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第二百五十八章

    人皆有野心,李谨言也不例外。若想实现他的野心,让华夏立于世界强国之林,站到最高处,必须胜过其他对手。

    日本已经不足为惧,只要继续猛踹几脚,就能将这个岛国彻底踩趴下,至于他们是不是会鼻青脸肿的站起来……站起来也只能继续挨揍。

    受战争影响,英法等列强国家经济衰退,两年后的《华盛顿海军条约》之所以能顺利缔结,表面是为了“和平”,实际和欧洲老牌强国不断削减国防预算也有一定关系。法国最为明显,英国表面仍是海上霸主,实际怎么样,只有约翰牛自己知道。

    世界第一的海军强国,不只接受了同美国相当的舰队总吨位,在发展航母时期,更是落后于美国。美国的强势,可见一斑。

    在一战之前,不提英国,德国和法国都能甩美国海军一截。

    历史上,美国的崛起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但在这个时空中,华夏成为了一个变数。

    帝国主义的瓜分狂潮没有出现,华夏的民族经济仍在蓬勃发展。国家实力的增强,必然会让华夏可以挺直腰杆说话,在任何国家面前都能大声说“不”。

    为华夏保留住最后的元气,在欧战中寻觅发展的机会,这些目的都已经达到,甚至比李谨言期望的结果更好。现在需要考虑的,是让华夏能够更进一步。

    要实现这个目的,就必须击败两个对手,一个是美国,一个是苏俄。

    华夏占领了东西伯利亚和中西伯利亚,白军盘踞在西西伯利亚,苏俄的处境并不妙。有沙皇尼古拉二世的两个孩子,高尔察克能召集起的力量比历史上更多,而原本该6续成为苏俄力量的各加盟共和国和地区,例如几个斯坦,此时都在观望,就算苏俄派人来游说,也一样能推就推,这让苏俄的上层领导人很恼火。

    弗拉基米尔的健康状况愈发糟糕,党内上层总是出现意见分歧,虽然还没达到水火不容的境地,却也相距不远。苏俄领导层发生了一次又又一次激烈的“斗争”。

    本该站在斯大林一边的布哈林,此时却和托洛茨基关系紧密,加上手握军权的基洛夫,以及分别拥护三人的政治委员和军官,形成了一个很难攻破的铁三角。即便有季维诺也夫、索柯里尼柯夫等人的支持,斯大林依旧处于劣势,在意见表决时,这种劣势更加明显。

    但斯大林也有他的底牌,那就是契卡。在弗拉基米尔因健康问题逐渐淡出权力层,契卡与斯大林越走越近,他们对斯大林的命令总之不遗余力的执行。

    从6续发回的情报中,李谨言总算看到了关于喀山的消息。

    五百吨黄金的事情最终还是传开了,值得深思的是,最初将这个消息大肆散播的,竟然不是白军,而是苏俄的契卡组织,他们声称掌握了切实的证据,要求对喀山等人进行严格审查。

    消息传出,不只震动了苏俄上层,包括白军上层和各国干涉军,全都将目光聚集到了莫斯科。驻扎在伊尔库茨克及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等地的华夏军队,也表示出了“恰到好处”的兴趣,不会显得突兀,也不会让”竞争对手”产生过多的警惕。

    “作为一个忠诚的布尔什维克战士,我问心无愧!我和我的战士们都没有接触过那些黄金,甚至见都没见过。我们被迫从莫斯科撤退,却一直都在和敌人战斗!我们没有怯懦,我们用鲜血证明了对国家的忠诚,我们不接受任何指控!这是对战死者的侮辱!”

    从昏迷中醒来,却始终没有完全恢复健康的喀山,被契卡带走关押,面对审查,始终无所畏惧。

    他很消瘦,脸色十分憔悴。在他被契卡带走后,和他一同死里逃生的士兵全都聚集到克里姆林宫前,领头的正是同为华夏情报人员的苏军上尉。

    苏俄上层没有人出面,相反,几名契卡在一队士兵的护卫下,上前将那名苏军上尉也抓了起来。

    “你以叛--国的罪名被逮捕了!”

    此言一出,士兵们顿时炸锅,他们没有武器,便赤手空拳的冲了上去,另一边的士兵不愿意向自己的战友开枪,几名契卡却从腰间-拔--出手枪,朝天示警无果,继而向冲过来的士兵扣动了扳机。

    一名士兵的肩膀被打伤了,这非但没有起到震慑效果,反而让事态进一步恶化。

    随同契卡一起来抓人的苏军士兵表情瞬间产生了变化。他们是忠诚的战士,却对契卡十分厌恶,若不是有上级的命令,他们绝不愿意站在战友的对立面。

    发生在克里姆林宫前的骚--动渐渐扩大,一些对政府上层决策不满的莫斯科人,部分对苏俄政权感到失望的知识分子和退役军人纷纷加入了进来,高喊着口号,包围了几名契卡,局面变得更加混乱。

    之前还耀武扬威的几名契卡,脸色惨白,他们的手枪,无法驱散这么多的人。

    克里姆林宫中,基洛夫和斯大林正在激烈的争吵,斯大林坚持要对喀山等人实行严格审查,“那些士兵也必须接受审查,他们背叛了革命!”

