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第二百二十四章

    德国在1915年的无限制潜艇战,曾让协约国损失了一百三十多万吨的货物,其中损失最大的就是英国。之后,因两次误袭美国商船,造成美国平民死亡,加上其他中立国家的抗议,第一次无限制潜艇战才被迫中止。

    日德兰大海战后,威廉二世和德国总参谋部都清楚的意识到,单依靠海上主力舰队,无法与强大的英国海军抗衡,若想在海上牵制英国,最有力的武器就是潜艇。当6地上的战斗开始对德国不利,空中的战斗也无法取得更多优势,通过大量击沉协约国商船,掐断英国的海上贸易,是德国唯一能让敌人坐到谈判桌前的方法。

    威廉二世和德国总参谋部最终做出了决定,无论中立国抗议与否,即便同美国断绝外交关系,也要将无限制潜艇战继续下去。这已经不再只是为了战争的胜利与否,而是为了德国的“生存”。

    “如果美国参战的话,德国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摆在了德国人的面前,但德国总参谋得出的结论是,美国人想要踏上欧洲战场,至少也在一年以后。何况,德国目前有一百五十八艘高性能潜艇,每天都能保证有四十艘潜艇在海面下进行“狩猎”,美国的运兵船和运输船,有极大可能被德国潜艇发现并击沉,美国人会冒这个险吗?

    在此时的英国人看来,美洲大6曾是大不列颠的殖民地,美国的经济再发达,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在法国人眼中,美国人在独立战争中受到了法国很大的帮助,独立后又得到法国的支持,才能在“欧洲世界”立足,他们应该“报恩”。而在德国人眼中,美利坚则是一个视利益高于一切的国家。

    “利益高于一切的美国人不会孤注一掷。”

    这就是德国总参谋部得出的结论,威廉二世也欣然接受。

    “与其寄希望于美国人,不如想办法和华夏建立更亲密的关系。”德国驻华全权公使辛慈在发回国内的电报中写到:“即便无法同华夏人结盟,也不能让他们倒向协约国。华夏人对俄国的进攻,甚至是对日本的进攻,都能拖延敌人的脚步。”

    不只德国,英法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关注华夏的一举一动。比起远隔大洋的美国,华夏距离欧洲的位置“更近”。

    “一旦华夏参战,这个重新焕发活力的古老国家,很可能成为决定战争走向的关键。”

    美国只有十万出头的常备军,他们甚至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别说是操纵坦克和驾驶飞机,连渗透战,弹幕徐进一类的战术听都没听说过。

    他们只知道堑壕,只知道步枪,只知道方阵队形,他们的头上还戴着牛仔帽,他们对战争的乐观情绪,就像美国政府那张奇怪的征兵广告一样,让欧洲人无法理解。

    不过,他们的工业制造能力和大量的生力军,完全可以“弥补”这一切的不足。

    战术不熟悉,可以训练。

    装备落后,也不是问题。

    英法等国需要的是美国的物资,美国制造的武器,和大量能充当“炮灰”的美国大兵。

    别以为同为“白色人种”,彼此之间就会缺少算计,如果不是潘兴将军一力坚持美国军队要独立作战,恐怕这些被“正义”和“英雄主义”冲昏头的美国牛仔,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会成为欧洲人的炮灰。

    就算如此,战争一开始,只经过短暂训练,从没见识过欧洲血腥战场的美国牛仔,还是被惨烈的战斗和可怕的伤亡数字吓到了。

    比起眼前震耳欲聋的炮声和随时可能面临的死亡,美国的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简直就像是在过家家。

    华夏军队则不一样,在欧洲人激烈厮杀时,华夏军队也在不停的出击,打日本人,揍俄国人,还和东南亚的英法殖民地军队动过手。虽然殖民地军队多以菠萝头阿三为主力,可从指挥这些菠萝头进攻的英国军官口中,还是能够获悉华夏军队的战斗力有多么的强悍。

