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第一百六十七章

    三月,欧洲的战事持续焦灼,同盟国和协约国都在寻求一举击溃对方的机会,德国将目光投注在与俄国对战的东线,英法趁德国专注于东线战事时,在西线频频发动攻击,可惜碍于战术陈旧和没有能突破德军堑壕防守的强大火力,联军非但没能取得预期的战果,反而让己方损失惨重,几十万人死在了进攻的路上。

    华德奥三国协约签订后,德国开始大规模派遣军队进入东普鲁士,按照德军总参谋部制定的计划,德国将组织起近二十个师的战斗群对东线俄军发起大规模进攻,力图将俄军逼至波兰境内包围全歼。

    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土耳其为配合德军攻势,也开始调动军队牵制俄军。

    驻华公使辛慈给楼逍发来电报,希望华夏能够兑现之前的承诺,给予德国一定程度的支持。

    楼少帅的回电很快,电报中只有短短两个字:“可以。”

    这封电报,和一战爆发前,德皇威廉二世给奥匈帝国使者的口头承诺,共同被称为历史上最有名的两张“空头支票”。

    辛慈得到答复,立刻电告国内,德军在东普鲁士的军队很快就对俄军发动了进攻。

    电报发出后,楼逍随即召开军事会议。

    “少帅,真去打老毛子?”

    第二师师长杜豫章眉头一皱,打老毛子绝对没问题,但之前和俄国谈判结束也签了份协议,马上就打的话是不是会被外人诟病?

    第一师师长钱伯喜却没想那么多,既然少帅要打那就打。至于和老毛子签的那份东西,愿意承认,那就是合约,不愿意承认,那就是张废纸。别说他姓钱的不地道,这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不就这么回事?

    大智若愚,说的就是钱伯喜这样的人。

    同样列席会议的第八师师长卫宗国和第十师师长杜澜倾同钱伯喜的意见一致,少帅下令,他们绝对没二话带兵上战场!之前那帮洋人欺负华夏的时候,和他们讲过什么道义?

    第五十六师师长唐玉璜和第六十一师师长庞天逸,更希望楼少帅能将主攻的任务交给他们。

    虽说两个师已经融入了北六省的军队体系,算是站稳了脚,但是,还不够!

    想要更进一步,军功才是最实在,最拿得出手的!

    满洲里战役,收回南满铁路,戍边军在西伯利亚动作连连,如今赵越的第三师又在朝鲜立下大功,唐玉璜和庞天逸比其他人都眼热,同样的,他们手底下的团长营长们也成天有事没事的到师部转悠,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仗给他们打。连新编三个师的新兵蛋子都在蒙古和西伯利亚出了一把风头,没道理他们这些老兵就没上战场立功的机会。

    唐玉璜和庞天逸彼此互看一眼,都读懂了对方的意思,同时将目光望向会议桌前的楼少帅。

    楼少帅起身走到挂在墙上的地图前,室内的议论声立刻停了下来。

    “时间定在四月中旬。”楼少帅的视线扫视全场,除了他的声音,会议室中再听不到其他声响,“进攻地点,伯力。”

    清朝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后,沙俄从华夏分割强占近四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伯力城作为远东军事重镇,也被贪婪的北极熊划到了自己的盘子里。

    伯力即是俄国人口中的哈巴罗夫斯克,西北方是不久前刚刚收回的海兰泡,南部则是同样被沙俄抢占的海参崴。这座位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汇合口的城镇,已经被沙俄抢占半个多世纪。

    少帅要打的不是西伯利亚,而是伯力?

    楼少帅抬起手,修长的手指从海兰泡滑向伯力,定住,继续向下,最终落在了海参崴。众人的心也随着他画出的这条线激烈的跳动,直到他的动作停下。

    “少帅,拿下伯力不成问题。”第八师师长卫宗国开口说道:“但俄国的舰队很难对付。”

    海参崴是远东重要的出海口,即便主力舰队在欧洲,俄国仍留有一支巡洋舰队在那里巡逻防守。

    “海参崴必须拿下。”楼少帅的的声音低沉,带着不容置疑的决断,“先打伯力,切断6上交通,至于海上,另有办法。”

    他的话,就是命令!

    师长们同时起身,“是!”

    与此同时,朝鲜境内的北六省第三师再次炮轰平壤。

    短短二十分钟内,成百上千的炮弹砸进平壤,日军第十九师团的军营和师团长指挥部所在地,都是被重点关照的地方。

    不久前,以李东道为首的朝鲜民族独立组织,竖起”朝鲜救国军“的牌子,喊出了“驱逐日本殖民者,朝鲜独立”的口号,短短的时间内聚集起了大量的朝鲜“志士”,从最初的两百人发展到了三千多人。

    这些聚集起来的人,不间断的骚-扰日军驻地,袭击巡逻队伍。落单的日军走在路上,百分百会遇上冷枪。

    附近的朝鲜人也不断给他们通风报信。这次炮轰的炸点之所以能如此精准,差点把第十九师团第一任师团长立花炸死在屋子里,也是从平壤的朝鲜人那里得来的“内部”消息。

    埋伏在预设地点,等待炮击结束后趁乱发起进攻的李东道等人,看着平壤城中不断腾起的黑烟和熊熊火光,表情各异。

    李东道等人在为自己能够认清形势,聪明的从日本转投华夏,押对宝而兴奋,其他人则是被华夏人猛烈的炮火惊呆了。

    朝鲜救国军中不少人是从汉城甚至是更南的地方投奔而来,他们大多听说过如今的华夏军队变得很厉害,厉害到什么程度,却是首次见到。

    亲眼目睹这场炮击,他们受到的震撼绝对不是一星半点。

    这样恐怖的实力,若是日本被赶走,朝鲜会不会在再被华夏统治?

