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郡王,璃雪筹备婚礼

    “东方珩,你是圣王府一脉的安郡王,手握兵权,又掌握了御林军,父皇对你多有戒备,你一状告到父皇面前,他的确会怀疑我,但更会怀疑你别有用心,你是聪明人,不会蠢到和本王玉石俱焚。”

    东方湛温文儒雅,风度翩翩,嘴角扬起的冰冷微笑,提醒东方珩事情是把双刃剑,伤敌,也会自伤。

    “东方湛,如果你敢利用璃雪,就算玉石俱焚,本王也绝不会放过你!”东方珩冷冷看着东方湛,一字一顿。

    东方湛冷笑:“没到最后,一切就有变数,本王自认不比你差,咱们各凭本事去赢美人心,如果璃雪喜欢上本王,你有天大的本领,也阻止不了我们!”东方珩松了口,不会再告他的状,他就没什么可顾及了。

    “东方湛,今生今世,璃雪只会是我的,永远都不可能属于你。”东方珩冰冷的声音如腊月寒冰,瞬间将四周的空气冰封。

    “那咱们走着瞧!”东方湛忽然压低了声音,锐利的眼眸透过暗黑的夜,看向人群中的沈璃雪。

    “……东方珩,东方珩……”女子温柔的呼唤响起,轻盈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东方湛,少打璃雪的主意,否则……”东方珩下半句话没说出来,想也知道必然是凶狠的惩罚,警告般冷冷望了东方湛一眼,迎着女子,阔步走了出去:“璃雪!”

    “东方珩,你怎么在这里?”沈璃雪看着东方珩从黑漆漆的拐角里走出来,英俊的容颜有些阴沉,白色的衣袂飘飞,说不出的神秘。

    “买栗子。”东方珩的回答简单扼要,看着沈璃雪担忧的目光,嘴角轻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这里有卖栗子的?”沈璃雪透过东方珩,狐疑的看着空无一人的漆黑拐角。

    “当然有!”东方珩手腕一翻,一只黄色纸袋出现在沈璃雪面前,里面的栗子微微冒着热气。

    “你怎么亲自来买了?”沈璃雪的目光从栗子移到了东方珩身上,他身边有暗卫,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直接吩咐暗卫们的,刚才她和林岩,楚悠然聊天,一个没注意,他就不见了。

    “暗卫们不知道你的口味!”东方珩剥开一只栗子,塞进了沈璃雪口中,截住了她接下来的话。

    栗肉又香又软,瞬间弥漫在唇齿间,沈璃雪点头赞叹:“味道不错!”

    “喜欢就多吃些!”东方珩剥开栗子壳,身后响起一阵几不可闻的破风声,东方湛飞身离开了。

    “当当当!”急促的敲锣声突然响起,沈璃雪转头看去,一名中年男子站在二十米外的高台上,用力敲锣,见众人渐渐聚拢过来,笑容满面,双手抱拳:

    “各位,我家主人喜好下棋,得一棋局,至今未破,趁着乞巧节,才子,才女云集,展出棋局,能破者,奖励宝刀一把!”

    男子拍拍手,两名下人抬来一张桌子,上面摆着那副没破的棋局,并投射到了后面的墙壁上。

    紧靠着墙壁的高桌,放着一柄小巧精致的圆刀,弯起的弧度颇大,就像少数游牧民族所用的弯刀,刀柄上镶嵌着大颗的红宝石,鞘上雕刻着古朴的花纹,一看便知是把好刀。

    沈璃雪擅长银针,长鞭,更擅长短距离的防守攻击,锋利的匕首她有好几柄,精致又造型独特的弯刀却是第一次见。

    破了棋局,就能得到圆刀么?

    沈璃雪缓步直向高台,看着那副棋局,上面的黑子白子相互交错,互相钳制,多一子则过,少一子则欠,想破局,不容易。

    沈璃雪仔细思索,脑海中破棋局的灵感时隐时现,就像白雾中的灯火,星星点点,看似就在附近,却遥远的无法触及!

