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第二百零八章

    7月5日,楼大总统接到关北发来的电报,看完上面的内容,病了三四天的楼大总统长舒一口气,终于不用继续卧病在床了。装病也不是件容易事啊。

    “人送来了?”楼大总统一把拿掉额头上的帕子,坐起身,中气十足,“从这人嘴里都问出什么了?”

    副官摇摇头,“只有一封电报,具体情况要等人到后才清楚。”

    “也好,免得中途再出问题。”楼大总统立刻派人给展长青送去消息,这些天为了应付朱尔典,展长青头发都白了十几根,若是关北再不来电,展部长也撑不住了。

    两天后,当朱尔典终于见到那名身上没有任何明显伤痕,却神情委顿的英国间谍时,心中已经有了不太好的猜测。当那名间谍开口说话时,朱尔典的神情立刻变得无比难看。一个经受过专门刑侦训练的王牌间谍,竟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华夏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英国人的心情跌落谷底,李谨言心中也是沉甸甸的。

    帝制?

    英国人策划,日本人执行,美国人也掺了一脚。历史上曾出任袁大头法律顾问的古德诺,不仅没有被蝴蝶翅膀扇没,反而出现在上海,有名的《共和与君主论》已经成文,只等最佳时机对外发表。李谨言手中还有一份名单,其中不少是各省议会中的议员,据说这些都是和国外势力有长期“联系”的。想起之前鼓动各省督帅参加欧战的说客,李谨言不寒而栗。

    历史上的洪宪称帝,让袁大头背负几世骂名,北洋政府也分崩离析。李谨言确信楼大总统绝无称帝意愿,但旁人会相信吗?

    真凭实据固然重要,可还有一句话,无风不起浪。

    捕风捉影,加上有心人的煽动,这盆污水泼下,没人能全身而退。即便能证明其子午须有,楼大总统的声望也会下跌。

    这还只是阴谋中的一小部分,接着向下看,李谨言浑身都在发冷,紧接着,一股怒火油然而生。如果真被英国人得逞了,华夏必将再度陷入军-阀割-据-混-战的局面。就算现在的各省军阀不买列强的账,但有野心的人并不在少数,列强完全可以拿出他们惯用的手段,扶持新的代理人。

    北六省再强,也是独木难支。一旦枪口对准自己的国人,无论是胜是败,消耗的永远是华夏的元气和国力。

    英国人很聪明,整件事从策划到行动,所有表面上的痕迹都抹得很干净,需要亲自出面的也全部由日本人代替。唯一能作为证据的《共和与君主论》也是美国人所写。作为美国政治学会的创始人,纽约宪章的起草者,古德诺完全可以凭借他的身份和声誉,反击华夏的任何“指责”。他只是以一名政治学家的立场和观点写了一篇文章,发表了自己对华夏政体的看法,如此而已。

    日本人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他们和华夏关系之恶劣,人尽皆知,再背上几个黑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给英国人背黑锅还能得到不少好处,何乐不为?若是华夏真的乱了,那更符合大日本帝国的利益。

    在这份口供上,李谨言还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名字,坂西利八郎,本庄繁。赫赫有名的坂西武官和策划九一八事变,炮制伪满洲国的关东军司令!

    这两个人和土肥原贤二一样该死!

    几分钟后,书房的门被敲响。

    “少帅,我有事和你说。”

    见李谨言的神色有些不对,楼少帅将批阅好的公文交给副官,示意他先出去。

    等书房的门关上后,李谨言上前几步,将手中的口供放下,“这是从那个英国人嘴里问出来的。“

    翻过几页,楼少帅的神情冰冷,语气中带着再明显不过的杀意,“人已经送走了?”

    “是的。“

    许久之后,低沉的声音才再度响起,“这件事交给父亲。”

    这件事涉及到的不只是外国势力,还有各省内的议员,至于是否有哪个省份的军政长官参与进去,目前还很难说。若是动手,北六省肯定不合适,只能由联合政府下令。各省的省议会,也是时候“整顿”一下了。

    “少帅,”李谨言单手撑在桌上,靠近了些,“英国人不论,这两个日本人,尤其是这个本庄繁,绝对不能留。”

    楼少帅正翻到口供最后一页,听到李谨言的话,头也没抬,只道出一个字:“好。”

    一个字,决定了坂西武官和本庄繁的命运。也宣告了坂西公馆的覆灭。

    原本李谨言诸事缠身,没想这么快收拾坂西这群人,但谁让他们自己往枪口上撞?

