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第一百一十四章

    民国五年,公历1913年4月初

    察哈尔呼伦贝尔草原,两个年轻的牧民骑马上,驱赶着三十多头牛,二十多只羊走向新生的草场。牛羊啃食着新长出的青草时,两一边注意着四周是否有狼群,一般谈论着不久前巴特尔带来的消息。

    “巴音,听巴特尔大哥说了吗?”穿着蓝色蒙古袍,肤色黝黑,长得十分结实的巴根甩了甩手里的鞭子,“北六省的军队招兵。”

    “听说了,不过是听艾彦大哥说的。”巴音长得比巴根还要结实高壮,穿着厚实的蒙古袍,骑马上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艾彦大哥告诉,他要像巴特尔大哥一样,离开草原去闯一番天地,明天就动身。”

    “艾彦大哥?”巴根十分惊讶,“他家里有五十头牛,一百多只羊,他走了谁来管?”

    “他还有三个兄弟。”巴音拉住了缰绳,胯--下的马不再向前走,“巴特尔大哥是草原上的雄鹰,如果能成为他那样的,也会毫不犹豫的走上战场。”

    “是啊。”巴根点点头,“也想和巴特尔大哥一起走,阿爸阿妈都愿意,巴特尔大哥却说只有十五岁,军队不要。明明长得和阿爸一样高了,还杀死过一头狼!”

    “别泄气。”巴音说道:“等到明年,咱们一起去!”

    “也要去?”

    “恩,苏合已经满十二岁了,可以照顾阿妈阿爸,也能放牧。去当兵,到战场上去杀敌,有了军功就能像巴尔特大哥一样让阿爸阿妈过上更好的日子。”

    巴音和巴根放牧的地方靠近察哈尔和外蒙古的边界,向前一公里外就是外蒙古东部,属于前清车臣汗部所地。现生活那里的除了蒙古,还有很多俄罗斯,都是哲尊丹巴布宣布自立后从俄罗斯过来的。察哈尔牧民对这些俄罗斯没有任何好感,相反,他们十分厌恶这些,巴音和巴根都不只一次看到这些俄国欺负那边的牧民,但这些整天醉醺醺的俄国很少骚扰察哈尔的牧民,尤其是楼少帅满洲里打了胜仗之后,他们遇到察哈尔的牧民还会走开。

    去年冬天异常的寒冷,草原上冻死了很多牛羊。李谨言特地让巴尔特带来了不少的粮食,盐巴还有好酒,分给这些牧民,告诉他们,今年还会草原收购牛羊,大量的收购。

    除此之外,巴特尔还带来了北六省征兵和招工的消息,蒙古族是马背上的民族,年轻的蒙古汉子,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都是最好的骑兵。很多都羡慕巴特尔家如今的生活,听说北六省招兵,不少都动了心思。家中兄弟姐妹多的,商量过后,年长的兄弟就会跟随巴特尔一起走,年龄不够的也再三询问明年是否还会招兵。至于招工的事情,则引不起他们太大的兴趣。

    察哈尔的牧民生活越来越好,临近的外蒙牧民却刚过去的冬天遭受了巨大的损失,生活愈发艰难。巴特尔遵照李谨言的吩咐,二月和三月分别跟随马队进入外蒙,分批收购了牧民手中的牛羊,并允许他们赊欠一些盐巴和粮食,但仅凭巴特尔等少数几个能力终归有限,仍有不少家境贫困的牧民寒冷的冬天失去了所有的牲畜,春天来临之前被饿死或是冻死。

    过了中午,草原上吹起了冷风。

    巴音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和巴根开始收拢牧群往回走。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巴音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顿时愣住了。

    远处出现了二十多个牧民,他们都带着行李,像是迁移的样子。不过队伍中却没有羊,只有驮着行李的马和牛。领头的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巴音认识他,不久前他曾和自己换过粮食。

    “巴图大哥,们这是……”

    巴音策马上前,巴根也拉住缰绳,牛群和羊群似乎受到了惊吓,出现阵阵骚动,巴根连忙归拢畜群。

    “巴音,们哲尊丹巴布的统治下活不下去了,们请求内迁,效忠北六省的主!”

