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华夏举国欢庆元旦时,北海道租借地亦在举办庆祝活动。

    公历1月1日到1月3日是日本的新年,自明治维新之后,除了冲绳,鹿儿岛,即琉球王国所在地,日本普遍开始采用新历法,不再庆祝旧正月,全部依照公历日期庆祝节日。

    讽刺的是,在华夏没有租借北海道之前,这里已经有两年没有举办过大型的庆祝活动了,吃不饱肚子,生活每况愈下,连希望都看不到的情况下,庆祝新年还有什么意义?只会愈发觉得日子过不下去。

    今年却不同了。

    新开的工厂,从大地主手中分到的土地,税收也降低不少,很多当地人发现,临近新年,他们竟然能买得起够全家人吃的大米了!配菜依旧只是萝卜干,却能吃饱肚子了!

    北海道的粮商都将米价定得相当“合理”。一旦被警察发现有“哄抬物价”的嫌疑,不只是店铺老板,一家子都会被抓进牢房,送到遥远的西伯利亚劳动改造。

    这样的举措,获得了当地人的“拍手称道”。米-骚-动刚过去没多久,事情的发源地可就在北海道。惩治“不法”商人,有相当好的“群众基础”。

    如今的川口怜一,高居警察局长之位,金钱,地位,女人,样样都不缺。只要不失去华夏人的信任和赏识,他就将继续“荣耀”下去,这样的日子,比他当间谍刺探情报可舒服多了。

    入夜,岛上举办了提灯游行,还有各种传统活动,一些小贩在路边摆出海产和其他各种商品,为数不少都是大阪口音。这些人是如何来到北海道的?恐怕连川口怜一都没发完全说清。

    大阪商人,就像第四师团一样,不是一般的“神奇”。

    华夏总督府并没有限制租借地同日本本土之间的联系,只是在几处重要港口设置了关卡,对人员的进出加以盘查。临岸的渔村则全部交给日本警察负责。

    令人费解的是,当地人却对本土产生出一种奇怪的抵触情绪,究其根本,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变得好了,不希望其他人来“分享”属于他们的粮食和工作机会。

    除了少量的大阪商人,其他地方的人都是不受欢迎的。

    更“有趣”的是,当总督府发布消息,将在当地创办学校,竟然没有听到任何“反对”的声音,到了后来,许多当地人均以能将孩子送进这样的学校为荣,因为,这样他们将有到华夏“留学”的机会。

    庆祝活动一直在继续,一名面带紧张的日本警察,穿过人群,在一间居酒屋找到醉醺醺的川口怜一,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川口的酒意顿时一扫而空,脸色一下子变了。

    “确定了吗?”

    “是的!”

    “混蛋!”

    川口猛地站起身,一脚踹翻了桌子。

    原来,有巡警在福山抓获了十几个从青森来的家伙,这种“偷渡”现象早两个月就有,不算什么。让川口紧张的是,他们全部穿着军装!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来自驻屯在弘前的第八师团。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偷袭吗?

    即便不做情报工作了,川口怜一也是满脑袋的阴谋论,他设想了很多种可能,就是没想过这些人是“偷-渡”来北海道“讨生活”的。

    当他亲耳听到这个答案时,依旧不相信。

    “用刑!必须让他们说实话!”

    “是!”

    华夏总督府也得到了消息,被召见时,川口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问出这些家伙的真实目的!

    “请阁下放心,在下必定竭尽全力!绝不让有心之人得逞!”

    总督点点头,示意川口怜一可以继续回去“工作”了。待他离开,叫来总督府武官,下令驻守在岛上的各部官兵提高警戒,同时向国内发了一封电报,将这件事详细说明。

    事实上,他本人并不认为日本矬子当真是想偷袭北海道,除非他们发疯了。

    要军舰,军舰没有,要大炮,大炮没有,再来一次“肉---弹”冲锋?日俄战争都过去多少年了,乃木希典也早就被送去见天照大神了。这个偷袭北海道?

    电报发回国内,收音机中正在播放楼大总统的讲话。

    在讲话之后,就是戏曲和相声评书类节目。北六省领先全国,在城镇之外的乡村地区架设公共广播,即便家里没有收音机,也能从村里的大喇叭中听到新闻和各种节目。

    午夜,一阵又一阵烟花烟花冲天而起,元旦的庆祝活动达到了最高--潮。

    天公作美,不只没有下雪,空中还能看到繁星点点,伴随着在空中炸开的一团团花朵,更添节日气氛。

    李谨言牵着楼二少,站在院子里仰望夜空,火树银花,美不胜收。

    弯腰想把楼二少抱起来,让他看得清楚些,却发现小豹子被包裹得太严实,抱不动。这也怨不得别人,始作俑者就是李三少。

    试了几次,抱起来也要很快放下,楼二少的表情和李三少一样无奈。

    一旁的楼少帅终于看不下去了,伸手将地上的小豹子抱起来,轻轻松松用单臂托着,李谨言直起身,咧嘴笑了笑,“少帅,威武!”