    即便打个折扣,也要高上美国牛仔一截,更不用说被武装起来的非洲人。

    可惜,华夏政府对于欧战的态度很明确,保持中立。就算近期这种态度出现了些许“动摇”,也依旧无法判断华夏会倒向哪方。

    于此同时,潜伏在海底的德国潜艇,再次开始了狩猎。

    仅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德国潜艇出没的海域,几乎成了一片死亡之地,中立国开往协约国的商船数目一下锐减,只有美国等为数不多的国家还在坚持。

    为了对抗德国潜艇,英国人用尽了办法,q型船,水下听音器,防潜网,组织巡逻舰在主航道上来回巡逻……凡是能想到的办法,英国人都一一实践,收效却依然不大。

    德国潜艇指挥官很少再上q型船的当,哪怕船上的水兵表演再逼真,大呼小叫四处跑,就差跳海了,也没有德国潜艇会傻傻的浮出水面,给船上的大口径火炮当靶子。英国舰队在主航道巡逻,而德国潜艇就潜伏在距离主航道几公里的地方,恪守“规矩”的英国舰队,发现他们的几率微乎其微。

    德国潜艇也不是“无敌”的,使用内燃机和电池驱动,让潜艇里的味道很难闻,碍于潜艇内部结构,最多也只能携带八枚鱼雷。

    英国人应该庆幸,德国人的潜艇只能在水下十二个小时,否则,他们遭受的损失将是现在的几倍,甚至于几十倍。

    无限制潜艇战造成的后果很快在协约国内部显露,各国的物资尤其是食物供应,变得更加紧张,连英国都开始了更加严格的食物配给制。前线士兵的伙食,也下降到了一个“糟糕透顶”的水平。大不列颠统治海洋之后,英国人从来没有为食物发愁,可是现在,就算是中产阶级也只能拿着饭盒乖乖排队。

    运气不好的,排上一整天,也未必能得到够全家人吃的面包。

    黑市变得更加兴旺,大量从美国和华夏走私来的货物,尤其是罐头和面粉,在黑市的价格高得离谱。

    饶是如此,为了填饱肚子,英国人也不会吝惜口袋里的钞票。当英镑不再管用,黄金,首饰,怀表,瓷器,银制的餐具,开始大量流入黑市,其中有“收藏价值”的,将通过中间商的手,送往瑞士,再运回华夏。

    将元首画作卖给商行的奥地利骗子,再没出现过,许二姐发誓,若是再被她看到这个人,她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英国人不再惧怕德国的齐柏林飞艇,高爆子弹和燃烧弹被战斗机使用后,速度缓慢,体型庞大的飞艇,简直成了战斗机最好的靶子。飞到伦敦上空的齐柏林,往往都被打成一团团巨大的火球。

    好在德国人还有哥塔式双翼轰炸机,只不过轰炸机体型再大,携带的弹药数量也无法和飞艇相比,在1917年,德国对英国本土的轰炸,再无法轻易撼动大不列颠的神经。

    唯一能让约翰牛紧张的,就是战场上的死伤和严重紧缺的物资。

    所有英国人都在期盼商船的到来,中途出现的一些小插曲,却时常使人哭笑不得。

    例如,一艘美国商船满载而来,卸货后发现,船上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货物都是女士高跟鞋和各种化妆品,翻遍了货仓,也找不到一袋面粉和一盒罐头。

    再例如,一艘华夏商船到港,满怀希望的将船上货物卸下,却发现其中大部分都是价格昂贵的丝绸。往昔,英国人曾狂热的追求东方丝绸,现在,毛毡毯子都比这个实用!只有对战场毫不关心的贵妇人,才会在见到这些时欣喜若狂,而她们的丈夫,恐怕只想哭。

    期间也有日本商船,他们运来的东西更加让人无语。可以想象吗?一船瓷器!

    这样的乌龙事一件接一件,但无论运到港口的货物是什么,都会被全部买下,若是这次不买,天知道下次商船会什么时候来。

    东西不实用没关系,可以到黑市去交换,总是能找到用途。

    法国的情况更糟糕,德国也好不到哪里去,意大利也是如此。

    本着打酱油顺便占便宜的念头加入协约国,却被推到战场南线,独自面对奥匈帝国和德国的进攻。意大利人非但没有得到预期的好处,反而因战争引起了国内经济衰退,工人大量失业,社会情况愈发不稳。意大利国王很后悔,他当初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和英法“搅合”在一起?

