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第二百四十二章

    五月中旬,战胜国对德合约最后草案拟定,文本交给德国政府代表。

    草案内容极其苛刻,依此合约,德国将失去百分之十的领土和百分之十三的人口,以及全部的海外殖民地。半数的钢铁产业交由协约国代管,发达的军-火工业被勒令停战,现有的火炮,飞机和坦克必须全部损毁。公海舰队将被英法瓜分,同时,德国不得实行义务兵役制,常备6军不得超过十万人。莱茵河西岸由协约国占领,东岸一定范围内不设防区。莱茵河几乎成为一片不设防地带,为今后法国和比利时军队占领鲁尔区埋下了伏笔。

    另外,合约还要求德国废除君主制,德皇威廉二世和德国的将军们必须接受审判。

    草案内容激起了德国人极大的愤怒,德国报纸公开宣称:德国的军队并没有举手投降,德国不接受这样无理苛刻的条约!有必要,德国军人会继续拿起枪战斗下去!

    因运送援助物资短暂停留在德国的华夏大兵,亲眼目睹德国人在政-府前大声抗-议,举着横幅游行,亲耳听到了反-对-党-派对政-府-不-满的演说。

    “看着吧,这事肯定没完。”

    “团座,这话怎么说?”

    “怎么说?”团长坐上桶车,拍了拍方向盘,“这样的条条框框,落在谁头上不火冒三丈?就算签了,早晚还得打起来。”

    “德国人都快吃不起饭了,还有能耐再打仗?”

    “有几句话怎么说来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骑驴看账本?”团长向椅背一靠,“也不对,总之,你记着我今天的话,德国下边埋着火药,早晚都得爆。”

    桶车和紧随其后的卡车在柏林一路前行,车身上的五色旗为兵哥们免去不少麻烦。

    在华夏人大张旗鼓送上援助物资之后,就算不是朋友,德国人的敌意也会减轻不少。

    因游行的人群通过,车队被迫停在路边,兵哥摇下车窗,看到几个穿着德国军装,却有没有肩章也没戴军帽的德国人,猜到他们应该是退役军人,拿出一包香烟,朝几人友好的笑笑。

    香烟,罐头,成包的饼干,都是“友好”的表示。兵哥看到一个男人身边还带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又从后座的口袋中摸出一个苹果,眼前的小姑娘让他想起了家中的妹妹。

    当年,他们一家逃荒到关北之前,别说是苹果,连口干粮都吃不上,如今生活好了,往昔的岁月却如烙印一样刻在脑海里,想抹也也抹不去。

    不想再回到那样的日子。

    很多北六省大兵都和他有同样的想法。他们拿起枪,为国而战,到欧洲打仗,为的就是不让子孙后代再过自己经历的苦日子,不让任何人再骑在华夏的头上耀武扬威。

    “谢谢。”

    小姑娘的声音打断了兵哥的思绪,兵哥摇摇头,又掏出了几块糖果。游行的队伍终于散开,车子重新启动,兵哥朝之前说话的几个德国退役军人摆摆手,貌似想起什么,从车窗探出头,说道:“华夏正在招聘退役军官,几位若是愿意,可以到我军临时驻地去看看。”

    退役军官?

    几个德国人都愣了一下,直到车队离开,香烟烧到手指,才嘶了一声。

    “里奥,要去碰碰运气吗?”

    “去。”里奥牵住侄女的手,他的兄长在战斗中死去了,妻子也在去年爆发的疾病中丧生,临时政府三个月没有发下薪金,大量的军人被迫退役,为了养活家里的几个孩子,任何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里奥很快回家,找出自己最好的一套衣服,和几个朋友在约定的地点汇合,等到了华夏军队的临时驻地,他们发现,来“应聘”的人早就排起了长队。

    物资不是白送的,东西也不是白给的。

    李谨言之所以会送出这批物资,除了广结善缘,主要是为了方便向各国人才下手。俄国的“资源”被挖得差不多了,是时候朝欧洲下网了。

    物理,化学,医药,重工,轻工。大范围普遍撒网,管他大鱼小鱼,先捞起来再说。

    德国的退役军官是搜罗的重点,尤其是空军和海军。凡尔赛条约签订,德国大量军人都要失业,尤其是空军和海军。在魏玛政府时期,各反对党派都曾雇佣这些退伍军人,如今,李谨言打算先一步下手,择优录取。

    北六省三所军官学校对上一批德国教官的评价很不错,这么好的捡漏机会,李谨言自然不能错过。等到小胡子元首的冲锋队成立,再想捡漏就没那么容易了。

    德国以外,还有法国。法国的步兵暂且不论,空军和炮兵都相当不错。别看法国是战胜国,但法国的北部工业区在一战中被毁个七七八八,国库空虚,工人失业,三天两头游行,德国的战争赔款和美国的借债也没能让经济完全恢复,国防削减是肯定的,大批军人失业,也是肯定的。

    其他专业型人才就要靠运气了。德国的化学和机械工业相当发达,真正的“井喷”还是在二战之前和二战最初两年,主要是因为战胜国对德国的各种“封锁”和“制裁”,造成德国资源紧缺。如果英法提前得知会有这种结果,不晓得会做出何种反应。

    除了德法,还有比利时的铁路工程师,奥地利的……吔,音乐人才?

