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三月中旬,日本就华夏出兵九州岛一事再次向国联提出申述。

    彼时,大不列颠正同法兰西密谋瓜分巴勒斯坦与叙利亚,意大利因国内经济和政治等多方面问题焦头烂额,对于日本的申述,三国有志一同的采取了冷处理。到三月底,华夏占领九州岛全境,并将全岛一分为二,鹿儿岛,熊本,宫崎,长崎归属琉球,大分,福冈,佐贺另立知事,同时从北海道调派全部由日本人组成的警察管理当地治安。新任的警察局长,原本在大岛义昌手下做事,矿工工作做得很得力,做警察局长同样不差。

    四月初,华夏从福冈等地撤军。除了两艘巡洋舰之外,其余战舰也全部掉头返航。

    华夏在九州岛上的举动,几乎是照搬北海道租借地,却一直没提出签订正式条约租借或是割让。若日本政府派兵收回,同样理由正当。帝国陆军打不过华夏军队,打警察武装却绰绰有余。

    直到福冈几地先后祭出革-命的旗号,宣布“独立”,号召国内的有识之士前来支持,高桥内阁才明白华夏到底想做什么。

    “鹿儿岛等地是琉球的固有国土,作为联邦发起者,华夏有义务保证成员国的领土完整。至于九州岛其他地区发生的事情,与华夏无关。”

    为证明所言属实,华夏还以国联常任理事国的身份,建议组成国际观察团,对九州岛的情况进行实际考察。

    日本人再次棋差一招,总是落后一步,注定没有翻盘机会。

    等观察团乘坐的轮船抵达九州岛,鹿儿岛和长崎正在修建机场,之前被炸毁的军港也开始重建。福冈等地的工厂和煤矿也陆续开工,尤其是八幡制铁和九州岛上的煤矿,都与华夏工厂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高炉开始运转,失业的工人重新得到了工作。

    除工业之外,岛上的农业和渔业也开始恢复,对比日本本岛的情况,九州岛的经济正逐渐复苏。

    临近的四国岛上,不少居民跑到大分和宫崎寻找工作,大阪商人的身影越来越频繁的在岛上出现重生之八岁小地主全文阅读。

    日本的知事,日本的官员,日本的警察。

    国际观察团成员在福冈等地,没有看到一个华夏官员,更没有华夏军人。

    在鹿儿岛等地倒是有一支华夏军队驻扎,但这是应琉球国王之请,白纸黑字明摆着。

    接受过日本知事下田和警察局长小山的招待后,国联派出的观察团本次九州岛之行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鹿儿岛属琉球国土,华夏驻军于此理由充分。福冈、大分和佐贺三地乃日本国内政治分歧,日本政府需自行解决。”

    给出以上结论,观察团拍拍屁股走人,日本政府彻底傻眼。

    李谨言看到报告的誊本,冷笑一声,历史上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华夏提出申述,国联也是像模像样的组织了一个观察团,亲自到东北考察。结果呢?期望这帮西方人能“主持公道”的国-民-政府,不一样希望落空?

    就算做出日本是侵略行径的结论又如何?

    日本干脆退出国联,占领东北全境,用华夏的粮食和资源养肥了军队,一举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炮火硝烟,中原大地生灵涂炭。

    回首往昔,留给后世的只有一道不抵抗的命令,沦陷的国土,受苦受难的百姓。

    日本想要侵占华夏的野心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历史上的1920年,华夏开始军阀混战,欧洲各国为了恢复战后经济,正在华夏身上割肉吸血,谁和华夏讲道理了?谁又同情华夏了?

    如今呢?

    华夏军队灭掉日本两个师团,西方人连谴责都没有一句!

    事实证明,只有自己的拳头硬了,别人才不敢欺负你!

    在后世,世界警察动不动打着自由的旗号出兵,联合国谴责了?最常做的,反而是跟在世界警察身后充当一把“正义使者”。发生在自己国内的就是恐-怖-袭-击,发生在其他地方的就是“争-取-自-由-独-立”,“应当给予同情”。林林种种,还有什么可说的?

    手指在膝盖上轻轻敲了两下,李谨言开口说道:“豹子,那个投降的日本师团还在九州岛?”

    “没有。按照少帅的命令全押去了大连。”

    “那个师团长是叫木下?”

    “是,下边人报上来,这个日本人心思恐怕不一般。”

    现如今,豹子稳坐情报局一处处长的位置,在手下面前说一不二,对李谨言却一日比一日恭敬。自从上次全城的抓捕行动过后,他就对李谨言有了新的认识,做起事来更加不遗余力,务求不出一点差错。

    “是吗?”李谨言沉思片刻,“再往九州岛派几个人,具体名单你知道就成,不必告诉旁人。”

    “是。”

    “熊本师团真没有一个叫谷寿夫的?”

