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第一百三十八章

    民国五年,公历1913年11月16日,上海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路灯忽明忽暗,街上已经见不到行人,尼德一边诅咒该死的天气,一边加快了脚步。为了抄近路,他拐进了一条更加偏僻的巷子。

    尼德是中葡混血儿,父亲是葡萄牙商人,母亲是华夏人,家族世代居住在澳门。尼德成年后便怀揣着梦想从澳门搬到了上海租界,他在一家法资银行中找到了工作,今天是他上班的第三天。

    “该死的!”

    尼德身上的西装还是新的,在没有领到薪水之前,这是他唯一一件体面的衣服了。

    渐渐的,雨开始变小,尼德刚想感谢上帝,却突然瞪大了眼睛,他见到了二十一年生命中最恐怖的一幕!

    几个穿着和服的日本人正举着手中的长刀追砍一个身材高大的白种人!

    不会错,那是白种人,他身上的条纹西装已经被鲜血染红,雨水浸湿了他的头发,脸色苍白得可怕。

    “上帝!”

    尼德惊呼一声,那些日本人都是疯子,这半个月以来,公共租界里到处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他们拉着条幅声讨华夏人,将华夏人说成了残暴的屠夫,他们甚至说天津租界里发生的事情都是华夏人的阴谋,华夏人杀死了日本人,然后大肆栽赃!

    他们将华夏人叫做支-那人,以高人一等的姿态,咒骂华夏人卑劣。

    尼德厌恶他们,他的母亲就是华夏人,他的外祖父和舅舅们都很文明,在他眼中,他们比这些个子矮小的日本猴子要高尚得多!

    “上帝,救救我!”

    那个人看到了尼德,他开始大声呼救,是法语。追在他身后的日本人也看到了尼德,尼德有一头黑发和黑色的眼睛,轮廓也相对柔和,比起欧洲人,他更像是个华夏人。

    “八嘎,支-那人!”

    冲在最前面的日本人看到尼德,露出一脸的狰狞,在他身后的一个格子略高些的男人表情未变,眼神却闪了闪,立刻开口说道:“通口君,这两个人一个都不能放走!尤其是这个法国-鬼--畜!”

    “是的!”被称作通口的男人满脸凶狠,“这些法国-鬼--畜帮助支-那人,他们必须受到惩罚!”

    说着,他举起了手中的倭刀,用力的挥下,一排血花溅起,之前还在呼救的法国人突然双眼瞪大,猛地栽倒在地上,抽-搐两下,没了声息。

    尼德猛地转身向来路跑去,他记得拐出巷子不远就有一个巡捕房!他身上没有任何武器,他必须逃跑!

    日本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尼德从没有像现在跑得这么快过,当他看到前方熟悉的建筑时,立刻放声大喊:“救命!”

    喊声在黑夜中传出了很远。

    巡捕房中的印度巡捕听到了喊声,从大门中探出头。

    这些印度巡捕大多来自印度旁遮普邦,属于锡克族,身上带有明显的印度特色,大胡子,脑袋包得像个菠萝。但是,千万不要因此就小看他们,他们在英国老爷面前卑颜屈膝,面对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人时,却不是一般的凶狠。

    最初,他们也将尼德看成了华夏人,明显不想管这件事。当尼德喊出他是葡萄牙侨民后,这些阿三哥立刻变了一副样子,抄-起警棍和步枪就从大门里冲了出来,气势汹汹的朝通口等人冲了过去。

    浓浓的咖喱味迎面扑来,尼德几乎可以肯定,他们中的某些人刚刚在吃晚餐。

    通口等人见势不妙,立刻掉头就跑。他们竟然忘记了这附近有一间去年刚成立的巡捕房!他们刺杀这个法国人是秘密的,再算没脑子,他们也知道事情一旦闹大会不好收场。可惜矬子们身短腿短,阿三哥的奔跑能力又超乎想象,眼看就要被追上了。

    “通口君,必须分开走!”之前提醒通口杀死法国人的男子再一次出声,“前方有条岔路,我去引开他们,通口君请带着大家躲藏好,然后再离开。”

    “不,小山君,这怎么可以!”