    思绪,灵感到了瓶颈,找不到突破口,捕捉不到破局点,她非常郁闷,柳眉不知不觉间皱了起来。

    东方珩望望沈璃雪,再看看那把圆刀,幽深的目光看向台上的棋局,剑眉凝了凝,飘逸的身形瞬间来到棋桌前,执起一枚白子,放向棋盘。

    白子落下的瞬间,一只修长的大手凭空伸出,将一枚黑子按到了棋盘上,抬眸,正对上东方湛温和的笑容:“安郡王也来破棋局!”

    东方珩黑曜石般的眼瞳瞬间凝深,眼瞳深处,寒光闪烁,他可真是阴魂不散。

    中年男子看着棋盘上的白子,黑子,眼睛闪闪发光,眸底闪烁着浓浓的震惊:“妙,这两招棋下的真是绝妙,置之死地而后生,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破局!”

    随即,他又担忧了起来,目光扫过东方珩,东方湛,奖品只有一份,要怎么分?

    沈璃雪站在台下,皱眉头看着东方湛,他是故意来找麻烦的。

    “东方珩,你持白子,本王持黑子同时破局,都是赢家,宝刀只有一把,不好分啊。”两个人,一柄刀,若是平分,刀就会损坏,无法送给心上人了。

    “你想怎样?”圆刀被抢去一半,东方珩没有勃然大怒的厉声训斥,声音淡淡,让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你我对弈一局如何,谁赢了,宝刀归谁!”东方湛微笑着凝望东方珩,余光看了一眼沈璃雪,她想要那柄圆刀,他也可以帮她赢回来。

    “说话算数?”东方珩看着东方湛询问。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东方湛一字一顿。

    站台下,行人不但没走,还越聚越多,兴致勃勃的看向台上,美男子对弈,可遇不可求,千万不能错过。

    东方珩如玉的手指一弹,桌上的白子,黑白瞬间飞起,一子不差的快速落回了黑白棋盅里,面前的棋盘空空如也,等人重新布局。

    “你要白棋,还是黑棋?”

    东方湛微微一笑:“黑棋!”

    棋局纵横十九道,黑子一百八十一颗,白子一百八十颗,执黑子者先下,先下就可以抢占先机,掌握主动。

    锐利的目光在棋盘上扫了一遍,略略思忖之后,东方湛执起一颗黑子放下,东方珩围棋造诣不凡,他不敢大意。

    东方珩看着那颗黑棋,黑曜石般的眼眸微微凝深,东方湛这步棋看似普通,实则高深莫测,变幻多端,他不能大意,食指和中指夹起一粒白子,放在了黑子旁边,

    东方湛微微笑着,不动声色,再执一子,落下。

    东方珩随即拈了一枚白子点下。

    十几枚棋子后,东方湛发现,东方珩的围棋造诣非常之高,他的先手优势已经渐渐变弱。

    嘴角微笑渐浓,他在边关征战几年,棋艺不但没落下,还越发的精湛,他每走一步,都计算了对手后面十步,自己所落的每一步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东方珩不愧是青焰战神,下棋也喜欢掌控全局。

    手里捏着黑色透凉的棋子,东方湛笑意浅浅,看来,要赢他,就不能再走寻常路,一定要出奇不意才行。

    东方珩抬眸,看到东方湛凝深的眼眸,如大海浩瀚无边,瞬间沉溺一切,眉宇间凝着凝重与不甘,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执子,落下。

    白子长,黑子拐,白子退,黑子连,种种变化精妙异常,棋形也越来越复杂难缠。

    沈璃雪凝深了目光,她棋艺不精,也能看懂棋盘上的黑白两条大龙互相交缠,白龙宛若大杀,时常出奇不意,连出杀招,黑龙刁钻诡异,气势强盛的连连暗袭,两者到了生死截杀,性命攸关的紧急状态。

    东方珩,东方湛的棋艺都精湛的让人望尘莫及,不过,以现在的棋局来看,东方珩占了上风。

    东方湛看着棋盘上的棋局,眉头微微皱起,握着黑子的手顿在了东方珩的招式步步狠辣,毫不留情,眼看着棋局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他一定要慎重。8

