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蠢宫

    豪华的画舫上,家丁、丫鬟们全都退了下去,只余沈璃雪,楚悠然,李凡三人在甲板把酒言欢。

    “楚公子,楚小姐请!”李凡端着小巧的酒杯,礼貌微笑着,谦让沈璃雪,楚悠然,彬彬有礼的模样,不见半分那日的猥琐与下流。

    “李公子请!”沈璃雪也端起酒杯,象征性的轻抿了一口,味道柔和,甜甜的,是贵族女子们惯喝的琼花酿,再看满桌饭菜,有近二十道,每道都十分精致,香气扑鼻,让人垂涎欲滴。

    李凡为了俘获楚悠然的芳心,倒是花费了不少心思。

    “楚小姐可喜欢游湖!”李凡一双眼眸自动忽略男装的沈璃雪,直直落在了楚悠然身上,掩饰不住的灼热光芒,看的楚悠然心里发慌,放下酒杯,低声道:“还好!”

    “楚小姐平时都喜欢做些什么?”李凡是纨绔子弟,经常出入月风场所,对女人非常了解,看楚悠然的言谈举止,就知道她是标准的大家闺秀,缺少与男子相处的经验,也不太懂人心险恶,这样的小白花,最好骗了。

    “我以前身体较弱,不能经常出来走动,平时就读读书,写写诗,画画画!”楚悠然轻轻笑笑,如实回答。

    “写诗,画画,才女啊!”李凡赞叹着,看楚悠然的目光更加灼热。

    “李公子谬赞!”楚悠然不自然的笑笑,柳眉微微皱了起来,这位李公子看人的眼神,热切的非常过份,真是不懂礼貌。

    “楚小姐,你看水面,碧波荡漾,烟波浩渺……”李凡手指着正前方,一边卖弄文采一边顺着圆桌悄悄移向楚悠然,淡淡的女子香气飘散,他一阵意乱情迷,潜意识的去握楚悠然的小手:“如此良辰美景,不如咱们……”

    “刷!”一柄古扇突然伸出,挡住了他的魔爪,侧目,正对上沈璃雪粘了胡子的男性容颜。

    “李公子出口成章,才华高绝,在下佩服!”沈璃雪微微一笑,优雅坐在了李凡和楚悠然之间,长长的古扇,挡住了他望向楚悠然的视线。

    “楚公子谬赞!”李凡客套着,眉头却是紧紧皱了起来,他和楚悠然是未婚夫妻,游湖是为增进感觉,身为她的哥哥,应该进船舱,将甲板上的二人世界让给他和楚悠然。

    姓楚的倒好,不但不避嫌,还明目张胆打扰他和楚悠然互诉衷肠,真是没有半分眼力,他又不能直言轰赶,不然,得罪了大舅哥,在未来岳父面前告上他一状,快到手的美人就要飞了。

    可他不离开,他就不能单独亲近美人,真真是气人。

    “哥哥!”伴随着俏丽,熟悉的女声,一袭胭脂色襦裙的女子缓步走了过来。

    沈璃雪一怔,她怎么也上了画舫?

    “幽兰,你什么时候来的?”李凡望着李幽兰,眼睛一亮,笑的意味深长,她这个妹妹最擅长用毒,帮他支开姓楚的,让他和楚悠然单独相处,绝对没问题。

    “就刚刚,我和朋友们在游湖,看到你在画舫上,就过来看看,这位就是楚小姐。”李幽兰微笑着看向楚悠然。

    “李小姐!”楚悠然迎着李幽兰打量的目光,微微笑着,礼貌颔首。

    楚悠然微笑,她的好姐妹听闻这艘画舫上坐的是李凡和未婚妻,就撺掇她来看看未来嫂子,楚悠然容颜美丽,温柔娴雅,礼貌谦和,这样的女子倒是配得上自己大哥,她回去后,可以向好姐妹们炫耀了。

    目光移向沈璃雪,却见她正揉着眉心,小手挡住了大半张脸,看不清容貌:“这位是?”

    “这位是楚公子,悠然的大哥!”李凡解释着,‘关切’的看着沈璃雪:“楚公子,你怎么了?”