    “真没有。”豹子弄不明白,言少爷为什么一定要找到这个人。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是。”

    豹子离开后,李谨言又在房间中坐了一会,直到自鸣钟敲响,才起身去了二楼书房重生之官场鬼才。

    从九州岛撤回的部队已陆续返回各省,或军衔军职晋升,或另有奖励。

    华夏海军首战告捷,楼大总统亲自予以嘉奖,萨司令和军中将领却坦言,此次出兵只是配合陆军进攻,并未发生海战,剑虽出鞘,却没有真正染血。

    “论功行赏,得先有功。此役,海军上下只是尽了本分,算不上有功。”

    “这话不对。”楼大总统摆摆手,“自北洋与南洋之后,华夏便无海军,更无海防。洋人与倭人坚船利炮,每抵华夏,如入无人之境。九州岛一战,未有海上较量,却提升士气,于海防更是意义重大,何言无功?”

    听到这番话,萨司令神情微动。

    没等他开口,楼大总统接着又道:“这么文绉绉的说话,真够老子受的。总之一句话,老萨啊,只要舰队出海,甭管是不是海战,只要开炮了,杀敌了,就是有功!”

    带着匪气的一席话,把萨司令和在场的海军将领全都说笑了,萨司令抱拳道:“大总统英明!”

    楼大总统也同样抱拳,“过奖过奖。”

    笑声更大了。

    看到这一幕,一同前来的司马君和宋舟各有思量。;楼大总统所言所行,他们学不来,与其东施效颦,不如另辟蹊径。他们也曾是独掌南北的人物,行事手段自然不缺。是不是能比楼茂功做得更好,暂时无法定论,总要做了才见分晓。

    不过,楼茂功有个军事政治一把抓的好儿子,还有个会搂钱的好儿媳妇,又老来得子,聪明伶俐不再兄长之下,仅是这些,旁人就不得不甘拜下风、

    司马君和宋舟互看一眼,心有戚戚焉。

    书房中,楼少帅正在处理公文。

    出征部队已经归建,伤亡数字也报上了上来,抚恤金的发放有专人负责,最终却要送递楼少帅审阅。

    这些年处理的贪官,不只有政府人员,也有军队中人。其中就有掌管抚恤金发放的。情况一经查明,不管贪污多少,楼少帅都只有一个字:“杀!”

    弟兄们为国尽忠,为民流血,敢朝这些钱伸手,哪怕只有一个铜板,也该杀!

    当时,一些资历老的官员和军官,猛然想起楼少帅刚回国时做的两件事,剿匪,杀官。

    经过了这些年,以为楼少帅的杀性不再如早些年那么重,却没想到,该举刀时,楼逍依旧比任何人都狠。那一次,不说彻底清除了军中蛀虫,也足以让多数敢生心思的人胆寒。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敢冒险,就要有“不要命”的觉悟。

    室内很安静,只有纸张翻动的沙沙声。

    李谨言敲门进来,楼少帅恰好看完最后一页,拿起印章,盖在页末。

    “少帅,在忙?”

    “没有。”楼少帅合上公文,抬起头,“有事?”

    “恩。”李谨言点点头,拉过一张椅子坐到楼少帅对面,“有件事想和少帅商量。”

    “什么?”

    “那个投降的日本师团,少帅打算怎么处置?”

    “关着鬼手天医全文阅读。”

    “然后呢?”

    “送去西伯利亚。”

    “少帅,我听说木下宇三郎不是个简单人物。”

    在楼少帅面前,有话直说才是正理。依两人现在的关系,掩饰来掩饰去,猜来猜去纯属矫情。

    “依清行之意,该当如何?”

    “分批进行思想改造教育,教育好了另作安排,教育不好再送去西伯利亚挖矿。”

    有了给俄国水兵上课的经验,又得到了李谨言的建议,沈和端正着手编写相关“教材“,身边还聚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

    这些日本兵,正好给沈和端他们“练手”。

    当初答应日本派遣留学生的事总要兑现,就算华夏国会不通过,日本矬子也会想方设法把人送到华夏。与其事后防范,不如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过,日本人也的确够奇葩,前脚九州岛刚打完,后脚就上门询问留学生一事,态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谦恭。

    “少帅,这个主意怎么样?”

    楼少帅静静的看着李谨言,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好。”

    “那我派人去通知沈先生。”李谨言站起身,“少帅你忙吧。”

    结果,没等他走到门边,就被一把捞了起来。

    “少帅?”