    凝眉思索半晌,东方湛手中黑子落入棋盘。

    东方珩剑眉微挑,嘴角扬起一抹极浅极淡的笑,执起一枚白子放到了黑子旁,瞬间,黑子被白子重重包围,陷入困境,回天乏术。

    “你输了!”东方珩声音淡淡,如魔音一般透过耳膜直冲东方湛的脑海。

    东方湛目光一寒,手间的黑子瞬间捏成了飞灰,恨恨的看着黑白交错的棋盘,他输了,他居然又输了!

    “棋艺真是精湛!”

    “这两人才华皆是高绝!”

    “执白子之人赢了,他的才华,明显更高些!”

    行人们三五成群,议论纷纷,东方湛的面色阴沉的更加难看,一群无知百姓,也敢对他品头论足。

    “恭喜公子!”中年人笑呵呵的将圆刀交给东方珩,他的棋局破了,还看了一场精彩的对弈,这个乞巧节过的,实在是妙。

    东方珩走下高台,将圆刀递给沈璃雪,冷声道:“对弈之道,变化万千,执子之人每走一步,都对后面棋局的胜负有着百般影响,生生死死,变幻莫测,一个不留神,落子便是死!”

    东方湛面色阴沉,不过赢了一局,就嘲笑他技艺不精,好,很好,无耻的虚伪小人。

    侧目,看到沈璃雪笑意盈盈的接过圆刀,看东方珩的目光喜悦,爱慕,他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强忍着没有发作,一甩衣袖,大步向前走去:“告辞!”

    “多谢了!”沈璃雪看着手中的圆刀,快速拔出,一股寒芒扑面而来,刀锋锋利,吹发可断,是难得一见的利器。

    余光看到黑暗中,东方湛快要消失的身影,沈璃雪的喜悦沉寂下来:“东方湛输给了你,他心有不甘,肯定找机会暗中算计你,扳回一局!”

    东方珩如玉的手指抚开沈璃雪额间的一缕碎发:“我们之间的仇怨已经不止一两次,再多一次也无妨!”

    “砰!”一记烟花腾空而起,绽放出璀璨的光芒,沈璃雪看着天空,眨眨眼睛:“乞巧节也放焰火!”

    “砰砰砰!”烟花一只接着一只,不断升空,绽放出各种美丽的图形,将漆黑的夜幕照的亮如白昼。

    “在青焰,只要有重大节日,都会放焰火庆祝!”

    东方珩侧目,烟花下,沈璃雪美丽的小脸如一朵雪莲,绽放着别样的光彩:“你喜欢看烟花!”

    “烟花很漂亮,人人喜欢啊!”沈璃雪从小长于守卫森严的古堡,每天面对各种高深书籍,学习各种搏斗技艺,很少看到烟花,古代的夜空很清新,映着满天繁星,烟花更加璀璨,与她在现代时看到的,很是不同。

    “放烟花了,放烟花了!”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惊喜,各色青年男女如潮水一般,快速涌向放烟花之地。

    “咱们也去看烟花!”东方珩是男子,对烟花没有太大的向往,沈璃雪喜欢,他会陪她一起。

    沈璃雪看了看面前的人挤人,人挨人,蹙了蹙眉:“人山人海的,很容易被挤散,咱们还是不要过去凑热闹了。”

    东方珩扬扬嘴角:“咱们看烟花的地方不会挤。”长臂一伸,揽着沈璃雪的小腰,快速向前飞去。

    沈璃雪只觉脚下腾空,眼前的景色瞬间转变,双脚落地时,她站的地方已不再是人来人往的大街,而是一片空地。

    环视四周,数十名侍卫站在二十米外背对着他们,面前的空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烟花,东方珩弹指,数道烟花同时燃放,直冲云宵,红,黄,蓝,绿等各种颜色的烟花都有,点点光亮萦绕周身,美丽,璀璨,炫目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沈璃雪迈步走在烟花丛中,触目所及,阵阵烟花灿烂升空,朵朵光亮绽放出漂亮的点点星芒,让人如置仙境,美的如梦似幻。

