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民国五年,公历1913年2月5日,农历大年除夕

    一大早,关北城外的收容所里就忙开了。听说言少爷今天要过来,收容所里的每个角落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地板不用打蜡,都擦得光亮。

    自从清理掉那些刺头和无赖之后,收容所里的秩序一直很好,里面的人也没闲着,每个人都想方设法的找些活做。有收容所的管理人作保,他们还从工厂里接到了糊纸盒一类的工作,按件算钱,每天也能赚几十文。

    李谨言从一开始就在给这些人灌输一个观念,只要有手有脚,就没人是废人。自己赚钱穿衣吃才踏实!收容所不会永远收留他们,总有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从创办到如今两个多月,关北城外的收容所已经逐渐走上了正轨,挂上军政府的牌子之后,更是被时政要闻等报纸连番报道,还引来了不少外国记者,其中就有纽约时报的记者。他当初在满洲里和楼逍有过交谈,可惜为此撰写的报道没能发表,如今随着楼逍的名声大噪,他再度被派来了北六省,这些开办在城外的收容所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在参观了解之后,一篇题为“另类的东方军阀”的报道刊登在了新一期的纽约时报上。

    虽然不是在第一版,报道也不长,却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国内的一些大报更是接连转载这篇报道,一时之间,北六省,楼家父子在国内又大大的出了一回风头。只是这一次,李谨言的名字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

    和廖家并称的北方李家的少爷,在北六省兴办实业,产品远销国外,和美利坚等国的洋行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很多人还发现,目前国内卖的极好的香皂,还有让女人们趋之若鹜的雪花膏和口红,都是出自李谨言手下的工厂。还有洋人们喜欢的肉罐头,也是他的工厂里生产的。

    人们开始对李谨言产生好奇,他的年纪相貌,经商的手腕,以及和楼逍的关系,突然之间,李三少爷成为了众多报纸追逐的焦点。

    不过这种好奇很快就被南北政府准备在三月重启和谈的新闻取代,李谨言也因此大大松了口气。

    2月5日上午,李谨言召集各个工厂经理和车间主任开了一场“年会”,会上总结了上一年的工作,并宣读了新一年的发展计划。同时要求每个工厂负责人都要严格依照之前对工人承诺的,将每个季度扣下的工钱如数发给工人,同时按照工人在工厂里做工的时间发放奖金。

    “满一年的,十二块大洋,半年的六块,以此类推。”

    除奖金外,李谨言还决定工业区建成后开办蒙学和小学,招收工人子弟和收容所里的孩子,再创办一所夜:校,专门教导工人们读书识字。

    “不要求每个人都考秀才,”李谨言语气轻松的说道:“但至少要会写自己的名字,能看懂工厂的规章,读得懂机械操作说明。若是有上进的,学得好的,日后去上关北中学,北方大学,甚至送去洋人的地界学习都不是问题。”

    “言少爷,这学校里的先生去哪里找?”6经理问道。

    “收容所里的情形大家也都看到了,那些自愿来帮忙的学生不就是现成的先生?”李谨言在看到那些青年学生给收容所里的孩子上课时,就起了创办学校的念头,民族的兴旺,重在工业,工业的基础则是人才,人才从哪里来?教育!

    在这一点上,李谨言十分认同德国人的观念,教育是工业的根本!当然,目前的华夏还没有条件实现全民义务教育,就算在后世,也有很多贫困山区的孩子一辈子都没摸过书本。但他至少能从现在开始改变这一状况。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个时代不乏看得深远的有识之士,缺少的只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会议结束之后,李谨言按照计划去了收容所。

    车子开到收容所的大门前,早就等在门边的几个孩子立刻朝身后叫道:“言少爷来了!”

    李谨言被吓了一跳,这架势怎么像见到鬼子进村似的?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完全想错了,刚迈步走进大门,就见院子里站满了人,几个老人被扶着走出人群,身上穿着干净的土布棉袄,花白的头发胡子也不像刚来时纠结成一团,他们走到李谨言跟前,也不说话,直接朝李谨言弯下了腰,其他人一样没有出声,仿佛事先约定好了一般,乌压压的都跪了下来。

    “老人家,这使不得!这不是折我的寿吗?”李谨言被吓到了,连忙去扶身前的几个老人,却不想扶起这个,顾不上那个,急得满头是汗。好说歹说,才总算让众人都站了起来。

    “言少爷,”一个老人开口说道:“若不是你,老朽等人早已成了一坯黄土,一饭之恩尚要涌泉相报,活命之恩,更是无以为报。”