    “可能是酒喝多了,有些头疼!”沈璃雪声音沙哑,眉头微皱,好像很难受。

    “大哥,你怎么样?”楚悠然关切的抚上沈璃雪的额头,满目焦急:“若是难受,咱们就回去看大夫。”

    李凡一惊,好不容易才约到的美人,香泽还没沾到一星半点,怎么能放她回去:“琼花酿的酒劲是大一些,不过,没什么大碍,喝点汤,解解酒,再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少爷,楚公子,楚小姐!”下人端来三碗甜汤,分别放在了沈璃雪,楚悠然,李凡面前,清甜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

    李凡趁着沈璃雪,楚悠然不注意,飞快的向李幽兰使了个眼色。

    李幽兰皱眉,不太赞成自家大哥的行为,楚悠然早晚是他的人,他急什么?

    侧目,看到楚悠然关心沈璃雪,那眼神,那动作,真真叫一个关切,担忧,焦急,看都没看李凡一眼,也没有向他求救的意思:这楚家小姐,对自己大哥无意啊。

    大哥倒是很喜欢她,有长辈们在,无论发生什么事,大哥一定会迎娶楚悠然的,自己就帮大哥一次。

    目光一沉,她纤指轻捻,飞快的往沈璃雪甜汤里放了点东西。

    李凡没看到李幽兰做了什么动作,只见她上一秒目光凝重,下一秒眼眸闪亮,就知道大功告成了,眼睛闪闪亮亮,率先端起甜汤喝了一口,清甜的气息弥漫整个口腔,他回味无穷的赞叹道:“味道清甜,又解酒,楚公子快尝尝!”

    “真的?”沈璃雪一手揉着眉心,一手端起甜汤,在李凡过份期待的目光中喝了一口:“味道的确不错!”

    李凡笑,隐晦得意的笑,在笑容中看到沈璃雪面色突然一变,额头渗出颗颗冷汗,手捂了肚子,皱着眉头道:“你们聊,我去一下船舱。”

    “楚公子这是怎么了?”李凡故做不知的关切道,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可能是吃错了东西!”沈璃雪急声说着,转身离开的瞬间,悄悄握了握楚悠然的手,并暗中向她使了个眼色。

    楚悠然会意,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看着沈璃雪落荒而逃般快速远去的身影,李凡得意的险些大笑出声,姓楚的没有半点眼力劲,他就给他下点巴豆,帮他长长眼力,那些巴豆数量不少呢,他最少也得拉上半个时辰。

    转身看向美丽大方的楚悠然,李凡眼睛闪闪发光,嘴角噙着一丝得意的笑,他终于能和美人单独相处,说些悄悄话,做做私密事了。

    沈璃雪下了甲板,并没有急急忙忙奔向净身房,而是慢腾腾的停下脚步,那平静的目光,冷静的面容,哪还有半点肚子疼的痛苦之色。

    小手伸进衣袖,拿出一方白色丝帕,轻轻擦了擦嘴唇,目光清冷如冰,李幽兰和李凡之间的小动作,她早就看到了,那碗甜汤,她半口都没喝,只将嘴唇沾到甜汤,做了做样子。

    有来无往非礼也,李凡兄妹密谋,给她下巴豆,她也要回赠点礼物才行。

    沈璃雪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转过身,悄悄望向甲板上的李凡兄妹。

    在李凡的不停暗示下,李幽兰皱着眉头转过身,慢腾腾的走向一边,看样子,应该是准备离开画肺,去陪好姐妹。

    李凡快速整了整衣装,露出一个自以为迷人的笑容,缓步走向楚悠然:“悠然!”声音温和动听,带着淡淡的魅惑。

    “李公子!”楚悠然站起身,微微笑着,不着痕迹的后退,与李凡拉开了距离,他举止太过轻浮,她不想和他靠的太近。

    “咱们已是未婚夫妻,不必如此客气,直接叫我阿凡就好。”甲板上只有他们两人,李凡也不再压抑自己,眸中闪烁着浓浓的色光,步步逼近楚悠然。

    楚悠然一步一步,慢慢后退着,悄悄望一眼沈璃雪消失的方向,冷声道:“李公子请自重!”

    “咱们很快就要成亲,悠然何必拒我于千里之外。”李凡得意的笑着,四下望望无人,眸中色光闪烁,楚悠然也是高官之女,父辈之间关系也算不错,他不能做的太过份,拉拉小手,亲亲小嘴,应该还是可以的。

    甲板下的木梯上,沈璃雪见李凡大半个身体都在背对着她了,目光一凝,纤指轻弹,一枚银针对着李凡的穴道快速射了过去。

    银光没入穴道,准备偷香的李凡身体突然一麻,眼前的景色瞬间模糊起来,情思陡乱着,脑子完全不受控制,爱慕的目光,痴痴的看着楚悠然,猛的向她扑了过去,大吐爱语:“我喜欢你!”