    “喜欢吗?”东方珩走上前来,深邃的眸底闪烁着点点笑意。

    “就像人间仙境,美的让人心醉!”沈璃雪点点头,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暖暖的笑容,这是东方珩特意为她精心准备的,他为她用心至深,很值得她托付一生。

    “还有更漂亮的!”东方珩话落,一簇金色的烟花瞬间升空,流光溢彩如同瀑布,徐徐倾泻而下,金色光芒将漆黑的夜空照亮,点点流光如同金色的雪花,翩翩倾洒,飘散人间……

    巨大的金色烟花璀璨夺目,五颜六色的点点光亮自烟花筒冲上云霄,瞬间消散开来,绽放出耀眼的光芒,金色的余光徐徐飘落,远远望去,就像在下一场金色雪,美丽梦幻。

    沈璃雪站在金色雪花下,美丽的小脸上绽放着明媚的笑容,眼看着一片金雪飘落眼前,她轻轻伸出手,想要接住,可闪闪的金光尚未到达手中,已徐徐消散于天地间。

    金色的光芒映着她白皙、细腻的肌肤,如粉雕玉琢般,美的不切实际,东方珩站在沈璃雪身侧,望着她美丽的容颜,心神微微荡漾,轻轻俯下身,性感的薄唇印到了她诱人的香唇上,轻轻浅浅的吻。

    沈璃雪唇上传来温润的触感,口齿间弥漫着淡淡的松香气息,看着近的咫尺的俊颜,睫毛颤了颤,轻轻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东方珩对她的丝丝爱怜。

    瞬间,四周寂静一片,天地万物全都消失不见,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金色的烟花继续腾空,绽放,消散在两人身旁,好似为亲密的两人编织了一个美丽屏障,隔绝了外人的视线。

    黑暗中,一道锐利的目光透过金色烟花,看向最中间的那对年轻男女,男子将女子紧拥在怀中,力道大的像要揉进他的骨血中,再也不分开,毫无忌惮的肆意品尝她的美好。

    女子依偎在男子怀里,任他予取予求,两人的身影映着美丽的金色烟花,远远看去,就像一对神仙眷侣。

    暗中的人影咬牙切齿,大手紧紧握了起来,可恶,可恶。

    大街上,里三层外三层看烟花的百姓们都转过了身,目光自燃放的烟花移到金色雪花上,眸底除了赞叹就是震惊:好美!比这里的烟花美了百倍。

    东方玉儿,南宫啸也望到了这片金色雪,不知不觉得,停止了打斗,看那半空中的点点金光犹如冬日里的阳光,瞬间驱散黑暗,照亮天空,温暖人心。

    南宫啸瞪一眼东方玉儿,如果是心上人陪在自己身边,共同欣赏这金色烟花,很温馨,很浪漫,和这泼妇一起欣赏,真真是浪费了这良辰美景。

    坐在雅间中漫不经心观赏烟花的高门贵族,目光也落到了绽放金色雪上,烟花年年看,大同小异,他们早已提不起太大兴致,不过,这道金色烟花,摄人心魄般璀璨夺目,确实与众不同。

    是谁在燃放金色烟花?南宫啸,东方玉儿,林岩,高门贵族,以及平民百姓都想到了这个问题,相互对望一眼,快速向金色雪的方向奔来……

    天空中最后一束金光落下,璀璨的烟花全部燃完,东方珩依依不舍得的松开了沈璃雪,看她急促的喘息着,一张小脸嫣红如霞,嘴唇微微红肿。

    嘴角扬着浅浅的笑,爱怜的点了点她娇艳的唇瓣,柔软的触感如一股电流,从指间瞬间传到了心里,他锐利的目光瞬间变的深不见底:“璃雪,你及笄当天,我们成亲如何?”