    刚刚吃饭时,李三少喝了两杯果酒,如今酒劲上来,眼神开始发飘。

    楼少帅侧头看了他一会,没说话。李谨言依旧在呵呵笑。

    两个大人心思各异,被楼少帅抱在怀里的小豹子却被烟花吸引,看得目不转睛。等到烟花散去,被送回房间休息是,还颇为遗憾。

    隔日,李谨言醒来后,侧身动了动,一阵腰酸,坐起身,撑不住又倒了下去。闭上眼,默数三声,脑子里零星闪过有些乱的画面,再睁开眼,一群乌鸦呱呱叫着从头顶飞过,还表演了一次空中三百六十度大回旋,李三少的脑门上顿时滑下三道黑线。

    似乎,好像,仿佛,昨天晚上是他先朝楼少帅下口的,不只下口,还下手了。对一头老虎又咬又抓的,结果可想而知。

    李三少倒没觉得不好意思,这么多年,怎么说脸皮也“练”出来了,只是咬牙揉着腰,愤愤不平,就算被揪了胡子,下手也未免太重了点吧?

    小豹子还问他是不是会和楼少帅打架,就这重量级别,怎么打?

    屋外的丫头听到声响,隔着房门叫了一声:“言少爷?”

    没得到回应,又叫了一声,半天之后,李谨言觉得腰没有那么酸了,才用力一搓脸,答应了一声。

    洗脸漱口,换身新衣服,坐到桌前,喝了两碗粥,“撕”了三个包子,神清气爽。放下筷子的同时,不免感觉自己被楼少帅同化,饭量是只增不减。

    擦擦嘴,丫头送上热茶,李谨言开口问道:“少帅呢?”

    “回言少爷,少帅在书房。”

    李谨言点点头,又坐了一会,站起身,“我去工厂,告诉厨房,午饭不用准备我的了,晚饭前回来。”

    丫头答应了一声,抖开一件新裁的斗篷,领口镶着一圈雪白的皮毛,李谨言系好斗篷,迈步走出房间,身后两个丫头互相看看,都有些脸红。

    言少爷,还真是一年比也一年长得好了。

    元旦过去,关北城内,又恢复了往昔。

    川流不息的人群,当当驶过的电车,按着喇叭的小汽车,城外工厂中机器轰鸣,城内各家店铺伙计们的吆喝,学堂里的朗朗读书声,交织成一幅充满活力的城市新景。

    关北大世界和关北图书馆,已经成了北六省乃至全国最知名的两个地方。

    关北大世界集合了各式各样的休闲娱乐,戏曲歌舞,杂耍评书,影院剧场,在里面呆上几天,也未必会重样,

    关北图书馆收藏了大量的古籍珍本,许多国学大师和好学青年从各地汇聚而来,每天开馆前,馆外都早已排起了长队。

    随着京城博物馆即将竣工,并史无前例对民众开放的消息见报,很多人开始好奇,这些古籍文物都是何人收藏,是无偿献出还是高价出售。

    只可惜,尼德远在欧洲,许二姐在情报局,李谨言压根不喜欢没事就上头版头条,再加上楼家拉起的保护网,老先生们的“封口令”,凡是知情人,都不会泄露一丝口风。

    费尽心机,也未必能摸到真佛的衣角。

    只能摸清一点,这些文物和古籍,都是爱国商人耗费巨资从国外收回。

    不是没有心思狭隘之人猜测这名”爱国商人”的动机,更多的报道则是对此的溢美之词。

    猜测只是猜测,这些文物国宝却是实打实的归于华夏,即便有心思,也是为国为民的心思,怎容一些蝇营狗苟的小人污蔑?

    “这等为国为民之人尚被污蔑心怀叵测,公道何在?人心何在?!”

    这场“爱国商人”风波并没持续太久,李谨言经历得多了,也对这个时代的新闻业者有了相当的了解,甭管报纸上怎么写,保持一颗平常心,默念三声“淡定”,什么风浪都会过去。

    一月十日,另一则新闻彻底压下了“爱国商人”的风头,《凡尔赛和约》正式生效,美国总统威尔逊主持下的国际联盟也宣告正式成立。在一战中对同盟国宣战的国家,不管是真刀真枪上战场,还是只做了个姿态,打了一回酱油,都成为国联的创始会员国,战后新成立的国家也没有落下。

    国联是第一个以协调国际争端,解决国际纠纷为目的成立的国际间联盟组织。其宗旨是共同裁减军备,平息国际纠纷,维持民众生活。在创立期间确立了基本构架,包括国联大会,行政院,秘书处和常设法院。

    作为战胜国一员,华夏凭借起经济和军事实力,在行政院五大常任理事国占据一席,由于美国参议院投票决定,拒绝加入国联,在国联第一次大会召开之前,五大常任理事国缩减为四任,分别是英国,法国,意大利和华夏。美国的席位一直空缺。

    历史上的另一个常任理事国日本,勉强挤进会员国,就算是这样,也引起了不少争议,华夏和美国都对日本能够列入“战胜国“的行列提出过异议,在美国拒绝加入国联之后,华夏代表依旧对此持反对意见。

    不过,日本的确曾“对德”宣战,再对比其他部分成员国打酱油的作为,矬子们到底还是保住了在国联中的席位。

    消息传回国内,日本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自从大正登基以来,日本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好事”发生了,每每听到的都是坏消息,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喜事,必须庆祝!

