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砸醉仙楼,找死?

    沈璃雪一惊,急忙俯身去捡,东方珩的动作比她还快,如玉的手指抢在她面前,捞起了册子。

    画上男女的姿势一张比一张激烈,一个比一个开放,令人血脉喷张,他一页一页慢慢翻看着,目光深邃,平静无波,仿佛翻看的是普通诗作。

    “那个,这是我教训李凡才买的!”衣袖里掉出火辣的春宫图,沈璃雪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但是,她怎么有肿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

    “不错,精装版的,千金难求!”东方珩点点头,轻声赞叹。

    沈璃雪顿觉额头有冷汗滴落,他是在夸她,还是在损她:“楚巡抚将它丢了出来,我怕被人抓到把柄,方才带了回来!”她是准备把春宫图烧掉的,刚才急着解释晚归原因,还没来得及动手。

    “七十二春宫姿势各异,又装裱的这么华丽,极有可能是限量版的,都快成孤本了,烧了太可惜,还是留着吧!”东方珩啪的一声合上书页,随手放在了床头小桌上,目光幽深似潭。

    “万一被人知道你堂堂青焰战神暗藏春宫图,岂不是惹人笑话!”东方珩平静的目光,看的沈璃雪心里发虚,想要烧掉那本精装版春宫。

    “把春宫图藏的严密些,无人知晓!”东方珩看着沈璃雪懊恼的眼神,心中暗笑,故意拥着着她的小腰坐到圆桌旁:“时候不早了,咱们先用膳,我让厨房做了你最喜欢的红烧鱼!”

    晚膳很丰富,香气扑鼻,让人垂涎欲滴,沈璃雪却味同嚼蜡,食不知味,目光悄悄看向那本春宫册子,它留着,会成为东方珩笑她的笑料,找个机会,一定要烧掉。

    转头,正对上东方珩带着笑意的深邃目光:“你刚才在看春宫图?”

    “不……不是!”沈璃雪急声否认,心中更加懊恼,她不过悄悄看了一眼,想着怎么毁掉,没想到被他抓个正着:“我在看新换的蓝色帐幔,很漂亮!”帐幔挂在银钩上,层层落在床头,在那本春宫图差不多的方向。

    东方珩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蓝色帐幔是昨天换的,你还特意提醒过我,不记得了?”

    沈璃雪小脸染了一层蔷薇色,她想为自己缓缓尴尬,东方珩居然处处拆她的台,半点也不让让她,气冲冲的夹了一大筷子菜塞进东方珩嘴巴:“别说话了,吃饭!”

    膳后,沈璃雪正准备沐浴,冷不防身体一轻,她被东方珩抱了起来,大步走向屏风后:“一起沐浴,随便试试春宫图上的鸳鸯戏水!”

    沈璃雪小脸一苦,她就知道那本册子会给她带来麻烦,东方珩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浴池里,明珠晃晃,轻纱飘动,热气腾腾,温暖了一室暧昧,东方珩如玉的手指褪下沈璃雪的外衣,里衣,绯红色的肚兜半挂在身上,遮住胸前的美好,映着袅袅热气,朦朦胧胧的,更让人浮想连翩。

    东方珩轻柔的吻落在沈璃雪娇嫩的肌肤上,绽放出一朵朵鲜艳的红梅,美丽的小脸不知是被热水熏的,还是因为羞涩,嫣红如霞,分外诱人。

    就连她美丽的身体,也在他的不懈努力下渐渐变成了粉红色,柔若无骨的娇躯在怀,轻嗅觉着迷人的女子香,他抱紧了她,准备吃拆入腹。

    “东方珩,我要烧掉那本册子!”感觉着东方珩滚烫的身体,蓄势待发的欲望,沈璃雪美眸迷离,强撑着清醒,和东方珩谈条件,如果不烧掉那本册子,她这一辈子都会被他吃的死死的。

    “好!”东方珩喉咙溢出这个字,性感的薄唇吻住了沈璃雪香软的樱唇,在她檀口中不断开疆扩土,欲罢不能。

    呃!沈璃雪一怔,刚才他还意志坚定的不许她烧春宫图,现在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她都做好了不烧春宫图,就威胁他,不和他亲热的准备了。

    正疑惑着,东方珩低沉暗哑的声音响在耳边:“本王已经将春宫图里的所有姿势都记下来了,留着是做纪念,既然你想烧,那就烧吧!”

