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第二百三十二章

    1918年,战争仍在继续,部分国家却在为争夺战后世界霸权摩拳擦掌了。

    1月8日,美国总统威尔逊在国会上发表演说,提出结束欧战的纲领和实现战后和平的十四点纲要,即威尔逊十四点计划。

    纲要提倡“民主自由”,标榜“民族自决”。要求破除贸易壁垒,实现海上自由,反对“秘密外交”,倡议建立“国联”,协调沟通各国事务。同时,纲要还提出各国裁减军备,以维护国内安全为最低标准。

    表面上看,各项内容均为“世界和平”考虑,实际上,这十四点却将美国的野心暴露无遗。

    野心勃勃美利坚,要重新瓜分世界,争夺海上霸权,商业霸权,甚至于军事霸权。

    此刻的美国,就像是一只叼着橄榄枝的白头隼,一边紧盯着眼前的肥肉口水滴答,一边告诉别人,它吃素。

    美国人的算盘打得叮当响,只可惜,现在的美国,在老牌欧洲强国眼中依旧不入流。不提英国和法国,就算是德国,只要工业体系没有遭到彻底破坏,军队没有在战争中被消灭,二十五年后,仍有能力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

    二战之后,美国才有能力将英法从世界霸权的金字塔顶“挤”下去,却没察觉,在他背后踹英法时,一头北极熊已经从金字塔的另一侧爬了上来。

    但在历史拐了弯的世界里,金字塔顶的位置,从一战结束后就将重新洗牌。无论是欧洲列强,新兴美-帝,还是赖账不还的苏俄,都无法阻止华夏向上攀登的步伐。

    挡路的,见一个揍一个!

    一月十日,威尔逊演讲的全篇内容,摆在了楼大总统面前。

    看过之后,楼大总统给关北发去一封电报,内容很短,只有三个字,做得好。

    不知道是在说美国人“做得好”,还是李谨言将美国总统的演讲原封不动抄录下来做得好。

    总之,李三少都将这封电报当做“夸奖”。

    随后几天,楼大总统变得异常忙碌,政府各部接二连三的开会,发往各省的电报也开始满天飞,联合政府,各联省政府都在忙碌,具体忙些什么,问到当事人,却全部三缄其口。

    其中,四川的刘抚仙在百忙之余,不忘派人和班-禅建立联系。虽然被达---赖排挤,但以班-禅为中心的后藏地方政教权力,仍能与达-赖分庭抗礼。在1915年,达-赖在日喀则设立基宗,向班-禅辖区的百姓征税,这触犯了-班-禅-的固有地位和职权,使两者之间的关系日趋恶化。

    刘抚仙像是个耐心的猎人,守在一旁,终于等到了期待已久的机会。

    九世班-禅曾带领藏民和僧侣抗击英国侵略,被强行“请”去印度,也没有做出任何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之事,还曾为大义推拒代行达--赖之职,如今,刘抚仙的使者上门求见,他却没有拒绝。

    显然,达-赖和班-禅之间的关系已经十分恶劣,在另一个历史时空中,班-禅曾被达--赖排挤出藏区,而在这个时空中,一切都将不同。

    刘抚仙的行动很隐秘,使者也带回了好消息,达--赖发觉到情况不对时,一切都已经迟了。

    当噶厦政府,贵族,寺院大部分都站在有华夏政府支持的班-禅一边时,大势早已不可挽回,英国人早就不可靠了。

    刘抚仙向龙逸亭笑言;“动手不在早晚,只在一击必杀,打蛇打七寸,再毒的蛇也别想活。”

    “高明啊。”龙逸亭拱手,“龙某甘拜下风。”

    “不用恭维我,说到底,最厉害的还是楼茂功。”刘抚仙端起酒杯,送到嘴边,重又放下,“若他谋划的事成了,争到的可就不是一地之劳,而是万世之功。”

    “华夏盛世,千载荣光。”龙逸亭拿起筷子,敲了一下酒杯的边沿,“不说楼茂功,换成你我,处在他的位置,能不想吗?”