    命令下达给情报三处,楼少帅亲自下令,三处上下自然不敢马虎,三处处长亲自出马,坂西和本庄繁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若是朱尔典将英国间谍泄露计划的事情告诉他们,或许两人还能逃过一劫,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北六省交人之后,朱尔典一直没同日本人再联系。

    坂西和本庄繁都预感有些不妙,据上海传回的消息,那个美国政客已经定了船票,马上就要离开华夏。从他匆匆回国的举动来看,计划很可能泄露了。他们派去关北的五个人对此毫不知情,唯一的可能就是英国人。

    “阁下,英国人很可能出卖了我们。”

    坂西利八郎仔细的擦拭着武士刀,没有说话。

    “阁下!”

    “冷静。”坂西平举起手中的刀,刀光映亮一侧的脸颊,“没有确切的消息,不要自乱阵脚。”

    “是,在下鲁莽了。”

    “我会继续同英国人联系,在那之前,必须冷静等待。”

    “是!”

    “下去吧。”

    “是!”

    本庄繁离开房间,侧首看了一眼合上的拉门,目光阴沉。一旦计划泄露,英国人肯定会将日本当做替罪羊,坂西想要脱身,同样需要一个替罪羊,这个人会是谁?

    本庄繁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七月十二日,华夏联合政府突然下令各联省议会议员进行改选。除接到密令的各省督帅,多数人均不明就里,但议员改选日期的确已近,也无人提出异议。

    各省督帅对此次议员选举都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从清时谘议局到联合政府省议会,很多颇具资历的老议员都发现,这一次的改选绝不是走个过场,拉人情送礼根本走不通了。

    选举进行到一半,立宪派,对清皇室抱有同情,与外国势力走得过近,或为某外国势力充当过说客的议员,都被从议会中剔除出去。虽有极少数立宪派人员入选,但相对于省议会中其他派别人员,人数实在是微不足道。为的不过是给外界摆出民主选举的架势,表明对各派别一视同仁,兼容并包。

    在议会选举过程中,各省督帅以下的军政长官也出现了部分变动,其中文职人员多于武职,一些基层官员突然接到调令,措手不及,来不及做更多安排,倒是揪出了一批鱼肉百姓,尸位素餐的旧式官僚。

    有军队弹压,被问罪者掀不起多大的风浪,至于军队内部,有各省督帅在,想造反的也要掂量掂量。

    到七月底,各省议会选举进行得如火如荼,拿起屠刀的督帅们杀人也杀得如火如荼。

    北六省也查出了一批贪官,所贪数额都不在少数,有的乡镇,从上到下沆瀣一气,杀人都能靠钱摆平。这让李谨言始料未及,他知道贪官肯定会有,但怎么会这么多?

    难道他拼命的发展实业,楼少帅带着军队浴血搏杀,就是为了养这些蛀虫吗?!

    看着上面列出的人名,竟然还有“官声”不错的,李谨言气得发抖。只是一次抓捕间谍的行动,竟然会牵连查出这么多的问题,最让他愤怒的是,北六省内的几处收容所也出了问题,集资的善款竟然被挥霍挪用!

    李谨言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觉得自己成了一个笑话。他还自我感觉良好,还为又坑了哪个列强一把沾沾自喜,却始终没看到身边发生的这一切!

    李谨言越想越觉得心寒,完全没意识到自己钻了牛角尖。贪官是有,但一心为民做事的人却也不在少数。他之前没有想到这些,乍然遇到眼前情况,才会忍不住往牛角尖里钻。

    一只大手覆上他的头顶,李谨言不抬头,也没出声,直接伸手搂住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双臂用力,将脸埋进军装中,被熟悉的气息包围,他才感觉好一点。

    “少帅,”李谨言的声音发闷,“我想不通。”

    “恩?”

    “我不明白这些人都在想什么,他们真的心安理得?不心虚?”

    修长的手指-插--入乌黑的发中,指腹轻轻按压,滑到颈间,“不用想,杀了就是。”

    当真是干脆利落,军人作风!

    “……贪官杀不尽。”

    楼少帅俯身,平视坐在沙发上的李谨言,拇指擦过他的颈侧,“杀不尽也要杀,杀得多了,贪的就少了。”

    李谨言并不知道,北六省军队也有过扣军饷,喝兵血的历史,当年,刚回国的楼少帅只做了两件事,一个是剿匪,另一个就是杀官,还是杀军官。

    剿匪这件事被六省传颂,杀官的事却一直讳莫如深。

    沉默半晌之后,李谨言叹了口气,他真傻,真的。每个时代的人,都有他们的做事规则,他不该用后世的眼光来看这个时代,乱世当用重典。就算是后世,对罪大恶极的贪官,不也一样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少帅,也别全杀了。”李谨言胸口的闷气已经散去不少,“可以委托孟老制定法律,贪污者可关可杀,具体量刑,还是依照法律由法院判定吧。”

    说着,探身亲了一下楼少帅的嘴角,“不过这次抓的,就照少帅的意思办吧。”

    一只手扣住李谨言脑后,唇被用力的堵住,良久,耳边才传来一个声音:“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08208》,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08第二百零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08208并对谨言208第二百零八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08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