    身体一阵酥麻,却是东方珩和她融为了一体,感受着他一波一波的强烈爱意,沈璃雪银牙暗咬,她差点忘记东方珩过目不忘,烧了春宫图,他依然可以使用那些姿势,每用一次,都是对她做事不严谨的调侃,小嘲笑,这次真的是害人害已,一辈子栽在东方珩手里了。

    沈璃雪再次睁开眼睛时,已不知到了何时,暖暖的阳光透过格子窗照进房间,有些刺眼,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知道她一向晚起,秋禾,燕月都守在外面,没有进来打扰她。

    “醒了!”头顶传来一句清朗的笑音,沈璃雪抬头看去,东方珩正躺在身旁看着她,利眸中染着点点笑意。

    沈璃雪用力眨眨眼睛,迷蒙的目光完全清醒:“你怎么没去上朝?”东方珩大婚三天后,就开始上朝了,她每次醒来时,他都不在身旁。

    “今天休沐!”东方珩低头在沈璃雪唇上印下轻轻一吻。

    “嗯!”沈璃雪点点头,腹中传来一阵饥饿,她想起,自己还没用早膳,起身,却无力的倒回了床上,美眸中萦绕着点点怒火,狠狠瞪着东方珩:

    都是他这个不知节制的家伙,昨晚在浴池里,不知道要了她多少次,也不知换了几个春宫图里的姿势,她只知道自己的小腰酸疼的厉害,身体也快要累散架了。

    “怎么了?没力气吗?”东方珩看着她绯红的小脸,满身轻轻浅浅的吻痕,眸中笑意更浓,她是他的,身上只有他的痕迹。

    罪魁祸首是他,他居然还敢笑话她!

    沈璃雪美眸喷火,用尽全力抓起枕头,对着东方珩的俊颜砸了下去:“都是你做的好事!”

    东方珩抬手一挡,接下了那只枕头,眸中闪烁着笑意,轻柔的吻落在沈璃雪唇上:“我请你去醉仙楼用膳,算是赔罪!”

    相对于圣王府枫松院的温馨甜蜜,李丞相府大厅就是气氛严谨,让人胆战心惊。

    “混账,都是你干的好事!”李丞相拿着一根藤条,怒气冲冲的狠狠抽打跪在冰冷地面上的李凡。

    一刻钟前,楚巡抚来了相府,婉拒了两府的联姻,他以为楚巡抚是知道了李凡风流花心,再三保证会约事孙子,哪曾想,楚巡抚说出的原因让他这张老脸瞬间丢的一干二净。

    拜访长辈,赔礼道歉带的得意之作居然是春宫图,亏他想得出来。

    “爷爷,事情不能怪我!”藤条很细,软中带硬,打在身上火辣辣的疼,李凡疼的呲牙咧嘴,不服气的辩解着:“我带去的明明是得意诗作,到了楚巡抚手里就成了春宫图,肯定是有人在算计我!”

    “被算计也是你愚蠢!”李丞相快要被这个不成器的孙子气死了,如果事情传开,他肯定会成为朝中的大笑话,他的一世英明,都毁在这个孙子手里了。

    手中藤条一下又一下,狠狠痛打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李凡痛的连连惨叫,头脑却越发清醒,买诗,装裱是随身家丁们做的,装裱完后,他还特意看了看,没有任何问题,一路拿着去见楚巡抚,没人接触过那本册子啊,怎么会变成了春宫图的……等等,楚旭(楚悠然的哥哥)。

    “爷爷,楚旭,是楚旭在害我!”李凡转过身,用尽全力握住了李丞相的藤条,急声解释:“我见楚巡抚之前,遇到了楚旭,我的诗作掉落,是他帮我捡起来的,肯定是他做了手脚陷害我!”