    “太赶了吧!”沈璃雪还从未听说过,哪家的千金及笄当天就嫁人的。

    东方珩埋首在沈璃雪馨香的颈项处,深深嗅食着独属于她身上的清雅香气,东方湛从旁虎视旦旦,他不想再等着,以免夜长梦多。

    “东方珩,你从哪里弄来的金色烟花?”

    东方珩呼出的温热气息喷洒在她脖颈上,痒痒的,很不舒服,沈璃雪蹙了蹙眉,转而看向地上的烟花,烟花多是五颜六色,纯金色的,并不多见。

    “等我们成亲那天,可以燃放整夜的金色烟花。”若有似无的急促脚步声传来,东方珩依依不舍的抬起头,凝望着沈璃雪:“夜深了,咱们回府。”

    “好!”沈璃雪点点头,阵阵夜风带着寒气吹过,丝丝冷意透过薄薄的衣衫渗入肌肤,夜已经很深了。

    东方珩揽着沈璃雪的小腰,腾空飞起的瞬间,锐利的目光看向一个角落,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东方珩!”沈璃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柳眉一挑,那里有人。

    “回府再说!”东方珩身形如惊鸿,乘风飞去,空余满地碎屑烟尘,随风轻轻飘荡,提醒着众人,刚才的金色烟花不是梦境,是真实燃放过!

    星星闪闪烁烁,弯弯的月亮挂在天空,沈璃雪拽着东方珩落到了圣王府枫松院的屋顶上,俯视整个圣王府,确实四周无人偷听,她凝声道:“东方珩,你和东方湛究竟是怎么回事?”

    黑暗里那人的武功在她之上,她没有察觉不到他是谁,看东方珩的眼神,她能猜测出,那人应该是东方湛。

    东方珩坐着屋瓦,深邃的目光看向漆黑的夜空:“我五岁那年随父王进宫,在宴会厅第一次见到东方湛时,他对我和大哥就有着莫名的敌意……”

    东方湛来势汹汹,步步紧逼,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他不能再隐瞒。

    沈璃雪目光一凝,五岁孩子,第一次见面就有敌意,究竟怎么回事?

    天空星星闪烁,东方珩继续讲述:“一开始,他算计的人是大哥,两三次后,他突然转变了目标,将所有矛头指向了我……”

    沈璃雪挑眉,东方洵品性如仙,超凡脱俗,不喜与人过多计较,重重的出击打在他身上,就像打在了棉花上,得不到半点效果,回应,长久下去,敌人也会觉得没意思,主动收手。

    反观东方珩,腹黑狡猾,总能在不知不觉中将人拉入圈套,诡异的计策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东方湛对上他,可谓是棋逢对手,越战越勇,从五岁斗到现在,十几年了,还不停歇。

    “五岁前,你们一直都没有见过面?”

    东方珩点点头:“东方湛是皇子,极少出宫,我当时年龄尚小,不适合进宫,五岁那年真真切切是我们第一次相见!”

    沈璃雪皱眉,东方湛身为皇室皇子,心中向往九五宝座,却与青焰战神为敌,她以为,他们两人之间应该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没想到所有事端都是东方湛小时候莫名其妙的挑起,他究竟在想什么?

    “东方湛性子很古怪,没人摸的透!”东方珩和东方湛斗了十几年,依然没有完全看透他。

    “东方湛的母妃就任由他这么胡闹?”想要为君,脾性一定要大度,能够容人,东方湛这么斤斤计较,不是做明君的料。

    “他的母妃是李贵妃,已经过世了!”东方珩声音低沉。

    沈璃雪扶扶额头,她对皇帝后宫的事情不太了解:“皇上对东方湛如何?”

    “李贵妃是皇帝的宠妃,她的儿子,皇帝自然也是疼爱的。”东方珩没说的是,他总感觉皇帝对东方湛的关注,多过对太子的。

    沈璃雪目光一凝:“皇帝重新选御林军统领,不会是准备将统领之职交给东方湛吧!”