    “恩。”

    “你想干嘛?”

    “你说呢?”

    “……”这又是被什么刺激到了?

    摸摸有些凉的桌面,李谨言颇有些无语。

    实情是,就算事情办完了,李三少也不该这么“急着”走,很容易给人一种“用过就丢”的错觉。

    楼少帅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吗?

    当然不会。

    结婚八年,李三少对楼少帅了解远没他想象中的透彻……

    四月十六日,华夏政府正式照会日本驻华公使,允许日本向华夏派遣留学生,每年三十个名额,后期视情况增减。期间的学费及其他相关费用均需自理。

    “在校期间,留学生同样可以申请奖学金,毕业后也可以留在华夏工作。”

    除此之外,必须保证遵守华夏的法律,不得从事任何损害华夏安全和利益的行为,一有发现,立刻驱逐出境。

    “正式入学之前,每个留学生都要经过华夏语考试,不合格者需要进行一年的语言学习。”

    简言之,想到华夏上学,先学华夏语。语言不过关就要学习,再不过关,继续学习。什么时候合格,什么时候才能开始“正式“的留学生活。

    具体要上几门课程,考核要达到多高的标准,自然是华夏说得算。

    芳泽谦吉对写满十五页的条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在发给大本营的电报中,重点提及,首批留学生最好选派熟悉华夏语之人,这样才能确定华夏制定的这些条条框框根本用意为何清朝皇帝养成计划全文阅读。

    吃了这么多次的亏,面对如今的华夏政府,就算是傻子也该学乖了。

    按照日本矬子的说法,那就是华夏人大大的狡猾。和华夏人打交道,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还不够,必须加倍。

    四月二十六日,楼盛丰以华夏联邦大总统的身份向国-民发表了最后一次讲话,在讲话末尾,宣布正式卸任。

    翌日,全国各地的报纸头版均刊登了这一消息。

    楼盛丰卸任,新总统会是谁?

    司马君,宋舟,还是突然杀出来的龙逸亭?

    或许是觉得报纸上的新闻不够有“爆-点”,亦或是三个候选人还有点“太少”,西北三个马大胡子也凑了一把热闹,马家人多力量大,三个胡子推举马庆祥为代表,昭告天下,老子也要参选总统。

    马少帅们看着自己的爹和叔伯们“胡闹”,只能无语望天。

    对于马庆祥这匹“黑马”,司马君等人均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就算是阎淮玉和宋琦宁也比这位靠谱……

    不管靠谱不靠谱,总之,华夏联邦成立以来,最“盛大”的一次总统选举就此展开。

    比起候选人,更忙的反而是下边的幕僚和官员。报纸上,广播中纷纷开始造势,争取民意。就算最后投票的是少数人,决定总统位置是不是能坐稳的,还是多数人。

    有楼盛丰珠玉在前,不说更胜一筹,也必须做到可丁可卯。

    况且,竞争者多了,压力也就大了,华夏虽然没有什么党派,却也有各个派系,亦有不同的政治主张。

    到了后来,根据施政纲领不同,干脆分为了北方系和南方系,其中又各有分支,例如西北,东北,中原,西南,东南等。

    这一迥异于多数国家的现象,引起了不少学者的研究,可研究来研究去也不得所以然。搬到自己国家来用?成功的难度相当大。

    后世对此做出了总结:“华夏人的政治,只有华夏人懂。别人无法复制。”

    简单,直白。

    楼大总统再度变成了楼大帅,携家眷乘专列返回北六省。联合政府内部本欲为其留一官职,却被楼大帅拒绝。

    “既然要退,就退得干脆利索点。”

    《名人》杂志又对楼大帅做了一次专访,几名总统候选人的访问也没落下。让人觉得意外的是,除了楼大帅,竟然是马庆祥那期的专访销量最好。

    究其原因……实在是马家人的“集体照”太出彩。

    这个道理,和用楼少帅的照片做封面一样。旁人想要效仿,也是学不来的。

    五月二日,楼大帅一行抵达关北,楼少帅和李谨言亲自到车站迎接。

    火车进站,车门打开,楼大帅下车的第一件事,就是拍着楼少帅的肩膀,大笑三声,“儿子,你爹我又回来了!”

    楼少帅和站在一旁的楼二少同时面无表情的看着老爹,李谨言的表情也相当精彩。

    看看若无其事的楼夫人,李谨言不由得惭愧,论起处变不惊,他果然还差得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63》,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二百六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63并对谨言第二百六十三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63。