    “金先正,你在发什么愣?”

    “啊,抱歉!”

    “不要再发愣了,炮击结束后,我们就要发动攻击,必须展示我们的实力才能让华夏人继续帮助我们!”

    “是!”

    金先正立刻应道,马上将脑子里突然窜起的念头抛开,无论如何,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将日本人赶走,至于是否会再被华夏人统治,不是他们现在应该想的。就算事情真的走到那一步,也可以再向西方国家求助。

    华夏人再厉害,难道能对抗西方国家吗?

    不得不说,不管是朝鲜的“国王”还是朝鲜的“革命者”,大脑的构造当真不是一般的相似。

    所谓的三姓家奴,绝对是当之无愧。

    这场对平壤的炮击出自楼少帅的命令,为的是给他人造成北六省军队正全力进攻驻朝日军的假象,为向伯力和海参崴等地调派军队作掩护。

    至于为何突然对驻朝日军发动进攻,借口很容易找,这是在对之前的刺杀事件进行报复!

    北六省虽然一直没有对外公布刺杀事件的主谋,但无论是华夏国内还是外国在华势力,对刺杀事件背后的隐情都能查到一二。

    日本人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实际上,就连意大利在吃面条之余都能猜到这些矬子都做了些什么。

    北六省没公布刺杀主谋,就彻底掌握了这件事的主动权。英法等国身上还背着嫌疑,却要因此“感谢”楼逍。谁让英国人闲着没事和日本人签订了盟约,一旦日本密谋刺杀楼逍的事情-曝-光,英国人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何况约翰牛手底下也没干净到哪里去,否则那个被英国人收买的南六省情报人员怎么解释?他当真只是凑巧才跟着日本的情报人员一起进入北六省?

    脑袋被石头砸过也未必有人相信。

    法兰西和俄罗斯到底有没有在这件事里掺一脚已经完全不重要,这个黑锅大家是一起背定了。毕竟几国联军还在欧洲战场和德国对掐,和英国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

    至于日本,华夏愿意报复,就随意吧。

    第三师师长赵越放下望远镜,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当分针又滑过一个刻度,炮声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埋伏在各个地点的朝鲜救国军,举着步枪,喊着口号,气势十足的冲向了在炮击中被炸得晕头转向,耳朵还在嗡嗡作响的日军。

    朝鲜人的动作很快,士气也很高昂,日本人的反应也不慢,机枪很快被架设起来,哒哒哒的子弹声接连响起,进攻的势头顿时为之一滞。一部分朝鲜人不死心的想往前冲,一部分掉头往回跑,更多的却是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观战的华夏大兵们看得直抻舌头,这帮朝鲜人之前不是还说什么朝鲜军人英勇无敌?这怎么一听枪声就怂了?想当初戍边军靠着步枪和手榴弹和俄国的大炮打,死了也要拽上一个。机枪刚响起来,大炮还没响,这帮朝鲜人就趴地上不动了?

    这还叫军队,还叫打仗?

    “师座,咱们要不要派人上?”

    “不用。”赵越摇头,对站在身旁的参谋说道:“让他们打去,咱们不去凑热闹。”

    “可,要是朝鲜人败了……”

    “败就败了,死光了可以再拉队伍。李东道死了,还有金东道,闵东道。”赵越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狠意,“你要记着,别在不该心软的时候心软,归根结底,这帮朝鲜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之前仗着日本人的势力在北六省没少作孽,打死一个少一个。”

    参谋不说话了,赵师长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去看铺在桌上的作战地图。这次进攻平壤,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第十九师团彻底从平壤赶出去,否则,他也不必费劲巴拉的让这帮朝鲜人往前冲。

    那些混进这支队伍的北六省朝鲜族大兵,从一开始就接到命令,没事别往前冲,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彻底控制这支武装力量,不是去给朝鲜人白流血。

    朝鲜人忘恩负义是出了名的,为他们出力,回头还要反咬你一口,前车之鉴可一点也不少。

    到了后世,这帮思密达的行径更是令人发指,或许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切身体会,李谨言知道的却一点也不少。

    这场战斗持续了近三个小时,李东道率领的朝鲜救国军对第十九师团驻守平壤南部的小松联队发动了一次又一次进攻,始终无法攻入对方临时挖掘的阵地和搭建的掩体。在日本人的援军抵达后,三千多救国军已经死伤五六百人。

