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第一百五十二章

    斐迪南大公夫妇遇刺,彻底点燃了奥匈帝国的怒火。

    作为国土面积仅次于沙俄的欧洲第二大帝国,奥匈帝国绝不会对王储夫妇的死善罢甘休。当查明刺杀者普林西普使用的手枪来自塞尔维亚国家情报局之后,奥匈帝国的怒火立刻烧到了塞尔维亚身上。

    斐迪南大公夫妇的遗体运回维也纳之后,奥匈帝国举行了盛大的国葬,在此期间,欧洲各国开始紧张的外交斡旋,无论如何,巴尔干对各国都十分重要,奥匈帝国,俄罗斯,德国,英国,奥斯曼帝国,在巴尔干的实力错综复杂,一旦这个火药桶被引燃,后果将不堪设想。

    欧洲各国的目光开始聚集到巴尔干,发生在亚洲的战争,无法再吸引他们更多的注意力。

    六月二十九日,大连会战进行到第五天,日军第五师团已经减员一半,面对华夏军队一次比一次猛烈的进攻,师团长大谷喜九藏不得不向大本营发出了请求“战术指导”的电报。

    名为战术指导,实际的含义是:第五师团撑不住了,再不派援兵,第五师团就要玩完了。

    大隈内阁刚成立不久,山本内阁引起的民愤尚未全部平息,加之国内经济不振,从日本直接派兵根本不可能,就算勉强派去,大连也早就被华夏人给抢回去了,唯一的选择就是从朝鲜调派驻屯军。

    朝鲜总督寺内正毅为镇压朝鲜国内的反抗活动,正在朝鲜驻屯军的基础上组建日军第十九师团,得到大本营的命令,立刻下令派遣两个联队从驻地集合出发,经新义州进入安东,在北六省军队的侧翼给予重击。

    寺内的想法很好,却注定无法成功。当饭岛联队和佐藤联队刚踏上安东的土地,来自凤城方向的炮火便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两个联队的士兵被砸得措手不及。

    “八嘎!支那人!”

    朝鲜驻屯军还未同北六省军队正面碰撞过,他们对北六省军队的了解多来自从凤城逃回来的日本侨民。虽然大连的第五师团被北六省军队揍得够呛,但朝鲜日军仍固执的认为,这是那群广岛人太过无能!

    ”冲上去!“

    饭岛联队长抽-出指挥刀,用力向前一挥,”杀光他们!“

    佐藤联队长则下达了原地不动的命令,比起饭岛,佐藤更加狡猾,他已经从华夏军队的炮火中嗅出了危险的味道。这么猛烈的炮火,他们面对的绝对不是寻常的敌人。还是让饭岛先去探探路吧。

    第三师师长赵越站在立式望远镜前,弯腰查看炮击情况,见到足有两个中队的日本人朝事先挖掘好的战壕冲了上去,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总算是来了!还以为昨天军队就能开张了,没承想这帮矬子走得这么慢,让他足足等了一天!不过来了就好,来了就甭想回去了。

    “停止炮击,让他们上来!”

    “是!”

    饭岛联队的几名小队长带头冲在最前面,他们奉命支援大连的第五师团,必须将面前的这支华夏军队击溃!

    双方的距离不断接近,八百米,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在饭岛联队冲到距离战壕两百五十米左右,被铁丝网拦住,动作慢下来时,密集的枪声响了起来。

    哒哒哒!

    机枪声,步枪声,飞溅的子弹,炙热的尘土,铁丝网前的日本士兵就像割麦子一样,倒下一茬又一茬。

    几个小队长在枪声响起时就分别被点名爆头,第三师的的士兵或许整体比不上独立旅精锐,但他们也有一个其他部队都比不上的地方,就是神枪手的数量。

    不到三百米的距离,锁定目标,枪枪爆头。

    红色的血,白色的脑浆四溅,眼睁睁看着上官在面前惨死,还是以这样的姿态,不少日军开始胆寒。

    “第三个!”

    一个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兵哥用小刀在枪身上又添了一笔,他的这杆德国毛瑟k98已经画满了一个正字,舔了舔嘴唇,排长的枪上可有五个,当初在凤城,排长还打死一个中队长,排长说这次来的是两个日军联队,说不准运气好碰上个大队长什么的,他也能在弟兄面前好好显摆显摆。

    想到这里,士兵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下一刻,一颗子弹恰好从他头顶飞过,一只大手猛的将他的头压低,“不要命了你?!”

