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第一百五十三章

    八月初,欧洲大6各国之间一片硝烟弥漫,充满了火药味。

    沙皇俄国不顾德国的威胁,以支持并保护塞尔维亚为借口进行全国总动员。德皇威廉二世遵守了他对奥匈帝国的承诺,开始动员军队并于八月一日向沙皇俄国宣战。

    作为新兴的帝国主义国家,德国在世界争夺殖民地的脚步一直落后于英法等国,从德皇威廉二世到容克贵族,再到德国普通民众,一致认为这与德国强大的工业和军事实力极不相称。

    德国拥有欧洲第一的工业体系,却没有足够的原料产地和市场。为了发展,德国需要向外扩张,

    同时,为了争夺欧洲6地和海上的霸权,德国必须要击败老牌对手法国和隔海相望的大不列颠。在俾斯麦时期,德国曾同俄国结盟,但因奥匈帝国与沙皇俄国的利益发生冲突,威廉二世放弃了同沙皇俄国的盟友关系,选择共同奉行大德意志主义的奥匈帝国作为盟友。再加上邻国意大利,结成了欧洲大6上的三国同盟。

    德国威廉二世在同盟结成之后曾说过,“意大利加入同盟的动机不纯。”

    事实证明,威廉二世虽然时常头脑发热,但他对意大利的评价却相当有见地。

    当德国和奥匈帝国与协约国打得不可开交,你死我活时,意大利选择在一旁围观,围观到中途,干脆改换门庭,投向了协约国的怀抱,反过来插了自己的盟友两刀。

    对于这样的意大利,为何希特勒会继续选择同他结盟,只因为地域上的关系?实在令人费解。

    不过,特立独行的并不只是意大利,协约国内部也有反骨仔,在第二次巴尔干战争中被沙皇俄国出卖的保加利亚,出于对俄国和邻国塞尔维亚的愤怒,加入了同盟国。

    巴尔干半岛上的小国也纷纷站队,塞尔维亚更是全国动员,连国王都亲自上了前线,对于这个欧洲小国来说,没有第二种选择,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抱住沙俄的大腿,然后豁出去的同奥匈帝国拼命。

    八月二日,按照施里芬伯爵在几年前就制定好的作战计划,德国的军队入侵了欧洲小国卢森堡。此时的德军总参谋长小毛奇自作聪明的对施里芬计划作出了修改,放弃了部分低地国家,并削弱了右翼的力量,给德国输掉整场战争埋下了隐患。不过这并不妨碍德国在八月三日向法国宣战,经过普法战争,两国之间一直彼此看不顺眼,早晚都要再打一场,不只是德国,法国也一直想抢回被德国割走的阿尔萨斯和洛林,除了战争,没其他解决办法。

    八月四日,德国入侵中立国家比利时,猛攻比利时的烈日要塞。

    英国本来并没打算马上搅入欧洲的战团,英国同法国及俄国签订的协约中也没规定大不列颠必须加入两国同他国之间的战争,但出现在比利时的德国军队触动了约翰牛的神经。

    终于,英国对德国宣战。

    八月六日,已经同塞尔维亚交火,并且打出了火气的奥匈帝国向沙皇俄国宣战。

    按照施里芬伯爵的预计,沙俄进行全国军队动员的时间至少需要六到七个星期,但他没有料到,中途杀出一个苏霍姆利诺夫,在俄国进行了军事改革,大大缩减了俄军的动员时间,并且改善了俄军的战略战术,改进了俄国的军需,提升了俄军的士气,仅用了一周的时间,俄军就完成了动员,但国内落后的交通体系和糟糕的路况,还是让俄军的机动性大打折扣,给欧洲东线的战事笼罩上一层阴影。

    沙皇尼古拉二世很郁闷,他几乎是被逼着上了战车,作为一个帝国的皇帝,他必须驾驶这架战车往前冲,可该往欧洲冲还是亚洲冲?

    侵入西伯利亚的华夏军队和屡剿不灭的反抗组织让尼古拉二世如鲠在喉,但若放着欧洲不管,任由杜马会议中的那群人指手画脚,沙皇又咽不下这口气。

    最终,无奈的尼古拉听取了皇后亚历山德拉的意见,选择和华夏人谈判,将大部分军队都送上了欧洲战场,归根结底,沙俄还是更加注重欧洲,至于亚洲,等到结束在欧洲的战争,回过头来再收拾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华夏人也不迟!