    没等矬子们高兴太久,一盆冷水突然兜头泼下,浇了他们一个透心凉。

    “十数名日本军人,于公历1920年1月1日,携武器闯入北海道租借地,据称,是得到日本军部命令。”

    华夏政府立刻照会日本驻华公使,要求日本政府必须给华夏一个“解释”。

    正计划在国联第一次会议上演一场苦情戏,博取一下欧洲鬼--畜同情的日本,一下子懵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内阁质问军部,军部摇头三不知。查到第八师团,师团长一肚子苦水,差点切腹以证“清白”。

    查到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那十几个日本兵,的确出自第八师团,却压根不是奉命去“偷袭”,“玉碎”的,而是开小差“偷渡”的。

    查出这样的结果,比被蒙在鼓里强不了多少。

    不为其他,丢人啊!

    日本驻华公使芳泽接到大本营的电报,立刻面见了华夏外交部副部长,给出了“丢人无比”的结论。丢人不要紧,绝对不能让华夏找到充足借口对日本发难。

    “芳泽先生,我会上报的。”

    副部长的语气很“和蔼”,芳泽的头顶却开始冒汗,很明显,华夏人没打算放日本一马。

    接下来的几天,华夏却一直没有行动,这让芳泽产生了一个错觉,或许他之前是多虑了。可当国联的第一次会议在巴黎召开时,代表华夏出席会议的外交部长展长青施施然站起身发言时,日本人才真正意识到,要大祸临头。

    但是,为时已晚。

    在此期间,李谨言也没闲着。

    美国洪门通过司徒竟给李谨言递了消息,他们需要大批量的购进酒类。

    “果酒,红酒,啤酒,白酒,只要是酒,全部都要。”

    司徒竟将大佬的意思转达,李谨言拿起桌上的订单,眉毛一挑,要这么多酒?

    美国禁酒令的事情他知道,事实上,不只是美国,北欧,沙俄和后来的苏俄,都曾颁布过禁酒令,北欧暂且不论,让俄国人戒酒,纯属是天方夜谭。

    “出货倒是没问题。”李谨言放下订单,说道:“只是船在海上一两个月,禁酒令早就生效了吧?”

    按照禁酒令规定,不只不能在公共场合饮酒,凡是运输,买卖,酿造酒类,全都是违法的。华人的地位在美国虽有提升,排--华-法案却依旧存在,若被人把这批货扣下,不是自找麻烦?

    “这一点言少爷完全可以放心。”司徒竟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睛,两个手指捻了捻,“只要有这个,一切都不是问题。”

    “确定?”

    “确定。实际上,当地的警察局和港口的相关人员,都已经打点好了,这批货里有一部分就是给他们的。”

    李谨言点点头,没再提出疑问。

    能在美国扎根盘踞那么长时间,继而发展到相当规模的帮派组织,自然不会是简单的,不过能拿下警察局长,还是让李谨言有些意外。

    “既然都安排好了,这笔生意我做了。”李谨言笑了笑,说道:“不过,这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酒钱可是要付的。”

    “那是自然。”司徒竟也笑了,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汇票,“这是订金。”

    接过汇票,看到上面的数字,李三少再次感叹洪门的财大气粗。

    生意谈妥,按照对方的意思,货物自然是越快装船越好。李谨言不只搬空了自己仓库,还在六省内的各大酒厂“搜刮”一通,彻彻底底当了一回二道贩子。

    价格比照国内价提高两成,即便如此,依旧有得赚。

    李谨言深知,虽则禁酒令时间越长,美国的酒价只会越来也高,否则,也不会有阿尔卡彭这样的黑道头目,光靠走私就建立起了一个“黑暗帝国”。

    一月十五日,国联召开第一次大会的当天,三艘货轮从大连港驶出,船上只有一种货物,各式各样的酒。

    当天,美国纽约等地出现了一个奇景,大量的运酒车往来穿梭,争取在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之前,往仓库里运送更多的酒。

    许多美国人也聚集在一起,彻夜狂欢,庆祝最后一个“解放”日,当凌晨到来,美国宪法第十八修正案将正式生效,美国,即将进入一个没有酒的时代。

    二十年代,走私,腐败,爵士乐与枪战,属于黑帮的舞台,也将拉开帷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5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二百五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57并对谨言第二百五十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