    “老人家,这话折煞我了。”李谨言被说得脸红,“我只是,只是……”

    “知恩图报方为人,知恩不报是畜生所为。”老人继续说道:“言少爷,这份礼只有你才受得起!可叹老朽年迈,若不然,鞍前马后也能报答一二。”

    李谨言扶着说话的老人,感动之余,脑子里蹦出了一个想法,眼前这位老者不也是现成的先生?现今华夏崇尚西学,国内有一个世界语传习所,正打算在全国范围内普及世界语,这并不是坏事。学他人之长,补己之短,也是发展的必要。可有些人却不分好坏,将华夏的传统全都视为糟粕,甚至想用所谓的拉丁字母取代传承了千年的汉字,简直是不知所谓,可笑至极!

    学习洋人的科学技术,不代表就要抛弃自己的民族文化!若是华夏传统被一概舍弃,全部效仿西方,那这个民族还配称为炎黄子孙吗?

    “老先生,实不相瞒,我打算在城外创建几所蒙学和小学,对工厂子弟和收容所里的孩子,学费一律全免,今后还会6续招收其他学生,现在正缺少教书的先生,不知老先生是否肯担任中文教习一职?”

    “言少爷可是说真的?”老者问后迟疑了一下,“现今崇尚西学,言少爷所办也是西式学堂?老朽只习得诗书古文,恐难以胜任。”

    “学堂的确是效仿西方学校,”李谨言笑着说道:“不过教授的内容,却不能一概都效仿西方……”

    这天下午,李谨言走访了城外的所有收容所,每个收容所都发生着同样的事情,李谨言惊讶感动之余,也觉得愧疚,回到家时心情依旧无法平静。

    他做的还不够,远远不够!

    除夕家宴,李谨言难得喝醉了,好在李三少的酒品很好,只是坐在那里一个劲的笑,若不是他主动去抱被打扮得像个大红包的楼二少,还没人会发现他此刻已经醉得云里雾里了。

    “这孩子。”楼夫人将楼二少交到奶娘怀里,让丫头拿走李谨言面前的酒杯,“怎么醉成这个样子,也没吃多少东西,当心夜里难受。”

    李谨言没说话,继续笑,笑得楼夫人忍不住去掐他的脸,结果被楼少帅挡住了。

    “娘。”

    “怎么,我儿媳妇招人稀罕,还不许我掐两下?”

    貌似,楼夫人也有些喝高了。

    楼家父子互看一眼,楼大帅去拉楼夫人,楼少帅直接把李谨言抱了起来,转身回房。

    至于家宴,反正饺子吃过也算是过了年。

    回到房里,丫头送来热水,楼少帅亲自拧了帕子给李谨言擦脸。温热的水汽沾上肌肤,李谨言舒服得哼了一声,眼睛半睁半闭,似乎在看眼前的人,又似乎完全没有焦点。

    楼少帅解开李谨言长衫的领口,拿着帕子的手继续向下,不想突然被李谨言握住了手腕。楼少帅抬起头,李三少咧开嘴笑得正欢。

    “……”

    对视两秒,楼少帅确定,眼前依旧是个醉鬼,于是,继续擦。

    “少帅,”李谨言突然伸手勾住了楼逍的脖子,另一只手一下拍上了楼逍的脸,当真不是一般的胆大包天。

    楼少帅的动作停住了。

    “少帅,长风?”李谨言呵呵笑着,干脆整个人都攀上了楼少帅的肩膀,做了一件他之前从来都做过的事情,主动舔了一下楼少帅的耳垂,断断续续的念着:“长风……我……”

    楼少帅没有说话,仔细听着李谨言的喃喃自语,可李三少却突然不说了,继续朝他呵呵傻乐,一条腿还架上了楼少帅的腰,无意识的蹭啊蹭。事实上,他只是觉得热,想要找个凉快点的地方,却不想因此点了一把大火,直接把他整个人都烧着了……

    褐色的军装,白色的里衣,晃动的床帐,卧室外,丫头们正围着炭炉烤栗子,窗外,黑色的天幕中绽放开绚烂的烟花,鞭炮声响成一片。

    除夕夜,辞旧迎新,又是新的一年。

    大年初一,李谨言是在腰酸背痛中醒来的,转头去看墙上的的自鸣钟,十点,再一转头,看到了推门进来的楼少帅。

    楼逍难得没穿军装,一身藏青色的长衫,倒让他穿出了玉树临风的味道。李谨言看了他一会,咬咬牙,果然羡慕嫉妒恨啊!