    楚悠然猛然转身,避开李凡,紧皱着眉头,快速跑向李幽兰的方向,清雅惊慌的女声响彻整片清澈湖面:“救命,救命啊!”

    暖风徐徐吹着,楚悠然的求救声被刮出很远很远,附近几艘画舫上写诗做词,轻品茗茶,观看歌舞的客人都被吸引了过来:“出什么事了?”

    “离的太远,看不清,把画舫靠过去些!”贵族公子们写诗做词,喝茶看舞什么的,随时都可以,但这热闹,只有固定的一会儿,错过了,就再也看不到了,凡事暂放一边,看热闹要紧。

    于是,四五艘豪华的画舫不约而同的齐齐加快速度,靠了过去。

    李幽兰走的很慢,李凡又是那么迫不及待,是以,事发时,楚悠然距离李幽兰并不远,很快就跑到了她身后。

    “救命!”楚悠然清雅的呼救声越来越近,李幽兰皱了皱眉,大哥真是没用,急切的吓到了楚悠然,还稳不住她,若是今日之事传扬出去,丞相府的脸,就被他丢尽了。

    阵阵香气飘来,急促的脚步声近在咫尺,李幽兰转过身,准备拦下楚悠然,却见楚悠然巧妙的转了弯,避开了她的拦截,现出身后满目色光的李凡。

    李凡跑的太快,没收住脚,径直对着她扑了过来,李幽兰躲闪不及,被扑倒在地,后背重重的撞在坚硬的甲板上,疼的小脸都扭曲了起来,无声的咒骂,该死的。

    扑错了人,李凡却没有翻身坐起,而是眼眸通红的紧压着她,一双手在她身上胡乱的摸索,喷着酒气的嘴巴也往她小嘴上凑去,口中喃喃自语:“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大哥,你看清楚了,我是幽兰!”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李幽兰紧紧皱起眉头,狠狠扇了李凡一巴掌,半边脸瞬间肿了起来。

    可那李凡不但没有停止动作,反而更加的疯狂,伸手撕扯李幽兰的衣服。

    不对,大哥的反应不对!

    李幽兰美眸眯了起来,她是用毒高手,知道人中毒后的各种反应,李凡这个样子,明显是已经没有了心智的,他肯定被人算计了。

    “光天化日,兄妹调情,也太乱来了!”靠近的画舫上,一名贵族公子看着那劲爆的扒衣,摇着头,啧啧责备。

    “就是,就算想来乱了伦的调情,也应该进船舱嘛,在外面,也太明目张胆了……”又一画舫的贵族公子品评热闹,这出戏剧真是精彩,自己没有白靠过来。

    “住口!”李幽兰厉声怒斥。

    李凡毫无理智,举止疯狂,她被紧压着,武功施展不开,又气又急,用尽全力抽出小手,就欲点李凡的睡穴。

    一道白色身影瞬间飘了过来,揪起李凡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纤手拔出他身上的银针,手掌快速扇了他几巴掌,在外人看来,李凡被她扇的身体一震,迷蒙的神智慢慢清醒。

    看着哭泣流泪,楚楚可怜的楚悠然,满目怒气,快速整理衣服的李幽兰,李凡疑惑不解的道:“出什么事了?”

    众人不解望向他,躲在暗处的几名家丁也奇怪的看着他,几人相互对望一眼,一名家丁跑上前,小声的嘀咕几句,讲述了事情经过。

    李凡的面色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他轻薄楚悠然,错扑了自己的妹妹?可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完全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

    难道是有人在暗算自己,愤怒的目光扫过甲板上的众人,落在了沈璃雪身上,随即又移开了目光,事发时,他应该在净身房,算计不到自己。

    “大哥,你刚才是怎么回事?”李幽兰整好衣服走上前,仔细审视李凡,现在的他很清醒,和刚才那个疯狂、没有理智的他,判若两人。

    “我……喝多了……”李凡眼睛一眨,说出了最合适的理由,找不到算计他的人,就要找最恰当的理由给自己脱罪。

    李凡喝了不少酒,满身都是酒气,再加上,他扑倒李幽兰时,她也闻到了很浓的酒味,他自己又承认了,她便没再多想,狠狠瞪了李凡一眼,转过身,快步走下了甲板,众人都在围观这座画舫,她可不想再继续丢人现眼。