    巴图话音一落,巴音和巴根全都愣住了,两商量了一下,巴音将手指凑到嘴边打了个呼哨,哨声传出很远,这是通知附近放牧的部族兄弟。巴根立刻调转马头,他要尽快将消息传给边界巡逻察哈尔驻军。

    越过边界的二十多个牧民并没有去追巴根,相反,他们巴图的带领下纷纷从马上下来,安静的等原地。巴音解下马背上装马奶酒的皮袋子递给巴图,见队伍中还有抱着年幼的孩子,又从口袋中取出了一盒水果罐头,这是他从巴特尔大哥那里换来想要送给托娅的。

    从腰间抽-出匕首,启开罐头,递给了巴图,“巴图大哥,给。”

    “这是,苹果?”

    一盒水果罐头,二十多个牧民的手中传了一遍,几乎每个都只是轻抿了一小口,里面的苹果都喂给了队伍中的孩子。这些牧民的孩子,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苹果含嘴里一点都不舍得咽下去。

    比起罐头,草原的汉子更喜欢马奶酒,巴音的马奶酒没一会就被喝光。

    “巴音兄弟别见怪,为了赶路,们将还活着的羊全部换了马,粮食和马奶酒也都路上吃完了。“

    巴音点点头,继续和巴图等攀谈起来。

    哲尊丹巴布的统治下,外蒙牧民的生活却每况愈下,还有大量的沙俄他们头上作威作福,他们闯进牧民的家里,抢走珍贵的食物,甚至还掠走牧民仅存的牛羊。

    这群进入察哈尔的牧民原属清时土谢图汗部中右旗,他们的生活比车臣汗部还要艰难。他们从马队和边界牧民的口中得知,生活察哈尔的牧民有大群的牛羊,他们不需要缴纳重税,不用再为生计发愁,俄国他们面前根本不敢耀武扬威,他们的生活比自己好一百倍,孩子都壮实得像小牛犊一样。

    巴图几次到边界来换粮食,换盐巴,亲眼证实了这一切,回去之后和大家商量,才有了这次的迁移计划。他们出发时还有近四十,但走到察哈尔,只剩下不到三十了。一些衰弱的老都倒了路上。

    察哈尔省长王充仁接到消息,立刻联系察哈尔驻军,将这二十多个牧民妥善安置,随后给关北城发去电报。

    “外蒙牧民?”李谨言正和6经理讨论工业区建成后,家化厂的搬迁问题,听到副官报告,心头一动:“从外蒙过来的,直接进了察哈尔?”

    “是。”副官对李谨言说道:“少帅接到了王省长的电报。”

    李谨言倏地站起身对6经理说道:“家化厂搬迁的事咱们稍后再谈,得去见少帅。”

    看着李谨言风风火火的背影,6经理并不意事情谈到一半,却对外蒙的事情感到好奇,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言少爷这么着急的样子。

    与其说李谨言是着急,不如说是激动。

    他之前派遣巴特尔冒险进入外蒙,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从呼伦贝尔草原牧民手中大量购买牲畜,一来的确是为罐头厂的货源,二来也是为了给外蒙一个对比,有对比才会有考量。如果能让外蒙的牧民不再信奉哲尊丹巴布那一套,认为回归华夏才能让他们吃饱穿暖,过上好日子,不管是沙俄还是日本,耍再多阴谋手段也没用。

    察哈尔的牧民能吃饱穿暖,不用再为生计发愁,不用缴纳重税,而他们呢?

    李谨言攥紧拳头,只要开一个口子,就会不断有水流涌出,当破开的裂口再也无法合拢时,收回外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不过,如何安置这些牧民也是个大问题,他们中的一些以后肯定要再迁回外蒙,否则把外蒙抢回来,牧民却全都内迁了,算怎么回事?

