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民国七年,华夏民主共和国举办了建国后第一次阅兵,向世界宣告,华夏,再不可欺!

    民国十年,华夏将举办第二次大阅兵,华夏又会向世界展示出怎样一面?

    当华夏军队走出国门,其强悍的战斗力和严肃的军纪为参战各国瞩目,即便是傲慢的英国人也必须承认,华夏和清时已经完全不同。

    当欧洲陷入战后危机,美国盛行孤立主义,非洲仍被列强殖民时,华夏,这个曾沦为半殖民地的东方古国,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华夏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华夏政府的政治倾向,足以影响到战后整个世界格局。

    没有任何国家,任何人能再以轻蔑的眼光看待这个国家。

    英法的忌惮,德国的拉拢,美国的试探,一次又一次的表明,华夏已成为国际间一股不容忽视的政治和军事力量,正跻身强国行列,迟早有一天会站在金字塔的最顶端。

    这一切,是华夏民族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没有任何国家,任何势力可以否认,可以夺去!

    擅长两面三刀的东南亚小国,毗邻华夏西部边境的中亚,以及被“誉为”英国女王皇冠上,一颗最闪耀宝石的印度,这些或是被殖民,或是被半殖民的国家,都瞪大了双眼紧盯着华夏,试图找出华夏“成功”的秘诀。

    没有哪个国家愿意自己的头顶压着一个太上皇,当然,某些心甘情愿跪--舔-的矬子除外。

    由于在派遣留学生一事上取得“突破性”进展,临时工芳泽谦吉提前成为了正式工,小幡酉吉被日本政府召回,夹在中间的吉田伊三郎也不见影子,本该1923年才转正的芳泽谦吉,提前被日本政府任命为驻华全权公使,将于十一月正式向华夏大总统呈递国书。

    据芳泽得到的消息,明年三月,华夏将正式与日本商谈派遣留学生一事,还有四个月时间,磋商结果未定,大本营却已经开始分批选拔人才。

    日本政府对此事的重视非同一般,华族,有势力的政治家,银行家和大资本家,以及大地主的儿子,是最先被列入名单中的,下层的平民如果想到华夏求学,要么在某方面表现格外突出,要么就自己想办法。

    芳泽身负重任,被大本营寄予厚望,作为之前的表彰,还于不久前被授予爵位,成为男爵。吸取前任的教训,每次同华夏官员见面,芳泽不只鞠躬超过九十度,头都几乎要点到地上。

    作为日本驻华公使,芳泽被安排在观礼台的边角位置,和前沙俄驻华公使,现为西伯利亚政府代表的库达摄夫,以及苏俄派遣的外交代表裴克斯坐在了一起。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或者只是因为位置不够,也或者安排位置的人疏忽了,总之,库达摄夫和裴克斯中间只隔了一个芳泽,还被排在犄角旮旯,不提英法美等国公使,连受邀而来的德国商业界代表,都比三人的位置和视野要好得多。

    没来得及为自己能有一个观礼的位置高兴,芳泽谦吉就差点被库达摄夫和苏俄代表裴克斯之间散发的火药味“呛”得跳起来。身边坐着两头吹胡子瞪眼,随时可能打起来的北极熊,矮小的芳泽,整个一受气包,还是莫名其妙被波及的那种。

    饶是如此,库达摄夫和苏俄代表也没提出换位置的要求,芳泽更是不敢。能有个位置本就不容易,若是惹得华夏官员不耐烦,当场翻脸,那就大大不妙了。

    归根结底,做受气包总比被请出观礼台要好。

    英国公使朱尔典同法国公使柏卜正低声说着些什么,美国公使克莱恩同身边的一名华夏外交部官员相谈甚欢。华夏与美国在争夺世界市场上是竞争对手,却也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华夏修建铁路的工程中,有一部分钢材还是从美国进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双方的关系十分微妙。

    华夏政府和国会中的部分人,了解过美国强大的工业制造能力之后,逐渐意识到,华夏未来最大的对手,或许不在欧洲,而在相隔一片大洋的美洲大陆。

    美国人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在彼此并没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也没爆发战争冲突之前,警惕的目光总是被藏在友好的笑容之下。