    “嘿嘿。”年轻的兵哥笑了两声,“班长。”

    “班长个头!那帮日本矬子打枪也准,赶紧的,都上来了,你这还做梦呢!”

    话落,又敲了兵哥的头一下,拳头敲在钢盔上,发出当的一声,足见他一点没留力气。

    年轻的兵哥不敢再笑了,拿起步枪,猫着腰穿过战壕,走向下一个狙击点。

    第三师的火力让饭岛联队猝不及防吃了个大亏,等到攻击的两个中队退下来,第三师的防守阵地前留下了不下六十具尸体。

    这还只是一次试探性攻击,饭岛联队长听到报告的战损,立刻变了脸色,佐藤联队长愈发感到不妙。

    “饭岛君,强攻是不可能的,我们没有重炮,机枪的火力也比不上对方,只能另想办法。”

    “什么办法?”

    “夜袭。”佐藤联队长说道:“趁着夜晚穿过对方的防守阵地,另外派人向寺内阁下报告这里的情况,我总觉得事情很不对劲,支那人似乎早就料到我们会出现在这里。”

    听到佐藤的话,饭岛的神色也严峻起来。

    “好,就照佐藤君的话来做!”

    两个联队的日本兵龟缩不前,还装模作样的开始挖战壕,第三师的炮击和枪声也停了下来。负责正面防守的第三师第一二八团团长放下望远镜,搓搓下巴,“这帮矬子眼见白天冲不过去,八成想玩夜袭,黑灯瞎火的摸鸟,咱们就陪他们玩!tnnd,打夜战,咱们是这帮矬子的祖宗!”

    一席话说完,正喝水的团部参谋猛的呛了一口,略显白净的脸呛得通红。

    第三师和两个日军联队交火的情况,第一时间传到了大连,季副官念完第三师师长赵越的电报,觑了一眼楼少帅的脸色,“少帅,怎么回电?”

    “打。”楼逍头也没抬,“来了,就留下。”

    “是!”

    “另外致电大总统,驻朝日军越过边界攻击我军,我方损失惨重,被迫还击。”

    季副官:“……”

    “怎么?”楼少帅抬起头。

    季副官连忙摇头,“属下马上给大总统发电报!”

    “恩。”

    季副官离开后,楼少帅拿起桌上的另一份电报,是李谨言发来的,看着上面斐迪南大公夫妇在萨拉热窝遇刺的消息,楼逍的神情不变,嘴角微微抿起。

    欧洲就要乱起来了,一场战争不可避免,一旦战起,列强必将无暇东顾。楼少帅的目光再度落在地图之上,大连,必须尽快拿下来!

    遇到日军的工事和战壕,独立旅的官兵不再大规模的分散进攻,而是组成一个又一个小型的战斗群,开始对负隅顽抗的日军进行定点清除。这些战斗群里还出现了一个新的兵种,喷火兵。

    这是北方兵工厂几个年轻技工和乔乐山实验室里的两名助手一同研发出来的,据说是受到街头杂耍艺人喷火表演的启发。

    李谨言第一次看到实验喷火装置时,当真被吓了一跳,还以为穿越大神又开了一次金手指,结果事实证明,完全是他想多了。

    只是喷火装置的生产制造工艺还很粗糙,喷火兵本身也没有太好的防护措施,一旦喷火罐被击中,喷火兵必死无疑。但在清除工事中的顽敌时,这些喷火兵却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当日军看到这些身上背着奇怪的罐子,一扣扳机就能喷出长达几十米火焰的喷火兵时,全都被吓呆了。

    “这是什么武器?!”

    火焰和子弹不同,子弹会被防守工事挡住,火焰却不会,哪怕没有直接被火焰伤到,灼热的高温也足以让工事里的日本兵窒息。

    当初丁肇还曾想在喷火器中加点料,可惜没能成功,但他也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转身继续研究催泪弹去了。

    “天照大神!“

    几个身上被火焰烧着的日本士兵从掩体中跑了出来,不停的在地上翻滚,身上的火却越烧越旺,他们凄惨的叫声,比华夏士兵手中的步枪还让其他的日本兵胆寒。

    “啊!”