    “楚旭正在江南任职,怎会出现在京城,你小子撒谎都不会!”李丞相怒气冲冲,狠狠抽打李凡。

    “爷爷,真的是楚旭,我带去的家丁,侍卫都见过他,小妹也见过,不信,你问问小妹。”李凡求救的目光看向李幽兰。

    李幽兰瞟了他一眼:“大哥说的是真的,我见到楚旭了,不过,没看清模样!”

    李丞相停了手,狐疑的望了李幽兰一眼,孙女一向很乖,不会撒谎骗他,楚旭来京了?怎么没听楚巡抚提过?

    “你们不会是被人骗了吧?”

    “楚悠然亲口承认那是她大哥楚旭,还会有假?”李凡不服气的辩解。

    “湛儿,楚旭回京了吗?”李丞相是混迹官场的老狐狸,孙子孙女都说见过楚旭,可楚巡抚却没提过,他越发觉得事情不简单。

    东方湛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目光幽深:“湛王府的探子遍布整个京城,楚旭是朝廷官员,如果他来京为妹妹贺喜,一定会被发现!”

    “那个楚旭是假的?”李凡一怔,随即怒气冲天:“难怪他要偷换掉我的诗作,分明是故意拆散我和楚悠然……”

    李丞相,东方湛相互对望一眼,心中有着共同的疑惑:楚悠然伙同假楚旭,故意搞砸这门亲事,楚巡抚究竟知不知情?

    “楚巡抚那个老匹夫,不想嫁女儿就直说,何必弄个假楚旭,弯弯绕绕陷害我……”

    想着那名假楚旭的模样,李凡脑中灵光一闪:“假楚旭是沈璃雪,是沈璃雪!”

    东方湛,李丞相面色俱是一变:“你确定?”

    “绝对错不了!”李凡回答的斩钉截铁,他就说嘛,那张脸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沈璃雪那个……贱美人!

    “楚巡抚,圣王府居然联合起来算计本少爷,真是有眼无珠,吃了熊心豹胆……”李凡义愤填膺,都忘记了身上还有重伤,对着楚巡抚家和圣王府的方向,破口大骂,吵的李丞相头脑发晕,心烦意乱,吼道:

    “别吵了,你除了会叫嚣咒骂,还有什么本事?如果你小心谨慎些,哪里会被人算计,落到今天这副田地,都是你自找的,还不快滚回房间养伤!”

    “是!”李凡高亢的咒骂声戛然而止,满腔的怒气也泄了下来,猛然感觉到,自己还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寒气渗透衣衫,钻进身体里,透心彻骨的冷,双腿都要跪麻了,后背一阵一阵,火辣辣的疼。

    侍卫们小心的抬起他,快步走向卧房,阵阵清风顿起,吹在后背的伤口上,他疼的再次呲牙咧嘴,无声咒骂,该死的楚巡抚,楚悠然,沈璃雪,居然敢耍他,一定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遣散所有下人,客厅只剩下李丞相,东方湛两人,暖暖的阳光透过微开的房门照进房间,温暖如春。

    “湛儿,你怎么看?”李丞相看着东方湛,率先开口。

    东方湛凝深目光:“楚巡抚是文人雅士,知礼守法,做事按部就班,不会投机取巧,将诗作换成春宫图,设计陷害做的很巧妙,他应该不知情!”

    换言之,楚巡抚没有投靠圣王府,算计李凡是楚悠然和沈璃雪这两名女子私下里的小动作。

    眼前浮现沈璃雪美丽的小脸,东方湛眉头微皱,女扮男装,偷换春宫图算计李凡,亏她想得出来。

    “楚悠然伙同沈璃雪算计凡儿,可见她不想嫁给凡儿,楚巡抚是个疼爱子女的慈父,也不排除他知道了凡儿的为人,看出女儿不想出嫁,就任着她胡闹!”

