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谁算计谁

    东方湛冷眼看着东方珩,怒道:“东方珩,兵部打造了大批新式羽箭,箭尖相同者多如牛毛,虽然还没有下发到侍卫们手中,也不排除有人拿了新箭出来试用,你仅凭一支羽箭,就断定本王是射杀洵世子的凶手,未免太过主观臆断。”

    射杀世子,罪名滔天,他岂能承认。

    “兵部每出一批羽箭,都会记录在册,新式羽箭,一直都在打造中,从未有人领取过,换言之,除了你湛王府,名门贵族甚至于皇宫里都还没有这种羽箭!”东方珩的声音冷若寒冰,四周的空气快要被冰封。

    “如此说来,你认定是本王射杀了洵世子?”东方湛低沉的声音听的人心底发寒,锐利的眼眸闪烁着幽冷光华。

    “本王只是凭证据来断,所有证据指向湛王爷!”东方珩冷眼看着他,幽深的眼瞳冰冷流转。

    “本王最讨厌被人冤枉!”东方湛咬牙切齿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嘴角隐隐扬起一抹冷笑。

    怀疑又如何,那只羽箭不能做为证据,只要他咬死了不知情,东方珩不能把他怎么样。

    “是不是被冤枉了,湛王心里最清楚!”东方珩的目光冷若寒冰,害死他大哥的罪魁祸首,他绝不会放过。

    两人凌厉的视线在半空中交锋,电光火石间已过了上百招,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无边的杀意在空气中迅速漫延,院里的气氛剑拔弩张,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气氛静的诡异,强势的压力压的人险些喘不过气,侍卫们深深呼吸着,不着痕迹的后退,看安郡王,湛王的目光有些惊恐,他们两人之间的争战非同小可,如果离的近了被波及,性命难保。

    眼看着两人就要动手,林岩急声道:“安郡王,湛王爷,射杀世子,非同小可,你们两位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估计争到天亮也争不出结果,不如,进宫让皇上定夺。”

    东方湛是皇帝的亲生儿子,东方珩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杀了他,皇帝肯定会龙颜大怒,到时,虽然为东方湛报了仇,却会连累他自己、圣王府,还有沈璃雪,为了一名恶人,搭上这么多人的性命,不值得。

    东方珩如玉的手指紧紧握了起来,抬眸看着天边的绯色云彩,就像看到了沈璃雪美丽的小脸,她还在王府等着他,为了她,他也不能让自己出事。

    冷冷望了东方湛一眼,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外走去。

    安郡王被他说动,准备进宫了!林岩暗暗松了口气,看向东方湛:“湛王爷请!”

    东方湛看着东方珩远去的身影,凝深了眼眸,羽箭被发现,东方珩一口咬定是他射死了东方洵,这么多侍卫听到东方珩的指责,事情已经闹大,他根本掩饰不住,更别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东方珩进宫,逼着他也要进宫,他已经骑虎难下,若是退缩,反倒会让人觉得他心虚,无妨,进宫就进宫,他随机应变就是。

    御书房

    皇帝犀利的目光扫过满满几大箱的羽箭,落到了带血的那几支上:“这些羽箭箭尖一模一样?”

    赵公公手持拂尘,俯下身子,恭声道:“回皇上,已经请兵部的人仔细鉴定过,确实是同一批!”

    皇帝目光一凝:“兵部可打造过这种羽箭?”

    “回皇上,兵部的确在打造新式羽箭,大到形状,长短,小到羽毛的根数,箭尖的长度都一一记录在案,不过,这些羽箭的箭尖所用材料十分特殊,兵部没有任何记录!

    ”赵公公沉着眼睑,低声回答,同情的目光悄悄望向东方湛,湛王居然在私自造箭,罪名滔天哪。

    皇帝锐利的目光猛的射向东方湛,怒问:“湛儿,这是怎么回事?”湛王府出现兵部里没有的箭,也就是说,湛王背着他在私自打造羽箭!

