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军校校服

    民国四年,公历1912年7月16日,华夏南北政府终于正式发表停战协定,同时宣布将于本月25日于京城进行和平谈判。

    消息一出,各大城市的民众和青年学生纷纷坐上街头,高声欢呼和平万岁,组建联合政府万岁。就连维持秩序的警察也是满脸笑容,有的还凑起热闹,加入游行队伍过了一把“进步人士”的瘾。

    北方大总统司马君和南方临时大总统宋舟的画像被高举在人群的最前方,让人惊讶的是,北六省楼大帅的画像竟然也与两人并列,可见,之前战胜了俄人,此次又第一个发表通电支持南北和谈的楼大帅,其声望绝不在司马君和宋舟之下。

    在欢腾的人群中,有一个将帽子压得很低的中年人,脸色复杂的看着高高在上的三人画像,他也曾被群众这样拥护和*戴过,也曾享受这样的荣耀。可今时今日,在国人的心目中,他不过是个和日本人勾结出卖国家利益的卖国贼罢了。

    “郑公。”一个同样戴着帽子的年轻男子站在郑怀恩的身旁,“公使阁下希望能和您谈谈。”

    “谈?”郑怀恩看都不看身边的男子,冷笑道:“郑某人如今无官一身轻,只愿做个闲散的寓公,请公使阁下不必再‘挂念’在下,在下承受不起。”

    “郑公,还请您仔细考虑。”

    “考虑,有什么好考虑的?”郑怀恩下野之后,反倒是看清了很多事情,也看清了很多人。他这才发现,自己平生到底做了多少蠢事,他竟愚蠢到和这些日本人搅合在了一起。看不清他们的狼子野心,还在沾沾自喜。

    “回去转告公使阁下,郑某人已决心不再过问政事。不必继续在我一个下野之人身上多花费心思。”

    话落,郑怀恩转身退出人群,几步消失在人群后的巷子里。那个年轻男子还想跟上去,却被拥挤的人群阻拦,并没发现正有几个不起眼的汉子紧盯着他,逐渐朝他围拢过来……

    停战的命令正式下达,安徽与山东境内的枪炮声再也没有响起,各省军队却没有退出目前占领的地盘。南六省和桂粤两军旧盘踞山东,进入安徽的鄂军,鲁军与豫军也没有退兵的迹象。安徽是宋舟的地盘,他没有说话,在青岛的韩庵山跳着脚骂也没人理他。貌似和平的表象下,依旧暗潮汹涌。

    兖州城外的独立旅驻地,楼少帅正在会见来访的桂粤两军师长。

    自从南北停战,北六省的军队和桂军,粤军不再是敌军,两边的大兵们偶尔也会互相“串个门。”

    北六省大兵往往是带着罐头和新送来的一种叫做油炒面的东西出去,出去三次,两次后边都能带回一串粽子。

    桂粤两军大多是空着手出去,一些人会带回各种“好料”的分给弟兄们,另一些人往往就是黄鹤一去不复返了。

    就这样一边跟着跑,一边自己跑,在罐头,油炒面,以及高额军饷的诱惑下,不到几天时间,粤军和桂军在兖州的两个师加起来都跑出去一个团了。

    唐玉璜和庞天逸坐不住了,他们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满编一万二的一个师,基本要吃三四千人的空饷,之前在和独立旅的交锋中损失了差不多几百人,这又跑了几百,再这样下去,等到撤兵的命令下来,他们手里还能剩下几个人?

    虽说可以以战损的名义报上去,但这话好说不好听,粤军第五十六师和桂军第六十一师都是能打的,名声在外。当初和司马君楼盛丰的军队打时,也没见损失这么大。如今被楼盛丰的儿子几炮轰完追着跑不说,手下的兵又跑了不少,回去非得被人笑死不可。

    唐玉璜和庞天逸同时下令加强营房巡查,早晚清点人数,不许师里的官兵再跑去北六省军队那边串门,北六省的兵过来了也要严查,不许再有人跟着偷跑!

    刚开始效果还算显著,两天内基本没人再跑了。但有句话说得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白天给看住了,还有晚上呢!趁着夜色跑路的大兵越来越多,加强夜间巡查也没用,往往是天一亮,巡营的兵都没影了。

    下边的军官没办法,只得将情况一五一十的报告了唐玉璜和庞天逸,两个师长没辙,碰头商量了一下,人家之前给自己送药送罐头,总不好带着家伙打上门,估计打上去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唯一的办法就是客客气气的去和楼旅长好好说,好歹给他们留点面子,别真让他们成了光杆司令回老家。

    楼少帅对于唐玉璜和庞天逸找上门来并不吃惊,原本还想让姜教导员来充当一下翻译,没想到唐玉璜和庞天逸都是留过洋的,唐玉璜能说一口英语,庞天逸却是一口流利的德语,三个人坐在一起,官话方言交织,英文德文掺杂,整个一联合国会议。

    “楼旅长,你之前送来的药品和罐头帮了大忙,唐某十分感激。”唐玉璜说道:“此次前来,一是为当面道谢,二来,是想和楼旅长说一下那些逃兵的事情……”

    “逃兵?”楼少帅身板笔直的坐在两个师长面前,双手自然的搭在膝上,“从何说起?”

    唐师长&庞师长:“……”装!你再装!这小子果然是楼盛丰的儿子,父子俩都一个德行!

    唐玉璜和庞天逸差点被气得拍桌子,楼少帅却突然话锋一转,“其实,若两位今日不来,楼某也会前去拜访。”

    “哦?”

    唐玉璜和庞天逸对望了一眼,拜访他们?