    李丞相利眸中闪过一丝寒芒,两府的人联合起来,设计他的孙子,当他李某人是泥做的不成,可以任人捏圆搓扁。

    楚悠然和沈璃雪情同姐妹,关系密切,多在楚巡抚耳边劝解几句,说不定他倒向圣王府了。

    东方湛抬眸:“青焰官员何其多,一个楚巡抚不归顺,不足为惧!”

    李丞相点点头,目光凝深,如果楚巡抚保持中立还好,如果他敢投靠圣王府,他绝不会放过他,不能为他所用,就去下地狱。

    “外公,若是无事,我就先回去了!”东方湛站起了身,李丞相叫他前来,是为了李凡,事情已经解决,他也没必要再久留。

    “等等!”李丞相叫住了他,目光是少有的凝重:“湛儿,皇上的年龄眼看着越来越大,你要把心思用到正道上来,放眼看大局,不要再和东方珩在小事上起冲突!”

    “我知道!”东方湛含糊其词。

    李丞相叹了口气:“湛儿,别以为我不知道,凡儿提出娶楚悠然拉拢楚巡抚的主意是你给他出的,你喜欢沈璃雪,你娶不到她,就让你的表哥娶她的好朋友,借此制造有利时机,暗中接近沈璃雪!”

    东方湛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漫不经心道:“外公,你想多了!”

    “你是我的外孙,我了解你,比了解自己都清楚,岂会多心!”李丞相瞪了东方湛一眼,苦口婆心的劝解:“青焰何其大,美女何其多,你何必单恋一个已经成为别人妻子的女人?”

    “外公,感情的事情,你不懂!”东方湛深邃的眸中闪烁着锐利与坚定,他付出的感情,不可能轻易收回。

    “好,我不懂感情,但我懂为官之道。”李丞相了解自己的外孙,他性子倔强,做的决定谁也无法更改,一味的强逼,只会让他反感,他便改了温和路线,淳淳善诱:

    “你想登基为帝,最大的敌人是太子,你有咱们丞相府支持,太子也有国公府做后盾,你们两人的势力旗鼓相当,若是较量,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

    “东方珩是圣王府安郡王,手握几十万大军,又是战王爷的女婿,战王虽然远走他乡,但他的影响力还在,东方珩在朝中,不说一呼百应,身边也不少追随者。”

    “太子一直都在暗中拉拢东方珩,他没有松口,没有表态,就是不想卷入皇位之争,你在这个时候去招惹他,抢他的妻子,就等于在逼他倒向太子,太子和东方珩联手,能动用青焰三分之二的人和力,势力锐不可挡,以你一已之力,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他们?”

    东方湛目光一寒,大手紧握成拳,李丞相说的一切,他早就想到了,如果他硬要动手抢人,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可是,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东方珩保持中立,对你来说是件好事,你只需要沉住气,把太子扳倒,青焰就是你的了。”李丞相语气铿锵,描绘着美好未来:

    “等你当了皇帝,青焰文武百官,黎民百姓都会听你的话,到时,你集中精力对付圣王府,随便找个理由把它抄了,把东方珩杀了,谁又敢说什么?”

    “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儿女私情,毁掉自己璀璨一生,是最窝囊,最无能的作法,我不希望你步你母亲的后尘,毁了自己……”

    “外公!”东方湛怒声打断了李丞相的话,皱起了眉头,大手紧握着,面色阴沉,他绝不会步他母亲的后尘。

    李丞相猛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不自然的轻咳几声,继续给东方湛敲警钟:“你身为皇子,早就看惯了宫中的冷血无情,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怎么突然间犯起糊涂了?”