    “回父皇,儿臣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东方湛皱起眉头,目光疑惑,仿佛真的不知道这些箭的来历。

    “你府里多了来历不明的箭,你都不知道?”皇帝冷冷看着他。

    湛王府没有女主人,府里府外由管家管理,但一些大小事情,还是会过问主人的,这么多的羽箭,若说东方湛完全不知情,皇帝绝不相信。

    “这两种箭相差无已,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儿臣平时只想着练好箭法,没注意过这些小细节!”东方湛小声嘀咕,三言两语,将责任推了个干干净净。

    冷冷扫了东方珩一眼,利眸中满是冷意,东方珩想治他的罪,可没那么容易。

    众人一想也是,湛王爷箭法高绝,平时只想着练箭了,哪有时间细看箭是不是兵部打造的。

    东方珩看着羽箭箱子上晕染的暗黄,冷声道:“羽箭从兵部运到王府,都是放在兵器库里的,湛王爷怎么会放在不起眼的角落房间里?莫不是兵器库满了,放不下这几箱羽箭?”

    世人皆知湛王爷喜欢射箭,湛王府占地几十顷,兵器库肯定也大的离谱,会放不下这几箱箭,开什么玩笑。

    御书房里的都是聪明人,略略思索,就想到了真正的原因,这些箭见不得光,所以才没有放到兵器库里。

    “东方湛!”皇帝的面色瞬间阴沉的可怕,怒不可遏,他这个儿子,真的背着他在私造兵器,呵,想造反吗?

    东方湛跪倒在地,慌忙道:“父皇息怒,羽箭之事,真的与儿臣无关!”

    私造兵器,罪名滔天,皇帝已经怒到了极点,他不能再继续打太极,必须要想个办法来解决。

    东方珩能将他逼到这种地步,真是好手段!

    “来历不明的羽箭,出现在你湛王府,你居然敢说与你无关!”皇帝愤怒的咆哮着,抓起桌子上的奏折,狠狠砸向东方湛。

    东方湛径直跪着,不闪不避,任由奏折砸到他宝蓝色的锦衣上,有一道奏折擦着他的脸颊划过,英俊的侧脸上顿时突现一道浅浅的红痕。

    “回父皇,儿臣一直痴迷练箭,府内大小事情都交于管家,这些箭,儿臣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不如,将管家叫来,问问他!”

    羽箭之事,他会处理妥当,皇帝已经对这些箭起了疑,他不能再和这些箭沾上任何关系。

    皇帝冷冷凝望着跪地的东方湛,没有说话,眸中的冷芒消去些许。

    赵公公见状,尖细的嗓音对着门外高喊:“宣湛王府管家觐见!”

    知道东方湛在想办法推卸责任,东方珩没有阻止,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

    稍顷,管家来到,衣袖垂地,恭敬行礼:“卑职参见皇上!”

    “这些羽箭是怎么回事?”皇帝没说半句废话,手指了羽箭,直接开门见山。

    管家转身看了满箱的羽箭一眼,蹙了蹙眉:“回皇上,这些箭是温国公送来的!”

    温国公!众人又是一惊!事情怎么又和他扯上关系了。

    “何时送的?”皇帝压下了心里的震惊,冷声询问。

    “回皇上,是两个多月前,温国公离京上任的前一天,送来的湛王府!”

    “管家真是好记性,两个多月前的事情,记的一清二楚,想也不想,张口就答。”东方珩剑眉微挑,平静的语气暗带嘲讽:“温国公送来的羽箭也是羽箭,你怎么没让人放进兵器库,而是堆在了角落的房间里?”

    “回郡王,箭送来时,卑职正在清点兵器库,那里乱蓬蓬的,卑职就命人将羽箭放进了角落房间,本想着打理完兵器库再搬回来,哪曾想事情一多,就给忘记了!”管家不好意思的呵呵笑笑。

    “事情真是凑巧!”东方珩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管家早不清点库,晚不清点库,偏偏在温国公送箭来时清点兵器库,呵呵。

    “的确是很凑巧!”管家不自然的笑了笑,笑容尴尬。

    东方珩看了管家一家:“温国公莫名其妙送箭给湛王,你就没有怀疑?”

    管家笑笑:“温国公要离京了嘛,卑职以为他是短时间内用不着这些羽箭,才会送来给湛王,便没有多想!”

    世人皆知湛王爱射箭,家里羽箭多,不用了,送给他倒也没什么奇怪。

    “来人,速召温国公回京!”皇帝目光阴沉,冷声下了命令。

    十六年前,温国公也是军中的大将,跟随战王东征西战,箭法高明,若说是他射死了洵世子,也不无可能!