    “呜呜呜,大哥,我要回家!”楚悠然泪水盈盈着,楚楚可怜,急步准备走下甲板。

    “好,咱们回家!”沈璃雪刷的合上折扇,扶着楚悠然缓步前行。

    前来湖边的路上,她还在想,如果对方是个温和有礼的男子,她就让楚悠然暗示暗示男子,尽量和平的解决这种事情,没想到男方居然是李凡,她也就不必再顾及,用手段阻止他们订婚。

    李凡轻薄楚悠然,举止轻浮,有许多人看到了,只要楚悠然回家后,将刚才的事情告诉父母,他们应该不会再让她嫁李凡。

    李凡一惊,他出门时,父亲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给楚悠然留下好印象,尽早将她娶回家。

    如今倒好,楚悠然对他生了厌,若是父亲知道他做的荒唐事,肯定饶不了他,上前一步,准备拦住楚悠然,沈璃雪,哪曾想,脚下突然一绊,他踉跄了几下,站稳后,楚悠然已经拉着沈璃雪冲下了甲板,急急奔向画舫旁的小船。

    “楚小姐!”李凡心急如焚,想追过去,衣袖却被人紧紧拉住,怒气冲冲的侧目,正对上南宫啸邪魅的眼眸:“李公子,人家姑娘正在气头上,你现在追过去肯定会吃闭门羹。”

    李凡勾唇一笑:“南宫世子,大家都是风月场上的人,许多事情,你我都心知肚明!”女孩子,就是要哄的,如果放任她们生气,还不知会气到什么时候。

    他有自信,在半个时辰内摆平楚悠然,今天的荒唐事,绝不能传到楚父和他的爷爷,父亲们耳中。

    李凡一甩衣袖,挣脱了南宫啸,却见楚悠然,沈璃雪已经坐上小船,飘然远去。

    “悠然!”李凡痛心疾首的惊呼一声,双足一点,高大的身躯跃下甲板,径直飞向李悠然的小船。

    南宫啸出现在他的画舫上,肯定是用轻功飞过来的,他就效仿效仿,用轻功飘到小船上,既快速又稳妥。

    楚悠然是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肯定没见过人飞,看他施展轻功,肯定会觉得新奇,气也会消掉大半。

    果不其然,楚悠然望着横飞过来的他,美眸中闪烁着丝丝惊讶,眼底的泪珠也消失不见了。

    李凡心中得意,飞的更加卖力,视线狭隘的大家闺秀而已,摆平她是手到擒来的事。

    南宫啸轻摇着折扇,嘴角微挑,邪魅的眸底冰冷流转,在李凡落到小船上的瞬间,猛然抬起手掌,强势的内力吹向小船,小船瞬间向前飘了四五米远,李凡猝不及防,扑通一声,栽进了冰冷的湖水中。

    “哈哈哈!”四周响起一阵轰堂大笑声。

    “李公子,轻功高,真高啊!”

    “高的没飞到小船上,掉进水里了!”

    “本事不到家,就别施展,真是丢人现眼。”

    名门公子们多是纨绔子弟,平日里也是不学无术,做做诗,对对子什么的还勉强能应付,习武太辛苦,他们都不喜欢,更别提练习轻功了。

    李凡在他们面前施展轻功追美人,分明就是炫耀,他们看着很刺眼,如今,见他掉进水里,自然是幸灾乐祸的嘲讽一番。

    沈璃雪挑眉看向画舫,家丁们凄惨高呼着少爷,扑通扑通的跳下湖,前来营救李凡。

    南宫啸站在甲板上,手持折扇,不紧不慢的摇着,饶有兴致的看热闹,她也准备用轻功让船快速前行,避开李凡,没想到让他抢了先。

    身影一闪,南宫啸已经近在眼前,看着他妖孽的容颜,沈璃雪牵牵嘴角,来无踪,去无影,他的轻功已经登峰造极,出神入化了吗?