    “回去好好想想,如果想不通,就不要来见我了!”李丞相一甩衣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了客厅,晒着暖暖的阳光,轻轻叹了口气:

    他怎么又提到她的事情了?人老了,一气之下,就会旧事重提?不,是湛儿的性子,湛儿的遭遇都太像她了,痴情不会让他们得到幸福,只会让他们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东方湛也走出了客厅,面色阴沉的可怕,温暖的阳光也化不去他脸上的冰冷,拳头握紧再握紧,他比母亲坚强,也比母亲懂得争取,绝对不会步母亲的后尘。

    外公说的对,他想为帝,就先放过东方珩,主对付太子,等他当了皇帝,东方珩纵然有三头六臂,也要乖乖对他俯首称臣,他想杀东方珩,是信手拈来的事。

    内室,李凡光裸着后背趴在床上,疼的呲牙咧嘴,后背上几条伤痕纵横交错,很是触目惊心,爷爷下手可真重啊,没有半分手下留情,他的后背疼死了,都要被打烂了吧。

    一名长相秀丽的丫鬟站在床边,小心翼翼的为他涂抹药膏,李凡侧目,就看到了女子饱满的胸脯,眸中色光闪闪,也不觉得后背疼了。

    被打一顿,有美人相伴,也很不错,正准备把女子拉到身下,好好蹂躏一番,一名家丁快步走了进来,急声道:“少爷,暗卫传来消息,查到圣王府名下隐蔽的产业了!”

    “真的!”李凡眼睛一亮,伸手将女子推到了一边:“快说说,都是哪些产业?”

    栽在沈璃雪手中,他不服气,很不服气,爷爷总是骂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愚蠢无用,他就做件惊天的大事,让爷爷看看,他李凡可不是平凡人,他们李丞相府,虎爷无犬孙!

    醉仙楼雅间,饭菜香气扑面而来,让人垂涎欲滴,沈璃雪一袭水绿色半高领湘裙,坐在圆桌前,慢条斯理的用膳,脖颈上围着一条半透明的丝巾,隐隐可见丝巾下有着点点痕迹。

    东方珩吃着饭菜,不时看一眼沈璃雪的脖颈,眸中笑意渐浓。

    “你还笑?”沈璃雪猛然转头,刚好看到他眸中来不及消去的调侃,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如果不是他太忘情,在她脖颈上种满了粉色‘草莓’,扑了粉还十分明显,她哪需要围丝巾。

    “你怎么不穿高领衣服?”东方珩忍了笑意,看向桌上的饭菜。

    “现在天还不冷,穿高领衣服会更惹人笑!”沈璃雪没好气的回答着,把饭菜当东方珩,大嚼特嚼,银牙咬的咯咯响。

    “今晚,我会温柔些,尽量不让你脖颈上有吻痕!”东方珩贴在沈璃雪耳边,暧昧的说着,体贴的为她夹了满碗菜。

    沈璃雪柳眉一挑,她才刚醒了没几个时辰,晚上还继续,她会被累坏的:“今晚必须休息,不然,咱们就分房睡!”

    东方珩深邃的眼眸瞬间沉了下来:“分房?你敢?”他们新婚不久,晚上抱着她入睡,已经养成了他的习惯,她居然要和他分房睡。

    沈璃雪横了东方珩一眼:“不信你就试试看!”

    东方珩目光微凝,心中出现一个绝妙的主意,正准备说话,门外响起一阵阵惊呼:“不好了,不好了,死人了,死人了……”

    紧接着,响起一阵哭天抢地的哀嚎:“我可怜的夫君,你死的好惨哪……”

    “出什么事了?”用膳的宾客们纷纷走出雅间看热闹。

    沈璃雪也放下筷子,疑惑不解的走了出去,站在栏杆前,俯视着大厅,大厅靠近门口的地方,倒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双眸紧闭着,一动不动,在他旁边,跪着一名衣着光鲜的中年女子,哭的凄凄惨惨:

    “你们这醉仙楼太坑人了,我夫君进来时好好的,这才吃了一半饭菜,就被毒死了……”

    中年女子悲痛的控诉像一道惊雷炸了下来,劈的众人半天回不过神,醉仙楼的饭菜吃死了人?回想刚才大吃特嚼的饭菜,宾客们人人自危,自己吃的饭菜不会也有问题吧?