    望着皇帝凝重,深思的目光,东方湛高悬的心稍稍放下一些,皇帝开始怀疑温国公了,他脱了几分嫌疑。

    “温国公已经离京两个多月,我大哥是今天被杀,就算箭是温国公送的,温国公那里还有这种箭,他也没有动手杀人的时间!”

    东方珩冷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在御书房内响起。

    东方湛目光一凝,猛然转头看了过去,正对上东方珩冷若寒冰的目光,眼瞳中厉光闪烁,东方珩是铁了心思要置他于死地,可恶!

    “我大哥武功高强,一般人射不到他,若是三箭连发的高超箭术,就要另当别论!”

    东方珩迎着东方湛的目光,语气冰冷,一字一顿,声声指责东方洵就是射死东方洵的罪魁祸首。

    “安郡王,你也会三箭连发!”东方湛嘴角微挑,似笑非笑,如果说东方洵死于三箭连发,东方珩也是嫌疑人,他们兄弟两人同喜欢一名女子,相互争风吃醋之事,大半个京城都知道了。

    想到那名女子,东方湛的目光瞬间沉了下来,沈璃雪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漫不经心的一一颦一笑,都会让人心动。

    “温国公临走前,把箭送到了湛王府,没送到圣王府。”东方珩目光冷冽,换言之,湛王府里有这种箭,圣王府没有,他根本无法用这种箭来杀人。

    “东方洵被射杀前,是在山上采药的,深山野林,多有毒虫,毒蛇出没,更有毒花、毒草横行,有没有可能,他先中了毒,身无反抗之力,被人轻易射杀?”东方湛凝深眼眸,做思考状,将谋害东方洵的罪名安到他身上,痴心妄想!

    “大哥的尸体就在顺天府,想知道他死前有没有中毒,叫来仵作,一问便知!”东方珩赶到出事的山脚下时,东方湛的身体已经凉透,但他衣服上的血是鲜红色的,没有任何中毒的痕迹,东方湛休想找理由脱罪。

    东方湛嘴角微挑,漫不经心的附合道:“那就叫仵作前来……”

    “别吵了!”皇帝皱着眉头,厉声打断了东方湛的话,看着那一箱箱的羽箭,冷声道:“私造羽箭,胆大包天,射杀世子,更是罪无可恕,朕会查明真相,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

    东方珩看着皇帝,紧紧皱眉,他的意思暂时不会处置东方湛!

    “东方湛,羽箭,洵世子之事,你也有嫌疑,去无忧宫关禁闭,真相查明前,不许出宫!”皇帝语气微冷,变相囚禁了东方湛。

    “儿臣遵命!”东方湛低沉的语气中隐隐透着气愤与不甘,听到别人耳中,是自己没做坏事,无故被关了禁闭,很生气。

    “都退下,朕想一个人静静!”皇帝坐于龙椅上,疲惫的目光扫过东方珩,东方湛,管家等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微臣(儿臣)告退!”东方珩,东方湛行了一礼,退出御书房。

    皇帝看着屋顶的画栏,轻轻叹了口气:“赵公公,你说,湛儿会是射杀洵世子的凶手吗?”

    “这……”赵公公目光闪烁几下:“湛王爷温和有礼,不像是那般凶残之人,可安郡王的指责又有凭有据……”言语没棱两可,典型的中间派,两边都不得罪。

    “你也退下吧!”皇帝望着窗外,又是一声叹息,东方珩言词凿凿,有凭有据,东方湛气愤难忍,高呼冤枉,事情复杂难辨,他也不知道究竟应该相信谁了。

    皇宫内,绿树青青,树荫满地。

    “东方珩,你扳不倒本王的!”四下观望无人,东方湛突兀的说了一句,挑衅的看着三米外的东方珩。

    “东方湛,不要高兴的太早,本王一定会找到证据,让你以命抵命!”东方珩目光锐利如箭,声音冷若寒冰。

    “那本王就等着你的证据!”

    东方湛看着道道青石路,目光微闪,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东方珩,你回王府肯定能见到沈璃雪吧,替我代句话,就说,我很想念她,如果她愿意,湛王妃的位子,就是她的!”