    “必须这样做!不要再争执了!”小山满脸坚毅的说道:“在他们抓住我之前,我会自尽!”

    “小山……拜托了!”

    在岔路前,小山和通口等人分开了,他故意带着追在他身后的巡捕绕圈子,跑到了之前被他们杀死的法国人尸体旁。

    由于尼德突然出现,他们来不及掩藏尸体,这是通口和小山等人这十天来第一次失手,也是小山一直在等待的机会!

    “为了大日本帝国!”

    确定这些巡捕看到了那具法国人尸体,小山猛的用刀割断了自己的脖子。

    就算必须以一个日本人的身份去死,他也要死得像个华夏人!

    雨又开始大起来,鲜血伴随着雨水,很快在小山的尸体旁汇聚成一片红色的水洼,他躺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嘴边却带着笑。

    成功了……他完成了今井的嘱托,这下子,日本人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通口等人摆脱了巡捕,迅速返回藏身处,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沉痛。

    小山君肯定已经凶多吉少!

    第二天,这起骇人听闻的凶杀案就上了报纸,租界中最有影响力的几家报纸,如字林西报,上海泰晤士报,以及申报等,都以大篇幅报道了这起案件。

    被杀死的法国人身份也得到了确认,他是一个天主教的传教士。

    上帝!

    租界中的西方人都震惊且愤怒了,传教士,日本人竟然丧心病狂的谋杀了一个神职人员!实际上仅有少数人知道,这个传教士是个恋--童-癖,被罗马教廷放逐,乘船来到华夏。在这里又犯下了累累罪行,却一直无人揭发。

    尼德作为重要证人受到多家报纸的采访,他言之凿凿的对这些采访他的报纸说,是几个日本人杀死了这个传教士,死去的小山就是其中一人!只要让他看到凶手,他可以将他们全部认出来!

    证据确凿。案件发生的原因也极好推测,法国如今和华夏政府正处于蜜月期,在天津日租界的事情上也站在了华夏人一边。之前就有日本人的帮会,貌似叫做黑龙会的放出狠话,要让法国人好看!如今这起凶杀案恰好印证了他们的话。

    尼德的葡萄牙侨民身份让他的证言更加可信,公共租界工部局经过商议,宣布租界内的所有巡捕房必须集中力量,在一个月内缉捕凶手。上海公共租界会审公廨正会审官公开对租界内的侨民说:“这些罪犯将被送上绞刑架!”

    在此关头,一家报纸又突然提起之前发生在戈登路及愚园路的凶杀案,根据作案手法,受害者身份等方面推测,将这两起凶杀案同日本人也联系到了一起。

    消息一出,在租界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租界内的侨民这才发现,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已经发生至少三起针对西方侨民的凶杀案,死者是两名法国人和一名美国人,其中一人还是神职人员!

    “是日本人做的!”

    报纸上几乎指名道姓提出,这些凶杀案都和日本人有关,之前发生在租界内的案件绝不能排除日本人的嫌疑。

    一时之间,日本人在租界内臭名远扬,日侨集中居住的汤恩路,更是被叫做“罪犯路”和“凶手路”。

    租界内的西方人组织了游行,包括法国人,美国人和一定数量的英国人以及德国人,他们要求租界保护侨民的安全。激-进者还要求工部局将这些日本人从租界中驱逐出去。

    “这群肮脏的猴子,不配居住在这里!”