    总的来说,二十年代的美国,正是经济繁荣,黑帮蓬勃发展,政府官员和警察高度腐败的年代。

    在十年中,美国人的口号只有一个,“快速致富。”

    孤立主义恰好迎合了这个口号,爵士乐,禁酒令,芝加哥打字机的声音充斥整个美国,未来的世界警察表示对战争不感兴趣。等到经济危机发生,小胡子成为德国元首,罗斯福连任美国总统,和平被打破,孤立主义也将成为泡沫。

    美国会再次对德宣战,战争,也将成为美利坚的机遇。

    九点整,天--安--门城楼前的观礼台已经沾满了人。李谨言本想同上次一样,和商界同行们“挤一挤”,不想却盯着“全国商界代表”的名头,硬是被拉上了城楼,即便位置靠后,仍有些不自在。

    白宝琦和展长青招手叫李谨言过去,一旁正说话的云南督帅龙逸亭见到他,也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三人的举动引起其他人的好奇,城楼上的目光全部聚集过来,李谨言脸上在笑,手心却开始冒汗。

    城楼上的人,没一个是简单的,尤其是各省督帅,别看年纪大了,早些年月,可都是亲自上阵,刀枪棍棒,枪林箭雨中闯过来的,一身的杀伐之气绝对假不了。

    李三少心脏再坚强,也有些HOLD不住。

    好在众人的注意力并没“集中”多久,九点三十分,随着震耳欲聋的礼炮声响,阅兵式正式开始。

    长安街两旁的大兵,身姿挺拔,持枪而立。

    一辆华夏产的黑色敞篷车从城楼中驶出,一身大总统礼服的楼盛丰站在车上,背脊挺直,表情庄重而严肃。

    另外三辆黑色汽车从长安街西侧驶出,华夏陆海空三军司令,同时举臂敬礼,不同的乡音,却同样铿锵有力,“队伍已集结完毕,请总统检阅!”

    楼盛丰回礼,车子缓缓开动,参与检阅的各省部队,全部立正,目视楼大总统的车辆开过。

    响亮的口号声,不绝于耳。

    保家卫国,定国安邦。

    为国为民,浴血奋战。

    男儿使命,军人天职!

    不同的声音,汇成一股,从今天开始,从这一刻开始,地域之分将被模糊,他们不只是保卫乡里的儿郎,更是守卫国家的华夏军人!

    城楼上,各省督帅看到这一幕,目光中有负责,也有慨叹,但是,能看到今日之华夏,更多的,却是欣慰与激动。

    三年前的阅兵,他们只看到了华夏的发展与崛起,今时今日,出战欧洲,震慑列强,让他看到了恢复民族荣光,复兴汉唐盛世,不再只是一个誓言,希望,已向现实迈出了一大步!

    “华夏总是要大一统的。新疆督帅李佳才须发皆白,然精神矍铄,“各省自立,或可保一家之荣,然国之一统,却保民族之安。”

    马庆祥哈哈一笑,“我是个粗人,这么文绉绉的话,我是说不出来,可道理却是明白,别看什么西北军,南军北军,说到底,不一样都是华夏人?”

    “马大胡子,你这还叫粗人?”

    “姓唐的,再叫老子胡子,信不信老子和你干上一架?!”

    “啧,唐某是个文明人,不和你这胡子一般见识。”

    “还叫老子胡子?!”

    “行了,这样的场合也能吵起来,真服了两位。”

    四川督帅刘抚仙摇摇头,看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没出声的宋舟和司马君,比起他们这些人,或许这两位的感触才更深把?

    距离权力巅峰只差一步,却被楼盛丰后来者居上,不服肯定有,不过……刘抚仙缓笑了,自己兄弟,就算再不对付,遇上外人欺负,也是要拧成一股绳的。

    十点正,楼大总统的座驾驶回城楼,穿过金水桥,五分钟后,礼炮声再响,整齐的脚步声,拉开了阅兵式最激动人心的篇章。

    一面承载着民族希望的五色国旗,四名英挺俊朗的华夏军人,褐色的军装,金色的将星,在他们身后,由二十五人组成的国旗护卫队,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脚步声踏着鼓点,亦或是乐声随脚步而动。

    行至城楼前,不需要命令,也不需要哨声,四名年轻的军人同时抬臂,高举国旗,不到三十人的队伍,却走出了三百人的其实,城楼上的老兵痞们纷纷老怀大隈,那是老子的儿子!