    “二位想必听过,良禽择木而栖……”

    当宋武得知唐玉璜和庞天逸一同前往独立旅的消息时,坐在桌旁,手指一下下敲着桌面,久久不语。

    粤军第五十六师和桂军第六十一师都是能打的,可惜两个师长都有些恃才傲物,不怎么得上峰的青眼,否则也不会千里迢迢的被派来山东。桂军一向穷,粤军却不缺钱,第五十六师的装备却比南六省正规师要差上一截,足以说明问题。宋武一直想拉拢这两个人,没想到他三番两次去请都请不来的人,却主动找上了楼逍……

    “报告!”

    门外响起了副官的声音,宋武将思绪拉了回来,“进来!”

    “报告少帅,大帅电报。”

    虽然宋舟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南方临时大总统,可南六省的官兵还是习惯称他为大帅。

    宋武接过电报展开,过了一会抬起头,“只有这一份电报?”

    “是!”

    “我知道了,你去叫几个营长过来。”

    “是!”

    副官敬礼之后退了出去,宋武看着电报上的内容陷入了沉思,只是停战却不撤兵?看起来,这和谈与建立南北联合政府恐怕不会太顺利。

    李谨言并不清楚前线发生的事情,他和普通老百姓一样,对政治这个东西并不太感冒,尤其是华夏目前的情况,风云变幻,大大小小的人物你方唱罢我登场,不说是一滩浑水也差不到哪里去。与其花费心思去想七想八,不如老老实实赚钱。只要楼家不倒,楼大帅和楼少帅还握着手里的军队和北六省的地盘,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这年月赚钱不易啊,家里又有一个败家属性的男人,他不想着法的赚钱能行吗?

    不过,想起之前写给楼少帅的那封信,李谨言又有点后悔,楼少帅会不会因为自己说他败家憋一肚子气回来,那他……李三少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腰,额头冒出了冷汗。

    “言少爷?”李秉正和李谨言商讨被服厂接到的几笔大订单,不想李谨言却一直一言不发。

    “啊,我听着呢,你继续说。”

    “这笔订单是姜瑜林部长介绍来的,北六省军官学校的校服。包括夏冬两季校服共一千五百套,长短袖衬衫,内衣,另有皮带,袜子,军鞋,军帽。”

    “北六省有军官学校?”

    李秉奇怪的看着李谨言,“言少爷,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李谨言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是原来的东北讲武堂,清末的时候创办的,今年年初刚改的名字。自从少帅在满洲里打了胜仗,报名的人一下多了起来。校舍需要扩建,学员制服和各种生活用品都准备得不足,厂子里才接到了这笔订单。”

    “这样啊。”李谨言摸摸下巴。

    “我的大儿子今年也报名了。”李秉笑道:“那小子死活不愿意和我学做生意,一心想着当兵,去了招兵处几次,人家见他长得矮就不收他,听到今年军校招生就想去试试运气。”

    李秉的大儿子李谨言见过一次,比他还要矮半个头,在卫生兵都是彪形大汉的北方大兵中间的确不太够看,也难怪人家不收他。

    李秉特意和他提,是不是想让他帮个忙?李谨言琢磨了一下,如果那小子真是当兵的材料,或许他可以帮,不过举手之劳。当年的胡司令不也是因为个子矮,差点没上得成黄埔军校吗?俗话说有志不在年高,当兵报国也就不必太计较身高了,对吧?

    李秉留意着李谨言的神色,知道言少爷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吊起来的心总算放了回去,他为那个臭小子舍了这张老脸,拐弯抹角的给言少爷递话,那小子要再不争气,考不进军校就别怪他老子动家法了!

    说完李秉儿子考军校的事情,两人的话题又回到了军校的订单上。

    “言少爷,这是军官学校校服的图样。”

    李谨言接过来李秉手里的几张纸,看了一会开始皱眉,这样式实在不合他的眼缘,穿起来八成就跟个麻袋似的。就连北六省的军装款式李三少都颇有意见。想要给整个北六省军队换装,目前他还没那么大的能耐。只是这军校校服还是能想办法做得好看一些的。

    面子工程,也是很重要地!

    “李经理,请厂子里的几个老师傅来,关于这校服我想有些地方可以改改。”

    “言少爷,这军校校服的样式可是对方指定的。改动不太好吧?”

    “按照我说的办。”李谨言一锤定音,“有事让他们来找我。”

    “这……好吧。”

    李谨言和厂子里几个老师傅商量之后,只在领口,袖口,衣摆等处做了改动,乍一看没什么太大变化,只有穿在身上才能发现这其中的乾坤。搭配的武装带用的都是上好的牛皮,罐头厂的牛肉罐头产量很大,不缺牛皮。

    等到第一件校服做好,连同衬衫,武装带,军帽和胶底军鞋一起送到军校后勤官的面前时,他看得眼睛都直了,这身衣服比他身上穿的都好!

    难怪警察局的赵局长见天的在他眼前显摆他那身衣服,这被服厂做的衣服就是和其他人做的不一样,穿在身上当真是显得人倍儿精神!还有这武装带,正宗牛皮的,估计整个北六省也只有言少爷被服厂里的老师傅有这样的手艺了。

    军校上下对于这批校服都十分满意,当即和被服厂又签订了一笔订单,连同学员的被褥,枕头,一股脑的都交给了被服厂来制作。

    李谨言又和几个老师傅商量,想着是不是能把作训服给弄出来,耐脏结实的布料不难找,但是关于三色迷彩什么的,老师傅们却没辙了。李谨言知道这事急不得,目前的军校里还没作训服这个概念,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和平时穿的军装就是同一套衣服,真让军校的后勤官多花一笔钱来给每个学员额外买一套衣服,估计也不实际。

    不过这作训服肯定是要做出来的,至于这三色迷彩的事情怎么解决,李谨言还得另想办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66》,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六十六章 军校校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66并对谨言第六十六章 军校校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