    东方珩锐利的目光如道道利刃,猛的射向东方湛:“璃雪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

    东方湛挑挑眉,看着东方珩阴沉的面色,心中得意的大笑,继续刺激他:“本王和璃雪同床共枕过,有关心她的资格……”

    “滚!”东方珩怒斥,手腕一翻,排山倒海般强势的内力,对着东方湛狠狠打了过去。

    东方湛没料到东方珩敢在皇宫对他动手,躲闪的动作慢了半拍,修长的身体被震飞出七八米远,掉落在坚硬的地面上,左肩被打中,整左臂都麻麻的,毫无知觉,生平第一次,他尝到了被人重伤的滋味。

    “东方珩!”抬头狠瞪着那名罪魁祸首,眸中厉光闪烁。

    强势的掌风惊动了附近的宫女,太监,看着青石路上剑拔弩张的东方珩,东方湛,他们远远的站着,怯怯的看着,不敢上前,眸中满是惊恐,安郡王发脾气,真是太可怕了。

    “再让我听到你侮辱璃雪,掌风打的,就是你的头!”东方珩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白色衣袂飘飘,气势如仙,目光却宛若地狱修罗,冷冷扔下一话,一甩衣袖,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外走去。

    “呵呵!”东方湛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捂着左肩慢慢站起身,冷冷的笑了起来,东方珩这就受不了了么?这才只是个开始,沈璃雪很迷人,又是东方珩真心喜欢的人,他绝不会轻易放过。

    圣王府,枫松院,沈璃雪站在门口,来回走动,看着漆黑一片的天空,心中暗暗焦急,东方珩这么晚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早知道,她应该跟着他一起去皇宫的。

    突然,一道白色身影映入眼帘,英挺的身形,俊雅的容颜,正是东方珩,他缓步走着,眼神疲惫,身形落寞。

    “东方珩!”沈璃雪惊呼一声,快步迎了上去,看着东方珩悲伤的面容,她嘴唇动了动,素白的小手轻抚着他英俊的容颜,轻声道:“事情怎么样了?”

    “璃雪!”看着沈璃雪,东方珩幽暗的眸中闪过一道亮光,伸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贪婪的吸吮着独属于她身上的味道,喃喃自语:“幸好有你在我身边!”

    父母过世,哥哥也没有了,他还有沈璃雪,他不是孤单一人。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绝不会离开你!”沈璃雪也抱紧了东方珩,在他耳边宣誓般低喃。

    他的父母,哥哥,相继离他而去,虽然他什么都不说,也从未在人前表现过伤心难过,但她知道他心里很苦,她会陪在他身边,与他共同面对那些未知的苦难。

    东方珩重重的点头,眸中隐有点点光芒闪动,他还有沈璃雪,他的未来,还有希望。

    温国公上任的凌州,距离京城千里,皇宫派侍卫八百里加急,赶往凌州押人,两天一夜后侍卫传来消息,温国公的知府小院空无一人,他挂印而去,不知所踪。

    沈璃雪,东方珩坐在凉亭里商量东方洵的葬礼事项,午后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晕染出点点金色的光晕,朦朦胧胧,说不出的美感。

    听到侍卫传来的消息,又惊又怒,皇帝下过消息后,东方珩为防东方湛在暗中做小动作,也派人去了凌州,没想到还是被东方湛的人捷足先登。

    “温国公失踪了,洵世子的大仇未能得报,两位可是在伤心?”伴随着漫不经心的询问,东方湛大步走了过来,看向凉亭里的沈璃雪。

    “湛王爷亲自出手,温国公岂有不失踪的道理。”东方珩冷冷说着,起身挡住了沈璃雪,截断了东方湛看她的视线。

    温国公是外臣,私自打造利箭是犯了重罪,皇帝已经对他起了疑,只要他踏进京城一步,立刻就会被抓起来,关进大牢,面对永无止境的拷打,万一他受不住逼供,将事情和盘托出,倒霉的是东方湛。

    温国公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东方珩看在眼里,他虽好权势,却没有一统天下的野心,更别提私造兵器,造反了。

    他逃跑,是承认他私造羽箭,他逃得一命,也间接证明了东方湛是被冤枉的,东方洵之死,私造羽箭都和东方湛扯不上任何关系,他将所有责任摘了个干干净净,轻轻松松就逃离了制裁!