    一阵清风吹过,沈璃雪闻到了熟悉的松香,东方珩冷眼看着那对中年夫妇,一字一顿:“醉仙楼的饭菜绝不会吃死人!”

    沈璃雪惊讶的看着东方珩:“醉仙楼是你开的?”东方珩一向不爱管闲事,如果是别人开的,他看那对夫妇的目光不会那么冷冽,语气也不会这么肯定。

    东方珩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大厅里,人潮轰动,无数宾客涌向柜台:“掌柜的,这是怎么回事?”

    “给个说法啊。”

    “好好的饭菜,怎么会吃死人的?”

    “我们吃的饭菜里,不会也有毒吧?”

    掌柜被吵的头昏脑胀,高声道:“各位宾客,稍安勿躁!”

    “都吃死人了,还怎么稍安勿躁……”

    “坑人的黑店,砸了它,免得它再害人!”

    “报官,报官,把这黑店封了!”

    不知是谁吼了一声,激起了众人的反应,大厅的各个地方都有人抓起板凳,对着桌子就是一通乱砸,桌面砸烂,杯盘掉落在地,摔的粉碎,一阵阵噼里啪啦声,伴随着女宾客们的尖叫声,格外渗人。

    “住手!”沈璃雪怒喝着,双足一点,轻盈的身躯自二楼跃下,轻轻飘落在地,青色长鞭凭空一甩,啪的一声脆响,惊醒了乱砸中的众人。

    刚才东方珩想下来解决事情的,被她拦下了,这种小事,由她来解决比较好。

    “你是谁?”那名中年女子惊的忘记了哭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怒问沈璃雪。

    “安郡王妃,沈璃雪!”沈璃雪清冷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传遍整个大厅,不是她想显摆身份,而是民愤将起,她必须以身份压制着他们,听她的讲解。

    中年女子目光闪了闪,随即哭的悲伤难过:“郡王妃,您来的正好,我夫君来这里吃药膳,却吃死了,你说这是不是醉仙楼的责任?”

    沈璃雪目光一凝:“你夫君得了病?”

    “没病。”中年女子急忙摇头:“他就是觉得药膳好吃,每隔十天半月的就来吃一次!”

    沈璃雪看着中年女子,冷声道:“你们夫妻是一起吃药膳,为何他出事了,你没事?”

    “刚才我在门口遇到一位好姐妹,多说了几句话,回来后,正准备用膳,夫君就倒地上了!”中年妇子嚎啕大哭:“我可怜的夫君啊,死的好冤哪,这醉仙楼,真是该砸!”

    “该砸,该砸!”大厅里传来不少附合声,抡起椅子,又准备动手。

    “等等!”沈璃雪清冷的目光扫过大厅,所过之处,准备砸店的男子们无不胆战心惊,暗叹这郡王妃目光好锐利:“夫君离奇死亡,夫人伤心难过,我可以理解,但是您悲痛,更要查清真相,不能冤枉了好人!”

    “我夫君就是坐在这里,吃着饭菜死的,我亲眼所见,还会有假。”女子不依不饶,厉声尖叫,听着像是沈璃雪在冤枉她。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扫过大厅宾客:“醉仙楼在京城开了不止一年两年,它的信誉,饭菜味道,质量,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这药膳推出来又不是一两天了,许多宾客都吃过,都没有任何问题啊!”

    一些老顾客纷纷点头,醉仙楼开张后,他们就一进在这里用膳,来来回回的,都不知道吃过多少次了,的确没出过问题。

    掌柜眼睛转了转,清了清嗓子,高声道:“我们醉仙楼的用材,用料都是有讲究的,绝不会放有毒的东西,不可能吃死人的,夫人,您夫君用膳前,是不是吃过其他东西?”