    威廉二世已经被惹恼了,若想不被报复,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下定决心之后,意大利军队“超常”发挥,在进行了九次的伊松佐河战役中,对上奥匈帝国军队,总算取得了一定战果,尽管他们每次的伤亡人数都比奥匈军队要多不少,而在德国军队增援时,这个数字还会成倍扩大……

    此刻,意大利正计划发起第十次伊松佐河进攻,无论如何,只有协约国取得胜利,意大利才能得到期望的战争红利。不过,意大利人还是失算了,就算同盟国被打败了,意大利也没捞到任何好处,之前承诺的条件,英国人和法国人完全没有兑现的打算。

    习惯于戳盟友一刀的意大利面条,终于被盟友给摆了一道。

    当然,现在的意大利并不知道会受到何种“待遇”,难得鼓起勇气,激-发出斗志的面条军们,正在为接下来的战斗做重要准备。

    从尼德商行购买的头盔,大量药品,还有新式冲锋枪,都将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发挥“巨大”作用。

    至少,意大利人是这样认为的。

    二月底,两艘载有华夏古董的商船再次从欧洲,这已经是第四批装船的“货物”了,此时,第三批“货物”还在海面航行。

    随着欧战的再一次升级,也可称之为欧洲各国“最后的疯狂”,尼德商行的出货量和交易额都达到了“令人恐怖”的数字。

    李谨言旗下的各家工厂全部开足马力,机器日以继夜的隆隆作响,运送原料和货物的车队排成长龙,关北城外的工业区,从未像现在这么繁忙。即便是在战争激烈的1916年,出厂的货物也不到如今的三分之二。

    不只是北六省,南六省,西北,西南,中原,几乎整个华夏的工厂,在一夕之间都变得异常忙碌。农民种出的粮食,牧民饲养的牛羊,甚至是早些年几乎被市场淘汰的土布,都被大量收购。

    同时,华夏联合政府再度颁布筑路计划,这一次的工程规模和资金投入是以往的几倍,楼大总统和交通部长也终于体会了一把有钱不怕花的豪爽。

    工程师们聚在了一起,包括华夏人,比利时人,俄国人以及少数美国人。

    华夏要修的路很多,不用担心分不到“活”干。

    这其中,比利时人是最不需要担心的,按照华夏人的话来说,真金不怕火炼,有之前主持修筑的铁路在,他们都是经过了考验的。自从为躲避战火来到华夏,连简单的打招呼都不会,到如今能说一口还算流利的华夏语,又用赚到的薪水把家人全部接到华夏来定居,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在这里的生活,让他们远离了战火,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有了在华夏定居的打算,即便欧洲战争结束,也不打算回去了。

    俄国人的想法一样,现在的俄国比被德国占领的比利时还要混乱,与其回到国内,不如留在华夏。他们不只把家人接到北六省,还给昔日许多同僚写信,发电报,劝说他们一同到华夏来工作。

    沙皇时代的俄国,尽管落后于西方国家,但在各领域涌现的人才却并不少。

    化学,物理,军工。

    若是没有庞大的人才基础,苏联的重工业和军工发展,不会在短时间内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即便包含有与德国合作的因素在内,无可否认,俄国除了黄金和矿产资源,也是座人才的宝库。

    李谨言想的明白,与其等到一年后和美国开始人才争夺,不如提早对俄国下手。

    二月革命还好,十月革命后,大量的俄国资产阶级,中产阶级,地主阶级,贵族,背景不够贫苦大众的军官都要去见上帝。贵族和地主就算了,那些有真材实料的军官,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都是笔值得挖掘的财富。布琼尼,华西列夫斯基,朱可夫,铁木辛格……这些后世有名苏联元帅和将军,都曾在沙皇军队中服役。

    说不定还能借此和高尔察克的白军搭上线,加上冬宫中的伊莲娜,潜入俄国的情报人员,楼少帅手下的军队,尼古拉二世的黄金,早晚是华夏的囊中之物。

    有了钱,有了更多的人才,才会有更多的底气。

    李谨言不会以为这场战争结束,世界就太平了。一战的进程足以表明,历史仍在遵循着固有的轨迹,李谨言拼命扇翅膀,能改变的也只有自己脚下的土地。若没有楼家,李谨言能把厂子办起来,别被三天两头的打秋风就算万幸。