    被逼到绝境,几近崩溃的日本兵脱光了上衣,身上挂满了手榴弹,嘴里喊着天皇万岁,径直向清扫日军据点的华夏士兵冲了过去,但他们总是会被子弹打死在中途,没有一个能接近目标。也有的日本兵十分狡猾,他们趴在地上装死,等到华夏士兵靠近时,才会拉响手榴弹。

    这样的攻击给兵哥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恼火之余,遇到“死去”的日本兵,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几颗子弹再说。

    战场上的枪声再度密集起来,后勤处的人又开始抓着头发撞墙了。

    二十九日深夜,饭岛联队和佐藤联队发动了夜袭,刚摸近第三师的岗哨,枪声就响了起来,他们不知不觉间走进了第三师早就设好的埋伏圈……

    三十日清晨,经过一夜的激战,佐藤联队和饭岛联队成为了历史,两面烧得只剩下边角的联队旗送到了第三师师长赵越的手中,却被赵越嫌弃的丢到一边,“这都什么破烂!一股日军逃进了新义州,下令一二八团一三六团立刻追击!”

    师部参谋很想说一句,两个联队的日军都被杀得一个不剩了,哪来的“一股日军”?

    不过少帅的命令就是第三师开进朝鲜,师座又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干吧。反正这个世道,谁的炮响,道理就站在谁那一边。

    闻听饭岛联队和佐藤联队传回的噩耗,朝鲜总督寺内正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在得知华夏军队攻进新义州时,寺内的脸色猛然一变,立刻展开地图,看到上面标注的地点,猛然一捶桌子:“该死!上当了!支那人的目的是朝鲜!”

    寺内正毅立刻给大本营发电报,同时下令召集朝鲜驻屯军。

    日本人的行动没有逃过某些朝鲜人的眼睛,因为海牙密使事件被寺内囚禁在庆云宫的朝鲜国王李熙,从秘密渠道得知这件事后,眼中闪过一道亮光。

    求助俄国人,他失败了,结果被日本人软禁朝不保夕。

    若是向华夏人求助……如果华夏人肯帮忙赶走日本人,到时再向欧洲人求助,将华夏人赶走!他的国家将彻底……

    李熙独自一人坐在房间内,陷入了沉思。

    日本大本营接到寺内的电报也吓了一跳,怎么,楼逍的真正目的是朝鲜吗?!

    “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他可以同时向大日本帝国和沙皇俄国挑战,他是个疯子!”

    日本内阁也陷入了争吵,有人认为北六省军队拦截朝鲜驻屯军,进而进攻朝鲜不过是虚晃一枪,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大连。另外一种意见则认为楼逍要大连,但他同样要朝鲜。

    “一旦朝鲜被夺,帝国的生命线将被掐断!”

    日本是个岛国,国土狭小,资源稀薄,朝鲜的粮食,矿石,木材,对日本都极其重要。

    “诸位,必须尽快做出决定了。”

    大隈首相神情严肃。

    目前欧洲局势不稳,朱尔典的电报引起了白厅的重视,楼逍的军队同样让欧洲列强侧目,包括那艘敢于迎击高千穗号的鱼雷艇,以及六艘炮艇,都给在海上观战的欧洲列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正如朱尔典所说:“可怕的国家,可怕的民族。”

    英国会扶持日本来压制华夏,但在欧洲局势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他们绝不希望因此让华夏彻底倒向德国。

    日本的海军的确强大,但日本穷得就差当裤子了。

    华夏没有海军,6军的表现却引起了欧洲列强的关注。华夏的国土面积广大,人口众多,不需要太多,只要能武装起一百万北六省这样的军队,就足以让世界侧目。

    如今的欧洲强国都在进行军备竞赛,除了沙皇俄国,能动员起百万军队的寥寥无几。但沙皇的军队,说句不太好听的话,就算有现代化的装备,顶多也是用来充门面罢了。

    日本必须做出抉择了,是要大连,还是保住朝鲜。在英国绝不会直接插手的情况下,凭日本现有的国力,仅能留住一地,“贪心”的话,绝对会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留不住!

    一番激烈的争吵之后,内阁终于做出了决定,朝鲜!