    事实证明李谨言是对的,巴图等只是个开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不断有外蒙牧民进入察哈尔,绥远和内蒙,他们有的是空手而来,有的则赶着成群的牲畜。让李谨言诧异的是,数量最多的一股牧民足足有三百多,外蒙的的士兵竟然对他们视而不见,任由他们赶着成群的羊穿过边界进入绥远。

    甚至连一些外蒙士兵也跑进内蒙和临近的绥远察哈尔等地,若不是他们扔掉了武器,内蒙和其他两地驻军恐怕会以为哲尊丹巴布脑袋抽风,派兵攻打过来了。

    这些涌入的牧民中还夹杂着不少西伯利亚的游牧民族,大多来自东西伯利亚。东西伯利亚边境军总指挥安德烈不再满足于高压统治,他开始变本加厉的盘剥境内的少数民族,连白俄罗斯都无法幸免。远东总督曾警告过他一次,安德烈充耳不闻,他将两个沉甸甸的箱子送进总督府后,远东总督对发生东西伯利亚的事情也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西西伯利亚边境军总指挥华西列夫是个正直的贵族,他向圣彼得堡报告了发生东西伯利亚的事情,并且言明,若是任由安德烈继续为所欲为,会动摇俄罗斯帝国东西伯利亚的统治。

    可惜圣彼得堡对此一点都不重视,并言辞谴责他危言耸听。

    华西列夫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东西伯利亚的局势继续恶化。

    东西伯利亚的少数民族开始大量逃亡,一部分逃往西西伯利亚,另外一部分逃向华夏边境,还有一部分拿起武器奋起反抗,并成立了反抗组织,组织者竟然是一名同情少数民族的俄军军官。虽然很快被军队镇-压,主要成员也被杀死,但这种反抗一旦开始,就如火焰一般,只要有一点火星就会再次燃烧起来。

    于此同时,萧有德从米哈洛夫的嘴里问出不少有用的东西,其中就有一处距离后贝加尔很近的俄军补给仓库,里面有少量的军火。他下令许二姐等假扮成东西伯利亚反抗组织的成员抢劫这个军火库。

    “装成俄国?”孟二虎嘟囔了一声,“真tnnd晦气!”

    “说什么呢!”常大年吧嗒了两下烟嘴,“萧先生让咱们怎么干就怎么干,反正都是杀老毛子,嘟囔什么。”

    靠墙边的二把刀没说话,一下一下的石头上磨着匕首,刀刃擦过磨刀石的声音让牙根都发颤。

    “既然萧先生下令,那咱们就干。”许二姐跳下窗台,“萧先生可是说了,那里好东西可不少,抢来了都是咱们的。孟二虎,以前不是胡子吗?怎么样,带着几个先去踩踩盘子?”

    孟二虎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皮褂子,“成。”

    4月1o日,南北政府经过长达半个多月的口水仗,终于商定建立联合政府,华夏实行联省自治。同时推举国内著名的法学家顾老等参与制定华夏民主共和国宪法,以投票的方式推举联合政府第一任大总统,并选举议会,推举议长。中央政府设六部,总领国家事务,另设独立的法院和监察院,以政权与法权分离。各省仿效中央政府行事,各省督帅总领省内军务,另设省长,并设省议会,各省有独立的地方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其立法不得与宪法及国家法律冲突。

    成立华夏国家银行,原北六省财政局局长白宝琦任银行总办。

    4月12日,楼大帅以绝对也优势当选为华夏民主共和国联合政府第一任大总统,兼任武装部总司令。宋舟任副总统,司马君保留河北督帅,本不欲联合政府中任职,却意外被推举为监察院院长。

    4月13日,楼盛丰以联合政府第一任大总统的身份通电全国,宣布华夏统一。

    举国欢腾。

    4月15日,德国首先宣布承认华夏民主共和国政府为华夏唯一合法政府,美国紧随其后,接着是英国,法国,荷兰,丹麦,俄国……日本公使伊集院也发来了一封贺电,楼大总统却看都没看,随手扔了一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14114》,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14第一百一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14114并对谨言114第一百一十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14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