    “本世子帮你解决了麻烦,你准备怎么谢我?”南宫啸折扇轻摇,妖孽的脸上洋溢着欠扁的笑,李凡眼拙,没认出沈璃雪,他可是火眼金晴,看到甲板上那一袭白衣时,就认出了是她。

    “就算你不帮忙,我也能解决李凡!”沈璃雪瞪了他一眼,看向湖水中拼命挣扎,不断扑腾水花,却浮浮沉沉,被淹半死的李凡,画舫距离他们有点远,等家丁们游过来,不知这李凡会不会被淹死。

    沈璃雪错身,南宫啸看到了她身后的楚悠然,目光凝了凝:“楚姑娘的父亲是巡抚?”

    “是的!”楚悠然不知南宫啸为何会有此一问,还是据实回答。

    “有什么不对吗?”沈璃雪很少见南宫啸有这么严肃的表情。

    南宫啸四下望望,压低了声音道:“我父王前几天来信,说有人在悄悄拉拢地方官员!”

    沈璃雪目光一凝,巡抚管辖一方,也算是地方官员,难道楚悠然和李凡的婚事,是李丞相在拉拢楚巡抚?联姻,是将两家人紧密的绑在了一起,再浓厚的利益,也及不上儿女亲家来的牢靠。

    楚悠然一怔,也想到了其中的弯弯绕绕,面色微变:“璃雪,我爹他……”

    “放心,不会有事的!”楚巡抚是什么样的人,沈璃雪不知道,但是,她不会眼睁睁看着楚悠然嫁给李凡这个花心风流鬼。

    回头望望被淹的直翻白眼的李凡,沈璃雪笑的意味深长:“来人,把李公子捞上来!”

    太阳渐渐西斜,湖边的行人也少了许多,李凡吐出了最后一口湖水,身体像虚脱了一般,躺椅子上,再也动不了半分,目光清明着,四下观望,只看到了家丁和沈璃雪,心中非常失落:“悠然呢?”

    沈璃雪故做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生气,回家了!”

    “我真的是喝醉了酒,才会失态,唉……我去给他道歉!”李凡强撑着就要坐起身。

    沈璃雪挑眉,李凡一向风流,女人多一个少一个对他来说没多大区别,今天如此执着,肯定是奉了父命之类的,一定要博取楚悠然的好感,让两府联姻。

    “李公子,我小妹脾气倔,她生你的气,就会一直躲着你,你去了我家,也未必见得到她!”

    “在下愚钝,还请大哥指点一二!”八字还没一撇,李凡就改了称呼,和沈璃雪套近乎。

    沈璃雪刷的一声打开折扇,轻轻摇晃几下,高深莫测道:“这件事情,说来也简单,我小妹最听我父亲的话,你只要哄好了我父亲,保证小妹会乖乖嫁给你!”

    李凡眼睛一亮,是啊,婚姻大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的,只要楚巡抚同意了,不怕楚悠然不就范:“大哥指点之恩,小弟没齿难忘……”

    沈璃雪叹息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很快就是一家人了,何必如此客气,男人嘛,喝醉了酒,神智不清,难免会做点错事,我是很看好李公子的,可我那小妹,脾气太倔了……”

    “大哥,不知岳父喜好什么?”沈璃雪句句向着李凡,李凡也放松下来,询问楚巡抚的爱好,他去拜访,自然要带礼物,送的东西投其所好,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我父亲喜欢吃很酸的酸梅,还喜欢诗词,书法,最欣赏有才之人,李公子不妨将自己做的得意诗词,订成册,精心装裱一下,拿给他看,见到李公子高超的才华,他定然会很满意你这个女婿的。”

    说着,沈璃雪凝深了眼眸,加重了语气:“他喜欢装裱精美的册子,你千万不要弄的寒酸了,不然适得其反……”

    “这是自然!”他堂堂丞相府嫡孙,寒酸的册子哪能拿得出手,就算姓楚的不说,他也会弄个最华丽的册子给楚巡抚看。

    不过,他好像一直都没做过什么诗!

    无妨,找几名有才的穷酸文人,买下他们的诗作,制成册,当成自己的便是。

    沈璃雪望望天空的太阳,悠然道:“李公子,我们家晚膳都是一块吃的,你最好在晚膳前见我父亲,不然,依我小妹的脾气,在晚膳时告你的状,你就没希望了!”