    真是一举两得的好计策!东方珩如玉的手指紧紧握了起来,利眸中冷光闪烁。

    如果说东方珩以前只是在怀疑温国公投靠了东方湛,那现在完全可以肯定,他们两人是勾搭在一起的。

    “东方珩,父皇解了本王的禁足令,就是相信本王没有谋害洵世子,你再出言不逊,就是在质疑父皇的决定!”看不到沈璃雪,东方湛心中不悦,满腔怒气都撒在了东方珩身上。

    “东方湛,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本王一定会找到证据,将真正的罪魁祸首绳之以法!”东方珩冷冷看着东方湛,刚解了禁足令,他就明目张胆跑来王府挑衅,真是迫不及待啊。

    “找到真凶为洵世子报仇是好事,本王就静等安郡王的好消息!”东方湛挑衅的看着东方珩,眸中闪烁着一抹幽华冷芒,东方珩就算能力滔天,也找不到温国公。

    找不到温国公,就治不了他的罪,治不了他的罪,怎么给东方洵报仇,一腔热血,不过是纸空谈,说说大话而已。

    “管家,送客!”话不投机半句多,东方珩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本王是来看老王爷的!”东方湛温和微笑,眸中闪烁着浓浓的挑衅与戏谑,仿佛在说:“本王不是来看你,你没有资格下逐客令!”

    东方珩目光一凝,身后,沈璃雪想要起身怒斥东方湛,他伸手按住了她:“滚,圣王府不欢迎你!”

    老王爷身体弱,东方洵死亡的消息,一直都瞒着他,东方湛来圣王府看他,绝对没安好心,肯定会透露出东方洵已死的消息,到时,老王爷深受打击,轻则重病不起,重则命丧黄泉。

    “本王好心好意来王府看望老王爷,这就是你安郡王的待客之道?”东方湛见不到老王爷,也不气恼,继续刺激东方珩,他杀了东方洵,东方珩出于礼貌,要热心招待他,肯定会气炸了肺。

    东方珩看着东方湛,勾唇冷笑:“对客人,本王会好好招待,但对于杀人不眨眼的禽兽畜生,本王不屑为伍!”

    “你!”东方湛冷冷看着东方珩,眸中厉光闪烁,他居然骂他是禽兽。

    “送客!”无视东方湛愤怒的眼眸,东方珩再次下令。

    几十名暗卫凭空出现,面无表情的步步逼近东方湛,似要强行将他赶出圣王府。

    “不必送了,本王自己会走!”东方湛看了东方珩身后一眼,只看到一角香妃紫的衣袂,眸中隐隐闪过几分失落,转过身,大步走了出去。

    嘴角噙着森冷的笑,刺激了东方珩,他的目的达到了,离开圣王府也无妨。

    东方珩找不到温国公的,他很快就会成为自己的手下败将,到时,他一定会让沈璃雪看清楚,他比东方珩强!

    “温国公半点消息都没有吗?”东方湛离开圣王府,暗卫们也退了下去,沈璃雪看着东方珩阴沉的面色,小心的询问着。

    东方珩目光凝深:“皇上已经对苏烈下了通辑令,我也派出许多侍卫明察暗访,查了这么多天,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一定是东方湛在暗中捣鬼。”他究竟把温国公藏到哪里去了?

    沈璃雪皱皱眉,淡淡道:“温国公本是名门望族,身份尊贵,受人尊敬,养尊处优,如今成为青焰逃犯,都是拜东方湛所赐,他年龄大了,又身中巨毒,肯定吃不了太多的苦,他所住的地方,肯定是安全又舒适之地!”

    东方珩目光微沉:这样的地方多了去了,温国公究竟在哪里?

    “青焰大街小巷都贴满了温国公的通辑令,现在的他,就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大白天,他定然不敢在街上乱逛!”

    看着东方珩阴沉的面色,沈璃雪眼睛眨了眨,玩笑道:“你说温国公会不会在深更半夜,扮个黑衣蒙面人潜进湛王府找东方湛?”

