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自从楼少帅返回关北城,楼大帅便将手里的政务和军务一股脑的都扔给了他,自己陪着楼夫人待产,刘大夫也被“抓”到了府里,楼大帅直接放言,楼夫人没有安产之前,刘大夫不能踏出大帅府一步。

    幸好头发胡子花白的刘大夫和楼大帅是几十年的交情,否则,楼大帅肯定不会只是拉了一天肚子那么简单。按照刘大夫的话来说,楼大帅最近火气太大,需要清清火。

    所以说,得罪谁也别得罪大夫,尤其是医术高明的大夫。

    有了楼大帅的前车之鉴,李谨言每次见到刘大夫,都表现得异常“乖巧”,凡是刘大夫说的话一定照做,刘大夫开的药必须要吃。不过,李三少还是想打个商量,有没有办法让药别那么苦?

    刘大夫摸了摸胡子,笑得十分慈祥:“良药苦口。”

    李谨言:“……”

    楼少帅回到房间时,李谨言正对着桌上的药碗运气,丫头站在一旁想笑又不敢笑。

    “少帅,你回来了。”

    听到声响,李谨言抬头见是楼逍,知道自己这碗药绝对是不喝也得喝了。刚想伸手,楼少帅却几步走到桌边,先他一步端起药碗,送到嘴边,眉头也不皱的喝了一大口。

    就在李谨言和丫头吃惊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楼少帅一手托住李谨言的后脑,俯身堵住了李谨言的嘴唇。

    黑色的药汁沿着两人的嘴角蜿蜒而下,沿着下巴滴落在衣襟上,丫头红着脸低下头,忙不迭的退出了房间,走到外边关上门,拍拍胸口,脸上的热意才慢慢褪了下去。

    一口药全都吞下肚,李谨言还在傻愣愣的看着楼少帅,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刚才发生了什么?

    见楼少帅打算继续,李谨言连忙说道:“少帅,我自己喝!”一边说,一边从楼少帅的手里抢过药碗,一饮而尽,比任何时候都干脆利落。放下碗,一杯温茶送到嘴边,李谨言就着杯口喝了一口,总算将嘴里的苦味压了下去。

    带着枪茧的手指擦过他的嘴角,“再喝两剂,够了。”

    “恩。”李谨言点点头,开口问道:“少帅,和日本人谈判的事情怎么样了?”

    楼少帅没说话,只是看着李谨言。

    “能把日本的领事裁判权废除?“

    “可以。”

    “还有南满铁路,安奉铁路,能不能都要回来?大不了赎买。”

    “恩。”

    “对了,还有关税,不过这个得和英国人谈吧?”

    想起英国人,李谨言心里的火就又上来了。被英国人给耍了还得陪笑脸,不憋气才怪。不过现在还不能和英国人一拍两散,就算是当大爷捧着,也得硬着头皮和他们把生意做下去。等这群英国佬和德国人掐起来那天……

    “想什么?”

    “没什么?”李谨言摇摇头,按住楼少帅摸到自己腰上的大手,表情严肃,态度认真的对楼少帅说道:“少帅,大夫说我身体很虚。”

    “恩。”

    “所以喝药期间禁-房——事。”

    “……”

    李三少眨眨眼,要是他没看错,刚刚楼少帅,貌似在磨牙?

    下一刻,李谨言的嘴被堵上了……虽然楼少帅没做到最后,可李三少还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没出门,看看领子都遮不住的红印和有些发肿的嘴唇,李谨言默默在心里扎着某少帅的小人。

    有没有这么欺负人的,有没有?!

    十一月三日,北六省同日本的第二轮谈判开始,这一次,日本人的气焰明显被打压下去不少,姿态也放低许多,至少有了打败仗的觉悟。负责谈判的日本代表刚刚接到大本营发来的消息,国内的情况并不乐观,民众对于此次帝国6军被华夏一个地方军阀打败十分不满,加上粮食欠收,很多地方又一次爆发了抢米运动。缺少华夏的矿石和资源,一些工厂也不得不停产,其中就有八幡制铁。这个时空中,汉冶萍并未全部落进日本人手中,南六省的宋舟和湖北的宋琦宁都不是好对付的,日本人想要凭借一个商人签订的股份转让合同控制汉冶萍,纯粹是白日做梦!

    内阁面临了巨大的压力,随时都有倒台的可能。不少人趁机大肆发表反——政府,反天皇言论,其中就有小山庆的余党。小山庆的真实身份一直没有被公开,若是被日本民众得知小山庆是个华夏人,不是明摆着告诉国民,日本政府无能,被一个华夏人耍得团团转,扰乱了天皇的葬礼不说,还被他刺杀了帝国“军神”乃木希典吗?