    “想归想,做是另一回事。”

    “对,不过谁让楼茂功有个好儿子,还给他娶回个专门搂钱的儿媳妇。我可是听说了,东西都送到洋人地界去了,一船一船不要钱似的。“

    “这事羡慕不来,”刘抚仙捻起一粒花生米,“再者说,逸亭不也虎父无犬子,我那几个儿子就差了些,要等到增兵才能露把脸,也不知道赶不赶得上。”

    “等着瞧吧,”龙逸亭嘿嘿一笑,“这仗还有得打。咱们还是好好琢磨琢磨,大总统吩咐下来的事该怎么办。”

    “这事啊,”刘抚仙也笑了,“不就是占地盘?以前怎么干的,照葫芦画瓢,也就是明面上要好看,不能让人挑出理来。”

    “这才为难。”

    “有何难?”刘抚仙示意龙逸亭凑近些,压低了声音,“英国人和法国人就是最好的靶子,咱们不动手,让他们自己去闹。”

    龙逸亭眼珠子一转,嘿嘿笑了。

    与此同时,广西的唐广仁,新疆的李佳才,都已经有了腹案,唐广仁盯准了越南,李佳才却准备朝清时被沙俄侵占的帕米尔高原北部一些地区下手。

    既然大总统要成立“华夏联邦”,地盘总是越大越好吧?楼家把西伯利亚都占了大半,他再不动手,就说不过去了。

    此时,苏俄政府高层正忙着镇压因解散制宪会议引起的民众游行示-威,布尔什维克的军队向游行队伍开枪-射-击,孟什维克和反对派开始大发传单,谴责布尔什维克欺骗了俄国民众,摒弃了自由民主,实行“沙皇-专-制“。

    以弗拉基米尔为首的布尔什维克政权对此的回应是,直接扣下一顶“怠工”的帽子,组建契卡消灭“怠工”者和“反-革-命-势力”。契卡的首领直接宣称,在正义之剑下,要消灭全部的“反-革-命”。

    立宪民主党的很多党员都遭到了逮捕,部分被处决。

    苏联时期的大清洗,此时便已初露端倪。

    镇压使俄国国内的混乱加剧,苏俄政府不得不慎重考虑接受德国的停战谈判条件,同时面对国内混乱和国外战争,是很危险的事。沙皇因此倒台,克伦斯基政府也没撑住,苏俄不想重蹈覆辙。

    对德谈判最终开始,同时,为争取周围国家的“好感”和“支持“,弗拉基米尔宣布废除沙皇时期对外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

    本出于“好意”,没想到却捅了华夏的马蜂窝。

    废除沙皇时期签订的一切条约?也就意味着华夏联合政府与沙皇俄国签订的满洲里条约,海兰泡条约等也不予以承认?

    很好,相当好。

    不论苏俄政府是口误,还是压根没想到这点,总之,这个“美好的误会”给了华夏政府“正大光明”占领西伯利亚的借口。

    增兵,继续打!

    李谨言得知楼大总统亲自下令向西伯利亚增兵时,感觉相当复杂。

    时空不同,历史拐弯,原本可以争得华夏友谊的“宣言”,此刻却引起了华夏人的愤怒。

    报纸上的口诛笔伐,民间的声音,爱国青年的演讲,华夏国内还发起了抵制俄货的运动。实际上也没什么俄国货可以给国人“抵制”,只有原上海公共租界内的几家俄国餐馆生意惨淡。

    其中一家店主只得将他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华夏“绿卡”摆出,用以证明他的“国籍”,生意才逐渐好转。

    华夏绿卡和后世并不相同,代表的也不是永久居留权,更不能让这些外国人获得华夏国籍,相比之下,更类似于拉长了年限的临时居住证。

    不过在华夏工作生活的外国人还是对此趋之若鹜。有了华夏绿卡,就代表和华夏人缴纳一样的税收,还能获取部分福利,也不会被随时遣送回国。在华夏的日本矬子千方百计想到得到一张,不巧的是,对于日本人和朝鲜人的审核,恰恰是最严格的。

    二月初,俄国国内依旧“热闹”,逃到东西伯利亚的塔基杨娜女大公和皇太子,在一支华夏军队的护卫下,返回了西西伯利亚。在叶尼塞斯克遇上了谢苗诺夫率领的哥萨克第九骑兵团,他们是反对苏俄“反-动-势力”的其中一股,高尔察克依旧是只闻其名,不见其影。

    有女大公和皇太子在,双方并未发生冲突。塔基杨娜女大公也兑现了之前的承诺,第一批黄金送上了伊尔库茨克的火车。

    “两吨?”李谨言得知消息,也为女大公的“出手阔绰”感到惊讶。只是一次护送任务,加上一千人的武器装备,就值这个价吗?看来,高尔察克的黄金当真是确有其事。

    五百吨黄金,搁在谁面前,不会心跳加速?