    一朝穿-越,天老大地老二,自己中间站的想法,傻缺才会有。

    李谨言是傻缺吗?显然不是。

    三月初,几位老先生重新到大帅府中安营扎寨,还带来不少小辈和徒子徒孙。随着一艘又一艘“运宝”船抵达,需要的人手也越来越多。

    李谨言将建造图书馆的工程交给了孟氏兄弟,同时将在京城建造博物馆的计划告知了楼大总统。

    楼大总统的回电也很快,答应得也很痛快。

    拿着电报,李谨言蹬蹬蹬跑上二楼,在书房里找到正伏案工作的楼少帅,“少帅,大总统答应了。”

    “什么?”

    “博物馆的事。”李谨言几步走到桌旁,“我三月要去大连,少帅,你看派谁和孟涛一起进京比较好?”

    关北图书馆由孟波设计建造,京城博物馆则交给了孟涛和四处的那位机关大拿。将这些宝贝从国外运回来费了李谨言多少心血,若是损失一件,李三少都想抱头撞墙。

    比起大院深宅,博物院一旦建成,更容易被盯上。在后世,博物馆失窃案也不少见。

    哑叔就提醒过李谨言,江湖上可有不少“能人”。李谨言拍拍脑袋,赫赫有名的“燕子李三”,不就出现在民国时期?虽然历史已经改变,但谁也无法能保证不会再出个王三赵三。

    防贼的同时,也要提放建馆中途有人插手。

    “请孟老上京。”

    “孟老?”

    “外祖父也会亲自去京城一趟,不需要担心。”楼少帅又拿过一份文件,埋头看了起来。

    李谨言想想,好像也只能这么办了。总不能让楼少帅派军队进京武装建馆吧?

    三月四日,许二姐接到了哑叔发来的电报,同日,俄国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游行和示威活动,被派去镇压的士兵当场哗变,加入了游行人群,大喊着“不要战争,要面包”的口号。

    三月七日,局势进一步恶化,沙皇尼古拉二世彻底失去了民心,也失去了对军队的控制。

    三月八日,沙皇从前线调回的士兵拒绝对群众开枪,宫廷大臣也不再支持他,尼古拉二世彻底孤立无援,只剩下唯一的选择,退位。

    为了维持罗曼诺夫王朝的统治,尼古拉二世想把皇位传给弟弟米哈伊尔,却遭到了拒绝,无论是谁,在此时登上皇位都不会受到民众“欢迎”。

    此时的俄国,就像是一百多年前的法国,不再需要皇帝和国王。

    伊莲娜提起裙摆,在长长的宫廷走廊中奔跑,房间中,皇后亚历山德拉以及沙皇夫妇的五个子女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

    “尊敬的皇后陛下,皇帝陛下宣布退位。”

    话音刚落,皇后亚历山德拉便晕了过去。

    沙皇退位后,俄国建立了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和苏维埃领导的政府,出现了两个政府并存的局面。

    而在俄国国内风起云涌的同时,大西洋的海面上,一艘挂有华夏旗帜的商船,突然被一枚鱼雷击中,船上的一百二十八名船员,只有五人幸存。

    这艘商船正巧沉没在德国潜艇时常出没的海域,虽然德国政府当即出面否认,但英法各国的报纸已经开始大肆宣传,称在美国商船发生的惨剧再度重演。

    华夏国内的多家报纸也对此进行了报道,其中上海公共租界中的几份英文报纸最为活跃。民众开始上街游行,德国公使辛慈几次照会华夏政府,都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

    经国会讨论,华夏政府终于正式对外宣告,断绝同德国的外交关系。

    这一天,是民国八年,公历1917年3月14日。

    正举杯庆祝的英法等国并不知道,那艘被击沉的商船上,死去的虽然都是黄种人,却并不是华夏人。所以说,究竟是谁设计了谁,还真无法轻易下结论。

    毕竟,在欧洲大6,还有一个马尔科夫在发光发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24224》,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24第二百二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24224并对谨言224第二百二十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24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