    “多谢大哥提醒,小弟这就去准备!”李凡感激涕零的一抱拳,带着家丁们快步上了马车,赶回城里。

    马车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出一条长长的影子,沈璃雪微笑,楚,李两府已经决定联姻,丞相府又将李凡保护的太好,他做的那些龌龊事,极少有人知道,楚巡抚自外地而来,更加不知道。

    如果只是单纯的酒后失态小调戏,根本动摇不了他们联姻的决定,她必须再加把火,暴露出李凡的真面目,让楚巡抚打消联姻的心。

    “你破坏李凡和楚悠然的婚事,不怕李丞相找你麻烦?”南宫啸从暗自走了现来,慢条斯理的摇着折扇。

    沈璃雪勾唇冷笑:“如果他找我麻烦,刚好证明他在私自拉帮结派……”

    南宫啸看着水面,淡淡道:“私自拉拢官员的未必就是李丞相,楚悠然和李凡的联姻,也可能只是巧和。”

    “李凡的为人,你也知道,楚悠然嫁给他,这辈子也就毁了!”无论是不是巧和,沈璃雪都不会让楚悠然嫁李凡。

    “那你准备怎么做?”沈璃雪让李凡准备诗词,纯粹就是在讨好楚巡抚,怎么让楚巡抚取消婚事?

    “天机不可泄露!”沈璃雪诡异一笑,清冷的眸中光芒闪闪:“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太阳落山,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沈璃雪穿着男式白衣,粘着黑色胡须,手拿着折扇,悠闲的坐在假山旁,轻品茶水,热气袅袅间,李凡急色匆匆的面容映入眼帘:“大哥!”

    沈璃雪放下茶杯,侧目看去,李凡大步走了过来,身形挺拔,面容英俊,身后跟着三名侍卫,一人拿着一本装裱华丽的册子,一人提着一蓝酸梅,一人拿着许多其他礼物:“李公子很用心啊!”

    “错在我,应该的!”李凡微微一笑,意气丰发。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淡淡扫过三名侍卫:“我爹不喜欢吵闹,礼物先放在这里,李公子独自拿着册子和酸梅进去见他吧!”

    “好!”楚巡抚的宅子,不是龙潭虎穴,李凡没什么可怕的,当即便从侍卫们手中接过果篮,接册子时,手突然一麻,册子径直掉向地面。

    “小心!”沈璃雪纤手一伸,宽大的白色衣袖扫过册子,将它装了进去,另一本册子李代桃僵,出现在她手中,事情发生的太快,一切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李凡和侍卫们并未发现任何不妥:“李公子,小心了!”

    “多谢大哥!”李凡接过册子,也未查看,笑容满面的快步走向客厅。

    看着李凡消失在二门后的身影,沈璃雪笑的意味深长。

    客厅里,楚悠然将画舫上发生的事情讲述一遍,叹气道:“爹,这样的人,品性太差,怎么能嫁?”

    楚巡抚皱紧了眉头,他的好朋友介绍李凡时,明明说品性不错的,怎么会这样?

    “老爷,李凡李公子在外求见。”门外响起家丁的禀报声。

    楚悠然目光一凝,他来的可真快,想到沈璃雪叮嘱她的事情,她沉下小脸,皱起眉头,撒娇道:“爹!”

    “你先到屏风后躲躲,爹亲自看看李凡品性如何!”楚巡抚是个理性的人,好朋友说李凡人品好,女儿说人品差,他也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了,想亲自见见李凡。

    “好!”楚悠然沉着小脸,快步走到了屏风后,楚巡抚请了李凡进来。

    “晚辈李凡,拜见楚伯父!”一进门,李凡礼貌的行礼、称呼,风度翩翩,不卑不亢。

    楚巡抚和蔼的点点头,不错,很懂礼貌:“坐!”