    有了塔基杨娜女大公和皇太子这个变数,黄金最终是否还会落到高尔察克手中,是个未知数。对李谨言来说,到手的两吨黄金却是不错的开始。

    只不过女大公遇上了哥萨克,以后想再大把捞金子,就不会这么容易了。谁也不是傻子,不会平白无故的当冤大头。或许伊莲娜那里可以再想想办法,喀山很久没传回消息了,不知道情况如何,要是基洛夫因为某种原因被提前咔嚓掉……应该不会吧?毕竟他手里还有一万多条枪。

    正想着,墙上的自鸣钟敲响,李谨言连忙起身,该去学校接小豹子了。

    自从楼二少入学,李谨言雷打不动,天天亲自接送。

    还有五天就是除夕,过了今天,学校就放假了,李谨言特地让丫头找出一件厚实的斗篷,早上还是晴天,中午却开始下雪,一直没停。

    车子开出大帅府,地上铺了一层白,天空纷纷扬扬的飘着雪花,李谨言有些心急,车子开到子弟小学,推开车门,几乎是一路小跑进了校门。走到教室门口,才发现自己来早了,孩子们还在认真听着先生布置课业,李谨言抱着斗篷,靠在墙边摇头失笑。

    放学钟响,教室门打开,正和几个同窗向外走的楼二少,看到李谨言,叫了一声“言哥“。

    “李先生。”

    孩子们也有认识李谨言的,纷纷走上来问好。

    李谨言笑着从口袋中摸出一袋糖果,交给楼二少分给同窗,随后用斗篷将小豹子裹紧,抱起来朝学校大门走去。

    关北子弟小学规定,车辆一律不许进校园,无论是谁,都没有特权。

    楼睿被裹得严实,却还是伸出胳膊搂住李谨言的脖子,“言哥。”

    “恩,睿儿冷不冷?”

    “不冷。“

    抱着蹭蹭,李谨言笑弯了眼睛。

    司机拉开车门,两人坐上车子,头顶肩膀上都落了一层雪花。

    雪越下越大,天色也越来越暗,车灯照亮前方,一片片雪花就像是在光中飞舞的银纱。

    “明天就不用去学堂了,”李谨言拉起楼二少的两只小胖爪,“言哥带睿儿出去玩,好不好?”

    “好!”

    “真乖!”

    刚对着小胖脸呜啊一口,小豹子却在这时开口,“言哥还要写大字,写完才能玩。”

    “……”六岁大的孩子,需要这么严肃认真对待学习生活吗?

    二月六日,楼夫人抵达关北。

    楼少帅在走后,李谨言原本想把楼二少送回京城,楼夫人却告诉他,要在关北过年。

    “又不是不方便,没有一家人分开过年的道理。”说着,又捏了李谨言的脸一下。

    刚刚涌起的“感动”情绪,全在这一掐中“随风飘散”了。转头看看端坐一旁,大眼睛却一眨不眨的楼二少,李谨言捂脸,他的形象,彻底没了。

    二月十日,在欧洲的楼少帅接到了李谨言发来的电报,同时到达的还有一批新物资,接收物资的兵哥们已经“麻木”了,就算看到李三少往前线送金砖,他们也不会觉得奇怪。

    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不只华夏远征军内部知道了李谨言的“习惯”,联军内也流传开华夏远征军总指挥,年轻的楼将军,有一位“慷慨大方”的夫人。

    “他竟然结婚了吗?”

    热情的法国姑娘,看到报道,发出了叹息声。

    华夏军队在康布雷打出漂亮一仗之后,欧洲媒体就对这支军队产生了莫大兴趣,楼逍的大名,欧洲人之前就不陌生,这一次,虽然没有专访,照片却比以往要多得多,宋武等人自然也不会落下。

    一时间,英俊的年轻的华夏将军,成为了巴黎社交界热议的话题,就算面临德国军队的威胁,也不能抵挡巴黎姑娘们对“爱情”的追求。

    只可惜,楼少帅对婚姻十分忠诚,其他三位少帅也对这些欧洲妞没兴趣。却不想,这种态度引来了更多“狂蜂浪蝶“。虽然这个词用的不太恰当,事实却摆在眼前。

    年纪大的师长旅长们再次感叹,年轻可真好啊。

    又一批物资清点完毕,下发之后,几个美国大兵凑了上来,面对华夏兵哥们戒备的眼神,美国大兵摸摸鼻子,用生硬的,几乎没什么音调起伏的华夏语,表达他们想要“购买”华夏士兵手里的香烟和糖果。