    大部分欧洲人都和尼古拉二世的想法一样,他们都认为这场战争会在几个星期内结束。可惜他们猜到开头却没猜到结尾,这场战争一直持续了四年,从最初的欧洲几国,逐渐波及到世界上三十多个国家,无论是协约国还是同盟国,几乎都在这场世界大战中把士兵的血流干了。

    也有国家趁欧洲打成一团时抓准时机开始崛起,例如另一个时空中的美国和日本。就连华夏也曾出现过资本主义短暂的春天。可惜在欧洲人从战争中脱身之后,刚刚复苏的国内资本经济就被疯狂的碾压,戛然而止。

    在这个时空中,华夏不会再错过如此良机,也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就算不能趁着欧洲打仗的时候把他们剥皮拆骨,也要狠狠咬下几块肉来!

    李谨言笑呵呵的抱着楼二少,托着他的腋下,在他胖乎乎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是不是啊?睿儿?”

    楼二少笑了,主动搂住李谨言的脖子,“言哥,亲!”

    “哎!”

    坐在一旁的楼夫人看到这个情形也忍不住笑了,“瞧瞧这两个。”

    “二少和言少感情可真好。”

    五姨太在一旁打趣,楼六小姐摸了摸已经开始显怀的肚子,脸上的笑也愈发的温柔,倒是坐在一旁的楼七,神色间有些黯然。她和楼六一同出嫁,楼六在钱家是公公疼婆婆爱,丈夫也尊重,至今没听说房里有不规矩的丫头和姨太太,她嫁进杜夫人的亲戚家,虽说夫家也看在楼家和杜家的面子上,对她不错,但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如今看楼六的样子,楼七的心里忍不住的泛酸,摸了摸平坦的小腹,是不是有了孩子就能好许多了?但她的丈夫如今忙着在关北开厂的事,累了一天,回家倒头就睡,夫妻俩难得能说上几句话,更别说……想到这里,楼七的脸色愈发的黯然。

    “小七,想什么呢?”

    楼六小姐拉了楼七一下,五姨太没注意,她却发现了,楼夫人已经朝楼七这边看了两眼了,虽说神情上没什么,可她们出嫁的姑娘,回娘家一趟不容易,不说笑脸迎人,也不能摆出这副表情,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没什么。”楼七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神情不对,忙收起外露的情绪。在婆家她也学到不少,知道以往在家的时候,楼夫人对她算是相当不错了。再看李谨言,想想丈夫那两个妹妹,楼七小姐就觉得自己当初真不是一般的傻。

    “言哥,能和你说件事吗?”

    “啊?”李谨言正逗楼二少,被涂了满脸口水,听到楼七小姐叫他,转过头,“什么?”

    “我……”楼七想起夫家的生意,就想着请李谨言帮帮忙,若是李谨言能给行个方便,说不准……

    没等她把话说完,丫头来报,有人来找李谨言。

    “谁啊?”

    “是萧先生。”萧有德经常进出楼家,丫头们对他都不陌生,“还带了几个年轻人。”

    年轻人?

    李谨言蹙了一下眉,转头去看楼夫人,“娘,您看?”

    “你有事情就先去忙吧。”楼夫人朝楼二少什出手,“睿儿,到娘这边来,你言哥有事,回来再陪你玩啊。”

    楼二少貌似不乐意,楼夫人干脆直接把他拔萝卜似的从李谨言怀里给“拔”了出来。

    “行了,你去吧。”

    “……”李谨言瞅瞅一脸委屈的楼二少,不知为何,又有了捂脸的冲动。

    等到李谨言起身离开,楼夫人把楼二少放到沙发上,一边拿着玩具逗他,一边貌似不经意的问道:“小七,你想和你言哥说什么?”

    “我……”

    楼七咬着嘴唇,手却被楼六握住了,楼六朝她摇摇头,楼七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女婿正忙着在关北开厂吧?”楼夫人继续说道:“我听说好像也是家罐头厂?”

    “是。”

    “他是个能干的。你四姐夫也打算在关北开厂,前儿你四姐还发电报说是请你言哥帮帮忙,我就说,这做生意还是各凭本事,要是靠着别人把生意做起来,总是不如自己努力来得踏实,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

    “夫人,我……”

    “行了,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什么,谨言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能帮的他肯定不会撒手不管,不能帮的你开口也没用。还有,你开口请谨言帮忙,是你自己的打算,还是七女婿开口的?”

    “是我自己。”

    “小七,下次开口前,最好先和七女婿商量一下,别好心办了错事。”

    “是。”

    楼七小姐低下头,不说话了,楼六无声的叹了口气,五姨太却笑着拍了拍她的胳膊,示意她什么都别说。

    客厅里,萧有德和五个年轻人正坐在沙发上,几个年轻人都是一身洋服,其中一人脸上架着一副圆框眼镜,随身带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

    李谨言走进客厅,萧有德起身和他问好,几个年轻人都愣了一下。

    这就是,楼……少夫人?李家三少?