    日本领事意识到情况不对,很明显,事情的发展太快了。那篇揭露之前几起凶杀案的报道未免太过凑巧。而且在这件事之前,这家报纸根本就没有引起过任何人的注意!他已经决定,若是这家报社没有强硬的背景,一定要将这件事推到华夏人的身上。那个证人有华夏血统,这是一个极好的突破口。将西方人的怒火全部引到华夏人的头上,日本才能从容脱身。

    在事情结束之后,他会向大本营建议,必须对这些帮会进行管束,否则不知道还会闹出多大的乱子。

    可是,就在他一面同各国领事斡旋,一面派人去调查报社的底细时,那家报社却在夜里起了大火,作为凶杀案重要证人的尼德也突然失踪。

    现场留下的证据和蛛丝马迹又指向了日本人。

    日本驻华全权公使山座亲自赶到上海,在天津的事情上,他被楼逍和展长青耍了个彻底,如今上海的事情若再处理不好,恐怕他真的会被召回国内,不是调任,而是彻底闲置,他的前途也将彻底无望。

    日本公使和领事点头哈腰向各国领事赔礼道歉,保证一定捉拿凶手,并暗示这即期事件很可能是栽赃,最大的嫌疑就是华夏人,对方刚有些意动,就有消息传来,一伙日本浪人袭击了欧洲侨民的游--行队伍,还打伤了两个人。

    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了……

    日本的公使和领事几乎是被轰出了英国领事馆。

    宋舟父子一直密切关注着租界内的事情发展,当得知租界内已经闹得不可开交时,宋武建议应立刻下令包围南六省内的几个日租界。

    “父亲,这正是机会。”

    “还早。”宋舟摇头,“打蛇要打七寸,一击不死反受其累。现在动手还太早,很容易让人把咱们和之前的事扯上关系,也会给日本人留下口实。”

    “那要继续等下去?”

    “等。”宋舟眯起了眼睛,“等到苏州再出乱子,才是咱们动手的时候。”

    “是!”

    “那个葡萄牙人真不是今井那帮人动的手?”

    “不是。”宋武摇头,“他的人赶到时,尼德已经失踪了。”

    “难不成还真是日本人?”

    宋舟有些不确定了,但不管怎么样,这个人没了,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此时,没人能想到,失踪的尼德正坐在一列开往北方的火车上。

    “不用担心,尼德先生,我不会伤害你。”6怀德笑着对面带不解,还隐隐有些警惕的尼德说道:“这也是为了帮助你,你要清楚,若不将你从上海带走,你恐怕活不到现在。”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事实上是你绑架了我。”

    “但我也救了你。”6怀德收起了脸上的笑,正色道:“如果不是我带人赶到,你已经被杀死了。”

    尼德想反驳,却发现对方说的都是事实。

    “我调查过你。你到上海来是为了发财,但结果却并不理想,那份银行的工作只能让你勉强糊口,想要赚大钱是不可能的。”

    尼德没有说话。

    “现在有一个让你实现梦想的机会,选择权就在你的手中……”

    6怀德的语气轻缓,就像是用糖果引诱孩子的巫师。

    京城

    楼大总统放下刚送来的报纸,捏了捏鼻根,看来是他小看了宋舟,他所图的,恐怕比他想的要多得多。不过……楼大总统咧了咧嘴,是条汉子!

    李谨言得知6怀德已经带着尼德北上后,决定将他接下来的打算告诉楼少帅。为了将来在欧洲铺开生意,他的确需要一个像尼德这样的人。

    他想发财就要靠自己。甚至是他想要活着,都要靠自己。

    尼德的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葡萄牙商人,他的母亲倒是出身大家,祖辈还曾做过清朝的官员,只是已经没落了。但是从搜集回来的情报看,这个家族绝不是数典忘祖的。

    至此,李谨言才知道楼家的情报网有多庞大,多可怕。

    哪天楼少帅告诉他,日本天皇的皇宫里有他的钉子,李谨言或许都不会吃惊。

    站在书房门前,李谨言吸了口气,抬起手敲响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38138》,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38第一百三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38138并对谨言138第一百三十八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38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