪。

    沈璃雪一惊,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清冷的眸中闪烁着点点寒芒,黑衣人怎么会来这里?

    东方珩抱着沈璃雪轻轻飘落于地,看着宅院大门上方,清新飘逸的圣王府三个大字,墨色的眼瞳,越凝越深,偷袭东方湛的刺客,他紧追慢追,追进了他的家里,呵!

    “东方珩,这是个陷阱!”沈璃雪看着东方珩,清冷的声音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我知道!”东方珩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黑衣人飞到这个地方时,他就察觉到,这是个陷阱,布置的天衣无缝,针对他而设。

    “黑衣人进了圣王府!”东方泓身骑快马,带着大批侍卫来到门口。

    他们来到的速度太快,东方珩,沈璃雪来不及做任何事情。

    “怎么回事?”东方泓下了快马,狐疑的看着东方珩,仿佛在说:“刺客是圣王府的人?”

    东方珩冷笑:“太子殿下觉得,刺客杀了人,会蠢到引官差到自己家,暴露自己的身份吗?”

    东方泓上前一步,透过大开的王府门,看向幽深的青石小路:“安郡王是说,有人栽赃陷害你?”

    “难道不是?”东方珩剑眉微挑,不答反问。

    东方泓低头不语,东方珩,东方湛之间的矛盾,他知道一些,两人虽不和,却没有大动干戈,彼此之间,还留着一线见面不会势如水火的情面,说东方珩派人暗杀东方湛,他是不信的,这确实是一招栽赃陷害……

    “太子殿下!”一名侍卫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手中捧着一条白帕,上面放着黑色的不明物,细细碎碎的,像面粉。

    东方泓目光一沉,轻拈了一些,拿到鼻端轻嗅,面色大变:“这是从哪里找到的?”

    侍卫抱拳,恭声道:“回太子殿下,在湛王遇刺的地方,是那名黑衣刺客留下的!”

    东方泓目光一凛,大步走到东方珩面前,将白帕递到他面前,压低声音道:“调换兵符的神秘人也在皇宫留下了这些东西,他们应该是同一个人,安郡王,本宫要搜查圣王府!”

    东方珩看着白帕中那星星点点的黑,冷笑,刺客果然是针对他而来:“太子殿下要搜什么?刺客,还是兵符?”

    “两样都搜!”东方泓冷冽的眼眸闪烁着锐利的光芒,身为太子,他有职责找回兵符,捉拿刺客。

    “圣王府是皇上御赐,主人也姓东方,如果随随便便就让人搜查,谈何皇室尊严!”东方珩淡淡说着,漫不经心的话语,字字透着锐利。

    “你想阻止本宫搜府?”东方泓利眸微眯,看东方珩的目光,暗带凌厉。

    “不,本王只是想知道,如果太子殿下搜不出刺客和兵符,又当如何?”东方珩淡淡说着,嘴角微挑,似笑非笑,胸怀坦荡,没有丝毫的心虚害怕。

    东方泓看着东方珩坦荡,锐利的目光,暗叹一声:“安郡王,本宫知道你忠心为国,不会做大逆不道之事,但是,众目睽睽之下,刺客跑进圣王府,如果本宫不搜查,难以杜绝天下悠悠之口,皇上也会对你起疑!”

    没有针锋相对,没有强势逼迫,而是动之以理,晓之以情,东方泓的温情攻势,句句说中重点,让人无言反驳。

    “既然如此,太子殿下请搜!”东方珩勾唇一笑,没再阻拦,大大方方请东方泓进府。

    沈璃雪嘴唇动了动,东方珩急忙握住了她的手腕,悄悄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搜!”东方泓一声冷下,侍卫们手持长剑,如潮水一般冲进圣王府,在大大小小的房间、角落细细搜查。

    圣王府的侍卫准备拔剑阻止,东方珩摆手制止了他们:“太子殿下,你可要搜仔细了,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东方珩加重了可疑二字,似无声的嘲讽。

    东方泓面色变了变,看着动作粗鲁的侍卫们,慎重叮嘱:“搜查时都小心仔细,小心,不要碰烂或打坏圣王府的东西!”这是圣王府,是他东方泓的叔叔家,自己人粗鲁的搜自己人,传扬出去,让人笑话。

    “东方珩!”眼看着侍卫们搜过了前厅,就要前往后院,沈璃雪轻轻扯扯东方珩的衣袖:“如果真是设计陷害,那块兵符肯定在你的枫松院!”

    “我知道!”东方珩拉着沈璃雪的小手,缓步走向枫松院,嘴角扬起一抹冰冷的笑,敢设计他,自寻死路。

    东方泓看着两人不慌不忙,渐行渐远的身影,目光闪了闪,带人跟了上去,在东方珩,沈璃雪踏进枫松院的瞬间,抢先一步下了命令:“彻底搜查枫松院。”

    沈璃雪皱皱眉,兵符就在枫松院,她和东方珩根本来不及寻找、暗藏,万一被侍卫们搜出来,东方珩偷盗兵符的罪名就坐定了。

    他是青焰战神,手里有军队,有兵符,再被查出偷盗皇城守卫军的兵符,皇上会以为他野心勃勃,一怒之下,定会将他斩首示众。

    “二哥!”东方寒拄着拐杖,在一名丫鬟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进枫松院,看着来来回回,仔细搜查的侍卫们,目光冷冽,嘴角扬起一抹冰冷的笑。

    沈璃雪微微一怔,仔细打量东方寒,他被震伤五脏六腑,又挨了一百大板,父亲死亡,伤心过度,应该濒临死亡才对,就算他意志力坚强,勉强活了下来,也应该奄奄一息,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难道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你有伤在身,不在房间好好休息,怎么来了这里?”东方珩瞟了东方寒一眼,漫不经心的询问着。

    “王府出了大事,我哪还能安静休养!”东方寒叹了口气,在东方珩对面坐下,看他的目光,平静之中暗带阴沉与凌厉。

    “本王去换件衣服!”东方珩握握沈璃雪的小手,悄悄向她使了个眼色。

    沈璃雪心神领会,拿起茶壶,倒茶,挡住了东方泓,东方寒的视线:“太子殿下,东方公子,请喝茶!”