    统领一职可以直接任命,皇帝却要比箭,打猎来选,应该是要御林军的掌握人可以名正言顺,因为御林军原本是太子在管,如果皇帝要过来,送给东方湛,偏颇的太厉害也太明显,会引起众臣的不满。

    “或许吧!”东方珩挑挑眉。

    “你抢了东方湛的位置,皇上肯定对你心生不满!”御林军统领之位对东方珩来说,不是幸运守护,而是催命符。

    “他们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会想各种办法抢回御林军统领之位!”东方珩目光深邃,他早就知道事情会这么发展。

    “那你打算怎么办?”整个青焰都是皇上的,与他为敌,只有死路一条。

    东方珩微笑,笑容中透着说不出的诡异:“我会把御林军还给皇帝,不过,我会向他提个条件!”

    沈璃雪眨眨眼睛,凑到东方珩面前,小声道:“什么条件?”

    东方珩看她一眼,锐利的眸中隐有笑意闪烁:“天机不可泄露!”

    “一点点都不能说吗?”沈璃雪皱眉看着东方珩。

    “当然!”东方珩看看夜空,子时已过半,缓缓站起身,望向一个方向:“璃雪,你先回房休息,我出去一趟!”

    “去哪里?”沈璃雪紧跟着他站了起来,素白的小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袖:“我和你一起去。”

    “我是去做正事,独自一人快去快回,你先休息!”说着,东方珩衣袖一甩,轻妙的离开了沈璃雪的小手,修长的身形如一道流光,瞬间消失在她视线中,快的让她来不及反应,更别提跟着一起去了。

    “东方珩!”沈璃雪看着他消失的方向,狠狠跺了跺脚,美眸中怒火燃烧,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

    天空,繁星点点,沈璃雪不知道东方珩什么时候回来,跃下屋顶,进了内室休息。

    夜色渐浓,太子府的书房里还亮着灯,东方泓看着手中的信件,目光越凝越深。

    一阵清风吹过,空气中飘来若有似无的气息,东方泓一惊,猛然抬头看去,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房间中央,淡淡看着他。

    “是你。”短暂的惊讶后,东方泓恢复正常,不解的凝望来人:“找本宫有事?”

    东方珩看着东方泓手中的信件,目光幽深如潭:“来和太子殿下做笔交易!”

    东方泓墨眉一挑,定定的看着东方珩:“什么交易?”

    迷迷糊糊中,沈璃雪感觉身边萦绕着熟悉的松香,若有似无,将她重重包围,她皱皱眉,神智清醒,知道东方珩回来了,却没有睁开眼睛,翻了个身,背对着他,继续睡。

    “璃雪,璃雪,起来了!”伴随着磁性的呼唤,她身上的薄被掀开,身体一轻,被东方珩抱了起来。

    沈璃雪睁开眼睛,不悦的瞪着东方珩:“干什么?”

    东方珩阔步走向屏风后,笑的意味深长:“圣旨要到了,快点梳洗去接圣旨!”

    沈璃雪一怔,仅存的那点睡意瞬间消失无踪:“圣旨,什么圣旨?”

    东方珩诡异一笑:“你很快就知道!”

    梳洗,沐浴,绾发,着衣,沈璃雪刚刚装扮妥当,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在外响起:“圣旨到!”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战王义女沈璃雪美丽端庄,温柔贤淑,赐安郡王东方珩为正妃,钦此!”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沈璃雪谢恩站起身。

    公公将圣旨递到她手中,微笑道:“恭喜璃雪郡主!”

    “有劳公公!”命管家打赏了公公,仔细招待,沈璃雪走出客厅,入眼是一片美景,片片琼花随风轻舞,轻轻飘落,东方珩一袭白衣,迎风而立,粉色的花瓣洒了他一身,美如梦幻:

    “东方珩,咱们已经是订过婚的未婚夫妻,为什么还求皇上圣旨?”

    东方珩转身看向沈璃雪:“青竹岳母孝期未过,如果咱们成亲,名不正言不顺,东方湛更会抓着这件事情,大做文章,如果皇上赐婚,催着成亲,世人就不会多说什么!”