    参与谈判的日本代表都十分清楚,若是不能尽快结束这场谈判,情况还会继续恶化下去,但是,华夏人提出的条件极为苛刻,如果他们全盘接受,恐怕在签完字之后,就会被勒令切腹。

    华夏人寸步不让,日本人也梗着脖子硬撑,局面一直僵持不下。在谈判的间隙,楼少帅分别见了英法美德四国公使,再次申明态度,无论如何,华夏绝对不会让步。

    德国公使再次站在了华夏一边,第一批磺胺已经被运回德国国内,经过临床试验,效果出奇的好。哪怕华夏人无法在西伯利亚找到矿藏,只凭借这种药物,德国也乐于和他们继续保持良好的关系。

    美国公使则更多出于利益考虑,李谨言和美国洋行的关系很不错,家化厂的口红和香皂在美国十分畅销。想起家中的两瓶好酒和躺在水果篮里的那张汇票,美国人十分乐意帮华夏人说几句好话。

    法国人的态度有些微妙,无论是北六省还是日本,都和法国没有太大关系,他们的传统势力在华夏的西南。

    朱尔典从一开始就意识到情况会变成这样,在确定楼逍的态度之后,他告诉日本人,要么接受华夏人的要求,要么做好继续和华夏人打下去的准备。日本的确有远远强于华夏的海军,但是军舰到底不能上岸。况且,华夏的沿海城市涉及到各国的利益,辽东半岛和山东也是隔海相望,若是日本人强硬到底,难保北六省不会彻底向德国,冯施佩的远东舰队就停靠在青岛!

    最终,日本人还是服软了。不过,在朱尔典的斡旋下,华夏也做了一些让步。

    双方签订的合约,被后世称为《民四华日停战协定》,内容包括:废除日本在华夏的领事裁判权,华夏以赎买的方式,收回南满铁路宽城子至大石桥段经营权。日本不得在华夏从事采矿和与之相关的经营活动。除租界外,日本不得以任何名义在华夏驻军。日本赔偿华夏军费五千万两白银。”

    合约内容里没有提到安奉铁路,是由于双方始终不能达成一致。安奉铁路直接连通关北和朝鲜,涉及到很多方面的问题,只能留待日后再议。至于公开道歉的问题,日本人答应将道歉刊登在报纸上,却坚持不能写进合约中。

    在四国公使作为保证人的前提下,楼少帅同意了日本人这一要求。

    日本人不愿意承认自己一败到底,楼逍也不会当真把日本人逼到狗急跳墙,这份协定的内容,已经基本达成了他开战的目的。

    《民四华日停战协定》签订的隔日,便被全文刊登在国内各大报刊上,神州大地,一片欢腾。游-行庆祝的人群挤满了大街小巷,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在狂喜之后往往泪流满面,泱泱大国,被一岛国欺凌,如今终于能一雪前耻,告慰在天的英灵。

    不过,本该最热闹的楼家,此刻却完全是另一番情景。

    卧室门外,楼大帅不停的踱着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楼少帅身板笔直的站在墙边,看似冷静,实则全身僵硬,李谨言站在他旁边,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不错眼的盯着卧室的门。

    楼夫人都发动好一会了,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突然,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楼大帅立刻上前一步:“怎么样,生了吗?”

    被楼大帅拦在门口的丫头忙摇头:“不是,是夫人要吃面。”

    这时,门里又传来另一个丫头的声音:“夫人说了,要加两个鸡蛋!”

    “知道了。”丫头回头答应了一声,转身去了厨房,走前不忘把门关上,隔绝外边的一切视线。

    走廊上的三个男人面面相觑,半晌无语。

    一碗面送进去,又过了一个多时辰,里面终于传出了动静,楼夫人的痛呼夹杂着稳婆和丫头的声音,刘大夫到底是个男人,不方便进去,只是在楼夫人发作时给她罢了脉,道楼夫人身体无碍。

    几个姨太太也守在外边,不过都离得大帅远远的,大帅和少帅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她们还是远着点好。

    这一等,就等到了深夜,终于,在李谨言的两条腿都站僵之后,房间里终于传出了一声婴儿的啼哭,一个丫头打开了房间的门,笑着说道:“恭喜大帅,夫人生了位少爷,母子平安。”

    楼大帅咧嘴一笑,搓搓大手,“老子又有儿子了!”话落,白眼一翻,咕咚一声晕倒在了地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92》,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九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92并对谨言第九十二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