    “我夫君有急事要忙,早膳都没用,也可以说,他从醒来到醉仙楼,滴水未进过。”一句话,否认了先中毒后来醉仙楼的可能。

    中年女子瞪着沈璃雪,再次失声痛哭:“醉仙楼的饭菜吃死了人,郡王妃您身为皇室之人,不但不主持公道,还公然向着罪魁祸首,真是让人心寒!”

    “就是就是,官商勾结,坑害黎民百姓啊!”人群里有人随声附和。

    中年女子哭的凄惨,叫的也很大声,但她眼眸中隐隐闪烁着异样的得意光芒。

    沈璃雪微微一笑道:“诸位,你们吃的饭菜和这桌是同样的食材所做,为何你们吃了都没事,他却出事了?”

    “是啊,是啊,这又是怎么回事?”众人醒悟,疑惑不解的窃窃私语。

    在中年妇女闪烁的目光中,沈璃雪看向一旁的小桌,桌子早就被砸烂,上面的饭菜也掉的满地都是,分不清哪个是男子吃的,自然也就无法用银针测毒。

    她蹙蹙眉,蹲在了死亡男子旁边,他面色发青,嘴唇发紫,倒真像是中毒了,伸手去探他的呼吸。

    “你干什么?”中年女子慌忙挥手打开了沈璃雪素白的小手。

    “我查查您夫君的死因!”沈璃雪挑眉看着中年女子。

    中年女子冷哼一声:“我夫君是吃了醉仙楼的饭菜被毒死,有什么好查的!”

    “万一他不是被饭菜毒死呢?”沈璃雪嘴角轻扬,似笑非笑。

    “用不着你假好心!”中年妇女护着男子的尸体,坚持不让沈璃雪碰。

    沈璃雪柳眉一挑,状似疑惑道:“一般情况下来说,夫君离奇过世,做夫人的伤心难过,都费尽心思想要查明夫君死亡的真相,可我怎么觉得夫人您一直在遮遮掩掩的,唯恐别人知道您夫君死亡原因呢?”

    中年妇人一惊,急声高呼:“我才没有心虚?”借着擦汗的空隙,她长长的衣袖轻轻拭了拭额头的冷汗。

    “不心虚干嘛不让我查看您夫君的死因!”沈璃雪冷冷看着中年妇女。

    “是哪夫人,您就让郡王妃查查吧,大家都看着呢,做不了假的!”

    “是啊,就算您不相信郡王妃,也应该相信安郡王吧,青焰战神,正直的很哪!”

    “难道您真的在心虚?”宾客们议论纷纷。

    “我才不是心虚。”中年女子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咬咬牙,狠狠心,后退一步,让出位置:“郡王妃,请您仔细的查,务必还我夫君一个清白!”

    “那是自然!”沈璃雪淡淡说着,在众人的注目礼中,拿出银针扎到了男子脸上,拔出,银针是黑色的。

    再扎到喉咙上,银针也是黑色的,扎到胃的位置拔出,闪闪亮亮的银针,没有半分变色。

    沈璃雪清冷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胃里没毒,说明毒素还没到胃,胃是消化系统,毒都没消化,怎么可能毒得死人,这名男子,绝对不是被毒死的。

    不过,他脸和喉咙是黑的,又是怎么回事?

    沈璃雪稍稍拉开了男子的衣襟,脖颈以下的位置白皙一片,脖颈往上却是黑的。

    人群里窃窃私语:“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中毒,应该全身黑啊?”

    “不明白!”

    沈璃雪目光一凝,仔细看着男子脖颈上那道鲜明的分界线,再看看男子白皙的手脚,胳膊,勾唇冷笑,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郡王妃,您查到亡夫的死因了吗?”听着众人的议论,中年妇女沉着眼睑,目光不自然的闪烁着,语气有些急切!