    “诸位好,在下李谨言。”

    简答寒暄之后,李谨言才从萧有德嘴里得知这五个年轻人的身份,他们都是华侨,其中四人是南洋来的,带着黑色皮包的来自美国,他还有另一个身份,美国致公堂派回国内的联络人。

    “久闻三少大名,”自称司徒竟的年轻人打开文件包,从里面取出一张信封,“这是总堂大佬和堂里弟兄的一点心意,还请三少笑纳。”

    看着文质彬彬的司徒竟,张嘴就是一口江湖话,李谨言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告诉自己,这就是“时代特色”,越是不像黑社会的,往往在黑社会中混得越好。

    司徒竟没有避讳萧有德和另外四个人,证明信封里的东西应该很平常。李谨言当着司徒竟的面拆开信封,取出几张汇丰银行的汇票,看清上面的数字,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出手就是几十万大洋,还只是小意思?

    “在下同赴美留学的学子也多有接触,对国内近两年的变化也有所了解,对楼少帅及三少都是万分佩服。”司徒竟端正了脸色,“在下回国之前,大佬曾有言,致公堂一干上下,要钱出钱,要人出人,但有驱策,在所不辞。”

    “司徒先生,贵堂的心意李某知道了,这钱绝对会用到该用的地方。”

    “有三少这番话就够了,另外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请讲。”

    “在下毕业自弗吉尼亚大学,获法学学士学位,之前曾是致公堂的法律顾问,此次回国,除了给大佬带话,还想请三少赏碗饭吃。”

    李谨言:“……”

    海龟学士加黑社会,这是一个何等“奇葩”的人才。

    既然萧有德能亲自带他来,说明他的身份没有问题。把他安排到政府部门是不可能的,李谨言没那权力,就算有权也不会这么做,倒是成立不久的楼氏商业集团还缺少一个法律顾问,既然能给致公堂做法律顾问,水平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别看致公堂是黑社会,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都曾经做过这个华人帮派组织的法律顾问,足见其能量之大。

    安排好司徒竟的事,李谨言转向另外四个年轻人,比起司徒竟,他们明显“嫩”得多,说话间还略有些拘谨。

    “我们是得知招收飞行员的消息才回国的。”

    飞行员?

    李谨言仔细想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在飞机厂建成之后,他曾在改版后的《名人》刊末登过一则广告,不过他们身在南洋是怎么知道的?

    李三少正疑惑,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已经开口说道:“回国做生意的堂叔给我们发的电报,也告诉了我们许多国内的事情,我们才下定决心回来的。还有很多人和我们的想法一样,只是落后一步。”

    年轻人的华夏语算不上流利,说话间也时常掺杂英文,李谨言要一边听一边猜,才能明白他在说什么。

    “家里的太公太婆教导我们,我们身在南洋,却是不折不扣的炎黄子孙。我们是华夏人,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华夏人。我太公不久前刚去世,临死前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葬回故土。”说到这里,年轻人沉默了,“我这次回来,原本想将太公的骨灰一起带回来的,但是家人不同意。太公的愿望恐怕无法实现了。“

    听到这席话,李谨言的喉咙有些发堵,他不是眼前这个华侨青年,无法明白他所有的想法,但有一点,他们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炎黄子孙,他们都是华夏人,脚下这片土地,是他们的祖国。

    四名华侨青年都被安排进北六省航空学校学习,教官是从京城南苑航空学校抽调来临时执教的。虽然法国人经常办事不靠谱,但这所成立在京城的南苑航空学校,从师资力量到教学用具却都含金量十足。

    北六省航空学校从南苑航空学校抽调--教官实属无奈之举,目前欧洲正开打,各国都将在外的军人和飞行员6续召回国内,想要在这个时候找到合格的教官和飞行训练员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所以说,凡事有利有弊,欧洲战争给了李谨言发财的机会,却也在其他方面给他造成不少的麻烦。

    想要事事顺心,万事如意,恐怕连神仙都做不到。

    等到事情谈妥,李谨言送几人离开时,司徒竟又从皮包里取出一封信,交给了李谨言,“受人之托,这封信早该交给三少。”

    给他的?不会又是几张汇票?

    信封上没有署名,等到司徒竟几人离开,李谨言拆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总觉得上面的字迹有些眼熟,再看落款,愣住了。

    李庆隆?

    他的……父亲?