    单拎出来,一个能顶十个!

    不过,最高兴的还商三个马大胡子,无他,人数多尔。

    礼炮声中,队伍再次前行,至广场前升旗处,礼炮声停,军乐队奏响国歌,城楼上,观礼台上,长安街旁,在场的所有华夏人,均挺直腰杆,在铿锵的乐声中,目视五色国旗冉冉生气。

    风声烈烈,乐声激昂。

    承载了几代华夏儿女强国梦,凝聚了古老民族希望的旗帜,就像是年轻共和国,沐浴着阳光,在世界的东方,升起,飞扬!

    国旗下,楼逍,宋武,二十九名少帅,如二十九把出鞘的站到,二十九支钢枪,屹立,不摇。

    父辈终将老去,总有一天,他们会接过先带的责任,带领这个国家,带着这个民族,在历史的长河中继续前行。

    年轻,锐利,果敢,智慧。

    博浪,弄潮,勇者无畏!

    国旗升至最高点,国歌声停,掌声,欢呼声,响彻云霄。

    在欢呼声中,由各省受阅部队组成的徒步方阵,开始沿着长安街方向前行。

    脚步声,就像是遥远时空中的战鼓。

    霸秦,强汉,盛唐,华夏军魂!

    军官手中的指挥刀就是命令,行进中,嘹亮的口号声,更像是一个民族向世界发出的吼声。

    “军人浴血,守土卫国!”

    犯我华夏者,诛!

    犯我民族者,杀!

    十五个徒步方阵,无地域之分,无各民族之别,中原,四疆,漠北,岭南。

    同聚在一面国旗之下,华夏,中华民族!

    徒步方阵之后,是八个装备方队,包括坦克,装甲车,火炮,以及摩托部队。

    十辆摩托排成两列,驶过天--安--门广场,摩托挎斗中坐着的,却是在历次对外战争中负伤的英雄。

    “阅兵,当对国民,对世界展示最强一面,然未邻战场,不曾浴血,谈何强军?!”

    老兵,伤兵,穿过长安街时,面对欢呼声,耳边却想起战场上的炮火,眼前却闪过埋骨异乡的战友。

    战死沙场,军人的荣耀。

    为国为死,为国而伤,立于苍穹之下,他们无愧于生养自己的土地,无愧于心!

    隆隆的发动机声中,坦克与装甲车四辆为一列,排成两行,从长安街驶过。

    黑色的装甲,张开的炮口,密集的机枪火力。

    自行火炮,重炮,速射炮,各式炮弹。

    观看阅兵的各国领事和武官心中同时一凛,除了震惊于华夏的军工制造,也对华夏的军队和国力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震撼原不止于此。

    三发红色信号弹升空,三十一架华夏战鹰组成楔形或品字队形飞过长安街,翱翔长空。

    呼啸的机群,不同的编队,于晴空中,留下一个个矫健的身影。

    人群的欢呼声达到最高,甚至连观礼的外国人都被感染,

    阅兵式的最后,华夏民主共和国走大总统楼盛丰,在城楼之上,宣布了华夏联邦成立的消息,

    受到邀请的朝鲜临时总统李东道和琉球国王显得分外激动,华夏展示出的强大实力,证明他们有了一顶风吹不动,雨淋不透的保护伞,手中的权力也能更加稳固,能不激动吗?

    相比之下,英法等国却有些不是滋味,个中体会,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是酸甜苦辣。

    阅兵式后,狂欢仍在继续,各国记者们在撰写报道时,纷纷用上了一句话:“沉睡了半个世纪的华夏,终于睁开了双眼,古老的东方文明正在复兴。”

    华夏记者则撰文道:“今天,世界看到的不再是一个孱弱的,被腐朽的统治阶级和外国势力压弯腰的民族,而是四万万坚贞不屈,敢于迎接一切挑战的华夏人!”

    “东方古国,已经醒来,整个世界,都将听到她的声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51》,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二百五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51并对谨言第二百五十一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