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见过宋武和孙清泉的隔日,李谨言就给天津的宋老板发了一封电报,具体询问了一下上海蒲老板和南浔顾家的情况。宋老板第二天就回了电报,证实了顾老先生信中的内容,还告诉李谨言,他下个月会再去关北城一趟,随行的就有顾家的成员,到时李谨言可以和顾家人坐下来详谈。得到宋老板的消息,李谨言的心彻底放下了。在等待顾家人北上的时间里,李三少也没闲着,派出去收购成猪的人6续回来了,收获还算不错,至少两个月内,罐头厂和家化厂都不需要发愁原料的问题了。“言少爷,还有件事。”说话的人叫巴特尔,是个脸色黧黑的蒙古族汉子,他给李谨言带回了另一个消息,“很多牧民问咱们买不买羊。”“羊?他们只养羊吗?”羊肉不适合做罐头,火锅倒是可以考虑,关北城好像还没一家正宗的涮羊肉,要不和哑叔商量一下,鼎顺楼改成羊肉馆?“主要养羊和马,牛也养,不过很少。”巴特尔说道:“少帅的坐骑就是呼伦贝尔草原上的马王。”“哦,”李谨言想了一会,开口说道:“你再辛苦一趟怎么样?”“说什么辛苦,言少爷只管吩咐。”“你再去一趟察哈尔,和有意同咱们做生意的牧民商量一下,让他们来年多养一些牛,无论是牛犊还是成牛,我都照价收购。羊我现在还不收,不过有需要肯定会和他们买的。”“没问题!”巴特尔笑了,“比起钱,牧民其实更需要盐巴,茶叶还有粮食。若是能用这些换,他们肯定更高兴。”“可以。”李谨言说道:“你这次去,具体询问一下他们都需要些什么,列个单子,只要我们有的都可以考虑。盐巴,茶叶,粮食,都不成问题。”“好!”巴特尔的老家就在呼伦贝尔,十六岁当了兵,因为骑术好又使得一手好枪,很快就当上了班长,之后一直跟着队伍南征北讨,直到满洲里战争,和老毛子拼马刀时伤了一只眼睛,右手没了三根手指,这才从军队中退下来。本以为今后的日子会没有着落,不想却被分到李谨言的农场里干活,每月工钱不少,也可以直接换成粮食,隔两三天就能分到几斤鲜肉。活干得好还有奖励,这样的日子是之前做梦都想不到的。这次去察哈尔,巴特尔特地回了一趟家,父母身体依旧健朗,弟弟也长成了半大的小伙子,家里的生活因为他寄回来的军饷和工钱富裕了不少,远近的牧民都十分羡慕。巴特尔临走前对父母说,等到明年,农场就能分给他一套房子,到时把家人都接去关北享福,弟弟也可以到农场里干活。巴特尔的弟弟却说,他要像哥哥一样去当兵。巴特尔哈哈笑着捶了一下弟弟的肩膀:“你想当兵?等雏鹰展开翅膀,能够翱翔蓝天时再说吧。”和他同样情况的人还有不少,他们都满心的期待着来年将家人接来,在关北城安家。“这可不是虚话。”刘疙瘩蹲在栅栏边,把手里的香瓜掰开,分给旁边两个新来的广西兵,“言少爷说过,只要做满一年,表现好就能分房子,还能分地。”分到农场来的两个新兵都刚满十五岁,是跟着师长庞天逸一起投奔楼少帅的。到了北六省,因为年纪太小,在部队改编的时候被刷了下来,当时还以为自己没了活路,没成想不扛枪了却一样有活干。还能给房子给地?两个半大小伙子都不相信自己听到的,刘疙瘩却笑呵呵的说道:“日子长了你们就知道了,今晚上就吃肉,悠着点,别撑破肚皮。”刷下去的大头兵有了生计就万事不愁,唐玉璜和庞天逸却开始上火。这年纪小于十六的不要,大于四十的也全都退了,再加上抽大烟的,受过伤的,这些人都给刷了,他们手里顶天还能剩下不到五千人!这样下去,他们还算什么师长,直接摘了将星当旅长算了。两个师长在独立旅前遇上了,互相一问,都是为了军队改编的事情。得了,一起进去吧!他们不是第一次来独立旅的驻地,却是首次看到独立旅的拼刺训练,虽然是木质刺刀,却是实打实的往身上扎,用力大了,刀尖都折断了,受伤更是在所难免,可训练场里的兵却没一个吭声,唐玉璜和庞天逸看到几个肩头挂着尉官军衔的,也拿着刺刀和那些大兵打在一起,有一个身手好,直接被五六个大兵围攻,却依旧游刃有余。两个师长看得目不转睛,这样的兵拉上战场绝对是一群猛虎!“难怪了。”庞天逸叹了口气,“比起眼前的兵,咱们手底下的,当真是……也只有我当年带的那支部队才能和他们比一比,可惜都在民国二年打完了。”唐玉璜也有同样的感慨,两位师长甚至都没心思再去和楼少帅说部队减员的事情了。