    他是为东方湛担了恶名,被世人唾骂,来青焰京城找东方湛庇护,名正言顺。

    东方珩的暗卫一直在监视着东方湛的一举一动,暂时还没发现他和陌生人接触,温国公肯定还没有与东方湛见过面。

    “东方湛从不养无用之人,温国公已经背了恶名,不能再出现在明面上,就算他要用温国公,也是用在暗地里的。”东方珩看着青石小路,目光沉着,温国公究竟藏到了哪里?凌州附近都快掘地三尺了,依然没有他半分消息。

    青焰京城也遍布了圣王府的眼线,都没发现温国公,他藏的可真够巧妙。

    蒙面人,用在暗里!

    沈璃雪的眼睛猛然一亮:“东方珩,你还记不记得咱们逃出湛王府时,有几名黑衣人攻击咱们?”

    东方珩目光一凝:“你是说,那几名黑衣人有问题?”

    “若我没有猜错,被我用银针扎退的黑衣人,就是温国公!”沈璃雪目光凝重,那人掉落时的惨叫声,她一直觉得熟悉,现在仔细一想,可不就是温国公。

    东方珩锐利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你确定没有弄错?”

    “绝对错不了,我曾听温国公说过许多次话,他的声音,我很熟悉!”沈璃雪看着东方珩,目光清冷,语气坚定。

    难怪东方湛那么肆无忌惮的前来挑衅,因为温国公早就以另外的身份暗藏在他身边了,他吃定东方珩找不到温国公,治不了他的罪,才会嚣张得意,毫无顾及。

    “黑衣人袭击咱们的时候,东方湛的箭还没有被发现,温国公应该在凌州任职,怎么会以暗卫的身份出现在湛王府?”东方珩皱紧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问题,我也想不透!”沈璃雪摇摇头,她百分百肯定,那名黑衣人就是温国公:“你打算怎么做?”

    东方珩冷冷一笑:“温国公委身湛王府做暗卫,想抓他就要去找东方湛!”

    话说东方湛出了圣王府,想着东方珩那阴沉的面色,嘴角微微上扬,心情说不出的畅快淋漓,呵呵,这么多年的争斗,他终于将东方珩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漂漂亮亮,干脆利落的赢了一次。

    这次是东方洵,下次就是沈璃雪、老王爷,他要将东方珩所拥有的一切全部抢走,销毁!

    不知不觉的,东方湛走进一条寂静的小巷。

    “嗖嗖嗖!”数不清的黑色羽箭如蝗虫过境,密密麻麻对着他飞射而来。

    东方湛看着那雨点般密集的羽箭,目光一凝,是谁这么胆大包天,居然敢偷袭暗害他!

    “刷刷刷!”数十名暗卫凭空出现,围在东方湛身边,手持长剑,快速斩落一根根黑色羽箭。

    看着将他护在中间,全力斩落羽箭的暗卫们,以及不停飞射而来的黑色羽箭,东方湛的目光阴沉的可怕,偷袭他的人,是东方珩么?拿不出证据将他绳之以法,就想用这种方法射死他。

    “哧!”一支利箭划破长空,越过重重拦截,射向东方湛。

    “王爷,小心!”一名暗卫扑上前,挡在了东方湛身前,那支箭深深射入暗卫的心脏,暗卫倒地死亡。

    东方湛一怔,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相同的情景,美丽的山脚下,一袭浅青衣衫的英俊男子被暗卫们护在中间,一支支黑色羽箭毫不留情的射向他,暗卫们前仆后继的奔过去,为他挡下一支支致命羽箭,直到最后一名暗卫倒下,闪烁着森冷光芒的三箭连发,他躲开了两支箭,却没有躲开第三支,被射中心脏,倒地死亡。

    “哧哧哧!”身旁的暗卫们,一个接一个被射死,鲜血染红了地面,东方湛蓦然惊醒,现在的情形,和那天在山脚下一模一样,是东方珩,他来找自己报仇了。

    东方洵被他射死了,他也要被东方珩射死吗?不,他不甘心,不甘心。

    东方湛双眸通红,大手紧紧握了起来,看着那飞射而来的凌厉羽箭,冷冷一笑,正欲跃起,一画急促的马蹄声传来:“那边有动静,快过去看看!”