    东方珩趁机站起身,走进房间!

    东方寒不着痕迹的移了移身体,再次看向东方珩,屋里屋外有很多侍卫,他不怕东方珩耍花样,不过,他还是亲眼盯着比较好。

    东方珩在侍卫们的注目礼中进了内室,脱下染了灰尘的外袍,扔到椅子上,从柜子里拿了件干净的外袍换上。

    回到院子里,坐到圆桌边,端起沈璃雪递来的清茶,悠闲轻品。

    东方寒放下心思,冷眼看着枫松院美丽的一景一致,再想想他那简朴的小院,眼眸深处,暗带了一丝阴毒。

    东方珩给沈璃雪的聘礼都堆在偏房里,一箱一箱,多的数不清,侍卫们一个一个打开来看,看红了东方寒的眼睛:同样都是圣王府的儿子,凭什么东方珩,东方洵兄弟两人享尽荣华富贵,他的生活却那么简朴?

    没关系,今天过后,东方珩就是阶下囚,说不定很快就会被斩首,这美丽的枫松院,他只能到阴间居住了!

    正想着,一名侍卫走上前来:“禀太子殿下,枫松院仔细搜过,不见刺客和兵符!”

    “怎么可能!”东方寒面色一变,惊呼出声。

    见东方泓,东方珩,以及侍卫们都疑惑不解的看着他,他不自然的笑了笑:“我的意思是,二哥房间里有暗格,侍卫们搜过了吗?”

    “已经搜过,大小总共六个暗格,没发现兵符!”侍卫语气铿锵,面容冷冰。

    东方寒紧紧皱起眉头,他明明把兵符放进东方珩内室的暗格里了,怎么可能会没有?

    一角白色衣袂飘过,东方寒眼睛一亮,看着东方珩,诡异的笑:“二哥刚才进屋换衣服了!”虽然是在侍卫们的监视下换的,以他的能力,做做手脚不被人发现,还是有可能的。

    “你怀疑本王将兵符藏在了身上?”东方珩挑眉看着东方寒。

    “难道不是?”东方寒笑的阴冷嗜血。

    东方珩冷冷看着东方寒:“同是圣王府堂兄弟,三弟怎么一副巴不得我出事的模样?”

    东方寒站起身,轻哼一声,傲然道:“我只忠于皇上,如果二哥背叛了皇上,我绝不会对二哥手下留情,二哥敢不敢让侍卫搜身?”

    “三弟的怀疑都已经说的这么清楚,如果本王不让你搜身,岂不是做贼心虚!”东方珩放下茶杯,优雅的慢慢站起,手指微弯,一道强势的内力悄悄对东方寒的膝盖打了过去。

    东方寒站立不稳,砰的一声摔倒在地,一只腿高高扬起,在众人面前滑过,又掉落下来,浅灰色的靴子底上,沾着一些黑色粉末。

    “你是刺客!”东方泓目光一寒,手腕轻翻,手中长剑出鞘,森冷的利刃瞬间架到了东方寒脖颈上。

    “不不不……不关我的事,是东方珩,他陷害我!”东方寒言语无措,急声解释,他清楚感觉到锋利的剑刃紧贴着他的肌肤,只要他敢动一下,那剑就会划破他的脖颈,阵阵寒气透过肌肤,渗入身体,让人毛骨悚然。

    “物证俱在,你还敢狡辩!”东方泓伸手摘下了东方寒的靴子,将底倒过来,拿黑色粉末给他看:“皇宫里也留下了这种东西。”

    东方寒剧烈的摆手:“不……不是的,太子殿下,你听我说……这是我进厨房时,不小心沾到的……”

    “兵符呢,你把兵符藏到哪里了?”东方泓没理会东方寒的解释,紧揪起他的衣领,怒声质问。

    “兵符,兵符……”东方寒满目焦急,低喃着,愤怒的看着东方珩,他把兵符藏在东方珩内室的暗格里了,但是他不能说,不然,岂不是不打自招,主动承认兵符是他偷的。

    “不说实话?来人,送他进刑部大牢!”东方泓甩手将东方寒掼到了地上,冷冷下了命令。

    “太子殿下,饶命,饶命!”东方寒跪到在地,不停求饶,只要他咬死了,不吐口,只凭这些黑色粉末,定不了他的罪。

    如果他把一切招了,就是偷盗兵符,杀头的死罪,倒霉的是他自己,根本动不了东方珩半分。

    又让东方珩躲过一劫,可恶!

    两名侍卫走上前来,将东方寒拖了下去。

    东方泓转过身,歉意的看着东方珩:“安郡王,打扰了,实在报歉!”刺客是东方寒,他错怪东方珩了!

    “无妨!”东方珩看着嚎叫不止,被侍卫们拖出小院的东方寒,语气冷漠,目光冷淡。

    “告辞!”东方泓笑笑,他搜错了院子,怪错了好人,不好再过多停留,告辞离开。

    侍卫们紧随着他退出枫松院,整个院子只剩下东方珩,沈璃雪两人。

    沈璃雪确认四下无人,压低声音道:“东方珩,你把兵符放到哪里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50》,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50 自取其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50并对腹黑郡王妃150 自取其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