    沈璃雪目光一凝:“你把御林军统领之职交还给皇上了?”除此之外,沈璃雪想不到东方珩这么快搬来圣旨的理由。

    东方珩勾唇一笑:“确切一点儿说,还给太子了!”箭法比试,猎场打猎,东方湛都只比东方珩略逊一筹,如果将御林军交给皇上,皇上有足够的理由转交给东方湛,他想了个巧妙的办法,让东方湛短时间内打不了御林军的主意。

    沈璃雪蹙了蹙眉:“皇帝想把御林军给东方湛,东方泓只怕守不了太久!”

    “那就要看东方泓的本事了!”太子虽不及东方湛优秀,也不是无能之辈,拖上几个月,应该不成问题。

    东方珩如玉的手指轻轻理理沈璃雪乌黑的墨丝,深邃的眸中闪烁着点点喜悦:“从现在开始,咱们可以明正言顺的办聘礼,嫁妆了!”

    远处,一道浅青色的身影看着你侬我侬的亲密两人,目光黯淡着,仰望天空,轻轻叹了口气。

    湛王府,东方湛一拳打在桌子上,贵重的檀木桌被他打了个大洞,眼瞳深处,厉芒闪烁:

    东方珩在朝堂上,夸奖东方泓治军严谨,才能高绝,御林军在他统率下锋芒大展,获得众多大臣随声符和,成功将御林军还给东方泓。

    东方泓则借势提起了东方珩,沈璃雪的婚事,帮他们两人求得了赐婚圣旨,这两个人,肯定勾搭在一起了,联合起来打了他个措手不及,真是可恶!

    御林军暂时不急,可以徐徐图之,东方珩、沈璃雪很快就要大婚,他已经没多少时间,必须好好计划计划。

    他们两人订亲时合过八字,夫妻相克的谣言不能再用在他们两人身上,东方珩和沈璃雪几乎形影不离,想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不容易,用什么办法阻止这场婚礼呢?

    时间飞逝,转眼间炎热的夏天过去,凉爽的秋天到来。

    沈璃雪站在客厅里,看着面前摆放的匹匹红色绸缎,蹙了蹙眉:“这么多布?”虽然她也希望自己的嫁衣做的漂亮点,独特一点,但做一件嫁衣,用不着这么多绸缎吧。

    东方珩仔细拿起一匹匹红色绸缎:“大婚礼服,马虎不得,你挑个最喜欢的,让他们尽快赶制!”

    一般人家儿女成亲,都是父母操心,圣王府老王爷身体弱,圣王爷王妃已过世,战王也不在京城,沈璃雪,东方珩的婚事,都是他们自己操办,不过,他们也很喜欢这种感觉,挑的每一样东西,都是自己最喜欢的。

    聘礼,嫁妆都已经清点完毕,战王府,圣王府也布置的喜气洋洋,只差嫁衣了。

    沈璃雪纤纤手指在绸缎上一一抚过,拿起最柔软的那匹绸缎:“用这匹做嫁衣吧……”

    圣王府的衣料一匹又一匹,每匹都是极品,她挑了半天,站的都快腰酸背疼了。

    “璃雪,你再过几天就要及笄,衣服可做好了?”及笄是人生大事,不比婚礼差,沈璃雪又是战王义女,场面会很盛大,礼仪也要庄重。

    “已经试过了,很合身!”沈璃雪坐在椅子上,捧着茶杯喝茶,累的不想动。

    婚礼筹备了一个多月了,许多事情亲力亲为,每天都忙忙碌碌,脚不沾地,成亲真是件累人的事。

    一名侍卫走到门外:“郡王,有客来访!”

    “我去看看!”东方珩看着沈璃雪疲惫的面色,不忍再叫上她,准备独自去前厅。

    “嗯!”沈璃雪点点头,背靠着椅子,微闭了眼睛休息。

    眼前一道身影快速离开,随后又慢腾腾的走了过来,她蹙蹙眉,不解道:“你不是去见客人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有人来找二弟?”磁性的声音温和有礼,不是东方珩的。

    沈璃雪一怔,猛然睁开了眼睛,东方洵一袭浅青衣衫,静静的站在她两米外,风度翩翩,飘逸如仙,嘴角轻勾起浅浅的笑:“洵世子!”