    别看日本人被北六省大兵揍得够呛,对上朝鲜人,不管是往前冲往后跑还是趴在地上不动的,绝对是一打一个准,几乎枪枪不落空。

    李东道不得不下令暂停进攻,派人去向华夏军队求助,他本想通过这次战斗向华夏人显示一下实力,没想却落到这个地步。再不求助,他手下的这些人死光了也拿不下小松联队。

    “求救?”赵越哼了一声,“可以,半个基数的炮击。”

    说是半个基数,实际上,第三师的炮兵只拉出三门七五山炮,打出三轮齐射就停下了,李东道的救国军迟迟等不到炮声,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冲。

    进攻再一次被打退,除了多出的几十具尸体,进攻方什么也没得到。

    临近傍晚,枪声终于停了下来。朝鲜人在救助伤员,日本人在加固阵地,至于明天的战场上会是什么情况,没人知道。

    关北城

    李谨言在书房里整理文件,恰好看到了楼逍制定的对俄作战计划,拿起再放下,目光总是会忍不住溜过去,到底还是没忍住,翻开一页,刚看到海参崴几个字,手里的计划书就被突然抽-走。

    抬起头,楼少帅就站在他身后,“感兴趣?”

    “恩。”李谨言扯扯嘴角,既然楼少帅把这份计划放在书房这么“显眼”的地方,就证明不是不能给他看的,都在一张床上睡了三年,再玩矫情就太没意思了。

    “这只是初步计划。”楼少帅绕过办公桌,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另一份文件,“这是完整的计划。”

    “给我看?”李谨言愣了一下。

    楼少帅一挑眉,“不是感兴趣?”

    李谨言:“……”

    他该感动还是承认楼少帅很有当“昏君”的潜质?

    要是楼少帅昏君了,他成什么了?

    红颜祸水?

    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李谨言被自己雷到了。

    雷归雷,李三少还是接过装有作战计划的纸袋,打开,靠在桌旁认真看了起来。等他看完整份作战计划,抬头就发现楼少帅正坐在椅子上,长腿交叠,单手支着下巴。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少帅,你在做什么?”

    “看你。”

    “……好看吗?”

    “恩。”

    “其实你比我好看。”

    “……”

    很快,李三少再次明白了何为祸从口出,后背紧贴在冰凉的桌面上,感受着体内仿佛要将整个人融化的热度,他的意识都开始变得模糊……

    从三月下旬到四月中旬,朝鲜境内的枪声一直没有停过,德国也终于完成了十八个师在东线的集结,俄军同样枕戈待旦,可面对德军运送到东线战场上的两千多门大炮,俄军前线总指挥尼古拉大公总是少了一点底气……或许是很多底气。

    北六省第一师,第八师,第五十六师和第六十一师也完成了集结,按照对德意志的“承诺”,楼少帅麾下军队将对沙俄发动进攻,只是战场没有选在德国预期的西伯利亚,而是远东军事重镇伯力。

    四月十八日清晨,太阳刚刚跃出地平线,乌苏里江畔突然响起了隆隆炮声。

    北六省集合四个师,两百多门火炮,对驻守伯力的俄国军队发起了进攻。

    在炮声中,由三十架飞机组成的战斗编队飞抵伯力上空,按照之前绘制的地图和设定的坐标,投下了近百枚五到十磅的炸弹。

    在三十架飞机进行低空轰炸时,另有八架架设了机枪的飞机将弹雨泼洒向地面上的俄军。

    飞溅的尘土,破裂的弹片,冲天而起的熊熊火焰,使在伯力的俄国驻军如坠地狱……他们只能躲进用钢筋水泥修筑的工事,用步枪和手枪对抗敌人,火炮在之前的炮击中就被大量损毁,不断从飞机上掉落的炸弹和泼洒的弹雨,让他们架设机枪阵地的机会都没有。

    不断砸落的重炮炮弹,使大地都在颤抖。

    很多俄军在睡梦中死去,进入工事的俄军,有很多人手中都没有武器,有的甚至只来得及穿上一条裤子,这样的他们,并未比在睡梦中死去的同伴,幸运多少……

    炮击声终于停了,同样进入工事的俄军指挥官吹起了哨子,不停的踢打着士兵,让他们快去架设机枪,手里有武器的必须马上到防守位置去。

    “你们这些该死的牲口!华夏人就要上来了!”

    这场攻击来得太过突然,如此猛烈的炮火,让一些从东线战场上换防到伯力的俄军以为受到了德军的进攻。但当他们看到华夏士兵身上的军装,以及他们头顶的钢盔之后,才恍然,进攻伯力的不是德军,而是华夏的军队!

    “该死,电报还没有发出去吗?!”

    伯力仅有的一台电报机无法正常工作,将这个远东重镇同外界的联系彻底割断。

    “上帝,那是什么?!”

    一名俄军突然发出一声惊呼,炮击后的浓烟和火光中,五辆黑色的庞然大物,正如神话中的地狱巨兽一般,向他们碾压而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6716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67第一百六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67167并对谨言167第一百六十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67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