    大谷喜九藏和关东都督大岛义昌收到大本营发来的电报时,两人都沉默了。

    不会有援军了,也不会有舰队支援了,他们成了弃子。

    海面上,北洋老水兵驾驶的鱼雷艇和六艘炮艇,突然开始炮击旅顺口,他们不是战舰的对手,欺负一下这些岸上的日军却绝对不成问题。

    刘海龙站在鱼雷艇的舰艏,看着熟悉却又陌生的旅顺口,握紧了拳头,眼眶赤红。

    刘管带,舰上的弟兄们,你们要是还在,就睁开眼看着,我刘海龙,带着这五十几个老弟兄,给你们报仇了!

    “放!”

    六艘炮艇上的火炮发出了隆隆巨响,船上的老水兵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巨大的水柱,腾起的黑烟,打不响的炮弹,驾驶军舰去撞日舰的邓管带,与舰同沉的刘管带……二十年了,弟兄们都死了,他们这条命留到今天,就是为了来给弟兄们报仇的!

    “血债血偿!”

    强盗造下的孽,就该用血来偿还!

    六月三十日,大连的日侨和朝鲜侨民突然发生骚乱,起因是有人在侨民中散播日本打算放弃大连,并任由这里的日军和侨民自生自灭的消息。日本宪兵和从战场上退下的日本伤兵也加入了骚乱的人群。

    七月一日,大连的华夏巡警在副警长带领下,袭击了日军宪兵所。

    同日,北六省军队彻底攻占大连外围全部防守阵地,冀军第三十一师乘火车抵达大石桥。

    冀军下车列队集合,站台上的北六省大兵各个满面硝烟,杀气冲天。

    “一个师团的日本矬子,弟兄们来了,就和咱们一起杀敌!”

    一席话说得冀军也热血上涌,恨不能立刻就抓起枪冲上战场。当他们走上前线,看到北六省大兵和日本军队的战斗时,下巴全都掉在了地上。

    一个排长捅了捅连长,“连长,那是咱们的军队?”

    连长咽了口唾沫,“应该。”

    排长:“……”

    这样的军队,这样的战斗力,幸亏大家都是“友军”。

    说话间,又有几个身上冒火的日本人从战壕里冲了出来,几声枪响,全都倒在了地上,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冀军都不由得后背冒凉气,却又在下一刻攥紧了拳头,这是咱们自己人的军队!

    七月三日,北六省军队连同冀军攻进了大连城,日军第五师团的命运进入倒计时。

    同日,北六省第三师占领新义州,朝鲜国王李熙趁日本人忙着备战,想方设法同庆云宫外的心腹秘密传递了消息。

    同在这一天,三马的军队进入了外蒙,一路披荆斩棘,直扑乌里雅苏台,路上遇到的外蒙牧民,有不少是三马的熟人,还以为这些华夏军人又来抢劫贵族老爷,纷纷给他们指路。

    七月四日,三马的军队碰上了蒙古王公集结的军队,足有两万人。

    一万五对两万,骑兵对骑兵。

    亲自率军进入外蒙的马庆祥一挥马刀:“老子就没怕过谁!杀!”

    “杀!”

    华夏骑兵,蒙古骑兵,像是两把锋利的战刀,猛烈的碰撞到了一起。冷兵器时代的战斗方式,却最能激发士兵体内的热血。

    马刀碰撞的铿锵声,骏马嘶鸣,马上骑士的呐喊,从马上跌落的生命……

    苍鹰从空中飞过,俯视着草原上这场不死不休的血战。

    冲锋,冲锋,再冲锋!

    骑兵,天生为了进攻和冲锋而存在!

    在一次又一次的拼杀中,双方的伤亡都在不断扩大,却没有任何一个人退却。马庆祥的脸上和身上都溅满了血迹,却彻底杀出了凶性,再度举起了马刀,阳光照亮了染血的刀锋。

    “杀!”

    当他又一次率领骑兵冲锋时,蒙古骑兵的身后响起了一阵爆豆似的枪声。北六省新编第十六师下属一个团,突然出现了蒙古骑兵的身后。

    “对方的援军?”

    蒙古骑兵开始乱了,本来势均力敌的战斗,因为这支北六省军队的出现,胜利的天平彻底向一方倾斜。

    “撤退!”

    蒙古骑兵的指挥官不是个傻子,继续打下去,他们没有任何胜算。眼见蒙古骑兵要跑路,马庆祥一拉缰绳:“一个都不能放跑了!给老子追上去,全都杀了,给弟兄们生祭!”

    “杀!”