    “谢伯父!”李凡礼貌的笑着,坐到楚巡抚对面,将盛着酸梅的果篮放到桌上,推向楚巡抚。

    “这是刚从园子里摘来的新鲜梅子,味道还不错,伯父尝尝看!”酸梅是他专门拿来巴结楚巡抚的,但不能说出来,要表现的自自然然,才能给楚巡抚留下更好的印象。

    “好!”楚巡抚对李凡的印象又好了几分,拜访长辈,带礼物,是懂礼貌,礼物轻重不重要,关键是那份心意,那份礼貌。

    拿起酸梅,轻尝一口,浓郁的酸味瞬间弥漫整个口腔,他的牙齿险些被酸倒,楚巡抚瞬间变了脸色,老人家牙口不好,吃不得酸,他居然带这么酸的酸梅,有礼貌,却无心啊。

    对李凡的好印象,瞬间变成了中等。

    “楚伯父,晚辈不才,闲瑕之余,做了些小作,请伯父指点一二!”李凡谦虚的说着,将精美的册子递了过去。

    楚巡抚牙被酸倒,心中不悦,但李凡虚心好学,他也不便拒绝,接过册子打开来看,瞳孔猛然一缩。

    装裱精美的册子里,不是诗词,不是书法,而是一幅幅的图画,画上的男女全都光着身体,抱在一起,做着最原始的动作,每幅图的体位都不同,真真是堪比严禁的活春宫。

    “这些都是李公子亲手所做?”楚巡抚强忍了怒气,淡淡看着李凡。

    “闲瑕的粗糙之作!”李凡继续谦虚,册子里的诗词都是从穷酸文人手里买来的,他大致看了几首,意境还不错,楚巡抚应该是在试探他。

    画的那么传真传神,还叫粗糙之作!楚巡抚胸中怒气浓了几分:“装裱的很华丽,李公子对此很用心啊!”

    “自己喜欢的佳作,自然要用心!”李凡微微笑着,继续谦虚。

    楚巡抚眸上染了一层怒气,原来他平日里喜欢的,用心的,就是春宫图,悠然说的是真的,这种人,就是纨绔的花心大少,品性差到了极点。

    “楚伯父,晚辈年纪尚轻,经验不足,劣作难免有漏洞,您看有哪些不合适的地方,晚辈一定改正!”听楚巡抚的意思,很喜欢自己的册子,自己一定要更加谦虚,博取他的好感。

    楚巡抚险些气炸了肺,他又不是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哪有心情和李凡讨论春图:“天色已晚,老朽眼睛酸涩,不宜久看书页,李公子请回!”

    唯恐李凡再纠缠,楚巡抚直接下了逐客令:“来人,送客!”

    “楚伯父!”李凡一直沉浸在楚巡抚赞赏他的思绪里,听到他不带一丝感情的逐客令,愣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楚伯父!”

    “不必再多言!”楚巡抚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夜深了,李公子请回!”

    “是!”看着楚巡抚怒气冲冲的脸,李凡不自然的笑了笑,悻悻的告辞离开,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刚才还对他和颜悦色的楚巡抚,怎么突然间变了脸色,赶他离开。

    楚悠然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体贴的为楚巡抚倒了杯茶:“爹,你觉得李凡怎么样?”

    “还用说,真是气死我了。”楚巡抚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润了润喉咙,摇着那本春宫图,怒声道:“年纪轻轻,不务正业,居然画这些……唉……纨绔子弟,纨绔子弟啊。”

    “爹,那我们的婚事?”楚悠然小心翼翼的询问。

    “算了算了。”楚巡抚重重叹了口气,慈爱的看着楚悠然:“李丞相位高权重,受人尊敬,可他这孙子,品性着实太差,爹不会将自己女儿推进火坑里的!”

    “谢谢爹!”楚悠然笑着抱住了楚巡抚的胳膊,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

    沈璃雪故意让李凡送酸梅,留坏印象,用春宫图换掉他的诗作之事,她都知道,严格算起来,她也小小算计了一下她的父亲。

    但李凡品性真的很差,就算她没有心上人,也不愿嫁给这样一个人,算计他,她并不后悔。

    夜幕降临,沈璃雪心情舒畅的回到了枫松院,推开门,一道低沉的声音响在耳边:“你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

    “还打扮成了这副模样。”

    抬眸,正对上东方珩漆黑的眼瞳,嘴唇上方一疼,她那片黑色假胡须被揭了下来。

    “去帮楚悠然了!”沈璃雪揉揉发疼的肌肤,将事情始末讲述一遍,看着黑漆漆的屋外,记起东方珩每天都是天黑时回来,陪她用晚膳,李凡事情太多,她帮完忙,天色已经很晚了。

    “楚巡抚,丞相府联姻!”东方珩剑眉微皱,幽深的眼眸也沉了下来。

    “这两府联姻,肯定有蹊跷,所幸,楚巡抚已经松口,不会再让楚悠然嫁给李凡。”明天早朝时,他们应该就会说清楚,到时,李凡应该少不了一顿痛打。

    沈璃雪淡淡笑着,解开腰间的腰带,正准备脱下男式外衣,一本册子从衣袖里掉了出来,册子散开,一对对身无寸缕,紧抱在一起的男女映入眼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66》,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66 蠢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66并对腹黑郡王妃166 蠢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