    “爹娘还没起身。”楼少帅走到床边坐下,大手擦过李谨言的发顶,“头不疼?”

    李谨言眨眨眼,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

    “昨夜你喝醉了。”手指梳过李谨言的发,“说了一些话。”

    他说了什么?李谨言拍拍脑袋,用力去想,可想起来的所有画面都让他的脸发烧。

    “那个,我喝醉了嘛。”李谨言干笑两声,“醉话,醉话而已。”

    “是吗?”楼少帅的语气不置可否,却没再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告诉李谨言,他明天就要随部队开拔,前往连山关。

    “少帅,到底是演习还是真要打仗了?”李谨言忍不住问道:“是不是打日本人?”

    在李谨言满怀期待的目光,楼少帅扬起了一边的眉毛,大手在李谨言的下巴上勾了一下,“你猜。”

    李谨言:“……”

    话说,他是被调戏了?眼前这是楼少帅?他一定是宿醉还没醒!

    大年初二,楼少帅随军队开拔,北六省的政务又移交回了楼大帅手里。看着堆在桌子上的文件,楼大帅突然有一种儿子出去打仗,就是为了把政务丢给他的错觉。

    楼夫人和展夫人一起准备楼二少的百日宴,李谨言收到了北六省总商会的邀请函,大年初六,北六省总商会重新推选会首,请李谨言务必出席。

    “会首?”

    拿着邀请函,李谨言总觉得这会首推选得有些突然。按理来说,就算要推选会首也应该等到正月十五以后,这还没出正月就闹这么一出,看来商会里面也不太平,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在推选会首的当天,李谨言早早就到了鼎顺茶楼,发现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二楼的十几张圆桌前基本坐满了人,除了喝茶吃点心,大都在窃窃私语,见李谨言进来,目光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李谨言暗地里琢磨,眼前的场面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推选商会会首,倒像是黑社会推举大佬。

    是他想多了吧?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更是让李谨言措手不及,等到商会众人到齐之后,前会首,泰和钱庄的吴老板站起身,拱手向众人示意,言道自己年老体衰,不堪重任,今日召集大家前来,只为推选新会首,带领北六省商界继续进步,长足发展,迎向更加光辉灿烂的明天。

    “此次推举会首,不限年历,家资,只推有能之士。”

    吴老板话音一落,立刻有几名商会大佬起身,公推李谨言担任新会首。

    “三少年纪虽轻,经商手腕一流,品德处事多为人称道,乃我等楷模,堪当此大任。”

    听到这番话,李谨言的下巴好悬没掉在地上。

    他本以为自己只是来走个过场,打个酱油,做个群众演员露个脸,怎么突然就成了主演?好像没谁潜-规则他,他也没潜-规则谁啊?

    推举他做会首?那他要不要把腿架到凳子上,霸气侧漏一下?

    最终,在没有出现任何竞争者的情况下,李谨言以全票通过的方式,成为了北六省总商会的新一任会首。

    “吴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被赶鸭子上架,他总得知道原因吧?

    “三少年轻有为,推举您做会首,乃是人心所向。”

    看着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的吴老板,李谨言半天没说出话来,这话骗小孩子呢?

    “吴老板,我想大家最好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有什么事也好商量,是不是?”

    “三少说的对。”吴老板依旧在笑,只是略微压低了声音:“三少,听说军政府打算成立官银号?”

    “吴老板的消息很是灵通啊。”听他提到官银号,李谨言心头一动,这老狐狸是开钱庄的吧?国内的钱庄本就在走下坡路,北六省官银号一开,势必要对这些钱庄造成更大的冲击。

    毕竟以前只和洋人的银行竞争,现在却是和有官方背景的自己人竞争,谁占优势可谓是一目了然。

    “在下想请三少帮个忙。”吴老板笑着说道:“是否能帮鄙人及商会中的一些同行引荐官银号的总办?”

    引荐官银号总办?他说怎么突然给他嘴里塞这个大一个甜枣,原来目的在这里。不过这些老狐狸的目的恐怕还不只于此。

    李谨言想了想,眼珠子一转,好啊,引荐就引荐。和白宝琦任午初对上,这些老狐狸也别想占到多大的便宜。

    至于这个会首,既然他当了,那就应该干点实事,对不对?

    到时,这些老狐狸可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05》,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105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05并对谨言第105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