    三马的军队一路追在蒙古骑兵身后,呼啸着杀向了唐努乌梁海。追到中途马庆祥就发现这帮蒙古人是在往老毛子的地方跑,一咬牙,那帮人不总说他马庆祥是马匪胡子,遇到洋人就怂吗?他今天就要让那帮人看看,到底谁怂!

    追在马庆祥身后的新编第十六师官兵,得知马庆祥的队伍一路追着蒙古骑兵跑进了俄罗斯,也有些傻眼。

    师座的命令是增援三马的队伍拿下乌里雅苏台,然后是科布多,买卖城,最后才是唐努乌梁海。谁能想到,这马大胡子不管不顾的就跑西伯利亚去了啊!那里也没有钱人给他抢啊。

    “团座,这怎么办?”

    “追!”

    追吧,不追还能怎么办?

    于是,继满洲里戍边军和新编第十五师之后,三马的骑兵,新编第十六师的一个团,也先后进入了西伯利亚。

    与此同时,基洛夫率领的抵抗组织经过连日苦战,终于打下了伊尔库茨克,将贯通西伯利亚的大铁路从中截断。喀山在战斗中表现得十分英勇,再次救了基洛夫,自此,他成为了基洛夫一生中最忠诚的朋友和战友。

    七月四日,日本驻华公使馆一等参赞松平恒雄正式照会华夏政府,日本愿意无条件将大连交还华夏政府,条件是华夏政府保证在大连的日本侨民和日军的安全,同时撤回进入朝鲜的军队。

    楼大总统冷笑一声,让你走的时候死赖着不走,现在想走?晚了!

    七月五日,楼逍给驻大连日军和关东都督大岛义昌下了最后通牒,马上放下武器,无条件投降。

    “五个小时。”前来谈判的季副官看着面前的第五师团师团长和关东都督,声音冰冷,“五个小时后,我军会立刻开始炮击。另外,少帅让我给两位带句话,大连少一个华夏人,就要十个日本人陪葬!”

    大岛义昌和大谷师团长还想提条件,季副官却压根没给他们机会。

    情况明摆着,日本已经顾不上他们了,要么投降,要么就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吧。

    五个小时后,日本第五师团师团长大谷喜九藏交出了他的指挥刀,接受他投降的不是楼逍本人,而是独立旅四个团长抓阄选出来的。

    关东都督大岛义昌也选择了投降,跟着他一起走出都督府的,除了日本官员,还有一个美艳的日本女人。

    七月五日,日本第五师团投降的照片刊登在华夏各大报纸头版头条,国人振奋,无数人看到报纸的那一刻泪洒当场。

    七月六日,一个年轻的葡萄牙商人带着他美丽的东方妻子登上前往欧洲的客轮,他们的目的地是欧洲小国比利时。

    送走了尼德和许二姐,李谨言又给楼少帅发了一封电报,在甘肃寻找石油的人终于传回了好消息,很快,他们就将有自己的油田。

    楼逍的回电依旧简短,只有一个“好”字。

    李谨言却笑呵呵的将那封电报折起来收好,放进抽屉,算算时间,奥匈帝国就要向塞尔维亚发出最后通牒了,欧洲的火药桶马上就要爆炸了。

    想到即将到手的大把钞票,李谨言忍不住想仰天大笑三声,等了这么久,总算是到这一天了!

    七月二十三日,奥匈帝国终于给塞尔维亚下达了最后通牒,塞尔维亚答应了除涉及国家内政外的全部条件,但奥匈帝国还是不满意,撤回了驻塞尔维亚大使,关闭了大使馆。

    这意味着奥匈帝国同塞尔维亚彻底断交。

    同时也意味着,战争。

    在得到了德皇威廉的一张“空头支票”之后,奥匈帝国底气十足,即便塞尔维亚背后有沙皇俄国撑腰,老皇帝也要将塞尔维亚打趴下!

    于此同时,沙皇不顾法国的劝阻和德国的威胁,开始部分动员军队,尼古拉二世本人并不情愿这么做,奈何国家杜马会议中主战派占据了上风。

    德皇威廉也实践了他的承诺,他告诉奥匈帝国,德国是奥匈帝国的朋友,同样可以成为奥匈帝国的后盾!

    七月二十八日,奥匈帝国正式向塞尔维亚宣战,欧洲火药桶,终于爆炸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52152》,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52第一百五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52152并对谨言152第一百五十二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52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