“这不是唐师长和庞师长吗?”为他们带路的哨兵马上立正敬礼:“姜教导员!”唐玉璜和庞天逸转头一看,正是当初打过交道的姜参谋,他不是参谋吗,什么时候成教导员了?“两位师长大驾光临,想必是来找少帅的吧?少帅不在这里,两位随我来吧。”姜教导员将带路的哨兵打发了,又叫来两个尉官,让他们看着这些新兵训练,才带着唐玉璜和庞天逸往军营的后面走,那里被开辟成了更大的一片训练场。唐玉璜指着训练场里拼刺刀的士兵问了一句:“这些都是新兵?”“啊。”姜教导员点点头,“大多是新招的,”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两位此次前来,应该是为了部队改编的事情吧?”见到唐玉璜和庞天逸的神色,姜教导员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故作神秘的说道;“其实二位大可不必为此心烦,两位诚心投奔,少帅怎么会亏待二位?”“你是说?”“第九师的师长孟复让大帅给毙了,孟稠牵扯出一批人来的事情,二位都听说了吧?”唐玉璜和庞天逸点头,之前楼大帅死而复生的事情闹得那么大,又在灵堂外枪毙一个师长,不知道才奇怪。“大帅已经将第九师交给了少帅。”姜教导员继续说道:“按照少帅的意思,有功的要奖,有过的要罚,第九师恐怕要拆分。三个旅,一万多号人,少帅不可能全都编进自己的部队,我这么说二位可听明白了?”话说到这个份上,唐玉璜和庞天逸若是再不明白就真成傻子了。楼少帅下令缩减他们现有的部队人员,一来的确是为了裁汰不合适的兵员,二来恐怕就是为了掺沙子。不过采用这种方式掺沙子,两人倒也能接受,毕竟他们早有准备,而且他们获得的好处也不少。说话间,三个人已经走到了训练场边,哨兵走过来核实了三人的身份,才放他们过去。唐玉璜和庞天逸开始还不明白为何要如此严格,直到看清训练场中的情景才恍然大悟。这分明是在做一场实战演习!战壕挖得足有一米多深,矮一点的站进去直接没顶。上面还搭着掩体,留出了观察孔和射击孔,战壕前面的开阔地上布置有铁丝网。再走近些,才发现不足两公里长的防守阵地,竟然前后挖了三道战壕,战壕之间还有交通壕相连,火力的布置也堪称完美,这样的阵地布置,两人还是首次见到,若是让他们手下的军队来攻打,除了用人命填,没有任何的办法。负责防守的是独立旅的一个团,进攻一方则是另外两个团加特务营。师属炮兵营也为进攻方提供炮火支援,虽然口径都是75mm的山炮,但比起防守一方,他们是实打实的火力占优。楼少帅站在掩体后,两个书记官负责记录演习的进程。唐玉璜和庞天逸一眼就认出了楼少帅,他身上那套军装太特殊了点。浅褐色的上衣和军裤,牛皮武装带,肩章和领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连军帽上的徽章都显得与众不同。难不成,北六省军队要换装了?可真有钱啊……第五十六师和第六十一师的大兵从换上北六省的军装后就不愿意脱了。这身衣服比他们之前穿的要好上几倍,唐玉璜和庞天逸两位师长穿着北六省的军官服也觉得不错,虽然不太透气,可无论做工还是选择的布料都比他们之前的军装要好。如今同楼少帅身上的一比……果然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姜教导员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楼少帅身边,他也早就注意到了楼少帅这身衣服,他老叔可是后勤部部长,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可少帅这身衣服还是差点亮瞎他的钛合金狗眼。腆着脸问了一句:“少帅,这是新军装?”楼少帅:“恩。”“咱独立旅都有?”楼少帅冷冷的看他一眼,“你说呢?”姜教导员当即不敢再问了,倒是跟着少帅的季副官见少帅走远,才告诉他:“少帅这身是在言少爷被服厂定做的。言少爷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少帅都穿上了,咱们独立旅换装是早晚的事情。”