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第一百三十一章

    李谨言在天津停留了六天,除了会见河北商界名人,签下了几笔订单,大多数时间都花费在了走访天津名胜,寻觅各色小吃上。

    狗不理包子,耳朵眼炸糕,十八街麻花,煎饼果子,曹记驴肉,糖墩,面茶……

    甭管知道不知道的,凡是见着了,李谨言都要买一份尝一尝,连带跟着他的随员也享了一回口福,倒是弄得宋老板哭笑不得。

    “言少爷倒是真性情。”

    原本想尽一下地主之谊,在知名的酒楼摆上几桌为李谨言接风,谁承想李谨言竟然专门喜欢这些小店小摊子。吃个大饼夹卷圈都能吃得笑眯了眼,难道楼家还不给他吃饱饭不成?随即摇头失笑。

    不说楼家,单凭李谨言手里的资产,龙肝凤髓,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他想吃什么吃不到?

    最终宋老板也只能将李谨言如此的“能吃”归结到一时新奇,年轻人都好奇,别看李三少谈起生意来老成,到底才十八,偶尔跳脱些也不奇怪。

    事实上,这完全不能怪李谨言,只怪这个时代的东西太纯天然无污染,天津的小吃又多,又和他胃口,几乎一开吃就停不了嘴。

    就像煎饼果子,哪怕没有后世的这个酱那个酱的往里加,只是一张煎饼,打两个鸡蛋,加一根油条,闻着味道他就想咽口水。

    果然,吃牛肉拉面要去兰州,吃煎饼果子就得到天津,还是一百年前的天津!

    吃完大饼夹卷圈,李谨言和宋老板进了一家茶楼,在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下,想起自己这走一路吃一路,有些不好意思。

    “让宋老板看笑话了。”

    “无妨,想当年宋某一顿也能吃下八--九个包子,如今年纪大了,不如当初的胃口好了。”

    宋老板笑得儒雅,李谨言咳嗽了一声,愈发不好意思。

    廖祁庭和6怀德都没跟来,6怀德忙着和几个天津商界的代表洽谈合作办厂的事,仿照同宋老板的合作模式,只是条件要提高一些。毕竟在商言商,宋老板和顾老先生都是特例,其他人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廖祁庭既然答应了给李谨言打工,肯定就要被“物尽其用”,李谨言和6怀德谈生意时都没避开他,也不担心他有其他想法,就算有又能怎么样?

    楼家现在在华夏,尤其是北方,绝对是说一不二,紧抱楼家大腿的李三少也是相当的威风。若有人不识相,不需要李谨言动用丁肇给他的化学-性-杀-伤武器,只要动动嘴,就有人能帮他解决。

    廖祁庭是聪明人,李谨言摆出姿态,他自然闻弦歌而知雅意,该怎么做,心里门清。

    “三少能让廖七少爷帮你做事,实在让宋某佩服。”宋老板靠在椅背上,侧头看向窗外,随即收回目光,“廖老一向对廖七少爷寄予厚望,肯定想不到他这一来北方就被三少爷收进麾下。”

    李谨言挑挑眉,这话怎么说的,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忙摇头,这什么比喻,若廖祁庭是肉包子,那他成什么了?

    突然,街对面传来一阵喧哗,几个穿着和服,腰挎倭刀的日本浪人正从街边的一家饭庄里走出来,喝得醉醺醺,满脸通红,店老板从后边追出来,貌似和他们产生了争执,顷刻间被他们打倒在地。

    周围有人围观,却没人上前。

    李谨言皱眉。这种场景在北六省,尤其是关北城已经绝迹,不说日本人,就是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在北六省都要乖乖的遵纪守法。治外法权?北六省承认,但只限于外交人员,平民犯法一样要抓!欧美国家不是一向标榜民主法治吗?楼少帅态度强硬,北六省兵强马壮,加上楼大总统的地位,外国人在北六省绝不敢太过嚣张。否则不算你是什么人,警棍照样往下砸!

    不过,萧有德不是说这段时间日本人在华夏已经收敛许多,开始缩脖子了吗?

    “宋老板,这是怎么回事?”李谨言问道:“天津的警察不管吗?”

    “管?当然想管,可这里靠近日租界。”宋老板的语气变得低沉,“日租界旁就是法租界,俄租界,还有意租界,他们只要往租界里一跑,就……国家贫弱啊。况且,现在的情形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

    李谨言沉默了,的确,国家贫弱,上百年被压迫,天津上海等地租界林立,完全就是国中之国。即便政府想管,但该怎么管?

    除非把洋人都赶走,可对现在的华夏来说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不是哪里都是北六省,也不是哪里都有楼少帅。

    不过,很快这种情况就要改变了。

    李谨言缓缓垂下眼帘,见下面的日本浪人愈发嚣张,周围的人面有怒色,几个汉子拨开人群迈步上前,那几个浪人接连-抽-出了腰间的倭刀,嘴里不清不楚的叫骂着。

    “豹子,你带两个人下去。”

    豹子是北六省情报局里的人,被萧有德安排同李谨言一起南下。

    “言少爷,要活的要死的?”

    “活的。”李谨言嘴角抽了一下,这厮当真是干情报工作的?“大庭广众下杀人不好。”

    那不是大庭广众下就没关系?这句话在豹子的脑袋里转悠了两圈,到底没问出口,以他多年从事情报工作的经验来看,还是不问出口的好。

    豹子和两个兵哥下楼,三两下解决掉了那几个正八嘎八嘎的日本浪人,几个人下手都有“分寸”,一点肉皮没伤到,却各个都是内伤。

    四周看热闹的人聚得更多,好家伙,当街就把小东洋给揍趴下了!

    “这几位喝多了,耍酒疯,大家都散了吧。”

    豹子一边说,一边朝人群外望去,刚巧李谨言和宋老板从茶楼走出来,豹子陡然间脸色大变,“言少,躲开!彪子,左边!”

    没等李谨言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跟在他身后的几个随员骤然色变,同时掏-出-手枪挡在他的身前,街上人群一阵慌乱,枪声大作……

    北六省

    萧有德站在楼少帅的面前,低着头神情惭愧。

    “少帅,属下无能!”

    “人呢?”

    “被他跑了。”萧有德的神情愈发难看,“打死的是个替身,叫小泉,土肥原本人去了哪里暂时还不清楚。”

    室内很静,一滴冷汗沿着萧有德的额角滑落。计划布置得十分周密,谁能想到,目标竟然给他们玩了一出金蝉脱壳。而且还玩得这么漂亮。他根本就不在乎小泉的死活,或许从一开始,这个叫小泉的日本人就成了他选定的弃子。

    但他是怎么发现的?萧有德想破头也想不明白。

    良久,室内才响起楼少帅的声音,“查。”

    “是!”

    这时,书房的门突然被敲响,季副官脸色发白的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封天津发来的电报。

    “少帅,出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31131》,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31第一百三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31131并对谨言131第一百三十一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3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