    难不成,李二老爷也是黑社会,还是跨出国门的黑社会?

    八月六日,奥匈帝国对俄宣战,塞尔维亚在战场上对奥匈帝国宣战。

    同日,华夏民主共和国经国会讨论,宣布对欧战保持中立。

    八月七日,德国公使辛慈秘密乘火车抵达大连,同楼逍进行了一次私下会晤,没人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什么,只是在辛慈离开时,脸上的表情十分轻松。随后,楼少帅就宣布在大连建造临时战俘营,将第五师团的官兵,旅顺都督府官员,以及在大连的日侨和朝鲜侨民全都关押了进去。

    日本领事矢田向北六省提出交涉,任午初再次被迫“披挂上阵”,他多余的话一句没说,只是把一张价格表交给了矢田,上面明确列出赎回一个战俘多少钱,一个日侨多少钱,军官和都督府官员价格另算,至于朝鲜侨民,他们可以大方的买一送一,买二送三。

    矢田气得浑身发抖,任午初面无表情,心里却在盘算,下一次他绝对不再接手这样的事,他和展长青不一样,对“外交”没兴趣,他只对财政感兴趣。

    由于前任日本驻华公使山座圆次郎暴毙,新任驻华公使还没到任,公使馆一等参赞松平恒雄暂代公使职责。对于山座的死,日本驻华公使馆私下里存在一种说话,山座公使是被气死的。

    至于气死他的是谁……除了华夏外交部长展长青,不做他想。

    只是死人无法说话,他又是死在日本公使馆里,日本人也没法为他讨回公道,加上当时大连和朝鲜的局势紧张,日本政府不想节外生枝,只能匆匆把山座圆次郎的尸体运回国内,草草下葬。至于山座家人的抗议,也被日本政府无视了。

    一等参赞松平暂时顶替山座的职责,和展长青打过两次交道后,彻底明白了山座圆次郎的无奈,他开始盼望下一任日本驻华公使尽快到任,和华夏外交部长打交道,绝对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轻松”事。

    至于那些在大连的日本俘虏,松平干脆撩开手不管了,等到新任驻华公使到了再说吧。

    八月十日,处理完大连的一干战后事宜,下令新编第十七师开进大连,重新组建政府,任命官员之后,楼逍启程返回关北。

    当夜,李谨言在睡梦中被熟悉的气息包围,他还以为是在做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炙热的吻已然堵住了他的嘴唇。

    当对方的唇转移到他的颈项时,李谨言才勉强能发出声音,“少帅?”不是说明天才能到吗?他还想去接站来着。

    “恩。”模糊的应了一声,楼逍拉开了李谨言里衣的领口,啃咬一般的吻,落在他的锁骨和肩头。

    李谨言仰起头,手指插--进了的楼逍的发中,感受着不断落在身上的酥--痒和酸麻,今夜他百分百别想睡了……

    八月十一日,李三少和楼少帅在房间里消磨了一天。

    八月十二日,军政府的庆功宴,李三少强打起精神,却仍在众人不注意时打上几个哈欠。等到庆功宴结束,他整个人都快站不稳了。

    当夜,楼少帅被勒令睡在书房。

    李三少没那胆子给楼少帅下令,让老虎睡书房的是还没回京的楼夫人。

    隔日,李谨言神清气爽,楼少帅却浑身冒冷气。吃过早餐之后,季副官小跑着给楼少帅送来一封电报,德国正式照会华夏联合政府,愿将胶州湾租借地归还华夏。

    李谨言抱着楼二少的手顿了一下,抬头看向墙上的日历,今天是民国六年,公历1914年8月13日。

    “不过德国人也有几个条件。”季副官见李谨言看过来,接着说道:“德国想要喷火器的技术,并且要求华夏确保山东境内的德国侨民及奥匈帝国侨民的安全。”

    李谨言眨眨眼,这貌似和历史上有些不同了。日本还会不会如历史上所发生的那样,派出第二舰队和英国人一起来攻打青岛?

    恫吓联合政府他们是绝对不敢的,毕竟大连的战俘营还在那摆着呢。不过如果英国人在中间动动手脚,八成青岛应该还会打上一场。

    李谨言捏了捏楼二少的小胖爪,管他呢,有楼少帅在,来了通通揍回去!正好德国远东舰队还没走,说不准还能顺便再捞点好处。就算不能把德国这几艘军舰留下,能把奥匈帝国那艘巡洋舰伊丽莎白号弄到手也不错。

    虽说旧了点,技术落后了点,可至少是艘巡洋舰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53153》,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53第一百五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53153并对谨言153第一百五十三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53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