    “我坚决发对!斯大林同志,这种做法与沙皇政府有什么区别?”基洛夫满脸怒气,大声咆哮,“我不会允许我的战友,我最亲密的同志继续遭受这样不公正的待遇!契卡必须放人!否则我就自己动手!”

    “基洛夫同志,请注意你的态度!”

    “我已经很注意了,斯大林同志!”基洛夫抓起手枪,一下拍在了桌子上,“我和我的战友,我们对国家的忠诚不容污蔑!只因一个没有根据的传言,就要对同敌人厮杀流血的战士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绝对不同意!”

    基洛夫和斯大林争吵的声音传到室外,正走过来的托洛茨基等人的脸色也变得凝重,对于弗拉基米尔和斯大林的某些作为,尤其是在对革命队伍的“肃-清”一事上,托洛茨基是持反对意见的。在喀山的事情上,他更支持基洛夫,但是目前看来,斯大林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固执。

    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怒气冲冲的基洛夫大步走了出来,甚至没有和托洛茨基等人打招呼,他大声的召集卫队,他要亲自去把喀山从契卡手中带出来。

    基洛夫在军中的威望不是其他人能比,他率领军队冲向契卡的行为,更是引起了克里姆林宫外众人的欢呼,他们就像在法国大革命中冲向巴士底狱的巴黎人。

    喀山并没有受刑,精神状况却很糟糕,当他被战士搀扶出来后,更引起了多数人的同情。基洛夫和战士们热情的拥抱了他,基洛夫还趁势发表了演讲,有力的声音,攥紧挥舞的拳头,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我的朋友,我最亲密的战友,国家和人民最忠诚的战士,不该受到这样不公正的待遇!”

    基洛夫的演讲,得到所有人的共鸣,从革命胜利到如今,契卡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太多人的愤怒。随后赶来的托洛茨基和斯大林等人,看着眼前的基洛夫,仿佛看到了在列车前发表四月讲话的弗拉基米尔。

    原本牢固的关系网开始出现松动,苏俄上层的权力争夺又将重新洗牌。

    李谨言对苏俄的权力更迭不感兴趣,但是为了喀山和潜伏在苏军中的情报人员,他更希望基洛夫能够成功上位。

    就像是斯大林对朱可夫的信任,喀山在基洛夫身边的位置同样不可取代。

    历史已经发生改变,弗拉基米尔去世后,某人大权独揽的局面很可能不会再出现,这对喀山等人来说是个好事。不过,经过这次,想要把喀山等人从莫斯科救出来,会变得更加困难。

    李谨言也只能寄希望于基洛夫够“坚强”,别再如另一个时空中一般,死在突如其来的暗杀事件中。

    将苏俄的事情放到一边,李谨言的心思再度回到了美国身上。

    和洪门做酒类生意,目的不只是赚钱,美国的历任总统和政府身后,都站着一个或几个财阀,如洛克菲勒,摩根等。这些财阀的力量,大到足以影响美国政府的决策。

    钱,李谨言不缺,他要实现的,是成功扶植起一个代理人,成为站在美国政府身后的金融巨鳄。

    在欧战结束之前,李谨言就开始制定计划,一个在普通人看来,算得上异想天开的计划,即便是他自己,也曾被自己的这个设想吓了一跳。

    帮派,财团,美国政府。

    二十年代的走私,金钱交易,收贿,腐败,股市崩盘,都将加大他赢面。

    具体该怎么做,他之前一直没有找到切入点,司徒竟和洪门给他带来了机会。

    拉开抽屉,拿出早几个月前就开始动笔的计划书,上面的每一页,每一条,都经过了数次修改。李谨言清楚知道计划并不完善,自己是个不会玩政治的人,只靠经济常识制定的计划,未必能玩得转。

    合上抽屉,站起身,李三少决定去找能让这份计划更加完善,并实际执行的人。

    除了楼少帅,不做他想。

    书房里,楼少帅正在翻阅政府文件,李谨言的到来,打断了他工作。

    “少帅,我有个计划。”李谨言走到桌边,将手中的计划书放到楼少帅面前,“你先看看这个,这绝对是个可行的计划,我保证。”

    “好。”

    对于李谨言的要求,楼少帅鲜少有拒绝的时候。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书房里变得很安静,只有纸张翻动的声音。李谨言拉过一张椅子,坐在楼少帅身边,方便他有疑问时,自己可以解释。

    楼少帅却只是专心于手上的计划书,神态越来越认真,偶尔还会皱一下眉头,看完最后一页,转过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写这个?”

    “从前年就开始想了,去年五月才动笔。”李谨言想了想,“就是少帅去巴黎那段时间。”

    “哦。”

    “少帅觉得怎么样?”

    面对满怀期待的李三少,楼少帅只吐出四个字:“异想天开。”

    李谨言被噎了一下,“当初我想和德国借钱时,你也这么说。再异想天开,也是可行的吧?”

    将计划书放在桌上,楼少帅双手交握,认真问道:“为什么是美国?”