    “吓到你了?”东方洵微笑的眸中闪过一抹歉意。

    “没事。”沈璃雪笑着摇摇头:“世子找我有事?”

    东方洵犹豫片刻,递过来一只盒子,盒子是浅红色的,外面套着浅红的丝线,包装极是精美:“这个应该是你的。”

    沈璃雪眨眨眼睛,疑的解开丝线,打开盖子,一件浅紫色阮烟萝的湘裙现于眼前,上面绣着美丽的兰花,一朵一朵,极是漂亮。

    “这是?”沈璃雪的目光猛然一凝,看向东方洵。

    东方洵的微笑自自然然:“这是我在湖边捡到的,当初不知是哪家小姐的衣服,后来,看你喜欢穿湘裙,尤其爱阮烟罗的料子,我猜想,这衣服可能是你的!”

    “多谢世子!”沈璃雪笑笑,这件衣服的确是她和东方珩在湖边练轻功时,被风吹走的那条,她以为掉水里了,没想到是被东方洵捡到了。

    “不必客气,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东方洵微笑,目光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英俊男子,笑容一凝:“二弟回来了!”

    东方珩淡淡答应一声,在沈璃雪略带尴尬的目光中走到桌边,拿起盖子,用力盖上了盒子,故意发出的巨大响声震慑人心:“大哥也到了成亲的年龄,可有喜欢的姑娘?”

    东方洵微微一笑:“我不如二弟有福气,至今没遇到心爱的女子!”

    “京城女子那么多,总有适合大哥的,等我和璃雪成亲后,在圣王府举办小型宴会,邀请名门贵族的未婚女子们前来参宴,大哥慢慢挑选,肯定能遇到喜欢的……”东方珩声音淡淡,语气沉重。

    “二弟费心了!”东方洵温和的笑容中带了些许苦涩。

    “应该的!”东方洵冷冷应了一句,看东方洵踏出房门,渐渐走远,目光一沉,伸手抓起了盛衣服的盒子。

    “东方珩,你干什么?”沈璃雪一怔,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袖。

    “这件衣服,你还准备穿?”其他男人暗藏了许久的衣服,再穿到沈璃雪身上,只是想想,东方珩就觉得气愤,那人是他大哥,他更觉不舒服。

    三岁那年的事情,他记不太清了,隐约中,有点模糊的印象,他在一间典雅的内室里看到床上躺着一名刚刚满月的小女婴,甜甜的睡着,很可爱,鬼使神差般伸臂抱了抱,他这一抱,就有了两人的婚约,一世的情缘。

    后来他知道,那是圣王准备订给东方洵的世子妃,如果他没有跑到床前,现在和沈璃雪成亲的人就是东方洵,严格来说,是他抢走了东方洵的未婚妻,他可以用一切补偿东方洵,只除了沈璃雪,她是他想要守护一世的人,绝不会让步。

    “这件衣服我不会再穿,你大哥把衣服送过来,就是表明对咱们的婚事没有企图,他是个合格的哥哥,对你很好,如果你把衣服扔了,就是在打击你们之间的亲情。”东方珩的父母已经过世,沈璃雪不想他连哥哥也失去。

    “放心,我会悄悄处理掉这件衣服,不会让大哥知道的!”东方珩只是不想让沈璃雪再见这件衣服,不准备打击东方洵。

    东方珩,沈璃雪看着衣服盒子,没注意到阴暗的拐角里,一道人影偷听到了他们的只言片语,眸中闪烁着森森寒芒,快速跑出了圣王府。

    ------题外话------

    (*^__^*)嘻嘻……终于要大婚了,啊啊啊……不容易哇……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56》,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56 郡王,璃雪筹备婚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56并对腹黑郡王妃156 郡王,璃雪筹备婚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