    沈璃雪猛然抬头看向中年妇女,清冷的眸中闪烁着淡淡的冷芒,中年女子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低了头,不敢与她对视,这安郡王妃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在她的暗自猜测中,沈璃雪薄唇轻启:“已经找到您夫君的死因了,夫人请看!”

    手腕一翻,几枚银针扎进男子的穴道中,死亡的男子猛然轻咳了几声,不满的报怨着:“事情终于结束了,累死老子了,装死真是件累人的活!”

    慢腾腾的睁开眼睛,众人错愕的脸庞映入眼帘,他猛然一惊,翻身坐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在醉仙楼里醒过来?

    中年妇女见状,哭的梨花带雨的脸瞬间变成了死灰,心中暗道:完了,被拆穿了。

    “恭喜公子死而复生!”沈璃雪微微笑着,眼眸中却凝聚着蚀骨冷意。

    “原来是两个骗子啊,装死骗人!”宾客们反应过来,愤怒的指责声音纷纷喷向中年夫妇。

    “只差一点点儿,醉仙楼这么好的酒楼就毁在他们手里了……”

    中年夫妻被人们责骂的抬不起头来,相互扶持着就要冲开人群,逃离醉仙楼,一阵得得的马蹄声响起,是顺天府的官兵们来到了,中年夫妇瞬间面色大变。

    一名捕快翻身下马,径直冲进了醉仙楼:“究竟怎么回事?”

    “他装死诬陷醉仙楼!”众宾客横眉冷对中年夫妇。

    中年夫妇被人重重包围,想走也走不掉,看着那威武不屈的捕快,身体瞬间瘫软下来,不停磕头:“饶命,饶命啊!”

    捕快,官兵们是他们叫来的,想借着假死将醉仙楼查封,哪曾想,被人看穿了计策,被抓进大牢的是他们了,安郡王妃果然厉害呀。

    “带走!”捕快冷冷望了两人一眼,面容冷酷,毫不留情。

    “刚才都有谁趁乱砸醉仙楼。”沈璃雪清冷的目光扫过大厅宾客们,在几名年轻身上顿了顿,微笑道:“主动承认,会从轻处置!”

    大厅里很静,人们相互对望一眼,不言不语,罪魁祸首们面色微变,却没有承认,心里都存着侥幸:刚才那么混乱,安郡王妃肯定没看清谁动了手,他们可没那么愚蠢,自投罗网。

    “都不承认啊,真是可惜了,我还想着,你们说声对不起就算了的!”沈璃雪摇摇头,素白的小手快速指向年轻男子们:“你你你,还有你,刚才都砸桌子了,我看的一清二楚!”

    被指到的年轻男子震惊,那么混乱,安郡王妃居然看的半点不差!

    官兵们走上前,架了他们出来,他们吓的胆战心惊,不停认错:“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

    “不管是不是故意,砸了东西,就要赔!”沈璃雪转头看向掌柜:“掌柜,把大厅里的损失算一下,让他们几人赔偿!”

    “是!”掌柜微微笑着,算盘打的啪啪响,口中还念念有词:“桌子一张,五十两,椅子一套,五十两,饭菜一桌,一千两……”

    那几人越听越心惊,这么多银两,他们哪里赔得起,扑通着跪地求饶:“饶命,饶命,郡王妃,小的们真不是故意的!”

    “是啊,郡王妃,我们夫妻真不是故意要害醉仙楼!”那对中年夫妇也嘶吼着高呼,手扒着墙壁,不肯被押走。

    “这样啊!”沈璃雪故做为难的思索片刻,大方道:“看你们这么悲伤,我也不为难你们了,只要你们把幕后主谋告诉我,再赔了醉仙楼里的损失,这次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题外话------

    (*^__^*)嘻嘻……谢谢亲们的花花,钻钻,打赏,票票,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67》,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67 砸醉仙楼,找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67并对腹黑郡王妃167 砸醉仙楼,找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