姜教导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那少帅为啥不高兴?”季副官瞥了他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少帅不高兴了?”姜教导员:“……”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唐,庞两位师长走到掩体旁,三人互相敬礼之后,楼少帅将手里的望远镜递给唐玉璜。唐玉璜也没客气,道了一声谢,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朝远处望去。演习已经进行到后半段,攻击方开始发动第三次进攻,分布成散兵线的士兵,端着枪弯着腰,朝防守阵地慢慢逼近。经过之前两次进攻,他们学乖了,散兵线拉得更开,可依旧于事无补,一旦进入机枪射程,再加上挡住去路的铁丝网,等待他们的大多只有“死亡”。负责观察双方伤亡人员数量的军官举起了右手的红旗,意思是进攻方的一个营确认全员死亡。书记官立刻记录下来,将手中的记录册交给楼少帅,“少帅,这种防守,除非加大炮火将整个阵地都犁上一般,否则进攻一方就只能白白的消耗,用人命去填。”楼少帅点点头,宽大帽檐落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眉眼,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下令,演习中止。”扮演进攻角色的两个团一个特务营,此刻还剩下不到两个营的人,反倒是战壕里防守的一个团,伤亡大多是因为之前的炮击,之后进攻方的三轮攻击,也只有第一次给他们造成的伤亡大一些。楼少帅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下令参与演习的双方下去休整,自团长以下,包括营长,连长,排长,班长,直到每个士兵,都对这次演习做出总结。不会写字不要紧,凡是能想到的关于战场上的每一个细节,有任何疏漏或者是可以改进的地方,都可以上报,会酌情给予嘉奖。“这只是一场演习。”楼少帅站在硝烟还未散去的战壕前,扫过全体参与演习的官兵,说道:“我却希望你们不只将它当成一场演习!”包括唐玉璜和庞天逸在内,所有人都没有出声,静静的听着楼少帅的话。“我在德国读军校时,我的教官告诉我,军人最大的荣耀就是战死沙场!”说到这里,楼少帅顿了顿,“但我要说,这句话不对。”众人同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军人就该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有什么不对?“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为此不惜一死,但是,一个军人最高的荣耀,应该是在战场上杀死更多的敌人!”“让我们的敌人死在战场上,才是华夏军人最高的荣耀!”

    “杀!”所有人振臂高呼,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没有人会怀疑,这支军队注定会成为日后在战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的虎贲之师。从这一刻开始,独立旅的每个士兵都在心中牢记,杀死更多的敌人,才是作为一个华夏军人最高的荣耀!以至于在今后的战场上,凡是华夏的敌人都知道有这样一支虎贲之师,尤其是被揍得凄惨的日本矬子,一旦知道自己的敌人是楼逍的部队,军官们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下边的士兵:“那是一群野兽,不想被野兽撕成碎片,就拼尽全力吧!”至于是拼尽全力杀敌,还是拼尽全力逃跑,一直有待商榷。因为最先对士兵们说出这句话的联队长,在和北六省军队的一场战斗中为他的天皇陛下玉碎了。在这场演习中,楼少帅并未动用坦克。目前军工厂只改装了一辆坦克,要想形成一定规模的战斗力,还得继续从国外购买拖拉机。