    香烟自用,糖果则是为了追求漂亮的姑娘。

    漫长的冬季,除了华夏军队发起的那场攻击,西线几乎“无战事”。美国牛仔没有在战场上发挥热情的机会,就只能从其他地方播撒自由的种子。

    德国忙着和俄国的停战谈判,协约国对春季作战计划仍未下最终决定,倒是海上的封锁和破除德国潜艇威胁取得了一定成效。

    传统的舰队护航曾被认为过于保守,却让德国潜艇的伏击不再奏效。

    就算盯准了商船,德国潜艇也只有发射一枚鱼雷的时间,护航舰队完全可以迫使德国潜艇下潜,让潜艇上搭载的火炮无法发挥作用。这样一来,德国利用潜艇战逼迫英国同意和谈的计划彻底流产。

    协约国舰队并不打算善罢甘休,英美计划三月起,在苏格兰北部至挪威海域大量布置水雷,以此将德国潜艇彻底封锁在海港内。

    德国潜艇无法出航,协约国的舰队就能彻底控制大西洋。

    当然,这一切暂时和华夏军队没有关系。

    远离家乡到欧洲作战,又逢新年,兵哥们的思乡之情更浓,好在有李三少送来的大量物资,肉蛋面粉一样不少,所有的炊事兵集合到一起,甩开膀子揉面包饺子。

    为了节省时间,饺子个顶个的大,一般人看到,绝分不出这是包子还是饺子,兵哥们就是如此豪迈!同时下锅的还有年糕,宋武表示,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对李谨言表达谢意。

    饺子出锅时,不只华夏兵哥,串门的美国大兵也开始抽鼻子。

    当然,有了之前的不愉快,华夏兵哥对这些美国佬没太多好脸色。

    不是瞧不起华夏人,认为黄种人这样那样?排-华?可以,咱们排-美也不耽误。

    饺子煮好后,每个兵哥都有一份,坚守在“德国阵地”中的华夏兵哥咂咂嘴,瞅瞅对面的德国兵,用筷子夹起一个饺子,举到头顶,很好,没放枪。

    之前他们举馒头,直接被一枪开花。

    战壕里的几个华夏兵哥互相看看,上峰下令就得执行,将两盘大饺子扣在一起,包好,推出堑壕,又有一个会说几句德语的兵哥大声喊了几句。

    “卫书生,你说的对面的能听懂?”

    “应该。”

    “什么叫应该?

    “就是可能的意思。”

    “老子没问你这个!”

    过了一会,对面也响起了声音,那里同样与主阵地分割开,据兵哥们观察,十几个德国兵顶天了。

    “谁去?”

    卫书生无奈,”我去。”

    只有他懂德语,他不去谁去?

    双方继续喊了几回话,分别派出一个士兵,缓慢的爬出战壕。不知对方是否有诈的情况下,缺心眼的才会大咧咧的在枪口下站起身,显示自己有多“爷们”。

    最终,卫书生和德国兵在中间地带碰头,第一个动作,就是下意识的用枪指着对方的头。

    卫书生一呲牙,示意德国兵看看冒着热气的盘子,德国兵不动。过了五分钟,确定双方都没有开枪的意图后,两人简单交流两句,卫书生当着德国兵的面,吃了整个饺子,接过对方一个镶嵌有宝石的烟盒,两人才分开,掉头朝己方堑壕爬回。

    在此期间,双方一直警惕着对方,直到碰头结束,两人都平安返回,警报才宣告解除。

    卫书生回到堑壕,脑门上都是汗,德国兵回去后,则是将每只饺子都撕开一角,先喂给重伤员,其后才分食。这样的交易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华夏军队就是这样,在美国人的眼皮子底下,和德国军队“暗通款曲”。

    现在的德国还没有彻底削弱,华夏军队没必要马上和对方死磕。

    “我们的确是来打仗的,为的,却不是英国和法国。”

    如果协约国和同盟国继续死掐,华夏能暂时置身事外,打打酱油,那就再好不过。至于美国人是不是要冲上去,那不关华夏人的事。

    华夏兵哥在欧洲煮饺子,从抢劫中尝到甜头的日本矬子再次出动,参与抢劫的巡洋舰增加到了四艘。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菲律宾人明显要倒大霉了。

    倭寇,真心不是白叫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32232》,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32第二百三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32232并对谨言232第二百三十二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32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