    是巡逻侍卫!东方湛发现,生平第一次,他希望巡逻侍卫早点发现他的险况。

    “有人用羽箭暗袭,快抓住他们!”侍卫们惊呼着,手持长剑,纷纷奔了过来。

    羽箭瞬间停止,暗中有急促的脚步声远去,天空恢复清明,东方湛身旁的暗卫们就像从死亡线上转了一圈,暗暗松了口气。

    “三皇弟!”急步走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太子东方泓,在他身后,走着东方珩,沈璃雪,他到了嘴边的怒斥,再出吐不出半个字。

    东方珩和东方泓在一起,那刚才放箭要射死他的人并不是他?那又是谁想要暗算他?

    “三皇弟可有受伤?”东方泓关切的询问着,仔细打量东方湛。

    “没事,皇兄和安郡王在商量事情?”东方湛不着痕迹的试探,东方泓,东方珩走在一起,他总觉得奇怪。

    “在商量抓捕苏烈的事情……”东方泓轻轻叹息:“苏烈奸诈,狡猾,至今都查不到他在哪里,很难抓……”

    “的确!”东方湛嘴角轻扬起一抹微笑,凌厉的目光状似无意的扫了身旁的暗卫们一眼,眸底闪过一丝冷笑,他们找上几十年,也抓不到温国公。

    沈璃雪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其中一名侍卫,诡异的笑笑,纤指一弹,三枚银针擦着那名暗卫的脸颊滑过,将暗卫的黑色面巾打掉,顿时,一张熟悉的容颜出现在众人面前。

    “温国公!”沈璃雪故做惊讶的惊呼出声。

    众人一惊,瞬间看了过来,一身普通黑衣与平时那个高贵,傲气的他完全不同,但他那疲惫的眼眸,略显苍老的容颜,众人无比熟悉。

    “温国公苏烈,抓住他!”太子一声令下,侍卫们如潮水一般,快速涌了过来。

    他伪装了这么久,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温国公从震惊中回过神,淡淡扫了东方湛一眼,双足一点,运用轻功,快速向远方飞去。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侍卫们手持长剑,紧跟着他飞奔前行。

    “难怪皇上出动那么多人,都没找到温国公,原来他被湛王收到身边做暗卫了!”看着东方湛阴沉的目光,阴晴不定的面色,沈璃雪明嘲暗讽。

    私藏青焰通辑犯,东方湛真真是胆大包天。

    “是你在搞鬼!”东方湛锐利的目光猛的射向东方珩,若是没有刚才那阵羽箭,温国公不会出身救他,更不会被发现身份,箭雨不是想杀他,而是逼出温国公。

    东方珩,真是好计策。

    “皇兄,我是被冤枉的,是东方珩在陷害我!”短暂的错愕后,东方湛快速平静下来,横眉冷对东方珩。

    “湛王爷,你身边的暗卫都是自己精挑细选的,本王如何陷害你?逼你收留那个害死我大哥的青焰通辑犯吗?”东方珩凌厉的语气暗带嘲讽。

    东方湛冷冷一笑:“你安郡王本事滔天,想陷害一个人,很容易。”

    “我大哥被箭射死,我抓温国公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帮他藏身?”东方珩挑眉看着东方湛:“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你身为青焰湛王,违背皇上的意思,私自暗藏温国公,罪名滔天,被人发现,不敢承认吗?”

    东方湛看着夜空,傲然道:“本王是被人陷害,莫须有的罪名,本王当然不会承认!”

    “东方珩,湛王爷,先不要吵了,等抓到温国公,一切就会真相大白!”温国公已经飞远,侍卫们也跑没影了,沈璃雪看着空荡荡的四周,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

    刚才的箭雨的确是东方珩命人射的,因为苏烈以暗卫的身份暗藏在湛王府,为防被人发现端倪,他肯定会时时跟在东方湛身边,遇到危险时,别的暗卫挺身而出,他也要出来救人。

    箭雨就是为逼温国公现身,当然,东方珩也曾想过一箭射死东方湛,不过,东方泓过来了,他的想法只得做罢。

    东方泓冷冷看了东方湛一眼,转身向前走去,空气中飘来他冷冽的声音:“押着湛王去抓温国公!”

    ------题外话------

    (⊙o⊙)…昨天有读者留言,说文不好看了,亲们能提提意见不,说说具体哪个地方不好看了,偶素虚心的娃,征询征询乃们的意见,啦啦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5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59 谁算计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59并对腹黑郡王妃159 谁算计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