    “这还用说吗?”李谨言撇撇嘴,“少帅比我知道得更清楚吧?”

    “未必。”楼少帅突然俯身,单手托住李谨言的下颌,“我更想听你说。”

    眨眨眼,李谨言的脑袋有些晕。

    “少帅,咱说正经事呢。”

    “恩。”

    “能正经点吗?”

    “恩。”

    “……”那这只不老实的手在干嘛?

    李谨言抿了抿嘴唇,一狠心一咬牙,刚要张嘴,唇就被堵住了。

    双眼瞪大,感受着唇上的温热,入目所及,只有一片仿佛能将人吸进去的墨色。

    李三少的脑袋再次成了一团浆糊,很多思绪在脑海中交织成一片,最终成了一团乱麻,解不开,干脆一脚踢到犄角旮旯,种蘑菇去吧。

    闭上眼睛,双手搂住男人的肩膀,大脑放空,什么都不去想了。

    不知过了多久,李谨言睁开双眼,发现楼少帅正目光微妙的看着自己,低头,军装的领口已经被扯开,一只手,正沿着胸膛和腰际下滑,落在皮带的边缘,位置,同样很微妙。

    李谨言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尽量自然的收回手,中途却被楼少帅抓住,送到唇边,咬住了他的指尖。

    感受到牙齿咬合的力度,脑袋嗡的一声,扑,还是扑,还是扑?

    到最后,李三少还是意志坚定的没扑,老虎再漂亮,扑上去也是有生命危险的。值得庆幸的是,楼少帅也没打算马上就地办了他。

    轻咳一声,李谨言尽量让话题回归正途。

    “少帅,就算是我异想天开好了,再不济也能大赚一笔。”

    楼少帅系上军装领扣,动作很随意,落在李谨言眼中,却再次有了把那颗扣子扯开的念头。忙不迭转头,冬天刚过一半,春天还很远,淡定!

    “的确有可行性。”楼少帅貌似没注意到李谨言的动作,开口说道:“我会和父亲商量。也可以请教一下外祖父的意见,”

    说到这里,楼少帅停住了,修长的手指敲在桌面上,应该知会父亲一声,让代表团早点从巴黎回来。这样的计划,方方面面要顾及的问题,绝不是一两个人就能考虑完全的。

    楼少帅陷入了沉思,李谨言没出声打扰他,先走私,再洗白,进而借着股市大赚一笔,需要的不只是时间。除了洪门,应该像尼德一样,再寻找一个美国面孔。

    不知为何,米老鼠和唐老鸭的形象突然跃入脑海。

    或许,该让这两位的移民计划缓一缓……

    十月十六日,国联第一次全体大会进入第二天,四十多个国家代表出席。继续昨天的会议流程,对国联的职能,结构,语言,标志等进行了讨论。

    作为常任理事国之一的华夏,对于英法提出的减少武器数量,平息国际纠纷没有提出异议,对以和平为名义采取的“委托管理”也投了赞成票。在涉及到国联内部通用的语言时,则坚持除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之外,必须增加华夏语。至于“爱死不难读”的通用语,华夏没有发表意见,用不用随便。

    在投票过程中,日本代表一致保持高度紧张,尤其在大会通过“委托管理”章程时,日本代表的背后就开始冒凉气。在表决通过后,华夏的外交部长,似乎有意无意的朝他这边望了一眼。这让他更加坐不住了。

    会议进行到中途,大章程方面基本表决,代表华夏出席会议的展长青起身发言,听到他的话,日本代表差点白眼一翻晕倒在地。

    展部长的发言不长,却字字句句都像针一样扎在日本代表的身上,”……北海道事件,日本政府的诚信有待商榷……为了保证租借地安全,应该在日本青森实行委托管理。”

    英法代表没有马上发表意见,意大利明摆着置身事外,几个非常任理事国成员也没有为日本说话的意思。

    早已退出强国之列的日本,顺带失去的,还有在世界上的话语权。

    风水轮流转,历史上,曾在巴黎和会上抢占山东的日本,死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今天。

    国联会议召开期间,德国也在密切关注巴黎的消息。

    华夏代表此次赴欧,除了参加国联会议,也会在德国做短暂停留。

    对于展长青等人的到来,魏玛政府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发生在德国的通货膨胀越来越严重,英法对德国的出口经济也卡得越来越紧,失去了全部的殖民地,德国的经济几乎要走进了死胡同。

    为了寻找出路,德国必须找到一个合作者!

    身在荷兰的德皇威廉二世,同样对华夏人的到来十分关注,失去了皇位的威廉二世,如今也是麻烦缠身,一些国家要求荷兰驱逐他,这让威廉二世恼火却又无奈。曾经是欧洲大6上最有权势的君主之一,却落到如今下场,也就不难理解,他为何会说出“德国不恢复王室制度,他就不再踏入德意志一步。”

    在展长青等人抵达德国时,一个纳--粹组织,也在慕尼黑悄然兴起,组织者有着一撇让人印象深刻的小胡子,他就是再次点燃欧洲战火的阿道夫-希特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58258》,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58第二百五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58258并对谨言258第二百五十八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58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