    总之,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嘛……

    李谨言在这边披着“人道主义”面纱挖各国墙角,凡尔赛宫中的磋商也进入了尾声。

    甭管德国人怎么抗议,怎么游行,战胜国也不会放弃即将到手的利益。

    在正式拟定的合约中,英法两国基本如愿以偿。英国成功削减德国的海上力量,维持了海上霸主地位。法国获得大量的战争赔款,还将得到德国公海舰队中的大部分舰船,华夏放弃德国的战争赔款和海外殖民地,唯一的要求,是德皇威廉二世承诺的十艘巡洋舰。

    作为和会四巨头之一的美国,既没有在拟定的对德合约上签字,也没有加入国联。这一决定,是美国国会投票产生的,威尔逊总统也不能违背。对日条约的签署,美国国会却以大多数赞成表决通过。在美国人的观念中,欧洲是个是非之地,一旦沾上就会麻烦缠身。不值得为这团麻烦继续浪费美国人宝贵的生命。

    日本则不然。美国注重贸易,在太平洋地区,日本舰队是美国大西洋舰队最大的威胁,尽最大力量削弱日本海军,是符合美国利益的。

    同华夏贸易上的摩擦可以稍后解决。威尔逊总统提出警惕华夏,遏制华夏的发展,也被孤立主义占据上风的国会否定。

    六月二十八日,凡尔赛宫中,《参战各国对德合约》正式签订。德国外长穆勒等代表德国签字,出席和会的大部分战胜国代表也在合约上签字。

    代表华夏在合约上签字的是联合政府大总统楼盛丰,一颗亮闪闪的光头成为了镜厅中最醒目的存在。很多热衷于华夏商品的欧洲人恍然明白,华夏的香烟包装和罐头盒上,那个亮闪闪的光头标志出自哪里……

    楼少帅立于楼大总统身后,一身戎装,帽檐压低,武装带,白手套,绷紧的下颌,一身铁血杀伐之气尽显。

    就算是政治人物,也会有八卦兴趣。

    很多人都对楼氏父子很好奇,从长相,身材,气质,再到头发的浓密程度……最终得出结论,年轻的楼将军,应该更像他的母亲。

    日本代表出席了当天的签字仪式,却没有在对德合约上签字,摆在日本代表面前的,是由华夏和美国共同拟定的对日条约,林林种种,加减之后,一共一百二十一条。

    这份条约的苛刻程度,相比《对德合约》有过之而无不及。牧野脸色苍白,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拿不稳手中的笔。如果躺在床上的是他而不是西园寺,该有多好!

    签署对日条约的不是楼大总统,而是展长青,待到展部长签字用印之后,日本代表牧野却一动也没动。

    直到楼少帅冷冷的“提醒”牧野,签字,日本人才艰难的在条约最后落笔,他完全可以肯定,如果他拒绝签字,不用自己上吊,华夏人就会主动“帮忙”。

    美国代表签字之后,对日条约正式生效,楼少帅俯身,在楼大总统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楼大总统点头。

    六月三十日,华夏代表团启程回国,对其他同盟国成员的谈判与条约签署,华夏表示没兴趣参与。

    七月一日,两架华夏轰炸机和十六架战斗机组成的飞行编队,突然飞临北海道稚内市上空,投下大量传单,隔日,飞临函馆,再次投下传单。

    传单正面印有华夏语,背面是日文,内容是巴黎和会上签订的对日条约。在传单的末尾,重点注明,自条约签订日起,琉球群岛即从日本脱离,北海道即为华夏租借地,生活在此的日本人可选择离开,也可留下,留下者,必须遵守华夏法律,违者必将严惩。

    传单上另外注明华夏军队进入租借地的时间,七月七日。

    留给日本人的时间,不多了。

    华夏飞机不只光顾了北海道,还到长崎和下关上空转了一圈,投下的不只有传单,还有两颗十磅的炸弹,恰好落在停靠在长崎的一艘日本巡洋舰上,引起了不大不小的一场火灾。

    对找上门来的日本公使,华夏联合政府的回答是“误炸”。

    虽然展长青不在,外交部的一干人等,以副部长为首,依旧能气得林权助想吐血。

    如今的世道,谁拳头硬,谁说话算。

    华夏的一套组合拳挥出,早就把矬子揍得内伤,说是误炸,就是误炸!说不是?简单,飞机再去一趟,重新演示一下“误炸”的全过程。

    日本公使林权助,当真被气得吐血了。

    七月七日,华夏四艘巡洋舰和美国大西洋舰队的分舰队,出现在东海和鄂霍次克海的洋面上,最后通牒的时间到了。

    驻扎在北海道岛上的日本军队早就撤退,岛上的日本居民大部分没有离开,见到华夏和美国的军舰之后,主动拉起了长长的白布,沿海的每座渔村中,家家户户都挂上了白旗。

    舰船驶近,华夏士兵开始登6。

    起初,日本人战战兢兢的看着荷枪实弹,戴着钢盔的华夏大兵,很多都跪在地上向天照大神祈祷。

    随着登6的队伍越来越多,岛上的人看到了一支奇怪的队伍,说奇怪,是因为这支队伍里的士兵,军装和武器都有些不同,从个头和长相来看,他们和华夏士兵也有所区别。

    很快,岛上居民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这是一支由日本战俘,侨民,以及部分朝鲜侨民组成的警察队伍。