军工厂里的师傅们手艺再高,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材料和最关键的技术,一切都是白搭。任凭杜维严软磨硬泡,李谨言就是不把余下的那辆拖拉机给他。开玩笑,他一共就买了两辆,要是都没影了,别人问起来怎么办?尤其是约翰,这个美国人可精明得很,被他发现了端倪,事情可就难办了。再说北六省现在也并不是铁板一块,间谍特务也不少,尤其是那些甘愿为洋人卖命的华夏人更是防不胜防。李谨言时常在想,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将这些人全都一网打尽?结论是不可能。就像是锄不尽的野草,割掉一茬,立刻会再长出来。干脆叫乔乐山弄几瓶敌敌畏出来,全tnnd毒死了事!李三少正在磨牙,丫头来报说农场里的管事要见他。“农场进了野猪?”听到来人的话,李谨言诧异得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还糟蹋了瓜田?”“是啊!”来人说到野猪,满脸的气愤,“这帮畜牲专门糟蹋好瓜!眼瞅着快熟的有一大片都被糟蹋了。”“怎么发现的?”“守夜的几个人听到瓜田里有响动,还以为遭了贼,没承想亮光一照是一群野猪,足有十七八头,最大的都有三四百斤。”“那伤到人没有?”“没有,凭弟兄们的身手还能让这群畜牲给伤了?还顺手逮住了五六头,就是让最大的那几头给跑了。”听到这里,李谨言再也坐不住了,立刻起身和来人一起去了农场。到瓜田一看,靠近围栏的一片瓜地果然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碎裂的西瓜到处都是,几头野猪被捆绑着四肢倒在地上,看守瓜田的兵哥们不时踢上几脚,骂几声,野猪被踢得直哼哼。见到李谨言,负责看守瓜田的几个兵哥都是满脸的愧疚:“言少爷,是我们没看好瓜田,让野猪糟蹋了。”“这不怪你们,野猪要来,谁也不可能事先预料到。”李谨言摇摇头,走过去瞅了瞅被绑得结实的野猪,个头大的至少有两百多斤,“挑一头小的送到大帅府去,另外几头兄弟们宰了吃肉吧。”说着转身走进瓜田,一整片瓜田几乎没剩下几个完整的西瓜,不怪那些兵哥气得牙痒痒,就连他看了也想去踢野猪几脚撒气。后世的野猪在华夏属于保护动物,现在可没有野生动物保护法,敢糟蹋他的瓜田,哼哼……突然,李谨言在瓜田里看到了一个没被野猪弄碎的西瓜,略有些兴奋的走过去,却发现也只是上面完好,翻过来,有一半已经碎裂还长了绿毛。李谨言有些泄气,看着西瓜上的绿毛发呆,这是诚心不让他吃西瓜啊!看着看着,李谨言突然一拍大腿,捧起那个西瓜笑得合不拢嘴。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兵哥被他吓了一跳,言少爷这是怎么了?被野猪气疯了?“言少爷,你没事吧?”“没事,我好着呢!”李谨言捧着那个绿毛西瓜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对送他来的副官说道:“快,送我去乔乐山的实验室,我送他西瓜!”李谨言这话一出,兵哥们的脸上滑下了三道黑线。送一个长绿毛的烂西瓜?言少爷和乔先生是有仇吗?李谨言却不管那么多,一个劲的催着副官去开车,烂西瓜是个好东西啊,瓜上的绿毛更是好东西啊,青霉素啊!一只烂西瓜的故事,后世的小学生作文里都有啊!李三少兴冲冲的赶到乔乐山的实验室,乔乐山看到满脸笑容的李谨言,还以为他会送自己什么好东西,结果看到捧出来的那只烂西瓜,险些掰断手里的试管。这就是送他的礼物?真的不是对他第三次要求加薪表达不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81》,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八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81并对谨言第八十一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