    警察局长不是旁人,正是川口怜一。副局长则是个朝鲜人。用日本人对付日本人,再用朝鲜人牵制日本人,所谓的“平衡之术”,可是华夏老祖宗发明的。

    “租借地需要管理。”

    这支特殊的警察队伍,将为华夏治理北海道带来更大的便利。

    至于另一个投靠华夏的重量级人物大岛义昌,则被派去了中西伯利亚,监管大量日本的矿工队伍进行劳动改造。

    从“华夏商船被德国潜艇击沉”事件中侥幸活下来的几个日本人,也成为了矿工队伍的头头,抱着日本女人,压榨着日本矿工,他们的日子过得是相当滋润。

    琉球独立,琉球王室后裔,尚氏子孙也6续从东京离开,日本人没有阻拦他们,想拦也拦不住。

    软的不可能,来硬的,直接一句:“琉球是华夏的属国,难道你们不怕华夏报复吗?!”

    不怕?当然怕。

    日本就像个赌徒,赌赢了,可以张扬到连姓什么都忘记,若是赌输了,还一输再输,那就完全是另一副样子。

    对于华夏“租借”北海道的行为,日本国内也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和抗议,但在抗议之中,却出现了另一个声音,“为什么华夏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强?日本输在了哪里?”

    另有言论称:“效仿先祖派遣遣唐使,向华夏派遣留学生!”

    就像甲午战争之后,大量的华夏留学生进入日本,如今情况颠倒,一部分日本人希望能从华夏身上寻找“救国”之路。华夏和日本自古一衣带水,只要真心“悔过”,比起西方-鬼-畜,华夏肯定会愿意帮助日本!

    当美国大西洋舰队开进日本海,美国领事正式向日本政府提出按照条约规定,交付战舰时,这种声音几乎变成了主流。

    李谨言得知日本的情况后,愣了半天。

    这些日本人的脑袋里都在想什么?他们以为现在的华夏还是过去的那个“老好人”,说两句好话,哭天抹泪一番,就既往不咎,前嫌尽弃?

    胸怀博大也要看对象。傻子才会和一只时刻想从自己身上咬块肉下来的白眼狼称兄道弟!

    转念一想,日本人万一不要脸的贴上来,狗皮膏药似的,光靠堵,是肯定堵不住的。

    李三少琢磨半晌,一拍桌子,当即派人去请沈和端,另外找来三四个擅长做思想工作的情报人员,想来华夏留学?先读两年语言学校,华夏语成绩优良,再上两年的思想政治品德教育课,考试合格再说。

    至于思想政治讲什么,品德教育学什么……李谨言冷笑两声,早晚让日本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华夏忙着“租借”北海道,解放琉球时,停战八个多月的欧洲依旧不消停。

    继法国大罢工之后,退出巴黎和会的意大利也发生了全国总罢工。粮食和食品的价格居高不下,加上被英法当傻子耍的不满,意大利人彻底愤怒了。

    生活在阜姆的意大利人和法国人爆发了几次流血冲突,情况严重到双方差点出动军队,墨索里尼的战斗法-西-斯组织趁机鼓吹主张,走出米兰,开始向意大利最高政权发起进攻。

    德国的魏玛政府颁布了号称最民主的宪法,却依旧无法巩固手中的政权。

    英国和法国因财政所迫,接连开始削减具备,尤其是法国,在最困难的时期,发给军人的薪水,整整减少了十分之一,国防预算也减到了不能再减的地步。

    美国开始推行禁酒令,作为依据的宪法第十八条修正案即将生效,赫赫有名的美国黑帮,即将走上历史舞台、

    战争结束了,世界却依然不平静。

    八月中旬,华夏试制成功第一架水上飞机,由大连造船厂和江南造船厂合作制造出的第一艘轻巡洋舰下水试航。以德国潜艇为原型制造的华夏潜艇,改进了动力系统,携带的鱼雷增加到了十二枚,潜伏在水下的时间,最多可以达到十六小时。

    九月上旬,楼大总统一行乘坐的轮船抵达青岛港,大量的记者和迎接人员聚集到港口。当轮船靠岸,楼大总统和楼少帅等人露面时,欢呼声响彻云霄。

    五天后,联合政府正式宣布,将于十月举行阅兵,各省部队再次集结,此时,楼少帅已经坐上返回关北的火车。

    在此期间,德国水兵和另一个历史时空中一样,在法国接收舰队之前,凿沉了公海舰队中大部分战舰。

    同时,挂上华夏旗帜的十艘巡洋舰,却从比利时港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42242》,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42第二百四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42242并对谨言242第二百四十二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42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